来自英灵召唤师WIKI

第十二章 燃烧的伊甸


12-1 贤者的启示


诺恩斯 : 侦测到了,父亲——

诺恩斯 : 天启骑士的能量反应,共有四体,全部都位于……王都卡美洛!

亚当 : 果然是这样吗!

亚当 : 灾祸圣杯具有与圣杯同等的力量,我就想它不会仅仅只召唤四个天启骑士就结束的!

雅典娜 : 就算亚瑟有一定的实力好了……同时面对四个天启骑士的话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我们还来得及吗?

关羽 : 至少玉藻留在她的身边,兄长也是考量过才做出这个决定的,玉藻的部下众多,或可以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旁白 : 与此同时——

玉藻 : 可恶,这下真是走进全灭路线了,啊哈哈哈,绝望了呀!

亚瑟 : 别灰心,只要能够再坚持一会儿,让部队撤退的话……

玉藻 : 我解放全部的妖力大概还能坚持三分钟,快让他们跑起来,等我胸口红色的指示灯亮了就GG了哟。

亚瑟 : 但是……

白骑士 : (闪)

兰斯洛特 : 陛下!小心!

兰斯洛特 : 呃啊——

亚瑟 : 兰斯洛特,兰斯洛特!

崔斯坦 : 咳咳,这可不行,伊索德小姐,你快走……

伊索德 : 不要,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崔斯坦大人!

浮士德 : 神啊……人的罪孽,是无法被原谅的吗……

浮士德 : 我已经……努力过了哦,贝阿朵莉切……

汉尼拔 : ……这种绝对的力量差距,是任何战术和战略也无法逆转的吗……哼,我也到此为止了呢。

帕西法尔 : 陛下,战线撑不住了,现在只有您一个也好,请尽快撤退!

亚瑟 : 又要我逃走吗……不,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逃了。

亚瑟 : 兰斯洛特,帕西法尔,你们听好了!如果我战死,就让梅林辅佐下一位王——我和先王乌瑟之间也并没有血缘关系,守护国家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血统。

亚瑟 : 在这把圣剑折断以前我都可以不断地战斗下去!

九尾 : 喂喂,别开玩笑了,你真的会死哦?我可是答应过拍档的,可别让我食言啊!

梅林 : 我能够感到远方的魔力炉全力运作的征兆……他们很快就会抵达这里。

九尾 : 哦?拍档吗?你这个魔法师还有点本事嘛。

梅林 : 但即使来了也没有用——不,他们不应该来。

九尾 : 啊?

梅林 : 在这里的天启骑士是无敌——并且无限的,把战斗力耗费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不破坏召唤他们的源头一切都没有意义。

梅林 : 所以,你们两个到他的身边去吧。

亚瑟 : 梅林老师,别开玩笑了!这样卡美洛的人民会第二次被他们的王舍弃啊……

梅林 : 你从没抛弃过卡美洛和阿尔比恩,这一点,每个人都是清楚的,亚瑟。

梅林 : 只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王者就是如此,经常会需要做出决断,有些时候,只能选择不那么糟糕的那一个。

梅林 : 但这也是王者存在的意义,在大家迷惘不定的时候,你要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背负由此产生的痛苦走下去。

亚瑟 : 梅林老师……不要啊!

梅林 : 你已经长大了呢,亚瑟……接下来也要辛苦你了。

亚瑟 : ……

梅林 : (乌瑟,我亲爱的国王啊……我没能履行你的遗愿把我们的女儿养育成伟大的国王……她是自己变得那么伟大的呢。)

梅林 : (你可以为她自豪哦?不管会有多少灾难)

梅林 : (她都已经不是独身一个人了)


对战后


亚当 : 亚瑟——!玉藻——!

九尾 : 拍档!真是,突然就把人传送到这里来了……真是过分。

亚瑟 : ……梅林老师……

亚瑟 : 我绝对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

亚瑟 : 在天启骑士将整个大陆破坏掉以前,梅林老师说要破坏掉他们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源头……也就是灾祸圣杯。

亚当 :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样一来,要怎么找到那个圣杯呢?

薇薇安 : 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给予你们一些提示哦?

关羽 : 什么人!

亚瑟 : 你是……和梅林老师一起与天启骑士战斗的……那位魔女吗?

薇薇安 : 哼,姑且算是那家伙的师傅吧~不过,真是个麻烦的徒弟啊,在最后一刻还要给老师添麻烦这种事也只有他做得出来了。

亚瑟 : ……

薇薇安 : 话就不多说了,圣杯被安置的地点,梅林拜托我去调查,也因此魔法学院大部分力量都没能投入到这场战斗中来,还真是对不起你呢,小亚瑟。

亚瑟 : 是吗……老师在最后的最后……还是做出了安排。

薇薇安 : 两个圣杯所在的地区我就放在这里了,接下来的事就看你们这些年轻……啊哈哈,好像也不该这么说呢。

薇薇安 : 还有,亚瑟,不用太担心你的那些圆桌骑士了,剑之大陆的魔法师都聚集在了这里,牵制天启骑士和协助骑士与士兵战斗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薇薇安 : 你就安心做好梅林希望你做的事,当个好国王……明白吗?

亚瑟 : 是……

德古拉 : 呼……虽然赶回来了,但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呢,大哥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亚当 :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结束这场灾难,彻底地!

亚当 : 我们去破坏圣杯,现在只有寻天者可以保持在高空上的战斗力呢。

诺恩斯 : 父亲,请注意警报——前方多数飞行体高速接近,是天使,大量集群呢!目前没有发现突围的突破点。

美狄丝 : 这种时候——怎么办啊,主人!

亚当 : 没关系的,美狄丝——我会到甲板上去以魔力支援,大家,接下来只有战斗了!

德古拉 : (这种压力也承受住了吗?哼,果真如邪神所说的……你正在逐渐变得,露出本性呢。)


12-2战士们


灵水 : 哼……先是毁灭大地的骑士,然后现在轮到天使吗?我们可不是士兵呐!

妮秒 : 梅林师傅……最后的愿望,就是将这些东西从大地之上根除!

迪木卢多 : 说的是呢,魔法师们,这种场合可不能松懈了斗志,不管多么难捱的战役,只要撑到最后总会有转折的时刻。

灵水 : 你是……

迪木卢多 : 费奥纳战士团的迪木卢多,小姐,这一次结束之后如果我们还活着的话,能否请你们和我约会呢?

