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寿喜锅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待雪之冬
  • 甜蜜陷阱
寿喜锅初始皮肤.jpg

画师:

寿喜锅满星皮肤.jpg

画师:

寿喜锅换装.jpg

画师:

寿喜锅换装2.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寿喜锅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寿喜锅头像.jpg 寿喜锅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佐藤元 / 赵乾景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酒团子.png
酒团子
头像-酒童子.png
酒童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冷豆腐.png冷豆腐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58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1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2 /
Hp icon.png 生命值 499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37 / 314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05 / 183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61 / 2246
背景故事
时常身穿华丽服饰的青年。喜欢对外表现出和善的样子,人们常会被他的甜言蜜语迷的晕头转向。实际上是一个控制欲强,很注重个人隐私的飨灵。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生人勿近 寿喜锅使背后篮子里的蔬菜漂浮在自身四周,使自身周围形成护盾,可吸收30点伤害,持续3秒,并恢复自身30点生命值。
能量技
野味冲击 寿喜锅操纵大量的蔬菜伴随着酱油袭向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03点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梅子茶泡饭头像.jpg 梅子茶泡饭
超级野味冲击 寿喜锅操纵大量的蔬菜伴随着酱油袭向敌方全体,造成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221点伤害,并恢复自身30点生命值。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是你将我召唤出来的啊,以后请多多指教。
登录 跑哪里去了?找你好久了哦~
冰场 抱歉,现在是私人时间,能请你保持安静吗?
技能 看来你的运气也真的是差呢。
升星 诶?这就是所谓的进阶吗?可以再来一次吗?
疲劳中 做事要量力而行才可以哦~
恢复中 这可真是多谢了,让你费心了。
出击编队 我会保护好你的,我的御侍大人。
落败 果然我还是太天真了吗......
通知 饭好了,拿的时候小心烫手。
放置台词1 和你一起的时光,很叫人着迷呢。
放置台词2 嗯...煮久了感觉会不会有一点甜腻呢?
触碰台词1 无聊了吗?那我来陪你说会话吧。
触碰台词2 你有穿过和服吗?有机会请一定去试一下,我想一定很合身。
触碰台词3 没关系的哦,想说什么都可以。
誓约台词 你还真是,可爱呢。既然很荣幸的被你选择了,那我就答应你,如你所愿的将你禁锢在我身边吧,开玩笑的~
亲密台词1 呐,你在看什么呢,只需要看着我就可以了。
亲密台词2 真是拿你没办法,过来,我来帮你把嘴角的汤汁擦掉。
亲密台词3 你还真是吃不腻呢,不会觉得太甜吗?
换装独白
待雪之冬 我想亲眼看看在意的人喜欢的雪花,是怎样的形状。狐狸你呢?在这里等待着什么?
甜蜜陷阱 御侍大人,要来尝一口吗?是甜的哦~呵呵......别担心,这份和秋刀鱼的可不一样呢~

资料

食物 寿喜锅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现代
性格 腹黑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梅子茶泡饭头像.jpg 梅子茶泡饭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信条
做事要量力而行才可以哦。
简介
寿喜锅有着多种多样的内在,这也使他能够在任何地方都受到欢迎,沸腾的汤底烘托着香醇的气息,让人咋还没开动时就先从心底里感到了满足。

故事

所到之处


  曾有听闻,在这里的神明居住之处,有着个不曾衰老的女孩。
  于是,我和若叶来到了这传闻之处附近的村落。
  若叶出生于医学世家,医术虽说不上过人,倒也是可以替村民们治些病痛。
  一边行医,一边打听着那个传说之地。
  之后,便踏上了出发之途。

  若叶是御侍的孩子,而我只是「受人所托」。
  大概是因为从小失去了父亲,小时候的她总是会找各种借口待在我的身边。
  不像现在,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也不像以前那般对自己满怀憧憬。
  不过,这对我来说正是个适合的距离,就连戏耍她的时光也变成了乐趣所在。

