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珍珠奶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海边游记
珍珠奶茶初始皮肤.jpg

画师:

珍珠奶茶满星皮肤.jpg

画师:

珍珠奶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珍珠奶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珍珠奶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珍珠奶茶头像.jpg 珍珠奶茶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杉浦栞 / 昱头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鲤鱼旗.png
鲤鱼旗
头像-般若.png
般若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鸡肉披萨.png鸡肉披萨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2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2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4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34 / 311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13 / 158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99 / 2549
背景故事
爱旅行的文艺少女,常常会把旅行中的见闻记录成日记。喜欢探究神秘有趣的事物,然后写进自己撰写的小说里。但是她至今也没有弄清红茶姐姐的身世之谜,和如果让牛奶姐姐反复做同一件事情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相依为伴 珍珠突然活泼地在珍珠奶茶旁边来回蹦跳着,恢复友方生命值最低的单位36点生命值。同时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增加自身1点能量。
能量技
书繁绻意 珍珠奶茶周围的书籍快速翻动着书页,恢复友方全体120点生命值。同时下5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友方全体15点生命值。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哎呀,旅行的下一站是这里吗,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好期待呢~
登录 御侍大人欢迎回来,我又发现了几本有趣的小说,您想看看吗?
冰场 御侍大人您好,我这次新完成的小说很想让您看看呢~
技能 你太吵了哦,打扰到我看书了。
升星 我想去更多的地方旅行,见识更多的人和事~
疲劳中 感觉走不动路了,还想,还想去更多的地方旅行......
恢复中 谢谢您担心我,我感觉已经好多了。
出击编队 好开心哦,能和御侍大人一起外出。
落败 我的小说......还不能打动人心吗......
通知 御侍大人,饭已经完成了哦~
放置台词1 提拉米苏姐姐总是笑脸盈盈的,但其实生起气来非常恐怖呢。
放置台词2 有一次在旅行中遇到了危险,是红酒先生和牛排先生联手救了我呢。
触碰台词1 唔......虽然我很好奇红茶姐姐的过去,但是我并不想去触碰别人的伤口呢。
触碰台词2 有一次我向热狗先生打招呼,不过他好像不喜欢我用“先生”来称呼他,这是为什么呢?
触碰台词3 每一次的旅行,都会让我的小说内容更加丰富多彩呢。
誓约台词 我看过许多的爱情小说,书里所描写的会让人心跳加速的场景,都不及现在您对我所说的话语甜蜜。我好开心,谢谢您,御侍大人。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下一次的旅行您会和我一起去的吧?
亲密台词2 最近我想写悬疑小说,却总是会不知不觉写成恋爱小说,这是为什么呢?
亲密台词3 现在的我能明白巧克力先生的心情呢。
换装独白
海边游记 呃......我正在写这次夏日的游记哦,不过在海上果然还是不能完全安下心来呢。

资料

食物 珍珠奶茶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南洋地区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书卷气
身高 160cm
关系 喜欢: 红茶头像.jpg 红茶 牛奶头像.jpg 牛奶
信条
我想去更多的地方,记录更多的人和事。
简介
早年诞生自南洋的珍珠奶茶,虽然在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出现在台湾地方的冷饮店里,但它很快就一夜爆红,掀起了喝珍珠奶茶的风潮,甚至成为了台湾地区特有的饮食文化之一,传播至大陆各地。

故事

邻居


  「珍珠奶茶,那只猴子要抢你的箱子!」

  初听到提拉米苏的提醒,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手上感到牵引的力量,我低头看下去,就见一只猴子正抓着我的箱子向外拉拽。

  「呀!请放开我的箱子!」

  我有些惊惶地叫了出来,一时不敢松手,提拉米苏动用灵力帮我吓走了那只猴子。
  我惊魂未定地向她道谢,她笑着摆摆手,若有所思地向我们即将到达的小镇背靠的森林里看过去。

  「一个靠近森林的小镇,还有猴子到镇口抢我们的东西……看来这里确实很和平了。」
  「我只听说人类在野外可能会被猴子偷东西,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直接被抢。」
  「好啦,猴子都已经被赶跑了,你不觉得这个可以写在探险小说里吗?」
  「嗯,至少不虚此行了~」

  我握住提拉米苏伸来的手借力起身,拍掉裙子上的土,重整心情和她一起前往近在咫尺的小镇。

  这是一个平静的,没有被堕神袭击过的小镇。
  但是因为太过靠近森林的缘故,镇子上常会出现一些野生动物,比如蟒蛇或者猴子。

  镇民们早已习以为常,尽管有许多到此的旅人并不能习惯一拉开门就看到蟒蛇的恐怖景象。

  小镇的名声还是传扬了出去,也因此出现了很多为了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们的来此的人——我和提拉米苏并非其中之一,我们是对这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平和小镇充满了兴趣。

