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芒果布丁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夏日海滩
芒果布丁初始皮肤.jpg

画师:

芒果布丁满星皮肤.jpg

画师:

芒果布丁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芒果布丁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芒果布丁头像.jpg 芒果布丁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悠木碧 / 鬼月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勋章商店首充奖励
专属堕神 头像-大雀.png
大雀
头像-雷鸟迦楼罗.png
雷鸟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奶油苹果兔.png奶油苹果兔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2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Hp icon.png 生命值 47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94 / 292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75 / 243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08 / 3733
背景故事
外表清纯可爱的小心机少女,渴望自己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和最受欢迎的人。非常懂得用外表来吸引他人,内心非常有竞争意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水晶飞弹 芒果布丁对最近敌方单位造成100%的伤害并附加2点伤害。同时对其造成每秒攻击力的伤害并附带17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特质琥珀 芒果布丁精心准备特质琥珀,减少最远敌方单位5点防御力,持续4秒。同时眩晕目标,持续4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橙汁头像.jpg 橙汁 酸奶头像.jpg 酸奶
超级特质琥珀 芒果布丁精心准备特质琥珀,减少最远敌方单位7点防御力,持续4秒。同时眩晕目标,持续4秒。

餐厅技能

偶像魅力 贵宾宅男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你好呀,我叫芒果布丁,希望以后可以常陪在御侍大人的身边哦。
登录 御侍大人!芒果布丁可是一直在等着您回来呢。
冰场 啊,御侍大人,你是在看我吗?
技能 怎么能被你们阻碍呢。
升星 呀呀,全是御侍大人的功劳呢。
疲劳中 御侍大人,呜呜,可以,可以抱我一会吗?
恢复中 御侍大人的怀抱果然很温暖呢。
出击编队 我才是主角。
落败 好讨厌。
通知 做好了~御侍大人,我是不是很贤惠呀?
放置台词1 希望不自量力的人还是要好好反省一下,唔~
放置台词2 好希望,大家都可以喜欢我呢。
触碰台词1 软香香的才是最可爱的!当然,御侍大人您心里已经知道是谁了吧?
触碰台词2 怎么可以有人比我好呢?呀,御侍大人,你……你怎么在这呀。
触碰台词3 我最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相处了,御侍大人放心吧~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只爱我一个好不好?
亲密台词1 啊~御侍大人要干嘛,现在还不可以哦。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你觉得所有人里最好看呀?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的心,会一直属于我的。
换装独白
夏日海滩 啊~大家都在看着我呢。果然,无论在哪里我都是最耀眼的存在啊!

资料

食物 芒果布丁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腹黑
身高 162cm
关系 讨厌: 椰浆饭头像.jpg 椰浆饭 橙汁头像.jpg 橙汁 果冻头像.jpg 果冻
信条
好希望,大家都可以最喜欢我呢。
简介
芒果那鲜亮的颜色为布丁增添了更加光彩的一面,在品尝美味的同时更具观赏性,让这朴素的美味变得更加诱人。

故事

自述


  一直都沐浴在灯光下,我喜欢受人瞩目的感觉。
  更准确地来说,我享受着凌于人上的生活。

  没错,即便是所谓的御侍大人也不会例外。

  「咚.....咚.....」
  两声缓慢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啊~是御侍大人你啊~ 」
  转过头就看到御侍大人站在门口,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我。
  「御侍大人,你只是来看我的么? 」

  御侍大人将一份曲谱放在了门口附近的柜子上。

  「我就知道御待大人对我最好了!」
  我兴冲冲地冲了过去,一下子抱住了那个身为我的御侍的人类。

  我的御侍是一个还算有用的家伙
。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个人类除了会写些受欢迎的无聊故事之外,还会作词谱曲。
  这一点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的上我的御侍这个身份。

  多亏了如此,我成功地凭借着我和御侍的才能,一下子就从芸芸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偶像。

  「你喜欢便好。」
  御侍拿出他一直用的大大的手写本,在上面写下了这几个字。

  「御侍大人写给我的,我当然都喜欢了。」
  我笑容满面地回答道。
  「不用勉强自己笑。」
  御侍又是面无表情地在纸上写到。

  这大概是这个人最让我讨厌的一点,明明自己没有任何表情,却总随意揣测我的心情。

  「御侍大人真是的,我可一点都没觉得勉强啊~我最喜欢御侍大人你了! 」
  这句话明明对任何人都适用,可是却偏偏不能让他高兴。
  「御侍大人呢? 是不是也最喜欢我呢? 」

