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屠苏酒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屠苏酒初始皮肤.jpg

画师:

屠苏酒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屠苏酒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屠苏酒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屠苏酒头像.jpg 屠苏酒
类系 稀有度
力量系.png 力量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茅野爱衣 / 大汪
获取途径 御侍回馈(累充奖励)
专属堕神 头像-巨型水豚.png
巨型水豚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帝王蟹刺身.png帝王蟹刺身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2195 /
Att icon.png 攻击力 97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5 /
Hp icon.png 生命值 57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788 / 354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89 / 314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09 / 1944
背景故事
外表看上去成熟可靠,实则自信好斗,喜欢挑战规则。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但其实是个好人。觉得自己比起【祈福】更适合【灭祸】。当被龟苓膏的说教念的不耐烦的时候,也会意思意思说几句吉利话(面无表情)。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御魔刀 屠苏酒攻击敌方群体,对敌方群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1点额外伤害,同时使敌方全体的增益效果清空。
能量技
罗刹鬼 屠苏酒化身为罗刹,对最近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19点伤害,同时对该目标造成每秒40点伤害,持续6秒。每秒友方全体能量恢复提高3点,持续4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龟苓膏头像.jpg 龟苓膏
超级罗刹鬼 屠苏酒化身为罗刹,对最近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262点伤害,并对该目标造成每秒48点伤害,持续6秒。每秒友方全体能量恢复提高4点,持续4秒。

神器

  • 御魔刀
  • 神器线路
屠苏酒神器.png
屠苏酒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92
Def icon.png 防御力 61
Hp icon.png 生命值 214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10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35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792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1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8
生命值+716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896
攻速值+3792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0
防御力+61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6
生命值+1433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1
攻击力+61
攻击力+92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567
下:暴伤值+817
上:暴击值+1134
下:暴伤值+1633
上:暴击值+1702
下:暴伤值+245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5
攻击力+69
攻击力+104
攻击力+139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225
爆伤值+2450
爆伤值+3675
爆伤值+490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851
暴击值+1701
暴击值+2552
暴击值+340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技能1 战斗中,自身技能伤害增加0.6%1.2% 1.9% 2.6% 3.4% 4.2% 5.2% 6.5% 8% 10%),普通攻击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 9% 13% 17% 21% 26% 32% 40% 50%)的额外技能伤害
技能2 战斗中,自身普通攻击伤害增加0.9%1.9% 2.9% 4% 5.1% 6.4% 7.9% 9.8% 12.1% 15%),普通攻击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 9% 13% 17% 21% 26% 32% 40% 50%)的额外技能伤害
技能3 战斗中,自身所有伤害增加0.5%1% 1.5% 2.1% 2.7% 3.4% 4.2% 5.2% 6.4% 8%),普通攻击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 9% 13% 17% 21% 26% 32% 40% 50%)的额外技能伤害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技能1 受到伤害时,下次普通攻击必然暴击,同时自身普通攻击伤害增加12%15% 19% 22% 26% 30% 35% 42% 50% 60%),持续5秒,每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受到伤害时,减少敌方所有角色5点能量,自身回复12 3 5 6 8 10 13 16 20)点能量,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受到伤害时,对敌方所有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40%51% 63% 75% 88% 102% 119% 141% 167% 200%)的伤害,同时减少他们10点能量,每15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Ⅲ(紫·暴伤值)
技能1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8%36% 44% 52% 61% 71% 83% 99% 117% 140%)的伤害,使其无法受到治疗效果,持续6秒
技能2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使其受到的技能伤害增加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持续6秒
技能3 每15秒触发一次特殊基础技;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的伤害,同时造成每秒自身攻击力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的持续伤害,持续3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技能1 释放连携技,使最近两名敌方角色在之后的20秒内无法受到治疗,同时使友方全体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6%7% 9% 11% 13% 15% 17% 21% 25% 30%),持续4秒
技能2 释放连携技后,使所有友方角色免疫控制效果,并且攻速增加36%46% 57% 67% 79% 92% 107% 127% 150% 180%),持续6秒,每15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释放连携技,使除自己外友方角色能量回复80点,并使他们造成的伤害增加9%11% 14% 16% 19% 23% 26% 31% 37% 45%),持续4秒,每30秒可发动一次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技能1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造成的伤害增加40%,持续4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2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进入无敌状态,持续3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技能3 自身免疫沉默;每次释放基础技后,10%12% 15% 18% 22% 25% 29% 35% 41% 50%)的概率使我方所有角色25点能量,持续3秒,每20秒可发动一次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所有的「祸」都会由我来全部消灭,至于「祈福」,你找别人吧。
登录 回来了?嗯......果然,沾染上我的气味后,「祸」都不会靠近你了。
冰场 是你啊御侍,随便坐。
技能 你的对手是我!
升星 在战斗方面,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疲劳中 唔,头好疼,是喝多了吗?
恢复中 抱歉让你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出击编队 「灭祸」,我一人就足够了。
落败 酒没了……
通知 御侍,饭好了,你会搭配着酒一起吃的吧?
放置台词1 龟苓膏那家伙,总是在我耳边碎碎唸的,想让他闭嘴却又不太好动用武力,真是麻烦。
放置台词2 御侍,和我喝一杯怎么样?
触碰台词1 我的战斗方式很奇怪?啊~你是指在战斗中喝酒吗?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触碰台词2 靠过来一些,多沾染一点我的气味。
触碰台词3 如果有「祸」出现,记得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誓约台词 我很高兴你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御侍,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亲密台词1 御侍……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叫一下你。
亲密台词2 呐,偶尔放下别的事情,就和我两个人出去逛逛吧?
亲密台词3 不只是除夕的时候,每一天我都想要能看见你,和你说话。

