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披萨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引灵人偶
披萨初始皮肤.jpg

画师:

披萨满星皮肤.jpg

画师:

披萨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披萨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披萨头像.jpg 披萨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下野紘 / 柯暮卿
获取途径 【夏日恐怖游乐园】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武士之魂.png
武士之魂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茄汁意面.png茄汁意面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250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136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2 /
Hp icon.png 生命值 40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753 / 861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405 / 682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99 / 4149
背景故事
整天都挂着笑脸的阳光开朗的青年,经常忽悠别人,喜欢旅行,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喜欢明争暗斗,因此只要不触及底线大多数情况下都会选择放弃的投降主义。对奶酪的恶作剧过度宽容,也经常被自己的护卫卡萨塔捉弄。虽然成天嘻嘻哈哈无忧无虑,但其实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守护之愿 披萨发起攻击,对当前防御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120点伤害,同时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持续3秒。
能量技
月镰 披萨发起攻击,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5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30点伤害,持续5秒,并使敌方全体无法受到治疗,持续5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卡萨塔头像.jpg 卡萨塔
星刻月镰 披萨发起攻击,对敌方所有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42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36点伤害,持续5秒,并使敌方全体无法受到治疗,持续5秒。

神器

  • 和平象征
  • 神器线路
披萨神器.png
请上传文件『披萨神器线路.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44
Def icon.png 防御力 88
Hp icon.png 生命值 269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294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449
生命值+897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647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4 防御力+44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5 生命值+897
生命值+179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26
攻击力+51
攻击力+77
普通节点7 上:暴伤值+1013
下:暴击值+704
上:暴伤值+2027
下:暴击值+1407
上:暴伤值+3040
下: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8 上:能量技效果+2%
下:基础技效果+2%
上:能量技效果+5%
下:基础技效果+5%
上:能量技效果+10%
下:基础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29
攻击力+58
攻击力+87
攻击力+116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520
爆伤值+3040
爆伤值+4560
爆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绿·攻速值)
技能1 战斗中,增加自身技能伤害0.6%1.2% 1.9% 2.6% 3.4% 4.2% 5.2% 6.5% 8% 10%),同时最近三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技能2 战斗中,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0.9%1.9% 2.9% 4% 5.1% 6.4% 7.9% 9.8% 12.1% 15%),同时最近三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技能3 战斗中,增加自身所有伤害0.5%1% 1.5% 2.1% 2.7% 3.4% 4.2% 5.2% 6.4% 8%),同时最近三名友方角色不会受到任何持续伤害
塔可节点Ⅱ(青·攻击力)
