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意大利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虚伪假面
意大利面初始皮肤.jpg

画师:

意大利面满星皮肤.jpg

画师:

意大利面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意大利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意大利面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意大利面头像.jpg 意大利面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福山润 / Amuro
获取途径 工会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紫团子.png
紫团子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煎鳕鱼排.png煎鳕鱼排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02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Hp icon.png 生命值 405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75 / 283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877 / 390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876 / 3206
背景故事
受众星捧月般待遇的贵族,外在看起来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和的毫不留情的说话方式话语总能让任何飨灵在他的面前稍显逊色,虽然也有很多飨灵不忿,但在他独特的强硬手段下,能够让一切反对的声音都不复存在。让人在意的点是,似乎将御主当做了玩具?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赤红突刺 意大利面用手中的叉子刺向敌方,对敌方随机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0点伤害,同时溅射出的酱汁每秒对敌方全体造成15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绯色侵略 意大利面挥动手中的叉子,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07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陷入眩晕,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法式鹅肝头像.jpg 法式鹅肝
超级绯色侵略 意大利面挥动手中的叉子,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107点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陷入眩晕,持续3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是嘛是嘛,今天开始就是你了吗?恭迎您的到来,我主。
登录 我主,今天也到我这裡来了吗?甚好甚好!
冰场 俗物竟然把我放在如此寒冷的地方,是想被碾碎吗?
技能 犹如废品一样的俗物们,碾碎,斩碎,变成破烂的碎屑吧,哈哈哈!
升星 优秀的选择,定会回应您的期待,呵呵。
疲劳中 此刻应该撤退,待时机成熟之刻,你也会被碾碎吧。
恢复中 玩具就应该在橱柜裡静静的等待。我很快就会回来,呵呵呵呵呵......
出击编队 众人随我出发!为我主带来光辉的胜利吧。
落败 这世间,果然不存在什么奇迹......
通知 我主,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难道这香味无法引起你的注意吗?
放置台词1 玩具和俗物直接的区别,仅仅是那微乎其微的区别。取决的点仅在于我的兴趣。
放置台词2 在黑暗的匣中等待一缕微乎其微的光辉,我主,你认为那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触碰台词1 嗯,很舒服嘛,由此看来,用你还真是押对宝了。
触碰台词2 你想变成俗物吗......我说这话什么意思?你觉得呢?
触碰台词3 那伤口是怎么回事!贵重的玩具果然不能放之任之!
誓约台词 恶之花在黑暗中绽放结果,此因已成果。若你被那黑暗吸引,就要下这果实,背负上罪恶,染上本不该有的漆黑,与我一起在黑夜中生存吧。
亲密台词1 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一定明白的吧?
亲密台词2 暗夜后的黎明,很惹人怜惜,你说对吗?
亲密台词3 想要触碰我?呵呵呵呵,你摸便是了,利息另算。
换装独白
虚伪假面 既然身处黑夜就不该惧怕黑暗,那么我主,请随我一同前行吧!

资料

食物 意大利面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古罗马
诞生年代 13~14世纪
性格 腹黑
身高 185cm
关系 喜欢: 法式鹅肝头像.jpg 法式鹅肝 生蚝头像.jpg 生蚝
信条
玩具和俗物直接的区别,仅仅是那微乎其微的区别。取决的点仅在于我的兴趣。
简介
虽然意大利面起源自古罗马,但他自身的美味已经在欧洲乃至世界上都广为流传。意大利的特点是嚼劲,因此高品质的面往往只需煮到半熟即可,再搭配上干变万化的酱汁组合,使这道面食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故事

温暖


  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我的御侍已经回到了现在的这个「家」。

  作为贵族流落在外的子嗣,他在机缘巧合下被认回了自己的家族。
  虽然已经没有了母亲,御侍却重新拥有了父亲,也拥有了极为富足的生活。

  也许是因为出于对于在外吃苦的孩子的愧疚,御侍拥有了所有孩子中最好的待遇。

  最好的卧室、老师,最优厚的零用钱,最精致的食物。
  那些曾经想都不敢想的食物摆满了他面前的长桌,供他挑选。

  就连他使用的钢笔上都镶嵌着珍贵的宝石。

  到了冬天,总有贴心的女仆会第一时间点燃火炉中的碳火。

  而他的父亲也总是抓着他的手,慈祥地安抚着刚刚回到这里,还不习惯贵族生活的御侍。


  贵族的生活和贫民窟的生活截然不同。
  就连吃饭使用什么餐具都有详尽的流程,这一切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的御侍来说都十分的困难。
  但在这个巨大的宅邸中,并没有人会嘲笑一开始连刀叉都拿反了的御侍。

