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腊八粥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玩偶公主
腊八粥初始皮肤.jpg

画师:

腊八粥满星皮肤.jpg

画师:

腊八粥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腊八粥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腊八粥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腊八粥头像.jpg 腊八粥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花泽香菜 / 龟娘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赤灯鬼.png
赤灯鬼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蛋炒饭.png蛋炒饭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3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9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2 /
Hp icon.png 生命值 41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77 / 189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23 / 163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86 / 2495
背景故事
看起来十分和善的少女,曾经因象征着丰收而被人们喜爱,在祭祀或除疫驱邪时总能够看到她的身影。但在最近却渐渐被人遗忘,目前正为了让自己重新便得受欢迎而努力中。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赤豆打鬼 腊八粥将手捧的框向天空抛弃,驱散友方全体不良效果,同时恢复友方全体23点生命值。
能量技
千家粥 腊八粥挥动手中的梅花枝,恢复友方全体177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0点生命值,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屠苏酒头像.jpg 屠苏酒
百味千家粥 腊八粥挥动手中的梅花枝,恢复友方全体212点生命值,同时每秒持续恢复友方全体36点生命值,持续3秒。

餐厅技能

晚辈的关切 贵宾老奶奶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啊,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是的,我是腊八粥,我很厉害的哟!
登录 每天能看到御侍大人来这里,就感觉自己的生活很充裕了~
冰场 稍微冷一点也没有关系,几千年来我都是这么过的~
技能 妖魔邪崇,退下!
升星 这样一来名气也会提升吧?
疲劳中 抱歉……我可能太拼了……
恢复中 我没问题的,只要稍等一会儿。
出击编队 接下来要让您们重新认识我了!
落败 回不来……了……
通知 御侍大人,饭已经做好了,要不要再来份腊八粥呢,很好喝哟~!
放置台词1 一个人那么久了,也习惯了呐......
放置台词2 还没回来吗......那,趁这个机会准备一下祭祀用品吧。
触碰台词1 诶?您注意到我新买的发饰了吗?那个…合…合适吗?
触碰台词2 受不受欢迎,不能单从外表上来判断不是吗?
触碰台词3 诶?这可不是帽子哦~
誓约台词 与能够被您珍爱相比,被人遗忘的年月根本不算什么了,现在的我无比珍惜这一刻,请让我伴随在您身边吧!
亲密台词1 今天邻居也让我帮忙驱鬼来着,发生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亲密台词2 您要来帮忙家务吗?太好了,我一个人还真有点忙不过来。
亲密台词3 请不要为我担心啦,我当然会好好听从重要之人的意见,您说对吧?
换装独白
玩偶公主 欸?您说我这样穿很可爱?呃......那个......谢......谢谢!嗯?这个玩偶好凶,要不要换一个?不不不,屠苏酒很温柔的!

资料

食物 腊八粥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公元前1000年前
性格 和善
身高 160cm
关系 屠苏酒头像.jpg 屠苏酒
信条
就让我来祭祀神明,为大家祈求平安。
简介
腊八粥是腊祭时敬献神明与祖先的食物,于宋朝定名,在河南也被用来纪念民族英雄岳飞,并成为节日食俗。腊祭有合聚万物而索享的意义,而腊八粥也恰恰印证了合聚万物的本意,更适合家人团圆时引用。

故事

丰收


  手中的祭铃轻晃,清脆的铃音带着悠悠回响,斜阳映红晚霞。
  晚风悠悠吹散了云霞,一舞完毕,我立定于祭台之上,站在祭台后方的御侍大人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
  我平复着急促的吐息,轻轻擦去了额角沁出的汗滴。

  御侍大人拢袖向祭台下的人们宣布了祭祀的结束。
  完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的人们爆发出了热情的掌声和欢呼。

  我扶着御侍大人走下了祭台,手里捧着水果蔬菜的人们围向了我们。

  「祭司大人这是我们家刚摘的水果!可甜了!」
  「祭司大人,这是我们家地里的大白菜,新鲜的很!」
  「祭司大人……」
  「祭司大人。」

  被所有人簇拥在中心的御侍大人露出了格外欣慰的笑容,他轻轻地揉着挤到了我们身前一个孩子的头发。

  「不用啦!不用啦!大家能够和乐平安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我扶着因为繁复的祭祀流程而格外疲惫的御侍大人回到了我们的住所,为他奉上一壶刚刚泡好的茶。
  御侍大人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让我坐在他的身边。

