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蛋包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沉浸时刻
蛋包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蛋包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蛋包饭换装.jpg

画师: 打个彼慌

请上传文件『蛋包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蛋包饭头像.jpg 蛋包饭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山下大辉 / 大白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仓鼠.png
仓鼠
头像-贪食.png
贪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酸甜黄瓜条.png酸甜黄瓜条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3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4 /
Hp icon.png 生命值 33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00 / 152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42 / 275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50 / 1675
背景故事
偶像宅男,果冻的死忠粉,很讨厌一直跟在果冻身边的布丁,虽然是经济人,但因为是男生,总会让他觉得很不爽。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宅男应援 蛋包饭挥动应援棒对敌方距离最近的目标进行攻击,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伤害22点额外伤害。
能量技
爱的力量 蛋包饭挥舞应援棒舞动,增加友方全体3点攻击力和3点防御力,持续5秒。并有概率使友方全体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橙汁头像.jpg 橙汁
超级爱的力量 蛋包饭挥舞应援棒舞动,增加友方全体4点攻击力和4点防御力,持续6秒。并有概率使友方全体进入无敌状态,持续4秒。

餐厅技能

强身健体 (1级)飨灵在餐厅中得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整理达人 (1级)餐厅橱窗出售食物数量上限提高10个。(适用职业:主管、厨师)【2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初见,小生名叫蛋包饭!小生是果冻亲忠诚的后援团团长,呐,要参加吗?
登录 咦?早上了?昨晚小生在剪果冻亲上次活动的视频,好困,小生先去睡一会……
冰场 之前去的那家女仆咖啡的大姐姐,也很可爱呢~啊,不过还是果冻亲最可爱!
技能 果冻后援团团长!蛋包饭参上!
升星 噢噢噢,果冻亲看到了吗!这就是爱的力量!
疲劳中 果…果冻POWER不足————
恢复中 唔噢噢噢果冻亲的新CD!果冻POWER回复满点!
出击编队 唔咻——!快点开始吧,小生可不想错过演唱会!
落败 小生……还没……
通知 御侍亲!粮草已到!
放置台词1 xixixixixixixixixi~~~~~
放置台词2 よっしゃ行くぜー!
触碰台词1 唔噢噢噢噢——果冻亲敲可爱!世界第一,不,宇宙第一可爱!
触碰台词2 虽然是经纪人但是粘着果冻亲的那个男人,快去死一死吧!!!
触碰台词3 恩?干什么?--御侍亲终于下定决心要成为果冻亲后援团的一员了吗?小生甚是欣慰啊!
誓约台词 御侍亲,小生以后一定会像喜欢果冻亲一样喜欢你的,啊不,还要多一些,反正最喜欢你了!
亲密台词1 新入团的后辈还是太嫩了呢,哇!小生只是看看!真的真的已经退团了!
亲密台词2 诶?果冻亲?……恩,还喜欢哦。可是,御侍亲是比果冻亲更重要的存在。
亲密台词3 这是……果冻亲演唱会的门票??!!呜...御侍亲!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换装独白
沉浸时刻 听着果冻的歌,感觉能再一次感受到那天在海边的心情。蓝天,碧海,还有她的身影……

资料

食物 蛋包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果冻命
身高 165cm
关系 喜欢: 果冻头像.jpg 果冻 橙汁头像.jpg 橙汁

讨厌: 布丁头像.jpg 布丁

信条
唔噢噢噢噢- -果冻亲敲可爱!世界第一,不,宇宙第一可爱!
简介
人们总会将蛋包饭通过绘画或者写字的方式来传达信息,这让原本平平无奇的他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把经过装饰的蛋包饭呈现在面前,在品尝美味的同时更得到了情感的传达。

故事

约珥之名


  我的名字是约珥,是御侍大人赐予我的。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当然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带着和我一样喜欢果冻亲的御侍大人一起来看果冻亲的演唱会什么的。
  不觉得是一件超棒的事情么?

