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真实幻像封面1.jpg


【本作选题】打字员骗局、校园偷拍、裸条借贷、黑车凶案


【目的】针对当下年轻人最常见和最有可能遭遇的骗局,选取真实新闻事件,进行虚构创作,以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故事梗概

  刚入职的女实习记者季哲,接到北国大学女生薛笙的爆料,称上厕所时被人偷拍。季哲前去采访,校方担心影响声誉并不配合调查,未抓到偷拍者,此事不了了之。对偷拍深恶痛绝的季哲不愿轻易放弃,打算继续追踪。却在此时传来国大女生跳楼案,警方判定为自杀,但季哲凭借敏锐的洞察力,觉得此事并不简单,她在深挖故事真相的同时,意外唤醒了潜藏多年的超能力。季哲使用超能力,找出了令人痛心的自杀真相。就在此时,国大又传来死讯,这次的死者是国大校花…… 唉……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辛文的稿子就是写得好啊。

序章

我仔细研究着辛文的报道,写下心得体会,可写到一半……

(拍脑袋)我在搞什么?失踪的女大学生还没找到,不明生死,我居然在这儿闲情逸致的学习?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景方。

喂,景方,我想问……

连环失踪案的嫌犯已经锁定,但目前还没有证据实施抓捕。

(流汗)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案子?

今天报纸刊登后,很多人打电话来询问。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我想帮忙!

不用,我们会解决,请相信警方。

你要我相信警方……还是……相信景方?

都一样,我要去蹲点,先挂了。

主角笑.png
主角季哲

我也去!

不行,危险。

你知道我的能力,我能帮助你们更快地破案。如果不尽快抓住嫌犯,可能会有更多女生遇险!

可是……

(坚定)让我去。

(叹气)好吧。

我从报社出来一路紧赶慢赶,奈何太堵车,等我赶到火车站,夜幕已经降临。

18:30 ,这个时段不仅是下班高峰期,更是黑车揽客高峰期,火车站附近就有不少黑车。

我跑到约定地点,景方穿着便服,站在一颗树下等我。

就你一个人蹲点?

小黑在200米外的餐厅蹲点。

(四处张望)嫌犯在哪儿?

别乱看,小心引起嫌犯怀疑,他在你身后9点钟的位置。

我假装不经意地回头瞟了一眼,嫌犯目测50岁上下,发量少得感人,站在一辆银色汽车旁边。

火车站人来人往,他却专找年轻单身女性搭讪。不过今天似乎不太顺利,一直没有女生上他的车。

快到7点了,嫌犯一般会去200米开外的兰州拉面吃夜宵,小黑在面馆守着。

等嫌犯一离开,你就可以去调查,我拿到一名死者的手链。

现在离7点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向景方询问,以了解案情。

失踪者共有3名,最小的18岁,最大的21岁。

都是9月初,坐火车来京上学,之后就失踪了。

目前已经在北京郊区发现其中两人的尸体,还有一人下落不明。

嫌犯名叫秦寿,52岁,河北邢台人。

他每次接了女学生,就会把车开往北京市郊,那边有监控盲区,所以还不能确定嫌犯是否作案。

刑侦大队排查了几天,找到了嫌犯的家,现在正赶往他家中搜索。

没多久,嫌犯离开了自己的汽车,向兰州拉面馆的方向走去。

景方递来死者的手链,我抓着手链走到黑车附近。

我深呼吸几次,稳定心神,然后将手伸向车门。

接触到门把的那一刻,汹涌而来的记忆将我淹没。

第一章

Bandicam 2016-12-08 15-48-52-735.jpg

我叫季哲,2个月前刚刚大学毕业,目前是北京时报的实习记者。

当记者是我从小的理想,如今理想实现,我当然非常珍惜,每天都早早来到报社。

可早晨的报社总是格外冷清,记者们不是在家补觉,就是在外面采访。

几乎每天早上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以及另外一个人……

哦呀,小季今天也很早嘛。这就对了,女孩子就该早睡早起,皮肤才会好。

所以说你这样的小美女,还是不要当记者了。

这位穿着背心,拿着蒲扇,一脸废柴样的大叔就是记者部的主任。

他总说女孩儿当记者不好,太辛苦,嫁不出去。

于是每天早上,我和他四目相对之时,他总不免要苦口婆心地劝诫我一番。

可想而知,在他手下,我很难接到像样的采访任务。

每天只能采访《男子出门买菜,瘫痪妻子被男网友抱上车私奔》这样的新闻。

可今天早上,却接到了一起特殊的爆料,改变我职业生涯的爆料。

你好,北京时报爆料热线。

(眉头渐锁)什么!?你被偷拍了?!

好,我马上过来。

刚才接到的电话来自一名国大女生,据她爆料,北国大学昨天发生了十分恶劣的……

偷拍事件!

