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法式鹅肝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月色朦胧
法式鹅肝初始皮肤.jpg

画师:

法式鹅肝满星皮肤.jpg

画师:

法式鹅肝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法式鹅肝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法式鹅肝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法式鹅肝头像.jpg 法式鹅肝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浅野真澄 / 醋醋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新手福利(鹅肝活动)
专属堕神 头像-樱丸子.png
樱丸子
头像-犬神.png
犬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芒果卷.png芒果卷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2049 /
Att icon.png 攻击力 6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Hp icon.png 生命值 52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594 / 780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278 / 6173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99 / 4149
背景故事
如女王般存在的少女。浑身透露着的高贵气息总让人难以接近,精致的面孔上很难看到表情的变化。平日里很少与人交谈,极度厌恶厨师。不知未来会不会出现一个人,能融化她日益渐冷的内心。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天鹅圣光 法式鹅肝挥动神杖,对敌方进行魅惑攻击,使敌方全体陷入魅惑状态,持续1秒。
能量技
天之裁决 法式鹅肝唤出神杖袭向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96点伤害,同时敌方全体当前受到伤害增加25%,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法式蜗牛头像.jpg 法式蜗牛
超级天之裁决 法式鹅肝唤出神杖袭向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38点伤害,同时敌方全体当前受到伤害增加30%,持续5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嗯,我们在此时此刻相遇了呢……
登录 是命运又将你带回来了吗。
冰场 你来这里,不会觉得有些冷吗?
技能 接受制裁吧!
升星 这也是一种宿命呢。
疲劳中 不,现在我还不能倒下。
恢复中 感觉心里有一点暖意,这样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出击编队 走吧,这是无法逃避的命运。
落败 命运……
通知 饭好了。
放置台词1 嗯?
放置台词2 想什么呢?
触碰台词1 命运是无法逃避的,不管是我,还是你。
触碰台词2 你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上天总是特别的眷顾你?
触碰台词3 如果…真有能改变命运的方法…不…不可能…
誓约台词 命运...从以前到现在我一直憎恨你,厌恶你,但此时此刻我却不由得对你心存感激...谢谢你...让我和御侍相遇。
亲密台词1 诶?希望我多笑笑?呵呵,好的,我听你的。
亲密台词2 等哪天下雪了,我们一起去堆雪人好吗?很久以前就想尝试一下了。
亲密台词3 御侍...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我总想为你做些什么...
换装独白
月色朦胧 你总说我看上去很悲伤,但今夜却是因这月色的缘故......嗯,我只是在感谢命运让我遇见了你......

资料

食物 法式鹅肝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法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冷漠
身高 166cm
关系 喜欢: 法式蜗牛头像.jpg 法式蜗牛
信条
命运是无法逃避的,不管是我,还是你。
简介
法式鹅肝是被圈养的产物,被誉为珍馐的法式鹅肝,是宫廷必备的菜品,虽然尊贵奢华的外貌如同女王一般,却有着沉重的过去。

故事

囚牢


  四面徒壁,只有一扇窗户能勉强望一望外面的景色。碧蓝的天空,繁星满天的深夜,我看到的景色并不完整,总有细长的影子会隔断画面。

  那是安装在窗户上的铁栏。

  想要走动几步,就有铁链摩擦地面的噪音在这间安静的房间内不停回荡。

  漫无目的的度日,在这个冰冷的房间内我都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无聊极了,我就会一遍又一遍的回想当初入狱的理由。

  “真是愚蠢。”

  每想起一次,我便会在心中鄙夷自己一分。

  那是一段会让我的心情变得格外复杂的经历。

  当我第一次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上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在城堡内当差的厨师。

  他看到我的到来似乎格外的惊讶,一直在喃喃自语着"怎么可能","我还有这种潜力吗",让我觉得相当恬噪。

  而且不知为何,从我知道他是一名厨师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感由心而生。

  所以初次见面,我对他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按理来说,我应当尊称对方一声"御侍大人",然而我并不想这么做。

  对方似乎也并不在意称呼的问题,他身边的人们总是"小厨子""小厨子"的这样叫他。

  而我每次,都用"呐"来代替。

越狱


  「怎么会这样啊....」

  我看着小厨子焦躁的在牢房内来回踱步,抓耳挠腮的样子甚是滑稽。

  「我哪里有什么逆反的心思啊,每天的活都来不及做.....」

  「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

  任凭他在牢房里如何的鬼哭狼嚎,也不会有人来打开那扇沉重的铁门。

  逆反什么的,只不过是王族要关押他利用的一个理由。

  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心比天高的王族无法忍受区区一个打杂的小厨子,就能召唤出飨灵这一个事实吧。

  「呐。」

  我开口叫住了来回转的他说道:

  「我不喜欢幽闭的环境,所以我要离开这里。」

  「诶? 诶诶诶? 你要怎么离开....你的脚不是被枷....」

  他的话音未落,就看到我已经将脚裸处的枷锁冰冻后粉碎。

  我走向窗口,紧接着将窗栏上安装的铁栏清除殆尽。

  在此期间小厨子都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看着我的行动,久久说不出话。

  但是在我想要踏出窗外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拉住,回过头是一张急切的面孔。

  「鹅....鹅肝大人请带我一起走吧! 」

  真是个没有原则的男人。


  这么想来,那一次带他一起逃出牢房,是我第一次触碰到人类...

