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布朗尼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夺命特工
布朗尼初始皮肤.jpg

画师:

布朗尼满星皮肤.jpg

画师:

布朗尼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布朗尼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布朗尼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布朗尼头像.jpg 布朗尼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小野贤章 / 黑石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通宝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兔子.png
兔子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蔬菜汤.png蔬菜汤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1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7 /
Hp icon.png 生命值 29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942 / 594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23 / 570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66 / 5676
背景故事
认真严肃的少年。平日里一直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执事”为目标,来约束自己。其实在外人看来有些拘谨过度了,会忍不住想建议他放松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呢。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超时临界 布朗尼让自己的武器开始预热,武器前端开始聚集光芒,使自身下3次普通攻击时,每次攻击附加24点伤害。
能量技
歼灭火炮 布朗尼的武器前端发出炽烈的光芒后,开始连续不断的炮轰,对敌方距离最远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11点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拿破仑蛋糕头像.jpg 拿破仑蛋糕
超级歼灭火炮 布朗尼的武器前端发出炽烈的光芒后,开始连续不断的炮轰,对敌方距离最远单体造成自身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493点伤害。

餐厅技能

反差萌 贵宾少女的预约概率提高16%

神器

  • 歼灭火炮
  • 神器线路
布朗尼神器.png
布朗尼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88
Def icon.png 防御力 66
Hp icon.png 生命值 2153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334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912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494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9
生命值+718
普通节点3 攻速值+2470
攻速值+4940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3
防御力+66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8
生命值+1435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0
攻击力+61
攻击力+91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704
下:暴伤值+1013
上:暴击值+1407
下:暴伤值+2027
上:暴击值+2111
下:暴伤值+304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4
攻击力+68
攻击力+102
攻击力+136
普通节点10 暴伤值+1520
暴伤值+3040
暴伤值+4560
暴伤值+608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暴击值+3167
暴击值+4223
塔可节点Ⅰ(黄·暴击率)
技能1 战斗中,自身攻速值增加6.6%8.2% 9.9% 11.7% 13.6% 15.7% 18.2% 21.4% 25.2% 30%
技能2 战斗中,自身暴击伤害值增加6.6%8.2% 9.9% 11.7% 13.6% 15.7% 18.2% 21.4% 25.2% 30%
技能3 战斗中,自身暴击值增加6.6%8.2% 9.9% 11.7% 13.6% 15.7% 18.2% 21.4% 25.2% 30%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技能1 暴击后,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8%46% 55% 64% 74% 85% 98% 115% 135% 160%)的伤害并且附加4589 138 187 241 299 370 459 566 700)点的额外伤害
技能2 暴击后,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6%32% 39% 46% 54% 62% 72% 85% 100% 120%)的伤害并附加3264 99 134 172 213 264 328 404 500)点额外伤害
技能3 暴击后,对最近三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0%25% 31% 37% 44% 51% 59% 70% 83% 100%)的伤害并附加1938 59 80 103 128 159 197 243 300)点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Ⅲ(青·攻击力)
技能1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7%35% 43% 52% 61% 71% 83% 98% 117% 14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技能2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0%40% 51% 62% 75% 88% 104% 124% 149% 180%)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7%10% 13% 17% 20% 24% 28% 34% 41% 50%),持续6秒
技能3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0%40% 51% 62% 75% 88% 104% 124% 149% 180%)的伤害,同时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6%8% 9% 11% 13% 15% 18% 21% 25% 30%)的持续伤害,持续4秒
塔可节点IV(紫·暴伤值)
技能1 暴击后,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70点
技能2 普通攻击后,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20点
技能3 释放技能后,7%9% 11% 14% 17% 19% 23% 27% 33% 4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40点
塔可节点Ⅴ(黄·暴击率)
技能1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都会驱散最近一名敌方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同时有19%24% 29% 35% 40% 47% 54% 64% 75% 90%)概率使自身下两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
技能2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都会驱散最近一名敌方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若生命值低于15%,则有14%18% 23% 28% 34% 39% 47% 55% 66% 80%)几率直接杀死该角色(此效果每8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每次释放基础技能后,都会驱散最近一名敌方角色身上的增益效果,同时增加自身攻击力50%62% 77% 92% 110% 127% 147% 175% 207% 250%),持续4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您好,承蒙召唤,我是布朗尼。感谢您给我辅佐您的机会,我定会竭尽全力。
登录 欢迎回来,御侍大人,我这就为您准备热茶。
冰场 我会不停的提高自己,为了成为您最得力的执事。
技能 目标确认,已进入攻击范围。
升星 身为您的执事,这些小事都做不到怎么行。
疲劳中 会有这样的场面,是身为执事的我的失职。
恢复中 居然让御侍大人您产生担心的心情......我......
出击编队 仪容,整理完成,武器,装弹完毕,已准备就绪。
落败 不,我不能倒下......
通知 御侍大人,饭已经完成了。
放置台词1 就算无事可做,也不能松懈。
放置台词2 呼,差点睡着,好险。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枪身时常会有些余热,请小心烫手。
触碰台词2 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
触碰台词3 无须担心,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誓约台词 是,御侍大人,一切谨遵您的命令。额?这个不是命令?等,等一下,这个,是什么意思?
亲密台词1 诶?笑一下?这个,就算是您的命令,我也……您看,这样可以吗?
亲密台词2 额,御……御侍大人,您,您靠的太近了。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谢谢您选择我……我……不,没什么。
换装独白
夺命特工 好荣幸,能与红茶大人一起执行任务。只是……为什么给我的服装是猫耳女仆?

