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狮子头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狮舞千春
狮子头初始皮肤.jpg

画师:

狮子头满星皮肤.jpg

画师:

狮子头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狮子头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狮子头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狮子头头像.jpg 狮子头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斋贺光希 / 涩尕猫
获取途径
专属堕神 头像-赤灯鬼.png
赤灯鬼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清蒸大闸蟹.png清蒸大闸蟹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50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0 /
Hp icon.png 生命值 562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71 / 139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03 / 249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99 / 3699
背景故事
被称为小太阳的男孩就像小狮子一样活泼,用他的开朗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作为工匠,他的胆大心细也常做出了不起的灯笼。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横冲直撞 狮子头蓄力后向前冲撞,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88点伤害,同时使自身获得无敌,持续3秒,并使敌方全体的普通攻击伤害降低10%,持续3秒。
能量技
雄狮出笼 狮子头发出金光跃起后下落冲击,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25点伤害,同时治疗自身215点生命值,并使自身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25点生命力。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松鼠桂鱼头像.jpg 松鼠桂鱼
超级雄狮出笼 狮子头发出金光跃起后下落冲击,对最近的敌方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90点伤害,同时治疗自身258点生命值,并使自身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恢复30点生命力。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哇!这里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御侍大人,我们去猜灯谜吧!
登录 御侍大人你看,这是我给你做的灯彩哦,很可爱吧!
冰场 不......不要笑!这么滑的地方,狮子也会摔倒的!
技能 雄狮出笼咯!
升星 嗷~嗷嗷~这是"我变强了"的意思哦~
疲劳中 嗯......我没事啦,睡一下就好。
恢复中 我已经休息好了,有事要交给我做吗?
出击编队 我们出发啦~
落败 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通知 饭菜做好了~是要开宴会吗?
放置台词1 汤圆最近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做个兔子灯拿去哄哄她吧。
放置台词2 松鼠桂鱼那家伙果然用我送给她的鲤鱼灯钓鱼去了,还好我早有准备,做了防水的工艺~
触碰台词1 哈哈哈!好养啦御侍大人!你怎么像汤圆一样总喜欢挠我的痒痒肉啊哈哈哈!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也想要一个会动的灯彩吗?这很简单的,交给我吧!
触碰台词3 不要捏......不要捏我的脸啦,御侍大人!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一直都很照顾我呢,我也会好好陪伴御侍大人的~御侍大人想要什么样的灯彩,我都会做出来,让明亮的灯火温暖你!
亲密台词1 只要是你的愿望,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哦。灯彩也是,我也是~
亲密台词2 御侍大人,我们种片葵花吧~它们也会像我一样,向着你生长的~
亲密台词3 与尔相聚人不散......这个谜底我知道,是"你"!诶?这句话不是灯谜吗?
放置台词3 如果佛跳墙能再温柔点就好了,大家都会愿意亲近他的。
胜利台词 这次也给自己点奖励吧~
失败台词 好啦好啦,再来一次就好。
喂食台词 哇,这个做的好漂亮啊,我会好好珍惜的~
换装独白
狮舞千春 威武的雄狮从天而降咯——诶?我说的是我,不是灯彩啦!

资料

食物 狮子头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公元6世纪~7世纪
性格 热情活泼
身高 152cm
关系 喜欢: 松鼠桂鱼头像.jpg 松鼠桂鱼
信条
有什么庆典的话,我可以准备最大最好的灯笼!
简介
据说狮子头原名'葵花斩肉',是从隋朝时便已存在的传统菜肴。在传世的诗句中,食用狮子头的快乐,甚至堪比'骑鹤下扬州的仙人'一般,足见其美味,也是其名传世后,享誉全国的原因。

故事

好久不见 


  「呜呜呜,狮子头,狮子头你快帮我看看,小兔子坏掉了,动不了了……」
  「诶?不哭不哭,拿给我看看!」

  静谧的午后被一串脚步声和小孩子的哭声打破,我放下画笔,起身抱住哭着撞上来的男孩,一边安抚着,从他手中拿走我前几天送给他的兔子灯彩。
  只看一眼,我便发现了灯彩的损伤是在右脚,脚踝像是被狠狠踩过,把关节处的机关给踩坏了。

  「我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不用着急,我这就给你修好!」

  我拍了拍男孩,让他看着我修理好兔子灯彩。我将修好的灯彩放到地上轻轻一推,它便自己跳了起来。

  「动了动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隔壁家的王二哥哥看到它了,王二哥哥总是欺负我!今晚就是灯会了,他看我的灯彩比他的厉害就要踩坏,太坏了!」
  「那你欺负回去就好了嘛,要不然我帮你『教训』一下他?」
  「松鼠桂鱼!」

