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梅子茶泡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梅子茶泡饭初始皮肤.jpg

画师:

梅子茶泡饭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子茶泡饭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子茶泡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梅子茶泡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梅子茶泡饭头像.jpg 梅子茶泡饭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川澄绫子 / 翁媛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青伞.png
青伞
头像-般若.png
般若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白灼生菜.png白灼生菜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3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0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 /
Hp icon.png 生命值 26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35 / 1257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854 / 379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48 / 968
背景故事
笑眯眯的样子总给人一种脾气很好,很温柔的感觉,但其实内心有些小调皮,经常会笑眯眯的恶作剧。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茶碗 梅子茶泡饭从空中掷下梅子,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0点额外伤害。
能量技
变大的梅子们 梅子茶泡饭将两个巨大的梅子扔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44点额外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乌冬面头像.jpg 乌冬面
超级变大的梅子们 梅子茶泡饭将两个巨大的梅子扔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72点额外伤害。

餐厅技能

强身健体 (1级)飨食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整理达人 (1级)餐厅橱窗出售食物数量上限提高10个。(适用职业:主管、厨师)【2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啊啦~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了呢,肚子是不是饿了?那就让我来为您下厨吧~
登录 啊,御侍大人~!您回来的正好,可以帮我看下锅吗?
冰场 御侍大人要不要也来休息一下,放心啦,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技能 惩罚来了哟,嘿~呀!
升星 真是漂亮~真是漂亮~
疲劳中 看来我需要好好的泡个澡了呢。
恢复中 啊~被温暖包围的感觉真舒服呀~
出击编队 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落败 怎么可以……这样……
通知 御侍大人,开饭了哟~
放置台词1 稍微有点闲呢,要是御侍大人也在的话就好了~
放置台词2 要想想~怎么样才好玩呢?
触碰台词1 仅仅是陪伴在旁边就让人安心啊~~嗯?哎呀呀,我说的是梅子哦~
触碰台词2 青春真好啊~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是回忆了吗?诶?现在的我?这个嘛,御侍大人自己觉得呢?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不要敲碗哦~
誓约台词 啊啦嘛~没想到御侍大人您……不,我很感动喔,能有一个归宿,真是太好了。
亲密台词1 出门请小心~啊,我会准备好晚饭等您回来的~好好期待吧~
亲密台词2 欢迎回来~抱一下会不会觉得没那么累了~不过,这根头发好像不是我的呢……开玩笑的啦~啊啦~紧张起来了?
亲密台词3 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哦,我去准备替换的衣服,你先进去吧。

资料

食物 梅子茶泡饭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腹黑
身高 170cm
关系 喜欢: 寿喜锅头像.jpg 寿喜锅
信条
仅仅是陪伴在旁边就让人安心啊~~嗯?哎呀呀,我说的是梅子哦。
简介
梅子茶泡饭的酸甜点缀了生活中最常见的主食,很好地刺激了食欲,而快速吃下之后,总会让人在回味这美妙滋味的同时还感到意犹未尽。

故事

眼泪


  我不喜欢眼泪。
  我希望身边的人一直都能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但是,更多的时候,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的。

  我的御侍是个视财如命的家伙。
  金钱,于他而言高过一切。
  所以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他非常得高兴。
  因为在飨灵还十分稀少的时代,能够打败堕神的飨灵的御侍总是能获得不菲的赏金。

  我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御侍他还十分地体贴。
  他为我安排了最好的房间,柔软的床垫以及宽敞明亮的日照。
  那时的他总是搓着手,小心翼翼地问我还缺些什么,是不是能习惯现在的环境。

  而我也天真地以为,他是真心地关心着我。

  然而,在发现我并不是个擅长战斗的飨灵之后,这曾经的一切都化为泡影。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时不时还会爬过一两只害虫。
  破破烂烂的床垫、冰凉的食物,以及,眼含蔑视的神情。

  「算了,就算是不够强的飨灵,也可以打败些小一些的堕神的吧。劳者多得多劳多得,若是你不能打败堕神的话,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于是,每天接连不断的悬赏,我不断超负荷地和那些凶恶的堕神缠斗在一起。身上的伤还未恢复时,便再一次被他送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只有每天打败堕神,拿到他最喜欢的赏金后,我才能回到那个阴暗潮湿的屋子里,好好地喘上一口气。

  每次躺在草席上,我都不止一次地怀疑。
  这里,真的是我的归宿吗?

