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布丁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假日警司
布丁初始皮肤.jpg

画师:

布丁满星皮肤.jpg

画师:

布丁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布丁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布丁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布丁头像.jpg 布丁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中配) 泽城千春 / 黑石
获取途径 小费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青伞.png
青伞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花生酥.png花生酥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84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0 /
Hp icon.png 生命值 245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06 / 144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37 / 114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45 / 3410
背景故事
严肃认真的西装少年,有些刻板,喜欢将所有事情都安排 井井有条,对周边的人有些冷漠,唯独对果冻的事极其用心。无时无刻的陪在果冻身边,为她保驾护航。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布丁护盾 召唤出巨大的布丁保护队友的安危,对友方当前生命值最低的单位施放一个护盾,吸收30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焦糖喷涌 布丁愤怒的不能控制住自己!喷涌出大量的焦糖席卷敌方全体,对敌方全部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50点额外伤害。

餐厅技能

强身健体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胃口大开 (1级)顾客有5%几率额外吃1份饭。(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1星开启】
声名远扬 (1级)顾客用餐后额外获得1点知名度奖励。(适用职业:主管、服务员)【3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您好,我是布丁,今后有关于工作的事情,尽管交给我来料理吧。
登录 您回来了,您可以稍作休息,一会还有些日程要完成。
冰场 御侍大人,很高兴见到您。
技能 不守规矩的家伙,要好好管教。
升星 意料之中,但有些开心呢。
疲劳中 我的记事本怎么不见了!御侍大人,我要去找一下。
恢复中 好好计划一下明天的日程。
出击编队 到了该战斗的时刻了。
落败 结束了吗?
通知 时间刚刚好,御侍大人,饭已经完成了。
放置台词1 内涵与变通是经纪人需要有的职业素养。
放置台词2 最近总有一些人在做逾越的举动呢,不要紧吧?
触碰台词1 御侍大人,希望您能更加顾好自己的分内工作。
触碰台词2 有点担心果冻呢,不知道她能不能应付的了那些媒体。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叫我吗,请问有什么事?
誓约台词 以后御侍的生活交给我就好了,我会安排好的,一定会很幸福!
亲密台词1 啊,出去玩啊?我先看看日程。
亲密台词2 工作方面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那个,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亲密台词3 又丢三落四的?你啊,对自己家也熟悉一点好不好?
换装独白
假日警司 即使是举国欢庆的节假日,巡查执法也不能有半点松懈。

资料

食物 布丁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英国
诞生年代 16世纪
性格 严谨
身高 167cm
关系 喜欢: 果冻头像.jpg 果冻

讨厌: 蛋包饭头像.jpg 蛋包饭

信条
内涵与变通是经纪人需要有的职业素养。
简介
诞生在绅士之国的布丁以其名涵盖了近乎所有甜点的称谓,美味的它并非从外观上就能够体现出来,只有真正品尝之后才能感受到那种温柔到全身的香甜。

故事

木漏日之街


  远离喧嚣繁华的商业街道,这里是一条相对来说,比较冷清的老街道。

  这里的建筑并没有被翻新过,建筑的墙壁也都有着斑驳可见的痕迹。但这条街上有很多树,阳光穿过树叶缝隙的稀稀疏疏的光影,大概就是这条街道独有的色调。

  透明的玻璃,一缕阳光穿过树叶,穿过这扇落地窗,固执地投落在桌面上。和往常一样,我站在餐厅的木桌前,拿着洁白的布擦拭着桌上的玻璃杯,再静静地摆在桌上。

  被安置好的玻璃杯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了好看的七彩颜色,那是阳光的色彩。

  虽然现在还没到餐厅开始营业的时间,但这里离我居住的孤儿院很近,我也就成了第一个过来准备的人。

  我喜欢一尘不染的环境和井井有条的生活。这也许是受作为和修女的御侍大人一起在修道院生活的影响,但我并不讨厌这样。

  虽然御侍大人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但是为了照顾好御侍大人留下来的孤儿院,我才找了现在这份收入不错的兼职。

  我通常也是最晚离开餐厅的人。

  至于原因,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里是按工作时间来计算工资的缘故。而是偶然间在深夜听见了那个从不远处传来的那个歌声,不知为何沁入了我的内心。