  因此,就算有了箱子被抢的小插曲,也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心情。
  毕竟,这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啊。



  「不行!立刻给我挪走!你把马车停这儿,我还怎么做生意!」

  才到镇上,就听到一个人在高声叫喊,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我和提拉米苏好奇地凑过去,只见一辆马车停在两家店铺的门口,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只皮鞋,另一人则抱着刚从马车上搬下来的箱子。

  「又开始了,自从他们两家闹翻,就没一件事是不能吵的。」
  「以前两家好得跟一家似的,瞧瞧现在。我看裁缝这马车就是故意停的,专门为了气鞋匠他家。」

  从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中,我和提拉米苏拼凑出了这件事的信息。

  正在争执的是镇上的裁缝和鞋匠,两家作为多年的邻居,原本关系很亲近,突然有一天闹翻后就彼此针锋相对,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原因。

  我很好奇这两家人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也不想随便打探陌生人的隐私。

  长叹口气,我准备拉着提拉米苏离开人群,却听到她叫了我一声。

  这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提拉米苏这一声将会为我们的旅途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事。

奇怪的宿怨


  「等等,珍珠奶茶,你看那边。」
  「那是……我们快过去看看!」

  我顺着提拉米苏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在人群之外有一个孕妇正扶着墙,看起来在忍耐剧痛的样子。
  我和提拉米苏一起跑了过去,搀扶住孕妇向四周张望。

  「您没事吧?是要生了吗?我们送您去医生那里……」
  「不,不用了,最近常会这样阵痛……谢谢……我家就在前面,被人群围住的……」
  「您难道是?」
  「……嗯,我家那个是开裁缝店的。」

  我和提拉米苏对视一眼,提拉米苏高声驱散人群,让人快把马车移开,我则扶着孕妇缓缓走向她家。

  刚才还在跟鞋匠吵架的裁缝一听自家夫人痛着肚子回来了,立刻让马车夫把车再往前停一段,让出自家门口方便孕妇进屋,但也就彻底挡住了鞋匠的铺子。

  鞋匠一见这状况,气得想拿手里的皮鞋打裁缝。
  这时,从鞋匠的铺子里也出现了一个孕妇。
  阻止鞋匠继续纠缠下去,鞋匠也只好作罢。

  裁缝一脸关怀地接过了我搀扶着的孕妇,带她回到家里。
  在她躺回床上后,疼痛似乎有所缓解了。
  我和提拉米苏因为放心不下就跟了上去,在她道谢后,仍关切地询问她的状况。

  「看起来您和孩子都没有大碍,请问,您什么时候到预产期?」
  「算起来就是这个月了吧。对了,隔璧家的也是这个月。」
  「哼,一定要比他们家的早生出来,压他们一头!」
  「说什么呢你,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还没等我们心生好奇地问出能让一个预产期孕妇独自出门的原因,他们夫妻就已经拌起了嘴。

  提拉米苏看着他们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却眨了眨眼,向前探出身体打断了他们,试探地开口。

  「请问,为什么一定比隔壁家的孩子更早出生?是有什么说法吗?」
  「因为不能输给他们啊!」
  「诶?」
  「你闭嘴吧,还是让我来讲。」

  孕妇拍了拍丈夫的手,在开口前看了眼她的丈夫,笑得有些无奈。

  裁缝和鞋匠两家不只是店铺挨着,连后院都是连着的,就在他们两家院子中间隔出的小道不知为何长出了一棵樱桃树,虽然挡住了通行的道路,但两家人都为能吃到樱桃感到高兴,约定一起将树养大。
  等到终于可以收获甜美果实的时候,满树的樱桃却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

  按照他们两边的说法,他们都以为是对方摘了,等着对方邀请自家共同品尝,但是时间过去很久,也没有一点消息。
  他们都认为是对方独吞了。

  我和提拉米苏听了这个故事后不由面面相觑。

  只是这样,就能让两家人生出怨愤?

