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酸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良师益友
酸奶初始皮肤.jpg

画师:

酸奶满星皮肤.jpg

画师:

酸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酸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酸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酸奶头像.jpg 酸奶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伊濑茉莉也 / 洪海天
获取途径 碎片融合探索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仓鼠.png
仓鼠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老母鸡汤.png老母鸡汤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0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3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0 /
Hp icon.png 生命值 36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94 / 149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724 / 6731
背景故事
对养生很有研究的她,经常会教导他人一些有关于健康的建议。虽然有时候让人觉得过于热情,但耀之洲的人们却因她的特性对其极其喜爱。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一口毒奶 发酵过头的酸奶很危险,酸奶对敌方距离最远的目标发出攻击,每秒造成33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酸甜净化 大量的酸奶包围住了队友,酸酸甜甜的滋味为友方全体恢复220点生命力,并驱散所有友方全体身上的减益效果。
连携技
连携对象 蔬菜沙拉头像.jpg 蔬菜沙拉
超级酸甜净化 大量的酸奶包围住了队友,酸酸甜甜的滋味为友方全体恢复264点生命力,并驱散所有友方全体身上的减益效果。

餐厅技能

悉心照料 贵宾老爷爷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早上好,以后御侍大人的健康交给我就好了,饮食要均衡啊。
登录 来听健康讲座的吗?
冰场 御侍大人最近有没有做到膳食均衡呀?
技能 营养充足才是首要条件~
升星 乳酸菌是必不可少的元素哦!
疲劳中 发酵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哦!
恢复中 有些不一样了呢!
出击编队 大家不能没有我的照顾呢~
落败 额,菌群不平衡了。
通知 果然美味是需要时间沉淀的,你看刚刚好。
放置台词1 要多吃水果蔬菜,做到膳食均衡啊~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你不会嫌我话多吧?我给你讲个以前的故事哦。
触碰台词1 要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记得好好吃饭呀。
触碰台词2 想知道四千五百年来发生的故事吗~我很乐意说呐!
触碰台词3 偷偷告诉你,我可是有维持青春的能力哦~
誓约台词 以后你的一日三餐就交给我吧~
亲密台词1 这个不可以吃哦,吃了会对身体不好,还会胖的!还是吃我的独家秘方~
亲密台词2 睡觉前一杯酸奶,有助于安神哦~
亲密台词3 哎呀,我忘了,哎哎这不能怪我,我只是年岁大了,记性不好!
换装独白
良师益友 嗯?你问我在做什么吗?我在准备备课资料哦,要让大家了解更多健康生活的常识才行呢!

资料

食物 酸奶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土耳其
诞生年代 公元前3000年前
性格 体贴
身高 164cm
关系 喜欢: 蔬菜沙拉头像.jpg 蔬菜沙拉
信条
要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记得好好吃饭呀。
简介
酸奶据说是由游牧民族装在羊皮袋里的奶受到依附在细菌自然发酵而成,正是这样的偶然创造出了如今对人体有益的酸奶,纯白而又浓稠的口感,柔和地滋养着一切。

故事

冬日之晨


  橘日初升,冬日的晨光有着朦胧的暖意。
  一忘无垠的草原,偶尔有风轻吹。
  草叶会有窸窸窣窣地抖动,叶面上的晨露也因为草被风吹弯了腰而滴落下来。


  在草原的一边有一个小村庄,安静而又祥和。

  仿佛被这清晨的阳光叫醒,一扇门缓缓地开启。

  「早上好,贝特夫人。」
  蔬菜沙拉面向着我轻声地打着招呼。
  「今天也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呢!」

  准确来说,他是在对我前面的那个人打招呼。

  「嗯~太阳很温暖呢。」
  此时,被我推着的轮椅里坐着晒太阳的老人便是贝特夫人。

  蔬菜沙拉将刚刚采回来的一篮子的蔬菜搬进了贝特夫人的家中。
  是我拜托他来送老奶奶日常要吃的蔬菜的。

  「总是麻烦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的,我...我很喜欢做这些。那个,你能喜欢就好。」
  蔬菜沙拉腼腆地笑着,手指不经意间就缠绕着他垂着的亚麻色的发辫。