  「之前还在追寻什么灵药,现在又跟着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说来到这里……」
  我的话语间带着嘲讽的意味。
  「若叶,你想要做什么呢?」

  「和寿喜锅你没有关系。」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她说话的口气不由得让我这么想着。

  「好吧~可你要是再这么走下去,是会伤到那边的小家伙呢。」
  听到这句话,若叶立刻顿住了,连提起的脚都未再动分毫。

  「喵————」
  这是附近村落的村民告诉我们的路。
  据说这里曾经遭到堕神的袭击,因此,附近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类的踪迹。
  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这样幼小的猫崽。

  若叶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将临行前村民们给的鱼干,送到了这只猫的嘴边。

  「不把它带走吗?」
  我对此感到有些诧异,明明小时候是个会抱着这些小东西,兴冲冲地给我看的孩子。
  现如今却已经不再在我面前,坦率地露出喜爱之情了啊。

  说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再也不会口口声声地对我说「喜欢」的这件事…

  那只猫崽似是感谢地磨蹭着若叶的腿侧,然而若叶却没有想要停留的意愿。
  没有怜爱的抚摸,连不舍的眼光也分毫没有倾泻。

  若叶没有回头地走了几步后,背对着说道。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沉闷的话语让我的心头一颤,转而她的语气透露着难得的笑意,却好似在嘲笑我一般。

  「这不是你以前最常说的话了吗?」

目之所及


  这里是一片枫树林,虽然没有她家那么大的庭院,但一想到这静谧的绿色被染红的那刻,就会不禁地回想起过去。
  果然,和若叶以前的那个家的景色很像。

  选择这里还有一个原因。
  这里早先有一处泉眼,正好可当做一处温泉。
  听到了这个的若叶,便很快决定在这里住了下来。

  于是,在不辞辛劳的村民们的帮助下,我和若叶便在这有了一个安身之处。

  自那之后,这里便成了医馆一般的存在。

  村民们来看病时也常带来些食物。
  如此一来,即使若叶她一直都捣腾着草药,闭门不出地研究医术,我们也算过得衣食无忧。

  其实我也隐隐地察觉到了,若叶似乎对我隐瞒了什么。
  渐渐的,就连我也变得很难见到若叶。

  这样的感觉让我很难受,仿佛她也会和御侍一样,从我身边离开。
  仿佛一切都会脱离我的掌控,这让我非常不安。

  「寿喜锅,今天若叶在家吗?」
  突然的到访,打断了我的思绪。
  和我说话的是最近频繁来到这里的一个女孩。
  像是和若叶的关系很好的样子。
  只是她每次来都会带上个大篮子。
  「嗯,是啊。」
  我和往常一样笑着说道。

  「那我去找她。」
  那个女孩就这么欢快地跑了进去。
  我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想着能让她陪陪若叶也好。

  一天,两天…日子不断过去着。
  不知为何,本来总是飘着药香的若叶的房间里,夹杂着阵阵淡淡的恶臭。

  我试着去询问若叶,却只是得到她正在熬制新药,不想受到打扰的回答。
  我不像若叶那般懂的药理,但是即使是我,也对这个日渐加重的味道深感不安。



  我的预感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那天,门被粗鲁地破开。
  「若叶大夫她在哪?」
  男人冲了进来,带着满脸的焦急。

  「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发烧,可是烧了3天也不见好,没想到脸上会长出这种东西啊!」
  那个已到中年的男人,用着近乎哭泣的语调对我这么说道。

  于是,我将若叶带了出来。
  和那个人一起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村落。

  然后,在那张破旧的床铺上,静静地躺着一个脸上尽是斑疹和水疱的女孩。

  在我看来都触目惊心的脸,却有着熟悉的轮廓。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居然是那个前段时间还天天来找若叶的那个女孩。

