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B-52鸡尾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机械风暴
B-52鸡尾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B-52鸡尾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B-52鸡尾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B-52鸡尾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B-52鸡尾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B-52鸡尾酒头像.jpg B-52鸡尾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小野贤章 / 樊俊航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勋章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武士之魂.png
武士之魂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铁板章鱼.png铁板章鱼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211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8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Hp icon.png 生命值 53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259 / 607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507 / 735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72 / 4482
背景故事
对周围的事情不太关心,觉得麻烦,但有时会因为客观的原因被卷入战斗中,被有的人当成战斗机器,其实自己还是想当个正常的人类。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炼狱青焰 B-52鸡尾酒从手杖中释放火焰,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0点额外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受到伤害增加10%,持续3秒。
能量技
定点狙击 B-52鸡尾酒从高空释放更多火焰瞄准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42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布朗尼头像.jpg 布朗尼
超级定点狙击 B-52鸡尾酒从高空释放更多火焰瞄准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59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餐厅技能

异类的孤独 贵宾骷髅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B-52,只是普通的鸡尾酒而已……请多指教。
登录 要启动操作么?
冰场 乱动会搞坏零件,很让人头痛。
技能 距离,2673,计算完毕——发射!
升星 还有上升空间。
疲劳中 蒸汽机动力不足……
恢复中 嗯,感觉好多了,谢谢。
出击编队 鸡尾酒B-52,出击!
落败 ……还没有……
通知 料理,完成。
放置台词1 趁这个时间来保养一下零件吧。
放置台词2 长时间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话,行动会迟钝的。
触碰台词1 真是麻烦……
触碰台词2 轻易地触碰我的话,可是会被灼伤的。
触碰台词3 ……难以言喻……
誓约台词 真是漂亮的仪式,从这之后,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虽然不太明白这种感情,但我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焰,简直像是要迸发出来一样,这就是……幸福吗?
亲密台词1 我还不要紧,但你得休息了。
亲密台词2 我的身体,一定很冰冷吧?不要紧,稍后会变得滚烫起来的。
亲密台词3 不要考虑太多。
换装独白
机械风暴 车速100迈,转速2500……这风,很自由,就像卷起了风暴。

资料

食物 B-52鸡尾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美国(待考)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冷漠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布朗尼头像.jpg 布朗尼 伏特加头像.jpg 伏特加
信条
轻易触碰我的话,可是会被灼伤的。
简介
B52之中不同色彩的酒类层次分明,看起来一板一眼如同机械一般。而饮下它的一瞬间虽然感受到的是冰凉,随之而来的火热却如同炸弹一样在喉咙中爆炸开来。

故事

程序启动


  契约失效,无法再次连结。
  确认御侍生命体征消失,原因不明。
  确认御侍位置,失败。

  启动操作,否定。


  曾经的我,在没有御侍命令的情况下,哪里都不回去,什么都不会做。
  原地待命,等待御侍启动操作。
  不用思考,不必苦恼。
  但那时,已经被杀害的御侍无法再告诉我,我应该做些什么。

  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有些麻烦。
  如果长时间不动,机械的身体会僵硬迟钝。
  对那个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的我来说,一个机械,不必自主行动。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机械。
  而机械,需要被启动,才能开始工作。

  我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以及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嗯找到保险柜,拿走宝石。」

  声音的主人发现了我,走到我面前。
  「嗯?这是什么?」

  他是一个红发的飨灵,衣着华丽,他身边的人类则穿得像个盗贼。
  「哦,那个啊,就是他的飨灵。几乎不和别人说话,也只会对他的话起反应。现在御侍死了,他也就是堆破铜烂铁了吧。」
  「打听得很清楚嘛。知道的会说你一句大盗,不知道的要以为你是个侦探了吧。」
  「谢谢夸奖——拿到了,走吧。」

  我定定地望着他,一动不动。
  他伸手触碰我的手臂、我的脸、我的眼罩,以及我的机械翼。
  我的视线随着他的手移动,身体的其他部位依然没有做任何运动。
  「等等,我想把他也带走。」
  他收回手,饶有兴趣地打量我。
  「现在主人死了,也不知道他是堆破烂的机械,还是能成为优秀的玩具呢——坐下,飨灵。」

  接收指令,来自,飨灵。
  确认指令,坐下。
  确认目标及行为指令,执行。

  有了命令,我顺从地坐下,尽管那个人并不是御侍。

  他又连着下了几个指令,躺下、起立、转身、跳跃……
  在确认每个命令我都会认真执行后,他下了一个令他身边正在看热闹的人大惊失色的指令。——杀死与他同行的盗贼,将苍蓝之石交到他手里。

