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压切长谷部是把很出名的刀,他出名的原因与其说是因为他的战斗力或者机动,倒不如说是因为他对主命那几乎苛刻的渴求。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长谷部是个主控。

  这事千代也知道,甚至知道的很清楚。

  因为她也曾有过一位长谷部,那可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好孩子,交给他的任务从来都完成的干脆利落,是一个完美的执行者。

  千代很喜欢他,并对他是逝去表示极大的遗憾与伤感,听说他碎在了战场上,临死的时候依旧念着这次怕是不能达成主命了。

  多好多听话的孩子,千代坐在书桌后面翻着桌子上落了大量灰尘的文件冷静的想,可惜不在了。

  希望下一次他能遇到一个好一点的审神者,至少比她好。

  而现在,千代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付丧神,她希望这位在刚才就在一直目光灼灼盯着她的新的长谷部也是个好孩子。

  压切长谷部站在书桌前,他微微低着头,看上去很恭敬的样子,可是他知道他的心思正在疯狂的转动。

  几乎每个人都说,压切长谷部是个没有主命就会死的家伙,他并不想否认这一点,但他知道也并不是完全这样。

  被下达了命令,为达到目的而挥舞,最后取下敌人的首级呈上去,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像饮水吃饭一样自然,也像上好的松节油一样诱人。

  作为刀剑,他生来便是修罗,对此他甘之若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无条件听从任何事情。

  压切长谷部,他对主的挑选同样苛刻的令人发指, 他是服从于任何主命的刀,却也是最难真正认主的刀。

  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注意到他在真正认主前那份恭敬下的考量,就像曾经那位继任者一样,那些想法隐藏的就像他的态度一样熨帖,而他现在正在用这种态度面对着这位对他来说是全新的审神者。

  压切长谷部以手轻抚胸口,微微鞠躬的姿态完美的无可挑剔:“需要我做些什么呢?请您吩咐。”

  他并没有得到回答,审神者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一样沉默的翻着资料,书页的沙沙声和累积的灰尘弥漫在屋子里,不紧不慢的勾勒出一种压抑感来。长谷部在这片压抑感中不动声色的站着,静静的等待。

  他等待很久了,并不在乎再多等一会。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仅有一瞬,长谷部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审神者的声音随着指尖敲打桌面的声音一同响起。

  “压切长谷部,”她似乎在叹息,又似乎在欣慰,“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承主谬赞,不胜惶恐。”长谷部语气恳切的回答。

  千代几乎要克制不住她笑出来的冲动,看他考量自己的模样,简直和之前的孩子一模一样!这她觉得又兴奋又悲凉。压切长谷部,压切长谷部,她无声的把这个名字在舌头上念了几遍,用像刀刃一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付丧神。

  长谷部感受到了压迫感,千代的目光简直就是在切割他,可他并不感到退缩,或者恐惧,恰恰相反,他兴奋极了!就像铸造炉里的炭火,或者刀剑手中打磨的工具一下,这位新的审神者或许可以让他的刀刃更加光亮,这个认知让他兴奋的几乎战栗!

  他更深的鞠下躬去,听着千代对他说话。

  “不,这并不是谬赞,你是个很好的孩子,像之前那位一样好的孩子。”千代的声音轻的几乎像是耳语,可这里似乎有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她说完这句话顿了一种,然后用着一种几乎可以称为兴致勃勃的语气继续说:“那么好孩子,告诉我,萤丸他没什么没出现在会议上呢?”

  压切长谷部克制不住的猛的抬起头来,他难以置信的看向千代,看到千代对着他微笑的脸,那笑容似乎在对他说,我把你全部看透了。

  长谷部发现他太大意了!他下意识的把千代当成一个普通的审神者,或者一个单纯的清道夫看待,忘记了她对他们付丧神几乎可怕的了解。

  她对每个人都了如指掌!

  这个念头让长谷部的后背慢慢的沁出汗来。

  千代冷眼看着长谷部,耐心的等待着回答,她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嗒嗒作响。 长久的沉默之后,付丧神的声音在屋子里再次响起。

  “我很抱歉。”他说。

  可千代并不打算放过他,她现在四面楚歌,孤立无援,她需要一个真正忠心耿耿的刀剑来协助她的工作。她可不觉得幸存的那六个孩子能来帮她,即使他们曾经是她的刀剑。

  哦,现在是七个,他们不摸进她的房间里捅死她就谢天谢地了,而且千代目前并没有召唤新的付丧神的打算。

  所以她很感谢送上门来的压切长谷部,并把这份感谢换成了更具实质性的言语压迫:

  “不,为什么要道歉呢,这并不是你的错。”千代从桌子后面站起来,不紧不慢的向长谷部走去,“你是个好孩子,即使你试探我,也依旧是个好孩子。”

  她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长谷部绷紧了身体。

  “可我不喜欢被人试探,特别是可以被看出来的试探。所以现在,你会去帮我把萤丸叫过来的吧,让他准备好缺席的原因,我等着他过来。”

  长谷部深深吸了口气,他看着千代,无比清楚的明白这是千代回馈给他的试探,这试探就像千代本人一样强硬。

  她在直白的告诉他,我给你发挥力量的机会,但是你要先向我显现你的诚意。

  作为一把打刀,长谷部感觉压力有点大。

  可他的命门被千代掐的死死的,他别无选择。

  “是,遵命。”压切长谷部深深鞠下躬去,恭敬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