资料

食物 布朗尼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美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严肃
身高 178cm
关系 喜欢: B-52鸡尾酒头像.jpg B-52鸡尾酒
信条
就算无事可做,也不能松懈。
简介
布朗尼从外观上就十分引人注目,虽然看似坚实,其内在却包含温柔的甜味,也因此让人们对其本质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也正是这种独特的口感,让他成为了美国家庭餐桌上的“家常菜”。

故事

寒冰之地


  「唔哇,这里也太冷了吧,比边境要冷多了!」
   踏上奈芙拉斯特冻结了冰霜的土壤,拿破仑朝天吐出口雾气,和他身边的女孩一起搓了搓手。
  「幸好提前给你买了棉衣,你要真穿着之前那一身来,根本走不到这里。」

  女孩是我和拿破仑在路上偶遇的,准确的说,是我们在路边捡到了她。
  她当时失去意识,倒在路边,看起来只有十岁大的样子,衣服破破烂烂,憔悴得让人心疼。
  拿破仑在我之前先发现了她,我们一起将她带回了住处。
  本想在她醒来后问她家在哪里,好将她送回去,没想到这一问就将我们带到了鲜少踏足的奈芙拉斯特。

  她没有和我们细说她的身世,我们掌握的情报不多,只好一路打听着寻人。没办法,我们不能由着这样一个女孩子独自从格瑞洛前往奈芙拉斯特寻找家人。如  果她在路上出了意外,我的良心会始终不安,我相信拿破仑也是一样。

  不过,我们都没有刻意告诉她,我们是飨灵。

  「是这条路吗?」女孩裹紧了厚重的防寒斗篷,踮起脚想尽可能地向远处眺望道路尽头的村镇。
  「根据你给出的信息,和我们调查的情报,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不过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们找个地方搭帐篷休息吧。」
  「嗯……」

  女孩对这个答案显然并不满意,只是怏怏地应了一声,反倒是终于等到休息了的拿破仑兴致依旧很高。

  「布朗尼,我们还有甜食吗!」
  「很遗憾,都已经吃完了,请你再忍耐一天。」
  「啊──糖分要不足了──」
  红叶月的奈芙拉斯特已经算是冬天了,夜里一旦起风就刮得人生疼。女孩还小,脚程不快,只有今晚露宿一夜,明天再赶去最近的镇子搜集情报。

  我搭帐篷的时候,女孩并没有袖手旁观,她在尽可能地帮我。不过,这是最近才开始的。

  在最初,我都不能相信她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她总会露出不符合年龄的阴郁神情,没有孩子的活力。
  既不亲近我们,也不会将自己做不到的事拜托给我们。我想,她还没完全信任我们。
  我当时以为这是大小姐的矜持,即便落难了有托于人,也不能太过降低身份。
  幸好,拿破仑很善于获取他人的信任,他的自信和温柔天生就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白天的时候,孩子王一样的拿破仑总会逗女孩开心,连最喜欢的甜食都愿意分享给她,以换取一个展露笑颜的旅伴。
  到了晚上,则是由我安抚噩梦惊醒的女孩,让她安心。
  今天又是我守夜,在女孩被噩梦惊醒后,我习惯性地安抚她,为她拭去眼泪。
  我从不问她梦见了什么,只是等她情绪平复再退开。没想到,她抓住了我的衣服,轻声对我说。

  「谢谢。」

  我愣了一下,回给她一个微笑。这个道谢,代表着她终于信任我们了吧?

