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酒酿圆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月满桂枝
  • 伊始的陪伴
酒酿圆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酒酿圆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酒酿圆子换装.jpg

画师: 打个彼慌

酒酿圆子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酒酿圆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酒酿圆子头像.jpg 酒酿圆子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高田忧希 / 詹佳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兔子.png
兔子
头像-贪食.png
贪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拔丝苹果.png拔丝苹果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28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3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Hp icon.png 生命值 33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18 / 264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81 / 196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15 / 2255
背景故事
乖巧的小女孩。不擅长与陌生人相处,这使她很难结交新的朋友。平日里总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让人不禁心生爱怜。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酒酿冲击 酒酿圆子向敌方全体投掷酒酿,减小敌方当前攻击力最高的目标1点防御力和10点攻击速度,持续3秒。
能量技
酒酿轰炸 酒酿圆子从高空对敌方全体投掷大量酒酿,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58点额外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凉虾头像.jpg 凉虾
超级酒酿轰炸 酒酿圆子从高空对敌方全体投掷大量酒酿,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75点额外伤害。

餐厅技能

强身健体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整理达人 (1级)餐厅橱窗出售食物数量上限提高10个。(适用职业:主管、厨师)【2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你好……
登录 御侍大人,欢迎回来~
冰场 御侍大人,这边~请坐~
技能 我,我会加油的!
升星 这,这是说明我进步了对吗?
疲劳中 对不起…帮不上您的忙了…
恢复中 谢…谢谢…特意让我休息…
出击编队 外…外出时能呆在我身边吗?
落败 好…难受…
通知 御侍大人饭好了哦。
放置台词1 唔...御侍大人您喜欢有馅的还是实心的呢?
放置台词2 请...请不要盯着我看啦...
触碰台词1 请…请不要戏弄我…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好厉害,有好多的朋友。
触碰台词3 我,我有点害怕…但如果是为了御侍大人的话,我会努力的!
誓约台词 御...御侍大人...这是什么呀,我不是很明白...咦,您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开心呢?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呀?
亲密台词2 我总是太怕生,很难和别人好好交流。御侍大人愿意陪伴在这样的我身边,真的非常感谢。
亲密台词3 我...我知道自己还是个小孩子...但我也想能帮的上御侍大人的忙。
换装独白
月满桂枝 您……您喜欢桂花吗?我……我在酒酿里加了一些,不……不知道好不好吃呢?
伊始的陪伴 御侍大人,您在找我吗?唔...偶尔,也想像这样和御侍大人一起出去走走...可以吗?

资料

食物 酒酿圆子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怯弱
身高 132cm
关系 喜欢: 黄酒头像.jpg 黄酒 清酒头像.jpg 清酒 凉虾头像.jpg 凉虾
信条
我,我有点害怕…但我会努力的!
简介
酒酿圆子看起来娇小可爱,也恰恰是受人喜爱的重要因素。舀一勺入口,软糯香甜的圆子让人们在品尝味道的同时,更在口感上得到了享受。

故事

梦魇


  阴暗潮湿的房间,干硬粗粝的面包,还有一杯浑浊不堪的水。

  「酒酿......我好难受。」御侍大人蜷缩在墙角,用力地啃咬面包,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我爬了过去,手背覆在她的额头上。

  「御侍大人,你发烧了!」灼人的温度让我感到一阵惊慌,下意识地靠往门边「我......我去叫人。」

  「不要!不要!」御侍大人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快要失去焦距的双眼里写满了恐慌。「不要......不要......」

