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石锅拌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石锅拌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石锅拌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石锅拌饭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石锅拌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石锅拌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石锅拌饭头像.jpg 石锅拌饭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立花理香 / 涩尕猫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樱丸子.png
樱丸子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菜面.png菠菜面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248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8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0 /
Hp icon.png 生命值 54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865 / 892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856 / 888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23 / 5261
背景故事
温婉的大姐姐,喜欢聆听他人讲话,比较顾及他人感受,勤俭节约。喜好研究五行,言谈举止总会带上一些比较意象化的词汇。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五祀阵 石锅拌饭举起了手,使友方全体造成的伤害提高5%,持续2秒,并驱散友方全体的减益壮态。
能量技
五行之域 石锅拌饭召唤出法阵,为友方全体恢复230点生命力,同时使友方全体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50点生命力。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打扰了,御侍大人,不介意的话,以后就由我来照料您的起居吧。
登录 欢迎回来,我烧了些热水,大人要先沐浴更衣吗?
冰场 不太喜欢,这种寒凉的地方……
技能 我无意伤害任何人……
升星 我感受到了……流转、明灭的力量。
疲劳中 有些倦了,可以让我歇歇吗?
恢复中 再过一会儿就好了,就一会儿。
出击编队 我会帮您做好您希望的。
落败 生克太过,过犹不及……
通知 饭做好了,如果您忙的话我先备着?稍后再热热也行。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和其他的孩子的饭,现在开始准备吧。
放置台词2 稍微休息一下也不错呢,不过好像还有房间没有打扫,等会儿去收拾一下吧。
触碰台词1 啊!好痒……御侍大人,玩闹的话,请再等一会好吗?
触碰台词2 大人今天想吃什么呢?有特定指明菜品的话会比较好做呢。
触碰台词3 空闲的时候,一起来研究一下五行吧,是很奇妙的东西。
誓约台词 啊,这么突然……不过,可以喔,是您的话,可以的,我也想要为御侍大人做更多的事情。以后,就让我用新的身份,伴着您一直走下去吧。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我们之于五行,其实更似阴阳。互体、同根、对立还有……化育。
亲密台词2 心情不好吗?我在的……来抱一下吧,让我抱一下,大人就会好了。
亲密台词3 诶?亲吻?也不是不行,只是怎么突然想要这个了?好吧,真拿你没办法,给你~
放置台词3 唔……支出……收入……餐厅的用度该注意了,等御侍大人回来提醒他一下吧。
胜利台词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失败台词 多言多败,多事……多害。
喂食台词 啊!谢谢大人,您很贴心。

资料

食物 石锅拌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韩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娴静
身高 166cm
关系 喜欢: 大酱汤头像.jpg 大酱汤
信条
有什么需要我照顾的地方,请尽管讲。
简介
石锅拌饭的食材包含多种蔬菜,与肉类及海鲜相容,不仅美味,也具备缤纷的色彩,是人们对五行说之于食物的一种诠释。

故事

他和她


  在召唤我之前,御侍大人是个很命苦的孩子。

  没有家人,没有依靠,一个年幼的孩童,倔强而坚强地独自努力生存着。

  有关御侍大人的事情,基本都是听收养他的老板说的。

  很可怜,却也很坚强,我们都这么认为。

  在与老板聊完御侍大人的经历以后,我暗下决心,要以飨灵的身份为御侍大人带来更好旳生活,绝不再让他受苦,同时还要报答好心的老板。

  于是在熟悉了御侍大人的生活处境以后,我便迅速地行动起来。

  我先是带他注册成为了当地厨师工会的记名料理御侍,每月可以领取一定的补贴金,接着又着手处理了一些关乎堕神的委托,用得到的赏金给御侍大人换了一个住处。

  看着他有些开心又有些别扭的模样,我很高兴。

  没有什么事是比御侍大人是个善良可爱的人,更值得飨灵高兴的了。

  可命运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我的御侍大人,即使他已经吃了足够多的苦头。

  忽地有一天,御侍大人病倒了。

  最开始我们还没有多紧张,只是当成普通的风寒进行处理。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都发现了不对。

  御侍大人的身体越来越差,而我则开始四处求医,可即使是请遍了全城的医师,也没有找到医治御侍大人的方法。

  最后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医师告诉我,他以前在耀之州学习的时候,亲眼目睹有人治疗过这种顽疾,奈何当时的他因为种种缘故,没能习得这种技艺。

