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牛奶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巴伐利亚
牛奶初始皮肤.jpg

画师:

牛奶满星皮肤.jpg

画师:

牛奶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牛奶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牛奶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牛奶头像.jpg 牛奶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北川里奈 / 鬼月
获取途径 召唤空运帕雷西玉泉郊外学院外围大祭之里堕神遗骸
专属堕神 头像-鲤鱼旗.png
鲤鱼旗
头像-般若.png
般若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炸米饼.png炸米饼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33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0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0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49 / 149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97 / 2593
背景故事
漂亮的白发和雪白的双瞳让人印象深刻。平时会安静的呆在自己朋友的身边,在朋友遇到危险时会及时伸出援手。不过耐心似乎非常差,同一件事反复的让她去完成的话,好像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超级奶瓶 牛奶召唤出超级奶瓶,每秒回复友方血量最低的单位10点生命力,持续3秒。同时使其拥有护盾,可吸收25点伤害,持续2秒。
能量技
牛奶雨 牛奶召唤一场大雨恢复队友的生命力,使友方全体单位回复170点生命力。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红茶头像.jpg 红茶
超级牛奶雨 牛奶召唤一场大雨恢复队友的生命力,使友方全体单位回复221点生命力。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如果不是让我重复做一件事的话,我会尽力帮助您的。
登录 啊,您回来了。
冰场 是来看我的?
技能 不要担心,我在这里。
升星 我很高兴能够帮上您的忙。
疲劳中 抱歉我现在想休息。
恢复中 嗯……待在御侍大人的身边总是让我觉得很安心。
出击编队 和御侍大人一起总能发现很多我从未见过的风景呢。
落败 抱歉..……
通知 饭好了。
放置台词1 唔...御侍大人你在想什么?
放置台词2 好安静。
触碰台词1 能不要摸我的角吗,保养它们是很麻烦的事情。
触碰台词2 …抱歉…我不想重复说一样的话。
触碰台词3 问我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吗?唔……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誓约台词 这就是结婚吗,好奇怪的体验,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些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很开心。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今天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亲密台词2 我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御侍大人的身边,所以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亲密台词3 和御侍大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都会觉得幸福呢。
换装独白
巴伐利亚 这衣服好麻烦……穿着它行动都感觉不方便了。不过偶尔穿一次……也行吧……

资料

食物 牛奶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冷漠
身高 158cm
关系 喜欢: 红茶头像.jpg 红茶 咖啡头像.jpg 咖啡
信条
如果不是让我重复做一件事情的话,我会尽力帮助您的。
简介
纯白的牛奶味甘而有润滑,富有内涵的她总是能恰到好处地照顾好他人。牛奶追求简单而又自然的生活,一旦掺杂过多,反而会让牛奶失去本来的美味口感。

故事

一切的开始


  虽然我原本就明白他是一个不考虑后果,凭心血来潮做事的飨灵。但是没想到真的就按照了御侍大人的遗愿,开设了一家咖啡屋,取名为【撒旦】。

  御侍大人生前一直致力于将咖啡这种饮品推向世界,并且总是和将咖啡定义为“魔鬼的饮料”的激进分子抗争。我和他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御侍大人召唤至他的身边,陪伴他走完了人类短暂的一生。

  在御侍大人死后的时间里,大部分的人类都开始接受咖啡这个新饮品,并且迅速的在世界普及开来。我知道能进行的那么顺利,离不开他背后做的那些事情。

  他就是从“咖啡”中诞生的飨灵——咖啡。

  【撒旦咖啡屋】除了面向飨灵经营着普通咖啡屋的业务之外,还有一个只对人类开放的秘密业务:委托。

  人类之中肯定也会有人反对我们飨灵的做法,所以为了不引人注意,咖啡将【撒旦】隐身于一片茂密的森林中,与人类的生活彻底断开。同时在格瑞洛各地设立黑色的邮筒用来接收各式各样的委托。

  “只要你将心愿写下,并放入足够的金钱,你的一切心愿都将会被实现。”这种不切实际的传言突然以超乎我们想象的速度在人类中被传开。

  委托一单接一单,咖啡屋的生意蒸蒸日上。但是虽然说传言是“一切的愿望都会被实现”,但其实我们并不是每一条委托都会接受。

  有时候会经常收到一些比如“让我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或者“希望我能像鸟一样在天际翱翔”这种让我们哭笑不得的委托,这时我们都会将钱与委托信一起退回。

  当然,也会出现充满恶意的委托,但是那些咖啡都不会让我们看到。

  我曾经在打扫房间时偶然看到过一封。我明白咖啡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和人类和平共处,他为了避免人类的形象在我们心中恶化,总是自己承担下黑暗的那一面。

  他明明很聪明,但在面对朋友的时候却很笨拙。

执着的感情


  我和咖啡还有提拉米苏不同,没有特别想去完成的事情。没有经历过什么值得拿出来一说的事情,也没有体验过人类那些会让心情起伏的情感。

  所以我将一切都看的很淡然,我只要能和朋友们一起在【撒旦】里度过普通的每一日就可以了。

  现在的【撒旦】和刚成立的时候不同,越来越多的飨灵和我们牵扯上了关系。甚至于在我和咖啡还有提拉米苏去耀之州游览的时候,还捡回来了一个几乎可以被称作为【堕神】的飨灵。

  在我们的努力下,那个飨灵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

  她和咖啡不同,我原本以为飨灵都是会像我们一样,看淡了御侍们的生死,她却一直活在过去不愿意放开手。死死抓住那如稻草般的回忆,我们曾经建议她,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借用外力将她的回忆封锁。

  但是她却回答我们。

  “我并不想忘记她。这样的话她还能活在我的回忆里。”

  真是一个奇怪的飨灵,当初我看着御侍大人死去的时候,那心中浮现出的沉闷感,是她体会到的那种感觉吗?