  那一瞬间,我很明显地感受了站在我身侧的若叶的动摇。

  啊~又是这种讨厌的感觉……
  御侍也好,若叶也好,每次出事都在我无法触及的地方。

  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若叶,沉重的无力感又一次从我心底翻腾而出。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和若叶便跟着女孩的父亲来到了他们家。
  「为什么…会这样呢?」
  诊断完毕后,若叶小声念叨着,有些失神地看着那个现在呼吸都有些急促的女孩。
  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紧张地问道。
  「这几天,有谁见过她吗?!」

  「我刚从外地回来,一直都是孩子她妈在照顾…」
  那个人像是被若叶突如其来的气势唬住了一般。

  「那她妈妈呢?」
  「在睡觉,说自己有点头疼…啊!难…难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只是一个未知的开始……

  「寿喜锅,去我房间拿柜子里的那个箱子。」
  若叶说完这句话,使和那个人奔向了另一个房间。

  坚定的眼神和语气,不容我丝毫拒绝。
  就如同当初御侍一意孤行的执著一样。
  对此,我并没有犹像。

  来到了若叶的房间门前,那异样的味道让我又一次清醒的意识到…
  一旦拉开这扇门,也许某些事情就会改变。

  脑海中,若叶的神情又一次一闪而过。
  这时的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吧…

心之所向


  简单朴素的房间,有着淡淡的药草味。
  本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但推开门后,我所看到的房间远比想象中的凌乱,甚至摆满了一些我不曾见过的东西。

  「吱吱——」
  房间角落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几只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

  房间里怎么会有老鼠?
  明明作为大小姐的若叶从未触碰过这些一直躲在阴暗处的肮脏之物。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女孩儿每次来找若叶时都会带着的大篮子。


  啊~原来是这样么…
  看着桌子上各种瓶瓶罐罐和草药,和那捣腾到一半的药杵上还留着泛黑的药渣,我才明白过来,若叶一直都在房间里研制这这些药物。

  最令我在意的便是那本被翻开著的书册。
  看上去和若叶小时候所看的那些医术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是书里面写的东西倒是全都在这张小小的木桌上放置着。
  转而我又将视线移到了这被当做实验品的老鼠笼,仔细一看笼子的角落里还有着被啃噬过的老鼠的尸体。

  震惊之余,我还是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若叶为什么要做这些药呢?这和那个女孩身上的恶疾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事,单凭想象无法得到答案。
  我只能先按御侍所说,将柜子里的箱子拿出来后带给御侍。
  这才是我现在在应该做的事。



  房门外,我和女孩的父亲一直都站在那里,不敢离开。
  女孩的母亲似乎也传染到了女孩的病,出现了高烧不退的症状。
  所幸发现得早,她的病症还不是很严重。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若叶好不容易才从房间里出来。

  「之后也别让她们离开这个房间,还有这个,每天都用它将她们用过的东西都擦一遍。」

  若叶打开箱子,将我刚刚拿来的箱子里剩余的一大半黄绿色的药水都给了那个女孩的父亲。

  「这可以给她们消毒,对她们的病情有好处。」
  「谢谢,谢谢啊若叶大夫。」
  那个男人拿着这些药拼命地向若叶道谢。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若叶露出的表情是这样告诉我的。


  然而即使是回去了之后,我也没能直接将之前的疑问说出口。

  「你不问我发生了什么吗?」
  「你不是大夫吗?治病救人再正常不过了吧~还是我该问你那些颜色可疑的药水是什么东西呢?」
  「是我做的,照着书里做的。」
  「那不就够了么。」
  「为什么你总是在撒谎呢?」
  「撒谎?」
  「你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个,不是么?」

  若叶大概是因为进入了叛逆期,和我顶嘴的次数也变多了。
  只是未曾像这次一样这般和我置气。

  若叶又一次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她便将那黄绿色的药水装满了她的行医箱。
  一言不发地从我身边走过的她,就连脚步都是如此匆忙。

