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竹筒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竹筒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竹筒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竹筒饭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竹筒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竹筒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竹筒饭头像.jpg 竹筒饭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铃木达央 / 谢添天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协力作战
专属堕神 头像-尖刺蜗牛.png
尖刺蜗牛
头像-帝海螺.png
帝海螺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玉米烙.png玉米烙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217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9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0 /
Hp icon.png 生命值 65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84 / 416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88 / 487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97 / 4117
背景故事
独居青年,生活在丛林里,常年与动物为伍,喜欢狩猎,擅长驯养野兽,也擅长杀死他们。性格爽朗,单纯,遇到生人会很兴奋,占有欲比较强,如果朋友有了更要好的人会炸毛。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守望者 竹筒饭挥舞手中的大砍刀,对敌方最近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0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力减少10%,持续3秒。
能量技
竹色纷繁 竹筒饭茂盛的头发包裹住自身,跳跃到敌方阵营内飞速旋转,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15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减少15%,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叫花鸡头像.jpg 叫花鸡
超级竹色纷繁 竹筒饭茂盛的头发包裹住自身,跳跃到敌方阵营内飞速旋转,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78点伤害,并使其防御减少20%,持续5秒。

神器

  • 守护之刃
  • 神器线路
竹筒饭神器.png
竹筒饭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技能1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1%2% 3% 4% 5% 6% 7% 8% 9% 10%),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6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技能2 战斗中,自身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5%3% 4.5% 6% 7.5% 9% 10.5% 12% 13.5% 15%),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6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技能3 战斗中,自身所有伤害增加0.8%1.6% 2.4% 3.2% 4% 4.8% 5.6% 6.4% 7.2% 8%),普通攻击和基础技有60%的概率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额外技能伤害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技能1 战斗中,自身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技能2 战斗中,最近两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
技能3 战斗中,最近三名友方角色受到的伤害减少3%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技能1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技能伤害增加7%8.8% 10.9% 13% 15.4% 17.9% 20.7% 24.5% 29.1% 35%),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0.5%13.3% 16.5% 19.6% 23.1% 26.6% 31.2% 37.1% 43.8% 52.5%),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暴击后,友方全体角色所有伤害增加5.6%7% 8.8% 10.5% 12.3% 14.4% 16.5% 19.6% 23.5% 28%),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技能1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
技能2 生命值高于80%时,每次普通攻击后,暴击值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持续4秒
技能3 生命值高于80%时,每次释放技能后,暴击值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技能1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其攻击力13.5%17.1% 21.2% 25.2% 29.7% 34.2% 40.1% 47.7% 56.3% 67.5%)的额外伤害
技能2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其攻击力10.8%13.5% 17.1% 20.3% 23.9% 27.5% 32% 37.8% 45% 54%)的额外伤害
技能3 战斗中,自身免疫魅惑;所有友方角色释放基础技时,额外对最近所有敌方角色造成其攻击力4.5%5.4% 6.8% 8.1% 9.9% 11.3% 13.1% 15.8% 18.5% 22.5%)的额外伤害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是什么?!大象?孔雀?你是人对吧!?哇!真稀奇!
登录 御侍——!啊,我应该安静一点吗?为什么?
冰场 呜哇!这是什么,有点站不住脚了!
技能 吃我这招!
升星 什么什么,我又变强了吗?
疲劳中 啊嘞?奇怪,身体......使不出力气来了......
恢复中 感觉好多了啊,嘿嘿嘿,好想赶紧回到森林去啊~
出击编队 噢!要战斗了对吧?我不会输的哦!
落败 御侍......你在......哪儿?
通知 好香啊~喂喂,御侍你在做什么?
放置台词1 喂喂,阿大!阿二!你们两个不要乱跑啊!
放置台词2 御侍?御!侍——!干嘛不理我啊?
触碰台词1 被驯养或被干掉,选一个!
触碰台词2 只跟我说话不行吗?为什么你还需要其他人?
触碰台词3 啊哈哈哈哈哈,很痒啦!
誓约台词 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你太会说笑啦,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你啊,就好好呆在我身边吧!
亲密台词1 御侍……抱歉,心脏跳得有点快,我先去森林里转转!
亲密台词2 御侍,今天去哪儿了?
亲密台词3 御侍~御侍御侍御侍~没什么啦,我只是想叫叫看,嘿嘿嘿!