  和我一起住在这个屋子里的,还有御侍宅邸中的一个女仆从。
  她的力气不够大,做不了重活,还有些笨手笨脚的,对于御侍来说,她和我一样,是个没什么用的家伙。
  她是个胆子很小的家伙,我身上堕神带来的狰狞伤口时常会将她吓哭。
  她会跪在我的身边,一边哭泣着一边帮我用清水清理伤口。

  「我都还没哭,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我抬起手,用拇指轻轻抹去了她的眼泪,有些无奈地笑了。

  「你哭的鼻涕都滴到我的身上了哦。」
  「啊——!不好意思!诶......」

  我看着她手忙脚乱地抹着自己干干净净的鼻子,忍不住笑了。
  然而这一笑牵到了伤口,疼痛让我忍不住捂住了伤口的位置。

  而这个有些呆愣的家伙也总算反应过来,她有些恼怒地鼓起了腮帮子,瘪着嘴用手擦了擦哭花了的脸。

  「梅子茶泡饭!你又逗我!」
  「好啦好啦,这不是看你哭哭啼啼的么,我还是喜欢你笑着的样子啊。看你哭得那么伤心,我的伤口都好得慢了。嘶——」
  「你没事吧!——让你还笑!扯到伤口了吧!快躺下。我帮你去换一次纱布。」

  我看着她急匆匆跑出去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真是个笨蛋啊。

梅子


  「梅子茶泡饭,你为什么叫梅子茶泡饭啊?」
  「......诶,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被召唤出来之后,脑海里就有这个名子了。你呢?一起住了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他们一直用"喂"、"你"、"那个"、"废物"之类的叫我,梅子茶泡饭!你给我想个名字吧!」
  「唔......可我并不会起名字啊......」
  「那我就叫梅子吧!」
  「啊?」
  「这样你就是给我名字的人啦!梅子茶泡饭!你好!我叫梅子!嘻嘻,梅子,好好听啊。」
  「就这么定下了吗?」
  「当然啦!梅子比废物之类的好听多了!」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啊。」
  「是啊!因为梅子茶泡饭你是我第一个朋友啊!这样听起来,我是不是很像你妹妹啊!」
  「妹妹吗......我的妹妹原来那么笨么,姐姐我很伤心哦。」
  「喂!」
  「噗,好啦好啦。」

  我躺在她的腿上,看着她因为一个小小的名字就眉开眼笑,忍不住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微笑。

  你也是我第一个朋友啊......梅子......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有些破败的门忽然被打开。
  御侍带着几个打手站在了门口,冷眼看着靠在她怀中的我。

  「废物果然就喜欢和自己的同类聚集在一起啊。呵,走了,城郊又有堕神了,这次的赏金很多。我们可不能被别人抢先了。」

  我身后的梅子忽然站了起来。
  胆小的她在看见那些打手时,身体就已经不住地发抖,但她还是张开了双手挡在了我的面前。

  「梅子茶泡饭她不可以再去了!她的伤,她的伤都还没好!」

  我支撑着破败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起,轻轻地拍了拍还在颤抖的梅子。

  「没关系,我去。」

  在梅子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我跟随御侍他们走出了房间。
  一直到走出了梅子所在的院子,我抬头看向了身边的御侍。

  「你们会遵守承诺的吧。」

  「呵,没想到还有人会那么看重那个废物。放心吧,如果你能连她的那份钱一起赚了的话,我不会为难她的。」

  「好。」

  我站在明显和以往那些堕神不同等级的庞大怪物面前,它挥舞触手肆意地攻击着我。
  所剩无几的灵力一点一点地被榨取出来,尚未恢复的伤口也开始渗血。
  身体被触手以巨大的力道打飞了出去,一阵眩晕袭来,几乎要吞噬意识。

  「不好了!!!堕神狂暴化了!快走!」

  我倒在地上,视线里是他们不断远去的背影,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梅...子,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个因为过于担心而偷偷跟来的家伙虽然害怕,但还是向我跑来。
  她用瘦弱的身体将我抱起,拖着我一点一点地逃跑。