  「我本来以为,我会就这么一个人直到死去的。」
  贝特夫人的双眼没有神采,瞳孔也没有聚焦,说着这种话的她语气却反而平淡。
  明明视力已经近乎于全忙的她,嘴角却挂着笑。

  「没事的,现在有我们陪着你。」
  我蹲下身,将一杯刚刚加温过的酸奶放在了贝特夫人的手中。

  在现在这样的冬日里,即使只是这样的温度,也能让人感受到暖意。
  贝特夫人双手捧着酸奶,放在膝盖上捂了一会儿手。
  之后,缓缓地抬起,小心地靠近唇边喝了一口。

  拿着杯子的手却迟迟没有放下,只是笑着舒了一口气。

  一团白色的热气就飘散在空中。

  「以前,我也遇到过一个像你一样,每天早上都会给我一杯酸奶喝的女孩。
  大概是我老了,连味道都觉得一模一样,令人怀念。」

  说着老奶奶把手放回膝盖那边,又开始捂手。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蔬菜沙拉轻轻地问道,帽子上的兔耳朵也微微晃动着。

  「是个很好看的少女。有着和被阳光晕染的金色长发相同颜色的眼眸,笑起来就像花一样灿烂。」

  贝特夫人的眼里映着初升的阳光,脸上暖暖的笑意诉说着岁月静好。

  而酸奶只是静静地蹲在旁边,笑脸盈盈地看着老奶奶。
  金色的长发就阳光一起倾泻下来,随风飘动着。


  「既然这样,我来讲个以前的故事吧。
  那是这个少女和一个七八岁的女孩的故事。」

  贝特夫人徒然提起了这样的话题。

  「那个女孩活泼好动,总喜欢做一些让人担心的事。
  而那个少女是从远方来到这里的旅人。
  温柔美丽又博学,懂得很多养生的知识,总会告诉人们很多健康的建议。
  大家都非常喜欢那个少女。

  那次在女孩的要求下,少女和她一起骑着马,赶着牛羊那些牲畜去放牧。
  那是阳光灿烂的春日,草原上绿意盎然,牛羊们不断奔向着草原......」

  我和蔬菜沙拉一起坐在了贝特夫人的旁边,静静地听贝特夫人说着。

  恍然觉得,时光也静静地流淌回到了过去。

草原放牧


  牛羊成群结队地涌向广袤的草原。
  沉闷杂乱的蹄声侵略性地在草原晌,扬起了层层灰土。

  在牛群和羊群後面,我和贝特各骑着马,随着那群牛羊移动。

  我的记忆中,这是我这漫长岁月中最自由安逸的日子。
  在我身侧骑着马,带着帽子的短发女孩就是贝特。
  长时间的日晒使她的皮肤有一些黝黑,但调皮机灵的模样,倒是让那时的她更像个假小子。

  一旦看到有牛或者羊离群,贝特就会骑着马将它们赶回群体里。

  贝特总是天真烂漫地笑着,向我夸耀着她的骑马技术。

  「嘻嘻,不是我自夸哦~在咱们这,我的马术可是所有孩子中最好的哦~」
  「嗯嗯,我知道,所以好好坐在马背上。」

  贝特总是会在马背上做一些危险的事情,站起来双手脱开缰绳,迎着风张开了怀抱。

  她对我说,那样会感觉自己像鸟儿在空中翱翔一样。

  贝特是在游牧民族长大的孩子,从小就自由自在。
  去了很多地方的她,却从来没有见过山。
  这也许就是贝特总是对天空莫名向往的原因。

  这里是游牧的村子刚刚迁徙到的地方。
  草皮还算长得旺盛,但是相较于之前的草原,这里地处比较高,更像是山地。

  光是这样,就足以让贝特兴奋不已。
  因此她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要出来放牧。
  贝特不熟悉这里新的地形,怕她一个人在这片草原会出事,村民才拜托我跟着她。
  于是,我才陪着她一起出来放牧。