资料

食物 竹筒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狂野
身高 188cm
关系 喜欢: 烧饼头像.jpg 烧饼 冰糖葫芦头像.jpg 冰糖葫芦
信条
被训养或被干掉,选一个!
简介
竹筒饭的烹饪方法十分具有野性的表现,而一旦劈开被烧焦的竹筒,从中升腾起夹带竹子芳香的热气,展现着他独有的内涵,仅在这一瞬间,足以勾起人们的食欲。

故事

守护


  「咿——」

  凄厉的惨叫在丛林中回荡。

  身上插着一把柴刀,堕神吼叫着,缓缓消散在我的面前。

  这里是丛林的边缘,也是我的警戒线,因为后方不远,就是我守护的竹林,就在我捡起柴刀,刚准备回家的时候,小腿
  忽地一沉,同时耳边还响起了清脆的吱吱声。

  「啊嘞?阿大阿二?」
  低下头,不出意外地,我在脚边看到了两只熟悉的竹鼠。弯下腰,我揉了揉它们的脑袋。

  「你们两怎么过来了。」
  「吱吱吱——」

  两只小东西对着我发出了急促的低鸣,用只有我能听懂的方式告诉我。
  丛林的另一一边,又来了一些不该来的家伙。

  「走开走开!再不走开我就杀了你们。」
  站在一块巨石上,我装作凶恶的样子挥舞手中的柴刀,对着面前的人类大声呼喝。

  「快跑快跑!」
  「见鬼,他要杀人?!」
  「不是说飨灵不会伤害人类的吗? !都是假的!」

  他们叫喊着,慌张地朝山下奔跑。
  虽然嘴中的喊杀刻不停,可我并没有真的要追上去。
  只有堕神才需要干掉,这些贪财的偷猎者,驱赶就行。

  望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又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

  那个十分特别的女人。

  伴随着回忆,脑海中出现了两张脸,长相相同,表情相反。

  分别用感慨和愤怒的语气说出了,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完全明白的两句话。

  「竹林是活的,动物们也是活的,要试着去感受他们。」
  「你们不该出现,你们和堕神一样该死。」

  摇了摇开始发疼的脑袋,我跃下巨石往家里走去。

  我就不适合思考麻烦的问题。

  比起那些难懂的玩意, 还是打架简单。

求援


  「吱吱——」

  阿大阿二烦人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喊醒。

  「......好吵......你们要干什么。」 揉了揉眼睛,我困倦地嘟嚷道。

  「吱吱吱 ! !」
  听着我的抱怨,它们俩不仅没有把声音压低,反倒变得更大了。

  「黑雾? !」听清了内容的我瞬间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抓过衣服便跟着它们往外跑去。

  一路上,心情复杂。

  除了紧张,当中还混着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赶到目的地,我刹住脚步,皱起眉头注视着面前的竹林。

  这片林子黑雾弥漫,和我刚刚所跑过的地方截然不同。

  原本青翠的竹子变得灰白干枯,摇摇欲坠,透着一股令人不安的感觉。

  「病疫......」我从牙缝间吐出这个拗口,记忆深刻的词汇。

  紧接着,我双脚一震,毫不犹豫地冲进这片灰败的竹林里。

  「谁在这里作怪!快给我滚出来!」
  柴刀划过,荡出了一圈空地,我环视四周,却没能发现竹林灰败以外的异常。

  又接连斩开了几处黑雾浓郁的竹林,仍旧一无所获。

  黑雾还在不停地扩散。

  没法停留了,现在最要紧的是阻止黑雾的蔓延。

  这般想着,我转身朝着竹林的另一侧开始飞奔。

  那里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家伙。

  竹林慢慢稀疏,我稍稍放缓了脚步。

  冲出最后一排竹子,我来到了一座漂亮的房子面前。

  房子高挂着一块匾额一竹烟典当行。

  「酸梅汤!」
  用力地敲打大门,我高声呼喝某个人的名字。

  「噤声。」
  一个戴着眼镜的白发青年将脑袋探出窗外,眉头紧皱,对我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马上下来,你不要这么大声。」

故人


  拉着酸梅汤一路奔跑,途中我和他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就像之前那样?」酸梅汤神色严峻地推了推眼镜。