资料

食物 屠苏酒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2-3世纪
性格 自我
身高 184cm
关系 喜欢: 龟苓膏头像.jpg 龟苓膏 青团头像.jpg 青团
信条
除疫驱邪才是我的正经工作。
简介
屠苏酒又名岁酒,除了具备药用价值外,还有庆贺家中年幼之人新年增岁之用,这风俗一直延续到清朝,今天虽然不再大规模盛行,但依然作为庆祝用酒或药酒活跃在民间。

故事

几时春来


  我的名字叫做屠苏酒,站在我面前怒目圆睁喋喋不休的男人,叫做龟苓膏。

  这个男人总是絮絮叨叨地在我耳边念叨。
  我很想让他闭嘴,但是我看了看他身后被倒下的堕神给砸成了一片废墟的小屋,忍不住有点心虚。

  这个男人嘴唇一开一合的动作,让我的思绪不由飘远,想起了从前那个也是这样在我耳边念叨的人。

  「屠!苏!酒!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打堕神随便打!为何每次都如此不计后果!」

  终于,我的心不在焉彻底将龟苓膏激怒。
  看着他手中的药罐我的后颈不由一凉,在我猛然低下头后,一道劲风便擦着我的头顶划过,带下了几缕发丝。

  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看着悉数旧账的男人,心里暗道不好。

  完了,这次好像彻底把他惹火了。

  在确定这个情况之后,我当机立断地提着我的刀转身向外跑去。
  身后传来了龟苓膏的怒吼,伴着小馄饨笑声一起响起。

  「小馄饨!!等龟苓膏冷静下来我再来蹭饭!我先走了!」

  好吧,我再重新介绍一下。
  刚刚那个被我惹恼的家伙叫做龟苓膏,那个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来的家伙是小馄饨,他们和另外的几个飨灵一起住在忘忧舍。

  我虽然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但是时常会去他们那边蹭个饭、喝个酒,或是让庐山云雾帮忙治疗一下我的伤口。

  但是这样一来,看来这几天应该是没有办法再去蹭饭了,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四处打量了一圈,决定了接下来的去处。

  那个他曾经最想去却从未去过的地方,所有医师心中的圣地——中草镇。

决意


  中草镇,是传言中那个极为排斥飨灵的小镇。

  听闻由于他们镇中尚无能够驱逐堕神的御侍,所以镇子周围的堕神越发多了起来。
  因此,那里被堕神袭击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看了看尚早的天色决定加紧赶上几步,说不定便能在入夜之前赶到那个地方。

  路上的风景一如我看惯了的那些山山水水,兵器松松垮垮地搭在肩头,手中酒壶的酒液顺着喉头滚下,甘醇的酒香弥漫飘散开来。

  一瞬间感知到不远处的敌意,我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酒液。
  自林中悠悠亮起的诡异火焰,那双令我无比熟悉的红色眼睛闪烁,它身上萦绕着的浓郁酒气,我将自己的酒壶中的酒倒在自己的长刀之上,以手掌抹过刀身。

  「我等你很久了,来吧。」

  我追着那个被我打得奄奄一息的堕神,一路跑进了山林的深处。
  眼看着他渐渐疲惫,我便将手中的刀带着破空声挥下。
  然而却在这一刻,一股微弱且断续的灵力和轻微的声音传来。

  「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醒过来……求求你……」

  我看了一眼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消灭的堕神,皱紧了眉头最终还是向传来声音的地方跑去。

  为何这个时间山林里还会有人在?
  而且这个灵力,是飨灵?

