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饺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戌年有吉
饺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饺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饺子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饺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饺子头像.jpg 饺子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梶裕贵 / 王燕华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老爷猫.png
老爷猫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三文鱼炒饭.png三文鱼炒饭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38 /
Att icon.png 攻击力 19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1 /
Hp icon.png 生命值 49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73 / 187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05 / 107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6 / 1726
背景故事
像小天使一样的话痨,所到之处热闹非凡,对任何事物都保持着新鲜感,所以也是个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铜钱叮当 饺子撒落铜钱,恢复自身20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自身10点生命值,持续5秒。
能量技
财源护身 饺子召唤出财源阵,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5秒,并且陷入沉睡状态,持续5秒,同时每秒持续恢复自身20点生命值,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汤圆头像.jpg 汤圆
超级财源护身 饺子召唤出财源阵,使自身进入无敌状态,持续5秒,并且陷入沉睡状态,持续5秒,同时每秒持续恢复自身24点生命值,持续5秒。

餐厅技能

喜庆之意 贵宾年兽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欸?为什么我"嘭"的一下就出现在了这裡呀?好好玩呀~
登录 御侍大人回来啦,瞧,还是家裡好吧?
冰场 "咻~咻~"划来划去好有意思呀~
技能 来尝尝擀面杖的滋味吧!
升星 耶~感觉就像吃到红糖馅儿一样!
疲劳中 时间太久,都变得黏糊糊了,呜呜......
恢复中 别担心,我完全没问题啦~
出击编队 走咯~这次是去哪里呢?
落败 没...力气了......
通知 哇,饭做好了!好香啊~
放置台词1 要是能永远团聚在一起就好了,是吧?
放置台词2 外面是不是放鞭炮了?趁这个机会,出去捡咯~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今年有吃到硬币馅儿的吗?
触碰台词2 冬至的时候可要想起我呀!
触碰台词3 春联准备好了?走,去门口贴上吧~!
誓约台词 好厉害!感觉内心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感。御侍大人,这下我们就能永远团聚在一起了吧?好棒!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是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是和我一样的理由嘛?
亲密台词2 真的很不可思议呢,明明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却可以在一起耶~
亲密台词3 我会让御侍大人一直这样热热闹闹的,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所以,要让我一直待在你身边啊~
换装独白
戌年有吉 祝御侍大人在新的一年里每天都开开心心,什么事情都能够顺顺利利哦~嘿嘿

资料

食物 饺子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2~3世纪
性格 活泼
身高 121cm
关系 喜欢: 汤圆头像.jpg 汤圆
信条
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了,一定要了解清楚才行!
简介
中国春节最具代表性的美食之一,其诞生后的一千八百多年来演变出了许多种叫法,最终在清朝定名为饺子。饺子有着水嫩的面皮,其下包裹着的各种馅料令人垂涎不已,但最重要的是,他永远是人们辞旧迎新时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故事

有问有答


  「御侍大人,为什么冬至要吃饺子。」我抱着耀之州节日大全,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为了纪念先贤张先生。 」 御侍大人不假思索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手中的动作都不曾停顿片刻。

  「张先生是什么人呀。」 似懂非懂的我合上书籍。

  「耀之州很久以前的一位医者,有传言他是第一个创造你的人。」 谈及此处,御侍大人终于抬起头看向我,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然而这样的表情没能持续几秒,就变成了了然。

  「第四排书架上往下第六层靠左。」御侍大人伸手指向屋子某处,「那里有张先生的相关记载。」

  「好的!」将节日大全放回书架,我朝着御侍大人所指的方向跑去。

  我问,他答,这样的情境,每天都会发生。

  不知何时起,已经成了我们二人之间的日常。

  我总会向御侍大人提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而博览群书的御侍大人也总能轻松地回答我各种各样的问题,从容而随意。

  作为城中知名书馆的首席先生,御侍大人学识之广, 为无数人所称道赞叹。

  许多人都认为御侍大人可以回答全世界所有的疑问。

  可以以无比肯定,认真的姿态,不假思索地回答所有问题。

  但我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坦诚


  「御侍大人,该吃饭啦。」 掀开锅盖,看了眼里面沸腾的汤水和翻滚的饺子,我习惯性地朝门外呼喊起来。

  今天是冬至,一直记着不久前大人和我聊的话题,我特意在今天准备了一锅饺子。

  然而我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应和声。

  「是又看书看入迷了吗?」擦了擦手,收拾了一下自己,我往书房走去。

  才过长廊,便听到了忽然响起的乐声。

  乐声苍凉孤寂,仿佛能把人的思绪引向辽阔无垠的荒地,只身一人品味悲怆。

  蓦地停下脚步,我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向走廊墙上的一幅画像。

  画像上,一家三口亲密地靠在一起,笑容幸福。




  半个时辰后,和御侍大人对坐桌前,吃着重新热好的饺子。

  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我忍不住开口关切道。

  「您还好吗?」

  「……」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御侍大人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化作一声叹息。「只是想起了去年的冬至。」

