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青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寒春青菊
青团初始皮肤.jpg

画师:

青团满星皮肤.jpg

画师:

青团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青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青团头像.jpg 青团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衫浦栞 / V17-KIYO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专属堕神 头像-寄居蟹.png
寄居蟹
头像-针海螺.png
针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奶油浸菠菜.png奶油浸菠菜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29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0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Hp icon.png 生命值 455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4 / 263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7 / 208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65 / 1999
背景故事
喜爱春游踏青的少女,经常招呼御侍外出走走,并且会做好充分的准备。青团看起来很黏人,但真正是因为她温润的性格让人难以忘却。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且待春来 青团手中雨伞上的花纹发出微光,恢复友方生命值最低的单位45点生命值。
能量技
清明时雨 青团将伞靠在肩上微微转动拿柄,天就下起了雨,恢复友方全体130点生命值。同时使友方全体的伤害提高10%,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屠苏酒头像.jpg 屠苏酒
清明听雨 青团将伞靠在肩上微微转动拿柄,天就下起了雨,恢复友方全体156点生命值。同时使友方全体的伤害提高15%,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能和您相遇,看来时节刚好呢。
登录 您回来了,也不好总在外面忙,趁现在好好歇息一下吧。
冰场 太凉的东西不一定会好啊……
技能 净化污秽吧!
升星 嗯~这是春泥的清香啊~感觉身心都被净化了。
疲劳中 我现在脸色一定很难看……请别管我……
恢复中 御侍大人,我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状况比之前好很多了。
出击编队 梨花盛开了,是个好兆头啊。
落败 哎?为什么……
通知 御侍大人,这香味是不是很诱人?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啊,没事,您忙您的,我在旁边看着就好。
放置台词2 新春新雨,大概是因为很多人在流泪吧?
触碰台词1 青翠颜色是生命萌发的象征,单看这般景色,都叫人心旷神怡。
触碰台词2 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点心,不尝尝吗?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一起出去踏青吧?这风和日丽的,光待在家里不闷得慌吗?
誓约台词 从今往后,外出踏青时所看到的山山水水,都是我们两人共同的记忆了。
亲密台词1 这是我给您做的香包,可要好好带在身边啊。
亲密台词2 您经常外出,没有我在身边,千万注意身体,别着凉了。
亲密台词3 每当看着您,都有很强烈的新鲜感,这是我们彼此喜欢的表现吧。
放置台词3 果然一闲起来就变得慵懒了,这可不行。
胜利台词 御侍大人,我做得还不错吧?
失败台词 生命不会因为挫折而消逝,下次一定……!
喂食台词 您也为我付出了很多,谢谢~
换装独白
寒春青菊 淅沥沥的雨水,一定会把山水间的污秽都洗刷干净的吧。

资料

食物 青团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西元前7世纪
性格 温婉
身高 158cm
关系 喜欢: 屠苏酒头像.jpg 屠苏酒
信条
清风惬意,春暖花开,就是郊游踏青的好时节。
简介
中国早有寒食节的传统,并在后来渐渐并入清明节中,其中,青团在南方地区依然是暖春时节,菜单上留有一席的甜品。由艾叶染成翡翠色泛着草香的糯米面团包裹起香甜的豆沙,便成为了由里到外都能够引人垂涎的美味。

故事

时雨


  星辰初,仲春暮春之交,时清明。

  宜祭祀、动土、出行。

  雷声轰鸣,大雨滂沱,小路泥泞不堪。

  雨水如瀑拍打在身上,我跪坐在墓园里,丝毫没有撑起青伞遮挡的欲望。
  「历法一定是写错了,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适合动土出行?」

  恍惚间一个熟悉的男音,混杂在雨声中悄然响起,我下意识地回头。

  然而除了一排排矗立在风雨中的冰冷石碑,什么也没有。

  耳畔只有淅沥沥的雨水声,什么熟悉的男音,不过是我的幻听罢了。

  他已经,不会回来了。

  伸出手轻抚石板上的碑文,我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

  雨水混着泪水滴淌在脸上,带着奇怪的触感。

  抬起袖子擦了擦,那是溶化了的粉黛。

  「御侍大人,青团的妆好像花了。」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我对着墓碑轻声呢喃,「你说喜欢看女子描眉,口脂点唇,青团就去好好学了一下……」

