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韩式泡菜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韩式泡菜初始皮肤.jpg

画师:

韩式泡菜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韩式泡菜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韩式泡菜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韩式泡菜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韩式泡菜头像.jpg 韩式泡菜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茅野爱衣 / 二娇
获取途径 【指尖蝶】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武士之魂.png
武士之魂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黄金糕.png黄金糕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1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5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7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908 / 405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99 / 157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57 / 1932
背景故事
辣炒年糕的姐姐,喜爱并擅长跳舞的游方艺人。因为到处游历看尽了世界冷暖,文静端庄的秀丽容貌下有着一颗哀愁而又坚定地内心。非常在乎辣炒年糕,对她所做的任何事都会支持,但辣炒年糕搞事时也会去教训她。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鸣鼓 韩式泡菜闭上眼睛,对全体友方施放一个护盾,吸收5点伤害,持续3秒。同时提升全体友方1点攻击力,持续3秒。
能量技
蝶引 韩式泡菜捧起手鼓,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00点额外伤害,同时沉默敌方全体单位,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辣炒年糕头像.jpg 辣炒年糕
超级蝶引 韩式泡菜捧起手鼓,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40点额外伤害,同时沉默敌方全体单位,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现在是怎样的一个时代?你又为何将我召唤至此呢?
登录 御侍大人……是想让我为您舞上一曲吗?
冰场 感觉这里也很适合跳舞呢……
技能 是你,伤害了妹妹吗!
升星 ……这是您的期待吗?
疲劳中 请让我安静一会儿吧……
恢复中 我刚刚……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出击编队 没问题的,这次……一定可以……
落败 总觉得……这样的光景似曾相识……
通知 时间对于料理来说很重要,御侍大人该好好把握才是。
放置台词1 我……绝对不会原谅任何想要伤害妹妹的人。
放置台词2 不知道为什么,沉浸在舞蹈中时,这个世界也变得不一样了。
触碰台词1 我知道,妹妹一直都在用她的方式陪伴着我。所以,即便他时不时会给御侍大人您惹下麻烦,也请您不要和他置气。
触碰台词2 长久以来我都是和妹妹一起走过来的,我们相依为伴,唱歌跳舞……这是我们在漫长的时间中唯一学会的安稳度日的方法……
触碰台词3 有人说……天地以其不自生而长生,不为自己谋生……才能得到永恒吗?
誓约台词 您……是在问我么?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您有着一双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的眼睛,我很喜欢。
亲密台词1 我是不是应该一直留在这里呢?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这件事。
亲密台词2 一直都很怀念,只是没想到还能回到这里,也没想到会和你一起。
亲密台词3 真是不可思议呢,越是了解你的事情,就会越想陪在你身边。
放置台词3 妹妹她看上去总是那么开朗,其实……意外的,是个“爱哭鬼”呢……
胜利台词 绝对,不会再留下遗憾了。
失败台词 没有什么……会是一成不变的呢……
喂食台词 这是……给我的么?谢谢你……

资料

食物 韩式泡菜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韩国
诞生年代 公元前200年
性格 坚强执着
身高 166cm
关系 喜欢: 辣炒年糕头像.jpg 辣炒年糕
信条
不论怎样的时代,我们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活下去!
简介
清脆的口感之中带有甘甜与微微的辛辣,足以使人胃口大开的菜品,便是韩式泡菜。以至于在历史的河流中不断传承至今,依然被人所喜爱,足以证明韩式泡菜的美味早已刻在了人们的味觉与心灵当中。

故事

流离


  「这位小姐行行好......」

  嗓音喑哑,一位面容枯黄,身材干瘦的老妇跪在街边,向我们颤巍巍地伸出了双手,浑浊的双眼麻木而呆滞,看不到半点光亮。

  「姐姐......」身旁的妹妹抓着我的衣袂,仰起头恳切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年糕总是这样。

  善良,天真,情绪很轻易就会被挑动起来。

  我环视了一下周遭的情况,建筑阴影下,不少眼露凶光的青壮难民在向这儿张望。

  抚摸着妹妹的脑袋,我摇了摇头。

  「......为什么。」妹妹的脸上写满了不解与失落。

  我仍旧以摇头回应,不再耽搁时间,我拉起妹妹的手匆匆离去。

  她还小,并不知道,有些事情即便我们是飨灵,也无能为力。



  「姐姐,刚才你为什么不帮她?一点钱不算什么,我们很快就能赚回来。」

  重新踏上旅途,妹妹抓着我的手不住地晃动,像是有了小情绪。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年糕。」

  害怕妹妹因此生出心病,我转过身来对着她蹲下,认真开口解释。

  「我们没法帮的,灾难带来的影响太大了,不只是你看到的这一个两个而已。」

  「......可是我们能帮这一两个。」妹妹蹙起眉头,表情挣扎。

  见状,我叹了一口气。

  「年糕,你不明白,若是刚刚我们给了钱,那才真是害她。」

  「......」

  回想着方才的事情,再看妹妹的脸,我的内心不禁也跟着难过起来。

  我又何尝不想帮她呢?

