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巧克力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逆时魔术师
巧克力初始皮肤.jpg

画师:

巧克力满星皮肤.jpg

画师:

巧克力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巧克力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巧克力头像.jpg 巧克力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兴津和幸 / 吴磊
获取途径 召唤小费商店空运
专属堕神 头像-巨型水豚.png
巨型水豚
头像-暴食.png
暴食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蔬菜沙拉(食物).png蔬菜沙拉(食物)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06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5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Hp icon.png 生命值 39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06 / 258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59 / 2842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82 / 4032
背景故事
拥有着独特魅力的青年。手持着一束玫瑰,随时准备着将它送给自己心仪的人。蓝色的眼瞳夺人心魄,与他对视超过三秒钟便会感觉自己的心被偷走了。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浪漫花语 巧克力将手中的玫瑰投向天空,提高友方所有单位的攻击力4点,持续5秒。并有概率提高暴击率30,持续5秒
能量技
香甜气息 巧克力散发出香甜气息引诱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带150点伤害。并有概率眩晕最近的敌方单位,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咖啡头像.jpg 咖啡
超级香甜气息 巧克力散发出香甜气息引诱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带195点伤害。并有概率眩晕最近的敌方单位,持续4秒。

餐厅技能

温柔的心 贵宾公举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呵呵,初次见面,我是巧克力。
登录 每一次等待你的时间,总让我觉得度日如年。
冰场 有不忙么?那来我的房间里坐一下怎么样?
技能 待在我身后。
升星 这样,你是不是会觉得高兴呢?
疲劳中 不要担心,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恢复中 不想看到你担忧的表情,我希望你待在我身边时总是快乐的。
出击编队 我会尽全力的,所以永远保持你的笑容吧。
落败 不…不可以…
通知 饭好了,需要我去拿出来吗?
放置台词1 就这么看着你也感觉挺好的。
放置台词2 不管是什么话,都可以和我说。
触碰台词1 今天过得怎么样?
触碰台词2 如果我将玫瑰花送给你,你愿意收下吗?
触碰台词3 问我喜欢的类型?呵呵,你猜,会是什么呢?
誓约台词 从此以后,我的玫瑰花只属于你一个人,我的眼里也将只有你的存在。不管你去哪里,做什么,我都会在这里,等着你回家。
亲密台词1 是不是有些累了?,来, 我帮你揉一下肩膀。
亲密台词2 今天的你依旧那么漂亮呢。
亲密台词3 呵呵,怎么脸红了?你真的,很可爱。
换装独白
逆时魔术师 如果我让时间停止,将你永远的困在情人节这一天里,陪着我一起到永远,你会愿意吗?

资料

食物 巧克力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南美洲
诞生年代 16~18世纪
性格 热情
身高 186cm
关系 喜欢: 咖啡头像.jpg 咖啡 提拉米苏头像.jpg 提拉米苏
信条
不想看到你担忧的表情,我希望你待在我身边时总是快乐的。
简介
巧克力是甜蜜而又充满了神秘的存在,黝黑外表,细腻甜美的口感带着玫瑰一般诱人的香气,为你送上独一无二的邂逅。

故事

生离


  大雨淋漓,行人都纷纷跑去避雨,只剩下他们还杵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位是我的御侍大人,一位是在王国军中任职,即将要按照军令远赴他乡参与战争的,她的恋人。

  “你要走了吗?”我的御侍大人背对着我,面向她的恋人开口询问道。

  “嗯。”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的回答。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两个人陷入无言的沉默。

  “别等我了。”

  御侍大人的身子一僵,看着说完话就转身离开的恋人,呆立在原地。我想要出声提醒她不要再淋雨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一天后,御侍大人开始发起了高烧,日夜被梦魇折磨,昏迷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叫着恋人的名字。我有时会握住她的手,希望能借此让她不安的心情平复下来,有时会拿着毛巾擦拭她的面孔,擦去她脸上凝固的泪痕,也希望能抚平她紧锁的眉头。

  御侍大人退烧之后,对于恋人的事情开始变得绝口不提,但是也不接受其他男子的亲近。我看着日日寡欢的她,很是担心,于是学了一些情侣间的甜言蜜语,想要她能多笑一笑。结果御侍大人却和我说:

  “谢谢你巧克力,可是这些话如果不是他说,就没有意义了。”

  这时我知道了,我是无法成为那个人的替身的。

背叛


  我原以为时间长了就会好了,但是过了好几个春秋,御侍大人还是会每天去城镇的入口处,眺望恋人离去的方向。在这个堕神肆虐,国与国之间还互相斗争中的乱世,总需要有人可以站出来,舍去一切去抗争。所以御侍大人的恋人舍去了她,而她却捡起来继续守着。

  我看着她眺望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从我被召唤到这个世界开始,就被冠上了「能带来完美爱情」的头衔。人们盲目的相信只要能召唤出我,就可以拥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那些只不过是异想天开的人类私自传开的谣言,但是偶尔让它成真一次也不错。我借口要去远方看望一位飨灵朋友,向御侍大人请了一个长假,独身前往了她恋人所在的国度。如果能拿到一封来自那个人的书信的话,或许御侍大人就不会再时常流露出那种落寞的表情。

  可是在我连夜赶路到达军营后,得到的却是令我难以置信的消息。

  「他不在这儿了。」

  「是牺牲了吗?」

  「牺牲?真是笑死人了,那就是一个逃兵,来这里的路上就跑掉了,现在估计在哪处隐姓埋名生活着吧。」

  我无法准确描述出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的心情。我只知道我回去的路上,走的每一步都感觉格外沉重。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日复一日等待着他的御侍大人。