  之前我试着寻找过那个声音的源头,但也总是不了了之。

  我只能一起期待着那个歌声伴随着黑夜出现,然后静静地听着,直到它消失于这被树木笼罩的街道。

无名之家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这里。

  这里是位于旧街区的一所由修道院改建而成的孤儿院。

  这个没有名字的破旧地方,住着御侍大人最想守护住的人。

  被老旧的木栅栏圈住的更为老旧的建筑物,就连知道它历史的人也不存在了吧。

  年老的树木将孤儿院掩藏了起来,深夜里没有灯光,更显得清冷。

  但这正是个适合休憩的地方。

  「布丁,你站在门口..做什么呢? 」

  小小的身影从破旧的木门中冒出,棕色的垂顺长发,蓝色的眼眸,拼尽全力似的呼喊却也只有平常人小声说话的音量。

  如果不是在晚上就根本听不见她的声音吧。

  「我刚刚回来而已。」

  我用手语比划着意思,对她说道。

  那孩子有些胆怯地望着我,很快又低下了头。

  我之前就知道,她喜欢在无人的深夜,出来一个人待在旁边的那棵香樟树下,静静地坐着。

  那曾是御侍大人教她读书识字的地方。

  本来我以为她一直在思念着御侍大人,现在却觉得不尽然。

  那孩子每天都是在同样的时间离开房间,坐在那棵树下。

  那表情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今天..来了新的同伴...」

  瘦小的肩膀在微微地颤动着。

  「嗯,我知道了。」

  其实今天早上去餐厅工作前,我就已经从修女们那里听说了这件事。

  说是早起准备食材的修女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被遗弃了的男孩。

  只是这个男孩不爱说话,无论问什么都不回答,不得已只好先把他带了回来。

  为了方便称呼,修女们给男孩取了名字——约珥。

  「夜深了,小心受凉,快回去睡觉吧。」

  我走近了些,一边说一边用手做着相同的意思。

   那孩子点了点头,就走了进去。

  御侍大人告诉过我,她是因为听力障碍才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的孩子。

  虽然是这样,但起初那孩子还是能听清一些的,可以和人说话,也是在那时候御侍大人教会了她读书识字和手语。

  在这所孤儿院里,大多都是没有了家人的孩子,但无法正常和人交流的只有那孩子一个。

  时间慢慢消耗着她的听力,她所能听清的话语越来越少。

  直到御侍大人去世,本来还很爱笑的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笑容,性格也渐渐变得内向起来。

  大概因为这孩子本身就是个敏感的人。

  她在不断失去自己正常的听力的同时,渐渐学会了察言观色和唇语。

  我甚至开始有些觉得这孩子变得难以应付。

  她疏离的眼神,似乎看穿了我现在空无一物的内心。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我就时常感觉自己毫无内涵。

  无论自己学会了多少事情,也没有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我无法想象自己会执着于什么事情,就像我也无法想象那孩子日渐衰弱的双耳,给予她的是怎样的世界?

咏唱的少女


  清晨的阳光穿过树的枝丫,迎来了一天的开始。


  棕色的墙面由于年久失修的常年的日照,从裂纹中可以看到里面深红色的砖纹。


  大概是因为这里是由修道院改建的孤儿院,这里的大厅和走道有着很多的神像,就连窗户也是由彩色玻璃拼成了神的画像。


  孩子们除了在房间里睡觉,平日的生活几乎都是在大厅里的。

  若是像现在这样阳光正好的天气,孩子们也会在孤儿院周围的草地上玩耍。


  我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一切如御侍大人所愿。


  那个内向的孩子依旧还是坐在那棵香樟树下。与以往不同,香樟树下除了那孩子之外,还有另一个被树干遮挡住的人影。


  那时的我并没有心思去深究这些。

  只是觉得有人能陪着她的话,也许她的世界就能美好些。


  安排好孩子们早上的祷告和早餐之后,我便出门去餐厅工作。

  午饭和晚饭的材料也会在离开之前准备好,而烹饪食材和分发食物的任务全都交由修道院里其他的修女和年长的孩子去完成。


  这样和平的日子一直这么持续着。


  直到某一个深夜,那个瘦小的身影没有像之前那样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今夜的月光很好,满月的银辉倾洒下来,世界都变得柔和了。


  我也只是觉得有些忐忑,才会去那孩子住的房间里看看。

  果不其然,我刚才的不安得到了印证。

  狭小的四人房间里,所有人都沉沉地睡着,只有她的床铺空空如也。


  我的记忆中的这个孩子,一直不怎么和其他人说话,

  为了不引起太大的风波,我独自一人在外寻找着。

  眼下已经是深夜,本来就人烟稀少的街道,现在更加安静。

  从孤儿院一路,寻遍了所有可能停留的地方。


  就这么到了我打工的那家餐厅附近。

  这时,我有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甜蜜而又温柔的声音,像是带着清香的微风,又似沁着香甜的的雏菊。


  这次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离的很近。

  近到让我恍惚以为只要后退一步,转身便能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一样。


  我知道,现在不断传来的歌声,就是一直以来我所寻找的那个声音。


  像是被牵引这一样,我就这么渐渐走进了一条被街道的树林遮蔽着的小径里。


  在被树叶遮住了大部分天空的街道中,如果不是现在,我想我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一处空地。