  「对......」不知为何,听到这句反问,我的声音陡然间低了下来。
  「就像之前那样......」

  啊......就像之前那样。

  周围的景象渐渐模糊,我不自觉地开始回忆过去。

  「喂! 快点下来吧,没事了!」山林间,我抬头朝着某棵参天大树高声呐喊。

  大树的顶端待着一个人类。

  她是在被堕神追杀的时候爬上去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够在堕神面前这么冷静灵活地窜逃的人类。

  出于飨灵本身的义务,还有好奇心,我出手解决了追杀她的堕神。

  「你是......飨灵吗?」那人在上面看着我犹豫了好半天,之后才小心翼翼地爬下来。

  「对啊!我叫竹筒饭,你呢你呢?」我兴奋地抓过她的手掌,用力地上下晃动。

  「......我叫安南,」女人像是被我的热情吓到了一般,皱起眉往后退了退,「是名动植物学家。」

  「那是什么?」
  「......」

  我和安南很快熟悉了起来,从她的口中,我了解到了许多事情。

  比如安南的另一个身份——冒险家, 比起之前难念的称呼,我更喜欢这个身份,好读,而且帅气。

  安南了解自然,热爱动物,她想要走遍耀之州的每一片土地,写一本有关于动植物的传记。

  据说,被堕神追杀,对她而言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事。

  我在她这里,看到了许多从前我没有注意过的东西。

  原来我每天接触,习以为常的自然里,还有这么多秘密。

  除了这些以外,安南还和我说了很多人类的事情。

  原本相比于动物,我并不熟悉人类,唯一见得比较多的,是那种背着硕大行囊,手里拿着器的家伙,他们总去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入山林捕猎,或者盗砍竹林。

  安南说,这种人叫偷猎者,也是商人。

  「什么是偷猎者?」陪着安南一起探索丛林的时候,我问过她这个问题。

  「狩猎动物,然后贩卖。」安南在我面前轻巧地爬上巨熊的脖颈,用薄刀划入它的血肉,几个呼吸间就让这只巨兽哀鸣着倒下,而后声音平淡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也能制住巨熊,甚至驯服它们,但我依仗的是我身为飨灵的能力。

  安南呢?她只是个人类。

  相处的越久,我对她表现出来的一切越好奇。

  「和你现在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我走上前去帮忙解剖这头野兽,茫然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和其他人类给我的感觉不同,我并不排斥安南狩猎的举动,甚至觉得,就算她想要砍几棵我一直珍视的竹子,也不是不行。

  如果要的不多的话。

  「贪欲与求知欲,有度与无节制的区别。」
  安南手里的动作一刻不停, 头也不抬地说道。

  「......不懂。」
  「那就来帮忙。」
  「哦......」

  和安南的相处很愉快,虽然她总是会冒出一些我不理解的词汇。

  原本我以为这份愉快能一直持续下去。

故事


  竹林是我一直以来都很珍视的地方,就像家一样。

  守护它,是我的本能。

  我干掉过很多窥视竹林的家伙,比如游荡的堕神,比如对竹子有欲求的人类。

  我一度认为只要实力够强,竹林就会安然无恙。

  直到今天,我碰上了一个我无法解决的问题。

  竹林被污染了。

  那是一只奇怪的堕神,它释放出来的黑雾让竹林不停地衰败,即使我打败了它也无济于事。

  我下意识想到了安南,对自然这么了解的安南,一定可以想出办法。

  「我解决不了。」安南带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口罩,与我一同站在黑雾中,神色严峻。

  「为什么你解决不了,你不是那什么动植物学家吗?」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有些焦躁,我的话语也不禁带上了几分火气。

  「......如果只是普通的植物病疫,我当然能够解决,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况跟以前我碰到的完全不一样。」安南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在我的认知中,没有任何一种病疫可以让竹子如此迅速地衰败。」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双拳攒紧又松,我急躁地在原地来回走动。

  「我可以试试,但是不能保证。」安南放下了背包,做出一副研究的架势,沉声道。
  「......你快一点。」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然而安南的研究仍旧没有结果。

  「你到底行不行。」记不得是第几声催促,看着衰败的竹子越来越多,我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然而没想到安南的反应竟远比我来的激烈得多。

  「你给我住口 !」安南忽地站起身 ,陡然间爆发出惊人的怒气。

  「......」我一时间被镇住了,张着嘴讷讷地说不出话。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的存在,才让竹林这样?」