我如约来到北国大学南门,此时校门口站着几个人……

请找出爆料人。

一个上厕所被偷拍的姑娘,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一个上厕所被偷拍的姑娘,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应该就是她了,一个上厕所被偷拍的姑娘,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你好,请问是薛笙吗?

是的,你就是刚才接我电话的记者吗?

(点点头)我叫季哲,你在电话里说被偷拍了,能具体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薛笙的表情立刻变得很尴尬,又带着几分愤怒。

(看了一下周围)这里不好说话……那边有个星巴克,我们去那儿说吧。

接下来,我会对你进行一个采访,聊一聊昨晚的事情。

(有些紧张)唔……好的。

没事的,别紧张。

Bandicam 2016-12-08 15-49-14-141.jpg

章节:第二幕

我换好衣服,匆忙赶到国大,却被保安拦下。

等一下,请你出示学生证。

保安大哥,我学生证忘记带了。

那不能进去,谁知道你是不是我们学校的?看你的穿着也不太像学生。

今天领导说了,最近要严防校外人员进入,尤其是晚上。你快走吧。

看来学校还是加强了防范措施,但偷拍者说不定就是国大的,单单严防校外人员有什么用呢?

(扶额)哎,真是的。校外人员是好防,校内人员可就不好防了……真是避重就轻。

可是好不容易过来一趟,难道就这样回去吗?

薛笙,我被你们学校的保安拦住了,你能不能借个学生证给我?

哦,好吧,你等我一下。

学校门口有很多奶茶店,真是令人怀念的青春时光啊~

Bandicam 2016-12-08 15-49-21-200.jpg

章节:第三幕

已经4点半了,不知道景方去建行查了没?要不要打给他呢?

虽然打给他是为了工作,但他总是冷冰冰的样子,真不想找他啊。

而且,他似乎很嫌弃我,中午都亲口说了……

呼喊声从校内的小树林方向传来……

景方愣了一下,立刻向小树林跑去。

我不能比他慢!

可大长腿的优势实在太大,再加上小树林里路况堪忧,满地的碎石和泥泞,

我用上了洪荒之力都没能追上他。

待我气喘吁吁地到达现场,只见景方将一个男生放倒在地上。

身旁的女生,则一脸怒气地冲着景方哇哇直叫。

你在干什么?快放开他!警察怎么随便打人?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有人呼救被强奸吗?

我正好奇,突然脚下一滑!

眼看要脸着地,我闭上眼睛,做好了摔个狗啃泥的准备。

但是……不痛?

我睁开眼,只见刚才还在离我两步开外的景方,双手已经稳稳地扶住了我。

站好。(松开手)

(脸红)谢,谢谢你啊。

刚才被景方放倒在地上的男生没了束缚,立马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女生也急忙跑到他身边,拍去他身上的尘土。

(心疼)亲爱的,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活动身体)没事,没事。

警方正常---副本.png

他一边说着,一边冲着景方大喊起来。

警察了不起啊?可以随便打人啊?我又没犯法!

我们刚刚听到有人呼救。

是我喊的,我们就是吵架而已,要你们多管闲事?

就是!警察不去破案,反而来大学乱抓人!我要上网曝光你!

好啊,我就是记者,你要曝光什么?我来帮你发表。

标题就叫《情侣吵架胡乱呼救 警察相助反遭辱骂》。

这位女生,刚才是你在喊强奸,为何要胡乱呼救?

我,我没有胡乱呼救,他刚才打了我一下,我气不过才……

哎呀,宝贝儿,我刚才是失手,不是真想打你。还疼不?我亲一下~

小情侣自顾自地腻腻歪歪起来,我和景方面面相觑,无比尴尬。

那个,警察叔叔,你们继续谈恋爱,我们先走了。

景方闻言,立马弹开两尺远。

我不会找这种女朋友。

章节:第四幕

景队,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轮休吗?

我来整理田真跳楼案的证物。

证物都放进证物柜了,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她的自杀,应该还有隐情,我想再看看。

景队还是一如既往的负责啊,我也要向你学习,早日当选警队之光。

你通知田真母亲了吗?

刚刚通知了,她母亲说马上坐火车过来,明天一早就到。

明天一早……我去火车站接田真的母亲吧。

唉,刚才打电话,田真的母亲哭得稀里哗啦、撕心裂肺的,弄得我鼻子都酸了。

这田真也太不孝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非要跳楼?留下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不知道田真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要胡乱指责。

反正现在的小姑娘,心理素质都太差了。我找女朋友还是得找个坚强的,季哲那样就不错。

(想到季哲狡黠灵动的眼神,不禁失笑)

像她那样的热血笨蛋,不管遇见多大的挫折,都不可能寻死。

我去接电话。

景方从证物柜里拿出田真的遗书。

(这封遗书……明天带给田真母亲吧,希望能让老人家心里宽慰些。)

景队,国大又出事了!刚接到报案电话,逸夫楼又有女生要跳楼!