  御侍只是漠然地看着我,浅金色的头发加上祖母绿的眼睛,仿佛没有情感一般的漂亮人偶。

  沉默是他一直以来的回答,他总是对我的这个问题避而不谈。
  一时之间耳畔只能听到外面阵阵的海浪声。

  这里是靠近海边的一座宅子,平日里也鲜少有人会经过。

  御侍他不会言语,总是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海。
  人偶这个词用来形容他真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不过,这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只要一直作为明星站在最高处就行了。

  没想到神是如此地偏爱我。
  这样优渥的环境,已经是在这个世界比常人更加得天独厚的条件。
  不会说话的聪明人偶,对我而言正是刚刚好的。


  当然,我也没想到,会有其余飨灵在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啊。

  在我作为偶像出道之后没多久,那个叫果冻的飨灵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
  摆着一张无知的笑脸,总是喜欢在大庭广众的面前和我打招呼。


  啊~啊~那张只知道傻笑的脸,真的只是看着都让我觉得生气啊~
  明明什么都不懂,就不要随便说什么想给别人带来幸福的话啊!


  明明,是个连绝望都没有尝受过的家伙。

追忆


  你相信过有来世么?
  不知为何,我一直清楚地记得以前的自己的事情。
  那是...我还没有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的时候的事情。
  
  不断奔跑着的我,手却被一个瘦小的身影牵着。
  金色微卷的长发飘动着,急促的喘息声间夹杂着的声音。
  「你必须要离开这里! 」
  
  我知道,必须要逃离这里。
  于是,我不断地奔跑着,向黑暗的更深处。
  
  身体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只差一点就要从休息室的座位上摔了下来。
  
  这么讨厌的梦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了。
  真是的,心情都变糟了。
  
  然而不顺心的事情往往会接踵而至。
  刚刚醒过来,我又见到了那个会让我的情绪变得更糟的家伙。
  
  「你好!芒果布丁! 」
  笑容过剩的家伙还真是能每天都这么元气满满跟我打招呼啊。
  
  「你好啊!果冻~」
  表面功夫我可是不会输的。


  「听说芒果布丁你明天要去拍写真,感觉好厉害啊! 」
  「不用急,你以后也会有这样的工作的~哦~ 」
  我真的是不知道她是在讽刺我还是真的蠢。

  「真的吗?」
  果冻突然很高兴的样子,然后又突然低落地垂下肩。
  「可是,布丁除了演唱会以外,几乎不让我参加别的活动呢。」

  这到底有什么好失望的!
  你的经纪人比我的那个没用的经纪人有用多了。

  「布丁啊~看来真的是很珍惜你呢。」
  为什么我还要替别人解释,这个家伙就没想过我根本不想跟她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么?.

  「芒果布丁!来试一下明天的服装吧~」
  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果冻,有人来找我了,我要先走了。」
  「好的!是果冻打扰了,那下次再见吧~」
  「嗯嗯,好啊~」

  终于结束了和果冻的对话,我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可是,我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碍眼的家伙。

  「橙汁,你的眼光真好耶~上次你推荐给我的那件衣服真的是太好看了! 」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已经非常美丽了啊。」
  「啊啦~这么一说上次我去聚会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个配饰,朋友看见了之后,还一直问我哪里有呢~」
  「真的么?您的朋友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做些带来给你。」
  「这是你自己做的? 」
  「是啊,一些小小的爱好而已。」
  「真是太厉害了。」

  啊啊~真是哪里都有讨厌的事情啊~
  明明我才应该是主角啊!
  为什么我的助理和化妆师都在围着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可疑女人啊!

  「大家,我来了哦!」
  一如往常挂着笑容的我走了进去。


  「芒果布丁,快来!」
  助理拉着移动衣架,对我这么说道。
  「这些衣服都是橙汁为你选的哦~ 」

  「橙汁?」
  「我是这几天来这里实习的橙汁,还请多多关照。」
  橙汁非常有礼貌地说着,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合。

  「衣服都很好看呢~谢谢你啊,橙汁。」
  我自然也是很客气地回应着。
  虽然果冻也让我觉得很生气,但不知为何对于眼前这个叫橙汁的飨灵我反而产生了更大的敌意。

  「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她偏了偏头打量着我,然后笑着说道。
  和我不一样的成熟笑容,看着那样的人,心里的酸涩感油然而生。
  我顺手地从衣架上拿出了一件,掩在身上比划着。
  「看来很合适呢~」

  「你看,我就说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眼光! 」
  我的助理不知为何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对着橙汁说道 。

  「芒果布丁能喜欢就好,啊~你的领带歪了呢我来弄正吧。」
  说着橙汁很自然地就上了手,将领带摆正后,还轻轻撩拨了一下她自己的头发。
  「谢.谢谢你....」
  助理已经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
  哼!这真是太碍眼了!