  为了躲避堕神带来的灾祸,我与妹妹背井离乡, 四处流浪。

  我们比任何人都要理解颠沛流离的无奈,还有无家可归的苦楚。



  也比任何人都渴盼安定。


如常亦无常


  略过先前的插曲,我与妹妹来到了下一座城市。

  我带着她逛了一圈城里热闹的地方,希望冲淡她积郁起来的情绪。

  夕阳斜,天色渐晚,不知不觉,我们一逛便是一天,看到妹妹重新露出的笑容,我不由得感到些许安心。
  就在我思考着是不是该回去了的时候,眼前的人群忽地开始骚动。

  人声渐大,像滴入水滴的油锅般蓦地炸开,喧嚣吵嚷,像是在抗议什么事情。

  放眼望去,只见远处有一个身影从沸腾的人潮中跳起,立在一尊石像上。

  「拒收难民!关闭城门!」

  呐喊压过了吵嚷,人群有了片刻安静,紧接着,先是零碎地响起几声,而后慢慢变得整齐划一。

  「拒收难民!关闭城门!」

  「......」

  从路人的口中,我们知晓了事情经过。

  数日前,耀之州以北有堕神入境,数量庞大,目师工会在接到消自的第一时间,就向外派遗了相当规模的料理御侍,及时地构筑防线,控制战况回压堕神,然而还是有数个中小型城镇遭了灾。

  厨师工会没法安置这些失去了家园的难民,只好放任他们往南边流散。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景况。

  大量的难民堆积在城门外,请求进入,可城里的人并不愿意接收他们。

  「都什么啊,刚收一批又来一批。」路人无奈地和我们倒着苦水。「 不是说没有同情心的。可我们也要生活不是? 」


妥协


  当天晚上,城门就被关闭了。

  民卫司在城里四处张贴公告,要求居民们近日不要出城,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可以到民卫司的公示办理处咨询处理方案。

  我与妹妹睡了并不安稳的一夜。

  妹妹恐怕是见不得那些悲惨事情的。

  而我则是明白她会想些什么。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妹妹脸上挂黑眼圈,神色萎靡地出现在我面前,有些懵懂地打了声招呼。

  「姐姐早......我去练歌了......」

  「青......青山展曦起。 」

  「日暮......日暮......日暮落斜阳。」

  调子偏了十万八千里,就连词都唱的断断续续。

  斜靠在窗台边上,我望着前院里歌唱的妹妹,下意识地叹了口气。

  真的......心不在焉啊......

  想了想,我把身子探出窗外。

  「年糕~回来一下。」

  「诶?啊! 好......」

  精神恍惚的年糕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是我在喊她,旋即捂着脑袋摇摇晃晃地走回房间。



  「姐姐怎么了吗?」

  妹妹被我拉着坐到了椅子上,眼神迷惑。

  「姐姐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轻轻地摁揉着她的太阳穴,用尽可能平缓的声音低低诉说着,那些在妹妹来到这个世界以前发生的事情。

  「最初,只有我和御侍两个人的时候......」

  堕神是如何毁灭了我出生的城镇。

  一路上我与曾经的御侍是怎样的坎坷颠簸。

  何为人情冷暖何谓世事无常。

  在讲述这些往事的同时,我也告诉了她从未见过的世界:那些难民里骇人的阶级规矩,甚至是那些被救者心起歹念,恩将仇报的故事......

  末了房间里一片沉默,顿了顿,我再次开口。

  「姐姐和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你看到的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当大势来临的时候,就算我们是飨灵,也不过堪堪自保。」

  「要学会看得透一些,放下心结,想得太多,只会徒增烦扰。」

  妹妹垂首低眉,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挣扎。

  半晌后她抬头,眼眶微红。

  「就算姐姐你这么说,可我还是想,去为那些人做点什么。

  「......」


歌舞


  「嘶——好疼。」

  妹妹躺在床上,任由我揉捏四肢。

  她身上被我按揉过的地方,淤青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皮肤重新恢复光洁。

  可内在的痛楚就没这么简单了。

  「姐姐疼! ! 」手掌摸索到年糕的小臂,我只是稍稍用了点力气,她就受不住地低呼出声。

  「姐姐不疼!」我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额头,示意她安静些,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知道错了没?」

  「我......我怎么会想到那帮人这么不讲道理。」年糕委屈地回了句,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满地开始吐槽。