通知消防准备救生垫,我们出发!

景方顺手将遗书放进口袋,拿上警服。

推门而出的一瞬间,景方突然想起季哲就在国大。

喂,景方……

季哲,你还在国大吗?

(两人同时)逸夫楼有人跳楼!

你也知道了?

我快到逸夫楼了,隐约能看见楼顶天台有人影,据说跳楼的人是佟拉,我先上去看看情况。

我马上到。

我和肖桦在宿舍听到佟拉跳楼的消息,就立刻跑来逸夫楼。

此刻已经围了一圈学生,都仰着头在往上看。

远远望去,可以看见有一个人影正站在天台边上。

人影站立的位置,正是昨天田真跳楼的位置。

我看向田真掉落的地方,血渍都还在。阳光照耀下,更显触目惊心。

肖桦体力弱,刚跑到逸夫楼下,她就面露痛苦,双手扶着腹部——

应该是呼吸肌痉挛,导致的上腹部疼痛。

肖桦,警察马上就到,我上天台看看,你在这里休息。

不,我跟你一起上去,如果真的是佟拉,或许我还能劝一劝。

肖桦走了两步,发现我还站在原地担忧地仰望着楼顶。

季哲,别担心,我们上去吧。

嗯,好!

章节:第五幕

为什么不用超能力,也能知道田真自杀的原因?

佟拉在警局。

(拍脑门)对哦,我又忘了已经找到佟拉了,她肯定知道田真所有的事,只要问她就行了。

看来你也没那么聪明。

%¥&&&¥#*&…………(竟无法反驳……我可以反驳!)

你也没好多少吧,去银行查佟拉的信息,却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她是女生。

可我说佟拉是田真的恋人,你也没有反驳我,所以我以为是男朋友。

为何要反驳?她们本来就是恋人。

(扶额)算了,不说了。

(木头果然是木头,难以沟通……)

(这家伙不管是发现田真和佟拉是一对同性恋人,还是知道我有超能力,都不会觉得奇怪。)

(在他看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值得惊叹和不正常的事情。)

(恐怕唯一会让他情绪上产生波动的,只有亦诗了吧……)

我坐上景方的车,一路开往警局。

你刚才看见田真的记忆,有发现线索吗?

被景方这么一提醒,田真的记忆中似乎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

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为什么没脸见佟拉?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记忆中田真说自己被骗光了钱!

看来这是个关键的突破口,可以就这一点详细问问佟拉。

(斜睨一眼)你确实挺聪明的。

这应该不重要吧,后来田真账户不是汇入一万元吗?或许追回来了?

若是追回来了,为何还要自杀?

有道理,所以被骗的钱还是没追回来,看来这是个关键的突破口,可以就这一点详细问问佟拉。

章节:第六幕

是田真的……裸照……

(失声惊呼)裸照?!

是的。

我马上过去。

我挂了电话,一转身,差点撞上主任那张放大的脸……

(后退)主任!请不要突然靠这么近!

我没听错吧?裸照!是谁的?

主任,您听错了。我现在要出去采访,再见。

别想糊弄我,不说清楚这件事,你不能出去采访。

我拗不过主任,只得推着主任进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

(低声)主任,您还记得前两天跳楼的国大女生田真吗?

记得啊,你不经我允许一直偷偷跟这个案子,我怎么会不记得?

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田真妈妈刚刚收到一张照片……田真的裸照。

哦呀!想不到这个案子这么复杂!看来你选题还挺有眼光的。

谢谢主任夸奖,我会继续跟进的,我走了。

不必了,这个案子你不用再跟了。

诶?为什么又这样?您刚刚还说我眼光好,怎么可以……

因为这个案子,我要亲,自,跟!

哈?

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主任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出办公室,嘭地关上门。

真搞不懂主任在想什么……不管他了,我先去医院吧。

我一转身,却被佟拉挡住去路。

佟,佟拉……

我都听见了!甜甜的……裸照……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只知道田真妈妈收到一张裸照……

田真妈妈心脏病突发,送进了急诊室,我现在要去医院,你去吗?

先别管这个,田真妈妈心脏病突发,送进了急诊室,我现在要去医院,你去吗?

(深呼了一口气)当然要去!

那就别耽误了,走吧!

我和佟拉正准备离开,突然主任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流席卷而来。

我慢慢转过头,几道光芒从主任办公室中射出,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光芒之中走出……

小季,我换好衣服了,走吧。

主……主任?!

主任没说话,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充满成熟魅力的男性笑容。

章节:第七幕

肖桦……死了……

怎么会这样……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也都摇摇欲坠。

(我要过去!我要去看肖桦!)

抱着这个唯一的想法,我弯着腰冲出了小礼堂。

(季哲怎么跑出去了?)