  「对了,这次要不和我们一起去拍摄现场吧~你不是一直都说想看海吗? 」
  一边的化妆师突然提到这个话题。
  「可是....」
  橙汁的脸上一瞬间露出了很尴尬的表情。

  「对了!橙汁无论是衣服还是配件都非常有眼光对吧~ 」
  我突然说道。
  「对对对,没错! 」
  如我预料的那样,周围的人都开始帮衬着我。

  「只是我平时喜欢那些罢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担心这次拍摄呢~我毕竟是第一次拍写真,要是能有像你这样的帮手的话,一定会非常顺利的吧~ 。」
  我撒娇地说道。

  「橙汁你就答应她吧~ 」
  「这个...」
  「不行么? 」
  我已经使出了我无辜的眼神杀。
  这一招从来没有失手过。

  「好吧...」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橙汁这才答应了下来。


  我的嘴角禁不住上扬着的弧度。
  很好,一切皆为我用,一切皆随我愿。

谎言


  风和日丽的早晨。

  众人都在为了拍摄忙碌着,而身为主角的我只要静静地等待自己的出场时间就好。

  这里就是御侍大人所在的那个宅子附近的海滩。

  就在这无聊的等待中,橙汁如约地来到了这里。

  「橙汁你怎么了? 为什么把自己的脸得这么严实?」
  有人这么说道。


  我也就这么随意地看了过去,就看到了那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橙汁站在那里。

  「昨天一不小心感冒了,咳咳...」
  「是因为来海边所以太高兴了吗? 橙汁意外的孩子气啊~ 」
  「嗯,是啊。」
  橙汁没有过多的解释。

  这样的对话简直引人发笑。
  飨灵会生病?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看来,这个橙汁身上果然有什么秘密。
  只要找到这个秘密,我就有办法把这个碍眼的飨灵从我的眼前剔除了。

  虽然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哪里都没有见到橙汁。
  这个家伙不会已经回去了吧! ?


  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很可笑,居然好好地休息时间却一直都在寻找着自己讨厌的人。

  正准备放弃寻找,去看看我的御侍。
  结果,刚走到宅子附近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动作快一点! 」
  「急什么,这里又没什么人会在。。」
  两个陌生的人小声说着。

  说话的声音? 难道家里遭贼了? !
  御侍大人他一个人在家!

  身体先于思考,我一下子冲了出去,结果却看到了那两个黑衣人正准备把昏迷的橙汁带走。

  「你们在做什么? 」
  看着眼前这两个装扮诡异的人,一种不安的感觉突然从心底蔓延。
  很快地,那段我一直想忘记的黑暗又一次吞噬了我的内心。

  阴暗潮湿的空间,狭小而又肮脏。
  有些刺鼻的过期食物的味道,啊~就像下水道一般的恶臭。
  孩子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瘦如柴骨的身躯都没有办法架住那些宽大的粗布衣服。
  这就是曾经这个世界的底层。

  「你也看到了,这家福利院已经撑不下去了。」
  「我们需要贵族的施舍。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能让这里消失。」
  「所以,芒果布丁,你可以跟着那位子爵走」
  「啊~真的么?你答应了? 真是太好了! 」


  骗子! 骗子!全都谎话!


  「我爱你,像自己的孩子那般,一直深爱着你。」
  「相信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
 

  闭嘴!我不想听!

怀念


  我已经不记得那声泪俱下地对我说着这些话的人了。
  唯一能想起的是那个人穿着的和那些黑衣人一般漆黑的长袍,和那张不断在我梦境中如同恶魔般低语着的嘴。

  突然,一片黑暗中,从上面投下了一道微弱的光,接着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根金色的线。
  不知为何地,我又想起了那个牵着我的手说要我离开的孩子。

  是啊,别想再让我堕入深渊,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现在的我,无论再什么地方都是最耀眼最特别的主角。

