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汉堡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汉堡初始皮肤.jpg

画师:

汉堡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汉堡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汉堡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汉堡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汉堡头像.jpg 汉堡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江口拓也 / 北辰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勋章商店小费商店餐厅
专属堕神 头像-鲤鱼旗.png
鲤鱼旗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脆皮烤肉.png脆皮烤肉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31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2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6 /
Hp icon.png 生命值 50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24 / 258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66 / 238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17 / 3772
背景故事
自信又豪爽的德意志青年,阳光开朗,酷爱滑板。总是喜欢在街头炫技,以此享受被崇拜和高人一等的感觉,但他在面对称赞时还是会表现出略微谦虚的样子。对于男人间拳头的较量很有自信,但跟女孩子单独相处的时候,会表现的有些手足无措。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滑板飞跃 汉堡飞出滑板,攻击敌方全体,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带38点额外伤害。
能量技
滑板进击 汉堡跳起,攻击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对其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45点额外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牛排头像.jpg 牛排
超级滑板进击 汉堡跳起,攻击距离最近的敌方单位,对其造成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540点额外伤害。

餐厅技能

潇洒人生 贵宾强盗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啊哈,原来你在这里,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往后一起加油吧,你可不要托后腿呀!
登录 御侍,我已经等很久了,现在就开始活动吗?
冰场 哈,有人要跟我比试比试吗,御侍,帮忙当裁判吧。
技能 胜者为王!
升星 哇呼~!
疲劳中 啊,身心疲惫……
恢复中 现在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出击编队 就让我来把敌人痛扁一顿吧!
落败 技不如人……了吗?
通知 好了好了,御侍,我可以出去了吗?
放置台词1 不用考虑太多,开开心心的就好。
放置台词2 御侍不在吗,那就去玩滑板吧。
触碰台词1 蔬菜与肉的搭配,不是恰到好处嘛!
触碰台词2 人生总是充满挑战啊,不过,当你成功跨过这些困难的时候,会很开心不是吗?
触碰台词3 御侍,我听说有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家伙,你认识他吗?
誓约台词 我找到了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人,比一切都重要,就在我的眼前。
亲密台词1 很在意我的肌肉?那,想不想看?
亲密台词2 想玩滑板吗?来,别怕,我会手把手教你的。
亲密台词3 嗯,只要有你在身边,总觉得没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

资料

食物 汉堡
类型 速食
发源地 美国
诞生年代 20世纪
性格 豪爽
身高 187cm
关系 喜欢: 牛排头像.jpg 牛排
信条
人生总是充满挑战啊,不过,当你成功跨过这些困难的时候,会很开心不是吗?
简介
速食是汉堡最大的特色,这样的美食内在充满了炽热的爆发力,仅仅在食用时就能感受到这一特点,而这也恰恰成为了很多高血脂人士所忌讳的一点。

故事

不适


  Ollie

  Cabalero

  Hardflip

  ……

  风在耳畔呼啸,身体随着滑板舞动,我在高台上接连做出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我把赛场当成了舞台。

  不去在乎他人表演的好坏,我只需尽情地展现技巧,演绎激情。

  「哇哦!汉堡好帅。」

  「帅爆了!」

  「……」

  喝彩声,赞美声不绝于耳。

  啪嗒——

  滑板落地,身形骤顿。

  我高举右手向众人示意。

  场下忽地沉默,像被谁扼住了咽喉。

  手臂下挥。
  如同收到指令般,观众们陡然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冠军!冠军!冠军!」