  「腊八粥,别忙了,过来,坐下陪老头子我一起喝。」

  我点点头坐在了御侍大人的身边,捧着冒着淡淡白色雾气的茶杯,长出了一口气。
  御侍大人看着我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容,用自己干瘦的手帮我将凌乱的鬓发整理到了耳后。

  「腊八粥,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撑不住咯。」
  「御侍大人哪里的话,御侍大人年年祈福,虔诚地祭拜苍天,上天也必然会保佑御侍大人身体健康的!」
  「就你嘴甜,去吧,施粥的时间快到了,那可不能误了时间。」
  「是是是,我这就去,御侍大人好好歇息。」

  我跑出了屋子,和帮工们一起将厨房准备好的粥搬到了宅邸前小棚,而那些或是衣不蔽体或是无家可归的人们也早已安安静静地在小棚前排起了长队。

  我将锅里的甜粥打到碗里,递给那些围了过来的人们,而一旁没什么急事儿的街坊们也大多都收了手中的散活儿过来给我帮忙。

  一个扎着漂亮发绳的小姑娘站在我的身边,端起一碗粥摇摇晃晃地递给了佝偻着后背的老人家。

  我揉了揉小女孩儿的发顶向她道谢,她却是说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话。
  「谢谢腊八粥姐姐,我就说了嘛!腊八粥姐姐和祭司爷爷那么好的人,你们都信奉神明大人,那神明大人一定是个好人,不信他的,都是坏人!」

  我微微一愣,看着孩童清澈的眼神,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

  「小葵很相信神明大人吗?」
  「是呀!神明大人给了我们丰收,让我们吃饱穿暖。」
  「那很好哟,要好好地感谢神明大人,但是不信神明大人的人,也不都是坏人哦。」
  「诶……为什么呀?」
  「唔……总之,他们不是坏人哦。所以小葵以后如果遇到信奉其他神明大人的人,也要尊重他们哦。」
  「……好吧。小葵知道了」

衰落


  朝代的更替就如同日升月落一般平常。
  老一代君王退位,新的君王坐上帝位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剥夺被曾经的帝王予以重用的神官、国师手中过强的权力。

  若只是这样的话对于我而言虽然是个令人忧伤的结果,但却可以理解。
  毕竟若是什么事情都依仗于“上天的指引”,那实在是过于儿戏。
  原本德高望重的祭司被称为江湖骗子。
  这对于将一生都奉献给了为国家祈福,为黎民祈福的御侍大人来说过于残忍。

  然而随着那些有着虔诚信仰的老人们离去,曾经会被无数人崇敬地噤声参与的祭祀,此时对于那些年轻人来说,更像是一种于他们取乐的把戏。

  「哈哈哈!你看那个老头子!他还假模假样地念咒呢!」
  「哈哈!是啊!来啊!我们就是不敬神明又如何!你让你的神来罚我呀!来呀来呀!」

  青年人轻挑的声音不断地响起,我扶住几乎就要昏厥过去的御侍大人愤怒地看向了那几个年轻人。

  「就算不信,也请你们不要嘲弄其他人的信仰,对于其他人心中的神明抱有最基本的尊重。」

  而那几个年轻人在我的瞪视下缩了一瞬,领头的那人支支吾吾地叫骂了几句,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增添底气。

  「你…你瞪什么瞪!本来就是神棍!骗吃骗喝还骗了那么多年供奉!就算没有你们,我们照样还是能丰收的!」
  「就、就是!」
  「神棍!」
  「神棍!」

  我握紧了拳头,看着那些再次对着祭台又是吐口水又是做鬼脸,丝毫没有半分恭敬的人们,悲愤地皱紧了眉头。

  「去去去!」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那个曾经还年幼的女孩儿此时已经长大,梳着漂亮发髻的小葵已经成了一个比我还高些的大姑娘。
  她插着腰站在我们的面前将那些人赶跑,转过身帮我将御侍大人一起扶起,略显担忧地看着我们。
「腊八粥姐姐……你们不要理他们,我们知道祭司大人和腊八粥姐姐都为我们做了什么,我送你们回去。」