灵水 : 有意思的男人……答应你吧。

帕西法尔 : 喂,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 : 现在可是战斗中呢,什么事?

帕西法尔 : 我们该不会是最后的圆桌骑士了吧?

兰斯洛特 : ……

贝狄薇儿 : 可别随便给人宣判死刑呢,我身为陛下的贴身女仆却错过了陛下重要的战役,现在你还想把我从圆桌骑士之中除名吗!

帕西法尔 :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

兰玛洛克 : 就是说啊,虽然我已经被开除了,但现在既然大家并肩作战,好歹你们也不该太排斥我的吧?

凯 : 圆桌骑士依旧健在,也就意味着卡美洛不会沦陷于非人怪物之手,就让我们为陛下祈祷吧。

萝茵 : 咳咳,亚瑟那个家伙,居然丢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回头非得在外交上把账好好算清楚呢。

布迪卡 : 还在惦记着外交吗?凡庸的王啊,即使你们的国家化作灰尘,人所安身立命的大地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虚妄的政治这种可笑的包袱不早些丢掉吗?

萝茵 : 所以说你才是野蛮人啊,不管人类能存续多久,该做的事就是要做——即使明天世界覆灭,今天该开的会议还是要开完。

萝茵 : 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够自称为人类呢?

布迪卡 : 哼,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和你这样的家伙死在一个壕沟里……真是可笑啊。

萝茵 : 我会把这句话当作侮辱,向贵国的外交部提出抗议的哦?

布迪卡 : ……没有的啦,那种东西。哼,不过为了欣赏你气急败坏的嘴脸,也许我会去弄一个呢。

旁白 : 与此同时的高空——

诺恩斯 : 地面阵地依旧在坚持……已经超过了预期时间数个小时之久了。

诺恩斯 : 拜此所赐,天启骑士没有转移,破坏依旧在控制范围之中。

雅典娜 : 但是,天上的天使要怎么办?根本没办法甩掉她们,别说寻找圣杯了,护盾耗尽后被击落也只是时间问题!

莉莉丝 : 你们是不是忘记谁了啊?

彼列 : 抱歉,我们来迟了——为了维持我完美的形象,稍微多花了点时间选用和采购化妆品呢,毕竟是第一次让人类瞻仰我美丽的辉光嘛。

玛曼 : 从魔界各处征募后备兵花费了不少时间,而且要在各地牵制天使这种事可是闻所未闻啊。

莉莉丝 : 真慢呢,无能的部下,这样下去我不就会错过在达令面前表现的时机吗?!给我认真一点!

巴尔 : 可,可恶啊,把我们这些高阶的魔族当作奴仆使唤,就只是为了取悦那个男人吗……真是太可恶了!

莉莉丝 : 总之,前方的道路就拜托你们了,即使没有部队,依靠高阶魔族的力量你们也能做到吧?给我上!

撒旦 : 哼,至少我喜欢这个部分。

撒旦 : 小的们,撕碎那些羽毛翅膀的家伙,把她们的血和内脏摔到造物主的脸上吧!

亚当 : 诺恩斯,跟上魔族军势的后方,我们这就开始突围——

诺恩斯 : 是的,父亲。


对战后


诺恩斯 : 确认周围敌影浓度下降至30%,突围成功。

诺恩斯 : 现在开始前往圣杯所在。

亚当 : 好……

雅典娜 : 居然能够出来……哼,真是了不起的运气呢。

德古拉 : 这种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大哥哥的强运——或者用邪神奈亚的说法,这是命运已经注定的事。

雅典娜 : 我才不管这种事,打碎圣杯之后就能延后危机——对现在的我来说这就是全部要做的事,不管有什么挡在我的面前都一样!

亚瑟 : 大家还在坚持着战斗……如果我们击碎圣杯的话,就能挽救剩下的人,这的确很单纯呢。

奈亚 : (嘻嘻嘻,要开始了,人类会就此灭亡吗?抑或是继续苟延残喘一阵子呢?主人公大人的潜力能够被挖掘出来多少呢?)

奈亚 : (不管结果是怎么样,我都不会输呢……真是的,太让人高兴啦,哼哼。)

路西法 : ……

路西法 : 夏娃,可怜的……孩子。


12-3 圣创瓦解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有一群以无欲的光所构成的生命,她们是造物主为了维护世界的平衡和守护自己的玉座而被创造出来的。

旁白 : 她们本应纯善而温和,有着最虔诚的信仰,纯洁无垢的内心,成为美德的楷模与高雅艺术的标准。

旁白 : 但是,她们被赋予的任务却是守望、监察、在必要的时刻降下雷与火,疫病和死亡。她们诞生之初对万物不含偏颇的爱,也有着对应份量的严酷无情。

旁白 : 随着光阴流逝了无数个世纪,诸多文明在天使的注视下陨落之后,在一个名为伊甸园的地方,这一切才发生了改变。

旁白 : 伊甸园的住民,被命名为人类——他们或许是造物主创造的所有文明种族中最简单,纯粹,也最无助的一个,人类诞生于意外之中,格外脆弱可怜。

旁白 : 因此被创生以来首次的——天使被赋予了守护的职责,而这或许才是她们最原本的存在意义。

旁白 : 名为亚当的男子,认得几乎每一个天使,能叫出她们所有的名字。

旁白 : 同样,几乎每一个天使都认得他,对于她们来说,这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被呵护着长大的孩子。

旁白 : 以最为疼爱亚当的天使之长路西法为首,几乎每一个天使都曾围在他年幼之时的榻前,用期盼而慈爱的眼神注视着他,期待着他长大后的姿态。

旁白 : 但没有天使或人类在那个时候曾看到——在未来将会开始的,彼此之间惨烈的厮杀。

诺恩斯 : 不行了,对空火力沉默——天使的数量太多了!

亚当 : 能够进行空战的大家外出牵制,争取时间让将寻天者降到地面上——如果魔族和堕天军团赶来支援的话,情况就好办了!

诺恩斯 : 父亲,前方危险!

路西法 : ——小心。

亚当 : 直接撞入了舰桥——!?大家,没事吧!

