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河豚白子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河豚白子初始皮肤.jpg

画师:

河豚白子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河豚白子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河豚白子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河豚白子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河豚白子头像.jpg 河豚白子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泽城美雪 / 陶典
获取途径 【盛夏沁凉】
专属堕神 头像-河豚.png
河豚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紫薯团子.png紫薯团子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2083 /
Att icon.png 攻击力 89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9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847 / 695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56 / 213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221 / 5565
背景故事
奇怪的神秘少女。喜欢发出各种意义不明的怪笑,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看上去不好相处实际上只是不谙世事。擅长画各式各样的符咒,这些符咒都具有强大的力量。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白流萤 白子召唤出大量的白色光球,恢复友方最低生命值百分比单位55点生命值,并使其获得10点能量。
能量技
萤色朦胧 白子旋转一周跳跃到空中后,召唤出一只巨大的白色河豚,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60点伤害,持续10秒,并每秒恢复友方全体100点生命值,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鱼子酱头像.jpg 鱼子酱
流萤朦胧 河豚白子旋转一周跳跃到空中后,召唤出一只巨大的白色河豚,使友方全体拥有护盾,可吸收72点伤害,持续10秒,每秒恢复友方全体120点生命值,持续10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嗯~,料理御侍什么的,看上去也没什么了不起嘛~嘻嘻嘻~
登录 贵安~
冰场 你想要试着自己来画一些符咒吗?我可以教你~
技能 这张符咒就送给你啦~
升星 这是在做什么?嗯~算了感觉也不坏,就随你高兴好了~
疲劳中 好累的,我要休息。
恢复中 好无聊哦~
出击编队 走啦走啦~
落败 返回...出生之地...也不坏~
通知 饭好了~给你加了点额外的东西,我会看着你全部吃完的哦~
放置台词1 嘻嘻嘻~
放置台词2 呐,不要发呆了,给我找些好玩的事情~
触碰台词1 每天就是一些荒诞无稽的日常,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触碰台词2 那些人真傻呢,嘻嘻~我画的符咒如果没有我的灵力来驱动的话,就只是一张废纸而已嘛~
触碰台词3 你们人类每天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事情,真是厉害呢。
誓约台词 反正你们人类的寿命对于我来说也就是短暂的一段时光,所以就陪陪你好了~
亲密台词1 听说人类老了后行动会不便,那样的话不就没人可以让我玩了吗?
亲密台词2 嘻嘻,你这个人真是比我还奇怪,就这么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吗。
亲密台词3 我可不管你们人类的规矩哦~我们在一起只要开心就好了吧~

资料

食物 河豚白子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随性
身高 162cm
关系 喜欢: 鱼子酱头像.jpg 鱼子酱
信条
每天就是一些荒诞无稽的日常,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简介
白子有着多种多样的烹饪方法,源于日本人对其尤为看重的蛋白质,为了最大程度地获取蛋白质,更多人选择用生吃的方式来享用这道独特的美食。

故事

金平糖


  白色的瞳孔缓缓睁开,入目是泛着淡淡暖黄色阳光的厢室。
  抬起了应该是手的位置,霄白、柔软的手在这一片黑暗中显得格外的耀眼,看着凝聚成实体的躯干。

  「我......是......?」

  我回过头看向了一旁,一面铜镜中倒映出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那将温热的光线隔绝在外的门被拉开,眼睛也因为光线而有些麻痒。
  抬起自己的手臂挡在眼前,数不清的脚步声在房间内响起。

  那个逆光站着的男人向我伸出手,华贵泛着漂亮光芒的宝石和枯槁的手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用那只如同枯枝一般的手,抬起了我的下巴。

  镜中的我有着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以及同样雪白的长发。

  「看上去和之前的没什么区别嘛,还有点呆,先生,她真的如您所说那样?能……能……」

  手的主人收回了那只已经有些衰败老去模样的手,谄媚地对着眼前那被面具遮挡看不清容貌的男子,露出了令人不适的笑容。
  而他身边那个穿着狩衣的男人则是拱起双手,半面面具下的唇角勾起

  「恭喜城主大人,终于成功了。」

  得到那个笑得很好看的男人的答复后,那个被称作为城主的男人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他笑得很吓人,令我感觉到一种微妙的寒意。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叫做不怀好意……

  他微微垂下眸子细细打量着我,用因老化而粗糙的指腹摩擦着自己的下巴,放软了声音和我说道。

  「难得生了这幅好模样,笑一笑,就和我这样。」

  ——笑……?笑是什么?

  我抬起头,逆着光的城主的表情让我看得不那么真切。
  但是,那张脸嘴角扬起的角度却是我可以模仿的。
  我尽力将自己的嘴角扯到他的那个样子,虽然嘴角的僵硬让我还有些不习惯,但是……

  他说的笑,是这样的对吧?

