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鸡蛋仔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七彩之愿
鸡蛋仔初始皮肤.jpg

画师:

鸡蛋仔满星皮肤.jpg

画师:

鸡蛋仔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鸡蛋仔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鸡蛋仔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鸡蛋仔头像.jpg 鸡蛋仔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花泽香菜 / 忙音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山雀.png
山雀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黄瓜炒蛋.png黄瓜炒蛋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3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9 /
Hp icon.png 生命值 34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1 / 216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89 / 200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66 / 1566
背景故事
可爱迷糊的小小魔法师。总是手拿着鸡蛋形状的魔杖,帮助着有困难的人,虽然很热心,不过有时候会不小心将事情变得更糟。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金色闪光 鸡蛋仔召唤出闪光,对距离最远的单个敌方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8点额外伤害,同时对其进行沉默,持续1秒。
能量技
粘稠激流 鸡蛋仔召唤出激流,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17点额外伤害,同时沉默地方全体单位,持续2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芒果布丁头像.jpg 芒果布丁
浓稠激流 鸡蛋仔召唤出激流,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60点额外伤害,同时沉默地方全体单位,持续2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那,那个,您好!我叫鸡蛋仔,好高兴能被你召唤出来,我会努力的!
登录 欢迎回来。御侍大人,您不在的时间里稍稍感觉有些寂寞呢,嘿嘿。
冰场 这里好有意思呀,不过我有时候会站不稳,嘿嘿。
技能 坏蛋,让我来惩罚你!
升星 能不能表扬我一下呢,嘿嘿~
疲劳中 好奇怪呀,浑身没力气了……
恢复中 不可思议呢,看到御侍大人后就恢复了精神~
出击编队 谢谢您带着我一起出门,我会加油的!
落败 好讨厌的感觉啊~呜呜……
通知 好香呀,这一次做的饭看上去特别好吃呢!
放置台词1 哎,哎哟,好疼呜呜,为什么我走路也会摔跤呢?
放置台词2 我会很多的魔法哦,嘿嘿。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小心烫口,让我先帮您吹凉一点再吃吧?呼~呼~
触碰台词2 要细心地照顾鸡妈妈们才行,美味的鸡蛋都来源于它们呢。
触碰台词3 出门的话请带上我哦,一定会帮上您的忙的!
誓约台词 我明明总是会给御侍大人添麻烦,您却还是选择和我在一起,我……我真的好高兴啊!我一定会一直,一直的陪伴在您的身边的!
亲密台词1 和您一起度过的每一天,都让我觉得内心很充实,很温暖。
亲密台词2 我不想总是看着您的背影,我要和您并肩同行。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触碰我的时候,我总会觉得内心“咚咚咚”的……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换装独白
七彩之愿 这朵康乃馨的每个颜色都代表着我不同的祝愿,送给她的话,会不会对我露出笑容呢?

资料

食物 鸡蛋仔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迷糊
身高 150cm
关系 喜欢: 芒果布丁头像.jpg 芒果布丁
信条
不能把事情搞砸,我要加油才行!
简介
鸡蛋仔是一种传统的街头小吃,也被称为鸡蛋糕。鸡蛋仔通体金黄,中间有空隙,一口咬下,就能体会到弹牙的口感,夹带着蛋糕的浓香,能立刻让人陶醉其中。