  「可是你为什么不来看呢?是青团妆画的不好看吗?」

  「那你出来笑笑青团好不好?」

  心里逐渐泛开来的苦痛溢满胸腔,无力感传遍四肢百骸,像是被抽去骨头般,我失去了支撑跪伏在墓碑前。

  「御侍大人……」

  我断续的低吟淹没在了雨声里。

奔逃


  「走啊!走!」御侍大人朝着呆滞的我怒吼。

  实在难以想象,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御侍大人会露出那样扭曲的表情。

  在我还未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刻,他便抓起了我的手,朝着山下一路狂奔。

  身后传来一阵阵渗人的笑声。

  身躯上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锁链,拉扯着酒缸,浑身燃着黑火,那只名为堕神的怪物正在一刻不停地追赶着我们。

  面对这样的怪物,身为飨灵的我本该站出来保护御侍大人的,然而自己表现的却还没有御侍大人勇敢。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真难看。

  说起来我们不过是跟往常一样,上山采药,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情呢?

  追赶一直持续到了鸟渡渊。

  这里是两座山峰的接口,通过一座吊桥相连。

  御侍大人在桥头停了下来,扶着台柱大口出气,而大脑一片空白的我则像个木偶一样,呆立一旁。

  「呼……呼……青团,青团你走过去,你先走过去。」他把药箱递到了我的手上,「把它带过去。」

  恍惚间听到了御侍大人的命令,我猛然清醒,凝神望去,却见他不知何时半跪在地,右腿上鲜血淋漓。

  「御侍大人你……」
  「走!」御侍大人推操着,催促我赶快离去。

  「不……不可以,御侍大人,我扶你过去。」
  我拼命地摇头,放下了药箱,试图扶起他。

  「你……」御侍大人顿了一下,焦急地往后方看去,随后像是拗不过认命了般,任由我扶起,临走前还不忘提起药箱。

  我架着御侍大人跌跌撞撞地在吊桥上小跑着。

  途至过半,彼岸近在眼前,就在这时,吊桥突然剧烈地晃荡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

  「噫哈哈哈哈————」

  我与御侍大人下意识回望,堕神已经来到了吊桥边上。

  下一秒,它拔地而起,挥舞酒缸,燃起黑火的酒液变成漫天大雨向我们扑来。

  「你走!」御侍大人不知哪来的力气,不由分说地把药箱塞到我的怀中,用力一推。

  我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推出了吊桥,摔在地上。

  我慌张地爬起转身,看到的却是令我绝望的一幕。

  吊桥断了。

  堕神与御侍大人一齐,坠入了两峰间的深渊。



  由晨至夜,穿过山林与荆棘,艰难地爬下几乎被荒草重新覆满的废弃山道,我在渊底找到了御侍大人。

  他的身躯残破不堪,到处都是骇人的创口,鲜血几近干涸。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然而看到这一幕的我却还是丢了魂般呆滞当场。