  男孩控诉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我笑着向她挥手。

  「你这次回来的好早啊,没有多去几个地方冒险吗?」
  「原本是想再去一个地方冒险的啦,但是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我打算上京去看看。」
  「上京?你要去帝京?」

  听到松鼠桂鱼的话,我有些惊讶,看着她拿出钓鱼竿将榛果垂在兔子灯彩面前,像是要钓兔子一样,又有些忍俊不禁。

  我和松鼠桂鱼原本都是波卸侍召唤出来的,但在御侍死后,我们各自为了自己的理想分别。

  我听说了在耀之洲西陲有一个很有名的机关大师,他制作过很多了不起的机关,他做的机关兽可以像大自然中的其他生物那样行动。
  我以为我找到了让灯彩「活」过来的方法,便不远万里去拜他为师。
  松鼠桂鱼则想要去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冒险,但她总会在某次冒险之后来找我,为我带来她冒险得到的「纪念品」,向我讲述那些她经历的心惊胆战或者瑰丽壮阔的冒险。

  不过,这一次她带回来的故事,却让人感到奇怪。

  「我在上一个城市听说有人在抓飨灵。」
  「抓飨灵?抓飨灵干什么?」
  「我也很奇怪,但那里的人只听说了这个传闻,也不知道抓的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过我还是想去看看,万一这个传闻是真的,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那你可要小心,如果是真的,就赶紧跑远点儿,省得把你也抓了!」
  「我怎么会被抓呢!」

  松鼠桂鱼放弃了兔子,将鱼线甩向我,我笑哈哈地躲开了她的攻击,跟她逗闹起来。

  我们此时都没有想到,我们现在的玩笑竟会一语成谶。

帝京来客


  自从松鼠桂鱼前往帝都已经小半个月了,我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为城里的孩子做灯彩,向师父学习机关术,研究如何将机关术和灯彩更好地结合起来。

  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大师,你听我说,我们——」
  「我不会答应你的,回去吧。」
  「大师,难道你不想得知真相吗!」
  「狮子头,送客。」
  「是——」

  大门砰地关上,清蒸武昌鱼面对紧闭的门扉还不愿放弃,想让师父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放下手里刚刚削好的木榫,拍拍手起身去将他拉到院子里,放低了声音。

  「不要拍门了,师父如果对你没兴趣,是不会搭理你的。」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拜托大师,你知道大师怎样才肯再见我吗?」
  「……我是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把你赶出来啦,不过师父其实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你多来几回,让师父看到你的决心,他肯定会同意你的。」
  「真的?」
  「那当然,我当初就是这么缠着师父收我为徒的……咳咳,可不要让师父听见我这么教你。」
  「多谢你,我会再来的。」

  武昌鱼在我教授过经验后就离开了,等到他再来的时候,正赶上师父出门去寻找一样材料,短期内不会回来。
  看着武昌鱼失望的神情,我没忍心告诉他,我觉得师父是为了避开他才离开的。
  不过,这一次也恰巧给了我了解师父的机会。

  武昌鱼告诉我,师父原本是一名负责水利工程的官员,虽然出身于没落的世家,却始终站在百姓一边,为他们做了许多好事,深受百姓爱戴。他因此遭到同侪排挤,甚至有人陷害他中饱私囊。
  师父一怒之下辞官隐居,到乡间研习他自少时便开始学习的机关术,改良了许多农具,反而造福了更多的百姓。

  「我从没听师父听过他的经历,原来是这样……难怪师父从不去帝京,也不愿见从帝京来的人。说起来,你为什么来找师父?」

  「我的朋友……大师的独子,在一场『战役』中牺牲了,我希望能够借助大师的力量为他报仇,还有……为他和其他为了成就更好的国家而战的志土们实现那些理想。我以为,大师能够理解。」

  武昌鱼的表情有些苦涩,他确实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壁。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试着安慰他。

  「师父常说,人各有命,每个人都会按照他们的道路前行,旁人介入不得。可能师父是觉得,那是你的朋友自己选择的路,他为他复仇也没什么意义吧。」
  「但那是为了一个更好的国家!大师明明也在帝京经历过黑暗,那个被控制的朝廷……早晚会把国家拖垮。」
  「那你希望师父能够做什么?」
  「大师修筑的那些堤坝至今都没有被冲毁过,百姓们的心中都还记着他。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可得天下,只要大师利用他的机关术为百姓好,我们一定可以得到民心,让那些百姓们加入我们的战线,一起改变世家垄断国家的局面,创造出更有利于平民百姓的国家。」

