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红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神之裁决
红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红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红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红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红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红酒头像.jpg 红酒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福山润 / 翟巍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紫团子.png
紫团子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酥炸鳕鱼.png酥炸鳕鱼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1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5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8 /
Hp icon.png 生命值 43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32 / 167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323 / 609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21 / 1386
背景故事
高傲的红酒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精通剑术,往往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战斗。平日里喜欢各种华丽的服饰与珠宝,极其奢侈。讨厌呆在能被阳光直射到的地方。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盟誓之剑 红酒立剑盟誓后冲入敌方,对敌方最远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7点伤害。
能量技
血祭 红酒闭眼优雅地喝下手里的红酒,用剑挥砍最近的敌方单体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43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40点伤害,持续6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姜饼头像.jpg 姜饼
黯影血祭 红酒闭眼优雅地喝下手里的红酒,用剑挥砍最近的敌方单体对其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274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96点伤害,持续3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应该感到无上的光荣,因为此时此刻你遇见了我
登录 御侍,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下次,不要让我等那么久。
冰场 御侍,留下来当我的专属仆人如何?
技能 成为我剑下的亡魂吧!
升星 这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无需惊讶。
疲劳中 我不是累了,只是现在不想参与。
恢复中 多此一举,难道你认为我会轻易倒下吗?
出击编队 别磨蹭了,走。
落败 不...可能...
通知 饭终于做好了,品相上看起来还不错。
放置台词1 阳光......真叫人烦躁。
放置台词2 名为幻晶石的宝石,你知道是什么吗?
触碰台词1 牛排?哼,那种愚昧的傢伙,只知道忠心于自己的主人。
触碰台词2 这幅打扮真不体面,走,我带你去买新衣服。
触碰台词3 怎么回事,你手指怎么流血了?别,别在这个时候靠近我......唔...你的血...好香...
誓约台词 既然你都这样向我表示了,我也不可能一点都不回应你。过来吧,这是你应得的。
亲密台词1 不用羡慕世界上的任何人,她们有的,我都能给你。
亲密台词2 待着别动,我想多看你一会儿。
亲密台词3 真是伤脑筋,感觉不管是多昂贵的衣服,多精致的配饰,都配不上你。
换装独白
神之裁决 啊,胆大妄为的无礼之徒,就用你的献血来祭奠这个神圣的日子吧!

资料

食物 红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古波斯
诞生年代 公元前5000年前
性格 高傲
身高 182cm
关系 喜欢: 姜饼头像.jpg 姜饼

讨厌: 牛排头像.jpg 牛排

信条
阳光……真是让人烦躁。
简介
从最初的祭神用品到后来逐渐成为了人们喜爱的醇美甘露,红酒一直都用超出平凡酒类的不同体验来征服着人们的味蕾,也正是因此,在他身上已经被人们赋予了神性的内涵,并承载着历史继续前行。

故事

冲突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的御侍没有办法让我承认他的话,我会做什么,但是将我召唤出来的这个女孩儿,倒是令我出奇的满意。

  公爵的长女,所拥有的并不仅仅是奢侈的生活。

  从骨子里透出的气质,笑容中傲然的自信,谈笑间对于凡人的吸引力,自宅邸门口可以排队排到城门外的追求者。

  这一切不是用她脖子,上镶嵌着璀璨宝石的项链带来的,也不是身上华丽的礼服带来的。

  贵族,不仅仅有昂贵的衣服,奢侈的生活,就可以称之为贵族。

  若是没有骨子里的那些娇贵傲气,那种贵族不过是个用奢侈品堆砌出来的空洞玩具罢了。

  召唤出我的女孩儿,手中拿着一把鸟羽装饰的精致折扇,绕着我细细地打量了几圈,松了口气。

  「呼一 太好了!我还担心和那个家伙一样召唤出来个傻大个儿呢!你长得可真好看。像是传说故事里的吸血鬼一样。」

  说着这话的她,眼里漾着不可思议的

  「哼, 我要和那个家伙去炫耀,我也是有飨灵的料理卸侍了!而且我的飨灵比他的好太多了!」

  随后我便知道为何她会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一般,如此放松了。

  我看着眼前那个穿着品味极差,一点都没有礼仪可言,就连动作都十分粗鲁的飨灵,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后来我才从御侍的口中知道,这个粗鄙的家伙,叫做牛排,是她未婚夫的飨灵。