技能1 普通攻击后对最近三名角色造成自身攻击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伤害,每2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普通攻击后增加自身攻击速度值40%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1% 200%),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普通攻击后使受到伤害的角色防御值降低13%16% 19% 23% 27% 31% 36% 42% 50% 60%),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红·生命值)
技能1 暴击后,增加自身攻击力1%2% 3% 5% 6% 8% 10% 13% 16% 20%),持续5秒;并有21%22% 23% 25% 26% 28% 30% 33% 36% 40%)概率眩晕最近一名敌人,持续2秒
技能2 暴击后,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7%10% 13% 17% 20% 24% 28% 34% 41% 50%),持续5秒;并有21%22% 23% 25% 26% 28% 30% 33% 36% 40%)概率眩晕最近三名敌人,持续2秒
技能3 暴击后,增加自身技能伤害5%7% 9% 10% 12% 15% 17% 21% 25% 30%),持续5秒;并有21%22% 23% 25% 26% 28% 30% 33% 36% 40%)概率眩晕最近一名敌人,持续2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技能1 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生命值低于30%,则让其无法受到治疗,并每15秒对其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51%62% 75% 88% 101% 116% 135% 158% 185% 220%)的伤害
技能2 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生命值低于30%,则让其无法受到治疗,并每15秒对所有敌方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25%30% 35% 41% 47% 54% 62% 72% 84% 100%)的伤害
技能3 如果敌方防御力最高的角色生命值低于30%,则让其无法受到治疗,并每15秒对其造成一次自身攻击力28%36% 44% 52% 61% 71% 83% 99% 117% 140%)的伤害,若其生命值低于10%10.5% 11% 11.6% 12.2% 12.7% 13.3% 13.9% 14.4% 15%),则直接斩杀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技能1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40%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造成伤害增加6%8% 11% 13% 16% 19% 23% 27% 33% 40%),持续4秒
技能2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概率为友方全体带来祝福,使其进入无敌状态,持续2秒。同时攻速值增加8%10% 12% 15% 17% 20% 23% 28% 33% 40%),持续6秒(此效果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概率增加我方所有角色30点能量,每20秒可发动一次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Ciaos!我是披萨,接下来让我带您度过更加美好的时间吧!
登录 一直傻傻地待在这里也很无趣,御侍大人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冰场 这里居然就是冰面?!感觉很容易被奶酪暗算啊……要不要把卡萨塔也叫过来?啊~算了,找不到,不管了~
技能 即使是我,也想守护住重要的人啊!
升星 哈哈哈……感觉……意外的不坏呢!
疲劳中 放心吧,马上就会回来见您的!
恢复中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啊~啊~果然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
出击编队 难得认真一次,那么,就这样出发吧!
落败 早点结束...比较好吗?
通知 御侍大人!我想时间差不多了哦!要不……吃完我们出去走走吧!
放置台词1 我昨天发现了一家很有意思的店哦!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和我一起出去了啊~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放置台词2 嗯——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会让你生气的事情才对啊?
触碰台词1 啊~不要生气啦,我的御侍大人。我用卡萨塔的信誉向您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捉弄你了。
触碰台词2 御侍大人真是个认真的人啊!所以和你在一起才这么有趣的吧!哈哈哈……
触碰台词3 说起来,御侍大人,你最近有见到卡萨塔吗?这家伙总是神出鬼没的。
誓约台词 唉?奇怪……我居然会流眼泪……嗯,我没事,毕竟一想到之后我的所有时间都会为了和你一起欢笑而存在,就足够让我高兴一辈子了呀!
亲密台词1 御侍大人,你喜欢雏菊吗?……喜欢啊……那真是太好了!看,这是我特意给你摘的雏菊。
亲密台词2 我来给你变个魔法吧,我把帽子从你眼前挪开,你就能看到我最重要的人了……一,二,三,嘻嘻,看到了吧?是一直都在我眼里的御侍大人啊!
亲密台词3 你想知道是谁创造了第一个披萨的吗?……传说啊,是一个耀之洲旅行的厨师记错了做法才出现的哦~……哈哈哈,骗你的,别当真嘛~
放置台词3 御侍大人,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难道,奶酪在我身后吗?
胜利台词 没有可以投降的理由了呢!
失败台词 明明这次...我不想输了啊......
喂食台词 只要是你给我的食物,永远都是最好吃的!
换装独白
引灵人偶 假如那些所谓的真相都只会伤害到你的话,那我宁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资料