  大家都只是用善意的笑容,鼓励着不安的御待。

  站在御侍身边的我,也经常被他们表现出的善意所感染。

  而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和忙碌后,御侍会回到他的卧室,躺在他柔软温暖的大床上和我聊天。

  「意大利面,你知道吗,这里的生活虽然和以前截然不同,但还是有些一样的地方呢。」
  「贫民窟,和这里?」
  「是啊,都很温暖啊。」


  在御侍的话语中,他曾经住在贫民窟的一个破败的小屋子里。

  那是个很破旧的屋子。

  破败的薄墙无法挡住冬天的寒风,缺损的屋顶也无法挡住倾盆的大雨。
  没有柔软的被子,没有果腹的食物,也没有温暖的火炉。

  这一切都没有办法和现在优渥的生活相比。

  但是,往到了条天食物紧缺的时候,但是,往往到了冬天食物紧缺的时候,隔壁的大叔总会给御侍送来他们饿着肚子节省下来口粮。
  大雨倾盆的时候,隔壁家的小姐姐总会将他接到自己的屋子里,将自己的薄被分给冻得瑟瑟发抖的御侍。

  不一样的生活,却有着同样的温暖。


  我安静地听着御侍回忆过往,伸出手帮御侍压好他的被子,看着他的笑容,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就像是一道光,驱散了所有的黑暗,让我相信着美好。

  「快睡吧,明日还要去城郊,最近城郊堕神又来了。」
  「好。」

  将御侍的房门关上,我离开他的卧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放在床头温热的甜牛奶和房间里体贴地提前点燃的碳火,麻痹了我的神经,让我心甘情愿地沉溺在温暖的假象中。

  那时的我天真地认为,这个世界就如同我看到的,和听到的那么美好。


许愿


  那天的早上,正在花园中舒展着筋骨的我听见了外头嘈杂的喧闹声。

  循声而去,看见的是一个衣衫褴褛、抱着孩子的女人,在卫兵们的拉扯中,还挣扎着要冲进宅邸。

  「这是怎么了?」
  「啊,先生,这个女人一直要往里冲,拦都拦不住,说是他们认识少爷。」

  我刚想让他们松开她,御侍就从一旁走了出来。

  出乎其他人所预料的是,御侍直接冲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

  而那个女人也仿佛总算找到了救星一般,死死地抓住了御侍的衣角痛哭出声。

  「求求你,求求你,看在以前我帮过你的份上,救救我儿子吧。」

  女人哭得很凶,她跪在御侍的脚边不断地请求着,而御侍也并没有让她失望。

  那个孩子生的病并不是很严重,但药物所需的费用远不是生活在贫民窟中艰难度日的人们可以负担得起的。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想起了曾经住在贫民窟中,那个被接回了贵族府邸的孩子。

  那是第一个来到这里向御侍许下愿望的人。但不是最后一个。

  自从那天起,御侍曾经的邻居们乡亲们朋友们,都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了这座和他们格格不入的宅邸的门前。

  从一开始果腹的食物,无用的衣物。到后来能赚大钱的轻松工作、有钱又英俊的老公、无穷无尽的赌债。

  御侍几乎成为了他们眼中万能的许愿机器。
  他一边艰难地笑着,一边用尽了办法为他们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愿望。

  那天,御侍病了,他将他借来的钱交给了我。他的父亲给他的钱是有限的,他不愿让他的父亲为他去填补那些“旧友”犯下错误,便只能自己想尽办法来达成目的。

  我将他用尽了办法才获得的那些钱财,交给了前来拿钱的“旧友”手中。

  而那个曾经痛哭流涕着跪在他面前的家伙却是皱起了眉头,一副不满的样子。

  「这次怎么才这么点!下次多拿点来!」
  「……」
  「怎么!你是有什么不满吗!如果不是我们!他当时早就在贫民窟饿死了!」
  「……还要下次吗?」
  「怎么!还不愿意了!说好要帮我还賭债的。呵,果然变成贵族就忘了我们这群穷邻居了啊。」
  「……」

  我回到了宅邸。
  为了借钱而淋了一场大雨生病的御侍躺在床上,脸上还有着病人特有的虚弱。
  他听见了我进门的声音,有些期待地看着我,问道。

  「这些钱够不够,他们的债是不是能还完了?他们是不是没事儿了?」

  我有些艰难地张了张嘴,勉强地扯出了个笑容。

  「……嗯,已经还完了,他们很高兴。」
  「那就好,你有和他们说让他们以后别赌了吗?」
  「嗯,他们答应了,说以后不会了。」
  「那就好!谢谢你了意大利面!有你在真好!以前都是他们帮我,现在,我也能帮到他们了……」