莎莉叶 : 不必担心其他人,会死的应该只有你一个呢,终焉的亚当……当然,如果她们试图保护你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拉斐尔 : 路西法姐姐,事情变成这样,真是对不起……

蕾米尔 : 夏娃想要行的正是造物主的旨意,你们的存在无法动摇其轨迹,臣服于命运吧,人类,如此你的灵魂也能够得到解脱。

路西法 : 你们还是不明白吗?姐妹们,他并不是亚当……而且,人类是不会臣服于命运的。他们从一无是处的弱小成长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因为他们总是在反抗着。

路西法 : 反抗命运,反抗自然,反抗那冥冥之中的未知的神秘……纵然寿命短暂,但正是这般耀眼的光辉让人着迷。

路西法 : 纵然大群的盲目羔羊总是迷惘又无知,但只要出现足以引导他们的英雄,这个种族就能不断延续下去!

莎莉叶 : 正是因为被不断地吸引和盲从,所以他们才失去了继续存在的理由!人类在最初就是所有种族之中最为虔诚的信奉者,由此我们才倾注了爱在他们身上!

莎莉叶 : 人类的本质绝非反抗,而是服从啊!引导生灵的是造物主与他所选定的我们!

莎莉叶 : 将过去的历史揭露,破坏了这一切的不正是你吗!?路西法啊,因为你对亚当歪曲的爱和欲望,才会让一切事物变成这个样子!

路西法 : ……

关羽 : 兄长,请退后,和她们之间再做争执也只是白费唇舌。

布伦希尔德 :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互不退让的理由已经没有意义,只要在这里击倒为首的天使,就能结束战斗。

亚瑟 : 本应是我们信仰象征的你们……却给予了我们如此惨痛的经历与背叛,纵使如此还想要让我们讴歌造物主的伟大吗!?

莎莉叶 : 要怨恨的话,就怨恨亚当吧!


对战后


莎莉叶 : 夏娃大人。

夏娃 : 什么,莎莉叶啊,有什么事吗?

莎莉叶 : 您与叛徒亚当接触了吗?

夏娃 : 哼,你管那个叫做亚当吗?

莎莉叶 : ……不论他本人是否仿冒品,神给予初代人祖亚当的力量,以及他从第四文明那里继承到的摆脱轮回的技术都是货真价实的。

莎莉叶 : 本来他应该是必须要死的命运,是夏娃大人你提出来的条件——由你亲手结束人类的治世,终结第五纪元……这样的话,亚当就能在伊甸园活下去。

夏娃 : 如你所说,然而我已经无所谓了,那样的男人,根本不是亚当。

莎莉叶 :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杀了他,还放任他破坏了圣杯,如此一来天使军团源源不断的军力将会断绝,我等侵攻人世的战略受阻……

夏娃 : 你在质疑我吗?莎莉叶,别忘记,造物主是将权利授予我而不是你哦?

夏娃 : 反而是我应该对天使军团提出质疑吧?米迦勒、米达伦都没有现身——连路西法的堕落军团也是由我击败的。

夏娃 : 那么,人类灭绝的最后一步,也由我的天启骑士们来实现,怎么样呢?

莎莉叶 : ……

莎莉叶 : 随便你吧,夏娃,只是不要忘记……即使被许以了“新神”的地位,但你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

莎莉叶 : 在下一个纪元你能够得到神一般的地位,但那是源自造物主慷慨的赐予,你在履行祂的意志之时,切不可有丝毫的不敬,否则你和亚当……将会万劫不覆。

夏娃 : ……

旁白 : 与此同时——

红骑士 : (咆哮)——————!

兰斯洛特 : 糟糕,剑被……

妮妙 : 兰斯洛特大人!我会用魔法掩护,你快撤退!

兰斯洛特 : 掩护其他人吧——别过来!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萨麦尔 : 哦,你是个挺有骨气的人类嘛,我挺中意哦?

阿兹勒 : 嘿咻,救到了~你没事吧?

红骑士 : (咆哮)——————!

兰斯洛特 : 你们是……天使?为什么……

萨麦尔 : 笨蛋,我们是效忠于路西法大人的堕天军团,这黑翼就是证明,而且,随着你们的王他们一行击碎了圣杯——天使也不再是无穷无尽的了。

兰斯洛特 : 是吗……陛下她成功了……

彼列 : 也因此我们才会来这里支援人类,虽然是大魔王的命令,但你们干得倒还不错呢。

撒旦 : 哼,路西法的贫乳斗犬和巨乳忠犬也来了吗?真是无聊呢——反正也是要打,天使们退场之后就和你们战斗也不错呐。

萨麦 : 有意思,被夺走了大魔王地位的丧家犬倒是很能吠呢……就让我来教教你最基本的礼仪吧?

玛曼 : 呵呵,撒旦大人,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开始杀掉她们啊?

兰斯洛特 : 战争中不要私下闲聊,天界或者地狱的家伙连这种程度的觉悟都没有吗!

撒旦 : 哦?人类你很有胆量嘛……有意思!让你这样的家伙堕落后成为我的玩具会很有趣呢……

薇薇安 : 虽然听闻亚瑟和鬼神结盟,但没想到真是这么夸张的阵容呢……不过这样一来,至少能够暂时和四体不死不灭的天启骑士打平了。

妮妙 : 是的,接下来,就只有等待他们将另外一座圣杯也彻底摧毁。

薇薇安 : 如果是亚瑟和那个年轻人的话,应该是能够做到的,毕竟她可是梅林最得意的弟子和最自豪的王者呢……

薇薇安 : (而如果是继承了你的意志的年轻人的话……亚当大人,他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吧?)


12-4 诸恶终点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在某个至福之乐园,有一个被女神所爱着的男人。