食物 披萨
类型 速食
发源地 古罗马
诞生年代 3世纪
性格 热情
身高 175cm
关系 喜欢: 卡萨塔头像.jpg 卡萨塔 奶酪头像.jpg 奶酪

讨厌: 威士忌头像.jpg 威士忌

信条
面对挫折的时候就看看广阔的天空吧,起码比看着挫折好受点~!
简介
古罗马时期便被记录在历史之中的美味,便是披萨。而直到16世纪之后,披萨才更具现代人所理解的模样,也在民间越来越受欢迎。而到了19世纪更出现了专门的披萨餐馆,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前往品尝。

故事

伊始的约定


  「卡萨塔!接着!」
  「披萨快上来!!」
  「你们两个快点啊~!!」

  我所在的地方是个并不大的国家,但却有着丰饶的土地,以及所有赖以生活的资源。
  而我的御侍,就是这里的国王陛下。

  国民们亲切,温和。
  国王勤政爱民。
  还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公主殿下。
  富足的阳光照耀下,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

  树叶随着微风摆出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我仰起头看了一眼随风游移的白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披萨!快点啦!!果园主人要追来啦!」
  「来啦!」

  他们的呼唤声将我叫回了神,我连忙加快了脚步跑到墙边,抓住了墙洞翻身上墙。
  奶酪默契地踩上卡萨塔的手,纵身一跃跳上了墙沿。
  我还在墙下的卡萨塔伸出手,一把将他拉了上来。
  看着跃起咬空了的猎犬,我们三人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跳下墙后,我们果不其然听到了果园主人在墙的另一边气急败坏的声音,耸了耸肩膀对视一眼,吐着舌头逃远了。


  总算彻底离开了果园,我靠在墙上看着撑着膝盖气喘不止的奶酪,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颊。

  「奶酪!你可要好好锻炼了!别天天窝在王宫里啦!」
  「我哪有你那么闲,我还要陪御侍大人呢!话说,给御侍大人的苹果呢?」
  「在我这儿呢。」
  「钱没忘了给吧?」
  「没忘,我放在刚刚那棵苹果树的树枝上了,主人回去一眼就能看见!一个金币呢!」

  我们一起回到了王宫,将那个最饱满最漂亮的苹果送给了公主殿下。



  告别了公主和奶酪,我和卡萨塔便又在王宫里闲逛。
  躺在屋顶上,仰望着星星点点的夜空,微凉的风在这个还有些闷热的天气让人感到格外舒适,我咬了口下午采下的苹果,回过头看向坐在我身边的卡萨塔。

  「卡萨塔。」
  「恩?」
  「你说,王国之外,是不是还会有很多更好玩儿的东西呀。我听那些到处行商的商人说,还有些国家,一个王都就比我们整个国家要大呢。」

  「呵呵,可能吧。我也没有去过。」
  卡萨塔只是默默躺了下来,闭着眼睛对我说道。

  「那……等公主的病好了,她也和她的重要之人生下王国的继承人后,我们就带上奶酪,离开这里一起出去看看吧!」
  我凑近,双手撑着地面,想让卡萨塔也能跟上我的情绪。

  「……好。」
  卡萨塔微微张开了眼睛,笑着对我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将来我们三个要一起出去游历!」
  「……嗯。说定了。」

  那时的我并没有想到,我们的约定,会在不久的将来,用一种我们并不想要的方式实现。

命运的偏离


  公主的身体从小就不太好。
  但是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在我们笑闹时,公主时常会咳出血来。
  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却无法藏住她沾了血的手帕。

  原来还能够勉强维持着笑容的御侍大人,也越来越忧愁。
  他看着和他妻子越长越像的女儿,几乎陷入了一种魔障的境地。

  他没有办法再忍受一次挚爱之人离去的痛苦,原本贤明的君主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冷静。
  他焦躁地尝试着他知道的所有办法,想要拯救他越发虚弱的女儿。

  而作为公主一直以来的朋友,我们也因为她的虚弱而越发忧愁。

  奶酪失去了平时的笑容,就连卡萨塔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压抑的气氛不断持续着,我的笑话已经无法再让他们像以前一样开怀大笑了。
  反倒是病中的公主,成了安慰我们的人。

  忽然有一天,有一个自称游历商人的家伙向御侍大人自荐。
  他说,他有办法拯救公主。

  我们天真地以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
  上天不愿意看到如此美好的女孩儿过早的离世,这才给了她一个生的机会。


  那天,我在御侍大人的身边,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家伙。

  没有办法否认,这个家伙第一眼给我们的印象并不差。
  这是个彬彬有礼的青年,穿着得体,姿态优雅,甚至比一直在王宫生活的我更适合待在这里。
  虽然手里提着一个印着古怪标志的箱子,也对此没有任何影响。

  他看见我走进来的时候还礼貌地起身,向我欠身行礼。

  我站在御侍的身边,御侍向我介绍道。

  「维特先生是个游历商人,因为途经了许多国家,他学会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技术。令人高兴的是,这其中的一种,正好就可以治好公主。」

  「是神眷顾公主大人,这才让我遇见了呢。」

  我看着一举一动皆透着优雅,言语得体的男人,心里莫名升腾起一丝不安。
  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窒息感,我不由地捂住了胸口。
  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叫做「维特先生」的男人正抬起来对我温柔笑着。