  「啊!」
  贝特突然拔高了音量,叫喊了一声。
  「姐姐,姐姐,你看那是不是山啊!」
  贝特指着远处一小块凸起的土堆,第一次看到了形似名为「山」的事物的她激动地问我。

  「嗯,是啊。」
  我看着她那样高兴的样子,便回答道。

  听到这话的贝特的眼睛突然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我就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刚刚说完这话,贝特就策马扬鞭地朝着山的那边奔去。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她的背影就已经远去了。
  只留下了坐在马背上的我,看着那群低着头只顾着吃草的牛羊,在那里踟蹰着。


  「那之后呢?」
  蔬菜沙拉的问题打断了我刚才的思绪。

  「一直都在草原生活的女孩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山,高兴得忘乎所以。
  她骑着马,不断地向那座山靠近。
  离得越近,山的伟岸就让女孩更加向往......」

  贝特夫人的声调在我听来似乎变得比平时上扬了一些。
  然而,当我注意到这一点时,贝特夫人却突然又低落了起来。

  「我想这是我这一声都无法忘记的事情了吧。」

  是啊,就连我也无法忘记。

无法忘记的事


  眼看着贝特手上的力气也快要耗尽了,无奈之下,我也爬在了岩壁上。
  一只手抓住上面的山壁,另一只手伸向小女孩。

  「别怕,把手给我。」
  我露出尽可能地让她安心的微笑,只是我的声音却忍不住地颤抖着。

  贝特战战兢兢地松开一只手,伸向了我。

  明明就在眼前,却又像隔着银河般遥远。

  我好不容易才握住了她的手
  但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处于这个姿势的我似乎没有将两个人一起拉上来的余力。

  于是......

  「相信我!」
  我用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音量对贝特这么喊道。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贝特的眼瞳一下子放大了。
  我将抓着山壁的手松开,随后紧紧将贝特抱住。
  我尽可能将她圈在我的怀里,就这么从山上滑了下来。

  幸好这座山坡虽然高,但没有想象中这么险恶崎岖。
  我护着贝特顺着岩壁滑了下来,尽量用脚着陆,最后只受了点皮肉伤。

  然而贝特却好像被吓得不轻,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看着我身上的伤,贝特问我:
  「没事吗?身上痛吗?」
  「没事的,一点都不痛。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这次是你不对,所以,下次千万别再做这么让人担心的事情了。」

  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用责备一般的口吻。
  贝特并没有看我,而是不断地在自己身上寻找着什么。
  她是在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吗?
  我这么想着,却迟迟没有问出口。

  可是,贝特却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襟,然后,猝不及防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美丽之物


  「你知道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悬在山崖那边吗?」

  坐在轮椅上的贝特夫人咯咯地笑出了声,眼角满是皱纹。

  这是在我意料之外的话题。

  「难道不是失足摔下来的吗?」
  我禁不住好奇地问道。

  此时的蔬菜沙拉早已在贝特夫人的故事中,枕着我的腿沉沉地睡去了。
  看着他沉沉睡去的侧脸,不由地和儿时的贝特重合了起来,令人怜惜。

  「不是哦~」
  老奶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她只是看到了山崖上,长着一朵她从未见过的好看的花。
  她想送给那位她喜欢的姐姐。
  哪里会知道即使将花揣在怀里,也还是没办法保护好它。」

  说着这话的老奶奶,声音有一丝发颤。


  「多希望,那时候能把那朵花戴在她的头上啊!」
  贝特夫人微微笑着,却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


  暖暖的阳光照耀着整片草原,也照耀着我们现在的所在之处。

  贝特夫人已经是一个一百一十多岁的老人。
  对于人类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长寿的年纪。
  尽管她的腿脚和视力都已经退化到几乎失去了,然而现在的她看起来很幸福。

  与我相遇时,明明还只是个孩子的她,现在变成了一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老人。
  而她一生的时间,对于我来说,却只是我漫长岁月中的刹那。

  我一直都很清楚,即使我为她做再多,也无法改变什么。
  我一直都很清楚,人类所拥有的时间对我们飨灵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

