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蔬菜沙拉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捣蛋木乃伊
  • 邂逅音符
蔬菜沙拉初始皮肤.jpg

画师:

蔬菜沙拉满星皮肤.jpg

画师:

蔬菜沙拉换装.jpg

画师:

蔬菜沙拉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蔬菜沙拉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蔬菜沙拉头像.jpg 蔬菜沙拉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花江夏树 / 翁媛
获取途径 召唤空运帕雷西玉泉郊外学院外围大祭之里堕神遗骸
专属堕神 头像-兔子.png
兔子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南瓜茶巾绞.png南瓜茶巾绞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7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6 /
Hp icon.png 生命值 335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94 / 149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32 / 2277
背景故事
软萌少年,胆子很小,总是躲在角落里,不敢跟人交流,但内心很渴望被保护。很怕热,一到热的地方就会精神萎靡不振,什么都不想做。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焉知非福 蔬菜沙拉从篮筐中摔倒,飞出食材,给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目标每秒恢复35点生命值,持续3秒。
能量技
蔬菜大暴走 蔬菜沙拉爆发内在潜能,使友方全体增加3点攻击力,持续5秒,并且有概率增加友方全体20点暴击率,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唔,那个,是这里吗?你是御侍大人?唔,那,以后拜托您照顾了。
登录 御侍大人,您终于回来了,终于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冰场 御侍大人,你来了呀~
技能 我,我才不怕你们。
升星 唔,有点开心呢。
疲劳中 有点累了啊,御侍大人的肩膀可以让我靠一会吗
恢复中 睡得好舒服,感觉精神又回来了呢。
出击编队 出发,有御侍大人在,蔬菜色拉什么都不怕。
落败 唔,好吓人……
通知 饭好了,要赶快拿给御侍大人才行。
放置台词1 好可怕,为什么要放我一个人在这里,御侍大人你在哪?
放置台词2 我也是能为人们健康保驾护航的呢~
触碰台词1 呀!吓我一跳,御侍大人干嘛站在我身后呀?不要这么吓我呀。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战斗会不会很可怕呀?您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吗?
触碰台词3 好讨厌热热的感觉,那样总会让我精神不振。
誓约台词 那个,御侍大人,我……请让我做好心理准备……那,那个……请和我在一起吧!
亲密台词1 御,御侍大人,可是,可是,唔……
亲密台词2 有御侍大人在身边,总会感觉很安心呢,御侍大人,会离开我吗?
亲密台词3 哈哈哈,要笑的肚子痛了,跟御侍大人在一起,真开心。
换装独白
捣蛋木乃伊 那,那个,唔,我,不,不给糖,我就要捣,捣乱了!
邂逅音符 一步、两步,音符会像小兔子你一样跟着我,看起来有点开心呢?

资料

食物 蔬菜沙拉
类型 速食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怯弱
身高 164cm
关系 喜欢: 酸奶头像.jpg 酸奶
信条
我也是能为人们健康保驾护航的呢~
简介
蔬菜沙拉总是给人一种简简单单,十分朴素的感觉,样式丰富的蔬果交织其中,是最为直接的绿色美味,并被喜爱健康的人们所追捧。

故事

下雪之日


  御侍大人曾经对我说过,我不需要长大,也不需要勇敢。
  所以我曾想过一直呆在那里。

  我和御侍大人一直都住在雪原边界的山脉之上。
  虽然看不见风雪,但因为靠近雪原,天气总带着凉意。
  我和御侍大人在山上的一间小木屋里生活着,日子却度过得很安逸。

  也许因为实在是太安逸了,所以,就连御侍大人离开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

  我已经再也没办法见到他了。


  我将御侍大人安葬在了小屋旁,那里有他亲手栽植的菜园。
  那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也是我现在最喜欢的。

  第一次见到御侍大人说过的细雪,飘然落下。山背被染成了白色,本来就没什么人的山上现在更显得寂静。

  我喜欢这样的世界,这样会让我觉得安心。蜷缩在木屋的墙角边的我坐在大大的竹篮里,将头埋进了双膝。

  「只有你在这里了么? 」
  一个陌生的声音将我从寂静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呃.....嗯...」
  我看着眼前金发绿衣的女子,笑容就像可以融化冰雪的暖阳一般。
  这是我第一次和御侍大人之外的对话,内心的慌乱使我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我叫做酸奶,和你一样是飨灵。」
  「飨灵?」
  「对,是被御侍大人召唤出来的飨灵。」
  「你也是..御侍大人的飨灵么? 」
  「我的御侍大人和你的御侍大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那你的.御侍大人呢? 」
  「和你的御侍大人去了同一个地方呢。」
  酸奶笑脸盈盈地说着

