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果冻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假日警长
果冻初始皮肤.jpg

画师:

果冻满星皮肤.jpg

画师:

果冻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果冻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果冻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果冻头像.jpg 果冻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中配) 悠木碧 / 苏婉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夜雀.png
夜雀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烤玉米.png烤玉米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828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Hp icon.png 生命值 202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94 / 135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190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706 / 2265
背景故事
五彩缤纷的小萝莉,元气满满的样子和甜美的歌声让人爱不释手,满满的正能量感染着身边的人,所以拥有着很高的人气。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酸甜啫喱 果冻用Q弹的啫喱治愈大家的心灵,对友方当前生命值百分比最低的单位回复60点生命力。
能量技
偶像能力 果冻元气的笑容配上甜美的歌声,恢复友方全体30点生命值,同时使敌方全体的增益效果清空。

餐厅技能

料理达人强身健体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讨人喜欢 (1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4%金币。(适用职业:主管)【1星开启】
料理达人 (1级)飨灵在厨房中制作食物时,制作时间降低5%。(适用职业:厨师)【3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咚咚~!初见早安,大家的果冻哟~果冻会用软软甜甜的歌声来守护大家的笑容的~!
登录 果冻等待好久了,终于见面了。
冰场 hi~果冻在这里,御侍大人~很高兴见到你呢!
技能 果冻的歌声~会守护大家~
升星 应援的热情,果冻好感动,谢谢大家的支持,果冻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疲劳中 唱的有些久了,果冻要休息一下,请大家不要讨厌果冻哦
恢复中 每次看到大家的应援,果冻的心里就会充满着力量
出击编队 fighting!果冻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
落败 额,果冻感觉身体没有力量了。
通知 请大家品尝,御侍大人爱的料理哦~
放置台词1 啦啦啦~每天要刻苦练习才能给大家带来更好听的歌声~大家要一直一直的喜欢果冻哦
放置台词2 果冻最喜欢陪伴大家了,大家是果冻力量的源泉哦。
触碰台词1 果冻很努力的将歌声变得更好听哦。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想听果冻唱歌吗?这是特别服务哦~
触碰台词3 咿!!御侍大人真是的,果冻是大家的啦,不可以这样的~
誓约台词 哇,想想好害羞呢,果冻,果冻以后就只唱歌给御侍大人听。
亲密台词1 果冻好喜欢和御侍大人在一起呢,晚上尝尝果冻的手艺吧。
亲密台词2 哎呀,先不要看了,这是果冻的心意了,还没有做好,等我一下嘛。
亲密台词3 果冻已经把屋子收拾好了哦,御侍大人可不可以给果冻一个奖励呢?
换装独白
假日警长 在这人山人海的旅游旺季,就让果冻用笑容来赶走你的烦闷吧。

资料

食物 果冻
类型 零食
发源地 不详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热情
身高 147cm
关系 喜欢: 布丁头像.jpg 布丁 蛋包饭头像.jpg 蛋包饭
信条
果冻最喜欢陪伴大家了,大家是果冻力量的源泉哦。
简介
甜美的果冻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百变偶像,颜色各异,形状百变,口味虽会有不同但完全不影响果冻Q弹甜美的味道,这也是果冻如此受人欢迎的原因吧!

故事

回忆中的信件


  金色的沙滩,碧海蓝天。

  阳光正好落在这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迎面吹来凉风。

  看着这样的天气心情也会变好,仿佛让我觉得一出门就能遇到他。

  难得的休息日,自从出道成为偶像之后,这样平静的时光倒是很久没有了。

  沿着海浪的边缘走着,时不时被海浪浸湿的双脚一步一步地像前方延伸着。

  身后是一对对刚刚踏过的足迹,很快又会被海浪所淹没。

  突然,脚被一股冰冷的硬物撞击着。

  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绑着黄色丝带的漂流瓶。

  透明的漂流瓶里出来藏着阳光的色彩和一个有些泛黄的信纸之外再无其它。

  不知道是带着谁的愿望寄给远方某人的漂流瓶,我只能希望它能漂到许下愿望的人所希望 的地方吧。

  漂流瓶重新被放回了大海,只是恍然间,被阳光照耀着的大海有些耀眼。

  「你在想什么呢? 」

  这个淡漠而又温柔的声音,我是再熟悉不过的。

  心里想着真的遇到了他啊,但是转身去见他时候,我总是会满面笑容地说着:

  「嘻嘻~我就知道今天能遇见你呢! 」

  「嗯,今天怎么没有好好休息?明天开始的行程已经排好了。」

  布丁推了推他的墨镜,一本正经地打开了一直都揣在上衣内袋里的小本子,开始说起了往后一周的行程。

  「那个人的信呢? 寄来了吗? 」
  身为偶像的活动固然重要,可是,唯独这件事让我一直都放心不下。

  「没有。」

  问了布丁那么多次,等来的回答一直都是相同的。

  「是..吗..都这么久了,看来她一定已经在幸福地生活了吧。」

  「嗯,是啊。」

  布丁若有似无地微笑着,那是我最喜欢的表情。

  事情最初大概是要从几年前说起。

  那时的我刚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地下偶像成为少女偶像出道,幸运的是大家都非常喜欢我的歌声,这让我非常高兴。

  我习惯了渐渐忙碌的日常,习惯了布丁为我制定的日程计划,因为我一直坚信着只要能为大家带去笑容,自己就能一直在舞台上唱着歌。

  「累了吗? 」

  布丁拿着泡好的茶递给了刚结束了粉丝见面会的我。

  「嗯!完全不会觉得累哦!看到了大家的笑容之后,果冻又元气满满的哦!」

  我笑颊粲然地说着。

  每当我这么说着时,布丁他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双眉顰蹙着,这是我能从他被墨镜遮住的脸上唯一所能读懂的情绪。

  「我是你的经纪人,一切都会为你考虑,所以,不要逞强。」

  「嗯嗯!没问题的!大家的笑容就是果冻的力量源泉。」

  我听到了布丁微微轻叹着的声音,之后他便将手里拎着的大袋子。

  「这是粉丝们送给你的礼物。」

  「嗯嗯,像往常一样捐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吧!

  下次果冻会唱更多好听的歌给送礼物的人们。」

  以前我还是地下偶像时,会和布丁一起去旧街道里的一家孤儿院。

  我经常会去那里给孩子们唱歌,现在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常去,但还是希望给那里的孩子带去些什么。

  布丁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绿色的信封。

  「这个我想是不用交到孤儿院的。」

  布丁说完,便又出去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那封静静躺在桌面上的信。

匿名信件


  那是一封看上去有些粗糙的信,就连信封也像是亲手用纸折成的。

  信封的正面写着我的名字,歪歪扭扭的,就像是孩子般稚嫩认真的字。

  我想知道在人类眼中的自己是怎样的存在。

  这大概就是我好奇这封信中到底想要对我传达些什么的原因。

  我小心翼翼的说打开了信封,里面有着两张纸。

  一张是普通的黄绿色的信纸,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写。

  另一张是不知道从哪撕下来的一张碎纸,上面只写着一个陌生的地址。

  是那个人的住址吗?

  我不禁这么想着。

  最近总是时不时地看着这封信发呆,我却始终不明白这封信的含义。

  「是想让给她写信吧。」

  布丁悄无声息地从我背后走近,我一下子又慌了神,但也许只是我想的太入神没注意而已。

  「写信?让果冻我来写吗?」

  我一时之间竟然也没办法理解布丁在说些什么。

  「可那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啊,果冻不是很明白人类的想法,应该写些什么给她呢?」

  「她对于你来说,跟你在舞台上看到的观众一样都是,不是啊?」

  「初次…见面?」

  那时的我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嗯嗯!果冻明白了!谢谢你,布丁!」

  就在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提起了笔,看着那张黄绿色的信纸,虽然试着想了很多当偶像时和粉丝们说的话,但是,却始终没办法下定决心写下来。

  于是,我放下了那张信纸,而是用了一张新的纸,在上面写下了:

  「我是果冻,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第一次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我不知道收到这封信的那个人能感受到我对她的期待吗?

  甚至我也不知道她看到我的信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作为偶像的我,一直都是在舞台上看到人们对自己的笑容。

  现在只能通过书信的方式,反而让我有些没来由的紧张。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把信交给了布丁。

