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牛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梦圆时分
牛排初始皮肤.jpg

画师:

牛排满星皮肤.jpg

画师: 打个彼慌

牛排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牛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牛排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牛排头像.jpg 牛排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日野聪 / 王梓
获取途径 召唤配送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巨型水豚.png
巨型水豚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培根豆腐卷.png培根豆腐卷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15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9 /
Hp icon.png 生命值 40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87 / 253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65 / 272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66 / 2526
背景故事
战斗力强,为战斗而生,血液里好斗的本质锻造了他勇往直前的作风,高贵的身份又让他对人有些孤高,凡事不喜欢用言辞解决,能动手别吵吵的代表人物,最讨厌的人是红酒,两人之间经常发生肢体冲突。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烈焰斩 牛排对最近敌方单位突刺攻击,造成攻击力的伤害并附加15点额外伤害。同时使自身拥有护盾,可吸收30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裂空斩月 牛排对敌方全体进行突刺和挥斩,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04点额外伤害。同时每秒造成55点额外伤害,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红酒头像.jpg 红酒
超级裂空斩月 牛排对敌方全体进行突刺和挥斩,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25点额外伤害。同时每秒造成66点额外伤害,持续3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此心此身,与我手中双剑,将永远忠诚于你!
登录 御侍,在外面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冰场 那个混蛋,光是看着就让人火大!
技能 给我滚开!!!
升星 又变强了吗?也好,这样你会更加安全。
疲劳中 肩膀好酸啊,泡个澡吧。
恢复中 嗯,状态不错!
出击编队 出发!看我把这些宵小彻底消灭!
落败 唔……真是遗憾!
通知 御侍,饭。
放置台词1 最讨厌废话多的人。
放置台词2 红酒!给我滚出来!!!
触碰台词1 我并不会用角来进攻,这是需要好好保养的东西。
触碰台词2 火红的颜色总是让人感到兴奋呢。
触碰台词3 御侍,战斗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只负责开心就好。
誓约台词 我们之间的联系,相较于主从,好像更进一步了……么,真是无上的荣幸!
亲密台词1 你的视线还真是游离不定啊。
亲密台词2 总觉得胸口燃烧着一团火焰,滚烫得快让我受不了……
亲密台词3 这花送你!…………那个,还喜欢吗?
换装独白
梦圆时分 与玫瑰花瓣和甜美的巧克力最为相配的,当然不是剑,而是你的笑容。

资料

食物 牛排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美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好战
身高 181cm
关系 讨厌: 红酒头像.jpg 红酒
信条
此身此心,与我手中的双剑,将永远忠诚于你!
简介
经过烤制的牛排仅仅从色泽上就能给人带来滚烫的感觉,而牛排本身更是人们普遍认为的力量源泉,因此而被人喜爱着。

故事


  我第一次见到红酒的时候,是在一个装点得格外精致的花园。
  花园里开满了又娇贵又脆弱的花,有玫瑰、月季,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花。

  花园的主人是个像花一样漂亮的少女,据御侍说,那是他的未婚妻。
  虽然这个独立自强的家伙比起那些弱不禁风的娇小姐要让人顺眼不少,她的飨灵却是个 造作到令人火大的家伙。

  作为一个男人,厌恶出汗,身上总是穿着那些一点都不方便战斗的礼服。
  喝个酒还要做作地摇晃酒杯,小口抿着说是要品尝其中滋味。
  他时常嫌弃我这身便于战斗的战衣不够优雅。
  真是个麻烦到令人讨厌的家伙。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靠在墙边的阴影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喝着酒,视线时不时 地瞥向那对阳光下打情骂俏的笨蛋。

  啧,大白天就喝酒。

  就像是我看他不顺眼一样,这个做作的家伙看我也并不那么顺眼。
  所以我们每次遇到对方,都少不了摩擦。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交流,果然还是用拳头来进行会更加令人愉悦。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家伙虽然为人做作又麻烦,但是出手却是少见的干脆利落。
  干净、洒脱,看上去就很痛快的剑技。