  「你也不能和御侍大人在一起了么? 」
  「嗯。」
  「咦?不是因为我没有长大,所以才没办法和御侍大人继续待在一起的吗? 」
  「因为我和你一样,也不能长大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她明明在笑,可是却感觉不到她在高兴。

  「雪已经停了呢~」
  「真的...呢....」
  「我也应该要走了。对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
  「我..我不能离开...」
  我害怕离开这里,不知为何对于未知的外界产生了恐惧。
  说着我又不由得低头抱紧了自己。

  「不用害怕,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照顾你。」
  酸奶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轻抚着我的头,恍如御侍大人那般。

  那双手倏然地离开了,不知为何,原本温暖的内心突然空了什么一样。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抓住了酸奶的衣袖。

  「那个....那个....我是蔬菜沙拉....可以....让我在...你身边吗? 」

  一时之间难以组织起完整的语言,我不知道酸奶她能不能听懂我在说些什么。

  「嗯,一起走吧!」
  酸奶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那笑容里掺杂着阳光和花香的味道。

  不知何时的下雪之日,被这瞬间破出的阳光掩埋了痕迹。

一步之遥


  某处山林。
  这是我和酸奶离开雪原边界的山脉后来到的地方
  转眼已经入夜,但是我们却仍未找到可以休憩的地方。

  「酸奶你为什么不留在以前和御侍大人一起生活的地方呢?」
  「大概是因为以前御侍大人就是居无定所,所以,我才更喜欢自由一点的生活吧~」
  「这样啊~」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我很想再见见她。」

那时的酸奶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寂寞表情。

  「除了御侍大人之外的人类?」
  「嗯,是御侍大人最重要的人。」
  「那现在要去见见么?」
  「嗯,会去见她的,不过,现在我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
  「想要做的事情啊...好厉害!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回去做些什么。」
  「一点都不厉害哦~我幸好,遇到了你呢。」
  ... ...

  我和酸奶就这么在山林里走着,夜已经完全深了。

  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咦!好像有什么过来了。」
  我紧张地靠在了酸奶的身侧。

  「没事的,应该只是山里的动物吧。」
  酸奶像是在安抚我一样地拢着我的肩膀。
  「我们稍微加快点不罚吧,万一遇上狼群也很麻烦呢。」

  「狼群?」
  我感受到了酸奶覆在我肩上的手似乎有些颤抖。
  「那团有着红眼睛的黑漆漆的东西就是狼吗?」

  「糟糕!看来被发现了。」
  酸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你先待在这里,我去把它引开。」

  我没有任何怀疑地躲到了树的背后,酸奶则向另一个方向跑开了。
  虽然很想叫住酸奶,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黑色的不明物如同火焰一般,转瞬间就变成了庞然大物。
  红的发亮的双眸加上狰狞的獠牙,让我一时间无法动弹。

  「这是什么?怪物吗?」
  我的内心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撼动着。
  那时的我只知道这绝不是应该长存于这世界的东西。

  酸奶快步地跑到了这个黑色怪物的斜后侧。
  大概是因为怪物的体型变大了,反应速度也降了下来。
  就在这个短暂的瞬间,酸奶站在怪物死角的位置。

  酸奶周围缓缓溅出了乳白色的液体,环绕着酸奶在空气中流动着。
  只见酸奶从手中挥出一击,那液体就重重地砸向了那个怪物。

  怪物身上被击中的部分好像被灼烧一般冒出了烟,怪物愤怒地嘶吼着,狂暴地挥舞着爪牙。

  然而暴怒中的怪物一掌就挥向了酸奶,酸奶一瞬间就这么狠狠地撞在了树上。
  而此时的我,却只能待在角落里看着。

  这么想来,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要待在角落里不被发现的话,我就能一直安全地生活下去。
  御侍大人也说过,我不需要长大,不需要勇敢,我只需要...
  咦?那我要做什么呢?

  我明明什么都做不了啊...