  人类真是奇怪。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人类为我的小说提供了许多的灵感,让我想要进一步了解他们。
  提拉米苏也和我一样。

猴儿酒


  在得知我和提拉米苏是旅行至此后,裁缝和他的妻子热情地挽留我和提拉米苏在此过夜。
  我和提拉米苏还是很好奇因为一点小事就误会好几年的人类,觉得这是个观察的机会,因此没怎么推拒就留了下来。

  夜晚,我在灯下认真地记录今天遇到的事情,不时和提拉米苏搭话。

  「幸好没有被那只猴子抢走我的箱子,不然我就没办法记日记了。」
  「换个角度想,如果能趁此机会换一个新的日记本,好像也不错。」
  「可那也换不回我以前的记录。」

  有一个念头突然从我脑中划过,我放下笔翻找过去的记录。

  「找到了找到了,提拉米苏姐姐你来看!」
  「你发现了什么?」
  「那只猴子!说不定造成造成两家恩怨的是猴子!」
  「……猴儿酒?」
  「对,我以前在一个镇子里听说过猴子会摘果子酿酒,一定是这样!」

  我有些激动地抱住了探身过来的提拉米苏,觉得自己终于发掘出了一个真相。

  「别急……珍珠奶茶。猴儿酒这也只是个传说,我们得真的找到才行。」
  「那我们明天就去吧?反正我们原本就打算去那片森林嘛~」



  第二天,我和提拉米苏起了个早,准备早点去寻找猴儿酒,但厨房传来的痛苦呻吟让我们无法离开。

  「痛,好痛!我是不是要生了!」
  「我去叫医生,珍珠奶茶你留在这里照顾她,把她扶到床上去!」

  孕妇扶着肚子跪在地上,看起来异常痛苦。
  我原本还有些慌神,在提拉米苏有条不紊地安排后深吸口气,平复下激动地情绪在孕妇床边照顾她。
  我的手和她握在一起颤抖,两人都在因即将到来的新生命兴奋,但不同的是,我觉得帮助人接生这件事写进小说里一定很有趣!

  但是,猴儿酒……

  「珍珠奶茶,我还是去找猴儿酒吧。」

  提拉米苏将医生请了回来,但她并未选择留下。
  以提拉米苏的温柔,她该是更想留下来帮助孕妇的。
  我想,她是看出了我想尽快让两家人和解,而不是将恩怨延续到下一代的心情,但我表现出的激动情绪,将我不想错过这一次见证新生命诞生的愿望也展露无疑。

  「可是林子里那么危险,你独自去……」
  「我们可是飨灵,况且一个人比两个人更不容易被猴子发现吧?而且,我不想让那个恩怨延续到孩子们身上,如果能尽早得到两家人的和平就好了……」

  我认真思索了一番,最终决定还是让她独自去找猴儿酒,而我则和医生一起照顾即将临盆的孕妇。

  可是,将近十个小时过去了,太阳斜过头了头顶,不仅提拉米苏没有回来,孕妇也一直 没有将孩子生出来,反而因为剧烈的宫缩反应痛苦地呻吟着。
  更糟糕的是,鞋匠的妻子也在这时破了羊水,跑过来让医生赶紧先去看看他家的产妇。

  我头痛地看着拉住了医生不放一直喊着要讲究先来后到的裁缝,想要上去劝说,却被孕妇握紧了手,不能离开床边。

  在叫了几声裁缝都没被搭理后,我深深叹了口气,在心里祈祷。

  一定要快些回来啊,提拉米苏姐姐。
  虽然悲剧能让故事历久弥新,但我不希望现实中也有那些令人悲伤的结局。

和好如初


  提拉米苏终于回来了,还带着一壶酒,那就是猴儿酒吧!

  她风风火火地进到屋子里,看到拉扯成一团的裁缝、鞋匠和医生,很罕见地浮现出了生气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产妇面前还要吵架吗!」
  「用不着你来指责我!」
  「提拉米苏姐姐!鞋匠的妻子也临产了!」

  在我这句话说完,提拉米苏的脸色看起来更加恐怖了。
  她费尽千辛万苦去找猴儿酒,想让两家重归于好,不要将怨恨传递给下一代,他们却不顾及产妇此是否真的危险,在这里无谓地争夺医生。

  「看吧!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仇怨了!」

  提拉米苏打开酒壶,浓郁的酒香在室内漫延,医生走过去,用手指沾了一点酒液。

  「这是……樱桃酒?」
  「对,这也是猴儿酒,是猴子摘走了你们的樱桃,酿的酒。」
  「这……怎么可能?」

  几个人类都因为提拉米苏带来的消息惊愕得说不出话。

  「我和珍珠奶茶来旳时候,就遇到了猴子来抢箱子,这里有很多猴子的,对吧?」
  「嗯,确实不少,镇上也能看到它们的身影……」
  「那没错了,就是它们干的。猴子和人一样,也有酿酒的习惯,你们这棵樱桃树照顾得很好,连猴子都忍不住,每年都会来光顾。」
  「所以……不是他家独吞了樱桃?」
  「你们这些年的恩怨,都是毫无必要的,你还不明白吗?」