  虽然这里也被参天的树木围绕着,但是只要云没有遮盖住月亮,就能很清晰的从枝叶的缝隙中看到一整个月亮。


  月光顺着树叶留下的空隙投下淡淡的光辉,那光辉   照耀着正在歌唱的女孩身上。


  茶绿色的柔顺长发在月光下随风飘动着,女孩虽然闭着眼睛,但也能看到她脸上漾着的灿烂的笑容。


  我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些滞空,周围的时间仿佛真的停止了一样。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果冻的那个夜晚。


最初的愿望


  「布...丁...」
  一双手拉着我的衣角,把我从这停滞的时间里带了回来。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刚刚还在找人的我,听到那歌声后,转眼就忘记了这些。

  「你一个人怎么会跑到这来。」

  我略微加重了一点平时的口吻,倒是有点像责备的语气。

  「不是...一个人哦。」
  她这么对我说着。

  我这时才看到在她身后的那个和她年龄相仿,金发碧眼的男孩。
  要是没记错的话,他是刚刚才来到孤儿院的那个男孩,名字叫做约珥。

  还没来得及细想,刚刚的歌声陡然就停止了。

  「太好了,有人来接你们了!」
  茶绿色双马尾的少女笑脸盈盈地蹦跳着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是布丁,不好意思,这两个孩子给你添麻烦了。」
  我微垂着头,向她表示感谢。

  「没事的哦,很久没有人听果冻唱歌了呢,果冻我超开心的哦~」
  果冻用着甜甜软软的声音说着,连笑容都带着满满的元气。

  「你住在这里么?」
  「嗯,毕竟在流浪中嘛~」
  「流浪?」
  「嗯... ...不对,应该这么说,果冻正在做成为偶像的训练哦~」
  果冻似乎犹豫了一下。
  「偶像?」
  结果,那是个更让我难以理解的词汇。

  「嗯!果冻我是偶像,嘿嘿...」
  果冻象是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拍着胸脯坚定地说着。

  「偶像可是能用歌声给大家带来笑容的人哦!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能带给大家笑容的最棒的偶像!」

  果冻甜甜地笑着,那笑容让我一瞬间感受到了什么不可捕捉的东西。

  月亮很快地藏进了云层里,又很快地被自由的云所抛弃。
  「那不是很好吗?」
  我这样说道。

  我不会特地去想追求什么,对周围的人和事也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所以我喜欢那些会为了自己梦想不断努力的人。

  不,确切点来说,应该是羡慕吧。

  我这样想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这时月亮刚刚从云层中冒了出来,而我那若有似无的苦笑,正好就被那双像猫一样灵动的眼睛捕捉到了。

  「布丁,你没有想做的事情吗?」

  「没有。」
  我的语气平静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那只要把要找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当做现在的梦想不就好了吗?」
  果冻并没有被我突然的低气压影响到情绪,依旧活力满满地鼓励着我。

  「现在没有找到想做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好,没有想做的事情,也就是什么都有尝试的可能性,这样不是也很棒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没有改变,可我内心一直以来的阴霾却好像被这个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一扫而光。

  一定是因为她的歌声和一直以来都期望着的那个声音一样的缘故吧~

  「蕾希,约珥,我们回去吧。」
  我将那两个孩子拥在身侧,正准备离开。

  转身的那个瞬间,连我自己也不明白那时是怎么想的,明明觉得会被拒绝的。

  可我还是回过身问道:
  「对了,如果你还在流浪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回去。」

  而且,完全不是疑问句。
  我大概是第一次对自己感到绝望。



  「真的可以吗!?」
  那时她所展露的笑颜,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吧。

  即便是现在想起,我也觉得自己希望能保护她的歌声和笑容的强烈愿望,从未改变过。

布丁


  「欸~果冻你要走了吗?」
  「不要走哦,呜呜... ...」
  「对啊,你才来这里没多久呢~」

  这是果冻到了孤儿院的第六天的早晨。
  虽然只是短暂的时间,却已经和孤儿院的孩子们打成一片。

  孩子们都非常喜欢果冻,一听到果冻的离开,全都围上去,拉着她的衣角挽留着。

  「果冻我一定会回来给大家唱歌的哦,只是,现在果冻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果冻笑着说道。

  「重要的事?」
  孩子们歪着头问。
  「嗯,果冻要去成为更棒的偶像哦!」

  「哇!那是不是很厉害!」
  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们互相夸耀着,就像他们以前自己说着自己以后要成为怎样的料理御侍一样的自豪感。

  那时的场景,布丁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因为也是在那一天,布丁决定和果冻一起离开孤儿院。
  几乎没有孩子像果冻那样拉着布丁撒娇,布丁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围着果冻的那些孩子们。