  等我回过神来时,黑衣人全部都被我打倒在地。
  见那两个黑衣人有苏醒的迹象,我便将橙汁带离了那个是非之地。



  推开门,回到了御侍的家里。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安全的地方。

  御侍似乎还待在房间,我便将橙汁暂时安置在了沙发上。

  我居然把这个想要赶走的对象带到这里来了?
  「啧,真是见鬼,得赶紧扔出去。」

  我一脸嫌恶地正准备动手。
  结果,御侍偏偏这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呀~御侍大人,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心虚到声音都有些发颤。

  「今天不是拍摄么?」
  御侍总是随时都能掏出他的写字本。

  「是啊,因为就在附近,所以我就回来看看。」
  「这位是?」
  「啊!这是橙汁,她突然不舒服,所以,我就把她带回来了。」
  说着我立刻用身体挡住了这个存在。
  「御侍大人你回房间吧~我们待会儿就走。」

  「让橙汁留在这吧~」
  御侍的这句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为什么又是这个橙汁?就连御侍大人也...

  「橙汁和海大概不是很合得来。」
  御侍写下的这句话是在暗指着橙汁并不能来海边的意思么?



  「噫?我怎么会在这里?」
  迷迷糊糊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

  醒来的时机抓得也太好了吧!

  「芒果布丁?这位...是你的...御侍大人?」
  橙汁似是在疑惑的样子,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她就这么走到了我的面前,又用着我厌恶的语调说着:
  「真是不好意思,我一定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没有。」
  御侍大人很快的在写字本上写了这两个字,但是橙汁却完全没在意这些。
  「作为谢礼,让我来为你们做些什么事吧~」

  「啊!真是够了!什么都不用你做!应该说,你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
  顿时,整个房间都如同静止了一般,谁都没再说话。
  就连芒果布丁也没想到会陷入如此窘迫的状况。

  「咦?」
  又是这个像是在打量我一般的表情,她其实根本就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而御侍此刻却看着我,不知为何地露出了笑容,没有任何声音地安静的笑容。



  你相信有来世么?
  我不知道当初那个牵着我的手的人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我也不记得自己最后是怎么消失的。

  只是,最后和那个孩子分别时,一闪而过的笑脸,
  和眼前御侍大人的笑颜如出一辙... ...

芒果布丁


  这是一个被权力划分的时代。
  人类在堕神肆虐的世界饱受摧残,然而身为人类的贵族也同样在用自己权利折磨着平民。
  在一些人眼中,贵族的存在与堕神无异。

  然而,在这座阴暗潮湿如同鬼屋一般的破旧古堡中,人们接受着来自贵族的施舍。
  这是一个名为安娜福利院的收容所。

  芒果布丁的御侍大人是这里的院长,她的善良为人称道。
  芒果布丁也一直为此而自豪,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御侍真是太好了。

  这里收容着大陆各地无家可归的孩子,而那时的芒果布丁则被自己的御侍大人安排照顾他们。

  福利院处于郊外,因为是一座废弃的房子,屋顶都已经破败不堪。
  这里既不能抗寒,也不能遮雨。除了能提供一些果腹的面包和破旧的布衣之外,再无其它。
  孩子们只能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经常会有生病的孩子被送离这里。

  直到那一夜,她的御侍大人告诉了她关于这家福利院的秘密。这里对外声称是贵族设立的无偿的慈善机构,实则是贵族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创造出来的。贵族会支付孤儿院金钱,但是同时贵族会收养自己喜欢的孩子作为交换。

  「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能一直靠自己守护着你们啊~」
  御侍大人这么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这里本来就是靠着佩尔子爵的支持才撑到现在。」
  「啊!是那个经常会在深夜到这里来带走孩子的那个男人么?」
  「是啊,这次他向我提出想要收养你的要求…」
  「可是,我是御侍大人的飨灵啊!」
  芒果布丁对此很意外,她从来没有想过会从自己御侍大人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当然知道,可是,你也看到了,这家福利院已经撑不下去了。」
  御侍大人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我们需要贵族的施舍。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能让这里消失。」
  「所以,芒果布丁,你可以跟着那位子爵走么?」

  芒果布丁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御侍大人,满脸的愁容,大概是因为夜里的月光,穿着黑色长袍的御侍大人的脸也越发的惨白。