  而城主一旁的男子则是半蹲下了身,伸出手轻轻揉了两下我的头。
  他的嗓音比起城主,要好听得多,是所有人里最好听的人。
  他从自己的宽袖中摸出了一个小小油纸包,将纸包打开放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将一颗金色的小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笑的很好看哟,这是你的奖励,可以吃的,就和我这样。」

  我愣愣地看着手中金色的糖果,学着男人的动作将糖粒塞进了嘴里。

  这种甜丝丝的味道我从来没有尝到过,以至于我现在都难以忘记。


  正在我吃糖的时候,城主带着他的人离开了。而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却在离开房间前,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我喜欢他的笑容,比城主的好看多了。

花园


  我的屋子里摆满了城池里最最精致的衣物、最最好吃的食物,所有能够找到的玩具。
  我就是这个城池里的公主,我可以做一切我想要做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必须要听我的,因为我是他们的公主大人。

  「白子小姐,这是城主大人新给您做的和服。您看一下您喜欢哪一件。」
  「白子小姐,这是城主让工匠新给您做的首饰,您挑一下。」
  「白子小姐这是……」
  「白子小姐……」
  「白子小姐」

  我的名字,据先生说,是因为我的样子。
  我不喜欢我的样子,一身雪白雪白的一点都不够鲜艳。

  似然我不喜欢城主,但是我喜欢城主给我的衣服,新制的衣裳比起园中的花要更为鲜艳。
  阵阵花香伴随着蜜蜂飞舞的生活十分的平静,但是对我来说却有那么点无趣。

  所以我决定,我要找点乐子。
  那么,就从城主送给我的侍女开始好了。
  城主和先生说,她们都是我的玩具。

  一直在一旁侍奉着我的侍女胆子很小。
  虽然很害怕,但是她还是不得不第一时间上前来小心翼翼的询问。

  「白子小姐,您有什么吩咐么?」

  细声细语的言语又带着些勉强的笑容不知道是在惧怕些什么,我有什么可怕的!


  我看着有些害怕甚至已经微微发抖的女孩儿,手掌轻挥,袖中的符咒径直打了出去。
  我很喜欢我的符咒,先生告诉我,它能做到很多很厉害的事情。
  所以,我每次用它,先生都会夸奖我。

  但是这一次,一只修长纤细的手则是在符咒打到抱着头尖叫的侍女身上前,就握住了那张符咒。

  「白子,怎么又发脾气了?」

  我手中那张威力十足的符咒被来人轻易的用手挡下。
  我知道,是先生回来了!
  整个城池里唯一一个会陪我玩还不怕我的先生回来了!我的一切都是先生教导给我的!
  他就是我的神……

  「先生今天回来的格外早,是事情都办完了么!今晚是不是能陪我一共用膳!」

  我没了刚刚恶作剧的心思,先生最近已经忙碌了很久了,他很久没有陪我一起吃饭了。

  先生伸出手轻巧地刮了刮我的鼻梁,手账轻压在我的头顶揉动着。

  「你怎么又任性了?你看把她吓成什么样了。」
  说着,另一只手便指向了坐倒在地上吓得有些腿软的侍女。

  「是她太胆小了嘛~我都没用灵力!哼,太没用了!我不要了!」

  我很生气,先生难得回来,他竟然还帮那个玩具说话。

  「啊——!!!不要!不要!白子小姐不要!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会了!不会了!」

  还好府中的卫兵并没有给她求饶的机会,伴随着凄厉哭泣的求饶声,他被卫兵拖离了我的小院。


  天空上一朵朵变幻着形状的云朵被霞红的夕阳映上红霞。

  先生并没有将一丝注意力分给那个不断传出惨叫的方向,他面具下的眼睛看向我的眼神还是和往常一样温柔,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桌上捏了一块精致的糕点塞进了将头埋在了他怀里的我的嘴里

  「好了?不生气了?」

  我咬着嘴里的甜点,甜丝丝的味道就只比当初的金平糖要差一点点

  「不生气了!」

  先生将桌上倒扣着茶具翻转过来,取下小火炉上煨着的茶水倒上一杯。
  他倒茶的样子也是那么好看,不知不觉,我就看得愣了神。
  他大概是觉得我一直在看他,才无奈地放下茶杯问我。

  「这是又怎了?有事儿想和我说?」

  「我什么时候,才能跟先生一起出去办事啊?我的符咒很厉害的,肯定能给先生帮上忙的。」

  我有些着急地伸出手轻轻抓住了他的衣摆。
  我想跟先生一起出去,而不是一直待在这个只有一堆玩具的小院里。

  听了这话的先生好像很为难。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眉心微微蹙起了一个小小的突起。
  我不喜欢他这样,于是伸出手抚上了他的眉心。

