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大和守安定有着很良好的作息时间,他习惯每天六点钟的时候起床,不紧不慢的把自己打理干净。再花十分钟的时间把隔壁的加州清光从被子里拎出来,然后在六点半的时候去餐厅帮忙,等七点钟开饭的时候边吃早餐边等着清光从卧室赶过来,最后一起出阵,或者各干各的事情去。


  他的生活安定而富有条理,即使是本丸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里也仿佛不能影响他分毫一样。


  只是今天他起的稍微早了些,昨天入寝前的时候压切长谷部告诉他今天是他们——他和清光,负责本丸今天的伙食,他无心抗命,所以需要早起做准备。


  捣乱那种事情,有平安时代那几个实在闲得无聊的老人家们就足够了,他没兴趣掺和。


  坐在主位的那个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不可能是冲田总司了。


  加州清光今天起的也很早,平时他总喜欢稍微赖一小会床,但是今天他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睡不踏实。


  昨天晚餐时他到底没和粟田口家吵起来,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如安定所言,“变得成熟稳重了”,虽然这话一听就知道安定在扯淡,还是只是单纯的无话可说。不知为何,在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加州清光突然想起来曾经的继任者,他记不得男女之事的生理快感,却记得赤裸的女子骑在他的身上时瞧着他的表情和话语。


  “还在想着那位啊……你们付丧神可真可笑,捧给你们的不屑一顾,求而不得的却心心念念。”


  “不过,又有谁不是这样呢,人心这种复杂而贪婪东西……”


  语气轻佻,像是墈破红尘,又像是作茧自缚。


  人心这种复杂而贪婪东西吗,加州清光在被子里缓慢的蜷缩了起来。


  然后便是一夜混沌的梦,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大和守安定拉开屋门的时候看到穿戴整齐坐在窗边发呆的加州清光,瞧着他的表情像是他长了两个脑袋。


  加州清光很不满,“喂,你那叫什么表情啊。”他瞪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指了指自己的眼底,“真是漂亮的黑眼圈,”他冷静的说,“朝气蓬勃的。”


  加州清光愣了一秒,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镜子,狠狠的倒抽冷气,“我不出门了!我要补觉!”


  然后他就被大和守安定拎出了门。


  再然后当他们压低声音边吵架边拉开厨房门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靠在料理台上捧着杯子的千代。


  她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俩,然后慢慢的啜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


  “进来吧。”她对愣在门口的两位付丧神说,“我不咬人。”


  厨房里很安静。


  白粥在砂锅里翻滚,切成薄片的黄瓜和萝卜在盐水里腌制,腌肉被油煎过,泛着油汪汪的光泽,大和守安定站在蒸笼面前看火,加州清光站在水池前面瞄千代,千代靠在料理台前面垂着眼睛喝咖啡。


  没一个人说话。


  千代挺享受这片刻清闲的,昨天夜里鹤丸国永来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而当她终于把他赶出去的时候却是凌晨四点左右,五月份的天色,天色已明,她亦无心睡眠,彻夜紧绷着连小憩一会都不曾的神经这会带的她头痛如鼓擂,如果不是加州清光有一下没一下看过来的眼神,千代想她一定放空在咖啡热腾腾的香气里了。


  她喝干了最后一口咖啡,放下杯子叹了口气。


  “有话直接问。”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两道声音同时在屋子里响起。千代顿了一下,抬眼对上大和守安定看过来的目光,身着内番服的付丧神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耸耸肩回过了头,一副你们继续的模样。


  倒是个难得不挑事的。千代把杯子拿到水池旁边冲洗,顺便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欲言而止的加州清光,放缓了点语气,“问吧。”


  “你……”加州清光掐着水池的边缘,垂眼看着千代刷杯子的手,那双曾经在本丸里指点江山的手,这会手指依旧纤细,掌心却长满了刀茧。他移开了目光,缓慢的措辞,“主殿当年,为什么……”


  “为什么抛弃你们?”千代把杯子倒扣在水池旁边的篮子里,拿起旁边的毛巾一边擦手一边帮他补充。


  加州清光默不作声,这话听起来难听的很,但不少人心里,千代的行为确实可以称得上抛弃。


  千代轻飘飘的笑了一声,“抛弃,”她缓慢的重复了一下这个词,仿佛含在嘴里咀嚼了一遍然后咽了下去,“因为我缺钱。”


  她一副半真半假的,就像是跟小孩讲“其实我会吃人哦”一样的语气。


  “要知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啊。”


  大和守安定都快被她气笑了,这些话他一个字都不信,可千代不在乎他们信不信, 即使她说的是实话。


  她不喜欢事无巨细的解释,也不需要他们信服,她只需要他们接受她的命令,然后执行它们。


  千代放下手里的毛巾,扭身离开了厨房。


  “吃完饭你们两个先过来手入,不然赶不上准备午餐。”


  她在关门前留下了一句。


  两位付丧神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离开,过了好久加州清光突然开口。


  “她是不是又没吃饭?”


  “……哦。”


  [大和守安定:你被长谷部咬了吗!(╯‵□′)╯︵┻━┻

  压切长谷部:excuse me?]

  [感觉开头写的跟舌尖上的中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