  然后我没有想到的是,回去等待着我的是又一个噩耗。

  「真是可怜,还没有结婚吧?」

  「可不是吗,听说男人跑去打仗了。」

  「哎哟,真是作孽,怪不得生病都没有人照顾。」

  周围的人群叽叽喳喳,我看着御侍大人躺在冰冷的棺材里,然后被埋入土中,立上墓碑,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在一瞬间凝固。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染上疾病的,又是为什么要瞒着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如果我没有去找那个该死的男人,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我看着墓碑上御侍大人的笑脸,感觉脸上有液体往下滑落。

  我放下手中的玫瑰花,将它靠在御侍大人明媚的笑脸旁。「那些花都太素雅了,你还是适合这样的颜色。」我抚摸着墓碑,喃喃自语道。

  「情侣中有一个人先离开人世,剩下的另一个人一定会很痛苦吧?身为你的飨灵,怎么能让你喜欢的那个人承受你经历过的那种孤独呢?」

  「等我一下,我去将他带来你身边。」

遗言


  花了几天的时间,翻遍了那个男人可能会出现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他的踪迹。

  我从远处看着屋子里那个男人和他妻儿欢笑的画面,杀意从心脏的位置扩散至了全身。我感觉我从未有如此的愤怒过,心中翻腾的情感像是要一口气将我淹没,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这个辜负了她的人。」

  「他死也是罪有应得。」

  「把他的妻儿也杀了,和他有关的人都不能活在这个世上。」

  疯狂的念头占据了我整个思维,我踱步向那一屋子的人走去,每走一步,心中的杀意就更深一层。

  周围的树木像是感应到了因为我的愤怒而动荡不安的灵力,纷纷摇摆着枝丫沙沙作响,像是在附和着我心里汹涌的怒意。

  可是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眯起眼睛打量那个身影,却发现那是一个陌生的飨灵。

  「让开。」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杀了他们又能如何呢?」那个陌生的飨灵像是知道我接下去里做什么,半倚在树边看着我说。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隐忍着想立刻撕碎眼前这个陌生飨灵的冲动,再一次重复了之前的话。「让开。」

  「这不会是她想要的结果。」那个飨灵毫不在意我话语里的杀意,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函,递给了我说,「抱歉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撒旦咖啡屋的店长,按照这封委托信里的要求,我来阻止你接下去要做的事情。」

  我还没有打开信函,看着信封上那个熟悉的署名,浑身就止不住的颤抖,滔天的怒意在一瞬间转化成了无穷的悲伤。我忍住泛酸的眼眶下一秒就想落泪的冲动将信打开。

  「给不知在何处的撒旦咖啡屋:

  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身体已经熬不过这个冬天。但是在这个世上我还有一个放不下心的事情,那就是我的飨灵。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离他而去,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他不要因为我的离世而太伤心,我只会是他漫长时间里的一个过客,我想让他去遇见更多,更好的人和事。随信附上的是我身边最贵重的物品,希望可以当做这次委托的费用。

  莎莉娜留」

谢谢


  我看着面前这个陌生飨灵的脸,缓缓开口,「这是怎么一回事? 」

  「如你所见,」他微笑着回答我,「这封信的主人在不久前将信投入了我们散布在格瑞洛各处的黑色邮筒里,报酬也已经付清,所以我们来执行这个委托了。

  「你觉得仅凭你的力量,可以阻止得了我? 」

  「要阻止你的,不是我。」他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他看穿了心中的想法,「是莎莉娜。」

  我站在原地叹息了一声。肆意动荡的灵力不知何时停下,周围的树木恢复了寂静,我望向不远处的那个屋子,杀意褪去后的内心,乏力又空洞,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明明生前眼中只有那个人」我无力的喃喃自语,「遗言里却只挂念着我,真是一位任性的御侍大人。」

  「和人类的羁绊,很有趣吧? 」那个陌生飨灵笑着看着我,从口袋中拿出一条项链,放到我的手中说,「如果暂时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的话,欢迎来撒旦里找我。

  几日后,我百无聊赖的在店里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在吧台内忙碌的身影不禁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你把报酬给了我,不是做了亏本生意吗? 」

  莎莉娜在信里附带的报酬,正是上次他给了我的那条项链。干净的皮绳上只有一颗湛蓝的宝石,是她平日里一直戴在脖颈上的饰品。

  吧台内的身影转过了身,又是那一脸职业化的笑脸。

  「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他回答我说。

  「宝石的价格虽然昂贵,但毕竟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知觉的死物。」

  「哗——」他熟练的沏了一杯咖啡,端到我的面前,看了一眼被我绕在右手上的蓝宝石项链接着回答道,「我已经拿到满意的报酬了。」

  我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苦涩又香醇的味道流淌进身体深处。

  「谢谢你的咖啡。」

  「不客气。」

巧克力


  因为「巧克力」那既苦涩又甜蜜的味道,让提尔菈的人们将其视为了「可以表达爱意的料理」。当有料理御侍成功召唤出了名为巧克力的飨灵后,提尔菈的人们又将「可以带来完美的爱情」这一头衔强加在巧克力身上。

  巧克力的每一任御侍,都或多或少的对巧克力的「额外作用」抱有期待,但其实巧克力并不明白爱情的意义。直至名为莎莉娜的女性出现在他的面前后,他才稍微明白什么是爱情。

  可惜莎莉娜的爱情最终以悲剧收尾。无法接受事实的巧克力想要让伤害了莎莉娜的人类付出应有的代价。

  却被带来了莎莉娜亲笔信函的「撒旦咖啡屋」店长制止。

  没有了牵挂的人,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巧克力出于一时的无聊来到了位于一片茂密森林中的「撒旦咖啡屋」。

  只是好奇当初前来阻止自己的飨灵平日里都在做些什么,结果却让他真正意义上明白了,那时而揪心,时而又会雀跃不已的心情是什么。

  缘分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出现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