(低声)辛文,说话呀。

(回过神)噢,好。

(高声)大家好,我是北京时报的记者——辛文,今天很荣幸……

辛文图片.png

黑车连环失踪案

怎么回事?这次的记忆这么多?这么乱?

好像是2个不同的记忆……

对了!刚才车把手上夹了一根头发。

看来这根头发是另一个受害者的,所以两个受害者的记忆同时出现了!

夜晚的火车站。女生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满头大汗。

小姑娘,去学校吗?你拿这么多东西,一般出租车都不接,挤地铁又累,我收你便宜点。

女生略微迟疑了一会,秦寿立马降价,又帮着搬行李,女生于是答应了。

女生打开车门,坐进前排座位。

秦寿以行李放后排为理由,让女生坐在前排,女生只得坐进前排座位。

汽车缓缓行驶……

你今年多少岁啊?上大几了?

我今年二十,开学就上大二了。

你看我像多大就多大。

你是哪里人?在北京有亲戚吗?

我家是外地的,在北京也没有亲戚。

你问这么多干嘛?

聊天嘛,随便问问。

女生不想再搭理秦寿,现在要做什么?

女生习惯性地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逛淘宝、看朋友圈。

汽车开了很久,女生抬头一看,却发现车早已偏离学校的路。

突然一阵颠簸,女生醒来,发现车早已偏离学校的路。

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去我们学校的路!

(支支吾吾)呃……嗯……

(警觉)快停车!我要下车!

秦寿脸色大变,猛地一脚刹车。女生没系安全带,一头撞到挡风玻璃上。

(揉额头)哎哟!好痛!

秦寿突然靠近,女生想离开,却感到颈上一凉!

低头一看,是一把小刀!

不准叫!把钱交出来!

女生哆嗦着打开钱包。

这里有1200元,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

女高中生 l2.png

才这么点?你的学费呢?

学费……学费在银行卡里。

给我银行卡!还有密码!

女生交出了银行卡,又说出了密码。

(哭腔)钱都给你了,能放我走吗?

秦寿看女生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气血上涌。

女生拿起包包朝秦寿打去,秦寿没想到女生这么刚烈,小刀被打落。

女生趁着这个空档,打开车门往外逃。

救命啊!抢劫杀人啦!

女生一边跑,一边呼救。

然而地方太偏僻,根本就没有人在附近。

女生没跑两步,就被赶上来的秦寿从后面捂住嘴巴,刀子抵在女生的喉咙。

别叫!再叫捅死你!

女生拼命挣扎着,用手肘撞击着秦寿的腹部。

秦寿吃痛,捂住女生嘴巴的手稍微松懈了一点。

女生立刻用牙齿狠咬秦寿的手。

啊呀!贱货!

秦寿一狠心,将尖刀从后腰整个插入女生的身体。

女生尖叫一声,用手捂住伤口,却捂不住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秦寿狠推了女生一把,她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秦寿朝躺在地上的女生啐了一口。

TMD!真是晦气!

女生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生命慢慢地从体内抽离,嘴里零散地飘出最后的呼救。

但是……

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终于解出了一个记忆。

女生被刺杀的疼痛,疼得我几欲昏迷,但另一个女生的记忆却拉扯着我。

我只得强打精神,进入另一个记忆。

女生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

却又不敢多问,自己默默猜疑。

秦寿看女生眨巴着双眼,畏畏缩缩的样子,突然气血上涌,将车停在路边。

你,把衣服脱了。

(哀求)啊?为什么?不,不要!求你放过我吧!

少废话!快点脱掉!

女生左手死命护着胸前,右手疯狂地拉动门把手,无奈车门锁死,怎么也打不开。

秦寿看了看车外,寂静的郊区空无一人。

他的胆子更大了,直接动手撕扯女生的衣服。

(哭喊)救命!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

秦寿直接翻身将女生压在身下,按住双手,一张臭嘴凑在女生脸上胡乱亲啃。

(挣扎)不要啊!不要!

女生躲避着秦寿的嘴,哭喊着求饶。

闭嘴!再吵就杀了你!

秦寿害怕女生的哭喊声会引来村民,情急之下,双手掐住女生的脖子,想制止她的哭喊。

女生的脸涨得通红,一双手无力地捶打着秦寿。

放……放开我……放……开……

然而已经红了眼的秦寿,哪能听得进女生微弱地求救?

他一心只想着让女生别再尖叫,乖乖听话。

终于,女生不再吵闹,双手无力地垂下……

秦寿嘿嘿一笑,将椅背放下,解开了裤带……

我终于解出了一个记忆。

女生窒息的疼痛,疼得我几欲昏迷,但另一个女生的记忆却拉扯着我。

我只得强打精神,进入另一个记忆。

这个司机……就是杀人凶手……我要告诉……景方……

(已经过去10分钟了,看季哲皱着眉,应该还在感应中,还是不要打扰她。)

秦寿此时正在吃面,小黑坐在斜后方的桌子暗暗监视。

突然店内传来一阵喧哗……

你瞅啥?

