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游试玩WIKI_新游评测_最新游戏排行榜_新游视频直播
【刀剑乱舞同人文】目录
破碎战场企划:活着 复职日常(一) 复职日常(二) 复职日常(三)
复职日常(四) 复职日常(五) 复职日常(番外) 复职日常(六)
复职日常(七) 复职日常(八) 复职日常(九) 复职日常(十)
复职日常(十一) 复职日常(十二) 复职日常(十三) 复职日常(十四)

  *想哪写哪,日常向

  *ooc,大概,大量私设,苏(?),我想写个帅比婶儿

  *看心情吃不吃鹤球,不吃就是无cp向

  *产出速率飘忽不定,文风矫情

  *欢迎扩列开脑洞,隔壁本丸大量空缺


  【自己翻了一下前面发现个BUG,回头统一改吧,这提一下,千代目前已知剩下的亲生刀是六把,爷爷姥爷次郎冲田组萤丸,不是七把】


  萤丸离开的时候几乎是冲出去的,脸涨得通红像是快要哭了,千代没管他,慢条斯理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往手入室去。


  她刚刚告诉他明石国行实装的事情,这一巴掌一甜枣给的估计得让他消化好一阵子,不过千代并不着急,她已经把萤丸的名字添在周一出阵的名单上了。


  他不会拒绝的,她无比笃定。


  手入室在本丸的东头,挨着手合场的二进小院,前头多是轻伤中伤的治疗,后一进是重伤刀剑修养的地方,千代还在的时候和别人学着颇有雅兴的把后头的院子里好好修了一翻,青竹活泉在歌仙兼定的参谋下布置了很久,说是省的那些重伤的觉得压抑,但现在在进去看到的只有一片荒芜。


  意料之中。


  千代面无表情的穿过破落的院子,堆满落叶的地面上有一条小路,估计是长谷部刚才刚扫出来,偶尔路上有一片没扫干净的,踩上去咔嚓轻响。


  她戴着灵纸压制了气息在手入室的院子里绕了一圈,把大概的情况在心里过了一圈后就离开了,时间马上就到十二点,开始手入之前她得先去餐厅露个面。


  千代摘下灵纸塞进袖口,马不停蹄的往餐厅走去,心里想着的是本丸里的状况。


  手入室里躺着的人并不多,前院空无一人——轻伤中伤的太多塞也塞不进去,后院重伤昏迷的有四位,小夜左文字,和泉守兼定,大俱利迦罗以及鲶尾藤四郎。即使算上一期一振护在身边的三位藤四郎,前田,乱,厚,她也依旧凑不齐一队短刀。


  千代有些烦躁的抿紧嘴角,她实在不想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下牵扯更多的付丧神进来,那些刀剑们之间乱七八糟的恩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可是……千代把念头在肚子里掂了几掂,最终还是暂时压了下去。


  离六图还有一段时间,还是观察一阵再说。


  打定了主意的时候也快到了餐厅,千代敛了神色踏上木质回廊,餐厅和厨房是一栋回字形的屋子分成了两边, 千代是送厨房这半边过来的,时间不多,她也不想绕远,所以决定从中间的天井穿过去。


  天井内的布置也是歌仙兼定的手笔,追求风雅的付丧神从一开始就是她得力的左膀右臂。


  只可惜斯人已逝。


  千代缓慢而微不可闻的吐了口气,这所本丸是她一手拉扯起来的,可现在它变得一塌糊涂,这使她整个人身体里都压抑着巨大的愤懑,可她却不能对任何人表现出来。


  她沉着脸色穿过天井,在拉开纸门前看到了倚在庭中一方太湖石上的次郎太刀,半醉的付丧神不知在那里多久了,看见她瞧过来对她遥遥举了举酒坛。


  千代看了一眼,暂时不太想去管他,她拉开纸门,目不斜视的向主位走去,坐下之后才慢慢的从每个人身上打量过去。


  餐厅的座位布置成了U字形,坐在她左手边的是三日月宗近,这会子正举起袖口对她微笑:“哈哈哈,料理实在是一件富有挑战性的事情啊。”


