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千代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嘈杂成一片的付丧神们,她觉得她的表情一定是耐心而宽纵的,就像一名年轻的母亲看着她顽皮的孩子们一样。

  尽管她的手指在她不自觉的时候已经把挺括的灵纸捏的皱皱巴巴的了。

  实际上,千代的心情很不好,本丸里的情况比她想象的糟糕太多了。

  在确定的复职的念头之后她曾对本丸里做了一些调查,可相对于更加稀少的审神者们,可以称之为量产存在的刀剑男士们受到的伤害总是不那么被人们在乎——比起揪住这些事情不放,政府往往更喜欢选择清理掉已经暗堕的本丸,然后建立一个全新的,毕竟这样做简单的多不是吗。

  故而即使是身为算是政府内部人员,可以接触大部分资料的清道夫,千代所查到的也不过是寥寥数句的,“因管理不善,本丸暗堕。”

  可千代知道那就是一句笑话。

  她按耐着自己,不动声色的在下面每位付丧神的脸上扫过,观察着他们每个人。她发现出席会议的付丧神中她离任时留下的十九把刀里现在只剩下了五位!而这残存的五位,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以及次郎太刀,他们的状态绝对不能称之为让人放心。

  千代把目光从对她眯着眼睛微笑的三日月身上挪开,缓慢而克制的吐了口气。除去她曾经的五把刀剑,这所本丸里剩下的数量同样不多的由继任者留下的刀们,他们的充满敌意的神态和身上轻重不一的伤口同样教她心烦意乱,她不知道剩下伤的起不来床的刀们还有多少,但她知道他们对她的态度并不会比在座的这些好多少。

  实际上,在她刚进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迎面遇袭的准备,毕竟她在清理暗黑本丸的工作中遇到了太多这种情况。可她很快就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战意,换句话说,他们拒绝政府的审神者并不是在表达他们的不满,而是在等死!

  这个认知几乎让千代窒息,她做好了安抚和驯服一群愤怒的野兽的准备,可她发现她面对的是一群以及失去了杀意的刀。

  她觉得她需要重新考虑她讲话的内容了。

  千代的手指在椅子木质的扶手上敲打了几下,声音不大,却也因为她足够令人震惊的身份而让屋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压切长谷部下意识坐直了身体,看向了居于主位的人。

  身为这所本丸里到来较晚的刀剑,长谷部并没有受到过什么太严重的伤害,但他也很清楚,他的平安并不是说那位继任者对他有什么偏爱,实际上在他之前,已经碎掉的长谷部并不比短刀们少到哪去。

  只是“他”幸运的来的比较晚而已。

  在他降临本丸的三个星期后,那位继任者便东窗事发被迅速调离,压切长谷部对她的印象反而不比对前几日被安排一同进行寝当番的笑面青江来的更深。

  毕竟那位看上去没个正行的付丧神在第二日便笑着同他说,“我啊,虽然是被使用的物品,但是果然还是更希望能驰骋在其他的战场呢。”然后选择了自行刀解。

  是个让人难以否认的,令人钦佩的同僚。

  但对压切长谷部来说,他并不是很在乎被使用在什么地方,长期放置的生活让他迫切的想要遇到一个可以实现他价值的主人。

  而现在,这个坐在正厅主位,听三日月所言似乎是他们第一任审神者的人,很有可能就会实现他的这个愿望!

  长谷部的目光连他自己都没注意的变得热切了,他几乎是用目光烧灼着在上面的千代!

  “看起来你们已经对我是谁这件事情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和讨论,这很好,我并不想自我介绍。”千代不紧不慢的说,目光从每个人脸上刮过,包括让她觉得自己要被他盯出个洞的长谷部,她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知道你们这里有一半人想把我赶出去,另一半想把我弄死,可我只要一天没被你们赶出去,或者被你们弄死,你们就得守我的规矩。”