  我陷入了两难。

  御侍大人身体如此虚弱,带着上路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可放着他一个人在家,我去耀之州求医,也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就在我头疼之际,大酱汤出现了。

  大酱汤向惊讶的我解释了她出现的前因后果。

  原来,我为御侍大人奔波寻找医师的举动,他都看在了眼里。

  而那些医师唉声叹气,最后离开的举动他也都看在了眼里。

  御侍大人觉得,他可能活不长了。

  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想不到更多的东西,也不懂怎么开口和我沟通这方面的事情,只好通过简单的表象来下结论。

  而得出这个结论的卻侍大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是我。

  他害怕,自己不在以后,我会孤单,因为他知道没有家人的感觉。

  所以他才想要再召唤出一个飨灵,来和我相互依靠。

  想法简单干净得令人心疼。

嘱托


  「虽然御侍大人平时很爱吃辣,但往后饭菜里都不能放辣椒,麻油也不行,明白吗?」

  厨房里,我一边准备晚餐,一边嘱咐大酱汤做饭需要注意的事宜。

  「虽然没法摸清御侍大人的具体病症,但医生已经开出了忌口的清单,不能因为他向你撒娇就松口。」

  说着,我又将灶台上的几罐自制大酱拿到身前,认真地对她解释道。

  「还有,御侍大人做岀来旳这几罐大酱,通通都不能用,希望你能理解,这不是在针对你。」

  「我明白的,您不必如此。」

大酱汤温和地应道,接过我手中的瓶瓶罐罐,将它们整齐地放在了一边的木箱里,小心锁好。

  「它们的配方用料并不完全符合医嘱对吗?我会妥善处理的,请您放心。」

  听了大酱汤的回答,我稍微松了口气,旋即闭上双眼,伸出双手轻轻地按了按太阳穴,试图缓解上消脑海的眩晕感。

  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吗?

  将回忆捋了一遍又一遍,我仔细地思考着可能遗漏的东西。

  就在这时,温润的触感覆上额头,悄然间消弭了我心尖滋生的焦虑。

  睁开眼,大酱汤正一脸担忧地望着我,一双柔荑盖住了我的额头,轻轻揉摁着。

  「这样会舒服一些吗?」

  大酱汤声音里透着暖心的关切,令我莫名一颤。

  就像负重前行的孤独旅者,突然发现了一位愿意帮他分担的同伴。

  「我……还好。」

  抬起手,我止住大酱汤的动作,对着她轻声道谢。

  「不用担心,谢谢你。」

  却不料大酱汤听后忽地甩脱双手,一把将我搂入怀中。

她的手掌缓缓地在我的背后拍打着,仿佛在安抚我一般。

  大酱汤低下了头,伏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

  「安心,姐姐,我会照顾好御侍大人的。」

  温言软语仿佛有镇定人心的魔力,我靠着她的肩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嗯……我相信你。」

  抓着她的衣襟,我用逐渐微小的声音念出这句便失去了意识,沉沉地睡去。

远行中的意外


  再次清点了一遍包裹里的物品,我将它背到了身后,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大酱汤。

  似是明白我心中所想,大酱汤先一步开口。

  只见她朝着我微微鞠躬,柔声道。

  「姐姐不必担心,您交代的大酱汤全都记下了,我会照顾好御侍大人的,请放心地去吧。」

  我望着她,内心涌起千言万语,最终变成了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叮嘱。

  「照顾御侍大人,照顾自己,我很快就回来的。」

  大酱汤轻声应诺,而我转身走上了马车。

  车轮滚起,车身开始颠簸。

  探头回望,大酱汤的身影在风沙中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我会把耀之州最好的医师带回来的。」

  我在心中默念着,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在对远处的御侍大人,还有目送我离开的大酱汤。



  时间流逝,我就这样在马车上过了一周,心心念念的我终于来到了一片连绵的山脉跟前,马夫告诉我,只要跨过了这片连绵的山脉,就到了耀之州的地界。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催促着马夫加快速度。