  回到家中,奖牌被我十分随意地丢在角落。
  记不太清这是第几个冠军。

  学会滑板至今,我打败了太多对手。

  从笨拙到熟练,从生涩到超凡,我不曾懈怠,没有因为成绩而有过哪怕一天的偷懒。

  可现在……

  扶着滑板面对镜子,凝视自己,脑海中重现今天发生的一切,试图模拟感受那些动作带给我的感觉。

  滑板下放,双脚踩上,我在狭小的房间里自顾自地开始舞动。

  翻转,踢踏……

  半晌后,我重新坐在了地上。

  「还是……不行。」

  有什么东西梗在我的节奏里。

  就像运转的齿轮,明明在高速的运作,明明没有产生停顿。

  但就是会时不时产生令人难受的摩擦。

  微不可察的摩擦。

  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可我没法看清。

  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了有一段时间。

  我得解决它。

  这般想着,拿起滑板,我再一次离开了家。

滑手旅团


  滑行在街头,我于人群中穿梭而过。

  双脚提板而起,架着滑竿,越过台阶,周边的景色在我的视界中飞速变幻。

  耳旁时不时能传出路人的惊呼,其间夹杂着几句艳羡的赞叹。

  如果是往日,我一定会停下来为他们表演一段华丽至极的演出。

  我享受旁人的崇拜,这没什么好避讳的。

  但今天不行。

  纠结的感觉已经在心中积郁了很久。

  「为什么会这样。」

  对着空气,我不满地低喝出声,不停地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明明每一个动作我都曾花费无数日夜去锤炼打磨,但如今它们却像突然陌路的友人般。

  能打招呼能交流,可就是哪里不对。

  某一刻,我停下了身体,望着面前的梯台深吸一口气。

  弯腰拿起滑板,小跑地向前冲刺,接近梯台的那一刻下放,踩踏滑行。

  身体在半空中变幻姿态,脚下的滑板仿佛也有了意识般不停旋转。

  「动作连贯很流畅……」

  踩板,落地,稳身,一气呵成。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可梗在心中纠结仍旧没有化解。

  就在这时,接连不断的滑板咔嗒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就是汉堡?」

  一个淡漠的男音突然响起。

  抬头望去,七八个身形各异的男女脚踩滑板出现在身前。

  「初次见面,我们是滑手旅团。」

  我听过这个名字,他们在滑手圈子里很有名气,喜欢四处旅行,挑战各地的滑手。

  「听闻你是本地最出色的滑手,来比一场?」

  之前也有想过,是不是被困在一地太久,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莫名的状况呢?如果是滑手旅团的话,他们的经验说不定能够解决我眼下的困境。

  「好!」

  一念及此,我痛快地接受了他们的挑战。

  面前的青年露出了怔然的表情,似乎是在惊讶我答应的如此痛快。

  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情绪。

  「赛道表演制,以格瑞洛滑板协会颁布的评分标准为依据。」

  「以此为起点,城西为终点,一路过去,各凭本事。」青年说出了他的规则。「全程动作总分能排在前三就算你赢,怎么样?」

  前三就算我赢?

  我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不怎么样。」

  「你怕了?」青年微眯起眼。

  「我的意思是。」我笑了笑,一字一顿道。「不拿第一算我输。」

音乐少年


  比赛贏了,却也输了。

  我轻松地在分数上碾压了滑手旅团全员,然而我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我从未听说过谁有你这种感觉。」青年一脸茫然地摇头,而后又换上了期待的表情。「你的实力哪怕是去最高的舞台也没有问题,真的不考虑跟我们走吗?」

