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大酱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大酱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大酱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大酱汤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大酱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大酱汤头像.jpg 大酱汤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M.png
CV(日配/中配) 生天目仁美 / 大汪
获取途径 【烈阳净祟】
专属堕神 头像-樱丸子.png
樱丸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鸡肉沙律.png鸡肉沙律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84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3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 /
Hp icon.png 生命值 234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00 / 950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353 / 117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045 / 3478
背景故事
温柔的人,不固执但也不会随波逐流,保持着属于自己的一份特性。性格柔顺富有感染力,弹出的琴声可以安抚人们心灵情绪。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暖心温体 大酱汤飞至半空翩翩起舞,恢复友方全体25点生命值。
能量技
余音绕梁 大酱汤弹奏着玄鹤琴,恢复友方全体135点生命值。

餐厅技能

强身健体 (1级)飨灵在餐厅中的新鲜度提高10点。(适用职业:全部)【0星开启】
人见人爱 (1级)顾客结账时额外获得2金币奖励。(适用职业:主管)【1星开启】
料理达人 (1级)飨灵在厨房中制作食物时,制作时间降低5%。(适用职业:厨师)【3星开启】
星级服务 (1级)顾客有5%几率结账时额外付10金币。(适用职业:厨师、服务员)【5星开启】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御侍大人您好,很高兴认识您,我是大酱汤,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杂事吗?
登录 大人辛苦了,欢迎回家,要不要来碗大酱汤呢?
冰场 好冷......我给您做碗酱汤暖暖身子吧?
技能 请不要伤害他们。
升星 我的琴音有没有更接近她们呢?
疲劳中 这种时候要是有一碗大酱汤就好了。
恢复中 我还好,再休息一会就可以了。
出击编队 我更想在家里帮大家做饭......
落败 他们还需要我......
通知 开饭了喔,大家快来吃饭吧~
放置台词1 唔……如果是这个配方,大酱的味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放置台词2 谱一下新的曲子吧?可以在休息的时候弹给他们听。
触碰台词1 大酱是需要用心制作的食物,是不可以随意调配的。
触碰台词2 唱歌跳舞?倒不是不会,但肯定没有她们那般优秀的......不,应该说我的表现会很拙劣。
触碰台词3 是有什么烦心事吗?坐下来听一曲吧,很多人都说,我的琴音有洗涤心灵的力量。
誓约台词 ……在很久以前,御侍大人做事的专注与认真就深深地吸引了我,未曾想过能有这样一天……我会努力地学习五德,以便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好地照顾您。
亲密台词1 想给您做一辈子的酱汤。
亲密台词2 今天想听什么样的曲调呢?我弹给您听。
亲密台词3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为您烧饭做菜,为您弹琴解忧,平淡中满是幸福。
放置台词3 那两人现在在哪呢?天籁般的歌声和华美至极的舞蹈,真想再为她们伴奏一曲。
胜利台词 结束了吗?那我先回去做饭了。
失败台词 输掉了......诶?大家不要难过呀,下次再来就好了。
喂食台词 谢谢~我很喜欢。

资料

食物 大酱汤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韩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娴静
身高 166cm
关系 喜欢: 石锅拌饭头像.jpg 石锅拌饭
信条
如果心绪难以宁静,不妨听听我的琴声吧。
简介
下至百姓,上至国王,一日三餐必不可少的就是大酱汤。在朝鲜半岛的许多王朝,大酱汤一度作为国食,被人们认为能够预示国家的命运,足见其在人们心中的重要地位。

故事

心倦


  方桌上架着一张黑白相片,石锅拌饭端坐于桌前,双眼空洞。

  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

  狭小的房间里充斥着如此之多,令人压抑的负面情绪。

  我并不是第一次忍受这样的氛围。

  事实上我曾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过很久。

  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它们。

  或者说,我清楚如何与它们共处。

  因为那时候我的内心还存着一份期盼。

  一份摆脱它们的期盼。

  然而现在……

  「姐姐……」

  在门口伫立许久,我轻唤道。

  她缓缓地转过头来,仿佛年久失修的木偶。

  精致漂亮的面容毫无生气,迫使我把到了嘴边的言语下咽。

  最终说出来的也只有一句。

  「……该吃饭了。」



  饭桌上,石锅拌饭的一举一动形同机械。

  我并非无法理解她此刻的感受。

  毕竟那是我们的御侍大人。

  「姐……」

  我试图挑起话题打破这份令人不安的沉寂。

  「大酱汤。」

  却不曾想她先我一步开口。

  「……我在。」

  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我怔然应道。

  「你有没有感觉很奇怪?」

  石锅拌饭的声音平淡,不是无欲无求的平淡,而是挣扎了千百遍发现无可奈何后,心如死灰的平淡。

  「什么事情很奇怪?」

  我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认真地倾听。

  「很多时候我一直拼尽全力想要去做好每一件自己所渴望的事情。」

  「但总有一条看不清的界线横亘在我面前。」

  「我必须跨越它。」

  「可就是……从来没有成功过。」

  「他本可以活下来……」

  仿佛呓语般,石锅拌饭一点一点地吐露着内心所想。

  带着让人无法喘息的沉重。

  「那不是你的错?!」

  我双手按在桌上,身子朝前压去,试图打断她的自我责备。

  「大酱汤!」

  然而被打断的却是我。

  石锅拌饭面无表情,双手轻微颤抖地出声。

  「我很害怕……」

旅人


  「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神像前,我恭敬地行礼,像是在祷告,也像是在询问石锅拌饭。