  就在芒果布丁答应的那一刻,那张惨白的脸上出现的笑容,成了芒果布丁一直都无法忘怀的噩梦的开始。


  同样的夜晚,芒果布丁来到了那个子爵所在的宅子。
  黑夜都掩盖不了的富丽堂皇,对于一直处在福利院的芒果布丁来说,这已经是足以让她吃惊的程度。

  空空荡荡的宅子里,冷冷清清,仿佛没有任何生活的气息。
  芒果布丁跟着子爵到了这里后,依照着子爵的安排跟着这个佝偻的管家在宅子里走着。

  她并不奢望能在这里得到贵族一般的生活,她之所以会在这里,是为了完成御侍大人的愿望。
  这是她身为飨灵应该要去做的事情。

  「嘎吱——」

  门轻轻被开启的声音。
  芒果布丁看到那对面房间的门缝中有一双绿色的眼睛一直看着她。

  不知为何,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但是,此刻的她别无选择,只能乖乖地走进了为她安排的房间。

  一秒两杪,时间不断地过去看。
  芒果布丁却坐立不安。

  门被缓缓地推开。
  进来的却不是子爵,而是一个金发碧眼,漂亮得如同人偶一般的小女孩。

  「你是?」
  「和你一样,是被子爵当做替身的人偶。」
  「替身?人偶?」

  芒果布丁不明白这个女孩在说些什么,因为她也不知道子爵将她留在这里的理由。

  那个女孩告诉她,在这里不止有芒果布丁和她,还有其她被子爵收留的女孩子。
  子爵因早年痛失爱女,因此会收养那些容貌和自己女儿有些相似的金发女孩。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被收养的孩子都会被子爵教育成自己的女儿那样,准确来说,是他心目中的女儿的样子。
  一旦收养的孩子和他的期望有一丝偏差,就会受到子爵的虐待。

  女孩对芒果布丁说的这一切很快便得到了证实。
  子爵每天都让芒果布丁学习各种贵族礼仪,甚至连表情动作都会要求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一旦岀现差池,子爵便会像发了狂一样地施加暴力,直到自己的怒火平息。

  芒果布丁也难以幸免地承受着每日的煎熬。
  那段时间,是芒果布丁记忆中的最为黑暗的时期。
  没有人会来救自己,就连自己也没办法去救自己。
  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那个一直都会在深夜陪她说话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女孩。

  「你是飨灵,为什么不逃走呢?」
  「我要是离开的话,御侍大人那边就得不到子爵的帮助了,福利院的大家就无家可归了。」
  「御侍大人?福利院?你是说那个安娜福利院?」
  「你知道那个地方?」
  「嗯,我知道啊,那是子爵以他的女儿的名字命名的。」
  说着这句话的女孩不知为何地笑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子爵为了收集好看的人偶才建立的吧。」

  「不,那个地方是御侍大人为了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
  女孩用手指抵住了芒果布丁的嘴,让她不要再说下去。
  「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话,不如自己出去看看吧。」
  「很快,一切都会结束的。」



  贵族拥有着巨大的权力,党派的斗争也在所难免。

  佩尔子爵一直以来都与一位名为赌徒伯爵的贵族为伍,在赌徒伯爵失势后,佩尔子爵也很快受到了牵连。

  那夜,不知何时出现在宅子里的大火。
  在芒果布丁意识到的时候,火已经蔓延得无法控制。
  这时,女孩又一次出现在了芒果布丁的面前。

  「跟我来!」
  「可是!」
  「现在子爵已经没有能力再保护那个福利院了,你也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
  说着,女孩一下子拉住了芒果布丁的手,就将她带了出去。
  芒果布丁第一次觉得这个女孩的手有着这么大的力道。

  女孩将她带到了一处暗门。
  芒果布丁依旧被她拉着跑,可越是往前跑,黑暗就越深。


  「这里往下一直走会有一条隧道,过了隧道你就自由了。」
  「那你呢?」
  「我还不能离开这里。」
  「那我也要留下来。」
  「你必须要离开这里!」

  女孩打开了隧道尽头的门,将芒果布丁推了出去。
  「你想回到你的御侍大人身边的吧~」

  一瞬间破入眼中的阳光,对芒果布丁来说显得有些刺眼。

  「快走吧!要是你的御侍和你希望的那样就好了。」
  女孩笑着这么说道,便关上了隧道的门。
  这便是芒果布丁见到女孩的最后一面。



  回到了福利院的芒果布丁,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御侍大人。
  福利院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芒果布丁一时之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是因为子爵失势的原因福利院才会消失的么?
  福利院是为了贵族才存在的么?
  那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御侍大人对我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这些疑问从她身上的契约消失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答案。



  最后她唯一能告诉自己的是。

  再一次成为芒果布丁的时候,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狼狈。

  如果还有来生,她一定只做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