  盗贼在逃命的过程中,一边咒骂意大利面背信弃义,一边向我恳求别杀他。
  但在他之前,我已经接收了杀死他的指令。
  相悖的指令不能抉择,只以优先者为准——现在的优先者,是红发的飨灵。

  我杀死了那个盗贼,将宝石交给他。
  他兴奋得像是一个孩子终于得到他心爱的玩具,却更加疯狂。
  「哈哈哈哈,是优秀的玩具啊!告诉我你的名字,跟我走,我会让你物尽其用!」

  在飨灵怪异的笑声中,我平静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是……B-52。」

转变


  身体……迟钝了,翅膀和手臂都不能正常运作。
  这次的战斗对象太过灵活,也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有几次背后的偷袭都没能察觉。
  等到他近身再防御,已经迟了。

  机械翼在飞行时发出了抗议的声音,我放弃使用双翼,选择走回意大利面——那个带我走的红发飨灵——所在的别馆。
  繁荣的小镇人来人往,没有人会关注行动迟缓的我。
  后方传来马车狂奔的声音,街上的人群立即四散开来,道路中间只剩下我和一个跌倒的小女孩。

  「救救她!谁去救救她!」
  一个声音在大声的请求着他人的救助。
  那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就展翼飞向道路中央的女孩,抱她飞至空中。
  马车恰好在这时,从我们脚下掠过。

  危险过去,勉强运作的机械翼却停止了工作,我抱着女孩一起坠落。
  坠落过程中,以怀里的女孩为优先保护级的判定,让我将她抱在怀里,向后仰倒,让自己作为缓冲垫坠地。
  重力的冲击让我感到了一瞬的空白,青焰散去,右臂失去控制摔落在地。

  程序判定——为什么救她?
  命令确认——并未收到该项指令。

  ——要救她。
  在我听到那声呼喊后,我的身体就摆脱了程序的控制。

  「……哥,大哥哥!」
  我感到有股力量将我从空白中拉出来,耳边回荡着稚嫩的声音。
  「大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

  女孩从我身上下来,我撑着地缓缓起身,尝试活动机械翼,却听到了抗议的声音。
  「谢谢你,大哥哥……你的翅膀坏了吗?」
  女孩抱住我坏损的右臂,仰头望着我。
  「大哥哥的翅膀和爸爸做的钟表好像……大哥哥,让爸爸给你修好吧!」

  我现在的情况,如果遇到意外,没有还手之力。
  我刚刚救了她,她说能帮我修理零件。
  可以尝试。

  「大哥哥?」
  「嗯,带我去吧。」

现实与梦境


  女孩带我去了她家。
  她的父亲是镇上有名的钟表匠,他认为我的机械翼之所以故障,是因为我在受损的状况下还要去救他的女儿,因此对我表现出了极大地热忱。
  但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感激我,还是因为他对我的机械翼感兴趣。

  我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地等待钟表匠更换受损的零件。
  「大哥哥的翅膀伤成了这样,会痛吗?」
  「不痛。」
  「诶?大哥哥和钟表一样呢,受伤了也不会觉得痛。真好啊,每次摔倒受伤,我都会觉得伤口好痛啊。」
  「……」
  钟表匠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打破了我的冷场造成的尴尬。
  「傻孩子,活人跟钟表不同,怎么可能会不痛呢?大哥哥其实很痛的,他只是在安慰你,才会忍着不说。」

  说错了,我就像那个女孩儿说的一样,是不会痛的。
  机械,怎么会痛呢。
  但我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对话还在继续,但我的记忆开始模糊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受点伤就哭得惊天动地。」
  「哇!爸爸好过分!人家才不哭呢!今天摔下来的时候,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哦!」

  女孩跳起来对她的父亲做了个鬼脸,后来不知道又说了什么,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她还用手指戳在我的嘴角,试图让我做出一个笑脸……


  刺耳的尖叫声让我从回忆里清醒了过来。
  眼前不再是布满钟表的店铺,而是装潢华丽的商人之家,地上陈横的尸体还是温热的。

  我的任务是——除掉商人,将苍蓝之石带回奈芙拉斯特。

  商人的妻子有一个不善战斗的飨灵。
  飨灵消散前全力的一击对我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我在战斗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直到我抓住商人的女儿,才发现零件坏了。
  她以为藏在床下,就能躲开我的追杀。
  我原以为她会一直挣扎,但她好像因为害怕我的火焰,身体僵硬,瑟瑟发抖。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想起那件事?
  是因为眼前这个,表现出惊恐的女孩?
  还是因为,我在抓住她后,发现我的机械翼又出现了故障?