  「果然是物似主人型!是吧!果然红酒你也觉得他们很讨厌吧!」

  「将来要和他结婚,还真是辛苦你了呢,御侍大人。

  「闭、闭嘴!谁要和那个男人结婚啊!他又粗鲁!又不懂浪漫!一点都不关心我!」

  「 这和他粗鲁不粗鲁有什么关系啊,你们不是家族联姻么?」

  「闭嘴!!」



  我看着御侍微红的脸颊耸了耸肩,晃着杯中鲜红的酒液抿了一口。

  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我靠在葡萄藤架的阴影下,这对将来的小夫妻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差点要吵起来,我看着他们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两个家伙,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独处啊。



  然而下一刻,一个令人生厌的身影就走过我的面前,向他们两人走去。

  我抬起手拦住了来人,他红色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



  「让开。」

  「你要去干什么?」

  「城郊又有堕神了,我去叫我的御侍,别碍事。

  「你没看到他们在约会吗?城里不还有其他的料理御侍吗。」

  「约会哪有堕神重要。滚开!」



  我抽出腰间的长剑立于眼前,虽然付诸武力并不是我所希望的,但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欠揍了些。

  这个叫做牛排的家伙,无论言行还是衣着,所有的一切都令人恼火,但唯独他的剑术,倒是少有的精湛。

  「喂!牛排!你们俩怎么又打起来了!」

  「滚开!我今天一定要和他决出个胜负!这个做作到令人火大的家伙!」

  「红酒!不要和牛排打了!」

  「你站远一点,免得被殃及到,我想要收拾这个粗鲁的混蛋也已经很久了。」

  「啊~你们俩的感情可真好呀~天天见面还那么亲密~」

  「闭嘴! !」

  「闭嘴! !」


  御侍她有一群时常聚在一起举办茶会的朋友,其中不乏一-些性格比起她来说要柔软、温柔天真的女孩儿。

  曾经有个女孩儿在第一次看见我时被吓了一跳,她躲在了带她前来的管家身后,小心翼翼地问我。

  「你是吸血鬼吗?」

  「 怎么?你不怕我么?」

  「不,不害怕,你长得真好看。」

  我看着这个涨红了脸的姑娘,她纯粹明亮的目光让我记住了这个女孩儿。



  但是,这个女孩儿,不见了。

  在一次宴会后,上了马车的她并没有回到家中。



  最近的王城中,已经有不少贵族少女失踪,负责这件案件调查的,正是御侍的未婚夫。

  她知道,失踪的女孩儿凶多吉少。她也知道, 我们不愿意让她冒险。



  「我可以当诱饵,我相信你们可以保护好我的。拜托你们,我想要亲手抓住伤害她的人。」

  这是我第次看见她向她的未婚夫低 下头。但是,正如我所预料的那般——

  「这件事,你是无关者,我不能让无关者被牵扯进这件事情。」

  我看到了说着这话时,他衣袖下紧紧攥起的手,也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会放心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放到如此危险的地方。

  牛排的御侍就和牛排那个家伙一样,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

  笨拙的男人自然也不会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心爱的少女。

  这对笨蛋。

  不过,我并不讨厌这样的笨蛋。

  这个仇,就由我来报吧。



  也许是因为有很多人称我为吸血鬼的缘故,我对于血液的味道格外的敏感。

  有些人的血,闻上去是甜的;也有些人的血,是一种苦涩的味道。

  还有些人的血,是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



  所以当那个雍容华贵的贵族夫人,带着优雅知性的笑容来与御侍打招呼的时候,我便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上那用多少香水都无法掩盖掉的臭味。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进入那座在她名下的古堡意外的轻松。



