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蛋奶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蛋奶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蛋奶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蛋奶酒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蛋奶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蛋奶酒头像.jpg 蛋奶酒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渡边拓海 / 叶清
获取途径 【圣地奇境】【狂欢庆典】
专属堕神 头像-叶海皇.png
叶海皇
头像-珍珠眼.png
珍珠眼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抹茶蛋糕.png抹茶蛋糕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52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5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Hp icon.png 生命值 38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23 / 2666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02 / 256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98 / 5293
背景故事
看上去十分草食系的绅士小哥哥,女性杀手,浪漫,对所有人都非常温柔贴心,但是有点天然黑,极易迷惑他人。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微醺气泡 蛋奶酒唱着歌,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8点伤害/
能量技
甜蜜桎梏 蛋奶酒从地上召唤出泡泡,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78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5%,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火鸡头像.jpg 火鸡
超级甜蜜桎梏 蛋奶酒从地上召唤出泡泡,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13点伤害,同时使友方全体的所有伤害提升15%,持续5秒。

神器

  • 圣诞麦克风
  • 神器线路
蛋奶酒神器.png
蛋奶酒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技能1 战斗中,增加攻速值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
技能2 战斗中,增加暴击伤害值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
技能3 战斗中,增加暴击值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技能1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2%+13829%+176 37%+218 45%+260 54%+306 64%+356 75%+417 90%+493 108%+585 130%+700)的额外伤害
技能2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20%+7825%+107 31%+138 37%+170 44%+204 51%+242 59%+287 70%+345 83%+414 100%+500)}的额外伤害
技能3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三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4%+5618%+73 23%+91 28%+109 34%+129 39%+150 47%+177 55%+210 66%+250 80%+300)的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技能1 普通攻击后,1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1519 24 29 34 40 47 56 66 80)点,每6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暴击后,4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1519 24 29 34 40 47 56 66 80)点,每6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受到治疗后,6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1519 24 29 34 40 47 56 66 80)点,每6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技能1 受到伤害后,降低敌方所有角色的攻击力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持续5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受到伤害后,降低敌方所有角色的技能伤害11%13% 15% 18% 20% 22% 25% 29% 34% 40%),持续5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受到伤害后,降低敌方所有角色的普通攻击伤害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持续5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技能1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9%38% 48% 58% 68% 80% 94% 112% 133% 160%)的伤害并附加138176 218 260 306 356 417 493 585 7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的伤害,持续5秒
技能2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敌方生命值最低的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的伤害并附加7496 120 145 171 200 235 280 333 400)点伤害,同时使他眩晕3秒
技能3 增加一个20%概率触发的基础技: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80%的伤害并附加4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自身攻击力4%5% 6% 7% 8% 10% 11% 14% 16% 20%)的伤害,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次见面,你就是我亲爱的御侍么?那么,以后我就是你的所有物了呢!
登录 你回来啦,真好,我又能看到你了呢!
冰场 啊,这里让我想起了美好的圣诞节,那覆盖了整个世界的皑皑白雪。但,再美的美景都比不过你。
技能 抱歉,麻烦你就此沉眠于悠长美妙的梦境吧。
升星 哎呀,这种美妙的感觉……
疲劳中 没事,我只是有点醉了……休息一下就好……一下就好……
恢复中 唔——看到你,所有的不适好像都渐渐消失了呢……
出击编队 只要你需要的话,我永远都会跟在你身边的。
落败 别担心,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
通知 我才没有在里面偷偷加上酒呢!……谁让你醉了的样子那么可爱嘛。好吧好吧,就一点点,真的就只加了一点点。
放置台词1 嗯?我在看什么?我在看你呀。
放置台词2 御侍,你的眼睛里是有星星吗?好想珍藏起来~
触碰台词1 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我都会认真听你说的哦。
触碰台词2 我调了一种酒,你愿不愿意尝尝,然后给它取一个名字呢?毕竟,它是为你而诞生的。
触碰台词3 火鸡又哭了?这次可不是我把他弄哭的。
誓约台词 你未来的每一天,都会有我在。
亲密台词1 真好,以后能够一直这样看着你了呢。
亲密台词2 你醉倒的样子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次,所以,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亲密台词3 和你相处的每一天,都足以令人歌颂这个世界的美好。
放置台词3 唔——好无聊啊……火鸡那个家伙在做什么呢~
胜利台词 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有时间陪我了呢~
失败台词 唔——我需要你的安慰……
喂食台词 这真的是给我的吗?太好了!我一定会珍藏起来!

