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辣炒年糕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辣炒年糕初始皮肤.jpg

画师:

辣炒年糕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炒年糕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炒年糕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辣炒年糕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辣炒年糕头像.jpg 辣炒年糕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户松遥 / 龟娘
获取途径 召唤
专属堕神 头像-蛇君.png
蛇君
头像-老爷猫.png
老爷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叉烧包.png叉烧包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5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3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Hp icon.png 生命值 50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02 / 153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01 / 105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03 / 2113
背景故事
韩式泡菜的妹妹,擅长唱歌的游方艺人。看似得理不饶人,实则有着柔软的内心。很容易被感动的性格,使她总是会被自己的姐姐戏称为"爱哭鬼"。不想让自己的姐姐因为他人的歌声而起舞,所以平日里会努力提高自己的唱歌技巧,在潜意识里会将唱歌好的人视作竞争对手。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赤色之壁 辣炒年糕挥动手中的筷子,使自身免疫普通攻击伤害,持续2秒,同时治疗自身25点生命值。
能量技
绯色之绊 辣炒年糕吃下年糕,提高自身防御力5点,持续5秒,同时治疗自身250点生命值。并使防御力最高的敌方目标防御力减少10%,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韩式泡菜头像.jpg 韩式泡菜
超级绯色之绊 辣炒年糕吃下年糕,提高自身防御力6点,持续5秒,同时治疗自身300点生命值。并使防御力最高的敌方目标防御力减少20%,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游历世界的时候,我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类,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哦。
登录 今天过得还顺利吗?就算不顺利也不要灰心啦,我会唱歌给你听的。
冰场 (啊~啊~)啊!你怎么在这,难道你听到了?
技能 对于屡教不改的人,就无需多言了吧?
升星 想让我的歌声,与姐姐的舞姿更加相配。
疲劳中 如果再唱下去,嗓子就会变得沙哑了,我要暂时休息一下。
恢复中 别担心了啦,我的嗓子状态已经恢复了哦。
出击编队 没办法……就陪你去把那些麻烦事处理干净吧~
落败 无法,再唱歌了吗……
通知 饭做好了~再不来拿我就通通吃光了哦~
放置台词1 姐姐的舞姿之所以那么美丽,是因为她付出了许多常人远不能及的努力。
放置台词2 难过的时候就唱歌吧,歌声会指引你前进的方向。
触碰台词1 啊,你说我手里的筷子吗?其实我更喜欢把它当作竹签来用呢~你看,将食物串在一起吃不是更方便了吗~
触碰台词2 为了能让自己的嗓子一直保持良好的状态,我会随身携带着蜂蜜水哦。
触碰台词3 那些所谓的游方艺人,怎能比得上姐姐的舞姿呢?
誓约台词 居然想要和我们一起去游历四方,你也真是一位奇怪的御侍呢。没办法,没法拒绝呢,因为我喜欢你在身边的感觉。
亲密台词1 因为有你在身边,我发现自己的歌声里,多了许多不一样的感情呢。
亲密台词2 嘘,别说话啦,耳朵靠过来,听我说……我喜欢你~
亲密台词3 想要跳舞吗?是你的话,我愿意用歌声为你伴奏~
放置台词3 哼哼,要做什么好呢?
胜利台词 你很厉害呢御侍,有点让我刮目相看了~
失败台词 还没有结束呢,御侍,让我们再试一次吧?
喂食台词 诶~看来你有偷偷调查过我的喜好呢,谢谢你啦~

资料

食物 辣炒年糕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韩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爽朗
身高 165cm
关系 喜欢: 韩式泡菜头像.jpg 韩式泡菜
信条
我的歌声跟姐姐的舞蹈加在一起,可是人间至美之物哦~!
简介
曾经作为宫廷料理的炒年糕在近现代被加以改进,添加了新的食材之后,成为了口感上更加具备冲击力的菜品。这使它得以在民间普及更广,更受欢迎。

故事

且行且歌


  鼓点声渐起,她挥动着长袖翩然起舞。

  衣袂飘飘,舞姿曼妙。

  就像是在用身体谱写诗歌般,动作优美得令人陶醉。

  果然姐姐的开场,不论看几遍,都不会觉得腻味。

  这般想着,接着节拍,我清了清嗓子放声歌唱。

  「从前的故事很悲伤吗?」

  「那就试着放肆跳舞吧。」

  「回忆着回忆落泪了吗?」

  「那就试着纵情歌唱吧。」

  「让难过与不舍结束在此刻~」

  「……」

  蓝天白云下,我与姐姐尽情地演绎着心中所念,心中所想。


  曲毕,我依偎着姐姐坐下休憩。

  「姐姐我们接下来去哪呀~」晃荡着小腿,我一边哼唧曲调, 一边小意地问道。

  「......向南吧。」指节轻叩鼓面,姐姐沉吟半晌后做出了决定,正说着,她忽地站起身。「年糕快起来,我又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动作。」

  「啊?哦!好~」有点跟不上姐姐的思维,我连忙跟着站起,轻咳几声准备歌唱。

  鼓声复起,我的歌声伴着姐姐的舞蹈,又一次绽放在原野上。

  游历四方,歌舞不歇,便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日常。

距离


  姐姐的舞姿是最美的,哪怕是当世最出色的舞蹈家,也无法比拟。

  一直来陪伴着她,为之歌唱的我,无比肯定这一点。

  然而就是因为姐姐太优秀了......