  应该是错觉吧。
  他明明,是来帮助我们的。



  「国王陛下,这位是?」
  「我的飨灵,他叫披萨。」

  「他的旗帜……还真是好看呢……」
  很奇怪,说着这句话的维特先生却一直看着我。
  「啊……谢、谢谢。」
  我不太适应地向他道谢。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维特先生被御侍大人安排在王宫住下。
  照着御侍大人的吩咐,我时常会去维特先生那里拿他制作的药给公主服用。

  「近来公主的身体怎么样了?」
  「比之前好些了,说起来,维特先生你是医生吗?」

  「医生?」
  维特先生重复了一句,便又轻笑道。
  「我只是个普通的商人而已。」

  我果然还是不擅长应付这个人的笑容,这种不自在的感觉让我不由地想要做些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顺手拿起来身侧书架上的书开始翻看。
  虽然都是些难懂的东西,但倒也记录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比如在某次实验中被发现的名为Aqua Vitae的液体,竟会变成现在大家都非常喜欢喝的酒。

  「Aqua Vitae…生命之水吗…」

  当我想要继续读下去时,一双修长的手从我手中将书一把夺过。
  「这是今天公主殿下的药,交给你了。」

  温和的笑容,却让我只有疏远他的念头。
  我将药从他手中接下,便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



  日子渐渐过去,公主的病真的有了起色。
  这让御侍大人万份欣喜,因此对于这个男人也越发地信任了起来。
  若只是如此,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了吧。

  但,御侍大人对他几乎是予取予求。
  无论男人提出了多么荒诞的想法念头,御侍大人都会无条件地信任他。

殇溺于深渊


  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从来不会在晚上打扰我们休息的御侍大人,忽然将我传唤到他的书房。

  自从维特先生来到这里,御侍大人便很久没有这样唤我过去了。
  御侍大人一定是太忙碌了,所以现在才有时间来找我的吧。
  这样想着,我没有多想便来到了御侍大人的书房。
  借着闪电的光才发现,坐在书桌后的御侍大人此时竟然已经形同枯骨。

  「披萨,平日,公主殿下待你如何?」
  「……公主她对我很好,我们就像姐弟一样。」
  「那平时我又待你如何?」
  「御侍大人对我当然也很好,是我最重要的人。」

  「那为了我和公主,你…会做任何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这句话的御侍大人渐渐向我走近,和以前一样温柔地摸着头,只是眼神却涣散无光。

  「御侍大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突然而来的战栗席卷了全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两条巨大的黑蛇突然从阴影中窜出,死死地将我缠绕了起来。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告诉你吧~」
  那个一直以来笑得谦和有礼的男人也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麻烦你了,维特先生。」
  御侍大人对于现在的状况没有任何反应,说着便离开了书房。



  「你是飨灵吗?」
  「呵呵,飨灵?我说过的吧,我只是个普通商人。」
  缠绕的双蛇像是生气了一般,束缚变得更紧了些。

  「你对御侍大人做了什么?」
  「还真是有精神呢,这是国王陛下的决定,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接下来,一切都要看你的决定。」
  「我的决定?」

  从他的话语中,我只能大概地了解到他所说的名为炼金术的技术。
  而我是他的所说的「种子」,是用来得到「生命」的「种子」。

  身为飨灵的我有着纯粹的梦想之力,这是这个世界的起源,是一切生命的开始。
  因此他想用飨灵的力量,不,准确来说是梦想之力,去治好公主。

  如果只是用我所拥有的梦想之力去拯救公主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可是,他所说的「种子」却远比我想的还要可怕。

  一个人类的生命所需要的力量却远不止我所能代替。
  「种子」只会不断吸收其它的梦想之力,以此来获得足够维持公主的性命的力量。

  呵~听上去就像堕神一样呢?
  那时候我多希望这是可以用我惯用的笑话一笔带过的事情。
  然而,让我去伤害其他人,即便是为了公主,我也做不到。

  「只要你答应的话,就可以让你们的公主活下去,不坏吧?」

  「不可能,你休想!」

  「啊~啊~反应不要这么大,很快就会结束的…」
  如同蛇一般的猩红眼眸向我渐渐靠近,眼变渐渐变得沉重。
  「我保证。」



  一如既往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笑脸。
  御侍大人坐在王座上,慈祥地对我笑着。
  公主殿下也站在他的身边,笑容温暖地向我挥着手。