  但是这样的速度,并不足以我们逃出魔掌。

  「啊————!!!!」

  意识的最后,是堕神嘶吼着,不甘地倒下,以及梅子泪流满面的焦急神情。

  笨蛋,都说了我喜欢看你笑。

逃离


  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梅子趴在我的床边,眼底满满都是青黑。

  我轻轻地将身上我们唯一可以用来保暖的被子盖到了她的身上,平时睡觉都睡得死沉的她却忽然清醒了过来。

  「梅子茶泡饭!你醒了!你醒了!!呜......太好了,你醒了......你不知道,你昏过去的时候,身上冒出了黑气,快吓死我了............」

  她絮絮叨叨的声音让我不由得有些走神。虽然刚刚清醒过来,但我还是有少许昏迷期间的记忆。

  深邃的黑暗不断牵扯着我,让我下沉。
  四只仿佛陷入泥潭一般沉重。
  曾经有一瞬间,我想就这么沉沦下去。

  但是,一声声焦急的呼唤从远处传来。
  仿佛黑暗中的一束光束,让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泥潭中挣脱出来,重新回到光明之中。

  我将还在一边哭着念叨的她拥了过来,双手有些颤抖地将她勒紧在怀里。

  「诶!怎......怎么了!是哪里还痛吗!」
  「梅子,我们离开这里吧......」
  「诶......诶诶?!怎么、怎么忽然——!被抓到是会被打死的!而且......而且我们去哪里啊......」
  「去哪里都可以,我会保护你的,你害怕吗?」
  「不怕!和你一起去哪里我都不怕!」

  曾经的我,天真地以为有梅子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但是,我看着梅子脸上的泪痕知道。
  这里不是她的归宿。
  更不是我的。

  那时的我们,都没有注意到门后那个忽然离开的黑影。

  「别让她们跑了!!!」
  「快追上她们!!!」

  我拉着梅子一路逃出了宅邸,但当我们刚刚来到郊外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的声音。

  梅子惊慌地看着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明明一切应该很顺利的......

  「梅子,你先走,我引开他们。」
  「......不......不要!」
  「听我的,你先走!快走,我跑得比你快,去我们说好的地方等我!」
  「不......不可以......我不要......」
  「听我的!」

  终于,那个笨笨的女孩儿被我赶开。我看了一眼身后的追兵,跑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重伤未愈的我很快就被那群打手围上,我看了远处的那个方向,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呜哇——————!!!!堕神!!!她把堕神带过来了!!!!」

  将我层层包围的打手们忽然混乱了起来,而那个让我眼熟的身影身后,跟着一个令我胆战心惊的存在。

  「梅子茶泡饭!!我来救你了!!!」

  看着她身后追着她不放的堕神,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忍耐了许久还是将心里那不合时宜的话咽了下去。

  你到底是来救我的还是来害我的......我的笨蛋妹妹啊......
  不过,谢谢你冒着危险,回来救我......

  堕神在看到了其他人之后,很快就将自己的视线移向了那群明显更具吸引力的食物,但是作为飨灵的我,也并没有逃过它的视线。

  其他的打手们或是逃跑或是重伤倒地之后,堕神幽深的眼眸便不含任何感情地移向了我。

  将梅子护在了身后,我看了一眼身后紧紧抓着我衣角的梅子。

  我知道,只要这次赢了,我们就自由了。
  我们就可以去寻找那个被称作为家的归宿所在的地方。

红叶小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下的床褥已经不是之前那些潮湿发霉的草席,而是柔软舒适,还带着些阳光味道的柔软被子。

  一个穿着一深华贵和服的男子站在了我的床边,他手中的折扇一开一合,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远方,像是在走神。

  我坐起身的动静将他的思绪扯了回来,还没等我问出什么,他率先开了口。

  「我是寿喜锅,是我捡了你们。」
  「捡了......我们?」
  「是啊,要不是我到得及时,你们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那个人类对你可真好啊,她一直背着你走,累得脚都站不起来都不肯放开你呢。」
  「......梅子在哪里!」

  还未等男子回答,和室的纸门便被拉开,换上了一身侍者衣服的梅子一脸兴奋地扑进了我怀里。

  「梅子茶泡饭......呜呜呜......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醒了吗......话说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
  「我......我......」

  看着梅子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能说出什么,在一旁的男人忍不住叹了口气走上了一步。

  「还是我来说吧。我救了你们,还供你治伤,把我们红叶小馆最好的屋子都借给你住了。所以,作为报答,让你们给我当服务生,不过分吧?」
  「我......我们?我和梅子?」
  「是啊,梅子已经同意了呢。既然你醒了,再休息几天,也该开始工作了。」

  我将视线转向了涨得满脸通红的梅子,无奈地牵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身边。

  「你在担心什么?」
  「我......我怕你不愿意......」
  「只要和梅子待在一起,没什么不愿意的。老板,麻烦给我一套和梅子一样的衣服。」
  「好~不用叫我老板,叫我寿喜锅就可以了。」
  「好的老板,知道了老板。」
  「唔!」
  「噗嗤。」