  千代看了他一眼,付丧神的袖子被火燎了一大半。


  活该,让你不换内番服,千代没理他。


  三日月往下的是鹤丸国永,他衣服倒是没被烧着,就是裤子上擦了灰,眯着眼睛微笑的模样让千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午餐。


  道道都有香菜。


  幼稚。


  再往下是莺丸,茶色的付丧神看到她瞧过来对她微微颔首,莺丸并不是她曾经的刀,千代对他掺和进三日月他们这一群人的行为并不是十分理解,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对着人示意的点点头,继续往下看。


  下面的位置是空着的,千代看了看再下一个位置的萤丸觉得那可能是门外次郎太刀的位置。而萤丸坐在桌子面前鼓着张脸,看到千代瞅过来一下子扭过脸留个后脑勺。


  看起来还得消化一阵子,千代淡定的想。


  萤丸后面是挨着的冲田组,加州清光看上去像是回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看着千代的表情就像一只被抛弃的猫,又想亲近她又想挠她一爪子的模样。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倒是神色淡然甚至看都没看千代一眼,就是两人在底下互相打官司的手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左边一排到此为止,千代目光掠过敞开的门落到右手边最后一位,然后看到三个藤四郎有的向后缩了缩有的向前挡了挡,再然后旁边伸过来一只带着披风的胳膊把三个人一起挡在了后面。


  “不许在审神者大人面前失礼。”一期一振低声斥责。


  千代觉得他下句话肯定是为他的弟弟们请罪。


  “弟弟们年幼活泼,对大人有所冒犯,实在抱……”


  她懒得听了,冷淡的嗯了一声继续往前看。


  往前一位的是山伏国広,穿着内番服的付丧神正大笑着回应之前三日月的话:


  “咔咔咔,这也是一种修行嘛。”


  千代的表情空白了一秒。这位付丧神像压切长谷部一样,属于她曾经召唤出来但却已经不是故人的那种。她想起曾经的那位山伏国広也经常这样这样大笑这同她说些修行的事情。


  到底是面目全非了。


  山伏国広前面的是石切丸,千代倒是一眼看不出他暗堕与否,付丧神坐在桌前的姿态端庄,对上她的目光也只是回以温和的微笑。千代把那笑在心里掂了掂,决定暂时把人归到可用一类。


  只是怎么用这把神刀她依旧需要斟酌。


  最后一位临着千代右手的是压切长谷部,恭敬的付丧神以一种略低下头的姿势侧向她坐着,似乎随时等待着她的吩咐。


  千代想起手入室里的几位,对着长谷部问道:“除了手入室里的五位和次郎太刀,所有人都在这里了?”


  “是的,审神者大人。”付丧神回答。


  千代颔首,“你做的很好。”她顿了一顿,略微扬了点声音,这回是对着整个屋子里的人说的,“日后午餐时间统一为十二点开始,不强制出席。午餐两人一组,轮流负责,安排我会和出阵安排一同发下来,这三日我随机安排,请各位待命准备,今天晚餐依旧是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负责。”


  “今天的午饭做的很好。”千代的脸上带出来点笑来,她从位置上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碟鱼——上面盖满了香菜——然后走到鹤丸面前放了下来。


  “赏你的。”她对着鹤丸国永微笑的说。


  鹤丸国永的目光从千代执碟的手划到她的脸上,缓慢的笑了起来。他的目光像是开了刃又像带了钩,不紧不慢的扎进她的眼睛里。


  “感谢主人的赏赐。”他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可那声调却是愉悦的,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


  千代直起身对着他冷笑了一下,拂袖而去。


  三日月看着被千代摔上的门笑起来,“啊呀啊呀,这可真是……”


  真是什么?他没说出来,只是看着身边的鹤丸国永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夹下了一块鱼肉送入口中。


  白嫩的鱼肉搭上翠绿的香菜,瞧着赏心悦目,入口却是难以忍受的煎熬。


  付丧神本无口腹之欲,却被审神者带出了口味的偏颇。


  川端千代不食香菜,鹤丸国永亦然。


  【小可爱们六一快乐】

  【该发糖的日子,写点轻松的写点互动】

  【小修,我把papa忘掉了,想哪写哪的后果就是bug多到炸而且视角混乱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