旁白 : 他享尽了女神的温柔,过着无论和谁比拟都不会输的——无比幸福的日子。

旁白 : 可是这样的他,也无法压抑对自由和探索的渴望,终于在某一天,他在自己所爱的女神恋恋不舍的叮嘱下,离开了乐园,走向了外面的天地。

旁白 : 男人是强大的,因为他有着女神的眷顾所得到的神般魔法,以及无尽的寿命和知识。他走遍了无数的国度,收获了数不尽的见闻。

旁白 : 他渴望着回到乐园之后,将外面世界的一切与自己所爱的女神分享。可是,在这期间,他却逐渐发现了……文明的世界底下的,旧日的骸骨。

旁白 : 男子发现了……被毁灭的几个种族的命运,以及终将降临在‘人类’之上的,同样的‘结局’。

旁白 : 他对这一切报以——最强烈的否定。

旁白 : 男子开始疯狂地尽一切努力对抗着这命运——他打造圣剑传承给王者,他挖掘出古代的遗迹交给追求知识的城邦,他……

旁白 : ……他想团结人类,却遭到了最强的天界战士的狙击。在惨烈的战斗之后,男子败在了天界最强的晨星照拂之下,理所当然地承受了死亡……

旁白 : ——即使如此,他那永恒的灵魂却顽强地不断轮回着。在某一个时空之中,转世的他,与被夺去权位,流浪于诸时空之间的魔族少女相遇了。

旁白 : 在对照过往人生的短暂一瞬之中,他们曾经相恋——但是,在随之而来的死亡之中,恋情化作飞灰消散于历史上。

旁白 : 唯有一点点的余烬,在少女的胸中燃烧着,引导着她不断地寻找。直到约定超越了时空,再一次逃脱死亡的他在陌生的土地上睁开眼睛。

旁白 : 却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过往……直到如今。

亚当 : ……莉莉丝……

莉莉丝 : ……怎么啦,达令?

亚当 : …………

亚当 : 没什么,在这之后再说吧。

莉莉丝 : ……?哦,好哦~

路西法 : 你想起了吗?

亚当 : ……只是,一点点而已,而且,八成之后还会忘记的吧?这并不是我的记忆……而是他人的‘留言’,为了应对此时情况而临时被授予我的知识。

路西法 : 对不起……

亚当 : 现在的路西法是我的伙伴,除此之外的事,并不重要哦?

诺恩斯 : 父亲——灾祸的圣杯的能量反应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是和圣杯一样,拥有大量被它召唤来的生命体,其中也有再构筑出的天启骑士。

亚当 : 早就知道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的……但是,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亚当 : 夏娃所期待的结局,人类是否毁灭并不重要,但是她和我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了断——而这黑色的圣杯,对于我来说只是她给予我的试炼而已。

奈亚 : 主人公大人,你……

亚当 : 奈亚啊……放心吧,我现在还是你找来的那一个我。

奈亚 : ……但是,觉醒了一些呢。

亚当 : 这是觉醒吗?如果你阅读过了前人的日记,那你就能成为那个人吗?如果有人因为你知道一些事而特别地对待你,她们对你的心意是真实的吗?

奈亚 : 真是具有人类风格的疑问呢,主人公大人。

亚当 : 因为我就是人类啊,奈亚。

亚当 : 能够用你的传送能力把我们带到灾祸圣杯的边缘吗?

奈亚 : 很遗憾呢,主人公大人,我的能力源于对世界规则的控制与歪曲……但现在世界的规则已经不允许我那样做了。

奈亚 : 换而言之,有比我更能掌握这规则的存在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你就这样理解吧?

奈亚 : 夏娃……她已经成为新神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亚当 : 那么,就强行突破吧,诺恩斯。

诺恩斯 : 在,父亲。

亚当 : 撤销炮击,将所有魔力转换到护盾上——不足的部分我来补充。

亚当 : 以最大的航速突破,没有时间和这些乌合之众浪费了。

诺恩斯 : 遵命。

对战后莎莉叶 : 夏娃大人。

夏娃 : 什么,莎莉叶啊,有什么事吗?

莎莉叶 : 您与叛徒亚当接触了吗?

夏娃 : 哼,你管那个叫做亚当吗?

莎莉叶 : ……不论他本人是否仿冒品,神给予初代人祖亚当的力量,以及他从第四文明那里继承到的摆脱轮回的技术都是货真价实的。

莎莉叶 : 本来他应该是必须要死的命运,是夏娃大人你提出来的条件——由你亲手结束人类的治世,终结第五纪元……这样的话,亚当就能在伊甸园活下去。

夏娃 : 如你所说,然而我已经无所谓了,那样的男人,根本不是亚当。

莎莉叶 :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杀了他,还放任他破坏了圣杯,如此一来天使军团源源不断的军力将会断绝,我等侵攻人世的战略受阻……

夏娃 : 你在质疑我吗?莎莉叶,别忘记,造物主是将权利授予我而不是你哦?

夏娃 : 反而是我应该对天使军团提出质疑吧?米迦勒、米达伦都没有现身——连路西法的堕落军团也是由我击败的。

夏娃 : 那么,人类灭绝的最后一步,也由我的天启骑士们来实现,怎么样呢?

莎莉叶 : ……

莎莉叶 : 随便你吧,夏娃,只是不要忘记……即使被许以了“新神”的地位,但你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

莎莉叶 : 在下一个纪元你能够得到神一般的地位,但那是源自造物主慷慨的赐予,你在履行祂的意志之时,切不可有丝毫的不敬,否则你和亚当……将会万劫不覆。

夏娃 : ……

旁白 : 与此同时——

红骑士 : (咆哮)——————!

兰斯洛特 : 糟糕,剑被……

妮妙 : 兰斯洛特大人!我会用魔法掩护,你快撤退!

兰斯洛特 : 掩护其他人吧——别过来!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萨麦尔 : 哦,你是个挺有骨气的人类嘛,我挺中意哦?

阿兹勒 : 嘿咻,救到了~你没事吧?

红骑士 : (咆哮)——————!

兰斯洛特 : 你们是……天使?为什么……

萨麦尔 : 笨蛋,我们是效忠于路西法大人的堕天军团,这黑翼就是证明,而且,随着你们的王他们一行击碎了圣杯——天使也不再是无穷无尽的了。

兰斯洛特 : 是吗……陛下她成功了……

彼列 : 也因此我们才会来这里支援人类,虽然是大魔王的命令,但你们干得倒还不错呢。

撒旦 : 哼,路西法的贫乳斗犬和巨乳忠犬也来了吗?真是无聊呢——反正也是要打,天使们退场之后就和你们战斗也不错呐。

萨麦 : 有意思,被夺走了大魔王地位的丧家犬倒是很能吠呢……就让我来教教你最基本的礼仪吧?

玛曼 : 呵呵,撒旦大人,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开始杀掉她们啊?

兰斯洛特 : 战争中不要私下闲聊,天界或者地狱的家伙连这种程度的觉悟都没有吗!