  「没事的!没事的,先生!」


  先生叹了一口气,将我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轻拍着我的手背

  「我这里,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但是……还是算了……」

  「我可以的!为了您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先生好像还是很为难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起身又和平时一样揉了揉我的头发后,便离开了。

灵药


  短短数月的时光,原本就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的城主已经越发的衰弱了起来,皮肤如同风化的树皮,此刻却紧紧地抓紧了先生手臂。

  「先……先生……为何还不……」

  而坐于城主床边的先生则是将老人的手塞回了他的被中,安抚地将他的被角压稳

  「城主大人,只有心甘情愿奉上的灵食,才是对于您最好的供养,您都等了那么久了,为何不再等几日呢?」

  「好……好……靠你了……都靠你了!」

  先生回来的时候,那身雪白的狩衣上浸透了暗红色的血液。
  摇晃的身躯无力地倚靠在搀扶着他的仆人身上,我差点没有忍住冲了出去。
  然而他身边的随侍们也大多受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嘴中带着几分埋怨地嘟囔着什么。

  「明明城里就住着一个,何必每次都跑那么危险的地方找灵药,她不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城主大人用尽办法召唤出来的吗!」

  我看见勉强扶着人站稳的先生听见了这话,顿时皱眉怒叱。

  「住口!」

  而被斥责了的随侍是连忙低下头,然而语气中还是有着几分不甘。

  「属下失言!还请大人尽快医治!」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正躲在墙边的我,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我……

  先生正式因为我……才受那么重的伤……果然……我就是那个灵药……



  先生再次来到我居住的和室的时候,我躲在门后。
  手臂上剧烈的疼痛让我的笑容有些勉强,但是我尽力摆出了我平时的样子,我不想让他担心。
  尽管手臂上还在隐隐渗出血液的伤口真的很痛很痛,但是我不能让他担心。
  反正伤口什么的很快就会愈合的,忍一忍就会过去的。

  我不想被他看出来,所以我不得不将他拒之门外。
  我真的不想的。

  我让侍女将我准备好的灵药给了先生,这样先生就不用为了城主的灵药四处奔波而身受重伤了吧……

  这样先生……是不是就可以多陪陪我了……

终究


  被赤焰染红的天空比起往日的傍晚来说更像是被血色侵染,伴随着嘶吼的哭嚎声如同地狱传来的鸣泣。

  我躺在属于自己的屋子里,看着原本鲜花盛开美不胜收的庭院一点点被火焰吞噬

  我现在只有转动自己的脖子的力气,那些原本是我最为喜爱的鲜艳的花朵逐渐在亮黄色的火花中被燃尽变成了一片片黑色的残骸,伴随着灼人温度的热风吹过消散殆尽。

  明明……明……刚开始只是手臂就够了。
  逐渐的,四肢,躯干,伤口还来不及愈合就一次次地,被我自己破开。

  尖锐的金属划过骨骼带起的摩擦自骨头一寸一寸的袭向全身。

  身为飨灵的我虽不会这样死去,但痛苦却丝毫未减。
  而那种痛楚,却是我给自己带来的……
  一切只为了先生……

  先生每次都会温柔地陪着我,他会悉心地将我那一头长发一寸一寸地编起,并且送了我据说是由神僧祈福可以保护我的念珠。
  他怎么可能伤害我呢?

  他,不会忍心伤害我的。

  然而,先生并没有来。

  当庭院一点一点被吞噬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甚至莫名感觉到了一丝解脱,沉重地眼皮也一寸寸的合上。

  就在我以为灼热的温度即将连我一并吞噬的时候,忽然冲进来的人群却将我从火场中拖出。

  因为身上尚未痊愈层层叠叠的伤,已经没有了力气的我双手被高高吊起。
  身上依旧还没好透的伤口逐渐裂开,浸透了身上色彩鲜艳的单衣。
  很痛,但是,我真的……没有力气……

  这时候忽然我觉得,身上已经被血染红的振袖,它其实,并没有,那么好看。

  头脑昏昏沉沉,视线也已经模糊,眼前无数愤怒的脸中似乎有几张熟悉的脸庞。


  处死我和城主的呼声越来越响,天边的红光也随着夜色的深沉逐渐退去。
  勉强恢复了些许力气的我看着下方已经陷入疯狂的人群有些恍惚。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那些人要那么生气?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努力地抬起头来。
  那个一直在身边甜甜地叫着我“小姐小姐”的笑脸此时却有些扭曲。

  那是我的侍女,而她清秀的脸庞,在手中火把的映照下,如同先生带给我的画本中的鬼面。

  「我知道!城主一直吃的灵药就是她!她就是那个灵药!」

  她以往清脆悦耳的声响对我此时来说如同催命的咒言,带着狠戾和令人心惊的恨意。
  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想要问她为什么,但是我却发现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曾记得。