瞅你咋地?

你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正在吃面的两个男人不知因为什么事,突然大打出手,小黑连忙制止。

你们干什么!别打了!

操!滚开!要你多管闲事!

再不滚开连你也打!

嘿!瞧我这暴脾气!

(掏出证件)看好了,警察!你们俩给我抱头蹲墙角!

两名打架男子一见小黑是警察,立马乖乖听话,抱着头蹲到墙角。

其中一个还不忘把露出来的红色内裤塞了塞。

小黑制服了两名闹事者,不免有些得意,待他转身一看,才惊觉大事不妙!

糟了!秦寿不见了!

快通知景队。

小黑拿出手机,打给了景方。

喂,小白。

景队,我们进到秦寿家了,在他家里还发现一名用狗链锁住的女孩,正是前几天失踪的第三名女孩!

秦寿竟然囚禁了女孩!

我们在他的垃圾桶里还发现一把带血的匕首,应该是杀害失踪女孩用的。

秦寿有案底,半年前刚出狱。大队长说他很危险,你们要尽快抓捕他。

好,我知道了。

景方挂了电话,拨通小黑的号码……

小黑的电话怎么一直占线?

景方还要再拨,却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在拉扯季哲。

小姑娘,你在这里干嘛?不舒服吗?要不要搭我的车去医院?

住手!

哎哟!吓死老子了!

走开。

我是看这个小姑娘倒在这里几分钟了,好心想送她去医院。

倒是你鬼鬼祟祟地跟踪小姑娘,你想干嘛?我叫保安了啊!

(亮出证件)警察办案。

啊啊啊啊!警察!!别抓我!!

中年男子看见警察证,吓得拔腿就跑。

景方觉得事有蹊跷,立刻追上。

只见中年男子窜入一辆私家车,飞驰而去。

景方牢记车牌号,打电话回警局,让他们追查这辆车。

景方边打电话边走回黑车附近,却发现……

黑车和季哲都不见了!

秦寿看了一眼昏睡在副驾位上的季哲,露出一抹猥琐笑容。

嘿嘿,运气真好,白捡到一个大美女。

秦寿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摸向了季哲的大腿……

我刚才发现秦寿不见了,就立刻打给你,但你手机占线。

别说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可是季哲她……都怪我!是我没看住秦寿!

景方没空理会小黑的自责,拿出手机与警局联系。

请追踪嫌犯的黑车,把他的位置报给我。

是!

等待是煎熬的,哪怕追踪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对景方来说也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

景队,黑车从火车站离开后,一路开往昌平区。但现在进入了监控盲区,我们也追踪不到他。

好,我知道了,把嫌犯的住址发给我。

是。

对了,您之前叫我们查的车辆,车主也是黑车司机。

他上个月在保定市因为超载出过车祸,之后逃逸致两名乘客死亡,正在通缉中。

嗯,知道了。

景方挂了电话,将手机扔给小黑。

等短信。

短信来了!嫌犯的地址是昌平区北七家镇东三旗村……

看来我的判断没错,嫌犯正在往他家的方向开,你开导航指路。

是!

头好痛,我在哪里?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眼睛还睁不开,但人类的本能,足以让我察觉到了异样和危险。

我闭着眼,努力集中精神,感官渐渐恢复,一只手摩挲着我的大腿。

不是景方,他不会这么无礼,是谁?

啊!是嫌犯!

为什么我会在嫌犯的车上?景方呢?

还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我决定继续装睡。

汽车慢慢减速,秦寿靠边将车停了下来。

我正犹豫,惊觉一双手已经摸上了我的衣领。

我猛地睁开眼睛,毫无防备的秦寿明显吓了一跳。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我突然发声吓了秦寿一跳,他猛踩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镇定地看着秦寿,脑中快速地思考对策。

秦寿似乎没料到我会如此镇定,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让我脱离险境?

(眼中一动)你是记者?写报纸的那种?

(掏出证件)不错,我是北京时报的。

(看了看证件)你写的东西真的能上报纸?那你能找到我儿子吗?

你儿子?你找不到他了吗?

(不耐烦地抓着我的胳膊)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我儿子?

(挣脱)我能!你相信我,我能帮你!但你得带我回报社。

你要是回去了,还会帮我?我不信你!我去过报社好多次,花了钱登了广告都没用!

他们说要有记者专门写报道才有用,可我在报社门口等了好几天,都没有记者帮我。

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你,现在我们认识了,我会帮助你。

那你现在写,你写完我就送你回报社,然后一起去登报。

我拿出纸笔,询问了关于他儿子的事情,秦寿的戒备渐渐放下,与我谈了很多。

唉,你是个好人,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你。

是我要谢谢你帮我找儿子。

秦寿发动车辆,掉头向市内行驶。

景方开着车向秦寿家的方向疾驶,忽然看见前方对面来车正是秦寿的车!