  我兴奋地捏紧了手中的双剑,向那个恼怒起来的家伙挥了过去。
  天知道我已经多久没能放开手脚打上一架了。

  愉快的时间总是很短暂,而我看他顺眼的时间,往往也只有和他切磋中的那段时间。

 切磋完后,他总会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拍着身上的尘土,大部分时候甚至会直接重回 住所去重新清洗更换衣服。

  啧,大男人怎么那么矫情。

  有一段时间,我忽然发现,红酒他经常会一个人呆在阴影里发呆。
  有时是望着阳光下御侍的背影,有时是看着自己的手,有时则是什么都没看。

  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做出这种反应的原因,直到某次如同例行公事一般的切磋时,他的长 剑划破了我的皮肤。
  那个向来只会对我发出嘲讽的人却忽然皱紧了眉头,看着他长剑上的血迹出神。

  「……血……唔……」
  「你在干什么!我可不允许你认输啊!」
  我抬起手狠狠地拍向他的肩膀,果然,他仿佛忽然从噩梦中惊醒,猛地挥开了我的手。
  我揉了揉被他打得发疼的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正因为自己对于血液的反应而有些困扰。
  他担心,迟早有一天,他会和传说中的那种怪物一样,伤害御侍,伤害其他人。
  但只不过是点小事而已,为什么要因为这些小事而担忧呢。

  「得了吧,你连我都打不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先杀了你的。」

  他的御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害怕他,其他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排斥他,而我也更不是因为这点小事而讨厌他。
  他难道就不知道,他的臭脾气比起这点小毛病要讨人厌得多。

承诺


  我的御侍是个很蠢的家伙。
  如果不是因为曾经发生过的那件事的话,他和他心爱的女孩儿怕是只会越走越远。

  但是好在,在那件事之后,误以为那个女孩死去的御侍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令他每每想起后都会面红耳赤的告白。
  在那之后,他哭花了脸和女孩儿表白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就连国王大人都曾经因此而打趣过他。
  好在除了丢人之外,早已喜欢上他的女孩儿还是被这段没什么浪漫可言的表白打动。

  他们相遇的时候,我并不在他们的身边,但是他们离去的时候,我和红酒却一直陪伴在 他们的左右。

  时间,对于人类来说是个残忍的东西。

  秋去春来,日月更替,多么炙热的爱都无法敌过时间的侵蚀。

  长年累月的战斗给御侍身上带来了太多的伤痕和病痛,早已白发苍苍的他逐渐步入了人生的终章。

  我站在他的病床前看他紧皱的眉头,拖着凳子在他身边落座。

  「说吧,我知道你有想和我说的。」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连我快死了你都不会说几句好听的。咳咳……」
  「人都说物似主人型,我们彼此彼此,你再不说我可走了。」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我啊,知道自己快死了,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她了,这你是知道的。」
  「你这是要临终托孤吗?」
  「也可以这么说,我希望你,以后,代替我,照顾好她。同时,也照顾好红酒那个家伙。」
  「为什么他也要我照顾?!」
  「因为她最担心的,除了我,就只剩下红酒了。你和他不是关系不错吗。拜托你了。」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我们两个关系不错的?!算了,看在你和夫人的面子上,那个混蛋,就交给我了。」

  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承诺中的一部分,结束得太快。
  夫人她在御侍离开后的第二天,躺在了他身边,和他一起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看着死死盯着夫人尸体的红酒,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

  「喂,你还要看多久,夫人已经走了。再看他们也醒不过来了。」

  下一秒,我们两个就再一次打了起来。
  这次,我们默契地都没有使用腰间的武器,只是用拳头一拳一拳地发泄着胸中的悲伤。

  我原以为这个家伙打完之后会提出要离开。但是不知为何他朝我露出了一个略显微妙的表情。
  就好像吃了什么难以下咽的东西一样,明明不情愿,但却不得不做的样子。
  我们两人面面相觑过后,最终,还是我先打破了沉默。