  原本如同烈火一般燃烧的人群忽然被投入了一盆冰水,所有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随后脸上的那种诡异笑容让我感觉到了害怕,那些人抽出了自已随身的武器带着有些扭曲的笑容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很害怕……先生……救救我……

  「是……是真的吧……」
  「是……是啊……你看,城主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活着,一定是因为她!」
  「我,那我也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一定会好的!」

  尖锐的利器,已经豁口的武器,破碎的瓷片,甚至是薄片状的石块。

  「不……不要……不要啊!!不要!!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刺耳又尖锐的发出凄厉的求救,我不得不向我唯一认识的那个人求救,你是我的侍女吧!你明明说过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啊!你救救我吧!

  「你救救我 !你救救我啊!」

  我将求救的视线投向了人群中最熟悉的面孔,而那个以往都会温柔地帮我编起长发的侍女此时则是格外冷淡地看着我。
  这种视线让我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

  「果然啊……没有了灵符的你……什么都做不到……我姐姐当时也是这么求你的!你救她了吗?」
  「你这个,疯子!」

  说着这句话的她双眼中蓄满泪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别人的心情。

  露骨的仇恨燃尽了那双琥珀色的双眸, 映着橙黄色的火光后是一种写满绝望的黑暗。
  一种堵塞的窒息感让整个鼻腔和喉管像是被沾满水的布帛填满。
  我张开了双唇拼命挣扎却无法呼吸到一丝空气,窒息带来的不适令我一阵阵干呕却吐不出任何异物。


  疯狂的究竟是我还是他们呢?

河豚白子


  传言里,有一座城,城主曾经是个贤明且体恤城民的明主,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容颜的老去,病魔的侵蚀,城主不再贤明。

  随着城主的身体逐渐衰弱的,还有那原本支撑着他支撑着整座城池的良知。

  没有人不惧怕死亡,没有人不害怕老去,普通人只是在梦中想象着长生的美好,而手中掌握着权势的人,则会动用一切自己的资源,去追求自己的长生。

  维持一个平和稳定的生活,需要统治者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维护。
  然而毁去,却只要一个念头。

  为了寻找传说中另一片大陆上的灵药出海而一去不回的民兵,为了祭祀而献祭的少女,为了祭坛而征收的税款...
  为了所追求的那一切,那位城主倾尽了所有。

  可是和大多数的故事里不太一样的是,这座城的城主真的找到了一种“灵药”。
  原本日渐衰退的身体在找到灵药之后,一天天地恢复了起来。
  虽然并做不到返老还童,但是却让城主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然而,已经失去了民心的君王,已经无法称作君王。

  变成了暴君的统治者,瞬间被自己的子民推翻,而他的灵药,那位名为河豚白子的少女带来的灵药,则是被所有子民默契地变成了公开的秘密。


  不同于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和室那般,即使关着门也能透出淡淡的日光格外的温暖。
  黑暗的地窖中,仅有的一张已经破烂不堪的草席也因为潮湿的地面而湿滑起来,没有一丝光线的地下也因此更为阴冷。

  极为虚弱的河豚白子的双手被分开吊起,红色的眸子已经没有了神采,单薄的白色亵衣包裹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沁出不少血色。

  一片冷寂的黑暗中,即使发出声音也没有人回应。
  河豚白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存在。
  她尝试着看向自己的躯干确认,然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几乎吞噬了她所有的视觉。

  唯一能让她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就只有每天固定的有两个凶残的狱卒,拿着利刃和小碗带给她剧烈的疼痛。
  白子红色的双眸失去了聚焦,她定定地看着那个每天都会打开,然后带给他巨大痛苦的小门。

  陡然间,刺目到令她的双眼不住流泪的强烈光线撕破了那令人疯狂的黑暗。
  一如当时那个温暖的和室,逆着光踱步进来带着面具的男人,带着一如当时的柔和笑容,唯一有些变化的,就只有男人面具上染上的血色。

  「来吧白子……我来带你走了……」




  「白子!白子!」
  「………………嘻嘻,你叫我干什么呀,你就那么无聊吗?」
  「我看你又在发呆了!快来!我给你买件漂亮衣服去!你这一身惨白惨白的一点都没有朝气!女孩子一定要穿的好看!」
  「……」

  一身雪白的少女看着前方跑远的御侍眼神中写上了一丝犹豫。
  然而还是从袖中取出了一张符咒,符咒在少女纤细的指尖滑动下变成了一只小小的纸鹤在少女的身边盘旋过后便飞向了远方。
  「喂——!!白子!你快来啊!你不是说你的灵符用完了么!我帮你买点新的符纸和朱砂!你快来自己挑挑!」
  「奇怪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