  「抱歉,暂时还没这个想法。」

  「四处走走说不定就有解决的办法了呢?」
  青年不死心地劝说。

  「你们……已经走了很多地方了吧?」

  「……」



  滑手旅团带着遗憾离开了。

  而我则继续我的练习。

  「问题到底在哪呢。」

  一遍遍地滑过熟悉的大街小巷,我越发地苦恼起来。

  感觉都快成心病了。

  不知不觉,我来到了一个广场,平时会有许多滑手在这里练习,此刻广场聚集着大量的人群。

  「是哪个厉害的家伙在练习吗?」停下脚步,我朝人群中心挤去。

  一直思考问题脑袋都发胀了,看看别人的练习放松一下也不错。

  这般想着,我来到了人群中央。

  意外的,在我眼前呈现的,不是踩着滑板飞舞的滑手。

  而是一个怀抱电吉他高声弹唱的青年。



  「路途陡峭,勇气太少,迟疑什么,还不快跑。」

  「Running、Running、Run right now。」

  「肆意奔跑,纵声大笑,Roaring、Roaring NOW!」

  「……」

  激昂的音乐配上有节奏的说唱,仿佛能够抓住人的灵魂。

  身体不自觉地跟着摇晃,似乎就连心脏也跟着想要跳出胸膛。

  一曲唱罢,少年放下吉他高举麦克风。

  「Thanks for listening,我是可乐,下面让我给大家带来我的原创歌曲《摇滚吧,Hip-hop》。」

  人群,再一次沸腾了。

  我按捺着一齐沸腾的心绪,努力保持平静。

  有那么一瞬,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东西。

  「也许……他能解决我的问题。」

明悟


  从那天起,可乐每天都会来到这座广场歌唱。

  而我,也开始将训练的地点挪到了这里。

  我们成了另类的朋友。

  互相之间没有交流。

  却能够感受到彼此的情绪。

  当我驭着滑板在半空旋转翻腾,可乐的曲调也会来到高潮。

  当可乐的说唱越快越激昂,我也会随之而舞动得更加炫目。

  心结在逐渐开解,以说不清道不明的方式。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而后戛然而止。

  我卡在了最后一道门槛上。

  果然,仅凭感觉隐约体会,而不是真正明白郁结何在的话,是没有办法彻底明悟的。



  于是在发现这个问题的第二天,我打破了和可乐之间的默契。

  没有开始练习,而是抱着滑板走到他面前。

  「你好可乐,我是汉堡。」

  「Hello boy,」可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知道你是汉堡,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有东西想请教你……」

  这般说着,我把长久以来的困扰,还有这些日子一些讲不太清的感觉都一并告诉了他。

  可乐先是皱眉沉思了一会,而后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旋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笑道。

  「小case,我明白你的症结了。」

  「But,想要解决,你得和我一起来上一场才行。」

  「来上一场?」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YES!和之前各玩各的不一样,这次我们一起来。」

  说着就把我拉到了他的音箱旁。

  「好好感受。」

  他说。

  音乐声起,我不自觉地随着节拍舞动。

  脚下的滑板起踏,我开始肆意地展现自己。

  「有什么……差别吗?」舞动间,眉头蹙起,我开始品味可乐的意思。

  很快,我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因为这是一次真正的配合,而不是随性地贴连,我发现自己不能像独自一人那般随意。

  动作不能太长,否则配不上音调。

  停顿不能太短,否则节拍会乱掉。

  可乐充满感情的曲调像是在引导、指点我一般,没有一味地飙高,花哨,而是倾尽了心意去演绎歌曲本身想要表现出来的东西。

  而在这个过程中被纠正的我,也终于醒悟了过来。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找到了我所缺少的东西。

  不是表面上的所谓配合,而是……

  「感情!」

  「Yes, Congratulations,汉堡。」

  一味地强调技巧,一味地试图以更出色的表现赢取观众的喝彩,我忽略了最本质最单纯的东西。

  我的滑板,偏到了炫技的路上。



  曲毕,我停下了身形,握住了可乐的手。

  「谢……啊不,Thanks,Cola。」

  「Yeah,也就是这样,Hamburger。」

  可乐犹自沉浸在摇滚的余韵中,末了朝我笑了笑。

  「有兴趣一起去玩更出彩的东西吗?」

  「欸?」

  「我们组个搭档吧,My brother,partner!」

  「为……Why?」

  「你不觉得,你要学的,还很多吗?」

汉堡


  格瑞洛是一个商业国度,多面临海。

  进出口贸易繁荣的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新兴产业的涌现。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风格古朴的华裳,还有机械感十足的手枪。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格瑞洛拿不出。

  而滑板,就是风靡格瑞洛青年群体中的一项极为特殊的运动。

  它始于冲浪,由于堕神的存在,人们在海洋上的活动范围急剧减少,冲浪也逐渐演变成了陆地上的滑板。

  「yaho-」米德加尔今天迎来了两位新客人。

  驾驭着滑板在半空中飞腾舞动,汉堡一连耍出了几个超高难度的动作,吸引了街上行人的目光。
  他的身后,可乐拖着乐器箱和音响慢腾腾地走着。

  汉堡在前方打了个转,又跑回了可乐身边。

  「你看到了吗?突破的感觉真好,多亏你,我现在滑板玩的更舒畅了。」

  「看到你开心我也很高兴的啦, My brother,」可乐无奈地看了一眼汉堡,随后叹了口气。「But,你别兴奋到忘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放心,不会忘的。」汉堡讪笑了一下,接着掏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宣传单。「全民表演大赛嘛。」

  「……And?」

  「嗯……还有呢?」

  「……」可乐再次叹气,继而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邀请函。「还有一场应邀的演出。」

  说着,可乐又一次翻开了邀请函,看着上面被划了数道叉的邀请人,面然难色地自语。

  「这到底是圣剑骑士团,还是迦南佣兵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