资料

食物 蛋奶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17世纪
性格 温柔
身高 175cm
关系 喜欢: 火鸡头像.jpg 火鸡
信条
如果是为了可爱的你,我愿意付出一切。
简介
曾经因为特定环境而仅有中上阶层饮用,后来才逐渐成为普罗大众的节日饮品。在蛋奶酒对外的传播中,也有人尝试用不同的酒来冲调,以增加美味程度,并由此获得了女性的欢心。

故事

女孩子的心思


  严格来说,我不是一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家伙。
  但是比起我的御侍来说,我绝对要比他体贴温柔得多。

  至少我不会在女孩子送上充满心意的礼物时,义正言辞地告诉她,我不接受贿赂。

  女孩子们是可爱且敏感的存在,她们就像娇艳的花朵一样需要呵护。
  而她们发自真心的笑容,就是对我最好的回馈。

  御侍是个并不擅长交际的家伙,他一直认为自己只需要好好守护这座王都。
  但是身在官场中,交际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好在他是国王兄长的唯一子嗣,不然以他那平白耿直到不加任何修饰的言辞,怕是早就为此送命。

  而我的出现,就仿佛是上天为了阻止他继续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我帮他礼貌地回绝掉一些官员的邀请后,他就如释重负地将所有对外交际的工作全部扔到了我的头上。

  我并不喜欢那些枯燥乏味的书面工作。
  甚至对于那些犯了错的女性我会不自觉地偏袒,我没有办法像他那般铁面无私。

  我们性格截然不同,却恰好互补,这让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也是共同的战友。

  但是我们俩并不是永远都那么和谐。
  或者说,除了工作以外,生活中的我们始终不怎么合拍。



  他不怎么看得惯我和女孩儿们过于频繁的接触。
  我也不怎么看得惯他过于死板的生活习惯。如果非要说说我们两人之间最大的矛盾,那应该是发生在一个女孩儿的身上。

  那是个平凡的普通少女,她在御侍加附近开了一家和她一般平凡的小小花店。

  她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但却有着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她的迟钝。

  御侍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儿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我每每看见他望着花店门口拿着水壶的少女时露出的呆愣眼神,总是忍不住想要揶揄他几句。

  那个女孩儿很健谈,我曾多次借着买花的名义来到她的花店,很快就和她成为了朋友,还会在适当的时候将那个不敢进门的家伙拽进店里。



  我们和那个女孩的关系越发亲近,御侍鼓足勇气买了一束花,送给这个女孩儿。
  刚想开口向她表白,女孩儿却转身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两块巧克力递到了他的手中。

  「你来的正好~情人节的时候没来得及送你俩巧克力,现在给你们补上!这是你的,另一块是蛋奶酒的。」

  我看着那块属于我的心形巧克力,又看了看御侍手中那块普通的动物形的巧克力,忍不住仰起头,回忆最近有没有邀请我前去小住的朋友。
  家里最近,可能是没法住了。


小小国王


  为了避避风头,我来到宫里暂住。
  皇宫的小主人是御侍十分疼爱的堂弟,而那个小家伙的身边也有着一个飨灵。

  与我和御侍不同的是,那个小家伙和他的飨灵十分相似。
  并不是指外表上的相似。

  他们两个有着如出一辙的个性。
  一样的固执,一样的傲气。
  甚至在对待一件事情的态度上,都会有着几乎完全一致的意见。
  和我与御侍的相处模式完全不同,他们两个互相依靠着共同成长。

  不过火鸡要比他的御侍更加活泼些,也更好玩就是了。



  我第一次见到火鸡,还是在刚被召唤出来没多久的时候。
  御侍带着我前来面见当时身体尚且健康的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有些私密的家事要和御侍说,我便独自来到了花园中,跟来送茶点的女佣小姐们聊得火热。

  一只白色的小狗忽然蹿上了我的腿直往我的怀里钻,而一左一右两座灌木丛里蹿出了两个小家伙。

  「快!逮住他!」

  我看着头,上还沾着灌木枝叶的火鸡,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你是谁!你笑什么!不许笑!」

  我和火鸡的第一次相遇便是这样好笑。
  看着火鸡和小皇子涨得通红的脸,我便再也忍不住笑意,扶着桌子哈哈大笑。

  「你、你这个无礼的家伙!不许笑了!不许笑!」

  火鸡仿佛被戳到了痛处一般气得就差跳脚,小皇子则有些腼腆地干咳一声,站在他的身旁努力装出一副成熟模样。
  ——虽然他头顶的树叶出卖了他。

  我勉强忍住了自己的笑容,伸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正是如同我想象中的柔软。

  「好,很抱歉失礼了,小殿下。」

  看着火鸡插着腰扬起下巴,涨红了脸却不愿意认输的表情,我忽然感觉枯燥无味的皇宫可能也是个挺有趣的地方。


疏远


  住在宫里的这段时间,我时不时会去逗弄下两位新上任的代国王,让他们放松一下自己过于紧绷的神经。

  剩余的时间大多是在和美丽的女佣小姐们聊天赏花中度过,偶尔也会回宅邸看看御侍有没有消气。



  那天我获得了御侍回家的邀请,打算前去找火鸡他们告别。

  我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飨灵正在一步步逼近火鸡。

  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不适的气息,摄人的气场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眼看着火鸡就要摔倒,我站到了他的身后挡住了他退却的脚步。