  就算到现在,指尖上仿佛都还留有当初的那抹温度。

别离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一个懦弱的男人。

  每天待在杂乱的厨房中埋头苦干,因为出生贫寒所以总会被那些自我优越感良好的贵族们冷嘲热讽。身边同事也会将最劳累,繁琐的工作丢给他。

  然而他面对这一切都只会呵呵傻笑。

  但是只要和料理有关的事情,他就会一改往日那副不正经的模样,而换上一脸认真的表情。

  如果做出了失败的料理,会格外的难过,然后在接下去的日子里会对自己更加的严格。

  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的时候,他回答我说:

  「如果我不认真对待做料理这件事情的话,那岂不是太不尊重那些成为了食材的生灵们了。」


  可能是他在回答我疑问的时候,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和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我开始对这个男人另眼相看。

  所以才导致了现在,逃跑的事迹败露,早有准备的王族派遣了黑压压一片的士兵在外埋伏着,而我面对着密密麻麻的敌人,却站到他的面前,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到他,想着只要他一声令下,就算双手沾满鲜血,我也会带他离开这里。

  可是我却从背后听到了此刻的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鹅肝,算了吧,别管我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平稳且轻松,就像是在告诉我今天的天气很晴朗一般。

  「我没有家人,朋友,所以每天身边都有你的陪伴,我真的很开心。」

  我不说话,也不想回头看他现在的表情,只觉得内心一股无力的冰凉感。

  「到这里就好了,我死后你也能获得自由。」

  我浑身僵硬,想着他绝对,不能,千万不能说那句话。

  然而我还是听到了。

  「鹅肝,离开这里。」

  「这个是御侍的命令哦。」

誓言


  戒备森严的城堡内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声,穿透过冰冷的墙壁传入了我的耳朵。将我的思绪从过去的回忆中拉扯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

  我侧耳聆听,能依稀听见士兵们的叫喊声。

  「难道是敌军入侵吗?」

  我端坐在房间正中央的椅子上,思忖着。

  「马上就会有人来通知我出征了吧.....」

  「喀嚓。」

  身后的铁门传来解锁的声响。

  「来的这么快吗.....」

  我转过头去,门在同一时刻被人推开,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身穿盔甲的士兵,而是一个满头金发,表情慵懒的少年。

  还没有等我出声询问,对方就先开了口:

  「他死了。」

  我身子一僵,明明和少年第一次见面,但却下意识明白了对方口中的「他」是谁。

  「我来接你了。」

  感觉眼眶有湿润感。

  「一起离开这里吧。」



  三十年前。

  「这个是御侍的命令哦。」

  「那又如何?」

  我始终没有转过身看他的表情,淡漠的回复道。

  我从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因为我的御侍大人是一个懦弱的男人。

  他一定不会命令我:「带我离开这里,杀光所有人。」

  所以我也早已有了相应的觉悟。

  不等他说出下一句话,就用灵力在他的四周筑起防护网,保护他的同时将他困在原地。

  随即一跃而起,直接飞向敌方的后方,这个国家的王所在的地方。

  冻住国王身边所有的士兵后,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等你很久了」表情的国王,说道:

  「保证他一生平安,让他离开这个国家生活,我就留下来为你所用。」

  国王连连答应。他自然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上有和小厨子的契约,没有什么可以困得住我。

  现在这个结果,正是这个狡诈的国王从开始就已经计算好了的。

  我回到小厨子的身边,在防护网里的他哭红了眼。

  我挥手解除了防护网后,他想要冲到我身边,却立刻就被身边待命的士兵们控制住了行动。

  他紧咬着牙齿,憋红了脸颊,用我没见过的表情死死盯着我,不出声。

  「走吧。」

  我留下这一句话后,转过身不再看他,准备走回国王所在的地方。

  此刻他却松开了口,叫住我。

  我脚步停顿,,身后响起他用全力克制住情绪的声音:

  「等我。」

  「我一定会去接你。」

  「嗯。」

  我转过身,笑着回应他。

法式鹅肝


  刚刚被召唤到现世的法式鹅肝,心底里掩埋着对厨师深深的厌恶感。

  这一股强烈的感情的来源,连法式鹅肝自己都不甚明白。

  不明白但却无法抵抗,因此她将其称呼为「命运」。

  但是身为飨灵必须陪伴在料理御侍的身边,于是她不得不每天忍受着厌恶感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陪伴自己的料理御侍度过一段时间之后,她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的料理御侍是一个废柴男人。」

  没什么才华,料理手艺平平无奇。总是被人算计还不知情,做着许多原本不属于他的工作。

  但是,他却是这个石头堆砌的城堡中,唯一一个敬畏着料理的人。一直用认真的态度对待每一份食材。

  看着这样的他,不知为何自己心中的厌恶感开始渐渐消散。

  或许他有朝一日会成为一个好厨师。

  鹅肝不禁开始如此想着。

  她感觉这个料理御侍的存在,似乎能打破自己的「命运」。

  所以在最后,面对着来自外界的恶意,鹅肝选择了用自己的时间,来改变他将死的「命运」。


  「等我,我一定会去接你。」


  这一句话成为了鹅肝之后漫漫三十年的时间里,唯一的慰藉。

  她从未真的奢望过对方可以履行承诺,因为这个才华平平的料理御侍当初可以召唤出自己,已经是一个奇迹。

  没有飨灵帮助的他,何来力量可以拯救自己。

  但是料理御侍的那一句承诺,却一直在她的心底回荡着。



  然后那个金发的少年出现了,对她伸出手,说要带她离开。

  鹅肝仿佛在他的身后看到了自己的料理卸侍,正摆着一脸傻呵呵的笑容,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

  鹅肝回应道。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