故事

失败者


  「下去。」

  「下去!」

  「……」

  最开始只有一点点声音,没过多久便成了杂乱的哄闹。

  我被赶下了舞台。

  看着后续登台的表演者,内心一阵难过。

  「又失败了……」蹲在地上,我委屈地拨弄着法杖。「明明我比他们都要有优势……」

  台上的节目还在继续,当他们演绎至高潮,台下的喝彩便如浪涛般接连不断。

  缩在后台,无助的感觉不断上涌。

  「好羡慕……」

  下意识呢喃。

  我向往他们,能够在人们面前纵情展示自我。

  他们有漂亮的舞台,兴高采烈的观众。

  而我只有破落的木箱,和结满蛛网的架梁。

  我,并不被需要。



  喧闹结束,广场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走在观众席当中,狼藉遍地。

  随便坐在一把椅子上,注视空荡的舞台,我伸手在半空比划。

  「先这样……再这样……」

  半晌,双手放下,愣愣地看着光晕流转的法杖。

  鼻子微酸,眼角涩涩的。

  「我也想站在舞台上表演……」

安抚与鼓励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失败。

  我在广场呆坐一夜,直到第二天一早凤梨酥满脸焦急地跑到我面前,我才意识到我干了什么蠢事。

  「对不起……」我还没来得及道歉,凤梨酥就把我搂在了她的怀里。

  「没事的。」揉了揉我的脑袋,凤梨酥和从前一样,低声地安慰我。「一起回去吧。」



  「鸡蛋仔,你知道自己错哪了吗?」御侍大人略严肃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

  我缩在凳子上,小口舔舐着热茶,低垂脑袋不敢抬头去看御侍大人的脸。

  「知……知道。」我用微弱的声音应道。

  平时和蔼的御侍大人,一但到了教育飨灵的时候,就会特别严厉。

  「那你说说看。」能感受到锐利的目光落到了我身上,不用想都知道御侍大人现在有多生气。

  「……不该再去做魔术表演。」

  「错!」

  一记声响震得我浑身一颤。

  「你不是不该玩什么魔术表演,你是不该忘记你身为飨灵的责任。」

  「我从未限制过手下的飨灵发展兴趣,但像你这样过界的,决不允许。」

  「而且你也该认识到了,失败那么多次,你并不适合舞台。」

  「……」



  往后的话,直到我离开书房为止,都记不太清了。

  整个过程我都拼命地在忍耐眼泪的下落。

  我知道御侍大人并不是为了伤害我。

  而我也确实有做错的地方。

  但我真就是……好委屈。



  飨灵的本职工作还是驱除堕神,随着御侍大人接到的委托越来越多,我们也不得不开始承担起更重的任务。

  没有时间去思考多余的事情。

  至于舞台上演出,这一想法早已被我小心收好,藏在心底里的某个角落。

  正当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过去下的时候,某日清晨,凤梨酥找到了我。

  「这是芒果布丁的演唱会门票。」

  她将一张绘满华丽图案的纸票递到了我面前。

  「欸?」

  面对突如其来的礼物,我愣了一下。

  「我知道你没放弃的吧?你很想舞台表演不是吗?那就那去吧。」

  凤梨酥一把将纸票塞到我的手上。

  「加油哦,鸡蛋仔,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我……呜呜谢谢凤梨酥。」

  我扑到凤梨酥的怀里把她紧紧抱住。

  没有嫌弃我,还惦记着我梦想的凤梨酥,真是个好人。

  然而还没松开手,我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可是御侍大人那边……」

  「……」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瞬间凤梨酥表情变得很奇怪,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平静地对我道。「没关系的,我会帮你说的。」

  「真……真的吗?」总觉得凤梨酥似乎对我隐瞒了什么,是其实她也没把握说服御侍吗?
  带着这样的不安,我发出了疑问。「不行的话……就算了吧,我不想你被御侍大人责骂。」

  「没关系的,」凤梨酥握住了我的手,又一次重复道。「安心。」

  再三确认她并没有逞强以后,带着一丝愧疚与感恩,我悄悄离开了家。

  希望这一次,我能找到方向。

苦涩的心


  离开家门,我循着门票上的地点,马不停蹄地赶到旁边的市镇。

  以前我也来过这里,偶尔会跟御侍大人到这采购些器具。

  那时人还不多,不像现在这样人头攒动,热闹得如同过节一般。

  看着这样的场景,我的内心反倒生出了淡淡的失落。

  「芒果布丁……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这般呢喃着,我抓紧手中的门票。

  原本因凤梨酥一席话挑起的冲劲,此刻竟有平淡的迹象。

  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恐惧?



