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西湖醋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鹊月微芒
西湖醋鱼初始皮肤.jpg

画师:

西湖醋鱼满星皮肤.jpg

画师:

西湖醋鱼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西湖醋鱼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西湖醋鱼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西湖醋鱼头像.jpg 西湖醋鱼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井上喜久子 / 杨鸥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专属堕神 头像-面刀.png
面刀
头像-暴饮.png
暴饮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南瓜羹.png南瓜羹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52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Hp icon.png 生命值 31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324 / 352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016 / 266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19 / 3899
背景故事
人鱼尾身,性情文静,容易多愁善感。期待有人可以给她阳光和温暖。温婉的样子让许多人都很想怜惜她。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夜明灯 西湖醋鱼侧身,将提灯压于身侧,提灯发出光芒,增加友方全体4点攻击力,持续5秒。
能量技
心如止水 西湖醋鱼提着提灯,甩动鱼尾转了一圈,卷起了水浪,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4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进行魅惑,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庐山云雾头像.jpg 庐山云雾
心如明镜 西湖醋鱼提着提灯,甩动鱼尾转了一圈,卷起了水浪,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12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进行魅惑,持续3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小女子西湖醋鱼,虽然位卑,却也想尽绵薄之力,以后,还请大人多多照拂。
登录 您回来了,小女子备了一些小吃,请品尝。
冰场 寻寻觅觅,又见御侍大人。
技能 无根之水啊!
升星 感觉这水又变清澈了不少,万分感谢。
疲劳中 有些乏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恢复中 多谢关怀,此身已无大恙。
出击编队 不终止这罪恶,不知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落败 干涸的湖泊,结束了命运。
通知 饭出锅了,好香啊。
放置台词1 万语千言,不知从何说起。
放置台词2 心里有悲伤的故事,又怎得悠然快乐?
触碰台词1 又到花落时分,再美的绽放也终有结尾的时候啊。
触碰台词2 昨夜被梦惊醒,看了一夜的月色,总觉忧伤萦绕,迟迟不能退却。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可有这,有苦说不出,有理道不明的时候?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小女子虽然曾有期待,可没想到竟然成真,此生此世,愿能永远相伴~!
亲密台词1 御侍,……这样总让人觉得害羞呢。
亲密台词2 居室已经收拾妥当了,您满意吗?
亲密台词3 承蒙垂幸,是小女子之福,只盼着今后能够长久……
换装独白
鹊月微芒 分离断肠……月下鹊渡几里川江,夜里耀起星点灯芒,针织线引,牵孤影成双。

资料

食物 西湖醋鱼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2~13世纪
性格 悲观
身高 159cm
关系 喜欢: 庐山云雾头像.jpg 庐山云雾
信条
心里有悲伤的故事,又怎得悠然快乐?
简介
西湖醋鱼诞生自悲苦的传说,其味道展现着一种莫名的酸楚。然而从这份酸楚之中,也依然能够体会到不甘于此的悲怨,萦绕在人们的心头。

故事

心结


  我能感受的道身体在逐渐的下沉,湖面上的光亮在离我越来越远。

  若能就这样,闭眼沉睡下去也好。

  忘却所有悲伤之事,和已失去了钟爱之物的自己一起,将全部都融进这片湖里。

  反正我也已失去了所有。

  不......其实从一开始就无所得。

  那夜星光点点的萤火,和印刻在心底的腼腆笑容。

  只是我在那个夏季里所看到的美好的幻想罢了。

  可是心底里的悲伤却始终无法抑制,自那天之后的每时每刻,它们都在我的心中反反复复的质问着我:

  「为何你还存活在这个世上?」

  是啊,为什么呢?

  我也很想回过头去,质问那个人类,在我选择喝下那碗汤药后的现在,为何还能呼吸,为何还能感受得到悲伤。

  为何,不成全我的心意?

  然而我永远都不会得到答案。

  因为此生都不会再和那个人见面了。

相处


  那时候的我,正为御侍大人的去世而伤感不已。人类的寿命实在过于短暂,对于我来说不过弹指的片刻,他已过完了一生。

  我不愿停留在御侍大人的故乡,因此顺着水流,一路往偏僻的地方游去。

  途径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的深处有着一片湖泊。那晚湖泊四处寂静无声,月光照耀下,湖面波光粼粼,与岸边星星点点的萤火一起,让我伤感的心得到了缓和。

  于是闭上眼,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御侍大人生前最爱的那首曲子。

  然而一曲完毕之后,当我睁开双眼,却发现岸边有人伫立。

  那是一个人类男子,用着诧异而又惊喜的表情望着我。

  一时间我不知该作何反应,竟也同他一般呆愣在了原处。

  半晌,当我回过神来,想要潜入水中离去时,从岸边传来了支支吾吾的询问声,我抬头望去,只见他笑的腼腆,语气微弱而又充满期待:

  「我以后,能经常来这里吗?」

  或许是我孤寂了太久,在感受到了温暖的片刻后,竟鬼使神差一般的点头答应了。

  或许又是因为,那腼腆的笑容在那夏日星空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好看吧。

决心


  「她有鱼的尾巴,真是可怕。」

  「原来飨灵里面也有这种怪物。」

  「可是她的歌声很好听啊?」

  「别傻了,那一定是用来迷惑他人的手段。」

  「我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往昔那些人类不友好的言语,在深夜时总会缠绕着我,然而现在的夜晚,因为有他的陪伴,那些令人不快的声音已经有好几日不曾出现了。

  那个男子每日都会在深夜,准时来到我栖身的湖边,同我或是说些他与别人的趣事,或是说些森林中的趣闻。久而久之,我开始期待,今天的他会来与我说些什么有趣的事情。

  然而,就在我恍惚的觉得,就这么一直停留在这片湖泊里也未曾不可的时候,他却消失了。

  就像是从未来过那样。

  人类本就是一时兴起的生物,我安慰着自己。
  不过是可能再也无事可说,所以索性不来了而已。既然此处已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不如就继续游历,去往下一个地方吧?

  我如此想着,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安慰,却发现无论用什么理由,仿佛都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那个人是真的厌倦了自己。

  荧光点点,我看着平日里他会待着的岸边,心理下了决定。

汤药


  凭借着以往,他同我说起过的点滴,借着那些细微的线索,穿过森林,找到了他一直生活着的村子。此时已是深夜,村内寂寥无声,唯独只有一户人家的屋内还闪烁着烛火的光芒。

  那屋子里时不时传来争吵声,其中参夹着令我熟悉的声音。我朝着那声源走去,意料内的在屋子里看到了他的身影。

  此时的他眉头紧锁,面对着似是他母亲的人在争辩着什么。一墙之隔令他们的争吵声断断续续,我听不太细,只能隐约分辨出一些像是在说我的语句。

  「人鱼......飨灵......」

  「强行......契约......厨师工会......」

  我站在屋外,心理已了然。心中曾悸动的心绪渐渐平复了下去。我深呼了一口气后,转身离开了那座屋子。




  那天之后,他又像以往那般,每天准时来与我闲谈。用忽感风寒为由,将那几日的缺席一笔带过。

  我不曾揭穿他的谎言,直到那一天来临。

  那天他一反常态,在傍晚时分就来到了湖边,手中拿着一碗汤药,说见我长久的呆在水中,怕会像他一样感染了风寒,这几日特意去森林内采摘了药草,希望能够防范。

  真是蹩脚的理由。

  我接过那碗汤药不作声,看着碗中倒映出的我的面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陌生。

  他见我不语,慌张了起来,正要再同我说些什么的时候,我端起了碗,将其中的汤药一饮而尽。

  喉咙突然开始觉得似火在灼烧,眼前的事物开始扭曲,他的面孔混杂在一片混乱里,便得不太真切。

  浑身开始失去力气,汤碗从我的手中滑落,掉入湖中。

  这样的话一切就结束了。

  我心想着。

西湖醋鱼


  耀之州的某处茂密的森林内,存在着一座与世隔绝的小村落。

  村落内的人们安居乐业,不争世俗,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生活。

  但其中的一户人家,稍微有些特殊。这家的女主人,早些年曾带着自己的孩子,出门游历。

  途径某处溪流,却遇到了名为堕神的怪物。

  手足无措之际,一名料理御侍出手搭救。那和飨灵相互配合,击退了强敌的身姿,在那年仅6岁的孩子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回到村落之后,这个孩子也成为一名料理御侍,开始了刻苦的练习。然而,有时候努力并不会给你任何回报,那孩子的料理手艺日益见长,但是却始终不曾召唤出任何飨灵。

  「可能是没有天赋吧。」

  村子里开始有好事者在暗处细细碎语。

  当年的小孩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成年男子。
  对于料理御侍的热情从当初单纯的崇拜,渐渐演变成了偏执。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在一个夜晚,偶然间在森林里听到了如天籁般的歌声。那歌声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让他情不自禁的就朝着声源走去。

  在那里他看到了,只在小时候的童话书里才会存在的人鱼。

  同一时间他也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的梦想,说不定就能实现了。



  之后的每日,他都按时来到湖泊的旁边,每日都换着花样的想要讨取人鱼的欢心。

  然而在和人鱼的交谈之中,一开始的目的却发生了动摇。

  被人类冠有拥有着「被诅咒的歌声」以及「怪物的姿态」的飨灵,那长年孤独而忧郁的内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令他在意了起来。

  直到人鱼端着汤碗,在他面前落泪的时候,他才明白了自己那份在意的心情是为何物。

  于是推翻了原本的所有计划,他将因药物而昏迷的人鱼留在了那片湖泊,转身离开。

  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理想,男子却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轻松,自由。长年来的偏执就如此的被放下了。

  他想,即使这辈子也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召唤出飨灵,也无大碍。

  因为他得到了比理想更重要的东西。



  然而清醒过来后的西湖醋鱼,却误会了对方的意思。在发觉了自己的喉咙,被男子的药物所伤之后,长年累月的孤独与忧伤占据了她的心头。

  此时她连自己最为喜爱的事物也已失去,那一瞬的她觉得,已没有继续存活的意义。



  解铃无需系铃人,醋鱼的心结在未来的某一天,终会解开。

  在那笛声悠扬的春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