  我明白他的意思。

  那是御侍大人一家最后一次团圆的日子。

  如果是从前的我,一定会在这时候小小地笑闹一番,打破这古怪的氛围。

  然而今天阴差阳错地,我却续着话题继续问了下去。

  「您觉得,您做的对吗?」

  「……」放下筷子,御侍大人望着我看了良久而后轻声道。「我只能说,我没有错。」

  「可我觉得,您错了。」

抉择


  去年春节。

  本该是欢声笑语,喜庆洋溢的一天。

  我和御侍大人所驻守的丰城却迎来了堕神的入侵。

  漫着黑火的酒水在城中肆虐。

  我和御侍大人在城中奔波救灾。

  我负责阻拦限制堕神的活动,御侍大人则联合民卫司疏散群众。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接到了一个消息。

  相邻城镇同样遭到了堕神的入侵,御侍大人的妻儿都在那座城里。

  可因为厨师工会任务调动的缘故,此刻那座城中并没有料理御侍的存在。

  「御侍大人,怎么办?」舞动擀面杖,我又一次击退了堕神袭来的触手,头也不回地大声问道。

  「要过去吗?」

  「……」一片沉默后,御侍大人仅回答了我两个字「留下。」

  我转头回望。

  看到的是卸侍大人赶去指挥疏散的背影。



  当一切结束,我们最后赶到隔壁的城镇。

  只有燃着残火的废墟,和飘扬在半空的星点余烬。



  「您觉得,您做的对吗?」

  看着在废墟中翻找着什么的御侍大人,我攒紧了双拳。

  「……」

  没有说话。

  回答我的是御侍大人沉默的脸,还有沉寂的眼。


  御侍大人回答过我很多问题。

  不论是怎样的问题,他总能迅速地找到正确答案。

  就像来自格瑞洛的那种名为机械的新颖造物。

  精准,从不出错。

  只有这次,我觉得他错了。

恍然


  鞭炮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熟悉的硝烟味缭绕在鼻尖。

  大街小巷的吆喝声募地回响在耳边。

  一抹红色闯入眼帘,恍然惊觉。

  春节,又快到了。



  抱着食材,站在杂货铺的门口,我的腿抬起又放下。

  年货……还是不买了吧。

  虽然是过年,但总觉得家里的情况,喜庆不起来呢。

  叹了口气,我笑着和老板招招手,转身朝家里走去。

  这个春节,简单点吧。



  走过拐角,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大量的人群簇拥在家门前,低声地互相交谈着什么。

  热闹的场面让我一时间误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就在这时,一声惊喜的叫喊让我猛地清醒。

  「欸,那不是饺子吗?」

  「饺子回来啦!」

  「……」

  人群朝我涌来,看着他们热切的脸,我不知所措朝后退了两步。

  「你们……是谁啊?」

  「我是丰城的张姨呀,饺子你不记得我啦?」

  「我是你隔壁的林叔呀。」

  「……」

  人们七嘴八舌地叫嚷着,和我解释原委。

  他们都是丰城的幸存者。

  这一次是专程过来感谢御侍大人的。



  看着大人们的笑脸,还有孩子们怯生生地递过来的礼品,我一时间怔在原地。




  御侍大人闻声出来。

  愕然中被人群簇拥着,挨个送上自己的感谢和祝福。

  我看到了,他长久以来一直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

  望着眼前热闹的人群, 还有卸侍大人露出来的微笑,我忽然明白了,那句没有错,指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的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而我所能看到的也只是表面而已吧!

  不知为何,这时的我内心泛起了些许酸涩的情感。

  我想……想要明白更内在的一些东西。

  我想……将那些小小的感谢全都告诉那些像御侍大人一样的人,这样他们就能露出笑容了吧。

  这样,他们也会明白,这个世界很多问题的答案,从不唯一。

饺子


  在漫长的人类与堕神的对抗历史中,一城一地的得失从来算不上什么大事。

  而个中人的生死,更是不值一提。

  为平民付出自己的生命、家庭,又或者别的什么的料理御侍数不胜数。

  隐藏在牺牲下的每一次抉择,都是在后日不停鞭挞料理御侍心灵的拷问。

  这么做值不值,对不对。

  是一个永远解不开,没法对比的问题。

  饺子在陪伴着他的御侍大人亲身经历了一遍牺牲到救赎,从不解到释然。

  外表稚嫩的他明白了那样一个道理。

  不是每个问题都有唯一的答案,也不是每一次抉择都可以用值不值,对不对来权衡、评判。

  在饺子的御侍大人寿终正寝以后,他决定四处旅行。

  他想要找寻更多经历过这些苦痛事情的人们,去了解他们的事迹,去探明他们做过的每个抉择。

  他想要帮助他们,去寻找能够让他们自己宽慰的答案。



  今天,这是饺子留在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春节。

  「今天结束 ,就要离开了呢。」

  饺子在大街上发放自制的福币,漫无目的地晃荡着。

  其实说是要游历,然而饺子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都只在这座小小的城镇待过而已。

  就在这时,饺子在人海中看见了两个特别的身影。

  一个四处散发福贴的女孩,还有寸步不离守着她的青年。

  「外来人吗?」饺子对他们很陌生,毕竟这座小城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

  「去问问他们外面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