  没过两天,我又收到了来信。

  信中写着她的名字叫做蕾希。

  自从蕾希第一次听到我的歌声后,就一直都非常喜欢听我唱的歌。

  她说我的歌声给她带来了希望和鼓舞。

  她说那是她一直以来都能听到的幸福的声音。

  只是短短几行字,却让我欣喜得想欢呼雀跃。

  这连书信格式和署名都没有的几行字,就像是人们随意传递的小纸条一样,不经意间就到达了我的内心。

  如同被一股莫名真实的亲近感拉近了心的距离一样,我从不知道和别人写信是一件如此让人高兴的事情。

  自从我的御侍大人去世后,就连和其他人好好交谈的时光也好像很久没有过了。

  于是,这次的我很快地写好了回信,和上次一样交给了布丁。

  「发生了什么好事了吗?」

  「嗯!嘿嘿…那个给果冻写信的女孩说喜欢听果冻唱歌哦~」

  「嗯,我也喜欢。」

  布丁平静地说着。

  「唔…」

  没来由地脸上有些发烫,我知道,现在心底漾起的那些小小欢喜,都是关于眼前这个人的。


一个人的小岛


  仿佛是因为蕾希的来信,我的内心有了新的期盼。

  基本上每隔两天就能收到她的来信,聊的话题也慢慢变得日常。

  自己时常会有些错觉,明明是刚刚才认识不久的人,却感觉她很熟悉。

  如同女孩之间的深夜私语,我和蕾希交换着自己的心事。

  我常常会和蕾希抱怨,布丁总是把日程挂在嘴上,既不让我去孤儿院见孩子们,也不让我像之前一样随意就回应台下观众的「安可」。

  蕾希却说布丁是个可靠的人,只是有些可爱的笨拙吧。

  我当然也知道布丁很可靠,但是笨拙这个词总觉得和布丁格格不入。

  从认识布丁到现在他成为了我的经纪人,我从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不会的事情,每天都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硬要说的话,大概也就是不会笑了吧。

  我没有见过蕾希,面对着这样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时,却能说出很多平时没能说出口的事情。

  大概蕾希也是因为如此,才总会告诉我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她第一次遇到了她第一个朋友约珥发生的事情,和后来约珥突然消失了的事,以及数年之后她和「约珥」重逢的事。

  就像是为了记住一些什么似的,蕾希的信中关于约珥的事情总是写得特别仔细。

  和冷漠理智的布丁不同,「约珥」是一个吵闹而又温柔的笨蛋。

  这是蕾希对于「约珥」的形容。

  即使是我也明白,蕾希她是喜欢着约珥的吧。

  毕竟她这么幸福地在说着这些话啊。

  「你在傻笑些什么?」

  布丁的声音总是淡淡地出现。

  「才没有傻笑啊!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看着这样的我的布丁脸上出现了若有似无的笑容。

  「别发呆,准备一下,要出门了。」

  「好!」

  我倏地站起了身,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止不住。

  直到那天,我收到了蕾希送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你以前说过,能共同微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所以我试着想象了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个人去远方的小岛,

  想去没有国家,没有城镇的小岛,

  想去没有堕神,没有战争的小岛,

  在那里没有喧嚣,没有烦恼。

  我可以在脑海中不断想起我唯一能听到的你的歌声,

  然后在小岛上回忆着我仅剩下来的有关于过去的事情,

  那样的话一定可以像你说的那样微笑了吧。」


  她是这么说的,

  又是我无法理解的话语。


被歌颂的未来


  「布丁,你说蕾希想去的小岛在哪呢?」

  我托着脸,一脸认真地问着在写着日程笔记的布丁。


  「大概在很远的地方。」

  「布丁,你知道在哪吗?果冻很好奇,你告诉果冻好不好?」


  「你还是别想太多,好好休息,一会儿还有应付那些媒体。」

  说着布丁合上了他的笔记本,起身往外走去。


  「唔……」

  布丁总是这样,拿着这些借口,把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搪塞过去。


  「如果不想后悔的话,让他来听你唱歌吧。那也许是对她来说最好的礼物。」


  「嗯。」

  我被突然又返回来的布丁吓住了,下意识地回应着。

  「后……后悔?果冻我吗?」



  那天的夜晚不知为什么比以往的都要漫长。


  我拿出了那张当初被深压在抽屉里的黄绿色信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的关系,纸面上有一些泛黄的印记。

  一晃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也许是因为我是飨灵的缘故,我对时间的流逝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


  「果冻也希望能看到没有堕神侵扰,和平幸福的世界。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小岛是什么样的地方,

  但是,你愿意来听果冻我的演唱会吗?

  我想给你看我所能描绘给大家的美好的未来。

  」


  我如此这般的写着,满怀着想告诉她我所期盼着的未来的心情。


  将信纸与三天后的演唱会门票夹在一起放在了信封里,和以往一样交给了布丁。

  然而,蕾希并没有回信。



  三天转眼就过去了。


  人声鼎沸的舞台下,人群簇拥着。


  我偷偷地从幕布中往下看去,但是那时的我才意识到,我并不知道蕾希的模样。


  虽然我试想过,蕾希她一定是一个笑容灿烂,甜美可爱的女孩。

  可我依旧无法靠自己的想象找到她。


  观众席那边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我再也无法看清人们的脸。

  紧接着的是灯光璀璨的舞台,那是即将属于我的世界。


  像往常一样,又和平时不同的心情。


  「大家都还好吗?我是大家的果冻哟~今天果冻也会用软软甜甜的歌声来守护大家的笑容的~!」


  台下的观众欢呼着,音乐声随之响了起来。


  「蕾希,你能听到吗?