  「你知不知道自然原本是和谐运转的,很多植物病疫就算发生了自然的系统也能自我修补?」

  「你以为我不想救它们?是堕神的存在让他们变成这样,你让我一个人类如何解决?」

  「你以为你就没有责任?我告诉你,你们飨灵跟堕神没有多少差别,都是不该存在的你明白吗? !」

「......」

  被安南呵斥的有些发懵,尽管我听不懂她说的绝大部分东西,但是与堕神无异,还有不该存在这两句,我听得很清楚。

  听得很明白,也很......不明白。

  在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变得有点远。

  还是说....其实一直都没有靠近过。

  气氛逐渐僵硬。最后打破这一切的,是闻声赶来的酸梅汤。

  这片竹林里除了我,还生活着另一群人一竹烟典当行,他们也察觉到了竹林的异常。

  酸梅汤在了解了来龙去脉以后,便很干脆地就对安南发出了一同研究的请求,安南撇开了我们先前的不快,直接投入了研究当中。

  对她而言,这片竹林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有了酸梅汤的加入,两个不同身份的读书人配合起来效果意外的好,一个提供灵力方面的辅助与知识,一个提供了植物方面的知识,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酸梅汤松了口气,安南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只有我,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竹筒饭......竹筒饭!」
  熟悉的喊声将我从回忆中叫醒,酸梅汤站在我的面前,一脸无奈。

  「你在发什么呆,问题已经解决了,只是普通的病疫,下次你别那么紧张......」

  「解决......吗?」环顾四周,我这才发现竹林已经在酸梅汤的处理下恢复了正常。

  「是啊解决了,下次不要大呼小叫的......」酸梅汤的念叨还在继续,可我却已无心再听。

  我不喜欢思考麻烦的东西,但我现在忽然很想,很想再见安南一次,听一听她讲那些难懂的东西。

竹筒饭


  耀之州幅员辽阔,美景无数。

  如隐藏在某片桃林中的仙境,又比如此处山峦间的竹林。

  「大哥大哥!」

  清亮的喊声在竹林中响起,惊起几只躲在竹子枝梢上休憩的鸟儿。

  一个头上绑着布带,嘴中叼着烧饼的少年在竹林中奔跑跳跃,不时四处张望,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在!」回应他的,是一声充满野性的呼喝。

  一头绿发的青年握着柴刀,从天而降。

  「你总算来了。」刚一落地,青年便收起了柴刀,一把搂过少年的肩膀,大大咧咧地往前走去。

  「这不是老板给的任务有点多嘛。」少年吞吃着烧饼,含糊不清地回道。「一忙完我就来了,大哥你可不能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 ,麻烦你啦烧饼。」竹筒饭拍了拍烧饼的肩膀,有点不好意思。「总之今天西边也交给你了。」

  「好!」烧饼爽快应答道。「还是跟以前一样,主要看树木跟动物的健康状况吗?」

  「啊对!你去看一遍,有问题回来跟我说就行。」竹筒饭一边说着,放开了手,转身就要朝东边去。

  「哦哦好的,但是大哥我能不能问一句啊。」
  烧饼挥着手跟竹筒饭告别,末了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突然道。

  「我记得大哥你以前,不是除了竹林之外,什么都不关心的吗?」

  竹筒饭听了身形蓦地一滞,随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因为现在的我,比以前更强啊!」

  「哦哦!不愧是大哥。」烧饼不疑有他,很干脆地就离去了。

  待到烧饼远去,竹筒饭这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轻声叹道。

  「我只是......想说我们不一样的啊。」

  「我会......努力保护自然的......」

  「我们和堕神......不一样的......」

  另一边,耀之州边境重镇江沙,一处破旧的书院内,伫立着一位女子和一个老人。

  「你真要加入我们?」老人注视着女子,用嘶哑的声音缓缓问道。

  「嗯。」没有犹豫,英气的面容上写满坚定。

  「可我听说你跟某个飨灵关系还挺不错?」
  老人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院子角落的竹丛,若有所思。

  「......」女子沉默半晌,眸中闪过一丝挣扎,而后变成决绝,似是放弃了内心的某些情绪。
  「他只是救过我罢, 这并不妨碍我对飨灵的感官。」

  「呵......」老人摇了摇头,语调感慨而又意味深长。「不要后悔就行。」

  「那便来吧,踏进去。」

  「秉承你的理念,做到你想做的事情。」

  「人类的世界,不需要堕神,也不需要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