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椰浆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烈夏恋歌
椰浆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椰浆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椰浆饭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椰浆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椰浆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椰浆饭头像.jpg 椰浆饭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伊濑茉莉也 / 苏婉
获取途径 探索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老爷猫.png
老爷猫
头像-狸猫.png
狸猫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菠萝汁.png菠萝汁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99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1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8 /
Hp icon.png 生命值 37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31 / 96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23 / 103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44 / 1514
背景故事
只要她喜欢你,就会为你做任何事情的少女。时常带着一副害羞的表情,平日里喜欢在海边晒太阳。当自己喜爱的人遇到外界的阻碍时,会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而将其清除殆尽。如果要阻止她的行动,来自喜欢的人的一个拥抱,会意外的有效。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椰子炸弹 椰浆饭拿出从自己家乡带回的椰子投向敌方,对敌方任意三个目标造成自身攻击力66%的伤害并附加20点伤害。
能量技
铁扇防御 椰浆饭的扇子原来是铁质的,使自身无敌一段时间,持续2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芒果布丁头像.jpg 芒果布丁
超级铁扇防御 椰浆饭的扇子原来是铁质的,恢复自身50点生命力,并使自身无敌一段时间,持续2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第一眼就好喜欢您~以后能一直,一直和您在一起嘛?
登录 呐呐~御侍大人不在的时候我将不干净的东西都打扫掉了哦~夸夸我嘛?!
冰场 咿呀~御侍大人专门来看我的对嘛?
技能 你们,都去死好不好呀?
升星 这样御侍大人是不是更喜欢我了呀?
疲劳中 我......没事......
恢复中 御侍大人,抱歉让您担心了,我没事的啦!
出击编队 御侍大人的阻碍,我会让他们统统消失的啦!
落败 我......竟然......
通知 御侍大人,饭好了哟~!
放置台词1 御侍大人,不理我,在和谁讲话?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
触碰台词1 呀~御侍大人真的是~
触碰台词2 不想看见讨厌的东西的话,让它消失就可以了吧?
触碰台词3 我呐,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御侍大人啊~所以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呀!
誓约台词 这一天真的来临了,像在做梦一样。御侍大人,这下我们真的这辈子都会一直在一起了......!!
亲密台词1 好想和御侍大人一起去海边,一起去看日出!
亲密台词2 事到如今依然注视着御侍大人的人,真是不可原谅!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出门的时候,心里也只能够想着我哦!
换装独白
烈夏恋歌 御侍大人~看着我吧!你的眼里心里永远~都只能有我哦~~

资料

食物 椰浆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东南亚
诞生年代 15~16世纪
性格 病娇
身高 152cm
关系 讨厌: 橙汁头像.jpg 橙汁 芒果布丁头像.jpg 芒果布丁
信条
不想看见讨厌的东西的话,让它消失就可以了吧?
简介
椰浆饭并如同名字那样清淡爽口,反而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热辣的口感,让你还来不及惊叹完她的美味,就已经深深地为她折服。

故事

幸福的生活


  御侍大人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想这一定是因为她拥有着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

  但是御侍大人有时候也会苦恼,在丈夫不在的时候会向我倾诉:

  「呐椰浆饭,为什么我和他结婚一年多了,我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呢? 」

  「没事的,迟早会有的啦~」

  我每次都耐心的安慰着她。

  御侍大人虽然因为孩子的事情时而会苦恼但是好在并不会影响到心情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的丈夫。

  那个稳重儒雅的男子,每次都会比我更好的安慰自己的妻子:

  「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所以现在先让我们好好地享受两人世界吧。」

  这就是所谓的恩爱夫妻吧,我每日看着他们沉浸在幸福中的笑容,不由得也心生向往。

  「如果也能有一个人如此爱我的话,就好了。」

  可是就在这个愿望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逐渐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的时候,

  我无意之间看到了那个体贴的男人,在御侍大人每日都会喝的水中放入了什么。

  那是什么?

虚假的爱情


  每一天,那个男人都会在同一时间往御侍大人的水杯中放入一颗白色的药丸,药丸在接触到水的瞬间就会被融化殆尽。

  我从未听御侍大人提起过她需要每日服药的事情,不由得心生疑惑。

  所以当那个男人再一次往杯中放入药丸的时候,我替换了杯中的水。

  就这样的行为每日重复着,一直到一个月后,我们的御侍大人兴奋地向我们宣布一个喜讯:

  「亲爱的,椰浆饭,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什么事情呀,能让你那么开心?」

  她的丈夫笑着问她。

  「看这个~」

  御侍大人将原本藏在身后的双手伸出,将一张报告单展开在我们眼前,用带着一丝害羞的语气开心的说道:

  「我......怀孕了!」

  在我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那棵白色药丸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下意识转过头去看那个男人的表情。