  「等着小生哟,世界第一可爱的果冻亲! !!」
  我看着贴在墙上的果冻亲的海报,自言自语着。

  「约珥,你在哪里啊? 」
  御侍大人四处张望着,看上去已经找了我很久。
  只是这里人声嘈杂,再加上御侍大人的声音本身就轻,此刻的她看上去就更加的无助。

  「在这里哦!蕾希! 」
  御侍大人不喜欢我称呼她为御侍,而是希望我叫她的名字。
  嘛~我倒是不在意这些,因为蕾希这个名字也超可爱的啊~

  「在干什么呢? 」
  「没什么哦~ 」
  我赶忙将墙上的海报藏在了身后。
  还好!没有人发现!果冻亲的海报我当然要一个人带回去独享!

  「过来,来我身边吧。 」
  御侍大人总是会对我说这句话,好像很害怕一个人一样。

  「等等哦!马上就来! !! 」
  我大声地喊着,这时,御侍大人就会露出安心的表情。

  御侍大人是真的害怕一个人吗?
  可是,我认识的御侍大人,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


  那天也是和现在一样的阳光明媚。
  这里是一个类似医院一样的收容所。
  很多被堕神袭击后受了伤,失去了家的人就会选择留在这里。
  御侍大人据说也是因此留下来的。

  风从窗户里吹了进来,吹拂着白色的窗帘。
  房间里放着音乐,是果冻亲的新歌。

  御侍大人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在一块巨大的画布上画着些什么。

  「御侍大人,你是在画天空吗? 」
  我看着画布上蓝蓝的一片,就这么问道。
  「不,是小岛,海中的孤岛。」
  御侍大人刚说完这句话,手里的画笔却突然顿住了。

  她缓缓地转向我,用着近乎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你..的声音...」
  「嗯? 小生的声音怎么了吗? 」
  我乐呵呵地笑着说。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
  御侍大人失神地说着,眼眶却突然流下了一行泪水。

  「怎...怎么了...是小生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吗?御侍大人,你怎么就哭了? 」
  我手足无措地看着,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才好。

  「 不,不是的,我明明应该..已经听不见了,就连果冻的声音都已经......」
  御侍大人回过了身,用手指掸去自己的眼泪。

  「我.居然能听见你的声音啊...」
  然后又和刚才一样平和地说道:
  「约珥,我以后就叫你约珥吧~ 」

  「唔噢噢噢一御侍大人您居然为小生起了名字!」
  「你也不用叫我御侍大人。」
  「欸?」
  「叫我蕾希就可以了。


  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毕竟这是御侍大人给及我的。


记录时光


  「约珥,你在哪里呢? 」
  御侍大人突然这么说道。

  「就在窗边哦! 。」
  我以为是御侍大人被窗帘遮住了视线,才没看到我。
  「这次小生可没有偷跑出去看果冻亲的演出会哦!」

  我着急着解释,可是转过身看向御侍大人时,却发现和御侍大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遮挡。

  「蕾希,你在做什么呢? 」
  即使是没心没肺的我也觉得御侍大人这样有些反常便问道。

  「嗯,没什么。」
  御侍大人一下子回过了神一样。

  「啊~蕾希你在发呆吗~哈哈哈哈...」
  「是啊,被你发现了呢。」
  御侍大人笑着说道。

  「我可是蕾希你的飨灵啊。」
  「嗯,我知道的。」
  御侍大人的眼神突然又失了神。

  「蕾希,你又在画什么呢? 」
  我又接着问道。

  「是我的回忆吧。」
  御侍大人说着这话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我走了过去,好奇地看着御侍大人的画。
  是在深夜被月光照耀着的树林中的小草地。

  画里有两个坐在地上的孩子的背影,还有一个迎着月光在那里唱着歌的女孩。
  而那个唱着歌的女孩被穿过树叶的月光照耀着,身后竟出现了白色的翅膀。
  我看着那张画中美丽的侧脸,竟觉得有一些眼熟。

  「蕾希,你画的是果冻亲吗? 」
  「嗯。」
  「哇! !! 画得真是太好了!果冻亲就是天使啊!!!」

  「嗯,是天使哦。」
  御侍大人沉默了一下,然后又认真地说道:
  「虽然已经开始有些记不清了,但是我不想忘记这些,所以,我要趁现在把这些画下了。」

  我一开始没有明白御侍大人的意思。

  可当我仔细凑近想看御侍大人的画时,却偶然瞥见了御侍大人的侧脸。

  这时的我才发现,那个一直以来都安静地坐着面面的御待大人已经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不一样了。