  我拿着御侍大人给予我的象征着和平的旗帜,朝着他们跑去。

  突然,黑暗笼罩了一切。
  我被突然窜出的黑蛇缠绕撕咬着,无法动弹。
  此时的御侍大人和公主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垂下了头,瘫倒在王座上。
  那个一直站在阴影中的人终于走了出来,带着他一如既往的温雅笑容。

  他渐渐地走近御侍大人,将手搭在了御侍的肩膀上。
  我伸出手,不断想要靠近他们,却只是被黑蛇死死咬住。
  撕裂的疼痛也无法掩盖我眼睁睁看着御侍和公主就这么死在眼前的悲恸。

  不要!放开他们!
  快动啊!快动!!
  快啊!

  我想要发出呐喊,却像被扼住咽喉一般无法发出声音。
  直到那黑暗完全将我整个包围,直到那个窒息的感觉让我意识到,我还没有死去。

  御侍大人说过,我的旗帜,是这个国家和平的象征。
  因为我是飨灵可以长久地活下去,所以这个国家的和平不会消失。

  我不由得想起了那日阳光下,果园中卡萨塔和奶酪的笑容,想起了那日夜空下的约定…
  我不能认输,绝不认输。
  我的旗帜,不是为了伤害别人而存在的。
  而公主殿下她,也定不会为了自己而让我去夺取别的生命。

  意识如同陷入了深海般浮浮沉沉,我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沉重的身体却无法动弹。
  不知为何,手中的旗帜像是明白了我的心意一般发出了温柔的光芒。
  侍我挣脱这一片幽深的黑暗,我的意识也渐渐开始恢复。

注定的结局


  脱离了梦境,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

  与空气接触着的皮肤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冷,不知道是因为束缚还是别的原因,无法使出力气的我只能感到浑身的疼痛。

  我微微睁开眼,才发现躺在一个坚硬的石台上。
  想要逃走,却发现自己依旧被禁锢着。

  我努力活动着自己的头颈,也只能模糊地看到四周。

  这里即不是御侍大人的书房,也不是御侍大人为他安排的住处。
  最让我诧异的是我身上用白色的颜料画满了繁复且难以理解的阵法。

  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刺鼻的药水味道,就在附近的桌子上琳琅满目地摆着那些奇怪的器具和刀具。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一直在王宫的我会不知道呢?



  耳边依稀可以听到水泡的翻滚,配合着靴子摩擦着地板的声音,渐渐向我靠近。
  不想让人发觉我苏醒的事实,我选择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他将我的头抬起,似乎是在观察我,但很快又将我扔一边。
  后脑就这么撞在石桌,突然而来的疼痛让我不禁闷哼一声。

  「你醒了啊~」
  恶魔一般的轻声细语在我的耳畔。
  「看样子你还是保有自己意识的啊,果然没办法像我想象当中那么顺利…」

  既然被拆穿了,我便放弃了伪装,怒视着这个对我浅笑着的人。
  「这个眼神,是在生气么?」

  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这个阴暗的实验室自上方散落了不少墙灰。
  那个男人轻皱着眉头,脸上却又多了几分无奈的笑意。
  「看来,有只小老鼠溜进来了。」

  「我可不喜欢被人用这么可爱的称呼形容呢,维特先生。」
  很快,卡萨塔便从隔壁房间破壁而入。

  尘土飞扬,维特却轻而易举地就躲开了卡萨塔的攻击。
  卡萨塔趁机来到了我的身边,就在那一瞬间,从维特身边飞出了两道黑影,我知道那是之前将我束缚住的黑蛇。
  黑蛇带着猩红的眸袭向了来到我身边的卡萨塔,卡萨塔没有逃开,只是固执地将我身上所有的枷锁去除。

  突然,我感受到了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我的脸上。
  那时我才发现,卡萨塔的眼睛和鼻子都被黑蛇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满脸都是血。
  「卡萨塔,你…你没事吧?」
  「没事。」
  卡萨塔抱着我,用着平常轻松的口吻笑着说道。
  「倒是你,这旗帜可不能随便就交给那种家伙啊。」
  说着,卡萨塔便把我的旗帜交给了我。
  我无法移动自己沉重的身体,所以才会让卡萨塔受伤。
  「对不起,卡萨塔,都是因为我…」
  「没事的,谁让我是你的护卫呢?」

