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水信玄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风拂樱雪
水信玄饼初始皮肤.jpg

画师:

水信玄饼满星皮肤.jpg

画师:

水信玄饼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水信玄饼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水信玄饼头像.jpg 水信玄饼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福山润 / 赵路
获取途径 【流莺蝶舞,樱落水月】
专属堕神 头像-贫乏之魂.png
贫乏之魂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帝王蟹沙拉.png帝王蟹沙拉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2181 /
Att icon.png 攻击力 8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1 /
Hp icon.png 生命值 63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74 / 297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12 / 2227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29 / 2934
背景故事
性格极其感性的飨灵,给人不通世俗的印象,虽然在外表现得体弱多病,但其实他真正的状态是.....?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落花有意 水信玄饼撑开伞,缓缓转动手中的伞,同时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增加自身30点伤害同时恢复1点能量。
能量技
离雨别 水信玄饼撑开伞,浮于空中,对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11点伤害。同时对敌方全体进行魅惑,持续3秒。

神器

  • 璃樱伞
  • 神器线路
水信玄饼神器.png
水信玄饼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技能1 战斗中,增加自身暴击值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
技能2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速值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
技能3 战斗中,增加自身攻击力5.1%6.4% 7.9% 9.4% 11% 12.8% 14.9% 17.6% 20.9% 25%
塔可节点Ⅱ(紫·暴伤值)
技能1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普攻有40%概率施与最近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发动一次
技能2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普攻有40%概率施与最远两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3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发动一次
技能3 普通攻击伤害增加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普攻有40%概率施与最近一名敌方角色每秒攻击力50%的持续技能伤害,持续4秒,每10秒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技能1 最大生命值减少20%,自身普通攻击有50%概率会另造成攻击力16%20% 25% 30% 35% 41% 47% 56% 67% 80%)的技能伤害
技能2 最大生命值减少20%,自身普通攻击有50%概率会另造成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技能伤害,另有50%概率施与其2秒眩晕
技能3 最大生命值减少20%,自身普通攻击会另造成攻击力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额外造成攻击力4%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的伤害
塔可节点IV(绿·攻速值)
技能1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最远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32%41% 50% 60% 70% 82% 95% 113% 134% 16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获得进攻光环,自身和最近一名友方角色攻击后额外对所有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0%的技能伤害,每1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技能1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34%43% 54% 64% 75% 87% 101% 120% 142% 170%)的技能伤害
技能2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15%19% 23% 28% 33% 38% 44% 53% 62% 75%)的技能伤害
技能3 基础技增加效果,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攻击力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的技能伤害,如果受到此伤害的角色生命值低于40%,则造成攻击力30%38% 47% 56% 66% 76% 89% 106% 125% 150%)的二次伤害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抱歉,以这样一幅模样出来,大概已经没有成为飨灵的资格了吧?
登录 您又来了?真的是......明明不用管我的......
冰场 好冷啊......御馆大人走前,大概也是这种感受吧......
技能 这里如果不奋力的话......!
升星 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疲劳中 我果然......不行了......
恢复中 ......虽然不抱希望,但......谢谢你......
出击编队 已经......不会再逃避了!
落败 御馆大人......我......死而无憾了。
通知 那个……那个……饭……
放置台词1 真是安静呢,和那时候一样......
放置台词2 什么啊......原来我还活着......
触碰台词1 请......不要......唔......没什么......
触碰台词2 ......连你也这样看不起我吗?也是,本来我也不值得同情......
触碰台词3 这样毫无价值的我,还是不要碰比较好......
誓约台词 和我……?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难道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亲密台词1 被这样温柔的对待……从那以后……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
亲密台词2 事到如今……不得不担起责任了!
亲密台词3 不知不觉得,开始变得有点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换装独白
风拂樱雪 樱花开了呢,又多了些许期待......你说,明天它会是什么样子呢?

资料

食物 水信玄饼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感性
身高 179cm
关系 喜欢: 猫饭头像.jpg 猫饭 樱饼头像.jpg 樱饼 流水素面头像.jpg 流水素面
信条
未来什么的,也不值得期待。
简介
水信玄饼有别于普通的信玄饼,他通身晶莹剔透,其中会加入花朵等装饰品,具有观赏性且透明易碎,清淡的甜味带来了最天然的感受。

故事

囚徒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这是死亡的声音。

  投身于土壤的雨滴,最后也结束了自己最后的使命了吧。
  那我呢?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自己呢?