  「约珥,你在干什么啊? 」
  「在看你啊。」
  御侍大人被我的话逗笑了。

  以前那张经常只对着自己微笑的脸上现在已经布满了皱纹,原本白皙如雪的皮肤也变得暗黄,而自己却几乎没有变样。

  仔细一算,才发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年。
  明明初见之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间御侍大人就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年过半百的老人。
  正当我感叹着时光如梭的时候,御侍大人突然将一封信交到了我手里,对我这么说道:

  「约珥,可以帮我把这封信寄出去吗? 」
  我看了看信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果冻」的名字。

  「没问题! 我一定会把你对果冻亲的心意寄给她的! !!」

  「嗯,那真是太好了。」
  御侍大人轻声回应了一句,便又开始画起了画。


  几天后。

  御侍大人就收到了果冻的回信,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御侍大人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然后一转眼御侍大人就不见了踪影,我大声地在房间里呼喊着:
  「蕾希,你在哪啊? 」
  「在旁边的房间里。」
  「你在干嘛呢? 」
  「在写回信啊。」

  就这样,御侍大人开始了和果冻亲之间的书信交流。

  果冻亲的信每次都是直接寄到了这里。
  而每当御侍大人写好了回信时,我就会带着信出门,将信投到外面的邮筒。

  看着御侍大人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灿烂,我也非常地庆幸。

  就连寄信的时候,顺便去买果冻亲的周边这样的事也变成了快乐的日常。

突然的拜访


  然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我全世界最讨厌的家伙居然会有一天找到这里来。

  那个家伙叫布丁,是果冻亲的经纪人。
  整天带着一副耍帅的墨镜不说,还总是板着一张脸,为人恶毒,总是对我施加暴力。
  就没见过他这么让人讨厌的家伙!

  「该死的面瘫墨镜,你来这里做什么啊?!」
  每次看到布丁的那张脸都气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家伙来当果冻的经纪人啊。

  「我是来办正事的,这次没空管你。」
  布丁依旧还是面无表情地说着。

  「你!!!」
  我正被气得无语。

  「约珥,你在… …」
  御侍大人大概被我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但是在看到布丁的那一瞬间,她却又怔住了。

  「蕾希…」
  从布丁口中说出了御侍大人的名字,我很诧异。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哪位呢?」
  御侍大人对着布丁笑着。

  「蕾希,你不用管这家伙。」
  「约珥…」
  我正准备把御侍大人带离这里,结果,布丁那家伙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你叫他…约珥?」
  「怎么了?我叫这么好听的名字,你羡慕啊?」
  我气呼呼地说着,还朝着布丁做了鬼脸。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御侍大人一脸认真地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
  布丁摘下了墨镜,对御侍大人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蕾希的记性好着呢!她又不认识你,你没事儿瞎套什么… …」
  我连忙辩解道。

  「嗯,大概是我年纪大了,最近,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 …」
  我还没有说完,御侍大人就苦笑着承认了。
  「不仅耳朵听不清,现在连脑袋都… …」

  「啊????!!!!」
  这下反而是我比较尴尬,我完全无法理解御侍大人在说些什么。

  「那约珥的事情呢?」

  「约珥?」
  我还在想这家伙又胡说些什么。

  「我说的不是现在站在这里的这个白痴。」

  「喂!面瘫墨镜!你刚刚是不是说我白痴了!」
  我变得无比的焦躁,立刻对布丁的人身攻击进行了抗议。

  布丁没有理睬我,反而抓住了我的衣服后领,我一瞬间被勒得发不出声音,拼命拍打着后面那个面无表情的人。

  「我记得哦,约珥他,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御侍大人低垂着眸,表情变得阴郁。
  
  「那你也明白约珥不是他的吧。」
  布丁冷漠而又平静的话语,更像是我眼中的不近人情。
  「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那个时候约珥… …」

  布丁的安慰没有让御侍大人得到任何宽慰,反而让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悲伤。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成功从那个面瘫墨镜手中成功挣脱。
  「你来这要做的事难道就是让蕾希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我质问道。