  这位失去了配偶的伯爵夫人为了排遣寂寞,总是会在自己的古堡中举行各种各样的宴会。



  我可以感觉到来自楼.上灼热的视线,那位身上带着浓郁血腥味的夫人正在以一种足以称得上是狂热的眼神死死地看着我,就仿佛我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够满足她的愿望。

  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了王国中一个被当做怪谈的传说。

  不老不死,拒绝光明,以血液为食的,黑暗中的贵族。

  难不成,她把我也当成了那种传说中的存在?

  我不需要担心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我们视线相交之时,我看见她的眼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

  果然很快,一名侍者避过了其他人的视线来到了我的身边。

  「先生,夫人请您到楼上一叙。」

  手中的酒杯放下,礼貌地绕过那些舞蹈中欢笑嬉戏的男男女女走,上了二楼。

  那个穿着暗色礼服的夫人以一个端庄的姿势站在了我的面前,对我露出了笑容。



  「先生,请原谅我的失礼,我们到书房谈谈吧。

  她并不是第一个将我错认为吸血鬼的家伙,但却是第一个会对我露出如此兴奋表情的人。

血液的温度


  我们在进入书房前,我隐约看见了一一个身影离开了书房,隔着很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鲜血味道浓重到几欲令人作呕。



  我强忍着不适跟随伯爵夫人进入了书房。

  而那位女士在书房的门关闭后,刚刚的端庄温雅模样不复存在。

  她近乎狂热地抓住了我的手,甚至不需要我提问,她就将她曾经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为了自己的容颜常驻,她将自己选中的少女从宴会中带走。

  少女的鲜血便成为了她口中效果奇佳的保养品,而那些可怜的少女就永远地躺在了冰冷墓穴中。



  而她,找到我的目的,也再简单不过。

  传说中的吸血贵族,他们拥有不老不死的容颜。

  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将普通的人类,转化变成他们一样的存在。

  我并不否认,我的特征,实在是和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太过相似。

  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



  她激动地告诉我,她可以继续诱拐那些女孩儿,将她们的鲜血作为祭品献祭给我。

  她将这座古堡所有的房间建在了背离阳光的方向,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等到我的到来。



  我看着眼前这个可悲的人类,忍不住抬起手,将她的鬓发别到耳后。

  对此甚是欣喜的她甚至连我是不是她梦想中的吸血鬼都没有确认,就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但我对此等愚蠢没有任何怜悯。

  「之前你抓走的那些女孩儿呢?」

  「她们都已经成为大人您的祭品了!虽然没有剩下多少!但是您相信我!很快!很快新的祭品就会被送上来了!」

  「全部都....」

  「是的!我做得很隐蔽!不会有人发现的!所以大人您不用担心您以后的食物了!我会成为您最忠诚的仆人!」



  我看着她期待的眼神,忽然想起了那天那个躲在管家身后涨红了脸看着我的女孩儿。



  已经,来晚了啊。

  还真是失职啊,一个优秀的贵族,明明是不该辜负优秀的女性对于自己的期待的。

  「伯爵夫人,恐怕,您的计划是要泡汤了,您身体里的血液,早已随着您的灵魂一起腐朽,您身上比垃圾桶里还要浓重的臭味,让您没有资格成为我的仆人。」



  这样一个已经彻底腐坏的存在,没有权利知道真相。

  你就在绝望里,好好忏悔你曾经做过的一切吧。



  我拔出了长剑,在她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将剑刺入了她的胸膛。

  温热的血液逐渐在胸口扩散,原本因为喜悦而闪闪发光的眼睛逐渐失去聚焦。



  她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痛呼,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看着躺在床上,逐渐将床单染红的尸体,伸出手将她的双眼合上。



  鲜红血液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压抑着自己对于血液的渴求。

  我不可以再被这些东西所引诱。更何况是这样恶心的血液......