  「呵呵,还不赖啊。」
  黑色很快又回到了维特的周围,缠绕着他,如同来自地狱的黑炎。
  「不过被我的双蛇所伤的伤口,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复原的呢。」



  我看着他依旧优雅的举止,而他刚刚躲避的动作根本不可能是人类所能达到的。
  「你…是飨灵?」
  我有些怀疑地问道。
  应该说我不能想象,身为飨灵的他会做这些事。

  「说起来,我还没有和你正式地自我介绍过吧。维特,阿库亚.维特,这么说的话,你会明白吗?」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疑问。

  「啊……阿库亚.维特【Aqua Vitae】……生……生命之水?!」
  我突然想起来了那次在他的房间里看到的那本书上所写的名字。

  「是啊,你总算猜出来了。或者说,威士忌这个名字,会让你们觉得更加熟悉一些。」
  说着这句话的他手中渐渐出现了缠绕的金蛇。

  「如果你是飨灵的话,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就连我自己都有些诧异我现在这充满怒意的声音。

  「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么?我是在帮助你的御侍大人,不是么?」
  威士忌的语调没有任何改变。
  「予虚幻以真实,予苦痛以欢喜,予终结以再生…」
  「我可是有告诉过他这一切是有风险的,是他决定牺牲你来救自己的女儿,不过,可惜,你也只是个失败品而已。」

  看着他满脸的笑意,我不知为何难以抑制内心暗涌的冲动。
  我静静地攥着手中的旗帜,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旗帜突然在我手中变得不受控制。
  我的旗帜很快冒出了黑蛇一般的火焰,绝望的复仇情绪如同这缠绕的火焰很快侵占了我的心智。

  令我恐惧的是,我本来无法动弹的身体竟也不受控制地举起我的旗帜向威士忌砍去。

  威士忌似乎并没有想到我会将保护着他的黑蛇砍断,就连我也没有想到,我的旗帜竟会变成锋利的镰刀。

  也许是意料之外,威士忌躲避的动作似乎迟了些。
  虽然没能伤到威士忌分毫,却轻轻地划破了外套。
  身体过于疲惫的我一下子瘫软下来,跪在地上。
  我的面前,掉落了一个双蛇缠绕的吊坠。
  我知道,那是威士忌的标志。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失败品』啊~」
  威士忌言语中的笑意变得更深了些。
  「虽然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但你可真是令我意外,披萨~」

  「那就下次再见吧!」
  威士忌这么说着便从王国里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只留下我和身后的卡萨塔。
  我拿起了那个双蛇的吊坠,紧紧地攥着,即便那尖锐的吊坠刺破了我的手心,也不曾松开。



  就像是宣告了和平的结束。
  好不容易被卡萨塔救出去的我,突然被王国的士兵追捕。
  公主殿下去世,御侍大人自尽……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我们所为。
  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灭了。

  只有我知道,命运的指针在那个如同恶魔般的男人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偏离了。

披萨


  披萨曾是个无忧无虑的家伙。
  他的御侍是这个国家的国王,他拥有着优越的生活,还有贴心的妹妹,可靠的兄弟。

  国王的女儿也是个料理御侍,她的飨灵是个叫做奶酪的可爱女孩儿。
  而他和御侍外出礼拜时,披萨在教堂的角落遇到了一个遍体鳞伤的家伙。

  他叫做卡萨塔。
  没有御侍的他极其的虚弱,失去了归宿的他,好不容易才从堕神的手下逃离,却又面临着即将消散的危险。
  因此披萨将卡萨塔带到了国王的身边,国王也接纳了卡萨塔。



  披萨原本以为自己可能是曾经拯救过世界,才会有这样美好的生活。

  但,公主殿下的病,就如同炸药的引子,成为了所有不幸的开端。

  国王为了女儿的病,几乎陷入绝望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到来仿佛为他们带来了希望。