  「啊—啊——咳咳——」我扶着桌子轻咳 ,镜子里的自己表情痛苦。

  因为心有杂念,所以开嗓又出了差错。

  拿过身旁的蜂蜜水,我小口地吞咽。

  「好难啊......」对着镜子露出了气馁的神色,我双手模着下巴,哼哼唧唧地自语。

  「姐姐太厉害了......我的歌声,根本赶不上啊......」

  自某次练习后,我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我的歌声,与姐姐的舞蹈已在不知不觉间,拉开了距离。

  歪着脑袋看了眼窗外,在院子里练习舞蹈的姐姐,我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怎么办呢......」

  「年糕......是有什么心事吗?」某次歌舞结束,姐姐叫住了我,关切地摸着我脑袋,眼神带着担忧。

  「......不...我没事的~」愣了一下,我笑着岔开了话题。

  并不想让姐姐担心,也不想给姐姐添麻烦。

  回到房间里,我对着镜子攒紧了拳头,给自己打气。

  「加油练习!你一定能跟上姐姐的! 」


  我开始背着姐姐私底下练习唱歌,利用一切姐姐注意不到的时间。

  虽然很疲惫,但只要一想到,因为需要迁就我的歌声,而使得姐姐无法尽兴舞蹈,我就会感到分外难过。

  不该这样的。


  努力是有回报的,多日来的练习终于有了成效。

  又是一日,我与姐姐在某座城镇的广场中进行即兴表演。

  这一次,姐姐舞姿明显比以往更加地飘逸灵动,虽然我能感觉到,这远不是姐姐的极限,但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

  围观的人们渐渐多了起来,感受着人群投向姐姐的目光,我歌唱得越发高兴。

  「终于......终于稍微赶上一点了。」

  我在心底如是说道。

第三者


  表演结束,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进步的喜悦分享给姐姐,想让她知道,妹妹有在努力。

  可就在即将抵达休息处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姐姐正跟一个陌生男性聊天。

  远远地我听到了些许零碎的词汇。

  「喜欢......」

  「我来唱吧......」

  「嗯,好......」

  听着这些只言片语,我的胸口忽地一痛。

  好像被姐姐嫌弃了。

  内心五味陈杂,我失落委屈地跑回了住处。

  扑在床上,把脑袋埋在枕头里。

  脑海中闪过那个男人的面容,我咬牙闷哼。

  「跟我抢姐姐,我记住你了。」



  傍晚,旅店门口。

  「你好年糕,我叫郑阳。」青年从姐姐身后走出,端着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与我招呼。

  果不其然,那个男人跟着姐姐回来了, 还表现得装模作样,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哼!」内心这般念着,我极不情愿地伸出手握了握,冷哼道。

  「呃......」郑阳愣了一下,一脸茫然,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撇了撇嘴,丢下不知所措的青年,还有怔在一旁的姐姐,我跑回了房间。

  把这样的家伙带回来,是姐姐也认可了他比我要强吗?

  躲在屋子里,我抱着双腿蜷缩在墙角生闷气。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地来到了练习的地方。

  接着就看到姐姐与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有说有笑地走进来。

  唔......居然能让文静恬淡的姐姐露出那种笑容......

  哼!肯定是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

  我内心腹诽。

  比试的话,我不可能会输给这种人。



  「我...输了。」一曲唱罢,我看着郑阳张大了嘴巴,一时失语。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家伙真的好厉害。

  就在这时,郑阳缓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低声道。

  「年糕你听听,这首歌的第三段稍微压低一些音调,效果会不会更好呢?」

  什......什么!这是跑来嘲笑我的吗? !

  盯着他的脸,我内心蓦地燃起一股无名火。

  等着!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不合时宜


  练习练习再练习。

  自那天早上受刺激以后,我开始疯狂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拼命地锻炼着歌唱技巧。

  我要让那个家伙知道,我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夺走的。

  话虽如此......

  但那个叫郑阳的家伙真的好厉害。

  与他交流的越多, 我越能清楚地能感受到这一点。

  但就管这样。我也不会轻易放弃。

  给姐姐舞蹈伴唱的,只能是我才行!