  忽然,嘈杂且剧烈的声响响起,就连脚下的地板都开始颤动。

  我冲出了书房,一路向举行舞会的大堂跑去。

  然而在我还没到达大堂的时候,一一个令人熟悉又恼火的吼声传进了我的耳膜。



  「红酒!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这儿!你不可能被这么个垃圾干掉的!给我滚出来!」

  我咬牙切齿地冲到了大堂二楼的楼梯上,然而映入眼前的另一幕就让我完全忘记了刚刚还想找牛排算账的事。

  我的御侍,不知何时换上了华丽的礼服,混进了这个用于选择祭品的舞会。

  很明显,她即使戴着假面,都能轻易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然而她的身边,有一个更显眼的家伙,御侍毫无知觉地躺在他的怀里,两人的动作如同情人般亲昵。



  被打晕的御侍正被一个人抱着,那个人正是刚刚自书房离开的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面对着闯入的大批士兵,脸上反而写上了些许不解。

  就仿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一般。

  我知道,这个被团团包围起来的家伙,就是伯爵夫人成为恶魔后最大的帮凶。



  不知为何,牛排在看到我从二楼跑了出来时仿佛松了口气一般,随即他就再次紧握手中的双剑,戒备地看向了那个被所有人包围起来的家伙。



  我自二楼跑下,站在了他的身边,御侍的未婚夫此时满脸紧张地站在了我们的身边,他手中的长剑捏得有些不稳,站在他的身边,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动摇。

  「你放开她,我和她换。」

  「我为什么要拿她和你换,你的血没有她的温暖。」

  我捏紧了手中的长剑,这是我的疏忽。

  我并没有想到性格倔强的御侍,竟然会在我不在的时候,独自潜入这里。

  牛排却是死死地盯着那个歪着头,笑得有些无辜的家伙,没有任何征兆地冲了上去。

  随着他的动作,不需要任何的沟通,我找准时机一起加入了战局。

  因为顾忌到他怀里的御侍,我和牛排的动作有些被束缚,牛排的手臂被划破流下了艳红的鲜血。

  那个家伙的脸上也溅上了牛排的血,他陡然换了个表情,原本的笑容逐渐转变成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渴望。

  下个瞬间,他怀中的御侍就被扔了出来,我伸手接住了御侍,看着在大堂中战成一团的两人。

  从交手的第一个瞬间,我就知道,这个家伙并不是人类。

  他和我们一样,都是飨灵。

  同时我也知道,他看向牛排的这种眼神,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的眼神,我刚刚在另外一个女人的眼中看到过,那是一种,总算找到了自己寻觅许久之人的眼神。

  没有办法分辨出血液味道的人无法知晓。

  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类或是飨灵的身体里有牛排这般温暖的血液。

  这种温度,是任何一个生活在冰冷的黑暗中的人,都无法拒绝的温度。

  如同一块冰冷的寒冬中,烫手却无法松开的碳火。

承诺与托付


  那个飨灵很快就在牛排以及士兵们的攻击下逃离。

  他离开时看向牛排的眼神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然而那个没什么神经的家伙却仿佛没有丝知觉。

  我们并没有追得太远,而是尽快赶回了刚刚的大堂。

  由于契约的关系,我可以感觉到她十分的安全,甚至应该早已醒来。

  然而那个从来没有夸过她一句的男人却并不知晓。

  我瞥见了她压抑不住翘起的嘴角,看着他的未婚夫抱着她的身体嚎啕大哭的样子, 忍不住摇了摇头。

  于是,那个严肃得令他所有部下害怕的男人,在他的部下们的注视下,将自己掩藏在内心里许久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男人哭花了脸,他愣愣地看着怀里的女孩儿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混蛋!你喜欢我就一定要到我死了才说吗!