  酸奶的周围照上了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圈,即便如此,酸奶也还是处于被攻击的劣势。

  我看着渐渐遍体鳞伤的酸奶,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一直压制着我心底的恐惧。

  然而,当覆在酸奶身上的那层光被那黑色冲破时,仿佛一直以来禁锢着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出...

  「不要伤害她啊!」
  我的内心第一次嘶声力竭的呼喊着。

  然而,前倾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往下倒。
  我的脚竟然被自己篮子绊住了,整个人就这么扑倒在了地上。


  「砰————」
  我的世界瞬间陷入了黑暗。

  咦?不对,这么巨大的撞击声,不可能是我发出来的啊?!

初见之语


  地面微微地震动着。
  我支撑起身体,想睁开眼看看发生了什么。
  但是此刻的树林间满是飞舞的烟尘,根本无法看清四周。

  我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块黑色的巨大碎石砸在那黑色的怪物身上,却怎么也没办法找到酸奶的身影。

  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整个人都似乎悬在半空中。
  我下意识地用手往回抓自己的竹篮,结果,我还是连人带篮地被带走了。
  即使我再怎么拚命拍打那双圈住我的手,也完全不能逃脱。

  「别乱动,不然就扔下你了。」
  「酸奶呢?!」
  「也在。」

  那个声音低沉而又冰冷,但是却救了我们。

  渐渐远离了刚才的「战场」,视线也渐渐明朗了起来。
  此时的我依旧狼狈地被这一身黑衣的陌生男子圈在臂弯里,而酸奶则被他好好地扛在肩上。

  夜色正浓,正如他那头泼墨一般的头发。



  没过一会儿,我和酸奶便被带到了一个古朴精致的院子里,院子四面都被屋子围着。

  那个黑衣男子把我们安置在了这个院子朝南的屋子的走道上,平静地对我说道:
  「你们先待在这里...」

  「酸奶,她...她怎么...样了?」
  「没事。」
  「可是,她明明受了这么多的伤...」
  我跑到酸奶的身边,看着此时处在昏迷中的她。

  飨灵和人类不同,有着漫长的时间,不会死亡但会消散。
  可是,飨灵除此之外和人类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会有感情,会有痛感。

  「不是你刚刚救了她么?」
  那个人这么说着就走远了。

  「欸?我...我么?」
  我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摔了一跤啊?
  我呆呆地看着酸奶,却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我将手轻轻地覆在酸奶的手上,学着以前御侍大人在我受伤时做的那样。

  「你...醒了?」
  被我握着的酸奶的手微微地动了两下,酸奶疲惫地睁开眼睛,脸上却漾着一如往常的微笑。

  「有没有哪里难受?」
  我关切地问道。

  「没有哦~我没事的。」
  「对不起,我...那时候什么都没能帮到你。」
  我啜泣着对酸奶说道。

  「虽然我也以为会被堕神伤到,不过,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被一股很温暖的力量护住了呢。」
  酸奶这么说着,就紧紧抓紧了我的手。
  「很温暖哦!就像蔬菜沙拉你一样的温暖。」

  「你明明是飨灵却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么?」
  那个黑衣男子又走了回来,身后还多跟着一个未知的白色漂浮物。

  「能力?... ...唔... ...噫!」
  我正思忖着那个人说的话,却被那突然靠近我的白色生物吓了一跳。
  「对...对不起。」

  「饨魂,回来。」
  黑衣男子刚说完,白色的饨魂就乖乖地又环绕在他的身边。

  「刚刚是因为你保护了酸奶,所以,我才能抓准时机把那个堕神给解决掉。」
  黑衣男子义正言辞的说着。
  「所以,不用这么慌张。」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
  「唉?——」

  黑衣男子看着我,叹了一口气,沉默一会儿,接着说道:
  「你能保护住自己的同伴,这不就够了么?」

  内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他的话在我耳边久久不曾散去。
  然而,明明黑衣男子说着这么严肃的话题,那飘忽不定的饨魂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挡住黑衣男子的脸。

