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川端千代坐在手入室里运气,尽管控制的很好,可她依旧被鹤丸国永的那桌子菜气的不轻。


  当时在屋子里没来得及细想,但出来以后她就明白了,那桌子香菜宴不是恶作剧,那是纯粹的示威和添堵。


  鹤丸国永全然无视她的警告和试探,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我就是不老实有本事你碎了我。


  明目张胆的耍赖皮,可千代却不能真碎了他。


  还真是长本事了啊,一个个的。千代闭着眼睛发狠的想,三条家冷眼旁观,五条家带头闹事,粟田口家消极抵抗,还剩下几个浑水摸鱼,此起彼伏粉墨登场,无一例外的虎视眈眈。她的旧主身份的震撼没让他们第一时间来得及把她赶出去,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就此放弃。


  她就像走在一根悬崖上的钢丝上一样,走错一步就是尸骨无存。


  但是没关系,千代缓缓吐出一口气,睁开眼拿起刚才一直放在腿上的短刀开始手入。


  没关系,她总会收拾他们的,一个一个收拾。


  小夜左文字不太清楚自己昏睡多久了,长期未能得到治疗的身体并不足以支撑他日常的活动,在第一次昏倒在本丸里的后他就被挪进了手入室,然后就一直呆在了这里。


  刚来的时候他还会想,大概审神者比较忙,过阵子就会来帮他进行手入,然后他就可以再回到战场上,为主人复仇,或者战斗。


  但他始终未能看到审神者的身影,倒是他的兄长,宗三左文字,还有其他的付丧神们会经常来看他,有的时候会给他带来一个小小的柿子,离开的时候会抚摸着他的额头发出轻微的叹息。


  他大概是被放弃了,小夜左文字想。他习惯了身体上的疼痛,日复一日躺在手入室里看着窗外的景色逐渐破落,看着不断有付丧神们被送进来,认识的,不认识的,有时候会遇到刚送进来便撑不住的,破碎的时候会化成轻飘飘的烟,小夜觉得那样挺不错的,干干净净了无痕迹。


  宗三左文字有很长一段都不曾来过来,再来的时候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位兄长,他们带着轻重不同的伤,但都会在他昏睡的时候陪在他的床头,落在他额头上的手和叹息一样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小夜左文字在每次昏睡苏醒的间隙会想他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想下次来的兄长还会是上次那位吗,他在这些念头里浑浑噩噩的醒醒睡睡睡睡醒醒,直到他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被灵力包裹的感觉。


  像是浸泡在温水里,身体里的每个零件都被修补润滑,小夜左文字睁开眼,看到跪坐在他床头抚摸着他额头的陌生女子,她的姿势和那些兄长们一模一样,但她的表情慈悲而怜悯,就像他长兄提到过的那些神佛。


  “我是你们新任的审神者。”她说。


  他终究还是得到救赎了,小夜左文字这样想着,他听到他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他太久没说过话了,声带仿佛不知道该怎样震动似的喑哑,但依旧清晰的很:


  “小夜左文字,你有想要复仇的人吗?”


  你有想要复仇的人吗?我有。


  千代看着小夜左文字,他注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却闪闪发亮,像他此时此刻拿在手里的本体一样。她被那目光提醒,堵塞在胸口的火气终于找到了该宣泄的地方,她缓慢的微笑起来:


  “没有,”千代平静的说,“可我会为你们复仇。”


  她会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也不会放过欺辱他们的人,她像母狼一样记仇。


  千代带着小夜左文字在手入室里忙了整整一个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为最后一位重伤的付丧神做完手入,她站在门口看着小夜左文字为鲶尾藤四郎掖好被角,等他出来之后关上了门。


  压切长谷部站在她身后两步的位置,言辞恳切道:“还请审神者殿下前去用餐,您中午便不曾进食,这样操劳恐有损于身。”


  “不去。”千代拒绝的干脆利落,她早已习惯在忙碌起来的时候来不及吃饭的日子,而且比起饥饿,面对那群付丧神更让她头疼。


  没事她干嘛给自己添堵呢?日子已经够麻烦了。


  “随便让谁,除了鹤丸国永,把东西送到书房。”她想了想吩咐,然后对着小夜左文字点了点头,“你跟着长谷部一同去餐厅吧,在藤四郎家旁边给他加个位置。”


  不出意外的话小夜左文字将会被她安排成短刀队的队长,而现在她正好把这个孤零零的左文字家小弟弟送到被一期一振护成铁桶的粟田口家旁边帮她打出个缺口。


  物伤其类,无论是粟田口家的谁对小夜心软了,她都能把手伸进去,即使不行……手入室里还有一个藤四郎,她总能把粟田口家翘开一条缝。


  千代这样想着,对着身边两位付丧神略一颔首转身离去,压切长谷部抚胸鞠躬,等到审神者的脚步声消失在院子门口之后才直起来身。


  “走吧。”他看着这位从未见过的短刀,大概想到了千代这么吩咐的目的,但过于揣摩审神者的心思不是他的习惯,所以他也只是把这个念头在心里过了一遍便揣在了深处,对着人微笑道。


  小夜左文字沉默着点点头,率先向外走去,等出了门后又慢了一步,和后面的长谷部并肩走着。这位长谷部殿下并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位,大概像他那些兄长们一样是被重复召唤的。