  周围是一片黑暗,我却只能听到那愈渐清晰的雨声不断冲刷着我的记忆。

  那日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夜。
  御馆大人倒在泥泞土路的水泊中,杀死他的却不是堕神。

  看着御馆大人睁着无神的双眼,我跪坐在那滩泥水里,指尖触碰到了御侍苍白的手。
  是因为雨水的缘故吗?
  可那样刺骨的冰冷真的是御馆大人的温度么?
  即便是这样,我也还是没能反应过来,御馆大人就这么死去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的声音和那打在我脸上的雨水一样寒冷。
  「原来你也一样,都是会被我害死的。」

  脚边雨水累积着的寒意随着衣物渐渐蔓延开,如同陷入了沼泽一般的沉重感。
  渐渐地,我的双脚仿佛被那寒冷冻结,一寸一寸,将我的感知慢慢剥夺。但我不在意,要是能...这么死去的话,就好了...

  在那之后,我的双脚便「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要是那时就死去的话就好了...要是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脑海中不断翻腾着和御馆大人的回忆,我不止一次地在这片黑暗中这么想着。

  「喵—————」
  不知是不是因为雨已经停了的缘故,我竟会在这死寂的黑暗中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一定是我的幻觉吧。
  才这么想着,却听到了随之而来木板松动掉落的声音...
  顺着声音,我下意识地侧过脸,便看到了那穿过熟悉的黑暗中微弱的光。

  仅仅只是那从狭小缝隙中透入的月辉,对我而言也是足以灼眼的光芒。
  我微睁着眼,恍然间一枝沾染了银辉的樱花映入了双瞳,使我一时无法移开视线。

  「是谁把花关在这里的呢?」
  我不由得想着,缓缓地将手伸向了眼前的樱花。
  那是御馆大人喜欢的花,即便那盛开的花朵有些衰败,我也不曾忘记御馆大人看着那花时开怀的笑容。

  手指慢慢地接近那禁锢着花的枷锁,自己却又在下一秒,陷入了黑暗。
  「嘭—————」
  失去了平衡的我从椅子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是因为身体太久没有活动了吧,就连疼痛的反应也变得迟钝了起来。

  「喵——喵——」
  刚伸出的手背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温热柔软的触感。
  没有来由的,我心中突然萌生出了一股酸涩的情感。

  啊,是啊,是这样啊...被关起来的是我啊...

怪物


  「御馆大人,屋子的窗互破了,会有风漏进来的。」
  「没事没事,夏天了就会凉爽起来的。哈哈哈...」
  御馆大人每次大笑的时候,全身都会跟着震颤起来。
  「可,现在是冬天啊...」
  我的声音被御侍的笑声所掩盖,始终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这里曾经是我和御馆大人一起居住的地方。
  就在那一片樱花树海的尽头,有着一个破败的城町,应该说,这里曾经有一个小村庄。
  而现在,这里只剩下了我...
  和那只不断磨蹭着我的狸花猫...


  「请问...这里有人吗?」
  一个陌生的男声从窗外传来,为了不被他发现我的存在,我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身体挪到墙角,一语不发。
  「喵,喵... ...」
  那个莫名开始学起猫叫的声音,此刻就在我的头顶上方。

  「喵——————」
  那只狸花猫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跟着那个声音一起发出了叫声。

  「你果然在这里啊,吾辈找了你好久了,快出来吧!」
  声音变得轻快了起来,看着月光投射在地面的那个小小的影子,头顶仿佛有什么微微扇动着。
  难道,是风吹动的吗?