撒旦 : 哦?人类你很有胆量嘛……有意思!让你这样的家伙堕落后成为我的玩具会很有趣呢……

薇薇安 : 虽然听闻亚瑟和鬼神结盟,但没想到真是这么夸张的阵容呢……不过这样一来,至少能够暂时和四体不死不灭的天启骑士打平了。

妮妙 : 是的,接下来,就只有等待他们将另外一座圣杯也彻底摧毁。

薇薇安 : 如果是亚瑟和那个年轻人的话,应该是能够做到的,毕竟她可是梅林最得意的弟子和最自豪的王者呢……

薇薇安 : (而如果是继承了你的意志的年轻人的话……亚当大人,他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吧?)


12-5 碎天覆地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在某个至福之乐园,有一个被女神所爱着的男人。

旁白 : 他享尽了女神的温柔,过着无论和谁比拟都不会输的——无比幸福的日子。

旁白 : 可是这样的他,也无法压抑对自由和探索的渴望,终于在某一天,他在自己所爱的女神恋恋不舍的叮嘱下,离开了乐园,走向了外面的天地。

旁白 : 男人是强大的,因为他有着女神的眷顾所得到的神般魔法,以及无尽的寿命和知识。他走遍了无数的国度,收获了数不尽的见闻。

旁白 : 他渴望着回到乐园之后,将外面世界的一切与自己所爱的女神分享。可是,在这期间,他却逐渐发现了……文明的世界底下的,旧日的骸骨。

旁白 : 男子发现了……被毁灭的几个种族的命运,以及终将降临在‘人类’之上的,同样的‘结局’。

旁白 : 他对这一切报以——最强烈的否定。

旁白 : 男子开始疯狂地尽一切努力对抗着这命运——他打造圣剑传承给王者,他挖掘出古代的遗迹交给追求知识的城邦,他……

旁白 : ……他想团结人类,却遭到了最强的天界战士的狙击。在惨烈的战斗之后,男子败在了天界最强的晨星照拂之下,理所当然地承受了死亡……

旁白 : ——即使如此,他那永恒的灵魂却顽强地不断轮回着。在某一个时空之中,转世的他,与被夺去权位,流浪于诸时空之间的魔族少女相遇了。

旁白 : 在对照过往人生的短暂一瞬之中,他们曾经相恋——但是,在随之而来的死亡之中,恋情化作飞灰消散于历史上。

旁白 : 唯有一点点的余烬,在少女的胸中燃烧着,引导着她不断地寻找。直到约定超越了时空,再一次逃脱死亡的他在陌生的土地上睁开眼睛。

旁白 : 却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过往……直到如今。

亚当 : ……莉莉丝……

莉莉丝 : ……怎么啦,达令?

亚当 : …………

亚当 : 没什么,在这之后再说吧。

莉莉丝 : ……?哦,好哦~

路西法 : 你想起了吗?

亚当 : ……只是,一点点而已,而且,八成之后还会忘记的吧?这并不是我的记忆……而是他人的‘留言’,为了应对此时情况而临时被授予我的知识。

路西法 : 对不起……

亚当 : 现在的路西法是我的伙伴,除此之外的事,并不重要哦?

诺恩斯 : 父亲——灾祸的圣杯的能量反应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是和圣杯一样,拥有大量被它召唤来的生命体,其中也有再构筑出的天启骑士。

亚当 : 早就知道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的……但是,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亚当 : 夏娃所期待的结局,人类是否毁灭并不重要,但是她和我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了断——而这黑色的圣杯,对于我来说只是她给予我的试炼而已。

奈亚 : 主人公大人,你……

亚当 : 奈亚啊……放心吧,我现在还是你找来的那一个我。

奈亚 : ……但是,觉醒了一些呢。

亚当 : 这是觉醒吗?如果你阅读过了前人的日记,那你就能成为那个人吗?如果有人因为你知道一些事而特别地对待你,她们对你的心意是真实的吗?

奈亚 : 真是具有人类风格的疑问呢,主人公大人。

亚当 : 因为我就是人类啊,奈亚。

亚当 : 能够用你的传送能力把我们带到灾祸圣杯的边缘吗?

奈亚 : 很遗憾呢,主人公大人,我的能力源于对世界规则的控制与歪曲……但现在世界的规则已经不允许我那样做了。

奈亚 : 换而言之,有比我更能掌握这规则的存在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你就这样理解吧?

奈亚 : 夏娃……她已经成为新神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亚当 : 那么,就强行突破吧,诺恩斯。

诺恩斯 : 在,父亲。

亚当 : 撤销炮击,将所有魔力转换到护盾上——不足的部分我来补充。

亚当 : 以最大的航速突破,没有时间和这些乌合之众浪费了。

诺恩斯 : 遵命。

战斗后

罗宾汉 : 哼,最后一支箭了吗……就算我也到达这种绝境了,唉,还不如找个好男人回老家结婚呢……

罗宾汉 : 咦?

布迪卡 : 喂喂,群岛的大小姐,你还活着吗?

罗茵 : 当然……我可是……还要你们支付赔偿的呢。

布迪卡 : 真是麻烦啊……好吧,如果你不介意只有羊和酒的话,倒是可以赔给你一顿饭呢。

罗茵 : 群岛人可不挑食呢……唔,那些天启骑士……

布迪卡 : 不动了。

贝狄薇儿 : ……陛下成功了吗?

兰玛洛克 :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所有的天启骑士都停止了行动……

薇薇安 : 能量的供给被切断了,看起来第二个圣杯也被破坏,这场战斗最后还是我们胜利。

凯 : 不愧是陛下和她所选择的勇者们!

萨麦 : 啊,结束了吗?真是无趣……路西法大人把好玩的事情全部抢着做完了呢。

撒旦 : 哼,莉莉丝……等你回来之后,我要再挑战你一次,夺回大魔王的地位!

萨麦 : 对啦,魔族,不是说要打吗?

撒旦 : 哼,是呢,可笑的炽天使,就让你领教领教魔界最强的力量吧。

兰斯洛特 : 两位,请不要在吾王亚瑟的领土上私斗!

萨麦 : 啊?人类,我劝你不要浪费得之不易的小命比较好哦?

撒旦 : 把你烧成灰烬的话,没有人会提出丝毫的意见——对我们来说你们就只是家畜而已,即使是家畜中的王,也没有资格对我提出要求。

阿兹勒 : 真是~小萨麦和撒旦都太紧张了啦!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路西法大人一直说让人类决定自己的命运,在这里的每一个都努力战斗了,不是应该夸奖他们吗?

阿兹勒 : 我们剩下要做的事,就是欢迎她们归来了!