奇怪的飨灵


  第二天,拿破仑让我先行一步前往镇子。虽然名目是提前给他买好他吵着要的甜食,等到我们会和,他就可以直接吃上甜食了。但其实,我是为了搜集情报才提前出发的。这样的话,等到他们抵达镇上,我们或许可以缩短滞留的时间,早点将她送到目的地。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怎么说还是会有许多不便。

  奈芙拉斯特的小镇风情与格瑞洛完全不同,生活在冰霜中的人们比起生长在温室中的格瑞洛人要凶悍得多。
  我在镇上看到一个被偷了的人,他举着一把刀追逐那个可恶的小偷,同时还在高声咒骂,这架势仿佛抓到了小偷就要将他千刀万剐。
  当小偷从我面前跑过的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举着刀追上来的男人跑到我面前时,我才意识到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但已经有人比我更先冲了上去。

  更准确的说,他是飞了过去。

  机械的双翼带着青色的火焰,从空中俯冲到小偷面前,风刮得小偷一个不稳摔坐在地,他就是在这时从小偷怀里拿走了被偷的东西,还给了追上来的失主。
  失主似乎并没打算放过这个小偷,想趁着受到惊吓的小偷还没站起来的时候,让他吃个教训。
  但那人纹丝不动地挡在小偷面前,面对不仅没有道谢,甚至还出言威胁他的失主也面不改色,连咒骂都没有还口。

  毫无疑问,他是和我一样的飨灵,却给人种「机械」的感觉。

  突然地,他开口问道。
  「你知道邪神遗迹在哪儿吗?」
  「哈?你问这种事情干吗?给我让开,不然我要你好看!」

  男人一定也看出了他是飨灵,所以才没有真的对他动手,只是口头上的威胁。我敢肯定,只要他离开,男人就会把在他身上吃到的瘪,都还到那个小偷身上。

  「你知道邪神遗迹在哪儿吗?」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时有个路人回答了他的问题。
  「出了镇子,一路向北走,就在极雪原……可是,你为什么要去那里?」

  「谢谢。」
  他向那个人道谢,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还坐在地上的小偷提了起来。
  「不要杀了他,将他送去治安官那里。」
  说完,他放开小偷,展翅飞走了。

  男人看他飞走,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口。
  「飨灵也有这种脑子有病的吗?明明能活那么久,放着好好的生路不走,偏要去寻死。」

  听到男人的话,我也感到了奇怪。我就算在格瑞洛,也曾听说过邪神遗迹的危险,他为什么执着要去那里?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男人已经走向了小偷,我急忙上前,抓住又想逃跑的小偷。

  「请您住手,不要动用私刑。我会带他去找治安官的,让他接受应得的惩罚。」

  我觉得这个飨灵奇怪得令人在意,目前,女孩的事情才更加紧迫,我还是尽快解决眼前的事吧。
  说不定,我还可以从治安官那里获得有关女孩家人的情报。

女孩


  我在这个镇子并没有打听到关于女孩家人的情报,就连从外地来此赴任的治安官也没有更多信息。我们可以说是扑了个空,只能循着之前的线索再一路找过去。

  「怎么还没来……」

  我带着从镇上买来的甜食,在镇口等待与拿破仑会和,但直到约定时间,他也没带着女孩到达镇上。
  我原本还觉得是不是拿破仑在路上起了玩心,带着女孩一路走一路玩,速度也就慢了。
  但我越等越觉得不对劲。拿破仑如果和人作了约定,就一定会做到,一定是路上出了事。

  我慌忙出镇去找拿破仑他们,毫不意外在近郊听到了战斗的声音──是堕神。

  靠近小树林的地方,拿破仑正在和一个人形堕神战斗,附近没有第三个人。我没有细想,当即将身后的炮筒取下,加入战斗帮助拿破仑击退了堕神。

  直到树林回归平静,我才开口询问拿破仑。
  「那个女孩呢?」

  拿破仑听到我提起女孩,胜利的昂扬立刻变成了气恼的抱怨。
  「她一见我和堕神战斗,立刻扭头就跑!就像不相信我能胜利一样!」

  我叹了口气,只好先安抚拿破仑,小女孩见到堕神害怕跑掉是正常的,一定不是因为不信任他。
  我还记得她昨晚向我道谢的样子,那之后她很快就睡着了。如果不是因为信任我们而感到安心,还能因为什么呢?

