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鱼香肉丝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鱼香肉丝初始皮肤.jpg

画师:

鱼香肉丝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鱼香肉丝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鱼香肉丝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井上喜久子 / 鬼月
获取途径 召唤空运帕雷西玉泉郊外学院外围大祭之里堕神遗骸
专属堕神 头像-酒团子.png
酒团子
头像-暴饮.png
暴饮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芒果布丁(食物).png芒果布丁(食物)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295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7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68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59 / 32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22 / 412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14 / 6159
背景故事
常年以一身旗袍示人的御姐型飨灵。为人成熟风趣,在女孩子们拥有很高的人气。平日里喜爱钻研历史,通古博今,是有名的历史学者之一。常提醒人们勿忘过去,要以历史为鉴。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浴火佳人 鱼香肉丝吸了一口烟,增加自身1点攻击力和10点暴击率,并增加10点攻击速度,持续5秒。
能量技
业火焚尽 鱼香肉丝通过烟杆对敌方全体释放巨大的火焰,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85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酸梅汤头像.jpg 酸梅汤
超级业火焚尽 鱼香肉丝通过烟杆对敌方全体释放巨大的火焰,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41点额外伤害,并沉默该单位,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就让我来见证一下吧。初次见面,我是历史的记录者,鱼香肉丝。
登录 你回来了~休息一下吧,我去为你准备茶点。
冰场 啊抱歉,书堆得有点杂乱,还没有来得及整理。
技能 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吧!
升星 呵呵,为什么我变强,你比我还开心呢?真可爱~
疲劳中 对不起暂时不能和你一起出门了,我需要休息一下。
恢复中 你又来看我了?呵呵,那么在意我吗?
出击编队 就让我陪伴你去见证之后发生的一切吧~
落败 可惜~
通知 饭已经完成了哦,御侍。
放置台词1 读史明智。
放置台词2 御侍帮我拿一下那本书吧?
触碰台词1 虽然是鱼香,却并不是真正的“鱼”香哦,呵呵,是不是很奇怪~……嗯?不相信?那……要不要亲自来尝一下?
触碰台词2 往往过去所经历的事情,能成为如今的我们的指路灯。
触碰台词3 是什么样的过去造就了现在的你呢?呵呵,我很感兴趣~
誓约台词 拜天地,掀盖头,之后是什么来着?呵呵,没关系,不用害羞,告诉我你想到什么了?
亲密台词1 啊,御侍你来的正好,帮我拉一下拉链吧?
亲密台词2 有时间我们一起去买一对新枕头吧,绣着鸳鸯的怎么样?
亲密台词3 与你共度的日子里,总叫人心生欢喜。

资料

食物 鱼香肉丝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成熟
身高 171cm
关系 喜欢: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酸梅汤头像.jpg 酸梅汤

讨厌: 辣条头像.jpg 辣条

信条
往往过去所经历的事情,能成为如今的我们的指路灯。
简介
鱼香肉丝很好地继承了川菜的特色,尽管她诞生的时间不长,但凭借红润的色泽与酸辣的味道,足以让她的名声传遍全国,仅仅是提起名字就让人垂涎不已。

故事

地下室


  「好奇心害死猫。」

  这是人类社会里广为流传的一句谚语。

  同时也是御侍大人寿终正寝之前,对我所说的「最后的遗言」。

  我看着摆放在眼前的那一本黑色书籍,原本立刻想将它翻开的手停顿了下来。

    潮湿的味道充斥着这间阴暗肮脏的地下室,我带来的油灯的火光开始变得有些微弱。

  我告诉自己没有时间可以犹豫了,追兵什么时候推门而入都不足为奇,寻觅了那么多年的「真相」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

  去触碰它,打开它,然后将它牢牢记住,这是我自名为史学家的职责所在。

  然而双手却止不住的颤抖。那些从台面上的史册中察觉出的漏洞突然开始让我觉得害怕。过往那些熟知的历史像是巨蟒一般缠绕住我的全身,在我的脖颈和耳边吐息。

  「好奇心害死猫。」

  御侍大人的那一句警示再一次的回荡在我的耳边。我依稀还记得御侍大人在知晓自己将命不久矣的时候,看着我的那个眼神。

  就好像早已知道我违背了他的命令,遵从了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将世界上所有的史册全部阅览,熟记的事情。

  我点燃了一直随身携带的烟杆,深吸了一口后缓缓吐出,烟草的香味开始混杂在室内潮湿的空气中。我感到紧绷着的神经得到了一点放松。

  我再一次伸手去触碰那本黑色的史册,缓缓打开了它的封面,但此时背后的门却突然被推开。

  一种压迫感席卷而来,我迅速熄灭了烟后躲避到一旁的书架背后。

  紧接着我听到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停在我之前所在的木椅前,然后是男性低沉的嗓音。

  「我知道你在那里。」

叛变者


  这个国家既没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也没有优势的地理位置,但却富可流油,全国上下的人民都过着奢侈舒适的日子。

  不免会让外界怀疑。

  但是有关于这个国家的事情,不管他国派遣多少人前来打探消息,都无一人归还。

  我想「原因」正是此时此刻进入我所在的地下室,发现了我躲在书架后的他。

  「哦?你的目的果然是这本史册吗。」

  对方悠然自得的坐在我之前坐着的木椅上,用像是和朋友闲聊的语气向我询问接着随手就随开了我忐忑着不敢打开的那本书。

  「看样子,你还没有来得及翻开。」

  他的声音里带着点戏谑,翻了几页后便把书合上,我透过书架的缝隙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却从怀中拿出一支烟杆,点燃,丝毫 不看我所在的位置。

  我不敢轻举妄动,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着,随时准备着可能会突如其来的攻击,却在此时听到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随即门被人粗鲁的推开。