  「你要去哪?」
  「镇子上。」
  「昨天你不是已经把那么多药水都给了那个女孩的父亲了吗?」
  「嗯,咳咳…所以这是绐镇子上的其他人的。」
  「你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的,只是制作药水的时候,太呛了而已。」
  「什么?」
  没等我问完,若叶便把装着黄绿色药水的瓶子打开。
  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鼠疫,那个女孩是因为被我房间里的老鼠咬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鼠疫?」
  我不是很清楚这个病的缘由,但我知道这种病非常的麻烦,一不小心会传染给别人。



  没有任何迟疑的,我跟着若叶一起去了镇子。
  这个镇子并不大,再加上大家十分信任若叶,所以大家都听从了若叶的嘱咐。

  接下来的好几天,若叶都努力地去医治那些有着鼠疫病症的人们。
  房间里弥漫着那个黄绿色的药水所发出的刺鼻气味,我则只是在一边做些简单的帮衬。

  看这个比以往都要更加忙碌的若叶,我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个为了支撑着家业而不断行医的身影。

  「我不是我母亲哦。」

  若叶的声音突然在我身畔传来。

  「当然知道的啊~你是小若叶嘛…」
  「你刚刚的眼神,就是一直以来你看我母亲的眼神。」
  「呃……」
  「咳咳,我知遒的哦,因为曾经的我,一直也都在看着你。」
  若叶端着手里的盛着药草浸泡的水盆,淡淡地对我说道。

  「嘭————」
  水盆突然掉落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沉闷的落地声。

  我来不及反应,转身便看到了倒在了地上的若叶。

全都是你


  回到了住的地方后,我将若叶安置在了床铺上。
  这里的人们都说若叶是医术高明的大夫,而现在这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倒了却没有人能医治她。

  「咳咳……」
  没一会儿,在床上躺着的若叶便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啊…」
  我刚刚放下心来,结果,若叶的咳嗽却加剧了起来。
  「你…不会也…」

  「咳咳…我可是大夫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傻。咳咳…」
  若叶的咳嗽不断加剧,甚至都咳出了血。

  「那怎么会…」

  「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家每代都会遗传的怪病,我的父亲就是因此而死的,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明明有着高超的医术,却也没办法救自己。」
  若叶说着,抹掉了嘴角刚刚咳出的血迹。
  「咳咳…所以,我大概也会和父亲一样吧。」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母亲和你说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但我没想到是真的啊,真的没办法救呢。」

  「你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若叶吗?」

  「不是因为母亲叫和叶,所以希望我像她一样吗?咳咳…就连你也是吧,把我当做母亲,所以才会一直陪着我,咳咳…照顾我,不是么?」

  「若叶是新叶,御侍从你出生的那一刻都希望你能健康成长。」

  「我知道母亲是看着我的,我当然明白,咳咳…但是新叶也会有衰老的时候,我也只不过是遵从这个世界的规律而已。」

  若叶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眼角已经快要滴落的泪水,瞬间决堤。

  「可我不想死啊!我真的好害怕啊!即便我…咳咳…做了那么多,还害得镇子上的大家差点染上鼠疫…我也没能救得了自己…咳咳…」

  若叶的哭声无法止住,她和御侍一样,一直都在逞强。
  而我又一次选择了视而不见,我明明知道一切,可我却什么都没能为她做。
  因为是必然的结果,因为是无法改变的事情,所以我便放弃了。

  明明我答应了御侍,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马上就要秋天了,我们一起看红叶吧…」
  满树的红叶,那本是若叶和御侍最喜欢的景色。
  但在御侍在红叶中倒下死去的那一天之后,若叶便很少再去看枫叶了。
  所以,我想若叶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住下的话,这也是一个原因吧。

  后来,若叶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恶化着。
  我所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地陪着她。