  果冻想向你倾诉的未来,那是大家都能一直一起欢笑的地方。

  所以,不要一个人去那么寂寞的小岛,

  大家一起在这个世界幸福生活下去吧~」


  没有灯光的舞台下,只有黄色和绿色的荧光棒随着音乐的律动有节奏的摇动着,如同洒满了星光的海浪一般。


  莫名地我想起了那个似乎很遥远的记忆。

  夜空中满月洒下的月光,洒在那片幽静的树林里。

  在那里,两个瘦小的身影,残留风摩擦着树叶的沙沙声,熟悉的歌声。


  咦?那是果冻我的歌声?


  演唱会没有任何意外地顺利结束了。

  到最后,我都没有见到蕾希。


  可是,我的眼眶似乎被汗浸湿了。


果冻


  繁华的都市,落寞的小镇,等到了黑夜降临之时,都会变成同样安静的世界。

  果冻独自一个人在路上走着。
  这是她的御侍大人离世后,她第一个来到的地方。

  身为飨灵的果冻并不能一直长久地待在同一个地方,有着比人类更长的时间的她选择了不断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

  原因只是因为喜欢人类的她想和人们一起生活下去,就像当初和御侍大人一样。



  古老的建筑仿佛已经不再有人居住一样,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居然会有街道。
  仔细一想,是这条街道被树木给覆盖了啊。
  果冻这么想着,突然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果冻像是发现了新的世界一样,在这条街道上探寻着。

  顺着月光的指引,果冻来到了一个离旧街道略有些距离的空地。
  空地四周虽然也围满了树,但只要从枝叶的缝隙中就能看到,那轮在空中的月亮。

  果冻很喜欢这里,安宁而又美丽。
  恍若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舞台,果冻那时有了一种很想唱歌的心情。
  月光就像聚光灯一样,通过枝叶间的缝隙照在果冻的身上。

  从那时开始,果冻就会经常选择夜深人静的夜晚,在那属于她的秘密之地唱着歌。



  那天晚上也是,果冻如同往常一样来到了这里。
  只是和往常不同的是在那本来空空如也的草地上,坐着两个小孩子。

  两个孩子好像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果冻对此很吃惊,但又不能放着两个孩子不管。
  「小朋友,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这里啊?爸爸妈妈会担心的哦~」

  「没,有,的。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
  那个棕发蓝眸的女孩子这么说道。

  那个孩子的话语虽然有些别扭,但是果冻还是能明白她在说些什么的。
  与之相反的是她旁边的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果冻,一语不发。

  突然,那个小女孩拉住了果冻的衣角,问道:
  「姐姐,你一直,都在这里,唱歌吧?」

  「嗯,是啊!」
  果冻笑着回答道。

  「果然,是你呢!」
  女孩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天空的星星都仿佛映在了她蔚蓝的瞳孔里。
  女孩转过头,握着身边的男孩的手,好似安慰地说道:
  「约珥,你看,我说,能见到,天使,没错吧。」

  男孩对着女孩腼腆地笑着,点了点头。

  「我,可以听到,你的声音哦~我,听得清,你的歌声哦~」
  女孩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连那轻轻柔柔的声音都变得沙哑。
  「这是天使的魔法吗?那可不可以让约珥发出声音呢?」

  果冻一下子就愣住了。
  「呃... ... 不是的哦。」

  女孩眼中的星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修女大人,告诉我,神太忙了,没空听我们的祷告。
  所以神会派天使来救赎我们。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到我能听清声音的那天。」

  「那些事情,果冻可做不到哦。」

  听完我的话,女孩的声音变得有些低落,又突然仰起脸问:

  「是不是我的愿望太多了?
  那现在我不需要听清声音,我只希望约珥可以说话,这样可以吗?」

  「这些果冻都办不到哦。」
  果冻慌张地摇着手。

  「虽然果冻不懂救赎是什么,因为果冻能做的就只有唱歌。
  但是,明天一切都会过去的,
  无论是泪水,还是伤痛,都会化作今夜的星辰。
  所以,大家一起微笑着活下去吧~」

  小女孩看着果冻,本来泫然欲泣的脸有了一些缓和。

  「啊!对了!果冻唱歌给你们听吧!这样说不定有天使会来哦!」
  果冻笑着说道。

  风吹拂着树叶沙沙作响,树叶间流转的歌声悠长。

  「约珥,这果然,是天使的魔法吧。」

  小女孩看着在月光下唱着歌的果冻,随风飘扬着的发丝也闪耀着光芒。
  男孩和小女孩并肩坐着,默默地点了点头。
  再次看向果冻的时候,月亮似乎施了魔法一般。

  果冻身后有着淡淡的光晕,慢慢散开。



  恍然间如同张开的双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