  陷入沉思的我并没有听清后来御侍絮絮叨叨地说了什么。
  我忽然想起那个骂骂咧咧地离开的青年,不由得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我开始犹豫,御侍以前说过的温暖,难道是这样的温暖吗?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从这些人的身上,感到和御侍一样的光芒呢。


反目


  自从那次之后,所有要找御侍的家伙,大部分都被我挡了下来。

  渐渐地,他们也就不再来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我本以为,这样就不会让御侍再困扰了。
  御侍的生活,我们的生活,可以回到最初那般美好。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美好愿望。
  没办法实现的美好愿望。


  我自较远的城郊处理完一些堕神回到宅邸的时候,却没有找到御侍的身影。

  我抓住了路过的女仆询问,她们告诉我,少爷收到了一封信后就非常着急地跑了出去。

  我急忙跑回他的卧室,找到了那封拆开之后就被扔在了一边的信。

  我看完了那封信上的消息,指尖忽然一阵发凉。

  根据信上的消息,我一路赶到了位于王都另一端的荒野。
  我赶到的时候,御侍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站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些我想象中老爷的政敌,也不是曾经因为被御折穿丢了面子的贵族少爷。

  而是那些自从他回来之后,就对他极为热情,亲切地称呼他为兄弟的兄长们。

  那些曾经温柔教导过他怎么做才是一个贵族该有的礼仪的人,此时带着嘲讽和鄙夷的笑容看着他。

  「如果我们不装出那副样子,老头子会更讨厌我们的。」
  「谁让你一来就抢走了老头子所有的注意力!」
  「你就只不过是个贫民窟的野孩子!怎么会有资格和我们抢家产!」
  「去死吧!」

  我将御侍扶起,让他靠在我的身上,他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衣角。

  「快…快去救…」

  下一秒我就看到御侍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那个现在已经嫁为人妇,依靠在他兄长怀中的女人。
  那个曾经在大雨打雷时,捂住他的耳朵,将他护在怀里的女孩儿。

  女孩儿褪去了初见时的朴素,褪去了那时的局促。
  她带着傲然和理所当然的笑容,用华贵的礼服替代了打着补丁的裙子,手中的羽扇挡住了她的笑容。

  「你本来就是从贫民窟出来的,就不要肖想这继承人的位置了,那个位置只会是你哥哥的。虽然,我还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和你哥哥认识。」

  是了,如果不是御侍的介绍,这样一个虽然长得不错,但却出生低微的女孩儿,是无论如何不会成为贵族夫人的。

  他目呲欲裂地看着自己这个曾经恋慕过的女孩儿,似乎是还不能接受她会和兄长一起害自己的事实。

  然而下一刻,被这里的吵闹所惊醒的堕神,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向大家袭来。
  巨大的触手卷住了刚刚还颐指气使的女孩儿,那个被惊吓的变了脸色的女孩儿願抖着向御侍伸出手哭喊。

  「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小时候照顾你的份上!」

  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些兄长们的哭喊。

  作为这里唯一的一个飨灵,我看着那些,又看了看怀中的御侍,咬紧了嘴唇。

  没关系,就算你不想救他们,我也不会怪你的。
  你不是圣人,这种情况,没有人会怪你的。

  「意大利面…拜托你了….救他们。」

  如果你还不愿意放弃心中的美好的话,那就由我来守着你吧。
  你的愿望,我都会替你完成,你只要继续这样下去就可以了。

  你就是我的光芒。


真相


  我原以为,御侍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付出,会给他带来美好的结局。
  我原以为,那群人,在看到御侍一次又一次的付出后,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原以为,这个世界,追其本源,终究还是美好的。

  但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美好的愿望。

  曾经对他露出嘲讽笑容的兄长们仿佛是为了感谢他,给他递来了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葡萄 酒。

  他也以为,兄长们已经放下了对于他的芥蒂高兴地接过了那杯毒酒。
  那杯由他安排进入宅邸工作的侍从手中,递来的毒酒。

  「你让我进宅邸工作!不就是为了羞辱我么!还说给我介绍个好工作!呸!」

  手中的武器旋转带出一道道残影,下一秒就要挥向他们的手忽然被身后虚弱的手紧紧拉 住。

  我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将他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意大利面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他们会……接受我的……」
  「……」
  「我以为……我做那么多……他们会感到高兴的……」
  「都是他们的错,你没错,你尽力了。J
  「我好后悔啊……」
  「……」
  「我为什么……没有早点认清他们呢……为什么……早点认清这个世界呢……」
  「…………喂!醒醒!你醒醒!」