车辆甩出一个U型弧线,掉转方向,堪堪擦过秦寿的车。

快停车!

怎么了?

就在这时,小黑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

警察!快停车!

(震惊)怎么会有警察?!

秦寿下意识地猛踩油门,车辆飞速前进。

(着急)你快停车!他们是我朋友!

你跟他们是一伙的!你骗我!

秦寿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刀,向我刺来!

车身被撞击,秦寿手中的刀被震落。

(脸色大变)警察?!你!你要抓我?

不错,我们已经知道你杀了两名女大学生,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目露凶光)TMD!我不要再坐牢!

秦寿突然双手狠掐我的脖子……

我用力踢开秦寿。

他右手向座位下一摸,拿出一把小刀。向我刺来!

车身被撞击,秦寿手中的刀被震落。

是景方开车赶到!

秦寿立刻启动车辆,我想阻止他,他捡起刀对着我胡乱挥舞。

景方试图利用车辆撞击逼迫秦寿停车,秦寿在几次撞击下不得已减速。

景方趁机从后侧赶超,然后猛打方向盘停在黑车前面。

秦寿见状一脚踩下急刹车。

景方和小黑举着枪跑到秦寿旁边。

下车!

秦寿犹豫了一下,心底默默盘算是他捡起刀的动作快,还是景方的枪快……

最终还是放弃了绑架人质的想法,老实走下车。小黑冲上去扑倒他,戴上手铐。

景方!

景方向着我紧走了两步,仔细打量我周身有无受伤。

他紧紧皱着眉,额上冒着大颗汗珠,嘴唇却有些发白。

季哲,你,没事吧?

我鼻子一酸,扑到景方怀里。

景方拍拍我的背,轻声安抚。

没,没事了。

恭喜开启新系统,现在可以在菜单-案件里,查看真实案件截图。

小季,黑车案的稿子写得不错,等会开评稿会,你很可能是今年实习生中第一个被评A的人哦。

真的吗?谢谢主任!

我和辛文去开会了,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太好了~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有A类稿件了~我也可以上排行榜了~~

评稿会结束

小季……

主任~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我的稿子是A吗?

审批下来了,你是B类稿。

诶?怎么变成B类了?

社领导说你以身犯险,直面凶手,不值得提倡和鼓励,所以不能评A。

小季你太鲁莽了!居然自己上了凶手的车!出事了怎么办?

主任你听我解释,当时是特殊情况……

等一下!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上了凶手的车?

是我跟社领导说的。

居然是你!你就那么看不顺眼我吗?

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不想让你继续以身犯险。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那天看见你急匆匆冲出报社……

辛文一横心,打算硬拼。此时,景方赶到,救了季哲。

你,你都看到了……

没错,看到你对警察出卖色相!

我不是出卖色相!景方他……他是很好的人……

居然还敢夸他?

辛文扭头就走,我刚想追上辛文,却被主任拦住。

小季啊,以后这种案件交给男记者做,哪怕交给我,也不要自己去犯险嘛。

呃……可是凶手只载年轻女性,男记者和您去都没用啊。

谁说没用?我们可以穿女装嘛~我年轻的时候去采访,经常扮女装哦~

呃,是吗?真想看一看呢。

好啊,我去找给你。

(黑线)诶!竟然真的有啊!