  为此,人类和飨灵之间会有多少相遇和离别,我想也无法计数。

  我看着安静地在我腿上安睡着的蔬菜沙拉,轻抚着他的头。
  抬头仰望着蓝天白云,耳畔的微风伴着熟悉的旋律。

  「真美呢...」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知为何我的内心涌动着淡淡的喜悦。

  「咦?我又睡着了吗?」
  蔬菜沙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手轻揉着眼睛问道。

  「嗯,是啊。」
  我看着蔬菜沙拉,笑道。
  「那现在我们去准备做一顿健康的午饭吧~」


  就算最初我和她的相遇只是偶然的邂逅,可现在的陪伴一定就是必然的相遇了吧。

酸奶


  「要事我能陪你走更长的时间就好了呢~」
  那是酸奶的御侍大人对她说的话。
  「人类终究是逃不过死亡的啊。」
  「对不起,我总是这么任性,这次也是就这么抛下了你...」

  「还有贝特...多希望,这孩子可以健健康康地长大生活下去~」

  御侍大人看着自己床边还在襁褓中的婴儿,继续对酸奶说着。
  酸奶的御侍大人天生体弱,再生下自己的孩子贝特之后,身体更是一落千丈。
  很快,御侍大人便卧病不起。

  然后就在一个静悄悄的夜晚,御侍大人就这么安静地离开了她。
  第一次,酸奶觉得等待黎明拂晓的时间是那么漫长。

  在年轻的御侍大人离世后,酸奶并没有继续留在那里。
  她选择了去更远的地方游历,学习各种不同食物养生的办法。

  她不想再看到第二个像御侍大人那样的人,她希望每个人类都能活得更加长寿。
  这样,人类可以和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更多的时间。

  酸奶去了很多地方,缇尔菈大陆的好几个国家都有过她的踪迹。
  后来,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她再一次遇到贝特。

  那个在游牧环境下长大的贝特有着和她母亲相似的眉眼,大概是因为自小都跟随着父亲的缘故,她的性子也大大咧咧的。

  贝特并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就已经见过酸奶这件事,只以为她是一个外来的旅人。
  酸奶也并没有打算一直待在那里,她只是出于私心地想要多看几眼那孩子的笑容。

  御侍大人如果还在这里的话,现在度过的时间是多么幸福的画面。
  这样的事情,酸奶并不是没有试想过,只是她无法明白人类的感情。
  她也不知道这个口口声声叫着她姐姐的小女孩,现在正用着多么依赖的眼神注视着她。

  贝特从小是没有对自己母亲的印象,性格不羁的她虽然每天都笑容洋溢,但却一直都非常羡慕其他有母亲的孩子。

  酸奶的出现,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奇迹。
  她第一次找到了只会为她高兴,为她担心的像母亲一样的人。
  尽管那时的贝特并不知道,她对酸奶的感情。但即使是这样,无论再微小的事情,也想要得到酸奶的夸赞。

  就像第一次看到山时,贝特也看到了悬崖壁上那朵不知名的粉色花朵。
  看到的那个瞬间,贝特就觉得这一定很适合酸奶。
  于是,她义无反顾地爬上山崖去摘那朵花。

  只是她没想到,会发生那次意外。
  也没想到,摘下来的花最后还是在自己的怀里破碎了。
  就像她永远也无法实现再次见到母亲的梦想一般。

  她什么都没有告诉酸奶。
  就像游牧族的人们决定迁徙那天,酸奶也决定离开的时后,她也没有任何挽留。

  她笑着和酸奶说了再见。
  酸奶也在脑海中留下她的笑脸。

  就这样,酸奶又继续开始她的旅行。

  大概是因为神也害怕她太孤单。
  在路过奈芙拉斯特的时候,酸奶遇到了一个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生活着的飨灵。
  那就是蔬菜沙拉。

  不知道是不是他还年幼的模样,酸奶没办法对独自生活的蔬菜沙拉弃之不顾。
  但是,那时的酸奶确实需要一个能陪着她的人。
  毕竟她也明白,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而同样身为飨灵的蔬菜沙拉,则可以陪着她走过这段旅程。

  所以,她也很庆幸,即便是黎明未至的现在,她再也不是孤孤单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