旁白 : 与此同时——

九尾 : 呼,终于解决了,有一种打倒最终头目的感觉,真是累得我话都不想说了啊!

关羽 : 这样一来,百姓暂时可以免受其苦了吧……

美狄丝 : 啊,在天上飞还要战斗好累哦,美狄丝我想要回海里泡水啦!

德古拉 : 哼,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轻松的好事……

诺恩斯 : 父亲,再次侦测到大量的飞行集群接近——是天使,而且几乎是在圣杯被摧毁之后,所有依旧存在于世界上的天使。

亚当 : 果然……对她们来说既然无法消灭人类,至少也要把我给杀死,这样才符合目的呢。

莉莉丝 : 真是一群学不乖的家伙,达令,这一次就让我把她们一网打尽吧!

亚当 : 可能的话即使是天使我也希望能够和平的解决……但是,果然这也太理想化了吗。


12-6 炎与永远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有一群以无欲的光所构成的生命,她们是造物主为了维护世界的平衡和守护自己的玉座而被创造出来的。

旁白 : 她们本应纯善而温和,有着最虔诚的信仰,纯洁无垢的内心,成为美德的楷模与高雅艺术的标准。

旁白 : 但是,她们被赋予的任务却是守望、监察、在必要的时刻降下雷与火,疫病和死亡。她们诞生之初对万物不含偏颇的爱,也有着对应份量的严酷无情。

旁白 : 随着光阴流逝了无数个世纪,诸多文明在天使的注视下陨落之后,在一个名为伊甸园的地方,这一切才发生了改变。

旁白 : 伊甸园的住民,被命名为人类——他们或许是造物主创造的所有文明种族中最简单,纯粹,也最无助的一个,人类诞生于意外之中,格外脆弱可怜。

旁白 : 因此被创生以来首次的——天使被赋予了守护的职责,而这或许才是她们最原本的存在意义。

旁白 : 名为亚当的男子,认得几乎每一个天使,能叫出她们所有的名字。

旁白 : 同样,几乎每一个天使都认得他,对于她们来说,这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被呵护着长大的孩子。

旁白 : 以最为疼爱亚当的天使之长路西法为首,几乎每一个天使都曾围在他年幼之时的榻前,用期盼而慈爱的眼神注视着他,期待着他长大后的姿态。

旁白 : 但没有天使或人类在那个时候曾看到——在未来将会开始的,彼此之间惨烈的厮杀。

诺恩斯 : 不行了,对空火力沉默——天使的数量太多了!

亚当 : 能够进行空战的大家外出牵制,争取时间让将寻天者降到地面上——如果魔族和堕天军团赶来支援的话,情况就好办了!

诺恩斯 : 父亲,前方危险!

路西法 : ——小心。

亚当 : 直接撞入了舰桥——!?大家,没事吧!

莎莉叶 : 不必担心其他人,会死的应该只有你一个呢,终焉的亚当……当然,如果她们试图保护你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拉斐尔 : 路西法姐姐,事情变成这样,真是对不起……

蕾米尔 : 夏娃想要行的正是造物主的旨意,你们的存在无法动摇其轨迹,臣服于命运吧,人类,如此你的灵魂也能够得到解脱。

路西法 : 你们还是不明白吗?姐妹们,他并不是亚当……而且,人类是不会臣服于命运的。他们从一无是处的弱小成长到今天的地步,正是因为他们总是在反抗着。

路西法 : 反抗命运,反抗自然,反抗那冥冥之中的未知的神秘……纵然寿命短暂,但正是这般耀眼的光辉让人着迷。

路西法 : 纵然大群的盲目羔羊总是迷惘又无知,但只要出现足以引导他们的英雄,这个种族就能不断延续下去!

莎莉叶 : 正是因为被不断地吸引和盲从,所以他们才失去了继续存在的理由!人类在最初就是所有种族之中最为虔诚的信奉者,由此我们才倾注了爱在他们身上!

莎莉叶 : 人类的本质绝非反抗,而是服从啊!引导生灵的是造物主与他所选定的我们!

莎莉叶 : 将过去的历史揭露,破坏了这一切的不正是你吗!?路西法啊,因为你对亚当歪曲的爱和欲望,才会让一切事物变成这个样子!

路西法 : ……

关羽 : 兄长,请退后,和她们之间再做争执也只是白费唇舌。

布伦希尔德 :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互不退让的理由已经没有意义,只要在这里击倒为首的天使,就能结束战斗。

亚瑟 : 本应是我们信仰象征的你们……却给予了我们如此惨痛的经历与背叛,纵使如此还想要让我们讴歌造物主的伟大吗!?

莎莉叶 : 要怨恨的话,就怨恨亚当吧!

对战后

莎莉叶 : 居然……强大到这种地步吗……如果我解放魔眼的话——哼,现在说这个也太晚了。

拉斐尔 : 啊啊啊,神啊,请原谅我们吧——!

蕾米尔 : 可是……我们的军团并不会败北,路西法姐姐,和你不同,造物主赋予我们的不灭的本质,即使在实界被打倒,也会在天堂重生。

蕾米尔 : 米迦勒和米达伦大人还没有出动——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即使你也——!

路西法 : 即使我们,也无法预见明日,妹妹们啊,谁知道我们会否再次相逢呢?

路西法 : 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今……是人类的胜利,他们有权利继续生存下去。

莎莉叶 : ……哼,或许的确如此呢。

莎莉叶 : 那么就活下去吧,丑陋也好,肮脏也罢地活下去吧,人类啊,记住吾等天使并非是你们的敌人,吾等只是造物主手中的利剑,为贯彻他的意志而存。

亚当 : ……

亚当 : 路西法,我刚才仿佛有少许地……看到莎莉叶她们以前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她们……非常的温柔呢。

路西法 : 被造物主从光之中造出的我们并没有自主支配情感和理智的资格……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对着神举起了叛逆的旗帜。

亚当 : 是吗……

路西法 : 愤怒、喜悦、爱与恨都不是我们自己能够拥有的——但即使如此,莎莉叶她们也是天使中较为温和的阵营,如果是更加纯粹和信仰坚定的米迦勒与米达伦。

路西法 : 她们会在降临的瞬间尽全力地展开屠杀,以求取悦造物主吧?