  我扶着御侍回到了我们此时繁华不复的宅邸。

  「腊八粥姐姐……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就算是不信,也不要嘲弄、诋毁他人信仰这件事呢?」
  小葵担忧地看着躺在了床上至今还没有缓过劲来的御侍大人。
  「大家都只把你们当做骗子,嘲弄着神明,肆意地嘲笑你们的信仰。明明以前,大家都还这么虔诚…」
  「他们……太过分了……为什么神明大人,就不能帮帮你们呢……不是说,嘲弄神明的家伙是会遭到神罚的吗……什么没有神罚……」

  那时的我并没有察觉到,身后床上,缓缓睁开的那双带着愤怒和绝望的眼睛。



  御侍大人将神明视作自己的一切,他无法接受现在的变化,终日恍惚地坐在屋檐下。
  而我也不知如何劝导他,只好日复一日重复着我们曾经的一切,就像是这一切都没有改变一样。

神罚


  忽然从某一天起,城池里开始蔓延起一种诡异的瘟疫,前来诊治的无数名医全部铩羽而归。
  这种瘟疫来得迅猛,却没有带走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它只是让所有人都在病痛中挣扎。

  瘟疫自两个年轻人身上第一次被发现,现在几乎已经蔓延了整座城池。
  不论是身体虚弱的孩童、老年人,还是身强体壮的中年人,几乎无一幸免。

  而少数幸免于难的,竟然是身体并不如那些男人强壮的小葵和垂垂老矣的御侍大人。

  也不知是什么人提起了这件事情,很快就有人反应了过来,抱着尝试的心态,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御侍大人的宅邸前。

  而御侍大人则是一改平日的温和,严厉地要求他们跪在门前整整一夜,对曾经被他们嘲弄的神明谢罪。

  小小的丹药被塞进了脸色苍白的孩子嘴中,几乎是立刻,昏迷不醒的孩子大口大口吐出了乌黑的液体,吐完之后,脸色也逐渐恢复了红润。

  很快,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城池,所有人都猛地“想起了”对于神明的敬畏,他们成片成片地跪倒在了御侍大人的宅邸门口。


  两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却是病得最重的病人,他们在几天几夜的暴晒雨淋后,变得虚弱不堪。

  而我看着眼底满是快意的御侍大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曾经的御侍大人是温柔的、慈祥的。
  即使他人不信奉神明,他也依旧会温和地为他们祈福。
  他绝不会在他人受罪时,露出这样显得有些邪恶的笑容。

  不过下一刻,御侍大人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他如同触电般收回了自己的手,在那两个曾经侮辱过他的年轻人感激的眼神中,将神赐下的药放到了他们的手中。

  「虽然曾经出口伤人,不敬神明,但是,你们还年轻,还有改正自己错误的机会。希望你们以后就算不信,也能做到最基本的对于他人信仰的尊重。愿神保佑你们,我可怜的孩子们……」

  我能看见,那两个接过了药的年轻人,在急忙吞下了药后,他们的眼神仿佛被御侍大人的话所触动。

  神明大人,在我们的眼中,一直都是温和的、包容的。
  在此以前,他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降下惩罚。我没能从典籍中找到医治大家的方法,并不知道御侍大人究竟是如何将他们治愈的。

  一群又一群的人被治愈,原本失去了信仰的城池此时重拾了对被遗忘的神明的虔诚。
  而那些本就没有信仰的人们,也因此不得不低下了自己的头颅,成为神明大人的信徒。

  信徒增多本该是件好事,但不知为何,我的心却异常不安,无法平静。

「神明」


  人们重新回忆起了自己的虔诚,他们已经见到过来自神的神迹。
  对他们而言,遇到了困难只需要向神虔诚的祷告,神明就会帮助他们。

  短短的时间内,城池竟然已经展露出一种衰败荒芜的姿态。

  御侍大人反倒是像回到了以前慈祥平和的样子。
  然而他却时常在幽深的黑夜中离开自己的屋子,前往不知何时建造好的地下室里。

  死寂的夜晚,星空没有一丝光点。
  就连月亮都被厚厚的云层掩盖,没有一丝光亮,浓郁且无杂质的黑将整个城池笼罩起来。

  年迈干瘦的躯体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离开了自己的屋子,而躲在柱子后的我,终于也如愿跟着御侍大人来到了他从未给我看见过的地下室。