  「这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堕神,不能排除还有其他堕神的可能性。我们快去找到她,如果她遇上堕神就危险了。」
  「知〜道〜了~甜食呢?我要先摄取糖分!」
  「给你,边走边吃吧。」

  沿着女孩跑走的路线,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她。树林里的土地并不平整,她跑的时候没有注意,脚下踩空从坡上滚下去扭伤了脚,肿得完全没法走路。
  我单膝跪在她面前,试图将她抱起来,却没想到被她一掌拍开。

  「你们这些飨灵不要靠近我!」

  我诧异地望着与之前完全的不同的女孩。恐惧与憎恨的神色,就连我们初次见面时都没有见过。

  一直以来,人类都是依靠着飨灵保卫他们的家园与他们自己。就算有误解,也不至于在救过他们后,还会充满敌意地驱逐飨灵。

  到底是什么……让她对飨灵产生这样的敌意?

  「胡闹也该有个限度吧你!」
  平时只要有甜食就不会计较绝大多数事情的拿破仑,在此刻对一个不过十岁的小女孩抬高了音量,仿佛生气了一样。
  「是我们这些飨灵答应带你找家人,也是我们这些飨灵把你从堕神手里救了出来诶!」

  除了初遇时,向来不在我们面前哭的女孩被拿破仑吼得噤了声,不一会儿就放声哭了起来,打了我们俩一个措手不及。

  我拿出手帕,想要为她拭去眼泪,她却扑进了我怀里,就像我们初遇时那样,哽咽着向我们提出请求。

  「请你们……帮帮我!」

邪神遗迹


  「她睡着了……」

  在哭着向我们诉说了自己的身世后,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女孩终于筋疲力尽,在我怀里睡了过去。

  看着女孩满脸泪痕的睡颜,我在脑海中整理刚才收到的信息。
  她原本生在富庶之家,却惨遭灭门之祸,而那个凶手就是飨灵──一个背后是机械双翼,还冒着青焰,如同机械一样的飨灵。

  她以为自己也要像父母那样死去了,那个飨灵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准备杀她的时候犹豫了。
  她趁着机会挣脱了飨灵的钳制逃跑了,一直到她跑出所在的城镇,那个飨炅也没有追上她。

  骤然流离失所的女孩心中怀着仇恨的种子,却没有复仇的能力。
  她只能先去寻找可以依靠的人,再寻找杀人凶手。

  而她所说的那个飨灵……

  「这孩子也够可怜的。早知道不这么凶她了,明天多给她留点甜食吧。」
  拿破仑压了压帽子,语气一如既往地轻松,似乎没打算接受女孩的请求。

  「她说的那个飨灵……我见过。」

  我将女孩抱起来,和拿破仑一起往镇上走。几番犹豫之后,我决定告诉拿破仑自己在镇子上的所见所闻。

  「……但他看起来,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人。」
  我怕会吵醒女孩,压低了声音。
  「而且……他好像独自去了邪神遗迹。」

  「一个人去邪神遗迹!这不是找死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找死啊。难不成是因为以前犯下的过错想要赎罪?」
  「不清楚……虽然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但他给我的感觉确实和一般的杀人犯不一样,或许是另有隐情。」

  「这是你的直觉吗?你居然在凭直觉看人了!」拿破仑诧异地打量我,就好像我说了一个笑话。

  「不是直觉……他当时救了一条人命。」我低声反驳他。
  「他不是枉顾性命的人。」

  「那个人也不一定就会杀了那个小偷嘛……况且他不是要去那什么邪神遗迹吗?他要是死在了那里,这孩子的仇也算是报了。」

  「我们去找他吧。如果真的另有隐情,我们或许可以查出女孩一家被杀的真相,他要是死在那里,我们就无法知道真相了。你难道不好奇吗?」
  「顺便去搞清事件真相也不是不行,我确实有点奇怪她家是怎么回事……不过你这次积极过头了吧?」