  「酒酿,不要找他们,不要......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做。」

  她声音越发地微弱,直至不可听闻。

  随着御侍大人的倒下,无边的黑暗淹没了我。



  「!!!」

  猛地睁开眼睛,嘴巴微张,我发出了无意义的嗬嗬声。

  「酒酿?酒酿!酒酿你怎么了?」熟悉的男声在耳旁响起,我呆滞了好几秒,才逐渐缓过神来。

  一张焦急的脸映入眼帘。

  原来......是梦啊。

  「我......没事。」低低地回了一声,我把脸重新埋在他的怀里。

  没有再说话,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一旁火堆不时响起的噼啪声。

  搂着我的臂膀变紧了。

  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好一会后,我轻声道。

  「心跳......慢下来了......」

  「嗯?」

  「没什么......我睡了。」

  「好。」

  令人安心的气息,不大但可以放松的怀抱。

  你在......就好了。

错过


  「我看看,玉泉镇......玉泉镇。」站在岔道口,黄酒拉着我的手,上下打量地图。

  脑袋有点发懵,发梢反射的光晕好晃眼。

  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事情,我感觉一阵头重脚轻。

  察觉不对的黄酒猛地拉住了我,走到身前蹲了下来。

  「上来吧。」

  「嗯。」

  「没睡好要说。」

  「对不起......」



  黄酒的背,一掂一掂的。

  「黄酒哥哥......」我耷拉着眼皮,轻声唤道。

  「怎么了?」答话的嗓音令人安心,其实我知道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总一副生着谁气的模样,可是对我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温柔。

  「你说......我们能找到御侍大人吗。」

  「能!一定能,本大......哥哥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御侍大人的。」黄酒顿了一下,十分地肯定。「我都调查好了,这次一定能找到,小酒酿你就安心吧!」

  「谢谢黄酒哥哥......」

  「不用不用。」



  玉泉镇,耀之州有名的大镇。

  听说御侍大人就是被卖到了这里。

  随处择了家客栈,黄酒领着我安顿落脚。

  就在他跟掌柜商讨细项的时候,我看到了个门外一闪而逝的熟悉人影。

  不再蓬头垢面,眉眼干净漂亮,但还是能依稀看出从前的模样

  最重要的是手背上的印记!

  「御侍大人!」突如其来的相遇让我一时间恍神。

  没来得及多想,直接闯进人潮,我追了上去。

无措


  喧嚷嘈杂,人山人海。

  方才还能看见的御侍大人现在却连影子都没有。

  冲动消退,意识回到了脑海。

  「呜......」被周围环境蓦地吓到,我捂住了嘴巴。

  我这是......在哪里。

  不知所措地转头回望,人潮拥挤,楼阁林立,方才跑出的客栈,全然不见踪影。

  「黄酒哥......哥......」习惯性地张口呼喊,却被行人重重地撞了一下,跌倒在地上。

  眸中的景象开始模糊。

  人影绰绰。

  好疼。



  「跪下!」看不清面色的男人朝着我与御侍大人低喝。

  「喂......小女孩......不对劲......你别......」旁边的人扯了扯那人的衣袖,低声劝说着什么。

  「你别管我,飨灵又怎么样,还不都是肉鸡。」男人粗暴地推开了同伴的手,提着鞭子走了过来。

  心中害怕,但是保护御侍大人的念头却令我本能地想要起身反抗。

  「酒酿,不要!」御侍大人先一步地拉住了我的手。

  「不要......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做。」她的双眼里满是哀求。

  来自御侍大人的命令,我无法拒绝。

  「叫你偷吃的,叫你偷吃的。」男人喝骂着舞动长鞭。

  鞭子落在御侍大人的身上,伴着皮开肉绽的声音。

  听着她的闷哼,还有带着哭腔的低喊,心理有什么东西外溢了出来。

  我捂着耳朵拚命往后退去,像是想要逃避眼前的场景。

  「好疼......」



  「好疼啊......」蜷缩在地上,我把脑袋埋在双腿间,痛苦地自语。

  「小丫头?小丫头你怎么了?」陌生浑厚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我抬起头,两个穿着甲胄的男性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面前。

  身旁空了一大片,边上人群围成了一圈。

  「我......」望着他们关切的脸,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黄酒哥哥......你在哪里?