  看着似乎还在挣扎,不想承认这一事实的裁缝,提拉米苏叹了口气,说出的话却不留情面。
  我咳了一声,想要缓和现在尴尬的气氛。

  「既然已经知道了误会的原因,现在就可以和解了吧?」

  没有人接我的话,提拉米苏似乎不想再跟他们解释下去,也坐到了孕妇的身边,接走我手里的毛巾给孕妇擦汗。

  我注意到孕妇看着提拉米苏的目光中满是感激,她勉强撑起身体,对医生说。

  「医生,你去隔壁看看吧……我的孩子,似乎还不着急出生呢。」


  多亏了提拉米苏,两家人在孩子诞生后,终于重归于好了。
  尽管两个新父亲仍在抱着孩子比较,都觉得自己孩子更好看,但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嘲讽对方了。
  两位新晋母亲还约定好了,以后一定要撮合她们两人生下的这一儿一女。

  目睹了新生命诞生的我在一旁奋笔疾书,想要将此刻激动的心情及时记录下来。

  「那个……可以请你们给我们的孩子起名吗?」

  裁缝和鞋匠一起抱着孩子到我和提拉米苏面前,我看着两个孩子可爱的模样推了推眼镜。

  「就让珍珠奶茶来起名吧。她看的书多,一定能起个好听的名字。」
  「诶?」

  我眨了眨眼睛,目光在几人身上流转,撑着头略作思索。

  「那就……洛蜜儿与朱利亚吧!」

珍珠奶茶


  「诶?你们这次的故事就这么讲完啦?马卡龙还没有听够呢!」
  「当然没完啦,你让我歇歇再讲嘛。」

  在格瑞洛某处森林的身处,有一个撒旦咖啡屋,有许多飨灵聚集在此处。
  珍珠奶茶并非他们的一员,但她时常会在与提拉米苏结伴同游后,来到这里,向其他飨灵讲述她们旅途中遇到的故事,以及她想要写的故事。
  毕竟,撒旦咖啡屋这里是她和提拉米苏相识的地方,这里的每个飨灵身上都有她好奇却始终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她虽然和提拉米苏一起旅游了很多次,却仍然不清楚提拉米苏为什么会那么希望和平。

  「之后啊,我就让提拉米苏带我去森林里找藏了猴儿酒的地方。喏,这是我们带回来的另一壶。」

  珍珠奶茶一边说着,将樱桃酒倒了岀来,醇香的味道连马卡龙都好奇地凑了过去。

  「你们当时没有遇到猴子吗?」

  牛奶放下蛋糕,坐到马卡龙旁边,也听她讲起了故事。

  「遇到了哦,那天超惊险了的,我们差点就被猴子发现了!」
  「如果被发现的话,一定会是一场苦战了——马卡龙,你不能喝!」
  「唔哇……马卡龙怎么觉得头晕晕的,世界在转。」
  「我带她回房间休息吧。」

  马卡龙偷喝了珍珠奶茶带回来的猴儿酒,小个子的飨灵从没喝过酒,也没想到猴儿酒会有这么强的酒劲,只喝了一杯,就晕乎乎地倒在了牛奶怀里。

  「那你一会儿还过来吗,牛奶姐姐?」
  「不了,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听故事不是做重复的事情吧,牛奶姐姐不愿意再过来听吗……」
  「你说什么?」
  「没,没有!」

  牛奶抱着马卡龙起身,珍珠奶茶推了推眼镜,笑着送她离开后,从自己的手提箱中拿出了她的日记本,日记本上罗列着珍珠奶茶这一次想要写的故事大纲。
  提拉米苏见珍珠奶茶的身边没了人,走到她旁边探身看她在日记上的故事,不禁笑出声。

  「洛蜜儿与朱利亚,他们的家庭互相仇视。他们的母亲曾是闺中密友,因为两个家庭被迫对立,在母亲私底的鼓励下,他们勇敢地相恋了,还让他们的家庭逐渐走向和解——珍珠奶茶,这是你这次想写的故事吗?」

  「只是个初步想法,我还是想写探险小说,让他们一边恋爱,一边探险吧——所以这次,我准备明天就出发。」

  提拉米苏听到珍珠奶茶的话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一直知道珍珠奶茶喜爱四处旅行,不愿意在某处停留,但也没想到珍珠奶茶这一次这么快就离开。
  尽管在最初她们相遇时,珍珠奶茶在和她交谈后的当天,就邀请她出发旅行了,可那也是珍珠奶茶用了几天时间和她熟悉起来以后才做的决定。

  「毕竟我这次要写的是探险小说,还是有点紧迫感,到适合探险的环境写作会更有灵感吧!」

  提拉米苏看着珍珠奶茶兴致勃勃的样子,偏过头笑了笑。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我就期待你的新作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