  武昌鱼说的那些东西我无法全部理解,但他谈到理想时那激昂的状态也影响到了我,让我觉得帮助他就仿佛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等到师父回来后,我会去通知你的。但是能不能说动师父,就只能看你自己了。对了,你是从帝京来的对吧?」
  「嗯……算是,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她叫松鼠桂鱼,听说有人抓飨灵押去帝京她就去了,你知不知道抓飨灵这件事啊?虽然松鼠桂鱼冒险的时候也不怎么跟我联系,但是这次总有点担心啊……你有没有朋友在帝京?可以帮忙打听一下她的消息吗?」

  话音刚落,我发现武昌鱼好像有些紧张。

  「我回去就写信去调查一下你朋友的情况,你不用太担心。」

  我点了点头,又跟武昌鱼说了会儿话才将他送走。
  不知为何,武昌鱼虽然让我别担心,我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祥预感。

  松鼠桂鱼应该不会出事吧…… ?

师徒夜谈


  师父回来的那个晚上,我没有立刻通知武昌鱼,反而端着一碗煲了个把时辰的汤去向师父示好。

  「说吧,你这么讨好我是想做什么?」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

  我笑嘻嘻地抱着托盘坐到师父对面,歪过头看着年过七旬的鹤发老人。

  「师父,您为什么不愿意听武昌鱼说明他的来意?一听他提起帝京,您就要赶他离开,就算您平时也不怎么待见来找您的客人,但也没这么赶过人啊。」
  「狮子头,你为什么要跟我学机关呢?」

  我没料到师父会用反问的方式避而不答,但听到他的提问,我还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
  毕竟,师父从不会说废话。

  「我喜欢灯彩,也想要制作出栩栩如生的灯彩,不只是像小兔子、小老虎那样会跳会蹦,我想要做出像人一样活生生的灯彩。我听说机关术可以做到让人像活过来一样,才会来找师父您。在开始学习之后,我发现机关术可以做的不只是这些,他还能为人们带来许多益处,让他们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如果可以见到别人的笑容,那有多好啊。」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到。那我为什么要用我的机关术去伤害别人呢?机关术应该为别人带来笑容,而不是新的伤痛。我如果选择复仇,还会有人因为我的机关术失去笑容,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是……他们将您的孩子……」
  「人各有命 ,我的孩子是为了他的理想付出的性命,他死得其所。这天下不曾有人规定过,老子要继承儿子的遗志,为他实现他的理想。当然,如果死的是我,我也不希望他为我复仇。复仇是一条死胡同,当你踏上这条路,就无法再回头了。」

  我认真地思考着师父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他活中听出了悲伤与无奈,恐怕师父并非像他所说的那样看淡了儿子的死亡。

  「我累了,狮子头,你回去吧。」
  「是,您好好休息。」

  我才离开师父的房间,屋内就熄了灯。
  我站在院子里,转身望着师父住的小屋子深深叹了口气。

  「明天再去找武昌鱼吧。」

  我在第二天一早去找武昌鱼,想要告诉他师父的消息。
  让我没想到的是,武昌鱼在我开口前先交给了我一封信。

  「狮子头,松鼠桂鱼被抓了。」

辞别恩师


  「松鼠桂鱼被抓了? !」
  「你先别急。这是我朋友发给我的消息,他说松鼠桂鱼暂时还平安,他虽然没有办法立刻将松鼠桂鱼救出去,但应该可以拖到我回去,我们里应外合,将她救走。」
  「我和你一起走。」
  「……你说什么?」
  「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做的事情到底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但我相信你要做的事情不会是什么坏事。你不是需要一个会机关术的人吗?我是师父的关门弟子,我的机关术虽然比不上师父那样巧夺天工,但满足你的要求也绰绰有余。只要你帮我一起救出松鼠桂鱼,我就留在帝京帮你。」

  武昌鱼没有拒绝我的请求,他或许已经决定退而求其次,带我离开也算是完成了他此行的目的。

  在回去的路上,武昌鱼向我说明了松鼠桂鱼现在处境。
  抓住松鼠桂鱼的那个组织为了他们的野心和欲望,做各式各样的实验折磨失去卸侍的飨灵,想要让那些飨灵屈服于他们。
  就算他的朋友可以拖住一段时间,如果不尽快,松鼠桂鱼定会被他们伤害!