  夜晚很快就到了。

  人们穿着轻便的服饰,手里拿着荧光棒,有说有笑地往城中的某处涌去。

  我随着人流来到了舞台前,坐在指定的位置,克制着内心的激动等待演唱会开幕。

  随着一记沉闷的声音响起,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黑暗。

  喧嚷的人群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灯光陡然间亮起。

  一个身影出现在舞台中央。

  黄色的蓬松裙子,垂落至地的卷发,充满活力的可爱脸庞。

  「晚上好~我来啦!」

  清甜的嗓音借助广播响彻了整个广场。

  「我是芒果布丁~大家有没有想我呢?」

  「想!」

  周围的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反馈,喊声激昂,整个广场彻底被点燃。

  他们将我一直压抑的情绪轻松勾起,心脏不听话地跟着扑通扑通跳动。

  灯光开始闪动,烟雾从舞台下方溢出飘荡。

  歌声从低婉至高亢,芒果布丁开始在舞台上跳跃舞动着。

  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

  「假如我也可以这样……」

  梦想的火苗没有被绚丽的演出点燃,反而摇曳得更剧烈了。

  「我想这样……」

  嘴中呢喃着渴望,可理智却像只恶魇般,不断地在脑海里低语。

  「我想……」

  别想了,你根本不可能这样。

  苦涩,溢满嘴角与胸腔。

重燃的梦想


  歌声停了,叫嚷的人群也逐渐歇了。

  一切趋于平静,就像此刻我的内心。

  可能演出欲望的火苗尚未熄灭,却也快到消失边缘了。

  本以为能找到方向,不曾想,更令人绝望。

  现实展现的差距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切开了我一直紧守的倔强。

  我低下脑袋,眼泪似乎又要溢出眼眶。

  就在这时,周围的人突然与我拉开了距离,七嘴八舌地喊着些什么。

  我茫然地抬起头,这才发现,台上的芒果布丁正一脸微笑地指着这边。

  「今天布丁很开心!想送大家一个礼物。」

  说着,她示意工作人员将话筒递到我的手上。

  「我准许你将自己的心意说给我听,今天你是特别的哦~」

  蓦地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我握住了话筒,看向芒果布丁。

  火苗的摇曳忽地停歇了,骤然间有壮大的迹象,似是放入了可供燃烧的柴禾般。

  快要平淡的念想再次翻涌。

  莫名疯涨的思绪占据了我的脑海。

  「我能……」张了张嘴,却又猛地僵住。

  缓了一会,我调整好情绪,再次张口。

  「我能成为跟你一样的人吗?」

  「哈?」芒果布丁露出了迷惑的表情,周围的人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我连忙把身后的法杖抬起,试图表演一个魔法。

  慌乱之中,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周围响起了哄闹的笑声。

  我难过地低下头,却因心中激荡的情绪再次抬起。

  「布丁小姐,请问这样的我,也能成为跟你样,在舞台上纵情表演的人吗?」

  嘲笑声不停地钻入耳朵,脸在发烫,但我仍然咬牙站立,直愣愣地看向台上的芒果布丁。

  期待着她的回答。

  就算……

  就算答案不是我想要的。

  「可以的哦。」

  身体颤抖了一下,我的眼睛蓦地睁大。

  「可以的哦。」

  舞台上的人,又一次重复了她的话语。

  「为什么不行呢?每一个人,都有追逐梦想的权利,还有……成功的权利喔。」

  这一刻,她的声音,她的笑容,我深深地记在了心底。

  「我会成功的!」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高举话筒,大声道。

  「布丁小姐我一定会成功的!」

鸡蛋仔


  鸡蛋仔和凤梨酥是同一个御侍大人。

  她平日和蔼,到了关键问题上却绝不含糊,特别是对飨灵的教育,尤其严厉。

  鸡蛋仔离开后好一会。

  凤梨酥的背后出现了御侍大人的身影。

  「您这样做,真的好吗?」凤梨酥转过身,仰着脑袋看着御侍大人。

  「他既然放不下,那我就给他个机会。」御侍大人揉了揉凤梨酥的脑袋,一别平日的和蔼与严肃,认真道。

  「可……可您也知道芒果布丁有多优秀,万一他被刺激的再也不敢上台表演怎么办……」

  「如果这点勇气都没有,就此放下也是好事。」御侍大人干净利落地打断了凤梨酥的话。「为自己的梦想负责,选择负责,是每一个生灵的基本素养。」

  凤梨酥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很快她又抬了起来,懵懂中带着坚定道。

  「我想成为御侍大人的新娘。」

  「呃?」



  反观鸡蛋仔这边,在与芒果布丁进行了一番交流后,他得到了对方的肯定。

  得到了作为表演者路上的前辈,同时也是成功者的肯定。

  鸡蛋仔就此重新拾起信心,同时,他还带上了一份从未有过的渴望。

  在长达数月的潜心修炼以后,他终于摸索到了表演的门径,并举办成了一次成功的演出。

  有了开端,接下来的一切便如同安排好的一般水到渠成。

  在鸡蛋仔的心里,一直都对芒果布丁心怀感激。



  另一边。

  某次演唱会后台。

  「我说!!!能不能不要再让我做这种事了。」身材娇小可爱的少女,正竖着眉头,以与舞台上的形象完全不符的姿态,怒斥着一旁的工作人员。

  「我不想再选什么幸运观众了,以后我的演唱会能不能去掉这个步骤。」

  看着工作人员露出的吃惊面容,芒果布丁意识到了什么,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

  「毕竟那种话我只想对御侍大人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