  「窃贼,今日终于逮到你了!」

  领头闯进来的人一脸狰狞的怒吼着,我认出那是我潜入城堡的事情败露后,便开始一直追逐在我身后的追兵。

  「怎,怎么会是你? 」

  原本一脸得意的士兵在看到木椅上的他后却是一脸的震惊,室内的烟气越来越重,紧接着我的眼前发生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一幕。

  漂浮在空气中的烟气突然开始包裹住闯进来的士兵们。

  「住,住手.....」

  士兵们接连开始倒下,领头的那个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满脸通红,他愤怒的指着椅子上的他,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

  「你这个....叛徒...王是....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他便没了声音,如同其余的土兵一样倒地不起。

  他是飨灵,而且灵力远远在我之上,我还没有来得及从这个变故中抽回注意力,就听到自己的身边响起了他的声音。

  「那么,我们继续吧? 」

毁灭者


  「好奇心害死猫。」

  御侍大人告诉我的这一句谚语,我真应该当做至理名言裱框起来,挂在胸前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怀抱着黑色的史册站在这个国家的正中央,看着全国上下火光四起。爆炸声,哭声,求救声不绝于耳。

  「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是如何毁灭了这个国家的。」在地下室中,那个飨灵对我说的话浮现在我耳边。

  「然后我需要你记录下一切,当做历史永留于世。」他说这些话时的神情轻松的像是在说明天的餐点是什么。

  我用力握紧手中的黑色史册,在那个飨灵离开地下室后,我便翻阅了整本书。

  现在的我分不清是书中记录的事实更残忍,还是在我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更残酷。


  悲剧从这一天的深夜,一直持续到黎明才结束。

  当清展的第一缕阳光挥洒到这片土地上时,昔日繁荣的盛世已经化作了满地的狼藉,被尘封在光鲜外表下的黑暗暴露在外,随着王国的毁灭而一同消散。

  我看着躺在废墟之中的那个飨灵,他早已透支了自身全部的灵力,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如同初见时那般的轻松。

  这一场战役之后,我知道他再也无法重新拥有当初那一股仅靠灵压就可置人于死地的力量了。

  两败俱伤。

  太阳徐徐升起,暖洋洋的阳光开始透过我的身躯,照射到我身后的地面上。

  我低头看着自己越发趋近于透明的身躯,嘴角勾勒出一丝解脱的轻笑。

  时间到了。

是命令


  刚刚被御侍大人召唤出来的时候,我便怀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世界的万物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人类又是怎样的一种生物,我们飨灵又是为了什么而诞生的。

  好奇心化成了无法压抑住的求知欲,然后我发现了历史可以解答我的所有疑问。

  所以我不顾御侍大人的反对,痴迷于世界各地的史书,然后渐渐地,我发现了我所看到的那些历史,无法连成一条直线。

  那些缺口被人精心的用许多其他的事件来填充,但其实只要耐心的分析,就可以发现其中存在着很多的矛盾点。

  所以我在御侍大人去世之后,找到了解开这些矛盾点的关键:

  「黑色史册」

  废墟之中,我看着缓缓消失的身躯,一边享受着死亡靠近的感觉,一边回顾着自己这漫长的一生。

  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现在要带着所有的真相离去,我独自一人走过了太多的四季,所以不论对与错,此刻的我只想闭上眼睛,然后安静的沉睡下去。

  「飨灵要消散之际原来是这般模样吗?」

  原本应该虚弱到动弹不得的那个飨灵突然来到我的身边,我默默地看着他不出声。因为这时候的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依稀记得,你在地下室的时候曾经亲口答应过,会记录下发生的这一切的吧?」

  对方的声音温润如玉,但在我听来却带有着戏谑的味道。事已至此,他看到我这幅模样应该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了才对,此刻还提那事还有何意义?

  然而他接下去的话让我如鲠在喉。

  「所以,我可不能让你就如此消失呢,你既然应了我的请求,就要兑现才是。」

  在我惊讶的目光之中,他从怀中取出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石头,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眸,缓缓开口道:

  「从今往后你就待在我的身边,为我工作吧。」

  「这次可不是请求,是命令哦。」

  他轻笑道。

鱼香肉丝


  王历250年,曾经在耀之州最为繁华的国家中担任史官的男人,却在一夜之间隐去踪迹,藏身于一片被迷雾包围的竹林之中。

  他将毕生的心血全数留在了一个阴暗肮髒,那个国家的人们绝不会发现的地下室之中。

  随后平淡中透露着孤独的日子伴随他一天天的度过,直到鱼香肉丝被召唤至他的身旁。

  他严令禁止她去查阅和历史有关的一切书籍,但是天生好奇心旺盛的她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求知欲,就像当初的他一样,将世上的历史悉数熟读。

  然后发现了其中有被人刻意抹去的痕迹。

  王历270年,年迈的史官寿终正寝,摆脱了契约的束缚的鱼香肉丝终于可以自由的去寻找历史中缺失的部分。

  但同时间,因为缺少了契约的力量,天生就比其他飨灵虚弱的她,灵力也在一天天的涣散。

  王历300年,鱼香肉丝寻着细微的蛛丝马迹,来到了史官生前工作的国家。或许是命运使然,那间存封着史官毕生心血的地下室,被她轻易的找到。

  随后「黑色史册」展现在她的眼前。

  深知自己已时日不多的鱼香肉丝,在最后做出了与当年史官一样的选择。

  决心将历史的真相深埋心中。

  可是在她弥留之际,那个飨灵的出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在往后的日子里,她都要作为史官,陪伴在他的身边。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他就擅自延续了我的生命。」

  鱼香肉丝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跟随着他时,总是会说这句话。

  「所以,我需要在他身边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才行。」

  不过真正的理由可能并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