  然而,那只猫却不为所动。即使窗外的那个声音再怎么呼唤,它也只是舔舐着爪子,像回应一般地叫了几声后,又看了看我。

  「可以请你帮吾辈把它抱出来吗?」
  过了好久我才意识到这个声音是在对我说话。
  为什么会被发现我的存在?我不由地又将身子向墙凑近。

  「啊,别担心,吾辈是猫饭,不是坏人...」
  那个声音突然有些紧张地安慰我。
  「喵———喵———」
  那只猫也靠了过来,亲昵地磨蹭着我的衣物。

  「你一直住在这里吗?为什么要把屋子全都封住呢?难道是被谁关起来了吗?」
  那个猫饭似乎并不打算停止这本不会得到回答的对话。

  看着黑漆漆的四周,过于冗长的黑暗甚至都让我有些忘记了这里本来是什么样子。
  但我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
  于是,我便把那只过于亲近我的狸花猫用水半围着,托上了那个窗口。

  「谢谢你...」
  狸花猫顺利地被送了出去,可抱着猫的猫饭却没有离开。
  「可你明明是飨灵,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不是飨灵...」
  我用着近乎沙哑的微弱声音,这么说道。
  「我这样的怪物,怎么可能会是飨灵...」
  夺走了御馆大人生命的我,明明是比堕神还要肮脏的存在啊...

  「嗯?怪物?吾辈没有见过呢?」
  猫饭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改变。
  「是因为你的长相很可怕吗?」

  「这和你无关。」
  他的声音毫无恶意,却只给我带来了无端的烦躁。
  像这样无忧无虑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明白我的心情。



  为什么我还没死呢?
  为什么死去的不是我呢?
  御馆大人...你...恨我吗...

花忆


  这是一间四周都被木板钉住了窗户的屋子,门也被我从里面上了锁。
  透过那窗户木板之间的缝隙,我看到了那被风吹落枝头的樱花瓣。

  无论是花还是人,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有终结的时候。
  我当然明白这样简单的道理,只不过我自己才是最应该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那日的樱花正盛,向来忙碌的御馆大人难得得来了空闲,便和我在院前赏花。
  「美景当前,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御馆大人笑着对我打趣道,原本浑厚的嗓音似乎夹杂些干涩的沙哑。

  「那些花...即便再美,很快...就会消失不见的。」
  我轻声嘟囔着。

  「因为短暂,所以才珍贵啊!哈哈哈哈...咳咳...」
  他毫不在意地大笑,却突然咳嗽了起来,缓了好久才止住。
  「我们最近相处的时间也变少了,所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好好珍惜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轻扬浅笑地带过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御馆大人的身体就已经出现了异样了吧...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和我说。
  为什么要隐瞒呢?要是御馆大人告诉我的话,我说不定就能...

  不,是我的错...
  是因为...我没有觉察到御馆大人的变化,才会变成这种结果...



  我曾认为人类像花,美丽而又喜欢阳光;现在我也仍这样认为,人就是这样独自盛开又独自凋零,短暂而又脆弱的存在。

  所以,我才无法触碰花,只会加速死亡的我,无法守护任何东西。

  都怪那只猫将钉着屋子窗户的木板抓破了,这才留下了这间隙。
  阳光透过那里直直地投射了进来,带着花的气息,又让我想起了多余的事情。

  「啊!你果然还在啊~」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出现。
  从那天之后,猫饭总是会来这里。
  起初是为了来找这只总是喜欢到这枕在我腿上睡觉的狸花猫,后来,他们仿佛变成了惯例一般每天都会来这里。

  「猫咪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纤细敏感得多,它们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愿意被人看到...」
  猫饭总是会自顾自地在外面和我说着关于猫饭的事情。
  也告诉了我在樱花林的另一边,遇到了一个在私塾养着猫咪的飨灵,那里还有一群作为学生的飨灵,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但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并不想和他们有所牵连,也不希望他们来打扰我等待消亡的平静生活。

  什么时候才能死去呢?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不知为何感觉有什么从头顶上飘落了下来。
  用手拾起那落在衣服上的宛若纸片一般的碎屑,我才意识到,这是樱花的花瓣。

  可是,这里明明已经被木板全都封死了,怎么会有樱花飘进来呢?

  「你的心情有变得好一点么?」
  渐渐传来的陌生女孩的声音。
  「我是樱饼,因为我听猫饭说你似乎有什么烦恼的样子,所以...」

  「这樱花...是你变的吗?」
  我没有等她说完,便声音幽幽地问道。

  「嗯,我希望花瓣雨可以让你的心情好起来。」
  那个自称是樱饼的飨灵如此说道。

  「谢谢...你...但...你不必为我做这些...」
  我苦笑道,若是御馆大人召唤出的是这般的飨灵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吧...
  「我是不被这个世界需要的存在,死了才好...」

  「活下去才行哦~你的御侍大人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她像是拚尽全力一般地对我如此说道。
  可惜我并没有值得让她这么努力地价值...