亚瑟 : 既然如此,或许她们不知何时还是会降临的,我们必须得做好准备才是。

路西法 : 圣杯被摧毁的现今,如果造物主没有其他神迹的展现,天使军团要重新降临并不容易……只是这一次为什么她们两个没有来呢……

奈亚 : 哼哼……

夏娃 : 亚当,你做得不错呢。

亚当 : ——夏娃!?

诺恩斯 : 并没有能量反应的征兆,这应该只是魔法的投影而已。

夏娃 : 那么,无关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属于我们的世界……来吧,亚当,我在这片天空的尽头等待着你哦?

诺恩斯 : 唔唔唔——怎么可能,我完全失去对寻天者的操控权了!?

夏娃 : 我唯一爱着的人曾经将第四纪元文明的知识交予我,难道我连这种事也做不到吗?

诺恩斯 : 可,可怕……父亲,我真正地感觉到了恐惧!

夏娃 : 那么,一会儿见了哦,亚当,记得,你要独自一个人上来,否则这一切都不会结束。

亚当 : ……真是个强硬的邀请呢。

路西法 : 原本是个多么温和的孩子啊……夏娃她,是我……所作的事将她变成这个样子的。

路西法 : 看,前方那交织的能量空间就是她引导我们前往的地方了吧?那正是夏娃如今力量的证据,和造物主相匹敌的……神的力量。

奈亚 : 真是美妙的混沌啊……呵呵,主人公大人,你打算怎么做呢?

亚当 : 我想要和夏娃好好地谈谈……如果能够和平地结束这一切的话……

奈亚 : 主人公大人,你在欺骗你自己哦?你一定知道吧?夏娃没有打算活下去……同样,她也没有打算让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活下去。

亚当 : ……

路西法 : 邪神!住口!

奈亚 : 怎么啦,伪善的晨星啊,难道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吗?主人公大人他已经不是你所希望的那个孩子,他一定知道如何才是正确的做法。

亚当 : 这件事只有我能够做,无论我是不是亚当,对于她和我之间……所有的痛苦都必须要有一个结局才对。

亚当 : 大家,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你们回到地面上去,那样比较安全哦?

亚瑟 : 你在说什么呀,和我的国家毫无关系的你,不是保护了卡美洛吗?因为你的行为,已经有许多人得救了……

亚瑟 : 而且,在那一夜,你也……挽救了我的生命,并且掌握了我的心,不是吗?

亚瑟 : 在这里,我就是你的骑士,你的剑,你的盾,不管你是否愿意,我都将一切奉献给你,如果你期望我等待,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但是,随时你都可以召唤我。

美狄丝 : 主人是把我从孤独中救出来的恩人哦——所以,美狄丝我也会看着主人你的,我们要一起回去!

关羽 : 大哥的仁义和勇气时常指引着我,大哥所在的地方,一定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莉莉丝 : 达令,我的心脏是为你跳动的哟?为了让你和可怜的前女友做个了断——这次我就纵容你一次吧,毕竟她和我一样了解达令的优点呢。

亚当 : ……谢谢大家。

旁白 : 于是,我带着大家的祝福向前走去。

旁白 : 带着歉意和深深的怀恋之情。

旁白 : 在千年之后……我回到了夏娃的面前。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光凝聚成桥梁和阶梯,在我眼前形成一个向上攀登的螺旋。

旁白 : 我们一步步地拾级而上,随着每一步的迈出,身体向上被抬起,我听到了久远的声音,像是欢笑、哭泣或者是某种旋律,内心中的某处隐隐作痛。

旁白 : 接着我理解了它,那是一段早已逝去的时光,珍藏在某个男人的灵魂深处,那是无比美好也因之而刺痛无比的记忆。

旁白 : 那是邂逅时对方惶恐而羞涩,因为泪水而泛滥开的幸福与喜悦,那是仰慕与溺爱的混合,充满包容性又无比娇小的奢华触感。

旁白 : 这是世界最初的色彩、声音、触感与一切,是本能之上的鼓动与超越天性的命运所孕育出来的契合。

旁白 : 随着每一次与夏娃相遇,记忆碎片刺的更深,却也更加闪亮。

旁白 : 而当我直面它所带来的痛苦时,恍然之间,我明白了,某件一直以来就应该明白的那件事。

旁白 : 我是,我其实是——

夏娃 : 终于,你回来了,亚当。

亚当 : 我并不是亚当……只是和他具有同等的力量而已……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我所在的世界和这里是大不一样的地方。

亚当 : 你爱的那个男人,在遥远的过去就已经死了……虽然他的灵魂可以脱离轮回,但却无法重现于世上,他在孤独中死去,依依不舍也无可奈何。

亚当 : 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后悔那个决定——因为他知道,即使这是你对他无比痛恨的原因,但同样这也是你对他如此眷顾的理由。

亚当 : 这是他……刚刚在我耳边说的话,并且,他想让我告诉你。

夏娃 : ……

亚当 : “尽管如此,我从没有停止过对你的爱慕,对不起。”

夏娃 : ……呜。

亚当 : 夏娃,其实……

夏娃 : 呜呜呜啊啊啊————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亚当 : ……

旁白 : 连路西法都无法匹敌的,我所知道最强的存在——最初的人类,创生出这个种族的女神。

旁白 : 像是失去了依靠的孩子一样,绝望地坐倒在地面上哭泣着。

旁白 : 那姿态令我灵魂深处的碎片像是撕裂般疼痛起来。

旁白 : 我的眼里也不知不觉流出了泪水,因为太过悲痛,泪水化作了血液,低落到我们脚下的光桥上。

旁白 : 悲伤、愤怒、绝望,我仿佛漂流在他和她内心的海洋上之上……

夏娃 : 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停止了。

亚当 : ……

夏娃 : 他已经不在了。

亚当 : ……

夏娃 : 你知道的吧?要结束这一切,要让人类继续存在下去的话……

夏娃 : 你就要……杀了我。

亚当 : ……是啊。

亚当 : 对不起……

夏娃 : 做得,很好。

亚当 : ……

夏娃 : 结束了呢,亚……当……

亚当 : 为什么,一定要让事态变成这样……你明明可以活下去的不是吗?!即使没有亚当,你也不是脆弱到这样就失去生存意志的女性,这一点我和你一样清楚!