  似乎是紧迫的脚步声让师父察觉到了什么,他抬头望向连门都没敲就推进屋的我。
  走近了,我才看到师父的眼眸中映着的我与寻常不同,因为太过紧张松鼠桂鱼如今的状况,失去了往日的笑容、眉头皱紧的模样,就好像突然长大了一样。

  「你要去?」
  「是,师父。我不能……不能在明知松鼠桂鱼有危险的时候,对她置之不理。」

  我丝毫不奇怪师父猜到了我的意图,在和师父夜谈的那个晚上,我就已经有了要不要随武昌鱼一同去帝京的想法,只是因为还没有下定决心,才压在了心底。

  我坚定地望着师父,我相信师父能够明白我的决心,他是不会反对我上京的。

  「那你去吧。」

  师父叹了口气,苍老的脸颊满是无奈。

  「我在帝京应该还有几个老朋友,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活着没有。你们此行定然凶险,若他们还在,一定 会在我的关门弟子遇到危难时出手相助的。」
  「……请您原谅弟子的任性。」

  师父摆了摆手,将一块刻着「班」字的玉佩交给了我。

  「拿好,这就是我的信物,也是你作为我关门弟子的信物。不要忘了你当初向我学习的初衷啊,狮子头。」

  师父对我做了最后的嘱托,便关上了门不愿送我离开。

  出发前,我最后-次望着师父的房门,握紧了提着包裹的手,轻声道。

  「谢谢您,师父……我定会救出松鼠桂鱼和那些和她一样被抓住的飨灵。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狮子头


  狮子头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为了救人变成一个「诱饵」。

  狮子头为了救出被抓走的飨灵,在清蒸武昌鱼和金华火腿的里应外合下混进了关押飨灵的地方。

  清蒸武昌鱼和金华火腿在行动前做好了周密的计划,但成功与否的关键还是在于执行的狮子头。

  幸好,狮子头在关键的时候没有露怯。他不仅救出了松鼠桂鱼,还在金华火腿的帮助下将其他被抓的飨灵都救了出来。

  当然,好人在从坏人那里救走无辜的人时,总会付出一些代价。
  为了保护金华火腿卧底的身份不被发现,所有的线索都引向了狮子头,他们甚至还在关押松鼠桂鱼的房间里留下了狮子头总是带在身上的小灯彩。

  清蒸武昌鱼当然不会任由狮子头被坏人抓走,他将狮子头和他救出的那些飨灵都托付给了佛跳墙。
  此时的佛跳墙已经有了一条规模很大的商船,足以容纳下那些逃出来的飨灵。

  狮子头留在佛跳墙商船的这段时间里,有些飨灵拜托佛跳墙将他们送去某个地方,有些飨灵则留在了佛跳墙的船上,成为佛跳墙的手下。

  狮子头最初觉得佛跳墙有些难以相处,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佛跳墙送给正在养伤的松鼠桂鱼一本关于樱之岛的游记打发时间,才对佛跳墙有所改观,还主动去向佛跳墙询问帝京和清蒸武昌鱼如今的情况。

  「……你想回帝京找武昌鱼?」

  佛跳墙敏锐地察觉到了狮子头的意图,狮子头没有否认。
  他仰起头望向高扬的船帆,询问佛跳墙。

  「你见过那些失去了家园只能四处流浪的人吗?」

  佛跳墙在海上日久,在海上讨生活的,确实有很多失去了家园无奈出海的人,但也有一部分亡命徒只能逃到海上,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会提起过去的经历。

  佛跳墙原本猜测狮子头是不是在船上听到了谁的故事,直到狮子头道出原委,才明白过来。

  「我以前没有去过帝京,以为帝京就代表着辉煌。帝京里歌舞升平,确实很繁华。但我没想到,帝京的周围聚集着许多难民。他们因为各种天灾人祸失去农田、房屋,只能离开世代生存的家园。天灾不能躲,人祸却是来自帝京的那些达官贵人。他们逃到帝京,希望能得到一点粮食,帝京却不允许他们进入,更没有给他们发过粮食。」

  「我辞别师父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国家的到处都和我生活的地方一样安定和平,不明白武昌鱼想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现在,我明白武昌鱼想要做的事情了,我想加入武昌鱼,和他一起改变那些不公的事情,帮助那些无辜可怜的人。」

  佛跳墙听着狮子头缓缓叙说着他在帝京的所见所感,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如果你下定了决心,我可以送你回去。另外,我还有一个主意,说不定能帮到你们……」


  半年后,一位从海外来到帝京的商人进入了皇宫。
  这位商人为年轻的皇帝带来了一位通晓机关术的飨灵,这个飨灵向皇帝献上了一个形同真人可以自由行动的人形灯彩。
  望着那个捧着海外珍宝走到他面前的人形灯彩,帝心大悦。皇帝不仅赏赐了那位商人一番,还将那个飨灵留在了皇宫中。

  日后,这个飨灵为年轻皇帝夺回应属于他的权力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