  毕竟,是我杀死了御馆大人啊...

所爱


  「喵—————」
  那只狸花猫又一次这么毫不在意地闯了进来。
  也不知道这次,在外面的猫饭还有现在也会和他一起过来的樱饼会在这里呆上多久。



  估算着大概的时间,那只猫果然准备离开。
  他又依次跳上了窗户,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的它并没有出去,却像是摔下来一般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不知为何,我的内心陡然一颤。

  一股熟悉的气息弥漫开来,我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冻结了起来。

  然而,那只猫并没能来到我的身边,就径直地倒在了地上。
  那时我才意识到,死亡的来临。

  「它们连自己的死亡都不愿意被人看到...」
  我的脑海中猛地想起了猫饭曾经说过的话,它难道是知道我的想法,所以才和我一起等死的吗?

  我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猫,猫咪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却显得如此的虚弱...
  那安静的感觉就如同那日倒在泥水中的御侍大人一般...
  冰冷的窒息感,恍然让我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这样死去。

  在这片熟悉的黑暗中,我仿佛又一次触碰到了御馆大人冰冷的体温。
  御馆大人曾经的笑脸和苍白的脸庞如同走马灯一般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啊—————」
  我抱着头,用尽全身力气地喊着。
  我从未如此痛哭过,就连御馆大人死的那个雨夜都没有。
  而现在我却像是被压垮了一般,将这么长时间的悲伤全部倾泻出来一般地哀嚎着...
  意想到,御馆大人在去世前,也曾因为我而受到了这样的折磨,那痛不欲生的感觉让我无比的煎熬。

  「你怎么了?!」
  总是跟着那只狸花猫一起过来的猫饭和樱饼在窗外不断呼喊着我。

  但很快,我的周围变成了死寂的黑暗,我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知道,这一定很痛苦。
  没事的,我会让你很快解脱的。
  与其承受着多余的痛苦,还不如现在就死去。

  突然不知为何周围有了星星点点的亮光,樱花淡淡地发着微光,飘落了下来。

  随后,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微弱的猫叫声。
  我回了回神,这才发现那黑暗中的一处微光。
  一只幼小的猫崽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而刚刚还趴在地上的那只狸花猫,突然就变得和以前一样,亲昵地舔舐着那只还不能好好走路的小猫。



  「为什么呢?」
  我对此觉得不可思议。
  是什么让刚刚还在濒死边缘的它又一次忍受着痛苦坚持下来的呢?

  不知何时,窗户上的木板已经被打破了。
  出现在我眼前是一个猫耳的黑发少年,和一个飘着樱花瓣的和服少女。

  「这是这个世界才存在的一种神奇的力量哦!」
  少女如此说着,粉色的和服也随着樱花飘动着。
  「虽然吾辈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曾有人告诉吾辈,这个世界的人们把它称之为爱。」
  猫饭挠了挠头,像是无法理解的样子,可语调却很平静。

  「爱...吗...」
  我不由地重复了这个词汇,不知为何,唇齿轻启着吐露这个词汇时的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睛滑落到了我的手上。

  浅薄的我无法理解这样的词汇,就连御馆大人也未曾告诉过我。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为此流下了泪水。

  「吾辈是猫饭。」
  「我是樱饼哦~」

  「我...水信玄饼...」



  即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相信吗?
  御馆大人是爱着我的,这种事情...

水信玄饼


  在这片樱花林的深处,有着一个小小的村庄。
  那是一个小到只有十几个人家的村子,呆久了就连人名都能全部记住。
  水信玄饼从被召唤出之后,他和御侍便一直都呆在这个村子里。

  水信玄饼的御侍是个很聪明的人,爽朗热情,乐于助人。
  大家都很依赖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温柔善良的男人。
  即便身为他的飨灵的水信玄饼一直都不怎么与村民们接触,村民们也总对他很和善。