  刚刚步入地下室,我就能闻到一股浓郁到有些刺鼻的药味,和带着淡淡苦味的药香不同,这是一种令人不快烦躁的味道。

  我皱紧了眉头尽量轻着脚步走到内室,看到了本该在这时沉沉入睡的御侍大人正坐在一张书桌前认真地调配着什么。

  他面前那些早已被禁止使用的草药让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下一刻,我的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地冲了出去。

  我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却不知是御侍大人的手,还是我的手在额抖。
  我仰起头看向了因为我出现而惊讶不已的御侍大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地下室中的一切药物,和那些不明用途的药方,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一切。

  已经冷静下来的御侍大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腊八粥,你已经知道了吗?」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
  不管是御侍大人毎次遮遮掩掩地偷偷放进药盒中的药丸,还是祠堂里不知何时开始出现的那些机关,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无法让我再次为御侍大人辩解。

  那所谓神明的惩罚、神明的谅解,都不过是御侍大人为了让大家重拾对于神明的虔诚而一手执导出来的骗局。

  「御侍大人,停手吧,趁现在还不晚。」

  御侍大人的手微微地颤抖,想要从我的手中抽出,但却被我用力地抓紧。

  「御侍大人,现在还没有人因为你而死去,所以,趁现在我们停手吧,好不好?」
  「可是,停手了,他们就会再次忘记神明,忘记他们的敬仰,再次嘲弄我们,嘲弄神明。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御侍大人,这样得来的信仰,是真正的信仰吗?您想要的究竟是他们对您的信仰,还是对于神明大人的信仰呢。」

  不知何时,我已经泪流满面。

  泪眼朦胧中我看见御侍大人垂下了肩膀,他点了点头,整个身体都垮了下来。

  「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第二天,御侍大人挺直了佝偻的后背,站在不明所以的人们面前,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大家。
  原本的信仰轰然坍塌,人群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随后爆发出的叫骂和咆哮声反倒令站在御侍大人身边的我,长出了一口气。

  人们没有办法原谅为了神明而偷偷下毒的御侍大人。
  正当我以为我们会就此为了曾经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的时候,曾经那两个唾弃过神明的年轻人却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张开了双手挡住了我们。

  「算了,若不是当时我们两人的挑衅,若不是我们肆意嘲讽玩弄他们的信仰,祭司大人怎会走到如此地步,此时祭司大人愿意告诉我们真相,已经够了,他的年纪已经那么大了,就让他们离开这里就够了。」

  我看着那两个曾经在我们面前嚣张地笑着的年轻人,眼眶再一次湿润。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还记得御侍大人曾经说过的话……

  小葵和那两个年轻人一直将我和御侍大人送出了城门,我们坐在马车上,看着他们逐渐远去向我们挥手的身影。

腊八粥


  腊八粥的御侍是一个极为德高望重的老祭司。
  然而他也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皇权的更替,随之而来便是信仰被新上任的帝王刻意地贬低后,所有人不再尊敬神明。
  这些对于老祭司来说还可以忍受,然而他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其他人对于神明的嘲弄。

  他从不强求其他人信奉自己的神明,也会温和地为那些人的平安祈福,为他们送上最美好的祝愿,但为何他的神明却没有受到同样的尊重?

  不满的情绪在心中发酵,最终在一件小事的刺激下,黑暗的种子破土而出。

  神秘的毒药将整个城池带入瘟疫的恐惧笼罩之下,唯一能够拯救他们的老祭司成功地让所有人跪倒在他的神明前谢罪。

  老祭司不正常的状态很快被心思灵巧的腊八粥发现,她用令老祭司醍醐灌顶的话语唤醒了他心中的罪恶感。
  随后,老祭司便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的罪孽全部告诉了大家。

  但出乎意料的是,愤怒的人们回想起了自己曾经对于神明的嘲弄,以及他们对于老祭司的侮辱,逐渐冷静了下来。

  最终,老祭司和腊八粥一起离开了这座城池。
  而他们离开后,城池中那座曾经被人们弄坏的祭台量新被打扫干净重建了起来。



  腊八粥和老祭司在一个和他们故乡十分相似的小镇住下。
  腊八粥还是和以前一样,将仅存的钱财拿出做了一个小小的粥棚,将熬得香甜的粥端给一个个食不果腹的人们。

  一个已经饿了很久的孩子捧着自己的粥碗,喝完后用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一双又大又亮的眸子就这样看着腊八粥,他问道。

