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千代目送着压切长谷部离开,然后在书房里等了好大一会才等到敲门声,映在门上的身影一高一矮,高的那个恭敬的对她说:“我把萤丸带来了,审神者大人。”


  她抬手看了看表,半个小时。


  千代对这个时长还算满意,于是她放下手里的文件,对着门点了点头:“进来吧。”


  “是。”门外的付丧神在回答之后停顿了一会才拉开了门,千代豪不意外的看到了中伤的压切长谷部,他的衣服被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穿在身上规矩的模样就像他本人一样。


  长谷部进来以后先告罪,“完成任务费了一些功夫,”他说,“这幅模样让审神者大人看了真是愧疚。”


  他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冷哼。


  长谷部装没听到,侧开半个身子露出错后他一步的萤丸:“我把萤丸殿下带来了。”


  “你做的很好。”千代毫不吝啬的夸奖,她的目光从萤丸身上扫过,他看起来受伤并不严重,只是脸上挂了道彩,这会正冷着张脸瞪长谷部。


  千代看了两眼把目光挪回长谷部身上,刚向她递了投名状的付丧神正在躬身行礼:“不敢当,那么属下先告退。”行完礼后站在原地没动,等到千代点头之后才往外退。


  千代瞧着他,在他退出去快关门的时候突然开口:“出去之后先去手入室,我大概一个小时后过去——本丸里饭食平时是谁负责?”


  长谷部关门的手顿了一下,他思考着措辞:“平日里……大多各取所需。”


  千代心领神会,但到底没忍住冷笑一声,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冷着脸杵门口的萤丸抬头看了千代一眼,正好看到她慢条斯理的对长谷部说:“今天就让三日月宗近带着鹤丸国永负责吧,十二点开饭。”


  而现在离十二点只剩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萤丸觉得那两把平安时期的刀炸了厨房的可能比做出一桌可以下咽的东西可能大多了!他瞪着千代思考着她是疯了还是想毒死大家。


  长谷部同样对这个指令有些费解,但他依旧恭敬的应了,只是关上门之后脑子开始飞快的转动。


  审神者对他们不满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迁怒?打压?还是……杀鸡儆猴?


  这边长谷部转着满腹的心思往手入室去了,那边的屋子里却变成死一样的寂静,萤丸在千代面前板着脸站的规规矩矩,目光快把面前的那张桌子盯出洞来了。


  比起其他六位,萤丸对千代的感官并不复杂,尽管他也是幸存的七把刀之一,可当年他来到本丸的时候已经是千代离开的前夕,那段兵荒马乱的日子里并没能让他对千代产生什么特别的羁绊,可接下来噩梦一样的日子却让他实实在在的对她怨了。


  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呢?


  他在无数个心神俱疲的夜里想起他刚刚降临到本丸的时候,蹲下来同他讲话的审神者笑容温和:


  “啊呀,是萤丸啊,看起来是个好孩子呢。”


  千代沉默的看着低着头的萤丸,她在思考该同他说些什么。身材娇小的付丧神总会让她心软些,小孩子总有任性的权利。更何况比起剩下几位,萤丸态度反而是让她更安心的一个。


  单纯的,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样的怨恨。他是真切的在怨她,这反而是个好事情,真糊涂总比假胡闹强的多。


  她能点明一个糊涂的孩子,却不能叫醒一群装睡的人。


  千代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大有死也不抬头看她一眼的付丧神开口:“请解释一下,今天缺席的原因,我记得我说的是除了下不来床的付丧神外都不许缺席。”


  萤丸梗着脖子,不开口,背在身后的手捏紧了点。


  千代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几分钟后她听到萤丸语气硬邦邦的回答:


  “不想去。”


  她放下手中文件,眼前的付丧神这会抬起了头,瞪着她的模样像是和家长顶嘴的孩子。


  千代有点想笑,但她依旧冷着脸,“我从来不接受主观原因的请假理由的,更何况你这并不是请假。”


  “你们对我的怨恨从来都不是你们消极怠工的理由。”她直白的说。


  萤丸一脸“你疯了吗”的表情瞪着她。他像是被她的直白吓到了一样看着这个和他记忆里几乎完全不一样了的审神者,千代看着他的表情,到底放缓了点语气。


  “你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次没有同鹤丸国永他们一起胡闹,我很高兴。”她顿了一下,继续道,“懂事的人总是能说明白道理的——当年的事情,真的是你们怨恨我的理由吗吗?”


  千代轻声细语的问。


  萤丸像是被刺痛一样,他的呼吸一下子激烈起来:“你——”


  他不敢相信千代会选择这种“讲道理”的方法,这是在诛心!


  千代的笑意更浓了,瞧,糊涂的人总是那么容易点通,她只需要把那层他们自欺欺人的薄膜划破一点点口子,剩下的一切他们自己就会崩塌。


  “我理解你们,人活着总需要一个盼头,没盼头的人就需要一个念想。”她的语气轻柔,可说出来的话就像一把刀子,“可我的工作总是要开展的。”


  “我不介意是你们寄托不公的念想,所以萤丸,好孩子,你会配合我的工作的,是吗。”


  鹤丸盘腿坐在灶台边上,叼着根水嫩的小萝卜嚼的喀嚓作响,三日月在他旁边举着一颗土豆端详着,就像那颗土豆是蜜蜡雕的似的。


  “那么,午餐应该为诸位准备些什么呢?”三日月问的语气颇为闲适,丝毫看不出四年前唯一一次进厨房的成果是烧裂了一口锅。


  “随便煮咯。”鹤丸不以为意的回答,他比三日月好点,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千代做饭的时候他都在一边打下手。


  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更何况,他和三日月都心知肚明,川端千代做此举措不过是在告诫他们,特别是他,她对他们的小心思了如指掌,她在借着长谷部的口对警告他们老实点。


  鹤丸跳下灶台,抽出一把菜刀剁在菜板上,“她倒是越来越长进了。”他微笑着咬着后槽牙说。


  他想起和千代的那场打斗,她仿佛可以预料到他每一步动作一样了解他,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心口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堵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三日月装作没看到鹤丸拿菜板撒气,端着一盆米不紧不慢的去洗,即使是他也不得不称赞千代这步走的漂亮极了,她迅速的觉察到了他们的浑水摸鱼的意图,然后以退为进的把他们立在了一个两难抉择的境界。


  这顿饭该如何做呢?大概整个本丸都在等待着这顿午饭,做的好了是他们低了头,千代日后的工作总会好做许多。做的不好便是宣了战,日后无论千代做些什么都出师有名。


  只是千代终究对鹤丸殿下心软了,三日月看着随着水洒出来的一大半米微笑的想,所以她把自己塞了进来,众所周知料理苦手的他可以说是鹤丸殿下的一个借口——可鹤丸殿下真的会使用他这个借口吗?


  三日月端着少了一大半的米,回头看到面无表情切着大把香菜的鹤丸,几乎愉悦的微笑起来。


  [本来萤总想写的稍微温柔点,毕竟拉扯我成长的第一把大太,可我实在想象不出千代语重心长的讲道理]

  [啊啊啊不想写这群熊孩子们掐架了,我想写吃吃喝喝谈恋爱甜甜甜暖暖暖的(´இ皿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