  那个自称游历商人的家伙,带来了一种名为“炼金术”的技术。
  据他所说,用那种技术,可以拯救他的女儿。
  国王对此深信不疑。

  起初,他对公主的治疗确实是有些用处的。
  但是公主的病没过多久,又开始恶化起来。

  于是男人提出,他需要披萨作为炼金术转化的介质,通过杀死人类的方式吸收融合其他人的梦想之力,以此来拯救公主。
  披萨没有想到,原本勤政爱民的国王会同意这种牺牲民众的荒唐事。

  披萨无法答应,即便那是一直侍他如亲子的御侍大人的请求。
  但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打算过问他的意见。

  威士忌将披萨强行带走,进行了他所设想的实验。
  按照他的想法,他会将披萨的意识完全抹杀,只是一个纯粹的梦想之力集合体。
  他想让披萨变成堕神那样不断去吸收梦想之力,不断融合,直至创造出他所希望的「生命」。



  然而,实验失败了。
  飨灵的意识并不能像威士忌所想的那样轻易被消除。

  正当威士忌准备抛弃这个实验场时,另一个事实令他不由地心生期侍。
  披萨的旗帜变成了镰刀,甚至足以切断他那时作为防御的双蛇。

  虽然对此很感兴趣,但这时的威士忌明白自己不必再多停留。
  按照他所预料的那样,公主殿下的病情恶化,已经无法熬过这一天,便会病逝。
  爱女心切而蒙蔽了心智的国王濒临崩溃的处境,也注定了他会灭亡的结局。

  「那就下次再见吧!」
  威士忌这么说着,便用他的双蛇破坏了四周,开辟了新的道路。

  尘埃四起的那一瞬间,威士忌再一次靠近披萨,用着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这只是第一步,我相信,我们之间,还远远没有结束。」

  耳畔残留着的威士忌的气息还未散尽,披萨便被在他身后的卡萨塔拉离了那危险的区域。
  那时,披萨还没有明白威士忌那意味深长的话语。



  威士忌消失后,披萨和卡萨塔逃出了这个可怕的地方时,却发现被王国的士兵追捕。

  他们不知道这时的王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路躲藏后,他们终于重新回到了王宫。

  打开可以通往公主房间附近的暗道,他们就发现抱着膝盖坐在暗道中哭泣的奶酪。

  与奶酪的相聚虽然令他们安心不少,但奶酪带来的消息却让他们再次陷入了沉默。

  公主离世,国王因此在身为贵族的弟弟谋划的叛乱来到王宫前便自刎。
  而罪魁祸首却将一切罪责全部推到了披萨和卡萨塔的身上。

  无暇顾及伤势,就连奶酪都没来得及询问他们俩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狼狈的原因,三人便从王宫逃离。

  忌惮着飨灵的叛乱贵族对外宣称是披萨他们害死了公主和年迈的国王。
  可就在贵族叛乱成功的当天,他如同被猛兽撕咬过的残缺尸体便在他原本的住处被发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的披萨和卡萨塔又一次成为了众矢之的。

  他们是罪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整个王国的士兵都在追捕他们的原因。

  失去了君主的国家很快开始了贵族间权力的斗争。
  整个王国都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某日。
  山崖边,披萨迎着风,看着早已不在视野中的王宫的方向,握紧了手中的双头蛇挂坠。

  他永远都忘不了。
  那个叫做威士忌的男人在离开前,仿佛预感到这一切的话语。

  「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拉着我就跑啊!」
  奶酪终于逮到了机会,可以问清楚这一切。
  披萨却是一脸的为难。

  「我和披萨碰巧出现在了事发现场,然后被误会了而已。」
  卡萨塔像是为了掩饰披萨的慌乱,一把便搭住了披萨的肩。

  「是啊,就是误会了而已。」
  看着奶酪,不知为何披萨无法说出真相。
  他不希望让奶酪清澈明亮的眼睛染上阴霾。

  他暗自发誓,一定会阻止威士忌,不再让悲剧重演。
  所以,这样的记忆,留给他一个人就够了。

  这样,奶酪就能像以前一样对他笑着发脾气了吧。
  这样,卡萨塔也不会再因为自己受伤了吧。
  嗯,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