  黑车连环失踪案 完

章节:第一幕-采访引导

点击受访者周围的气泡,先点击“偷拍”试试吧。

接下来点击“地点”。

思修课的上课地点在逸夫楼的二楼,我就是在二楼的女厕所被人偷拍的。

获得隐藏词汇:厕所

找出更多的隐藏词汇,挖掘事件真相,一定能够将报道写得更完善。

现在点击厕所吧。

(羞愤)我……我正准备蹲下的时候,厕所门下的空隙处突然伸进来一根木杆,

木杆上嵌着一个微型摄像头。

事件似乎已经明了,但这点信息构不成一篇完整的新闻。

反复提问,努力收集信息,一步步接近真相吧。

而你找到的所有真相,都会变成新闻报道。

开启 新闻系统。

你可以随时查看自己的新闻进度,当信息全部搜集完成,就能得到一篇完整的新闻稿。

当然,你也可以随时结束采访。

祝你好运,记者。

出现问题了,点击“提问”来采访吧。

Bandicam 2016-12-08 15-49-53-946.jpg

章节:第一幕-采访薛笙

再过几个月,就满20岁了。

我是北国大学,英语系,大二的学生。

是昨天晚上8点,当时我在上思修课,因为中途肚子不舒服,所以不停地看时间。

8点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向老师请示后离开教室。

思修课的上课地点在逸夫楼的二楼,我就是在二楼的女厕所被人偷拍的。

厕所里只有两盏灯,其中一盏灯还坏掉了,光线比较暗,那人跑的又快,我没看清。

当时在逸夫楼里上课的人也很少,所以除了我之外没有别的目击者。

证据?没有。我仔细检查过周围,没有发现可疑的痕迹或物品。

目前只跟同宿舍的两个室友说过。

昨天晚上通知了保安处,我们系辅导员最近请假回老家,还没回来。

我今天一大早,就去教务处反映情况,可他们不予处理。

获得隐藏词汇:不予处理

Bandicam 2016-12-08 15-49-57-388.jpg

(摇摇头)没有,因为老师不让报警。

(羞愤)我……我正准备蹲下的时候,厕所门下的空隙处突然伸进来一根木杆,

木杆上嵌着一个微型摄像头。

我被吓到了,尖叫了一声,等我开门去追,那个偷拍的人已经跑了,我没看清他的样子。

再过几个月,就满20岁了。

我是北国大学,英语系,大二的学生。

是昨天晚上8点,当时我在上思修课,因为中途肚子不舒服,所以不停地看时间。

8点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向老师请示后离开教室。

思修课的上课地点在逸夫楼的二楼,我就是在二楼的女厕所被人偷拍的。

厕所里只有两盏灯,其中一盏灯还坏掉了,光线比较暗,那人跑的又快,我没看清。

Bandicam 2016-12-08 15-51-08-381.jpg

当时在逸夫楼里上课的人也很少,所以除了我之外没有别的目击者。

证据?没有。我仔细检查过周围,没有发现可疑的痕迹或物品。

目前只跟同宿舍的两个室友说过。

昨天晚上通知了保安处,我们系辅导员最近请假回老家,还没回来。

我今天一大早,就去教务处反映情况,可他们不予处理。

获得隐藏词汇:不予处理

没有,老师不让报警。

(羞愤)我……我正准备蹲下的时候,厕所门下的空隙处突然伸进来一根木杆,

木杆上嵌着一个微型摄像头。

我被吓到了,尖叫了一声,等我反应过来开门去追,那个偷拍的人已经跑掉了。

(委屈)他们说学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而且还勒令我不要往外说,更不可以去报警。

他们警告我不要外传这件事,因为这不仅会损害学校声誉,对我自己影响也不好。

由于我当时情绪很激动,他们还让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老师觉得是我自己看花眼了,就算是真的,估计也是同学间的恶作剧。

他们觉得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肯定会被添油加醋,学校的形象、口碑都会受损。

新闻信息点收集完毕。

新闻完成后,要用标题来引导人们关注的焦点,现在请选择一个标题。

不同的标题会引发不同的社会舆论,可在菜单-新闻中查看网友对你新闻的评论。

评论数量根据信息收集数量而定,收集越多,网友的评论就会越多哦~

另外,在商城中购买“评论全开”可以直接查看所有标题的全部评论。

章节:第一幕:采访完

好的,情况我都了解了。

你会帮助我吧?老师居然要我反省自己,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啊!

听到“受害者”三个字,我的脑中不禁闪过一些画面……

我大口喝着咖啡,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

你说的对,错不在你身上。

正因为学校的不相信与不作为,才会让校园偷拍屡屡发生。

我现在就去采访你们的校长,看看他会怎么说。

谢谢你了,大记者。

我不是什么大记者,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章节:第一幕:采访校长

我向校长秘书说明了来意,秘书领我进入校长室。

校长,这位是北京时报的记者。

校长小小吃了一惊,连忙起身向我走来,笑容满面地伸出手。

你好啊,记者同志,不知来我们学校有何贵干?

我报接到爆料,贵校昨晚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偷拍事件,不知您是否知道这件事?

这个嘛……我能否看一下你的证件?

我从包里掏出实习记者证,递给校长。

校长的脸色像过山车一样……

从最开始的面带微笑,到听到“偷拍”时的紧张尴尬,再到最后看到实习记者证后的淡定自若。

不好意思,我完全没听说所谓的“偷拍事件”,或许只是同学间的恶作剧罢了。

(急迫)刚才我已经和受害人接触过了,这是犯罪!不是恶作剧!

(微笑)小姑娘,你真的是记者吗?

作为一名记者,怎么能无凭无据地胡乱推测呢?

受害人就是证据!

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

第一,你知道偷拍的人长什么样吗?穿什么衣服?什么发型?

嘴上逞强说着知道,但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

校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虚,轻笑了一声。

我不知道……

校长轻笑一声。

第二,有没有偷拍的证据?摄像机?手机?被拍的视频或者照片?

嘴上逞强说着有,但其实根本就没有。

校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虚,轻笑了一声。

我,没有……

校长轻笑一声。

小季同志,并不是我们校方不作为,而是无凭无据,我们也无从查起。

就算去报警,也是一样的结果。

何况现在还不能断定这件事是真实发生,或是女生在夜晚害怕而产生的幻觉?