何所依


  「小丫头你没事吧?」大叔弯腰担忧地望着我,右手悬停在半空,想碰不敢碰。

  他们是民卫司的人,虽然服饰有点差别,但是我在黄酒的家乡看到过。

  「我......我找不到哥哥了。」我小声怯懦地回道。

  「啊?找不到家人了?」大叔站直起身,恍然道,旋即低声安慰我。「别担心啊小丫头,跟叔叔去民卫司,叔叔带你找家人好不好呀。」

  「好......」

  并不想去,虽然我明白眼前的叔叔是个好人。

  但是我只想在这里等黄酒哥哥,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可烙印在脑海里的某种情绪令我无法拒绝。

  就在这时,一个惊讶的喊声自人群中响起。

  「小茵茵!是小茵茵吗?!」

  一位老妇挤开人群,朝着这边跑来。

  看着她,不可名状的恐惧在眨眼间笼罩了我。

  「一......一样......」

  身体害怕地颤抖了起来。

  老妇与回忆里那个男人给我的感觉一模一样,

  「娘?」大叔愣了一下,随后惊喜道。「这是你的娘亲吗?快过去吧。」

  说着,拉起我的手就要将我扶起。

  「不......不......」

  猛地攥紧大叔的小臂,我试图高声呐喊。

  然而最终响起的,只有零星几个无意义的词句。

  我想说的,想传达的,都被恐惧压抑在了咽喉里。

  老妇还在一步步地靠近。

  已经......来不及了。

  我害怕地闭上眼,等待着可以预见的结局。

  忽然,周遭的一切,蓦地安静。

  就像那时候一样。

  耳边仿佛还响起了火焰的噼啪声。



  夺回卫兵抓扯着的手,连同身体一齐被人拥入了温暖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赶走了不安。

  黑暗里,我听到了一声怒喝。

  「滚!」

  再次睁开眼,黄酒半跪在地上抱着我,右手紧握着插入地面的大刀,盯着卫兵的眼眸里透着择人而噬的煞气。

  民卫司的两个大叔吓得连连后退。

  其中一位张开口,指着身后那位老妇原本站立的地方,讷讷道。

  「这......这丫头的娘亲来了,我......我们才。」

  我与黄酒一同侧目望去,可哪儿还有那个老妇的人影。

  「本大爷说,」黄酒单手抱起我,另只手抬起了大刀,威风凛凛。

  「滚!!」

  不再去看混乱起来的场面,我把脸埋到黄酒的颈间。

  我知道你会来的,我知道的......

  我一直都在等你。

  你在,真好。

酒酿圆子


  玉泉镇在今天迎来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似乎是民卫司与两个外地飨灵发生了点误会。

  所幸误会没有升级,在双方的调解下很快地解开了,于是这场闹剧只持续了没多久,就被人们逐渐遗忘,消散在日常的饭前茶后里。

  连同掩藏在误会下的异常一起。



  玉泉镇的某处民房,一位老妇已完全不同于她外貌的矫健身姿,推开窗户跃了进来。

  「真是太可惜了。」拔下假发,撕开脸上的皮套,一位中年男子的脑袋从中露出。「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状态不对劲的飨灵,居然没搞到手。」

  他甩了甩脑袋,低声叹道。「明明只差一点了。」

  「所以早说了让我动手,哪来这么多事儿。」房间角落,一个手腕绑着锁链的少年打了个哈欠,从阴影中走出。「现在让我来解决?」

  「不!」男子抬起手作禁止状。「有点麻烦,她身边的飨灵我认得,是黄酒。」

  说着抬起头看了少年一眼。「你打得过黄酒?」

  「嘁。」少年双手抱胸,满脸不屑。「我比他强。」

  「等其他人吧,不要节外生枝。」男子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那个孩子处理好了吗?」

  「已经送上前往格瑞洛的马车了。」少年似是很不满男子的反应,冷哼道。

  「那就好,没想到这么低级的下线也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一个可控料理御侍,希望上头别给玩坏了。」男子的轻笑回荡在房间里。



  另一边,黄酒与酒酿圆子回到了客栈。

  「下次不许再一个人乱跑了。」黄酒用木梳笨拙地替酒酿圆子梳理着头发。「哪都找不到你,可把我吓坏了。」

  「......对不起。」酒酿圆子低下了头,一脸委屈。

  「......我不是......我不是在责怪你。」黄酒见状,挠了一下后脑勺,语气放缓了下来。

  「......黄酒哥哥会......一直跟着我吗?」沉默了一会,酒酿忽地抬起头来看着黄酒,噘着嘴可怜道。

  黄酒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用轻柔的声音平淡道。

  「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