  后面发生的,几乎都忘掉了。

  只记得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女子的背上。

学医


  雨好像变小了,不再有水滴淌到我的身上,可雨声未停。

  茫然的我抬起头,一柄黑伞遮在了上方,屠苏酒不知何时来到了我身后。

  「回去吧。」

  声音在雨幕中分外地细小模糊,然而我还是感受到了她话语里的关切意味。

  「……好。」



  我是被屠苏酒从山上捡回来的,那时候她正追杀着堕神,翻山越岭时撞见了我们。

  听说捡到我的时候,我正昏倒在御侍大人的身上,双手一直保持着施放灵术的动作。



  「跟我走吗?青团。」饭桌上,屠苏酒盯着我好半天,问出了这句话。

  「不了,谢谢姐姐。」我朝她微微一笑,「我要留下来,经营御侍大人的医馆。」

  「你会医术吗?而且这个小镇的人根本就不喜欢你吧?」她蹙起眉,认真道。

  屠苏酒留宿医馆的这些时日,已经了解到了不少事情。

  比如御侍大人是位医药大家,而我不过是个只会认药的打杂随从。

  比如镇子上的大家一直都不太喜欢我。

  早些年还好,当过去了数年我体型、容颜依旧的时候,一些像是妖女、怪物之类的流言蜚语就层出不穷。

  他们不是不知道飨灵的存在,只是人类总是喜欢把祸事的责任归结到未知事物的头上。

  就像这一次的。

  「小张医生就是被她害死的!」

  这样的话,也不是没有听过。

  很多时候我甚至会想,他们说的,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呢?

  目光飘向了房间一角,那个御侍大人分别前交给我的药箱。

  「我想留下来经营医馆。」抿了抿嘴,我再一次回答道。

  「即使这会很难?」

  「即使这会很难。」



  屠苏酒离开了,她本身就不是这里的人,也不打算多留。

  而我则开始了经营医馆的坎途。

  因为只会认药,没有医理基础,看不懂御侍大人留下来的典籍,我只能求助于镇上的其他医馆,哪怕是通过劳作换取学习机会也没有关系。

  御侍大人即使在那个时候都没忘记把药箱交给我,治病救人对他来说,一定是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学习医术,经营好他留下来的医馆,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仁心


  求学的路远比想象中的要困难。

  「耀之州有古训,宗族瑰宝,传男不传女!」

  这是镇中行医资历最老的古板老爷爷。

  「这可是门术,岂能轻易授予外人?小女娃,快回去吧。」

  这是镇中针灸世家的圣手。

  「飨灵想要摸索人类的经脉?笑话!笑话!」

  这是镇中汤药门的怪大伯,御侍大人跟我八卦过,那些妖女什么的貌似就是他老婆传出来的。



  「怎么又是你?快走快走!」镇中最后一座医馆的门朝我关上。

  习惯性地掏出地图,想要找下一家医馆的位置,却忽地发现,整张地图都已经被我打满了标记。

  又跑完了。

  八家医馆,五座药堂,每家三次。

  无一例外,尽数拒绝了我。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我蜷缩在床铺的一角,手边是御侍大人的照片。

  摩挲着相片里御侍大人的笑脸,内心忽地委屈了起来。

  「笨蛋笨蛋笨蛋……」



  又是一日开馆,我坐在柜台后售卖草药,虽然无法坐堂,但我还是为维系医馆想了一些办法,比如接采药的单子,比如为基础的病症出药单。

  可我明白,这些都是权宜之计,如果没法真正学会治病救人的医术,医馆倒闭只是时间问题。

  盘算着库存,医馆里剩下的药草已经不多了,我打算傍晚再进山一趟。

  「屠苏酒姐姐已经荡平附近的堕神,所以没问题的。」

  拿起采药篮,我给自己加油打气。

  「御侍大人看着你呢,要好好努力!」



  这一次换我在山上捡了一个人。
  
  那位第一个拒绝我的古板老爷爷。



  「老爷爷你大晚上的怎么自己一个人跑进山里来了,还受了伤,这很危险的。」

  背上老人,我拄着伞柄,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

  「咳…跟孙女打了个赌。」老人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

  「下次不要这样啦,很危险的。」我小心叮嘱道。

  「……你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教你医术的。」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忽地警惕道。

  「我并不是为了让你教我医术才救我的。」我笑了笑,轻声说道。「这是御侍大人教的,老爷爷你也懂的吧?医者父母心,虽然我只会认认草药。」

  「……小张他……小张他那孩子到底怎么了呢?」老人沉默良久,忽地开囗问道。

  我停顿了一下,继而道。「御侍大人他……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走呢?你们那个什么xia……飨灵,不是没了主人就可以到处乱跑的吗?」老人疑惑道。

  「我们不是宠物啦。」我失声一笑,解释道。「我想完成御侍大人的心愿,尽管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心愿。」

  「但是我觉得,哪怕是最要紧的关头,都还重视着药箱的御侍大人,一定是把治病救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所以,我想做点什么。」