您说得对,我不该听信一面之词。我会想办法调查清楚再公布此事。

受害人清楚地看见摄像头在拍她,这不可能是幻觉。

就算难以抓到偷拍者,校方至少应该公布此事,让女生们都有所警觉,保护自己。

(不耐烦)小季同志,你根本不明白我们的困难,一旦公布,弄得人心惶惶,还能不能正常教学?

更有可能,让不怀好意的人,加入到偷拍者的行列!

小季同志,你还是太年轻了。应该多跟你们主任好好学习,加强业务能力。

请回吧。

(呃……感觉完全被校长碾压了……)

(现在只能先回报社了。)

章节:第一幕-报社

回到报社后,我逐渐从校长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才发现自己刚才……

完全被校长牵着鼻子走了!

就算没有证据,就算警方也无从查起,那又如何?

我们媒体人,就是这个社会的瞭望者,发现了暗礁和冰山,及时发出警告,才是我们的职责!

校园偷拍事件绝不是个例,却从未引起过民众的重视,必须用大篇幅的报道让人们重视这件事!

去找主任商量吧!

主任!我要一个整版!

歪着身子,一脸笑眯眯的主任,被突然推门的我惊到,忙坐直身子。

我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上。

哦,是小季啊。

他摇了摇扇子,语速是一贯的慢慢悠悠。

怎么样啊?决定不当记者了?

我想要一整个版面,来报道偷拍事件!

偷拍?你去跟拍明星了?是天王没拉窗帘,还是天后没穿裤子?

不是明星,是学生!

昨天晚上,国大发生了一起非常恶劣的偷拍事件,可校方却不肯多管,高高挂起。

如果我们不帮助这些受害女生,就没人能帮助她们了!

所以,我希望能做一个整版的专题报道,深入挖掘背后的……

主任眼中兴奋的闪光,瞬间消失。

哦……原来是校园偷拍啊……报道过很多次了。

我说小季,这个做专题报道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能不能给我点劲爆的选题?

主任!这么恶劣的事情发生在高校,在象牙塔,您不觉得心惊吗?

如果您的女儿在国大上学,您还会这么放心吗?

我女儿在美国念大学,那边有校园枪击哦~

少得意!(激动)这一次是偷拍,下一次或许就是强奸!

如果没有人制止和负责,那么对学生而言,学校和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慢悠悠)地狱?没有那么严重吧……

(大喊起来)怎么没有?您知道偷拍、侵犯隐私这种事情,对女性的心理伤害有多大吗?

特别是遇上这种只想着息事宁人的校方,他们不仅包庇和放任施虐者,

更利用女性的羞耻感对受害者不断施压,让受害者觉得被偷拍都是自己的错!

(声音逐渐颤抖起来)对,就是这样,受害者就会被这个现实活生生地逼上绝路!

(目瞪口呆)……………………

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房间里静得可怕,主任的表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小季,你……被人偷拍过吗?

我闭上眼睛,那个女孩的影子又在我的眼前浮现。

章节:第一幕-回忆

奚华,这不是你的错。

女孩缓缓的摇了摇头。

谢谢你季哲,除了你,好像全世界都在说——

被偷拍,就是我的错。

(渐渐平静)不是我……

那……是你的好朋友?

我苦笑一声,又摇了摇头。

非要说是好朋友的话,不如说是……情敌。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打起精神。

主任,请让我报道这次事件!

不行,这件事你别再跟进了。

为什么?

我问你,作为记者,首先要做到什么?

没错,要公正客观!而你明显对“偷拍”反应过激。

不对,是公正客观。而你明显对“偷拍”反应过激。

现在去写报道,你很难做到公正客观。

主任边说边蹲下身子,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都是我刚才情急之下,不小心打落的。

我脸一红,立刻蹲下身子帮忙收拾。

我想,从你接到“偷拍”爆料电话开始,你就忘了自己是一名记者了吧。

因为过往的某些经历,你感同身受,却彻底抛弃了自己作为一名旁观者的客观,和作为一名记者的专业。

主任拍拍我的肩膀。

年轻人,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

抱歉……主任。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太冒失了。

我等会也要致电国大校长,向他说声抱歉,刚才太意气用事了。

哦呀!你采访了国大校长?他看起来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看起来面色红润,中气十足,我完全被他的气场碾压了。

哦呵呵,那家伙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是气场2米8。

校长还说让我多跟您学习,提升业务能力。

(脸红)呃……是吗……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会这么说……羞……

最近的新人都这么弱吗?

嗯?谁在说话?

章节:第一幕-换装

请选一套能吸引偷拍者的衣服。

准备就绪,现在就去国大引蛇出洞!

不行,现在还不是看书的时候,我要去国大看看。

不行,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我要去国大看看。

不行,现在还不是玩手机的时候,我要去国大看看。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