  可能有些不一样,她体会到的应该是更强烈的一种感情。因为从未碰到过这样的飨灵,所以每天都忍不住会多观察她几眼,久而久之我和她成为了好友。

  看着她能日渐走出过去,我也很替她高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并不讨厌这样的心情。

受伤的飨灵


  当初咖啡想让我来【撒旦】帮忙的时候,我有点犹豫。

  毕竟我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情,也讨厌总是让我重复一样的话。这样的性格是做不好服务员的吧。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将这点放在心上,对我说“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来就可以了。”

  所以来【撒旦】光顾的客人们都知道,在同一天内不要点两次以上同样的点单,同时一样的问题不要询问两遍。

  这样的工作氛围我觉得很好,很舒服。

  放置在外的黑色邮箱,是由我们几个轮流去收回委托和清理的。为了不被人类发现,通常是深夜才会进行。偶尔也会遇到些意外。

  比如今天,当我例行公事的前往回收信件的时候,看到在邮筒的旁边有一个瘦弱的小身影。

  虽然我觉得被人类看到也无所谓,但是咖啡一直提醒我们要小心行事,所以我只好先躲藏在一旁查看下情况。

  看了很久那个小身影都没有动弹,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我走出来凑近了才发现那不是人类,是个飨灵。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孩子姿态的飨灵,我一直以为飨灵都会是成年人类的形态,毕竟对于我们飨灵来说没有成长这个概念。那个小身影似乎是受了点轻伤,靠在邮筒旁沉沉的睡着。

  “要把她捡回去吗?”

  我考虑了片刻后就决定先将她带回去再说,总不能让受伤的同伴在这里睡一夜。于是我清理完邮筒后,将小身影抱在怀里,往【撒旦】的方向走去。

平凡的日常


  「早知道就不带她回来了。」

  我看着被我带回来的飨灵在我辛苦打扫好的店里面上蹿下跳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将她丢出去。

  「你们是谁!」

  对方还相当的嚣张跋扈,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孩子还非要用高傲的语气说话。

  「你们为什么绑架本小姐!」

  旁边的咖啡一脸「你捡回来的飨灵你负责」的脸看着我,红茶和提拉米苏也躲在一旁悠闲的喝着下午茶,扭过头不看我。

  「你先冷静点。」我努力平复下想要暴力解决事情的冲动,开了口。

  「你一个女仆居然还敢命令本小姐!」

  「砰!」

  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在她愿意好好沟通之前,还是让她再睡几天吧。

  「她还有伤在身,下次下手再轻一点。」咖啡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似乎他觉得这种场面很有趣。

  「有空调侃我,还不如帮我把她抱回房间。」我毫不客气的回答道。

  「好好。」带着笑意,咖啡将小身影抱回了房间。

  「看来以后撒旦还是少捡回几个奇怪的飨灵。」

  「咳咳......」

  本来在悠闲喝茶的红茶在听到我的话后一下子呛住了,然后尴尬的抬头看向我说:

  「咳咳,她只是不安,过几日就会好了。」

  提拉米苏看着浑身散发着火药味的我抿嘴偷笑,「撒旦」里面我唯独拿她最没有办法,因为无论说什么她都不会动摇,不会生气也不会难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我叹了口气回到了厨房里。虽然把她敲晕了,但还是再给她准备点暖身的料理吧。毕竟带回她的是我。

  厨房内炉子上的锅子在沸腾,发出「嘶嘶」的蒸汽声,外面时不时传来红茶和提拉米苏欢快的谈笑声,以及店长在冲泡咖啡的声音。

  又是一日平凡的日常。

牛奶


  在提尔菈世界中早期便已经被发现,并且全世界流行的牛奶,在王历265年,被一位致力于研究饮品的料理御侍召唤至这个世界。

  同年发现了新型饮料「咖啡」,并且将其飨灵也召唤至身边。与牛奶不同,咖啡被发现后并没有立刻得到大范围的普及,人们畏惧于未知的事物而不敢尝试。

  于是牛奶与咖啡协助该名料理御侍,志在将「咖啡」变成像「牛奶」一样的受全世界欢迎的饮料。

  王历300年,该名料理御侍终年70岁,在两位飨灵的注视下离开了人世。

  「想要开一家私人的咖啡屋」这一遗愿被其飨灵咖啡继承,在同年,「撒旦咖啡屋」正式在格瑞洛一处茂密的森林中开业。

  同年,世界开始如那名去世的料理御侍所愿那般,开始接受咖啡,喜爱咖啡。「魔鬼的饮料」这一词汇从一开始的贬义,变成了人们对其的爱称。

  牛奶作为目睹了全过程的飨灵,决心陪伴在朋友咖啡的身边,和他一起经营「撒旦咖啡屋」的每一日。

  王历310年,提拉米苏与巧克力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王历320年,偶然救下堕神化的红茶后,红茶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同年,捡到受伤的可丽饼,可丽饼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王历340年,想要治疗嗜睡症的法式蜗牛,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同年,想要专心修习厨艺的葡式蛋挞,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王历400年,想要见到可丽饼的马卡龙,加入了「撒旦咖啡屋」。

  「未来的日子要和这些朋友们一起走下去。」

  这是漫长岁月中都没有活着的目标的牛奶,在「撒旦咖啡屋」中找到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