  当我来到他们的面前的时候,我不由得捏紧了自己的刀柄。

  又来晚了一步。

  长出一口气将胸中的郁结暂时散去,我蹲下身看着那个用尽了全力都没能救回自己的御侍的飨灵。

  那是个和我外形上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软糯少女。
  但她脸上的泪痕和手上竭尽全力维持着施放灵力的姿势,却让我的内心有些莫名的动摇。

  那种用尽所有的方法都无法救回自己重要的人的绝望感。

  被我救回的这个飨灵叫做青团。
  也许是上天想要用雨水洗去被留下的她的悲痛,我看着雨幕中痛哭的她,这个小小的身影和当时的我莫名地重合起来。

  也是一个落着绵绵细雨的天气。
  尚未褪去的些微寒意,伴随着雨水浸透外衣沁入骨髓。
  然而更凉的是无论做出什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抓住的那个,无比重要的存在。

  我静静地在她身边陪伴了一些时日。
  看着面上露出勉强笑容的她,我认真地问她,是否要和我一起离开。

  失去了御侍的她,留在这个排斥飨灵的镇子,怕是会连个能诉苦的人都没有吧。

  然而她却有着和她外表的柔软截然不同的坚定。
  我看着她眼神中的坚决,我知道,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和决心。

  这种决心,不该由其他人来妨碍。

  离开这个带着淡淡的药香的镇子的时候,青团站在镇子口,轻轻地向我挥着手。

  恍惚间,她的身边仿佛出现了个单薄却看不清面貌的身影。
  似曾相识,令人怀念。

韶华


  我的御侍是个远近闻名的神医,而且是个很年轻的神医,他能治好很多老郎中都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但是却独独治不好自己身上的顽疾。

  他是所有医师之中最有天赋的,也是所有人里最努力的那个。
  然而,无论他多么努力,他都没有办法治好那能要了他的命的病。

  他每时每刻都在从死神手里争夺自己的时间,却从未露出过一点怨愤。
  每一天他都会无条件地接待那些需要他帮助的人,甚至为了无法前来的病人,拖着自己的病体前往千里之外的村庄。

  我看着他羸弱的身体,不止一次地阻止过他,但是他却告诉我。

  「万一,给他们治病的时候,能找到治好我的方法呢?就算不能,能救一个人也很好啊。」

  他总是用温暖的笑容安抚着每一个需要他的病人。
  但是只有我见过,他在深夜坐起,对着自己日渐虚弱的身体暗自垂首。

  他不是不惧怕死亡,但他更害怕的是他的师父、他的朋友们,因为他而担心难受。

  我看到过他的医术里,有很多生长在危险地带的药草。
  于是,我暗暗将他曾经看了许久,却不想大家为他冒险的草药样子记下,趁着他熟睡时离开了医馆。

  这些药草所在的地方远比我想象的险恶。
  不是每次我都能在他醒来之前赶回,也不是每次我都能安然地全身而退。

  每当这时,这个人就会十分生气地在我耳边絮絮叨叨。
  紧蹙的眉心和手中刻意加重了的力度却不会让我感到不耐。

  我一直以为这个家伙是绝不会生气的那种人。
  知道有一次,我为了一颗山崖上的药草而差点丧命于堕神之手的时候,他恼怒地抡起了自己药箱中的那些瓶瓶罐罐向我砸了过来。

  看着地上被他的药融开的地毯,我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比堕神还要强烈的杀气。

  出于强烈的求生欲,我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下。

  他看着我老实地躺好,脸上怒气未消地没收了我的长刀。

  再过一会儿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他抓着我的手,看着我因为抓紧崖壁而翻开的指甲,一点一点地上着药。

  「屠苏,你叫做屠苏酒,有着祈福、灭祸的寓意。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冒那么大的险,我只希望你能够,平安喜乐地生活下去。
  你除了是我的飨灵,还是我的家人。
  所以,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再这样冒险了?」

  看着他的神情,我知道,我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

灭祸


  随后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不再为了那些药草而外出,而他的病也因为自己的调理逐渐稳定。

  一切都好像在变好。
  我也希望,这一切能够就这样,继续平淡下去。

  但是,伴随着天灾而来的,并不只有饥荒,还有如影随形的瘟疫。

  听到了来自城外逃难的难民的消息,身体并未完全康复的他再次拿起了自己的药箱。

  我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这个瘦弱的背影离去。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可能阻止他。

  逆着其他人逃离的方向,他毅然决然地踏上了那片现在被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土地,衣不解带地为病人们医治。

  短短数日,他就消瘦了不少。

  不负他神医之名,瘟疫在他的努力下被治好了,看着他看向那些活蹦乱跳的孩子们时的笑容,我忽然明白了为何他会成为一名医师。

  绝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他在离开前,教会了村民们屠苏酒的酿制方法,笑着告诉他们。