  那天,我照着若叶的意思将她所有研究的材料和染有鼠疫的老鼠全都火化。
  其中,也包括那本若叶曾幻想能从中得到救赎的书册。

  我看着那本封面有着两头盘旋的黑蛇的书册,内心的不安终于还是催促着我问了她这本书的来历。
  那本书是谁给她的。

  而若叶只是寥寥数句带过了。
  她说那是一个游历商人给她的,说是在其它国家得到的神秘医书。

  若叶一直都在追寻着可以活下去的办法。
  无论是人鱼的传说,还是这里神明的传说,全都是一些没有根据的空话。
  因此这本书给予了她希望。

  但最后也没有实现她的期望。


  最后与若叶共度的那天。
  枫叶像是和我们做了约定一般,染红了大片。
  若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模样,用着深切而又不舍的眼神望着我。
  「寿喜锅,最后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什么?你说…」

  「你喜欢我吗?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的。」

  「……嗯,当然…喜欢你啊…」
  我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微笑。
  直到最后,我都无法对她坦诚。

  「你这个…骗子…」
  若叶笑着,眼泪却又盈满了整个眼眶。
  「但是…谢谢你…」

  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若叶闭上了眼睛,眼泪也因合上的双眼而滑落。

  在那之后,若叶再也没有醒来。



  后来,我将若叶安置在了她母亲最爱的枫树林中。
  我看着这个已经空空如也的住处。
  心里也像是空了一块。

  「喵————」
  猫的声音渐渐靠近。
  很快便出现在了我眼前。

  这个熟悉的模样,就像是刚来到这里时,磨蹭着若叶向她讨食吃的小猫。
  没想到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啊。

  「幸好你没跟着我们呢,所有和我有关的一切,全都消失了呢。」

  「全都消失了么?那你也会消失么?就像小夜一样……」
  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转过身便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色羽织的青年,他的怀里还抱着一只头顶到尾部全是黑色的猫。

  「不会消失呢,最起码现在还不会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想要掩盖自己的内心的空虚。

  「你是住在这里的么?」

  「嗯,虽然真正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我打开了折扇,似是不经意地问起。
  「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我在履行和她的约定。」

  「她?」

  「嗯,一个已经不会回来的人。」

  「呵呵,这种多余的约定,只是徒增寂寞而已啊。」
  我忍不住笑着说道。

  「那你又是为什么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呢?」

  他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我从没想过会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这样说。

  「这里很好,可以看到这么美的红叶,你说呢?」
  眼前的这个人轻轻抚着手里的猫,像是在问她一般。
  转而他又看向我,问道。
  「这里叫什么?」

  「你就叫它,红叶小馆吧。」
  我望着现在如同被夕阳染红的枫树林,对他说。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对这里有所不舍。
  留在这里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吧。


  心会觉得寂寞,是因为想与人有所羁绊。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后话了。

寿喜锅


  寒冷的冬夜,名为和叶的御侍召唤出了第一个属于她的飨灵——寿喜锅。

  「是你将我召唤出来的吗?以后请多多指教。」
  眼前飘着淡淡香味的俊秀男人笑脸盈盈,如此说道。

  「请多多指教。」
  和叶笑着回答道。
  而在御侍旁边,有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女孩。
  「她叫若叶,是我的女儿。」

  若叶躲在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寿喜锅。
  惊讶于他的外表,幼小的若叶甚至一时无法发出赞叹之词。

  「啊嚏——」
  寿喜锅似是被开着的窗缝里吹来的寒风冻着了。
  「啊!现在居然是冬天啊!」

  看到了寿喜锅怕冷的样子,若叶将房间里的门窗全都合上了。
  又匆匆从橱柜里拿了许多厚重而又华美的和服,盖在了寿喜锅身上。

  「我是飨灵,所以没事的。」
  寿喜锅说着,推辞了。
  安心而又略显甜腻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语,若叶深信不疑。
  但她还是固执地将那些和服全都塞给了寿喜锅。

  「母亲大人说过,这些衣服以后都是给若叶的嫁妆,所以若叶把这些全给你,你愿意嫁给若叶吗?」
  「若叶,不能这样…」
  御侍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我便回答道。

  「不行呢,若叶是女孩子吧~」
  看着那孩子天真无邪地说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话语,寿喜锅不以为意,只是笑着搪塞道。