  「你来做我的骑士团成员吧。你的剑术不错,勉强算你合格了。」
  唔,没看出来红酒这家伙拳头那么重。

偷袭


  圣剑骑土团已经成立很久,甚至,久过了我们御侍所在国家的历史。

  原本的王城已经更换了君主。
  御侍那群觊觎飨灵力量的贪婪亲属们,却不断地在破坏他们留给我们对于人类美好的印象。
  我们选择离开了那片充满回忆的土地。

  无主的飨灵的周围,总会围绕着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类。
  我与红酒,虽然并不对盘,但我们在长年累月的切磋中,已经足够默契。
  默契到仿佛只要我们两人一起面对,就足以粉碎所有的困难。

  时间,对于飨灵来说,若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的话,更像一种诅咒。
  但是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恩赐。

  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们,驱除我想驱除的一切。
  时间对于飨灵的优待,让我不用担心在年老体弱之后,无法挥舞自己手中的双剑斩断敌人。

  我和红酒虽然对于骑土团的称呼有一定的分歧,但大多时候,骑土团接受的任务,他并不会反驳。
  简单到为老人修补屋顶,困难到击杀已经杀害了无数人的堕神。

  但是最近,总有些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

  在驱除城郊的堕神时,总会有些冷箭自角落放出。

  这些事情,让我不得不怀疑,红酒被什么人恶意地盯上了。
  所有的一切,都针对红酒而来。

  姜饼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再一次将向着红酒背后袭去的冷箭挡下。
  她恼怒地看向放出冷箭的方向。
  然而红酒却拉住了她,他冷冷地看向发出了攻击的方向,但却摆出了一副并不打算计较的模样。

  「不必介意,不过是些小虫子罢了。」
  「可是——!」
  「没事。若是一直搭理他,反倒要跳得更高些。由他去吧。」

  他也不止一次地从信使、姜饼、还有我的手中,收到来历不明的信件。
  每一次,他都只是冷静地将信件烧毁。
  就仿佛,这件小事根本不值得他去在意。

  我曾经问过他是否知道骚扰他的人究竟是谁,但他也只不过是挥了挥手让我别多管闲事。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随意动我的小弟,他可是圣剑骑士团重要的成员之一。

真相


  想要调查到宵小之徒的消息其实十分地容易。红酒那个家伙他对于自己收到的信甚少遮掩,于是我很简单地就找到了这件事情的元凶。

  我独自回到了当年我们曾经的故土,我仰起头看着这座越发阴森的古堡,它依旧还是和当年一样令人不安。

  我握着手中的剑,踹开了古堡的大门。

  这是当年犯下连环凶杀案的凶手的住所。
  它本该在那之后就此荒芜,然而当大门被打开的瞬间,泛着幽光的冷箭便从一旁飞来。

  抬手打飞直指鼻尖的凶器,我冷眼看着这个直至今日都没有散去浓重血腥味的凶宅。

  「是谁,出来!」

  那个躲躲闪闪的家伙从阴影下出来的瞬间,我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浓重得几乎能令人产生 幻觉的血腥气味。

  我曾经见过他。
  那场荒诞的用来选取祭品的舞会上。
  他手中搂抱着御侍的爱人。

  若不是我们到来得及时,夫人怕是就会成为下一个祭品。

  他有着得天独厚的容貌。
  他躲在石柱后哆哆嗦嗦假裝无辜的模样,若非我了解真相,怕是我也会被他迷惑。

  他说,那件轰动王国的惨案,是由红酒一手策划。
  而那些少女,也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和他的御侍不过是替罪羔羊。
  原因便是因为他渴望着少女们的鲜血。

  我安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越说越激动的家伙,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一直在骗你们,他待在你的身边!只是因为他看上了你的血!他想让你成为他的下个祭品。」

  那个以为说服了我的家伙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愚蠢的他以为我并没有注意到他藏在背后那把淬毒的匕首。

  红酒那个家伙,洁癖那么严重,哪怕衣服上沾到自己的血都会一脸崩溃,带着腥味的鱼汤都不爱喝。
  更何况,我曾见过那个死在了最美好年纪的女孩儿。
  她用一双写满了恋慕的眼神看着他,而他那双红色的眸子中也流动着足以称得上温柔的情绪。