  这个家伙一直在被我欺负已经很可怜了,怎么能让他再被别人欺负了呢?



  被那个飨灵震慑住的火鸡在撞到我时清醒过来,原本因为紧张而发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

  那个家伙略带玩味地看着我,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甚至让我无法再好好维持笑容。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却是接下来一切的开端。



  那天之后,我和御侍没在见过这两位代国王,而本来御侍手中守备军的势力被一点一点交到伯爵夫人手中。
  伯爵夫人就是那天我在宫殿中见到的飨灵的御侍。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飨灵的名字叫做血腥玛丽。

  自从势力削弱,那些曾经恭维御侍的家伙全部露出了自己原来的嘴脸。
  原本络绎不绝的客人此时也都再也见不到了。
  我和御侍也曾多次奏请面见小皇子和火鸡,但是都被拒绝了。

  再一次被卫兵请出了以往通行无阻的宫殿,看着此时显得格外不近人情的高墙,第一次生出了些恼怒。

  我们是朋友了不是么?
  为什么,怀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问我们呢?还是说,我们在你们的心里,根本不会和你们说出真话呢?



  我和御侍不再试图面见小皇子,赌气一般地不再去想起那些令人烦躁的事。
  御侍身为贵族,自然拥有不少的资产,足以让我们富足度过未来的生活。

  每日和可爱的女孩儿们待在一起,我以为这样就能忘却那些事情,不会再想起那座令人烦躁的王宫。
  直到我身边的女孩儿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明明前一天和我聊天时还露出让太阳都逊色几分笑容的女孩儿,转天就失去了踪影。

  消失的女孩儿越来越多,原本一次接一次从不停歌的舞会也逐渐因为女孩儿们的消失减少。

  如果是御侍的守备军,绝不会在这个时候都还没有任何行动。
  我们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此时,我们的身边只剩下了几个骑士,他们光是为了日常的和平就费尽了精力。

  好在御侍的骑士意外通过一些别样的手段将这件事情调查出了个大概,结果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意外。

  为何守护皇城的守备军至今都没动作?
  伯爵夫人身为皇城守备军目前的掌控者,除了她到现在都没能知道这一切以外,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性——她就是这件事情的元凶。

  那么,已经掌握了王城绝大部分势力的伯爵夫人......是不是会对他们不利?……

  在和御侍一夜的讨论后,我们制定了一个简单直接的计划,而这个计划里包含了我们对于小皇子以及火鸡完全的信任。


计划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原以为会需要犹豫一段时间的小皇子和火鸡竟然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我们。
  很快,计划开始有条不紊地施行。

  我闯入书房“意图行刺”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城,随后,御侍“意图谋反”的证据就被伯爵夫人递交给了小皇子。

  御侍和我就这样表面上退出了整个舞台。

  失去了天敌的动物很快就会忘记该如何伪装自己。
  很快,清除了所有顾虑的伯爵夫人不再收敛自己的爪牙。
  一天天过去了,女孩儿也一个个自舞会上神秘消失。

  忠心于御侍的骑士果不其然,很快就抓到了她的把柄。

  我看着这座曾无数次踏足的古堡,忽然感到了一阵阴冷。



  从美丽的花园底下掘出了那些我曾经熟悉的身影,她们有些还穿着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们时所穿的漂亮礼服,失去了血色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我站在花园的入口为这些不幸夭折的美丽花朵哀悼。

  土兵们层层叠叠地将这座古堡包围,还有不少失去了爱人,女儿消息的人们围在城堡的门口。
  回到城堡中,努力压抑的啜泣声从房间传来。小皇子虽然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我们而执行了计划,但将伯爵夫人视作母亲的他并没有想到,元凶就是那个一直以来都对他如此体贴温柔的女人。

  我并没有去打扰他,我知道,接下来的他们会会陷入自责。
  但是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伯爵夫人死后各种势力的斗争将让他们焦头烂额。作为对于他们信赖的回报,我会为他们解决这些事情。