  我们就这样在红叶小馆住下。
  红叶小馆建在一片枫树林边。

  每当秋天到来的时候,便能看到绝美的一片红色的枫叶海。
  建在其中的一座小小温泉旅馆,迎来送往着各种各样的客人。
  我和梅子便成为了红叶小馆最初的服务生,梅子虽然笨手笨脚了一些,但天真可爱的个性却深得客人们的喜爱。

  而我也找到了我擅长的工作。
  比起击杀堕神,显然我更擅长经营。
  我能将这个旅馆打理得井井有条,也能做出可口的饭菜,让客人们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而红叶小馆,也渐渐从一个工作地点,变成了家。
  红叶小馆里的人越来越多,我看着梅子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也许,就是一直以来我在寻求的归宿吧。

梅子茶泡饭


  梅子茶泡饭并不是个幸运的飨灵,并不幸运的她遇到了一个不合格的御侍。

  她的御侍将金钱视作一切。

  于是,可以通过击杀堕神获得赏金的她,变成了他眼里的一种工具。

  然而她也是幸运的。
  在不幸的生活中,她遇到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救赎的存在。

  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女孩儿,会替她的疼痛哭泣,也会为了她挺身而出。
  她的笑容,是梅子茶泡饭在那段灰暗的生活中,最大的精神支柱。

  为了不让她再做那些无法负担的重活,梅子茶泡饭答应了御侍的条件,负担着超过她能力极限的清剿工作。

  终于,有一天,梅子茶泡饭因为过大的负担而倒下。
  几近堕化的她,在这个给自己取名为梅子的女孩儿的呼唤下,坚持了下来。
  喜极而泣的她们决定离开这个带来了无数伤痛的地方。

  但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逃离的计划被一个仆从听到。
  毫无疑问,御侍他已经尝到过梅子茶泡饭带来的甜头,他是绝不会放她们离开这里的。

  但在女孩儿豁出命的引诱下,以往会带来伤痛的堕神成为了她们逃离的机会。
  梅子茶泡饭在战斗后昏厥过去,而那个被她保护着的女孩儿也不曾放弃过她。

  她背着梅子茶泡饭,一步一步地走向她们的自由。
  但是就在即将到达下一个城池的时候,她遇到了堕神的袭击。
  这一次,梅子茶泡饭并没有来得急醒过来。

  这时候,一个穿着华丽和服的男人仿佛天神一般挡在了她们的身前,将堕神击退。

  男人帮助女孩儿将梅子茶泡饭带回了他自己的旅店,那是个建在枫叶林旁的小小旅馆。她们可以睡在女孩儿从未享受过的柔软床垫上,吃着温热散发着香气的饭菜。

  梅子茶泡饭在红叶小馆渐渐恢复了身体,女孩儿为了报答他的收留,答应了那个男人成为他的旅店服务生的要求。
  毕竟,她除了打扫卫生,什么都不会了。

  唯一让她稍稍有些担忧的,便是那个男人要求梅子茶泡饭也一并成为服务生的要求。

  好在,梅子茶泡饭醒来之后,并没有因为这个要求而感到不满。

  在她看见梅子茶泡饭做完美味的料理之后,展露出的笑容,这个叫做梅子的女孩儿总算放心了下来。

  她们,总算有一个家了不是吗。

  在漫长的岁月中,梅子在旅馆里认识了一个常来的客人,客人被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所逗乐。
  那是个很温柔的人。
  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她喜欢上了那个客人。

  梅子茶泡饭温和地听着她诉说着自己的爱情,带着笑容,将她送上了梅子所爱之人的马车。


  寿喜锅曾经问过她,为何不和梅子诉说她的不舍。

  「和你一样不是么?」
  梅子茶泡饭看着蔚蓝的天空,扬起了一抹柔软的笑容。
  「飨灵的时间是无限的,但是人类却不是。她的人生虽然并不漫长,但我希望能足够美好,她可以拥有所有她该拥有的一切,丈夫、孩子、亲情、友情、爱情。」

  梅子的婚礼十分盛大,男人用了自己的全力给了她最好的一场婚礼。
  于她而言,这是个绝不会后悔托付终身的良人。

  梅子茶泡饭以姐姐的身份出席了她的婚礼,将她的手交到了那个男人的手中。

  被称作梅子的女孩泣不成声,她紧紧地抓着这个带给她一切的飨灵不愿松手。

  「别哭啊,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喜欢看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