  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拉扯着,布丁往身后看去,是蕾希。
  「要准备走了吗?」
  「嗯,今天就会离开这里了。」
  「以后半夜不要再随便乱跑了。」
  「嗯,我有约珥陪着我,所以没事的。」
  「那就好。」
  「你终于找到了更想要去做的事情了吧。」
  布丁全城都用手语在和蕾希对话,而在蕾希身后的约珥只是静静地听着。


  布丁决定离开的前天晚上,修道院里还是和平时一样安静地进入了熄灯时间。
  然而在这静谧漆黑的夜晚,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还若隐若现地在一扇窗口闪烁着。

  「你准备去哪里?」
  布丁一脸认真地问果冻。

  「果冻也不知道呢~毕竟以前一直都是和御侍大人在一起的呢。」
  果冻笑嘻嘻地说着,完全不像是一个即将要离开的人。

  「你这样真的可以出去吗?」
  「大家都是好人哦~果冻最喜欢大家了。」
  「别的先不说,万一被那群黑衣人抓到的话......」
  「黑衣人?那是谁?布丁的朋友吗?」
  「... ... ...」

  「你这样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布丁用手扶着额头,说道。

  「嗯?布丁你是在担心果冻吗?」
  果冻一脸无害地凝视着布丁,然后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凑近,压着身子说道。
  「那布丁愿意来做我的经纪人吗!」

  「经纪人?」
  「嗯!如果有布丁在的话,果冻就不会觉得害怕。」

  布丁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思考着什么,才说道。
  「我要代替御侍大人守护着这家孤儿院,所以我才要一直留在这里。」
  「欸?」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说实话,我不善长应付孩子,所以我一直在想我能做的事。」
  布丁认真地思忖着。
  「经纪人的工作就是计划和安排你的日程生活,对吧?」
  「嗯!」
  「好,那我成为果冻你的经纪人。」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布丁如此起誓着。

  「嗯嗯!果冻也会努力的!」
  果冻不知是紧张还是高兴,连说话的声调都变高了。

  「嗯,没关系,你只要做自己就好,我会在你所能触及的地方保护你。」
  布丁用手摸了摸果冻的脑袋,这是他唯一从御侍大人那里学会的用来安慰别人的方式。

  布丁明白想要守护的东西,并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因此,布丁才决定离开这里,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改变自己,他还希望可以给那些孩子带来更好的生活。


  离开了孤儿院之后,布丁和果冻两个人开始了演艺生涯。
  从一开始的街头道之后的地下偶像,果冻渐渐变得受欢迎了起来。
  虽然日子渐渐变得忙碌,但起初他们每周都会抽一天时间回来看看孤儿院的孩子们的。

  但是后来果冻便得越来越受欢迎,演唱活动也越来越多。
  布丁所接下的任务和职责也越来越重,因为工作缠身,布丁对果冻的自身限制也越来越多。

  然而,也就是在那段忙碌的时间里,孤儿院那边发生了变故。
  一只名为贪食的堕神袭击了孤儿院,仅仅只是一瞬间,孤儿院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等到修女们告诉布丁,他再次来到孤儿院的时候,只是荒凉的残骸而已。
  他一心想要守护住的那个地方,没有了。

  修女们告诉布丁孤儿院里幸存的孩子们都已经安置到其他地方去了。
  只有蕾希和约珥,一个下落不明,一个生死未卜。

  蕾希本来已经被人带了出来,但是因为约珥还留在里面,执意要冲进去找约珥。
  之后是料理御侍发现了晕倒的她,才又把她救了出来。
  但是因为迟迟没有传来约珥的消息,蕾希偷偷地溜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过。

  听着修女说的话,看着眼前荒芜的孤儿院,就连布丁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非常悲痛的。

  可即便曾经的一切都被毁坏,他也没有什么实感。
  只是觉得内心似乎空了一块,像深邃的黑洞一般,让他觉得有些窒息。

  这里会变成这样是堕神的缘故吗?
  还是因为是自己呢?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离开这里的话,结果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布丁时不时就会这么思考。

  已经不能再看到孩子们欢笑着的脸了,我自己比谁都要清楚这样的现实。
  但是如果让果冻知道,她一定是会哭的吧。
  布丁这么想着,就再也没有和果冻回过孤儿院。

  但即便自己再三阻止,果冻还是蛮着布丁,一个人偷偷地溜出去过一次。

  不过,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偷偷溜出去的果冻,被某蛋字开头的痴汉飨灵追了一路。
  自那之后,果冻就再也没有去过孤儿院。
  布丁也把那个蛋字开头的痴汉列进了自己的黑名单里。

  孽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