夏娃 : 因为,这是必要的。

亚当 : 什么……

夏娃 :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继续前进。亚当死后,人类失去了引导他们的‘原祖’的力量,即使他不断转世,这力量依旧是不够完全的。

亚当 : 夏娃,你在说什么……

夏娃 : 造物主的计划还没有开始——祂的思考之中……一切都甚至还没有启动。我只能提前促成这一切,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在一切开始前来到这个世界。

夏娃 : 人类还是……弱小、胆怯、盲从的。被毁灭的四个种族……每一个,都比人类都要强大,可……即使那样……即使,那样……

亚当 : ……

夏娃 : 人类……你们……我们还是有他们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时间……我们比其他种族都更早地知晓了自己的命运,因而,我们一直都在准备着……

夏娃 : 握着我的手……好吗?

亚当 : ……

夏娃 : 好温暖的手啊……和他的一样……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是啊,他已经不在了,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原来直到今天,我才觉悟了他的死。

夏娃 : 接着……这是,两个圣杯中的知识与力量,以及他交给我保管的,支配第四纪元文明的方法。

亚当 : 呜,呜呜——

夏娃 : 很痛苦吧?对于现在的你,要完全吸收这份力量还是太早了,可是……总有一天,你会……掌握它的。

亚当 :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

夏娃 :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顺利地进行下去啊……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和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了呢。

亚当 : ……终焉的亚当……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吗!?

夏娃 : ……嘻嘻。

夏娃 : 问得太多的男孩子,不会被女孩子喜欢的哟?

亚当 : 夏娃————!!!

旁白 : 就像是演戏一样,她在我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旁白 : 孤寂的女神……创生的夏娃——我们所有人的祖先,在最后的时刻,满足地微笑着。

旁白 : 像是做了一场好梦一样。

旁白 : 如果我并不是亚当的话,这份悲伤应该也并不属于我。

旁白 : 但是,随着夏娃交给我的知识和力量流入我的脑海,在剧烈的头痛的同时,我也能体会到她的感情。

旁白 : 痛不欲生——然后,连死都忘记。甚至连痛苦本身都忘记。

旁白 : 没有任何限制器的制约,超过了警告身体这个必要的功能,夺走了所有的技能,像是白热的火焰烧灼着全身的神经那般的折磨。

亚当 : 不行……还有……大家……如果我不回去……那么……她们也……呃啊啊啊,我的头……没法思考……理性维持不住了……我是……在做什么……

亚当 : 在这里失去意识的话,大家……大家还……没有安全地回到地面……夏娃死去之后,她所维系的这个地方也应该持续不了太久……

亚当 : 我,我要……做些什么,必须做什么。

亚当 : 亚当——该死的亚当——连自己所爱的女人也无法保护的,差劲又烦人的废物啊!你,如果有什么能够做到的事,如果还有没使用过的力量……给我,马上给我!

德古拉 : 喂喂,这个平台怎么开始崩溃了,大哥哥进去后发生了什么,这是同归于尽了吗!?

莉莉丝 : 达令——!!

路西法 : 等等,莉莉丝,我能感觉到……夏娃的生命已经消失,但他的并没有,而且还变得比原本更加强大了!

奈亚 : (赢了吗,主人公大人……!)

亚瑟 : 但不管怎么说,这里都已经无法立足了,如果不能把他带回飞空艇上,我们都会掉下去的!

布伦希尔德 : 不具备飞行能力的人撤回寻天者号,我去把他带回来!

雅典娜 :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这里死掉的话我不是会很困扰吗——

美狄丝 : 主人,主人不能丢下我啊————!!

德古拉 : 不行了,我们脚下也——

莉莉丝 : 不要啊,第三次分开什么的,我不要啊————!!!

旁白 : 或许是其他宇宙的故事。

旁白 : 有一个孤独的旅人,为了一个单纯的目标而旅行着。

旁白 : 旅人的理想是高尚的——或者他自以为是高尚的,他想要找到那些被毁灭的文明的幸存者,从他们那里学到知识与力量,保存自己那终将破灭的族群。

旁白 : 然而在旅行之中,他却逐渐发现了隐藏在世界和各个文明之后的真实,甚至是隐藏在自己所以为的无辜子民的历史之后的真相。

旁白 : 旅人看到了那些逝去种族的恶意,他看到了世界的真相和隐藏在那群星之暗面的,货真价实的混沌与毁灭。

旁白 : 他看到了旧日的神祗,以及背叛自己的种族,从而成为“新神”的个体……

亚当 : ……!

亚当 : 咳咳……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亚当 : 对了!夏娃……不在了!?

亚当 : ……已经结束了吗,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平安……不过既然连我都活着,那她们的话,应该没事吧。

关羽 : 兄长————!!!

九尾 : 拍档~~~

亚当 : ……小羽!玉藻!

亚当 : 你们……你们在啊!

关羽 : 是啊,兄长!你……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九尾 : 最后真是危险啊,还好我们二话没说地抓住了你,再由我使出御风秘术……否则拍档你就要摔成肉酱让我拿去包饺子啦。

关羽 : 不过,也因为这样,和其他人失散了……兄长,我刚刚探查了一下,你冷静地听我说哦。

亚当 : 怎,怎么了……

关羽 : 我们回到霸土来了。

亚当 : ……啥?

九尾 : 就是霸土,也是我玉藻出身的地方啦……东方的大陆,各路英雄豪杰狗熊阿三征战不休的列国所在,是个很吵闹的大陆哦。

亚当 : 是,是吗……(最后的崩溃可能无意中使用了力量结果穿越了……结果这次我来到了这里吗?)

关羽 : 大哥,这一定是天的旨意!我们已经成功地救助了剑之大陆——所以这次就轮到兄长来平息我故乡霸土的争端了!

亚当 : 霸土的争端……啊,小羽你以前的确说过这件事……

关羽 : 啊啊啊,我何其幸运啊……不但能遇到兄长这样的明主,还能带着你这么快就回到故国……

关羽 : 大哥,我们这就启程吧,我想让你见见我的大姐姐刘备玄德,还有小妹……虽然她比较爱惹麻烦啦,不过……咦,大哥,大哥!?

九尾 : 走啦走啦,接下来我会罩着拍档你的,我说的那个小岛有各种美艳的女妖精啊——连茶壶都可以变成妹子呐!谁要和这土妹子去打仗对吧?

亚当 : 别,别拉着我啦!我对女孩子什么的其实已经……呜哇啊啊~~

关羽 : 兄,兄长,去哪里了啊!?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