  「所以你才来求学医术的吗?」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不是为了赚钱?」

  「我们跟人类不太一样的啦,钱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

  「……」老人又沉默了好一会,突然道。「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教你医术的。」

  「都说啦,不是为了这个,我没别的意思的。」我无奈地重申道。「传男不传女嘛,老爷爷的古训,虽然耀之州根本没有这种说法吧?」

  「怎么会没有!哼!你一个小女娃子懂什么」老人陡然间抬高了音量,对于这个问题分外执著,随后又忽然下声来轻柔道。「小丫头是叫青团吧?」

  「嗯,是的,老人家要是想感谢我的话,就多来我家买药吧。」

  「唔……不是这个,我是说……虽然我不能教你我的医术……」

  「嗯?」

  「但是小张有留典籍的吧?你自己看看那些,有不懂的……不懂的东西可以来问我。」老人断断续续地讲出了这句话,随后像是不好意思似地闭上了嘴巴。

  「啊?!可以吗?」我惊喜地转过头去看向老人。「我可以去问您吗?」

  「诶诶诶,小丫头你走路小心点,」老人发出了哀鸣似的惨叫,而后摆出了嫌弃的表情。「只要你不觉得我是在偷师就行。」

  「怎么会!」背着老人,我加快了往前的脚步。

  呐,御侍大人,您看到了吗?

  青团很快就能学到医术了。

青团


  中草镇是耀之州远近闻名的医药大镇。

  出色的医理,死板的规矩,是这个城镇留给外人最深刻的两个印象。

  他们永远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别说文化交流了,商业方面都进展甚小。

  哪怕是在耀之州这样相对保守的国度,保持这种风气的地方也很难找出第二个。

  特别是对飨灵的态度上,中草镇更是别树一帜。

  他们排斥飨灵!

  至于如何处理堕神,关于这个问题,中草镇更愿意花钱找上其他城镇里的厨师工会,雇佣他们的料理御侍来解决麻烦,而不是选择让飨灵进驻。

  直到那位可爱少女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规矩。

  她的名字叫做青团,跟着镇里的一位年轻医师做事。

  青团毕竟拥有少女的外貌,虽然中草镇一直说着排斥飨灵,但并不可能真的去对一个孩子做些什么。

  特别是青团性格还那么温润。

  大家开始慢慢习惯她的存在,虽偶有闲言碎语,不过大体上还是正常的,青团的出现其实并没有给中草镇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反倒是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这里的人们对于飨灵的感官。

  直到那一天的意外发生,青团与她的御侍在采药的时候遭遇了堕神。

  通过雇佣料理御侍来定期清理堕神显然不是一个保险的办法。

  一个基本没有战斗能力的飨灵加上一个普通的人类,碰上堕神的结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但青团活了下来,得益于御侍的牺牲。

  这件事之后,关于飨灵的流言蜚语,再一次在中草镇蔓延了开来。

  飨灵是不祥的,会给人带来麻烦的,她害死了人。

  诸如此类的言辞,不断围绕着她。

  这些责难很没有道理,但是飨灵与堕神的存在,对于普通人类而言,就是没有道理的东西。

  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同样外表的生灵,拥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强大能力,还青春永驻,不会变老。

  面对这些恶念,青团没有选择报复又或者离开,她默默地承受这些压力,并为御侍大人所留下的东西拼命努力。

  善意,是可以改变世界的东西。

  先是一个老人,然后是一些孩子,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站在了青团的身边,接纳她,支持她。

  而中草镇对于飨灵的态度也慢慢开始有所变化。

  从排斥,到不介意接触,再到主动接触。

  中草镇反而成为了一个受飨灵欢迎的城镇。

  而青团,也离开了中草镇踏上了新的旅途。

  「我想出去走走。」

  「医馆现在有大家帮衬,就算我不在,也会经营的很好,我想用御侍大人留下来的这身医术去帮助更多的人。」

  「而且我想告诉其他人,不仅仅是飨灵可以保护人类,也有人类为保护飨灵而牺牲。」

  「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