  「你你你!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

  「 我不管!你再说一次!你喜欢我!比什么都喜欢我!」

  「我才没有说过!」

  「你明明就说了!刚刚所有人都听到了!」

  「你们谁听见了!谁听见了!这个月的奖金还想要么!」

  惊心动魄的开始,好在,有一个啼笑皆非却无比圆满的结束。

  轰动整个国家的恶性事件,在罪魁祸首伏法之后落下了帷幕。

  同时,那对一直别扭地声称只不过是政治联姻的小夫妻,也正式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他们俩,就这样一直到两人白发鬓白,虽然时常拌嘴,却不曾分离。

  「你说说,你们俩都多大年纪了,还吵架?」

  「红酒,你没有资格说我们,你和牛排还天天打架呢!」

  「那,那是他挑衅我才会打起来的!」

  「切....骗人。」

  男人比御侍先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在男人面前向来娇蛮的御侍,此时却是格外的温柔。

  她看向一直站在阴影中看着他们的我。

  我走到她的身边,被她拉住了手。

  「我知道,他啊,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和牛排了。 红酒,我最后拜托你一件事情,请一定要答应我好么?」

  我看着她格外温柔的笑容,心里仿佛闪过了什么念头,却有些不那么明晰。

  我皱紧了眉头,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和牛排两个每次都说着讨厌对方,但是,我也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很好。就算是代替他,也是代替我,以后,牛排,就拜托你了,好么?」

  「...啧,真是麻烦,不过,我会看好他的。」

红酒


  有这样一座王城,王城中,有着一个帅气的骑士,还有着一个美丽的贵族女孩儿。

  他们因为父母而相识,自小一起成长。

  骑士也是一个有名贵族的长子,两人可以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但是令人可惜的却是注定要成为夫妻的两人,仿佛并不怎么对盘。

  耿直的男孩学不会那些讨好女孩儿的手段,又羞赫于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她。

  而女孩儿在芳心暗许之后,迟迟得不到男孩儿的回应,甚至还要时不时被男孩儿责备。

  「你怎么那么笨,这么点小事儿都能弄伤自己。」

  ——你为什么不找我来帮你做。

  「这个事儿不该是你插手的,回去呆着。」

  —— 这件事情太危险了,我不放心你去。我会解决的。

  于是,失去了自己最好闺蜜的女孩恼怒地闯进了那个现在所有人令人闻风丧胆的古堡。

  就如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公主在遇到危难之时,总是会有那么一个骑士将她救出险境。

  抱着女孩儿嚎啕大哭的骑士也在面对自己的真心后,成功抱得美人归。

  魔女被除去,公主和骑士过,上幸福和美好的生活。

  这无疑是所有故事最为美好的结局。

  而我们这位幸运的公主,除了她的骑士之外,还有一位一直守护着她的王子。

  这个王子,没有金发碧眼,他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那般,不喜阳光。

  甚至,对鲜血还有着别样的喜好。

  王子从不会打扰骑士和公主的约会,他只会在公主被气得跳脚时无奈地揉乱公主漂亮的长发。

  骑士的身边,还有着另外一个骑士,而这个骑士却和王子并不怎么对盘。

  魔女带走了公主最好的朋友,王子并没有去安慰公主,他选择了独自前往魔女的城堡。

  一是为了公主。

  二是为了骑士们。

  骑士守则。

  ——不允许对女性及弱小动用武力。

  即便对方是魔女也不例外吧。

  那么,这些事情,由我代劳就好。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魔女居然向他伸出了邀请的手。

  魔女将他视作魔王。

  但是令魔女没想到的是。

  生于黑暗中的王子,在认识了几乎如同烈日阳光一般的骑士之后,不再向往黑暗。

  她永远不会想到,她心目中的魔王曾经在即将堕落的时刻,被骑士一脚踹出了阴影中。骑士向 王子许诺,若是真有那么一天,王子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他会亲手将王子斩杀。所以,现在,王子可以自信地站在其他人的身边,享受他本不敢享受的阳光。

  「我觉得迦南比你那个什么圣剑骑士团好听多了。 你怎么不叫圣歌骑士团算 了!」

  我们就应该叫做骑士团,那个迦南佣兵团是什么鬼东西!」

  「迦南!」

  「圣剑!」

  坐在一旁的可爱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捧着手里的茶杯看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位团长感慨。