  「这个酒,它可以预防瘟疫,当然,它有着祈福,灭祸的寓意,以后,你们多喝一些,但切记莫要过度啊。」

  「好好好!会的!谢谢您了!这次,真的谢谢您了!这酒……?」

  「这个酒,叫做屠苏酒,是我最喜欢的酒。」

  忽然,一个小女孩儿抓住了正在一旁的我的手,仰起头笑眯眯地看着我。

  「姐姐,你是不是就叫屠苏酒呀!」
  「……是……是啊。怎么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向你祈福呀?」
  「……你想要祈福什么?」
  「我想要我们村子以后都不要生病了,大家都好好的,医师哥哥也好好的,姐姐你也好好的!」
  「……好。」
  「姐姐!你们以后还要来玩啊!和医师哥哥一起!」
  「好。」

  然而,我们离开村子回到医馆时,他忽然如同纸片一般虚弱地倒下。
  惊慌失措的我在御侍的指引下这才找到了他的师父。

  德高望重的老医师他的眼里带着一股我不想看懂的悲伤,他的师父抓住了他的手,语气里带着些颤抖。

  「你这是何必……你的身体,早已经不住这样的疲惫,偏偏瘟疫入体,虽能治好,但已伤了你那本就薄弱的根基……孩子,你这是何必……」

  「我本医者,定然是要医人的。」

  脑袋中忽然变成了一片空白,我茫然地看着那个已经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摩挲眼角的老医师。
  回过头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人,我发现自己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那个瞬间,我才发现我的无力。

  我能够打败堕神,我能够揍跑那些流氓混混,我能找来稀有的草药……
  但是,我救不了他。

  我疯狂地想要找到能够救他的方法,全都无疾而终。
  陷入崩溃的我被他轻轻地拉住了手,他带着笑意揉了揉我紧蹙的眉心。

  「我喜欢看你自信笑着的模样,这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那天,也是细雨绵绵的天气,他在大家的陪伴下离开了这个他所留恋的世界。

  那天,我爱上了屠苏酒的味道。

  酒中淡淡的药香就如同他身上的药味。
  而微醺的酒意之中,我仿佛能看见那个总是无奈地看着我笑的人的模样。

  他离开后,我便离开了那个满是药香味的医馆,四处游荡。

  不知多久之后,无意之间我竟又回到了那个村庄,那个他用生命为代价救下的村庄。

  然而离开时已经恢复了往常和乐的村庄,此时显得破败不堪。
  荒无人烟的样子仿佛已经许久没有人气。

  花了很久,我才打听到。

  这个村庄,在我们离开之后,便家家以屠苏酒为饮。
  越酿越为甘醇的酒香,除了引来路过的旅人之外,还引来了嗜酒如命的……堕神……

  我想起离去时,那个女孩儿的祈愿,不由得有些自嘲。

  我虽名为屠苏,但祈愿之事无一应验。

  不过至少,我还可以灭祸。

屠苏酒


  龟苓膏见到屠苏酒的时候,她浑身是伤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刀。

  此时的她满身酒气,嘴角咧着略显张狂的笑容,毫不顾忌自身的重伤追杀着堕神。

  他出手帮她将堕神处理过后,她只是说了声谢谢便转身想要离开。

  因为她那摇摇晃晃的样子而看不下去的龟苓膏伸出手拉住了她,将她带回了忘忧舍,给她包扎。

  包扎的时候,龟苓膏忍不住地念叨了起来。

  「你还要不要命了!伤的那么重还想去哪里!」

  屠苏酒那时看着低着头给她包扎的龟苓膏,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绷带,忍不住眼眶有些发涨。
  她仰起头看着屋顶,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再次低下头时,她依旧还是那个肆意张扬,自信的笑着的屠苏酒。

  你看,有人,能替我包扎了,你,是不是能安心一点了呢……

  「喂,你,和我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在那个村庄覆灭之后,屠苏酒提着自己的长刀便走上了灭祸的道路。
  四处游荡的她从没有一个固定的归处,对于其他人避之不及的堕神近乎疯狂的追杀。

  时常伤痕累累的她还是没有学会给自己包扎,直到她遇到了这个没有办法对她坐视不理的家伙。

  从那一天起,忘忧舍多了个常来的客人。
  无论屠苏酒跑到哪里,她受伤之后便会带着酒来到这个小小的桃源。
  在逐渐熟稔之后,龟苓膏他们也习惯了这个会不定时出现的客人。

  他们在酒后,曾劝过在堕神之事上显得有些执念过重的她。

  是不是不要如此拼命,也好叫他们这群朋友不要担心。

  然而已经有些醉了的屠苏酒则通红着脸,打了个酒嗝,笑的有些自嘲。

  「若是我连灭祸都做不到,嗝,我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个名字,这可是他,嗝,最喜欢的酒啊……」
  「那可是……他拼上性命救下的村庄……」
  「那个小女孩儿,才到我腰那么高。」
  「如果我连灭祸都做不到,我怎么有脸,叫做屠苏酒……」
  「这些事情,由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够了……」
  「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