  面对拿破仑的询问,我低头看了看熟睡的女孩,脑海中同时浮现出那个飨灵说「不要杀他」时的样子。
  就算他真的是杀人凶手,也一定有什么原因。我想知道真相。

  不论真相是什么,我都要把它交给这个只有十岁的女孩。
  就算是,为了她付出的信任。

  这一次,她选择了信任我们。我们也该告诉她,并非所有的飨灵,都是恶人。

  「我希望她可以化解对飨灵的仇恨。」

  拿破仑最终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们在镇上暂时安顿了女孩,并请了一个人暂时照顾她,直到我们回来。

  离别时,女孩抱住我的手臂,让我们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和拿破仑一起答应了她。

  我们会带着真相回来的。

布朗尼


  布朗尼原本是普通的执事,恪尽职守,严谨认真。
  他的御侍曾是远近闻名的书商,却因为一个赌约将毕生的藏书输给了别人。而他自己,也因为一个赌约,成为了拿破仑蛋糕的副官──或者说是专职后勤官。

  虽然布朗尼在最初不是很适应拿破仑蛋糕张扬的行事态度,但随着与拿破仑蛋糕的相处,他也不再如过去一般拘谨。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拿破仑蛋糕从不会按部就班做事,让布朗尼不得不改变自己按照命令做事的习惯。

  后来,他们遇到了一个被飨灵杀害了父母的女孩。
  对于家庭的变故,女孩只知道她看见的那一部分,但是看见的那一部分就是真相吗?
  就像布朗尼的御侍输掉的那个赌约,对方只要他看到他需要看到的那个部分,而不是他在赌约中的误导。

  谁也想不到布朗尼会遇到B-52鸡尾酒──那个杀害了女孩父母的飨灵。

  布朗尼在初见B-52鸡尾酒时,可以从他的行为中推测出他是个「珍惜生命」的人。否则,他怎么会阻止别人杀死一个被人唾骂的小偷呢?

  但也正是这个飨灵,残忍地杀害了女孩的一家。

  布朗尼想不通,同一个人,怎么会有截然相反的行事方式?

  说服拿破仑蛋糕和他查出真相并不难,要在邪神遗迹找到B-52鸡尾酒也没那么难。循着一条被清出的血路,他们在遗迹中看到了被堕神们层层包围的飨灵。
  当时的B-52鸡尾酒倒在地上,虚弱不堪。

  「呼,赶上了,幸好还没消失……布朗尼,快点扛上他走,回去再给他治疗,现在就——战略性撤退吧!」

  布朗尼和拿破仑蛋糕把虚弱的B-52鸡尾酒带回了他们现在所住的旅店,布朗尼就像最初照顾女孩一样,在B-52鸡尾酒身边照顾他,直到他醒来。

  「我……还活着。」

  布朗尼坐在床边,平静地看着B-52鸡尾酒。

  「是我们救了你。」
  「……谢谢。」
  「不用谢……你介意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去邪神遗迹吗?」
  「……我想证明,我不是『机械』。」

  或许是因为不久前经历了痛苦与死亡,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生」的B-52鸡尾酒对他「重生」后第一个见到的布朗尼说,他不是寻死,他想活着。

  躺在床上的B-52鸡尾酒平静地看着布朗尼,布朗尼则露出了惊讶又困惑的表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下去。
  但是,他必须要从B-52鸡尾酒那里问到真相,拿破仑蛋糕和女孩就在隔壁,等着他的答案。没有办法,布朗尼硬着头皮向B-52鸡尾酒问起女孩家的事情。

  意外地,B-52鸡尾酒将一切都告诉了他。不论是意大利面利用诅咒之石和谋财害命,还是把他当做杀人机器命令他做事,这一切都告诉了布朗尼。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为什么要隐瞒?」
  「因为...…..」

  布朗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一个被背叛的人,就算向背叛他的人复仇在常理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那你以后想怎么办?」
  「我不知道……」

  B-52鸡尾酒沉默良久,久到布朗尼认为他真的不知道。
  但是,他开口了,只是简单的话语,却再次触动了布朗尼。
  「我想……感受到更……多活着的感觉。」

  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简单愿望,却是B-52鸡尾酒的人生目标。
  而这个从他手下逃走的女孩,虽然只有十岁,却比布朗尼更明白那种想要活下去的渴望。
  虽然她还是不能原谅他,但她也知道,就算杀了他,也不算是真正为父母报了仇。那个真正的凶手,还在奈芙拉斯特的某处自满于他玩弄他人的本事。

  女孩含着眼泪,抬头望向若有所思的拿破仑蛋糕。

  「可以请你们……再帮我一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