  某日,我们接到了一座城镇的邀请,希望我们能够在他们的广场进行一场演出。

  「我不会输的!」

  表演前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放声歌唱,看着镜中的自己,挥了挥拳头。

  明天的演出,我一定!一定要表现的比他好!

  我要告诉姐姐,我才是最适合她的歌者。



  在人群期待的目光中,郑阳与姐姐走上了舞台,按照安排,先是郑阳和姐姐一曲,接下来才轮到我与姐姐。

  鼓点起,郑阳垂首低吟。

  浑厚的嗓音好似带有奇异的魔力,刚一响起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长袖蹁跹,姐姐旋转地踏起了优雅的步调,伴着手中上下敲击的鼓槌,踩着节拍婆娑起舞。

  「如越河山,如过千川。」

  「时过春秋,一隙蜉蝣。」

  「笑叹饮酒,一声悟,一念透......」

  「……」

  歌舞渐入佳境,二人的身影仿佛溶成了一副华美的画卷,意境悠长。

  望着他们配合完美的模样,我的内心忽地抽痛了起来,莫名的情绪在胸腔滋生。

  我想上台……

  不合时宜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

  我下意识地前踏一步。

  我想上台......

  仿佛有人在我耳旁低语。

  鼓声停顿,歌声稍歇,曲目演至转折。

  一声突兀却恰当的步履声响起。

  我走上了舞台。

  在演出一半时,在演出尚未结束时。

  我像个不守规矩的客人,打破了先前和谐的画卷。

  「年糕......」我听到了姐姐下意识的低呼。

  接着......

  「酒已尽,念通透。」

  「爱恨转瞬,日月恒......」

  我完美地融了进来。

  郑阳微怔了一下,随后笑着后退。

  而姐姐也很快地反映了过来,自然地渡过这次意外,将歌舞继续。

  不敢相信,这样半途插入,没有任何排练演习的大胆举动,居然一举把这次歌舞推到了更高的境界。

  一曲毕,人群沉默良久,继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喝彩声。

  演出......很"成功。”

  但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我心情复杂地看向了姐姐,内心不安惶恐于自己过分的举动,却又为打破瓶颈演绎出这般出色的歌曲而自豪。

  我看到了姐姐略带责备的眼神。

  哼......是因为我抢了那个男人的风头吗?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比他要强了。

  我这般想着,硬着头皮,半是委屈半是得意地噘着嘴顶回了姐姐的眼神。

  姐姐身边的位置,谁也不能和我抢!

辣炒年糕


  在耀之州的北境,流传着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

  有一对貌美可人的姐妹,以游方艺人的身份,走遍了耀之州的边陲之地。

  妹妹能歌,姐姐善舞,二人的演出,看过的人皆是赞不绝口,为之沉醉。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妹妹发现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的歌声在配合姐姐舞蹈时,显得越发吃力。回过神来的时候,已被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发现这一事实的妹妹感到无比的难过,为了不拖累姐姐,决定私底下偷偷练习。

  可是这样的举动怎么可能瞒得过深爱着她的姐姐。

  忧心于妹妹的同时,又不敢直白地阻止妹妹的努力。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姐姐碰到了曾经有过交流的一位朋友,他是异国有名的青年歌唱家。

  青年在听过姐妹二人的出演后,对于妹妹的歌声分外喜爱,同意了姐姐的请求一指导她妹妹学习唱歌技巧。

  然而因为种种意外,妹妹误以为青年是过来取代她位置的对手,对青年抱着异常高昂的敌意。

  于是就在两边都有信息误差的情况下, 二人开始了相互之间的交流与学习。

  直到整个过程结束,这场令人哭笑不得的误会才得以解开。


  「所以,你不是来跟我抢姐姐的?」辣炒年糕一脸茫然地看着郑阳,疑惑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抢姐姐?」郑阳摸着额头苦笑,「原来你对我这么凶是以为我要抢你姐姐吗?」

  「那你第一次见面跟姐姐说喜欢什么的?」辣炒年糕面色迟疑。

  「你说的那个......唔......」郑阳托腮沉思,半晌后恍然。「哦!我想起来了......我是说我蛮喜欢你的歌声,所以愿意帮忙啊!」

  「那...那你说什么我来唱呢?」辣炒年糕像是不敢相信般接连问道。

  「那说的是我来教你怎么唱!」郑阳又气又好笑地敲了一下辣炒年糕的脑袋。「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神神叨叨的...... 」

  辣炒年糕捂着脑袋,不好意思地后退了几步。

  心里有点委屈,又有点高兴。

  反正姐姐是我的就行。

  这般想着,辣炒年糕搂着韩式泡菜,像个宠物一般缩在姐姐怀里撒娇,不肯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