  「我只是作为果冻的经纪人,来了解一直以来和她写信的人。」
  布丁义正言辞地说着。

  「那你现在确认完了,可以回去了吧。」
  我拉着御侍大人,头也不回就这么离开了。

呼唤你的名字


  那时的我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情才将御侍大人拉走的呢?
  是出于对布丁的反抗心理,还是出于对御侍大人那悲伤表情的不忍。

  「约珥,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今天的果冻亲会唱什么歌呢!蕾希你也很期待吧!」
  「嗯,是啊。」

  御侍大人看了看演唱会周围的人群,轻声地说着:
  「果然,我这把年纪来这种地方很奇怪吧。」

  「说什么呢,蕾希明明就很可爱啊!」
  「我看上去,可都是像你奶奶一样的人了。」
  御侍大人连笑声都是轻轻淡淡的。

  「飨灵真的一直都是一个样子的呢。」


  和御侍大人来到了演唱会的观众席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舞台,御侍大人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看着眼前的舞台画面,总觉得有些熟悉。
  直到我看到了从舞台的布幕后面探出了头的果冻亲,那时我才响了起来。

  演唱会的布景和那时御侍大人画的那幅画中的树林非常的相似。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差点惊喜地叫了出来,但是却被御侍大人拉住了衣角。

  「来说说话吧,约珥。」
  御侍大人突然这么对我说道。

  「好啊,反正演唱会还有很久才开始。」

  我执着于寻找着也许会再次出现的果冻,没有看向御侍大人。

  「约珥,我也许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
  「你要去哪里啊?」
  「很远的地方吧。」
  「不回来看果冻亲的演唱会了吗?」
  「如果还记得的话... ...」

  「那里有小姐姐开的咖啡店吗?有可以买果冻亲的周边和CD的地方吗?」
  我突然很在意地问道。

  「这个,大概是没有的。」
  「这些都没有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我想是一座小岛吧,我希望是一座被海包围着的小岛,这样我就可以一个人...」

  「不带上小生我吗?」
  我打断了御侍大人的话,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呵呵...」
  随即出现在她脸上的笑颜仿佛是为了隐藏什么似的。

  突然观众席的灯光全部暗了下来,舞台上一束白光直直地打了下来。
  果冻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舞台上,唱着歌。

  我完全下意识地就掏出了荧光棒,开始疯狂打call。
  「果冻亲超可爱!!!宇宙第一的可爱!!!」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了。

  「果冻亲的歌声真是太棒了!又可爱又温柔又治愈!」
  我这个痴汉丝毫没有任何遮掩地说着赞美的话。
  「好了,接下来我们去哪呢?」

  「蕾希?!」
  我见御侍大人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出声,关心地问道。

  此时的御侍大人如同失魂落魄的孩子一般,眼角的泪痕,仿佛在诉说着她的悲伤一般。

  人群渐渐都散去了,这里只剩下我和御侍大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御侍大人会突然陷入了这样失神的状态。

  「约珥,我好像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
  人类没有睡觉也会做梦的么?我对此非常不解。

  许久之后,御侍大人才终于开始说话了。

  「我啊,梦到了约珥和我在一起听着果冻唱歌,
  梦到了约珥一如往常地在树下听我说话,
  梦到了我提议要和约珥玩捉迷藏,
  然后...我梦到了被堕神袭击的孤儿院。
  我拚命地找约珥,拚命地喊着约珥的名字... ...
  我忘记了我听不见约珥的声音,
  就像我也忘记了约珥根本没法发出声音一样... ...」

  「蕾希?」
  我试着呼唤着御侍大人的名字,就像御侍大人一直以来呼唤着我的名字一样。

  「如果约珥是你就好了,如果忘记这个梦就好了,我无数次地这么想着。
  我明明知道你不是约珥,却还是希望现在能这么笑着的人是他就好了。」

  御侍大人的声音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我甚至有些怀疑现在的御侍大人真的是在和我说话吗?