  这便是寿喜锅与若叶的初次相遇。
  那年,若叶6岁,和叶24岁。



  然而随看岁月的增长,本以为的玩笑话并没有就这样结束。
  若叶已经初长为豆蔻年华,然而她对寿喜锅的爱慕却并没有任何减少。

  生于医学世家的若叶有着很好的天赋,却并没有心思学习医术。
  虽然是女孩子,但若叶从小作为家主被培养。
  而若叶却成天黏着寿喜锅,寿喜锅以为是缺少父爱的若叶对自己的撒娇,便一直都由着她的性子。
  没想到这却让御侍很头疼。
  可若叶偏偏又只听寿喜锅的话,因此御侍经常会找寿喜锅聊很多关于若叶的事情。
  连若叶和她父亲有着同样的病也是那时候知道的。

  也是在那个时候,寿喜锅才渐渐明白了这个家庭并没有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光鲜。
  虽然家中仍锦衣玉食,但在若叶4岁时,身为家主的父亲因家族遗传的疾病去世后,这个家已大不如前。
  因为家大业大,觊觎这个家主之位的也是大有人在。
  而此时的若叶却完全没有作为家主继承的觉悟,这使得想要保住她下任家主之位的御侍被家族的其他人各种为难。

  「若叶的年纪尚幼,还不能感受到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那被枫叶染红的季节,御侍站在院前的枫树下,对寿喜锅如此说道。
  「我所能为她做的,就是在我离开她之前,教会她所有事情,让她能保护自己。」

  像是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似的,说着这些话的御侍明明笑着,却让寿喜锅觉得莫名的悲伤。

  「多么希望她可以健康地生活下去,不过,即使我不在了,若叶也还有你啊。」
  御侍的话语中透露着以往都不曾出现的情绪。
  「嗯,我会陪着她的。」
  寿喜锅无法拒绝眼前这个人的请求。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她是人类,是我的御侍。迟早是会离开的啊…
  寿喜锅这样想着,于是他在这个自己无法名状的感情前逃开了。

  可越是这样,越是难以逃离。
  不知不觉间,寿喜锅的视线便一直注视着这个独自撑起了整个家族的女人的背影。
  倒也不能说是多深的情感,只是他有些在意。
  在意他的御侍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以及这个早已破碎不堪的家庭忍受到何种地步。



  直到那天,本是难得相约一起赏枫叶的日子。
  可寿喜锅和若叶看到的却是倒在一片红叶之中的御侍,再也没有醒来。

  消瘦到有些病态的脸,即使在红叶的衬托下,也未增丝毫的美丽。
  本来明明那么合身的和服,此刻也只有莫名的宽大和凌乱。
  若叶的哭声不绝于耳,寿喜锅却没能做出什么反应。

  终究还是变成了这样,人类与飨灵之间的羁绊也就不过如此罢了。



  与自己所想吻合的结局,却让寿喜锅万分痛苦。

  只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切真的发生之后,他连为她哭泣这样的事都做不到。

  我可真是个糟糕的飨灵啊~
  这么想着的时候,寿喜锅不禁勾起了嘴角。

  那年,若叶14岁,和叶32岁。
  母亲的死终于让若叶意识到了死亡的恐惧。
  
  也是在那时,她看到寿喜锅不同于以往的表情。
  那是比哭泣更加悲怆的笑容。
  她从未见过寿喜锅这样的表情。
  也是在那时候,若叶才明白,对于寿喜锅来说,母亲这个「御侍」的身份是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那如果死去的是自己呢?寿喜锅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小小的若叶这时想着的问题,她即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她唯一清楚的是,自己根本就舍不得离开寿喜锅的身边。

  若叶明白自己迟早也会被死亡带走。
  既然如此,只要找到活下去的办法就可以了吧。



  御侍死后,若叶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开始钻研医术,对寿喜锅也没有了当初那般的亲近。

  但即使这样,若叶还是饱受着家族的排挤。
  没过多久,若叶便离开了这个家。
  寿喜锅也和当初约定的那样,与若叶一起离开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