  「你们俩的关系还真是好啊....吵成这样都从来没有想要分开过呢。啊对了,红酒,我昨天收到了一封信,给你的,上面有很浓的血腥味。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红酒看到姜饼从腰封里翻出的信,停下了和牛排互呛的行为,一把拿过信走到了外面。

  信封被撕开后,一种红褐色的墨汁书写出了娟秀飘逸的字体,整个信封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道。

  他皱着眉头随便看了几眼后,将信封放进了旅店门口的油灯中,看着淡黄色的信纸-点一点燃尽。

  红酒看着被烧成灰烬的信纸,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曾经的他,也曾因为自己对于鲜血的渴求而迷茫、不安,甚至一度想要就此堕落。

  但是牛排以一种极为粗暴却有效的方式,将他从一直诱惑着他的深渊中拽回。

  「血的温度....我才不是为了这种东西才留在他身边的,哼,愚蠢又可悲的家伙啊。」​​​

神器

  • 红酒
  • 神器线路
红酒神器.png
红酒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6%6.9% 8% 9% 10.2% 11.4% 12.9% 14.8% 17.1% 20%)概率触发,使自己下3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
模板环尾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20%概率触发,使自己暴击伤害值增加12.5%15.1% 17.9% 20.7% 23.8% 27.1% 31.1% 36.2% 42.4% 50%),持续10秒
模板绒球塔可.png 普通攻击后,20%概率触发,使自己技能伤害增加5.7%7.3% 9.1% 11% 12.9% 15.1% 17.7% 21.1% 25% 30%),持续10秒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80%时,攻击力增加6%6.9% 8% 9% 10.2% 11.4% 12.9% 14.8% 17.1% 20%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80%时,技能伤害增加7.4%8.6% 9.9% 11.2% 12.7% 14.2% 16.1% 18.5% 21.4% 25%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80%时,普通攻击伤害增加9.4%10.8% 12.3% 13.9% 15.6% 17.4% 19.6% 22.4% 25.8% 30%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模板鹿耳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的41.1%+4547.1%+89 53.8%+138 60.4%187+ 67.7%+241 75.5%+299 85.2%+370 97.3%+459 111.8%+566 130%+700)额外伤害
模板环尾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的30%+8934.7%+117 40%+149 45.2%+180 50.9%+215 57.1%+252 64.7%+298 74.3%+355 85.7%+424 100%+510)额外伤害
模板绒球塔可.png 释放技能后,额外对最近三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的33.2%+5736.4%+73 39.9%+91 43.4%+110 47.2%+129 51.3%+151 56.4%+177 62.8%+211 70.4%+250 80%+300)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模板鹿耳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攻速值9.4%10.8% 12.3% 13.9% 15.6% 17.4% 19.6% 22.4% 25.8% 30%
模板环尾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暴击伤害值9.4%10.8% 12.3% 13.9% 15.6% 17.4% 19.6% 22.4% 25.8% 30%
模板绒球塔可.png 战斗中,增加暴击值9.4%10.8% 12.3% 13.9% 15.6% 17.4% 19.6% 22.4% 25.8% 30%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模板鹿耳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15%时,受到伤害有20%概率触发,使自身获得3秒无敌时间,并获得持续8秒的暴击伤害提升100%121% 143% 166% 190% 217% 249% 290% 339% 400%)的效果,但之后无法获得治疗
模板环尾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15%时,受到伤害有20%概率触发,使自身获得3秒无敌时间,并获得持续8秒的攻击力提升50%60% 72% 83% 95% 108% 125% 145% 169% 200%)的效果,但之后无法获得治疗
模板绒球塔可.png 生命值低于15%时,受到伤害有20%概率触发,使自身获得3秒无敌时间,并获得持续8秒的技能伤害提升44%58% 73% 89% 106% 124% 146% 174% 208% 250%)的效果,但之后无法获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