  「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
  原本冰冷的语气里多了一些愤怒。

  「哈哈哈...闹着玩的,别这么生气啊~龟苓膏~」
  慵懒而带着笑意的声音,却迟迟没有见到声音的主人。

  「啧。」
  龟苓膏只是轻声地咋了一下嘴,便扶起了酸奶。
  「你们先跟着我进来休息一下吧。」

  「再这么皱眉,小心变老啊~」

忘忧之地


  「欢迎来到忘忧舍~」

  刚刚踏进屋子里面,这个声音又跟了过来。
  明明之前还在龟苓膏旁边转悠的饨魂突然消失在了眼前,随之出现在我面前的身影和龟苓膏的感觉完全相反。

  宽大的白色衣袍附着在那纤长的身形上有些松垮,潇洒随意的黑色的流纹更显得懒散。

  「没想到这次你又捡回来了两只啊~」
  白袍男子的嘴角上扬着,眼底却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直直地看着我说道。
  「你们没吓到吧?毕竟那块木头可是很粗鲁的呢。」

  「没...没有...反倒是...我们被救了...」
  虽然我确实被吓到了。

  「不过,比起你,那边的那位看上去伤的有点严重呢。」
  大概是对我失去了兴趣,他又走到了酸奶面前。
  「哦?伤这么快都已经差不多愈合了,能治疗的飨灵还真是方便啊。」

  「小馄饨,你刚刚说的话很失礼啊。」
  龟苓膏站在旁边冷冷地说道。

  「你难道不觉得么?明明住在这里的大家都做不到,他们要是能在这多留些日子也不错...干脆就像小笼包他们那样住下来吧。」   看这样子,他似乎并没有说假话。

  「欸?」
  我被这句话又惊吓到了。

  「我似乎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忘忧舍得主人小馄饨。
  这是我可爱的饨魂,还有这快黑漆漆的木头就是龟苓膏了。」
  小馄饨随意地坐在了一张木质躺椅上,悠闲地撑着手说道。

  「如果能帮助你们的话,我们自然是愿意。
  但我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才会开始旅行的。
  所以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我想让更多的人们能够有更多健康的时间陪伴她们重要的人。」
  酸奶一脸坚定地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那可真是可惜呢。」
  「对于你这个随心所欲的家伙来说,肯定是不会懂得吧。」
  龟苓膏并不是很喜欢小馄饨漫不经心的话语。


  「你也一样,还是那么喜欢说教啊。」
  小馄饨笑盈盈地说着。
  「比起这些,我更好奇像你这种毫无自觉的飨灵究竟是怎么在这个世界活下来的啊?」
  小馄饨眼底的笑意刹那间消失了。
  「呵呵~不过你要是留下来,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对你来说也是,不是么?」

  「留在这里?」
  我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像酸奶那样的志向,也不象龟苓膏那般的强大。
  我甚至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知道。
  外面也尽是些我不知道的可怕的事。
  这么想着,我就又想起了被他们称为「堕神」的怪物,心理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一下就能看出来,你和酸奶不一样,并没有什么追求。」

  小馄饨的话更是一下子把我的心瞬间冻结了。

  是啊,这样的我,为什么要和酸奶一直进行着漫长的旅行呢?
  如果只是因为害怕寂寞,我只要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吧...

  我看着在一旁并没有说话的酸奶,酸奶看见我在看她,只是对我像往常一样笑着。

  「你能保护住自己的同伴,这不就够了么?」
  龟苓膏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回响着。

  「我...确实很没用,什么都做不了,也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我,酸奶也总是对我报以微笑。
  所以...如果...我...也可以保护同伴的话...我还是希望可以和酸奶一起旅行。」

  此时的我脑海中一片空白。
  酸奶说她很庆幸自己能遇到我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
  我不希望酸奶再露出寂寞的表情,我一直都知道的,孤单的滋味并不好受。

  「这便是你的真心吧。」
  龟苓膏像是在鼓励我一般,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只要有这样的内心,你也一定可以成长为你所希望的那个样子。」

  「谢谢...您...」
  紧张的我一时难以言表,半鞠躬地对龟苓膏说道。

  「啊~啊~真是无聊,那接下来你们请便吧。」
  小馄饨就这么和饨灵一起离开了这里。

  「他...难道...生气了?」

  「不用理那家伙,反正也是过来打发时间的闲人。」
  龟苓膏似乎只会对小馄饨才会露出

  「不用理那家伙,反正也是过来打发时间的闲人。」
  龟苓膏似乎只会对小馄饨才会显露出的情绪。
  「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们好好休息吧。」