  怀中的人不再有反应,只是静静地躺在了怀里。
  一直带着笑容的御侍仿佛是拒绝面对这个令他失望的世界一样,紧紧地闭着双眼。
  身边的人群戒备地将我围在中间,向我举起了武器。

  我无视了这群人,将他抱在了怀里,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御侍父亲所在的书房。
  至少,应该替他,向尊敬的父亲告别。

  那个曾经慈祥地看着御侍的老人抬起头,看着我怀里已经断绝了气息的御侍,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悲痛,反倒是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是御侍大人的兄长们……」
  「这群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呢。算了,只要你还在就好。他的话,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吧。」
  「……公爵大人?!」
  「本来就是,只不过是个贫民窟的杂种,若不是他能召唤出你,这种玩具送给我都不要。 不过平时逗逗他看他一副感动的样子,还挺有趣。来,意大利面,我这就让人给你收拾收拾,你回头搬到他的房间去吧。」

  ……原来,连慈祥的父亲。都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

  我低着头看着紧紧闭着双眼的御侍,忽然开始庆幸他已经离开,不用再面对这样的事实。

  我抬起头,向眼前的这个家伙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那就麻烦公爵大人了。」

  所有的光全部消失的瞬间,眼中的世界原来是这样污臭,令人难以忍耐的现实。

  我发誓,我一定会实现你的所有愿望。
  这样一个污浊且丑恶的世界,所有人都应该认清它的真面目。
  但是,首先,我需要足够权势和金钱,那么,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吧。

意大利面


  曾经有过一个公爵大人,作为一个贵族,有那么几个私生子仿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自从料理御侍的出现,若是一个家族没有飨灵的存在,脸面上总是过不太去的。
  但是不知为何,他所有出生贵族的夫人生下的孩子,都没有料理御侍的才能。

  于是他找寻了很久,有一个出生于贫民窟的私生子,竟然有了这种无法遗传的天赋。

  他将这个孩子视作自己买来的玩具,一边将他完全地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他不曾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丑恶。
  同时在一边放任着自己其他的孩子们在背地里对他的伤害、以及他过去的那些“乡亲们”的勒索。

  于是,这个相信着世间美好的孩子,就在自己父亲的玩弄下,充满悔恨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毕竟,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是自己制造出来的。
  那便是他的所有物,想要怎么处理,也不过是看他的心情罢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孩子的离去,也带走了他想要利用的飨灵心中最后的一丝光芒。


  公爵的势力一点点被架空蚕食,瘫痪在床的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抓起了他的手,摁下了一份份转让书。
  而一个个拿到了转让书欣喜若狂的少爷们却陡然发现,这些拿到手中的文件,不仅没有带来财富,还让他们背上了大量的债款,欠条。

  曾经因为嫁入豪门而享受着贵族生活的少女,也沦为了那些落魄贵族赚钱的工具。

  真正接手了公爵所有势力的,却是那个一直忠实地站在公爵身旁的红发飨灵。
  而他的御侍却并不是他一直伴随左右的公爵。
  他的御侍,很早之前就离开了。

  在御侍离开前,备受欺瞒的他仿佛忽然醒悟了什么。
  他没让自己的飨灵对自己曾经的好兄长、好朋友们动手,但却向他的飨灵许下了一个愿望。


  奈芙拉斯特边境的小镇上,有着一个带着点传说意味的小酒馆。

  传说中,在这个酒馆最角落里有一张桌子,你有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想实现的愿望的话,可以在桌子下方的夹板中拿到信纸和信封,将你的愿望写在里面。

  如果你的愿望足够强烈,那么就会有人主动联系到你,将你的愿望实现。
  但是那些实现了愿望的人,或是离开,或是从此绝口不提。
  所以,没有人知道愿望是怎么实现的。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在实现了愿望之后,反而选择了沉默。

  意大利面走进了由罗宋汤经营着的这家酒馆,向站在柜台后的女孩儿伸出了手。

  「这是最近的几个委托人的名单和他们的祈愿。」

  意大利面自从被召唤出来,就一直在努力地完成御待的愿望。
  看到御待的笑容,那便是意大利面曾经最大的动力。

  然而从御待离开的那刻起,意大利面的世界便只剩下了一片粘稠污臭的黑暗。

  他依旧还是在一点一点为其他人实现愿望。但每次实现愿望的那一刻,向他许下愿望的人,会感受到意大利面曾经感受过的绝望。

  在意大利面即将离开的时候,红裙的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开口道。

  「对了,意大利面,最近又有一个贵族那边需要打点,我们的资金已经不是很充足了,每次都靠之前收取的代价,明显已经入不敷出了。」

  「……恩——,我知道了。最近……好像一块叫做苍蓝之石的宝石。据说拍出了天价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