  那个一直挂在他脸上,温和儒雅的笑意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苍白如纸的面孔。

  啊,原来是这样。我看着他煞白的脸色,那个药的作用是什么一目了然。

  沉浸在喜悦中的御侍大人并没有注意到她丈夫异样的脸色,那个男人也在短站的震惊之后恢复了常态。

  我看着努力掩饰自己真正想法的那个男人,和被蒙在鼓中毫不知情的御侍大人,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厌恶感。

  「什么啊,这根本不是真正的爱吧?」

  我在心里嘟囔道。

背后的真相


  御侍大人的肚子渐渐隆起,她的丈夫不回家的次数却随之增加。

  「虽然他和我说是工作繁忙,可是一周里起码有四天外宿,也太频繁了吧?」

  一个人在家的御侍大人常常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喃喃自语。

  终于,在丈夫再一次外宿后,她开口对我说:

  「呐,椰浆饭,帮我去瞧一瞧他是不是真的在工作吧?」

  她故作轻松地说道:

  「我这可不是在怀疑他哦,是关心,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出了门。

  不过我并没有前往男人工作的场所,而是径直走向了御侍大人居住着的屋子的西面,因为我知道沿着这个方向往下走,就可以看到另一座屋子。

  那里面居住着那个男人的情人。

  早在御侍大人刚刚怀孕的时候,为了弄清男人的真意,我就已经跟踪他来过这里。

  现如今再一次看到那个男人在怀中拥着另一个女人,我思忖着该如何开口告诉御侍大人。

  因为那个男人,不仅仅是出轨了那么简单,他从一开始,和御侍大人的婚姻就是一个精心设计过的谎言。

  他利用了御侍大人爱一个人就全心全意的性格,为了她富有的家产而和她结婚,将自己真心喜欢的情人养在外面。

  这些都是我不久前站在他们的屋子外面,依稀听到的真相。

扭曲的爱意


  「呐,椰浆饭,你知道什么才是爱一个人吗?」

  御侍大人温柔的笑着说道:

  「爱一个人就是时时刻刻都想要和他在一起哦~」

  「是不允许别人来妨碍的哦~」

  说着这话的她笔直的注视着我的双眸,笑的灿烂。

  我看着躺在她的膝上,双目紧闭的她丈夫,以及在她身后头发散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情人,默不作声。

  「这下子,我们就真的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鲜血从御侍大人的身下流出,渗进了木地板的细缝中。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那棵曾经因为羡慕他们的生活而生长出的参天大树轰然倒塌。

  「如果你以后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不要像我这样啊......」

  御侍大人的声音在渐渐涣散,她不再看着我,而是弯下腰紧抱住自己的爱人。

  「一定......要在一开始......就紧紧抓住他......」

  最后一个音落下,御侍大人的呼吸也停止了。

椰浆饭


  召唤出椰浆饭的料理御侍,是沿海小镇上的富商的独生女。

  然而从小就受到自己父亲严厉的对待,缺少关爱的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要嫁给镇上一个除了性格温柔之外,就别无所长的男人。

  那时候的她觉得自己这是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爱情。

  婚后的生活起初幸福的让她飘飘然,但是这虚假的一切随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而随之破灭。

  怀孕后的她从自己的飨灵口中得知了,自己的丈夫是为了独吞家产才和她结的婚。

  以及一年多也没有怀孕,是因为那个男人每晚都往自己杯中放入避孕药所导致的。

  还好,还好,那时候刚听到消息的她并没有过多的愤怒与悲伤,仅仅只是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想着起码这里有着自己和他的骨肉。

  然而男人不回家的次数却越来越多,起初还能用他是在外辛苦工作的理由来自欺欺人,现在已经得知一切真相的她,每晚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辗转反侧。

  想着此时此刻的他和她正在做什么,是否是像曾经的他们一样的缠绵。

  于是终于有一天,她决定自己亲手来了结这一切。

  她趁着他们熟睡的时候,潜入他们的房内,将睡梦中的两人带向了地狱。

  而她自己,也因此动了胎气大出血,一起死在了那间屋子之中。

  当感受到契约力的波动而赶来的椰浆饭,所目睹的只有自己的御侍大人最后咽气的那几分钟。

  在椰浆饭心中曾经至高无上的爱情变得支离破碎,她对于爱情的理解发生了非常人的扭曲。

  「爱情是不牢靠的东西,要想要完全拥有对方,只能用尽一切手段将其捆绑在自己身边。」

  她在心中下了定义。

  并在今后的日子里将其付诸于了行动。

  但是她到底是因为对爱还有着憧憬,还是因为心中总是有个声音在说着:「是自己亲手将御侍大人逼入了绝境」,让她愧疚难安,才总是将自身置之于危险之中,

  这恐怕,连她自己都无法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