  在我的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夺走她的生命。
  也许,就是这力量让我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甚至让我感到了动摇。

  无法抉择,无法动作。
  即使女孩从我手中脱离,我也没有去追她。
  望着她逃走的方向,我思考的是「这件事不必告诉意大利面」。


  燃烧青焰失控了,我的灵力无法收回,火舌舔上地毯,划出火圈将我包围。
  看不清脸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背后,我转身面对她,就见她的脸变成了别人的模样。
  男人、女人、老妇、小孩……
  最后变成了我救过的那个小孩,抱住我的手臂对我说。
  「大哥哥,你感觉不到痛啊,你不是人类啊。」
  随后,她变成死去的御侍,失望地对我说。
  「你连飨灵都不算,你只是个战斗机器罢了。」
  我,我不是,我想成为人类,我也想感到痛,我想成为人类!

  我不知道我在呐喊什么,也不知道在挣扎什么。
  我觉得不对,但我又不知道怪异在哪里。
  女孩的脸还在变化,纷乱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隐约中,我似乎听到一声熟悉的怒吼。
  ——B-52……B-52鸡尾酒!你给我醒过来!

答案


  从程序休眠中醒来的我,在睁开眼看到意大利面的瞬间,就知道了至今还在脑海中盘旋的记忆,其实是梦境。

  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我为什么会在梦里说这样的话?
  我不清楚,也没有时间思考,因为意大利面在怒气冲冲地质问我。
  「你居然违抗我的命令!你知不知道你做的事会带来什么后果!」

  「……」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放了那个女孩吗?!」
  「……」
  意大利面高仰着下巴,蔑视地望着我。
  「你是我的玩具,就该听我的命令行事!还是你也想像那些俗物一样,被我抛弃,碾碎!」

  意大利面口中的碾碎,就是死亡。
  死亡,是生物活性的消失。
  在死亡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会经历莫大的痛苦。

  痛苦……
  这难道是,生而为「人」的证明吗?

  「意大利面,你会感到痛吗?」
  「哈?你是想在这时候转移话题吗?」
  「不是。」

  看着意大利面越来越不耐烦,我说出的话让他露出了意想不到的表情。
  「我想知道人类的感觉。死亡,疼痛……」
  我想确认,我不是一个机械,而是一个活生生的飨灵。拥有自我意识的飨灵,和人类一样的——飨灵。
  就像那个女孩儿的父亲说的一样,我是一个会痛苦的飨灵。

  我无法形容意大利面此刻的表情,就像我无法形容我现在的仿徨。
  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我将我的疑惑说出,我想知道让人类认为自己活着的那些感觉——包括痛苦。

  「你想知道?好,好啊,那你就像俗物一样化为碎屑吧!」


  意大利面离开后,我动身前往邪神遗迹。
  这是他走之前告诉我的,可以告诉我答案的地方。

  邪神遗迹很危险。
  和堕神的战斗,跟飨灵的战斗不同。
  堕神遵从杀戮本能,没有仁慈和顾虑。
  当它们群起而攻,接连不断,我的火焰早晚会耗尽。

  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会死在那里。
  遗迹外,有一个飨灵试图阻止我寻死。
  但我拒绝了。

  我的答案,或许只有疼痛才能告诉我。
  而疼痛……也确实给了我答案。

  不知疲惫的战斗,不顾伤口的撕裂。
  透支体力,燃烧灵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我的愿望,我的真实,我的存在……
  我一定要证明,我也会痛,是和人类一样的痛。
  我也是,活生生的飨灵啊!

  从未感觉过的疼痛,在我一次次爆发灵力后,陡然席卷全身。
  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回到过去,和那个女孩儿说,我是会痛的,我和你一样。

  但或许,已经太晚了。

  痛,浑身上下都在痛。
  动不了。
  我躺在地上,周围是不断涌上来的堕神。
  我知道,没有人会救我。
  我能感觉到灵力在消散。
  但我没有悲伤,反而感到了一种释然。

  因为我知道,我也是活生生的飨灵,活生生的——「人」。

B-52鸡尾酒


  B-52鸡尾酒诞生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飨灵。
  他的御侍是一名飞艇设计师,原本是想召唤出一个助手,没想到却召唤出了一个机械。

  是的,机械,他的御侍如此称呼他。
  没有指令,就不做行动,还不会触类旁通,只会做交代过的事情。

  当然,除了一件事——战斗。

  在堕神猖獗的今天,不只是陆地,连天空和海洋都被堕神占据。
  被誉为轰炸机的B-52鸡尾酒在担当飞艇护卫这件事上,做的非常出色,甚至被飞艇上的驾驶员称为完美的战斗机器。