  「我还是去帮他们的诶!怎么就这么粗鲁啊,真是的,难怪那天那个大叔说不想接收他们。」

  「你看,你这才是随队出城发粮的第一天,就成了这样,懂了吧?」笑了笑,我语重心长地教育道。「所以啊,听姐姐的话,好吗?」

  「......不!」沉默了一会,年糕突然扬起脑袋,看着我,眼睛里亮起我从未见过的光芒。「我还想再做,姐姐你会帮我的,对吧?」

  「.......唉......」

  拗不过妹妹,左右无事,既然她想为那些流离失所的苦命人做些什么,那边随她去吧。

  毕竟年糕也是飨灵,危险不会有,顶多吃点苦头。

  这般想着,我去了一趟民卫司,依着年糕的意愿,帮她申请了接下来日子的志愿活动。

  「如果觉得烦了,不要逞强。」临睡前,我不放心地再次嘱咐道。

  「不会的,放心吧姐姐。」年糕抓着我的衣袂,自信满满。

  时间一转一周便过去了,忙活着琐碎杂事的我突发奇想。

  「要不要去看看,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呢?」
  包好一些可能用得上的吃食,我提着篮子来到了城门边上,跟士兵解释了一下便走了上去。

  踱步在城墙上,我看到了熟悉的场景。

  精神萎靡的难民混乱无序地坐在士兵圈定的地方,偶有几人试图制造混乱或者冲击,都会被迅速强压下去。

  「所以......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用的。」

  摇了摇头,我继续站在城墙上寻找着妹妹的身影,轻声自语。

  「我们没办法帮助那么多人,也改变不了什么,年糕到底在倔强什么呢?」

  目光游离,终于,我在距离难民圈不远的地方看到了妹妹身影,刚想呼喊。却看到了令我难忘的一幕。

  阳光的照耀下,妹妹孤身一人走到了难民圈前,难民们看到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般,纷纷朝前靠去。

  没有拥挤,没有争执,甚至不需要士兵维持秩序,一个个找好了自己的位置,整齐地坐下。

  「战火吞噬了我们的家园。」

  「我们痛哭着丢下它离去。」

  「请别让我回忆......那些悲伤的事情。」

  曲调并不激昂,却饱含深情。

  带着感染人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想要去认真倾听。

  「眼泪与鲜血在路上留下字迹。」

  「这是写给我们自己的默信。」

  「铭记但不要沉浸,为了逝者,请更努力地活下去。」

  妹妹全神贯注地歌唱着我们从未演绎过的曲目。

  衣衫褴褛的人们坐在地上全神贯注地欣赏。

  凝视着这样的场景,我不禁下意识反思。

  或许......是我错了。

  放下篮子,脱去外衫,我缓缓走下城墙,来到妹妹的身后。

  她转身看了我一眼,笑着继续,歌声越发清脆有力。

  接着某处停顿的节拍,我在她的身后肆意起舞。

  或许......我们的歌舞,真的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韩式泡菜


  那是在厨师工会正式发力,料理御侍们反攻堕神,将它们彻底赶出边境以前的事情。

  无数人因突如其来的战火,被迫离开家园。
  其中,甚至有不少飨灵。

  寡不敌众,大势之下,所有人都只能选择退避。

  其中有位御侍与他的飨灵最为淒惨,家乡遭到入侵时,他们面对的是足以碾压一个飨灵小队的堕神。

  别说这位御侍大人的亲朋好友了,就连御侍大人自己,都在这次蚍蜉撼树的抵抗中,身受重伤。

  他的飨灵带着他辗转奔波千里,最终还是没能保下性命。

  在用尽灵力召唤出又一位飨灵后,这位御侍大人彻底死去。

  自此之后相依为命的两人开始四处流浪。

  在这漫长的旅途中,二人渐渐习惯在空闲的时间里演绎歌舞。

  是解闷的手段,也是爱好。

  更是在抒发自己的情绪。



  而这姐妹两中的姐姐,在经历了与御侍一起挣扎颠簸的一段历程后,已经默认了,不管是飨灵还是人类,都无法抵抗既定好的命运。

  所以选择了独善其身。

  她觉得,救得了一救不了百。

  只会将自己拖入懊悔与悲伤的循环。

  但她的妹妹不这么认为。

  一个人是可以改变很多人很多事情的。

  情绪是可以传染的。

  力量是可以靠歌舞赠予的。

  整个时代无法改变的话,那就改变我们能看到的就好了。



  史书记,耀之州以北有韩城,北境防线出现缺口时涌来大量难民。

  在这种混乱的时刻,是一对姐妹,用他们的歌舞安抚了人心,接着她们去往了更多的地方,将心灵上的力量带给了更多的人。

  人们中传唱着他们的歌曲。

  其中传唱最广的一句。

  「铭记但不要沉浸,让过去成为活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