  「蕾希!你别吓小生啊,你听得到小生的声音吗?」
  我不断地呼唤着御侍大人。


  「嗯?」
  御侍大人的双眼暗淡无光,却微笑着对我说:
  「约珥,是你吗?你可以说话了吗?我终于可以听见你的声音了啊?」

  「小生...小生...是蛋包...嗯...啊哈哈哈哈哈——小生就是约珥哦~」
  「哈哈哈,约珥,你说话好奇怪啊!小生是什么啊?」

  御侍大人看着我,又不像是在看着我。
  「嗯!」

  我的御侍大人曾经是个怎样的女孩,我并不知道。
  只是,现在的她不可思议地变成了一个有些痴呆的老小孩。



  「约珥,你在哪呢?」
  「在你身边哦~」
  「你要去哪吗?」
  「哪里都不去哦~」



  我的名字是约珥,是御侍大人赐予我的,和她最重要的人一样的名字。

蛋包饭


  「约珥,你在这里啊~」
  蕾希不知何时来到了蛋包饭的身后。

  「嗯,是啊!难得能和蕾希你一起回来看看。」
  蛋包饭对御侍大人这么说道。

  这里是位于旧街区的一所孤儿院,是蛋包饭的御侍大人蕾希以前生活的地方。
  有些老旧的圆顶建筑,四周围着歪歪扭扭的木栅栏。
  因为这是由修道院改建而成的孤儿院。
  即便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也依旧可以想象出当初建成时的美丽壮观。

  这所孤儿院曾经被一只不知名的小堕神袭击了。

  那时的蕾希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因为自身的听力障碍和抚养教导她的修女的去世,性格内向的蕾希变得更加自闭。
  唯一的朋友就是最后才来到这家孤儿院的男孩——约珥。

  然而,那唯一的朋友到最后也失去了。

  「约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的时候吗?」
  御侍大人看着教堂旁边那棵古老的香樟树,笑着说道。

  年老的蕾希患上了痴呆症,经常会混淆不清现在和以前的记忆,也经常分不清蛋包饭和约珥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蕾希回忆中的约珥在六十年前的那次堕神袭击孤儿院的时候死去了。
  蕾希一直痛恨着那时提出要和约珥进行捉迷藏的自己。

  若是那时没有让约珥离开自己的话,就不会再那么大的慌乱中失去他了。
  蕾希一直都是这样责备着自己,认为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约珥。

  蛋包饭其实并不懂这些对蕾希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不希望看到她再露出那样的表情。

  「小...我已经不记得了呢,呀~我居然会忘记这么美丽的地方~真是太可惜了呢~啊哈哈哈...」
  蛋包饭讪讪地笑,挠着头,不敢看蕾希。

  为了不让时日无多的御侍大人太过痛苦,蛋包饭开始拙劣地扮演起了蕾希记忆中的那个约珥。

  虽然并不像。

  「是么...这个也不记得了啊。」
  蕾希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失落,但是很快又恢复成了以往平和的声音。

  「我和约珥你第一次说话就是在这呢。」
  蕾希轻抚着粗糙的树干,说。
  「那时的你一直都不说话,后来我就把修女大人教我的手语教给了你。」

  「你还记得这是什么意思呢?」

  蕾希伸出了手,握拳,拇指轻轻地弯曲了两下。

  「呃... ...」
  蛋包饭一下子愣住了,他哪里有学过这些东西,他又不是那个该死的面瘫墨镜。
  「那个啊!我知道就是那个!唔...感觉我就快想起来了,是果冻亲,对不对!」

  「呵呵... ...」
  看着蛋包饭为难的样子,蕾希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那就是果冻亲超棒的意思!?
  呀!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果冻亲真的是世界第一的可爱啊!」
  蛋包饭看见蕾希这个反应之后,反而更加慌乱。

  风不停地吹着,树枝都压着腰,香樟树下不知何时有着一股好闻的味道。

  「不要露出这么好笑的表情啊,约珥。」
  「御侍大人...」
  「我刚刚听到了你的声音呢,明明以为绝对不会听到的。」
  蕾希这么说着,那时的蕾希和蛋包饭初遇她时的表情很像,平静而又悲伤。
  甚至让蛋包饭觉得蕾希有那么一瞬间恢复了记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只能听见你的声音呢,蛋包饭。」

  看着那样的蕾希,蛋包饭第一次痛哭流涕。
  那时的他第一次在内心渴望着和果冻无关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一直听到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