  我找到了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那是个很傲慢的家伙,但是他的傲慢源自于他的实力,他有傲慢的资本。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引导者,没有办法告诉那两个小家伙为君之道。
  但是我相信,那个天生就立于王座之上的王者,一定可以。
  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进入了那个家伙目前的居所。

  「那么,如果我按你所说,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香槟玩味地看着我,他终于对我说的话感兴趣起来。

  「我们会是您的国家被外敌入侵的最好屏障,以及您会获得一个长期的忠实盟友。我觉得就这两点而言,就足够了。不过就算不够,我也没有办法拿出其他能让您觉得有价值的东西了。」

  面对这样的家伙,我选择将真话如实说出。看似轻松的表面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背后已经沁满了汗水,如果说血腥玛丽让我感觉到的是一种阴冷的话,那他就是属于王者的威压。

  「哈哈哈哈,我喜欢你这种家伙!不错,就这两点而言,就足以让我去见见那两个小鬼了。但是就这样去做两个小鬼的人生导师,我觉得还是亏了点儿。这样吧,算你也欠我个人情如何?」
  「......还有......啊?什么?只......只是这样而已吗?」
  「如何?」
  「成交!」

  身为一个王者,香槟不可能不知道以他的身份前去王宫,对于其他觊觎着国王宝座的人会是一种极大的威慑,他也不可能没有猜出我这次前来远不只是为了让他开导年轻的君王而已。

  只是一个人情的代价,实在是过于便宜了些。

  「别想太多,我没想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只是很欣赏你而已。」


蛋奶酒


  蛋奶酒虽然总是说自己只不过是比较体贴而已,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整个王城最受欢迎的男性。
  体贴、温柔、善解人意,还有着一张畜人无害英俊潇洒的脸,这些就足以让蛋奶酒成为所有女性追逐的对象。

  有时候女性的喜爱就是那么的简单、不需要其他理由。

  而他的御侍和他截然不同,虽然也有着一张帅气的脸,但是严肃到能够吓哭小孩儿的表情总是让女孩儿们有些害怕。

  虽然也有因为他的出手而获救的女孩儿对他芳心暗许,但是在看到有的女孩儿送上的爱心小礼物被当做行贿的道具严厉拒绝。
  遭到心上人的说教之后,喜欢上他的女孩儿们还是选择将自己的爱意藏在心底。



  除去因为御侍喜欢的女孩儿给自己送上了爱心巧克力而被赶出家门这种小小的乌龙之外,帮御侍处理了所有交际工作的蛋奶酒在王都混得可谓说是风生水起。

  蛋奶酒除了和那些女孩儿们聊天之外,最喜欢做的便是到王宫里去逗弄火鸡。

  火鸡并没有多么厉害,但却是个足够努力的家伙,还有着极强的自尊心。
  所以蛋奶酒每每将他逗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别样的满足感。

  当他被一次次拦在王宫之外的时候,蛋奶酒并不否认自已曾对火鸡和他的御侍有过怨愤。但是当女孩们陆续失踪,了解到王城最近的情况之后,他和他的御侍还是第一时间担心起身处王宫之中的小皇子和火鸡。

  很快,他们就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

  将自己的安危完全交托于火鸡和小皇子的计划,最终得到了一个还算圆满的结局。

  因伯爵夫人而消沉的两人很快就在香槟的帮助下恢复,那些蠢蠢欲动的贵族们也因为香槟的介入而蛰伏起来。
  蛋奶酒井没有将自己为了他们做出的努力告诉小皇子和火鸡。

  小皇子和火鸡没有让他失望,迅速振作起来的两人展现出了经历过挫折后的成长。

  作为整件事情的结尾,也是最值得蛋奶酒高兴的是,那个花店小女孩儿总算借此机会认清了自己的真爱。

  蛋奶酒无比庆幸,御侍将心爱的女孩儿从黑漆漆的地下室里救出来时并没有说出什么破坏气想的话。

  她被一直阻碍着伯爵夫人的御侍所牵连,在御侍“入狱”后,马上就被伯爵夫人报复似得以送花的名义诱骗到了城堡,并作为“储备粮”关在了地下室中。

  对于女孩儿来说,如果被救出的那瞬间只是心动的话,那之后养伤时笨拙却又发自真心的陪伴,才是她真正动心的理由。
  那一碗碗味道并不怎么样的粥虽然没能打动她的胃,却打动了少女的心。

  蛋奶酒身为幕后指导,目睹了他那御侍不知多少次的厨房中的爆炸。
  他站在御侍的婚礼上感动得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如果说,让他在帮助御侍找到真爱和帮助火鸡他们治理国家这两个选择里,选出一个更难的选项,他一定会选御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