  「姐姐,你们是神仙吗?」

  腊八粥眨了眨眼,有些疑惑地蹲下身。

  「为什么这么说呀?」
  「不是神仙的话,那为什么那么好,给我吃的呀?」
  「……我们不是神仙,我们是神明大人派来的,是他让我们把吃的分给你们。」
  「那我能不能谢谢神明大人呀!他在哪里呀?是那个老爷爷吗?」
  「不啊,神明大人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哦。」
  「那我一定会好好供奉他的!谢谢神明大人!」

  坐在粥棚旁的老祭司看着孩童真挚的眼睛,忽然随着眼皮轻眨落下了一行泪水。
  这一刻,这个老人仿佛懂了什么,他露出了一种得偿所愿一般的笑容,然而眼泪却扑扑簌簌地不断落下。

  一旁的腊八粥手忙脚乱地用手帕帮老祭司擦去了眼泪,有些疑惑地看着忽然落泪的御侍。
  此时,老祭司最后郁结在心的心结因为一个孩童的稚语完全解开。

  老祭司去世的时候以人类的寿命而言,已经能够称得上长寿。
  他即将去世时,身边簇拥着因为他的多年来行善聚集的信徒,那个曾经因为一碗粥而虔诚地向神明道谢的孩子,此时也已经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
  他欣慰地看了一圈周围,让其他人都离开了房间。

  腊八粥看着油尽灯枯的老祭司轻轻地抽泣,她抓住了老祭司向她伸来的手。

  「我曾以为,只要有信仰便好,但是,他们告诉了我,一份真心的信仰远比那些被胁迫而来的信仰要珍贵的多。是我执念太深,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老祭司额抖着手从自己贴身的衣服中,取出了一封书信,一封有着黑色信封的书信。

  「是他们,在那个晚上,找到了我。」

  腊八粥从老祭司的口中得知了那个曾经蛊惑他并且给了他那些药方的家伙。

  那是一群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因为夜色,老祭司井没有看清他们的面貌。

  他们如同恶魔般蛊惑着老祭司,让他一度陷入歧途。

  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老祭司在醒悟后曾经花了很大的力气想要找寻他们的踪迹,但却一无所获,剩下的就只有这封未来得及发出的——他们“国家”专用的信封。

  腊八粥接过了老祭司交给她最后的任务,在他离开人世后婉拒了乡亲们的挽留,独自踏上了寻找的旅途。

  她不知道自己如果有一天找到了他们要怎么办,但是内心强烈的信念告诉她。
  ——她绝不能再放任那群家伙继续蛊感更多的人步入万劫不复的歧途。

  她要让更多的人能够知道她,这样才能告诉他们真相,避免更多人重蹈老祭司的覆辙。

  旅途中,腊八粥遇到了一个在堕神堆中杀得浑身是血的家伙,在飨灵即将倒地的时候,她伸出手将那个一身血污的家伙拉出了堕神的包围圈。

  直到跑出很远,那个被她拉着跑远的家伙这才开口。

  「跑什么,我还能打过他们的。」

  略显清冷的女声响起,腊八粥略显惊讶地捂住嘴看着眼前瘦高的人影。

  「原来你是女、女孩子呀!」
  「……我胸平到看不出来是个女孩子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呀。」
  「不不不不是说胸啦!」

  腊八粥忍不住笑出了声,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那个正在用手背擦脸的飨灵。
  屠苏酒拿着一壶酒,坐在火堆前看着眼前这个温温软软的女孩子,听她说着那个不断地造成不幸的组织。

  屠苏酒沉吟了片刻,便放下了酒坛。

  「他们一定是群很凶残的家伙,我陪你去吧。」
  「啊?」
  「啊什么,就当你救了我的报答吧。你一个人去,路上就该被堕神给生吞了。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睡了,明天一早出发。」

  腊八粥看着背对她躺下,很快就沉沉睡去的屠苏酒有些发愣,随即忍不住掩住嘴唇轻轻笑出了声。

  然而在火堆边享受着难得温馨时光的她们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他们要寻找的那个“国家”,正在一场灭顶之灾中逐渐步入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