  「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谢你。」
  我不知道龟苓膏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这只是我唯一能表达出自己此刻的心情的方式。

  夜晚已经过去了大半,不再对未来抱有忧虑的我,期待着新的开始。

蔬菜沙拉


  忘忧舍内。
  「龟苓膏,你有看到蟹黄小笼包吗?」
  一个浅色头发的少年急匆匆地从蔬菜沙拉的面前跑过,径直奔向了龟苓膏。

  「没有。」
  龟苓膏低着头清扫着院里的杂物,淡淡地说道。

  「诶~我刚刚泡了新的茶想给他喝呢~」
  蔬菜沙拉只能看到他突然失落的样子。

  「你是新来的吗?」
  一张可爱的脸突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蔬菜沙拉的面前。

  「嗯,我是...蔬菜沙拉。」
  「嘿嘿~我是小笼包哦!对了!你要不要试试看我泡的茶啊?很好喝的哦!」
  小笼包说着便把那个茶杯端到了我的面前。

  「呃...」
  看着小笼包一脸期待的表情,蔬菜沙拉感觉盛情难却,接下了茶杯。

  「等等...」
  龟苓膏猛然抬头。

  一股近乎酸涩的口感涌入了蔬菜沙拉的口中,这是他从未喝过的茶的味道。

  「怎么样?好喝吗?!」
  小笼包无害的灿烂笑容都无法抹去那刺激的味道。

  「嗯,很好喝哦!」
  「太好了!终于成功了!」
  小笼包欢呼雀跃着跑开了,看到了这一切的龟苓膏只能无奈地掩面。

  「你还好么?」
  「嗯,没事,很好喝就是味道有点重。」
  蔬菜沙拉用着近乎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要逞强。」
  龟苓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明明看起来这么软弱,说不定性格意外地坚韧啊。」

  「欸?」
  「不用紧张,我是在夸你。」
  龟苓膏似有似无地微笑。

  「嗯...嗯...谢谢...」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夸赞,蔬菜沙拉虽然很高兴,但是却还是不习惯对此作出反应。」

  「砰—————」
  一声清脆的像是茶杯被摔破的声音。
  「小笼包!你又在大厅的茶水里面放了些什么!」

  「真是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龟苓膏那淡淡的笑意又被愁容覆盖,他有些疲惫地抵了抵太阳穴,将扫帚放在院子的角落里,便走向了事发现场的屋子。

  「要事可以帮上他什么忙就好了呢。」
  蔬菜沙拉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黑色背影,自言自语道。





  深夜。
  初春微带着凉意。

  蔬菜沙拉趁着夜色溜出了房间,来到了庭院内。

  「这次的桃花开的有点早呢~」
  蟹黄小笼包独自靠着树干坐在庭院中央的桃树下。
  「你也是来看桃花的么?」

  「呃...不...不是...」
  蔬菜沙拉有些心虚地抓紧了手中的竹篮,说道。

  「不是啊...」
  蟹黄小笼包的语调没有一丝改变。
  「那你是准备离开这里?」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为帮助过我的龟苓膏和大家做些什么。」
  蔬菜沙拉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
  「我听酸奶说这座山上有着很多在其他地方都很罕见的植物,所以想去采些来给大家做些简单的食物吃。」

  这是蔬菜沙拉想了许久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用蔬菜瓜果做出美味而又健康的食物搭配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也是他的御侍大人唯一教会他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坐下来和我一起看桃花吧~正好缺一个能陪我饮酒的伴。」
  「可是,我还要... ...」
  「采摘清晨的新鲜食材才会更美味哦~」
  「是...是么...可是我不会喝酒哦。」
  蔬菜沙拉信以为真,于是乖乖地在蟹黄小笼包旁边坐了下来。

  「真是个单纯到让人放心不下的孩子啊,龟苓膏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蟹黄小笼包看着蹲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战战兢兢如同兔子一般的蔬菜沙拉,淡笑着说道。

  「欸?我做了什么了吗?」
  蔬菜沙拉紧张地问道。

  「没有~你就像这样努力朝着自己想要成为的目标前进就好。」
  蟹黄小笼包这么说道。

  「嗯。」

  之后,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蔬菜沙拉和蟹黄小笼包就这么抬着头,看着月光下的点点桃花。

  「今夜的桃花也很漂亮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