  “我从来没见过暗堕后还差的那么厉害的身手。”她说的意有所指颇为嘲讽,可却偏偏带了点掷地有声的气势。

  从千代进来便再次被三日月和莺丸一边一个压住袖子的鹤丸国永清脆响亮的一声冷笑。

  千代没理他。

  “今天是5月10日,从今天午饭后开始直到5月13日的三天半的时间里,我会按照本丸刀剑们受伤的轻重程度进行手入,而在我进行手入的这几天,希望各位没受伤的的刀剑们对自身进行调整,这几日手合场不会锁门,我不强求,但希望你们自觉,我会进行抽查。

  “5月14日开始我会安排出征,队伍名单会在13日晚饭前发放到每个人的手里,本丸的进度落后太多,我希望在6月来临之前可以推完4图,届时我也会跟随队伍一同出征。”

  “之后的作息时间还是和我曾经在本丸时候的一样,周一到周五出征五天,周六周日休息,远征队实行轮休制,假期时长同远征时长挂钩——如果有来的比较晚的人不知道礼拜制请向那两个正在我眼皮底下拉拉扯扯的冲田组们询问,以及鹤丸国永你要是再瞪我未来一个月的佃当番上都会有你的名字。”

  “以后每周一晚饭后都是例会时间,我会在会议上对上一周的工作进行总结并布置下一周的工作。哦,还有短刀们。”

  一期一振的手不自觉的扶到了佩刀身上,千代扫了他一眼。

  “6图的夜战图需要短刀们的战力,既然你们都是兄友弟恭的好孩子们,那么希望各位兄长们对自家弟弟们进行好疏导以及指导,同样的,我会抽——”

  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请允许我的失礼,殿下,”一期一振上前一步语气恭敬,却是直视着千代说,“弟弟们恐难胜任。”

  千代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坐着,她似乎是在克制自己说出什么不那么令人愉悦的话,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

  “——查,我知道了,你的意见我会考虑,但是下次不要打断我的讲话,之后我会给你们各抒己见的时间。”

  一期一振垂下眼睛,“我很抱歉。”他说,但是依旧坚持的站在那里。

  千代在内心叹了口气,她从来没锻出来过一期一振,她遇到的每位一期一振都是暗堕的,他们要么风度翩翩却心狠手辣,要么就像一只护崽的母狼一样护着他的弟弟们!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正常的和这位粟田口的太刀打交道,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正常,她却不能用不正常的方式对待他。

  最后千代决定像对待鹤丸一样不理他,她自顾自的说下去:“最后的一些细枝末节的规律,比如三餐时间,回寝时间,卫生问题等我会以通知的方式发到每个人手上并贴在走廊上,望各位届时仔细查看。”

  一期一振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作为被继任者第三把锻出来的刀剑,他见证了太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这些事情里的主角有他不太熟悉的刀剑们,也有他无数的弟弟们。所以在他站出来的时候他做好了被斥责,被威胁,甚至是被惩罚的准备,为了他幸存的弟弟们,他英勇就义,义不容辞!

  可他发现这位新来的审神者根本不搭理他!她对他的态度就像他是个任性的孩子,刚刚吵闹着不想吃晚餐的青豌豆。

  一期一振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站在那里盯着千代,而他的弟弟们盯着他。

  最后三日月把他拉回来了,这位曾经和他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天下五剑之一安抚的拍了拍他,似乎在说放心,又似乎像是觉得这一切很有趣。

  或许兼而有之。

  一期一振垂下眼睛搂住围过来把他紧紧团住的弟弟们,低声安抚,“没事的,”他说,“你们不会有事的。”

  千代高高挑起一边的眉毛。

  “我要说的就到这里,除了一期一振提到的问题,你们对我刚才所说的还有什么疑问吗。”她拖长了声音环视着问,然后果不其然听到了鹤丸国永的声音。

  “有,我们啊,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呢?”这位白衣的付丧神笑眯眯的问。

  “因为就在刚才你不但没有割下我的灵纸,还被我的短刀架在了脖子上。”千代回以同样的微笑回答。

  然后鹤丸国永出乎千代意料的不说话了,他微笑的摊开手耸了耸肩,做出一副夸张的认输表情。

  千代有点莫名其妙,她本来以为鹤丸至少得损她几句,但是看起来他并没有这个打算。她克制着自己仔细打量鹤丸的冲动,站起了身。

  “那么看起来你们都没有什么疑问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请各位自便。”

  “压切长谷部,你和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