  「飨灵」在被召唤之初,就拥有自我的意识。
  尽管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御侍的影响,产生新的认知,但至少在最初,他们都很清楚「飨灵」是怎样的存在。
  在御侍和人类的耳濡目染下,B-52鸡尾酒修正了心中的认知,不再认为自己是个「飨灵」,而是一个冷冰冰的、不知疼痛、不知疲惫的「机械」。

  但B-52鸡尾酒的御侍毕竟不会总在飞艇上,当他在家画设计稿的时候,就会让B-52鸡尾酒在书房待机,偶尔才会让他替自己做做跑腿的事情。

  有人委托B-52鸡尾酒的御侍设计一艘私人飞艇,飞艇的前方雕塑一位「美丽的新娘」,而她胸前的项链,要用美丽的苍蓝之石镶嵌。
  因此,苍蓝之石被寄存在了B-52鸡尾酒御侍的家中。

  苍蓝之石,被诅咒的宝石,拥有过它的人几乎都遭遇过不幸。
  但将近一万克拉的美丽宝石,永远都有人对它趋之若鹜。

  鲜为人知的是,诅咒之名并非真实,而是一个飨灵在得到它后,结合曾经的偶然,蓄意制造的传说。
  那个飨灵每过几年,就会将苍蓝之石转手,再杀害所有者,将它夺回身边。

  B-52鸡尾酒的御侍是被无辜牵连的。
  但正是因为这个契机,他开始从机械向「人类」转变。

  御侍刚死的时候,B-52鸡尾酒还是一个需要指令才能行动的机械。
  随着时间的推移,B-52鸡尾酒执行了越来越多的任务,见证了越来越多的悲伤、愉悦。
  一种种人类的情绪逐渐将他包围,他开始思考指令的合理性。
  尽管这时的他还不会拒绝他人下给他的指令,但种子已经生根,只要一个时机破土而出。
  B-52鸡尾酒不知道御侍的死因,是苍蓝之石吗?

  他最初确实没有意识到。
  直到第二次去将宝石夺回,他才觉察到其中可能存在的联系。
  而第三次执行同样任务的时候,他放走了一个女孩。

  B-52鸡尾酒不想杀死意大利面,为御侍报仇吗?

  他不知道。
  在他还没有产生自身愿望时,他的生存和思考,还是基于意大利面的命令。
  这其中的矛盾无形中加速了他的思考和蜕变。

  至于他和意大利面摊牌后,为什么没有立刻杀掉他,则是因为他第一次感觉到的愿望太过强烈,让他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他的愿望上,一时没有想到。

  B-52鸡尾酒实际上并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他在最初把自己认作机械,才会屏蔽他的感觉。
  最终让他感到疼痛的并非死亡,而是他冲破屏障的愿望。

  他坚信,疼痛可以让他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机械。
  他也通过如同寻死一般的行为确认了,自己并非一个冷冰冰的、不知疼痛、不知疲倦的「机械」。

  邪神遗迹里,B-52鸡尾酒能感到他的意识也在逐渐远离他的身体。
  就在他即将失去知觉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呼,赶上了,幸好还没消失……布朗尼,快点扛上他走,回去再给他治疗,现在就——战略性撤退吧!」

神器

  • 青炎之杖
  • 神器线路
B-52鸡尾酒神器.png
B-52鸡尾酒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攻击后,能量增加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点,每45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环尾塔可.png 攻击后,额外对敌方全体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20%31% 43% 55% 68% 82% 99% 121% 147% 180%)的伤害,每12秒可发动一次
模板绒球塔可.png 攻击后,友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每12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0%40% 51% 62% 75% 88% 104% 124% 149% 18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0%40% 51% 62% 75% 88% 104% 124% 149% 180%)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0%40% 51% 62% 75% 88% 104% 124% 149% 180%)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所有伤害增加2%3% 4% 5% 6% 7% 8% 10% 12% 15%)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所有友方角色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并使所有友方角色的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驱散所有友方角色身上的减益效果,并使所有友方角色攻击力增加29%37% 45% 53% 62% 72% 84% 99% 117% 140%),持续6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连携技后,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技能伤害增加7%10% 12% 15% 18% 22% 26% 31% 37% 45%),持续4秒,但在之后的5秒内自身无法获得能量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技能伤害1%2% 3% 4% 5% 6% 7% 8% 9% 10%),同时自身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2.8%3.6% 4.5% 5.4% 6.4% 7.5% 8.8% 10.5% 12.5% 15%),同时自身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自身所有伤害0.8%1.6% 2.4% 3.2% 4% 4.8% 5.6% 6.4% 7.2% 8%),同时自身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
模板环尾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使所有敌方角色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持续4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的接下来6秒,自身免疫沉默和魅惑;基础技额外对敌方全体角色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26%32% 39% 46% 54% 62% 72% 85% 100% 120%)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