  然而就在我们行走在山脉间的时候,天空忽地炸起一声雷鸣。

  坐在马车里的我还来不及发生询问发生了什么,便感受到了一阵可怖的地动山摇。

  下一秒,马车倾倒,无边的山岩滚滚落下。

  恍惚间,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床铺上。

  猛地坐起环顾四周,我看到了一个简洁雅致的房间,古朴的陈设,墙壁上还有两幅泼墨写就的字画。

  一幅上书太云观三个大字。

  一幅画着一个黑白两色的圆,还有一个五种颜色相互交错的环。

  就在我愣怔之时,一位身着道袍的男性捧着水盆推门而入,看到醒来的我顿了一下,而后用略带欣喜的温润嗓音轻声道。

  「啊,你醒啦?」

休养


  我被绊住了脚步,这座道观的人不论如何也不愿意让我离开此地,即使他们已经知晓了我此行的目的。

  「你受的伤太重了,不好好休息怎么恢复?」

  「你现在这副模样,即使强行上路,也回不到家里的。」

  那位在我醒来时进门送水的男性飨灵,此刻正坐在我的身边絮絮叨叨地劝慰着。

  「可是他真的很急,我需要尽快找到医师回去给他看病。」

  我试图争取些什么,然而身躯却在不住地颤抖,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就算现在找到了医师,身体的状况根本不足以支持我返回家中。

  「你还记得具体病症吗?」年轻的飨灵突然打断了我的话语,蓦地开口道。

  「或许你不知道,道观,其实也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地方。」

  我在怔然间讷讷地交代了一切,而后得到了一个让我倍感意外的答案。

  「啊,这个我知道,我可以治,它不是急性病来得及的。」

  看着眼前男性飨灵真诚的双眸,我竟不由自主地放下心来,选择相信。

  「先养好你自己吧,而后我会教导你治疗的方法,也好让你安心。」

  说着,他忽地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

  「话说我可以抱你回房吗?你不能一直坐在这。」

  「对了,我叫黄山毛峰,你呢?」



  凭借着自己的刻苦努力,我仅用了一个月就把相关所有的医学知识都记了下来。

  婉言谢绝了他们再多休养的建议,我马不停蹄地往家中赶去。

  「等我,御侍大人。」

  感受着冥冥中,与御侍大人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我在心中恳切地念道。

  用黄山毛峰教我的方法,拼命地安抚自己的内心。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石锅拌饭


  很久以前,这座城里有一个命苦的孩子,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一个人住在贫民窟最破烂的木屋里。

  别的孩子可以因为拿不到玩具,或者磕碰到了哪里,就哭哭啼啼地向父母撒娇。

  但他不行,他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可一个孩子能做什么?他能做的,只有每天蹲守在菜市中翻找别人不要的弃物,勉强凑上一顿饭食充饥,又或是给好心人做点零碎小工,得些剩菜果腹。

  后来,城里一个小餐馆的老板看他可怜,品性也不像贫民窟里的其他人那么恶劣,便收留他做店里的长工。

  直到这时候,他的生活才好上了那么一些,不说幸福,至少安稳。

  某天,御侍大人不知从哪里听闻了召唤飨灵的方法,在得到老板准许以后,他开始利用一些快要过期的,店里不用的食材,练习召唤飨灵的菜品。

  知道的人都觉得可笑,说他一定是被厨师工会招聘料理御侍的高额酬金冲昏脑袋了,要么是在做孩子们常挂在嘴边,不切实际的英雄梦。

  飨灵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召唤的?如果召唤飨灵这么简单的话,人类早就把堕神消灭殆尽了。

  看看厨师工会,那些手下飨灵成群的高贵料理御侍,哪个不是用最珍贵的食材,最好的灶台精心烹饪菜品,以期唤出心仪的飨灵。

  而他?他算什么?

  尽管如此,御侍大人却没有放弃过。

  每当别人或讥讽,或调侃地问起,他都不会生气,反而会用很高兴的声音回答:

  「还没呢~不过快了哦!谢谢关心!」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一天,小男孩终于等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声音。

  「您就是我的御侍大人吗?」

  小男孩唤出了属于他的飨灵。

  直到今天,石锅拌饭都还记得,他当时开心的面孔。

  小男孩召唤岀了石锅拌饭,用最简陋的食材,和最赤诚的心。

  不是为了什么变强,也不是为了加入厨师工会变得富裕。

  御侍大人看向石锅拌饭,眼眸深处装着满满的喜悦,还有安心。

  「是的!我是!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我照顾你好不好呀!」

  他只是,想要一个可以作陪,填满内心孤寂的家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