  这个村子没有富庶的农田,没有丰富的物资,最多的便是这一道春季就漫天飞舞的樱花。
  为了日常的生计,水信玄饼的御侍努力地让这里的人们学会了各种与樱花相关的料理方式。
  在他御侍的带领下,这个村子渐渐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盐渍樱花,樱花酱,樱花饼...这些食物变成了这里的主要食物。
  也是他的御侍将这些食物做为商品,与樱花林另一端有着农田和资源的村子进行交易。
  在那之后,这个村子便繁荣了起来。

  虽然还是十几户的人家,但对于这个村子还说,拥有着飨灵和智慧的御侍是这个村子的支柱。
  人人称道的御侍每天都用他的笑容感染着村民们,村民们也相信着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这个男人。

  而水信玄饼却不在意这些,他只是觉得御侍是个很奇怪的人类。
  总是会为别人着想,但却从来没有考虑自己的事情。
  屋顶破了也好,窗子坏了也好,无论怎么劝说,御侍总是毫不在意地大笑着。
  「要事有多余的材料,还不如拿着去给其他的村民做些其他有用的玩意儿。」
  御侍总是这么说。
  即使后来的生活变得不再拮据,村民们也开始劝说御侍去重新翻新一下屋子,御侍也还是不为所动。
  最后,还是村民们用木板给这个屋子做了简单的修补。

  水信玄饼无法理解御侍的想法,除了喜欢樱花之外,他对自己的御侍一无所知。
  他本以为自己的御侍是为了这个村子才会这样一直外出,所以不喜欢与外界接触的自己才总是会被留在这个地方。
  虽然他并不讨厌这个地方,但也不想总是独自度过这样的生活。

  「御馆大人是不是也许并不需要我呢?」
  水信玄饼的心中不由得萌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总觉得有种被丢下了的感觉。

  怀着这种心情的水信玄饼在御侍归家的某天,问御侍为何不带着他一起。
  御侍依旧和往常一样大笑着,对他说道。
  「有你待在这里守护这个村子,我才能放心地离开啊。」

  从那以后,水信玄饼才终于察觉到了御侍给予他的意义。
  他开始学着融入村子的生活,虽然不善长动手的他总是会一不小心打翻或者破坏些什么,但是村子里的人们也并没有任何责备。

  发现自己并不擅长做家事的水信玄饼,后来找到了另一件只有他能做到的事情。
  那就是将最近偶尔会出现在村子附近的堕神清除掉。
  他觉得这样做的话,御侍从外面回来时,也不会遇到危险了。

  起初只是很小的堕神,时间一长,堕神的出现渐渐频繁起来。
  水信玄饼也变得忙碌,两人照面的时间变得更加短暂,甚至他都没有时间注意到,那个本来爽朗健硕的男人,正变得越来越虚弱。

  村子好不容易步入了正轨,御侍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
  这时,水信玄饼才发现眼前的御侍已经变得消瘦不堪,就连大笑也带着沉重的咳嗽声。

  但御侍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他告诉水信玄饼,在这片樱花林的外面有着一个更加繁荣的村庄,在这个村庄的更外面,还有着更多的世界。

  水信玄饼就这么看着御侍的夸夸其谈,以为这一切正向着美好的未来前行。



  可就是在那样的一个雨夜,堕神降临了。

  突然而来的巨大堕神,是连水信玄饼也未曾见过的。
  然而,那样突然出现的家伙却肆意地破坏着村庄,人们到处逃窜,毫无还手的余地。
  御侍和自己一直以来努力的一切,却如此轻易地被践踏了。

  水信玄饼从未觉得如此愤怒过,他想要杀死这个破坏了御侍守护着的村庄。
  他能杀死这个破坏了他平静生活的家伙,他是如此确信着的。

  于是,她用尽了全力想要对堕神发起攻击。

  可就在那时,他感受到了某种联系被切断了。
  那种感觉仿佛自己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一时间甚至让他无法动弹。

  堕神一下子就将水信玄饼挥开,水信不由自主地腾空向后仰去。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早已倒在地上的御侍。

  他的脑海中突然翻腾出了一些零星的片段。
  那时他才想起,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止出现了一次。
  那时他才明白,自己每次使用能力便是在夺走御侍的生命。

  堕神一边肆虐着,一边向樱花林的另一端走去。
  但此时的水信玄饼已经无法顾及这些,他努力地靠近已经死去而倒在地上的御侍。
  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直到雨停,都未曾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