  但他已然有审神者亲信之势了。


  当压切长谷部和小夜左文字到达餐厅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开饭的时间有小半个时辰了,但餐厅里的付丧神们依旧端坐着不曾开席,像是等着谁的模样。


  “审神者殿下说今天不来餐厅就餐,请各位自便。”压切长谷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说。


  这话一听就是扯淡,审神者才懒得管他们吃不吃饭自不自便,这事在座的基本上都心知肚明,但气氛依旧为之一变。


  小夜左文字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却很难形容,说变得松快了,可冲田组那边好像却一下子低落了下去。说变得失望了,但身边的粟田口们却像是实实在在的大松口气。他能理解粟田口们的反应,毕竟对他们来说这位审神者还是完全陌生的,心存防备对他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他只不过是因为了无牵挂,才能搏的毅然决然。


  但桌子对面那排的气氛就让他并不是很理解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曲折吗?小夜左文字低头看着面前盘子思索着,不及防被夹了一个玉子烧放在了面前,他抬起头,看到旁边一期一振正在对他微笑。


  “快吃饭吧,一会要凉了。”粟田口家的兄长温和的对他说。


  小夜左文字的动作迟缓了一下,他同这位付丧神也算是旧识,在他被召唤前便已经在本丸里的太刀对他平日里也颇有照顾,手入室里的那些日子里他也曾带着藤四郎们来看过他,只是到了后来才逐渐不来了。


  大概是自顾不暇吧,小夜左文字看着一期一振身边探着头对他笑的三位藤四郎短刀,里面只有前田藤四郎是他曾经认识的。


  他对人回以示意的点头,夹起玉子烧送入口中,他想起他的兄长们了,左文字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然后他就被蛋壳嘣到了牙。


  前田藤四郎隔着一期一振给呛的直咳嗽的小夜左文字递了杯茶,“慢点吃。”他语气诚恳,“三日月殿下和鹤丸殿下毕竟不太擅长料理。”


  小夜左文字被噎了一下,看着对面正和压切长谷部纠结“到底谁去给主殿送晚餐”的三日月和“为什么不让我去送”的鹤丸,了无牵挂的他突然有点不敢下筷子了。


  乱藤四郎凑过来一脸怜悯的给他顺后背,审神者不在让他放松了不少,这会露出点平日的活泼性子。


  “小夜殿下还好吧——我是乱藤四郎,曾经在手入室和小夜殿下有过一面之缘哦,不过那时候小夜殿下在休息。”


  ——在昏迷。小夜左文字在心里把话翻译过来,微微侧开身子听人继续说。


  乱藤四郎停了顺背的手,索性坐在小夜左文字身边道:“小夜殿下……是那位审神者殿下进行的手入?”


  小夜左文字点点头。


  “那——那位殿下,有没有做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一期一振脸一下子就黑了。


  前任审神者并不恋童,所谓寝当番也只局限在他们这些拥有成年男子体型的付丧神们身上,而他们也不约而同的选择向短刀们,包括萤丸,隐瞒这件事。


  无论乱从哪知道这件事的,他觉得自己都需要和他谈谈了,一期一振一边严肃的想,一边分神去听旁边两个孩子的谈话。


  尽管他恪守餐桌礼仪,但是难得看到弟弟们心情变好,这种时候原则这种事情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而且对着这位旧识的左文字家小弟弟,即使知道这可能是新任审神者故意为之,但他依旧忍不住照顾一二。


  “奇怪的事……?”小夜左文字迟疑了一下道,“并没有,这位殿下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乱藤四郎神秘兮兮的往人耳边凑,声音倒是一点没小,“这位审神者——是清光殿下最初陪伴的那位。”


  小夜左文字愣了一下,他大概明白乱藤四郎是想干什么了,而且这个消息确实让他震惊,所以他不介意给他搭次戏,于是他也略提高了点声音:“可清光殿下他们……”看上去并不高兴。


  厚藤四郎不太赞同的看了这边一眼想开口,被一期一振用目光阻止了,前田藤四郎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低声道:“一期哥也是为了粟田口家的立场。”那群对新审神者知根知底的付丧神们都快成精了,他们总得从他们嘴里套出点有用的。


  厚藤四郎皱眉低声:“我知道,只是……”


  只是这么做到底不太厚道。一期一振知道这个道理,但他总不能带着弟弟们走错。


  他要保护好他们。


  乱藤四郎这边还在继续唱念俱佳:“大概和之前那位差不多吧……听说干了一年多就离职了……”


  大和守安定坐在对面边听边笑,那笑怎么看怎么凉丝丝的,他拿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加州清光挪揄:“听到了没,这是套你话呢。”然后看热闹似的瞧他炸不炸。


  加州清光脸都气红了,他来的比大和守安定早,对千代的感情也比他深,这会听着一群小短刀们摆八卦气的想拿玉子烧去塞他们的嘴。


  他们对千代离开本丸再有意见也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他想冲过去让他们闭嘴,用事实扔他们一脸,可加州清光发现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能说什么呢?”他茫然的道。


  他能说什么呢?千代离职的时候什么都没给他们透露,她只是举办了一场晚宴,告诉了他们她将要离任的消息,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后走的毅然决然。


  川端千代一直都是这样,她给他们之间画下了一条线,即使对他们再好,她也依旧不会踏过那条线一步。


  [大概摸到点感觉了]


  [被昨天点赞数吓到了]


  [大宝贝们有吃大粽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