  偷袭不成的家伙纵身躲开了我的双剑,他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起来。
  下一刻他便拉动了墙边的一个机关,顿时,堵火墙自我们之间燃起。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应该知道他也是个贪恋血液的家伙啊……」
  「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他吗?」
  「我知道啊!所以我这是在帮你啊!」
  「那……你知道要讨厌一个人,需要有多了解他么?」
  「……你为什么那么帮着他,我不好么?我是为了你啊!」
  「我不需要,他是我圣剑骑士团的成员,是我的小弟。我决不允许你用这种可笑的理由一次次挑衅他,挑衅我。」

  火势顺着木制的家具越烧越旺,我看着火墙后陷入了沉思的家伙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我看着他拉开了古堡中的密道,用一种无法看懂的眼神看了我很久后,钻进了密道中。

  多年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家伙,远不止现在他让我看到的那么简单,招惹他的后果,绝 对不是我想看到的。
  但纵使后果有多么严重,我的底线,也决不允许有人逾越。

牛排


  牛排是被一个骑土召唤出来的。

  一个金发碧眼,家世显赫,身手矫健,足以成为所有女孩子梦中情人的骑士。

  但是令人可惜的是,这个骑士的脑袋,好像天生就缺少了一根叫做浪漫的神经。
  而令人更可惜的是,这个骑士的飨灵,有着一副天赐的好外貌好身材。
  比起他而言,他的御侍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物。

  这个手里拿着两把长剑风里来雨里去的家伙,可靠且忠诚,恪守着骑士应有的所有品格。

  除了面对危险的堕神时会第一个挺身而出以外,平日修理老人家漏水的屋顶,帮迷路的孩子找父母这些小事儿也从来不曾抗拒。

  就是这样一个在帮助别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家伙,却没有一张能让他委婉说话的嘴。

  「我,我喜欢你的御侍!你能不能帮我把情书给他……我,我知道他有未婚妻了……这是我的心意……」
  「你知道他有未婚妻了还给情书,想搞婚外情吗,那是不允许的。」
  「……鸣!!我讨厌你!!」

  ……就像这样,被他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而被他气得最为严重的,应该就是他御侍未婚妻家的那个叫做红酒的飨灵。
  红酒是个如同贵族一般有着优秀涵养的家伙,但是就算是他也时常会被牛排的行为气得拔出腰间的长剑。

  当然牛排对于红酒,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红酒平时习惯大多比较讲究,一些细致的行为在牛排的眼中就显得格外的做作。
  而一些事,红酒也大多会选择藏在心里。

  这一切都让牛排看红酒不那么顺眼。

  但是,渐渐地,在相处之中,他看见了初次见面时未曾见过的红酒。

  他会在面对不平之事时的挺身而出,会温柔地对待那些善良天真的少女,也会像兄长一样守护着自己的御侍。
  除去这些之外,他还有着足以和他一战的实力。

  这一切都让原本的讨厌逐渐改变。
  他们会坐在一起畅饮美酒称兄道弟,也会像以前那样持剑相向,互不相让。
  但大部分时间,都在因为一些小事吵得不可开交。

  牛排并不是个多么体贴的家伙,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损友因为一些小事而开始担忧的时候。
  他选择了一种并不怎么温柔的方式,将他推向了阳光中。

  红酒一度因为自己对于血液的痴迷而担忧,他担心自己因此伤害其他人。
  那时离他最近的牛排,并没有温柔地劝导他,也没有鄙夷,甚至都不曾提起。
  就像,这是件微小到甚至不需要提及的琐事而已。
  他安静地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了红酒,我们一点都不担心这点小事,反倒是你,为什么要那么害怕?

  曾经有一次醉后,牛排摇摇晃晃地问过红酒。
  「你是不是因为,嗝,担心自己会伤到别人所以才一直躲在阴影里。嗝!」
  「……你想多了,我只是讨厌出汗罢了。」

  不论红酒是如何回答他的,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姜饼都知道,这世上的所有人,也只有牛排才能让红酒露出失控的表情。

  而其他人并不知道,牛排也曾因红酒而失态。

  在杀害了无数少女的恶魔伏法的那天,他冲进了古堡,在听说红酒被凶手单独请到了楼上后,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他明明知道红酒是不可能被人类所能左右的存在,但他还是因此失去了控制。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那瞬间爆发出的不安情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这也可能是他讨厌红酒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