  更像是……

  在问自己。

  很久以前,御侍大人还在的时候,我就习惯于把所有的苦闷诉诸于寺庙。

  毕竟我也需要排遣心理上的压力。

  稍作歇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畏惧总来源于不确定。」

  转过身,青年温和地微笑着站在一旁。

  笑容带着能够平抚人心的感染力。

  「年糕汤,是个驱魔师。」

  「啊,您好,我是大酱汤。」




  并肩坐在石凳上,我和年糕汤交谈许久。

  说来奇妙,明明是第一次相见,我们却可以做到如此稔熟。

  仿佛很久前,彼此就已相识。

  在对方身上,我们都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为了一个人踏遍樱之岛,」我眺望着远方的风景,轻声自语。「 她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非常重要。」年糕汤摩挲着掌中的饰品,缓缓道。「她在我最迷茫无助的时候鼓励了我,带我走出痛苦的泥潭。」

  「真好……」我叹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石锅拌饭的模样。「我也有一个重要的人。」

  伸出手在半空中虚画一圈,我怔怔道。

  「她现在也很痛苦,但我却找不到可以帮助她的办法。」

  「看着她一天天消沉,悲伤,直至麻木。」

  「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

  「然而我依旧只能……看着。」

  陈述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时,人们总是会感到无助。

  心灵上的疲意让我低下头。

  年糕汤握住我的手。

  将一物放在掌心。

  「……这是什么?」

  「桑树的叶子。」

  年糕汤对我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也许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我想你也是。」

  年糕汤合上了我的手掌。

  「放松,不要让自己也陷进去。」

  感受着桑树的叶子纹路。

  我轻声道。

  「谢谢。」

  「希望我能有那个时间。」

惊变


  「没有时间了!」

  城门口,穿着制服的男人在马匹上高声呐喊。

  「全员撤离!这是来自厨师工会的命令!」

  回家的路上,我和年糕汤撞见了隶属于厨师工会的外勤官员。

  「发生了什么?」

  看着男人焦急疲惫的神色,我的内心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有堕神群绕过了公会防线,这座城市在它们的行进路线上。」

  男人意简言賅。

  「飨灵,马上去协助疏散人流。」

  「我们不该去战斗吗?」压下内心的惊愕,我努力镇定情绪。

  「不该。」

  男人丢下了一张标注着时间和定位的地图。

  「根据斥候的反馈,地图上标注的是堕神群十分钟前的位置,还有估测数量。」

  话音未落,他已驾着马匹往城中心奔去。

  一路上高声呐喊着警戒通告。

  我们捡起地图,上面的标注近在咫尺,旁边还写明了令人眩目的堕神数量。

  「我马上去帮忙。」

  年糕汤看罢,面色严峻,转身就要前去协助疏散人群。

  我一把抓住了他。

  「不……」

  我凝视着地图,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心中逐渐成型。

  「欸?」

  年糕汤一脸茫然。

  「来不及了,我们得去帮忙狙击。」

  年糕汤张了张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可是这数量……」

  很快,他又镇定了下来,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好主意。」

  「现在先跟我回家。」

  作出决定,我拉住年糕汤的手臂往家里跑去。

  「等等……这又是为什么。」

  「我之前说的那个人也是飨灵,叫上她,我们能撑得更久一点。」

  「……明白了。」



  「石锅拌饭?」

  回到家里,年糕汤看着石锅拌饭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你认识姐姐?」

  我下意识疑惑,不过很快又回过神来。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姐姐,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飞快地把情况和我的计划说了一遍。

  然而令人绝望的是,从我们进门到现在,石锅拌饭的眼眸中都没有掀起半点情感波澜。

  「姐姐?」

  「……」

  「你能不能跟我们来?」

  「没有用的,我做什么都跨不过那条线的。」

  「……万一你错了呢?」

  她沉默不语,扭头避开了我的视线。

  「……」

  看着眼前这个跟我记忆中大相庭径的石锅拌饭,我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跑去。

  对着一脸莫名不解的年糕汤喊道。

  「走吧,我们没有时间了。」

  站在门外,年糕汤似乎还在和石锅拌饭交谈。

  过了一会,年糕汤一脸无奈地走了出来。

  「走吧。」

不要放弃


  「我完全不敢相信,那是石锅拌饭。」

  年糕汤举起燃着火焰的花枝,将面前的堕神烧得一干二净。

  「她就是我说的姐姐。」

  我艰难地拨开倒向我的堕神尸体,缓缓恢复灵力。

  「你认识的石锅拌饭不是这样的对吗?」

  我艰难地扯出一丝微笑。

  运转着灵力,准备面对下一个堕神。

  「当然……」

  年糕汤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就像我说的,在我的印象里,她是一个温婉的长辈。」

  「鼓励我,支持我,引导我。」

  火焰在他的周身燃烧,且愈发明亮。

  「我真的想象不出来,她居然会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这种话。」

  双手侧展,如海浪般的灵力将逼近年糕汤周身的堕神推开。

  「因为她失去了挚爱的人。」

  「喝啊——」火焰汇成龙卷,再次烧退成片的堕神。

  年糕汤扶着膝盖,小口喘气。

  「石锅拌饭不会因为失去一个人就变得这样颓废。」

  「我也这么觉得。」

  灵力又一次在我的手中汇聚。

  疲惫和空虚感在提醒着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可惜现实你也看到了。」

  「……」

  年糕汤无言,只能以沉默回应。

  下一秒,地动山摇。

  二人抬头望去。

  「看起来是个大家伙。」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义无反顾地冲上前去。

  对着一旁跟上来的年糕汤随意道。

  「话说走之前你对姐姐说了什么。」

  年糕汤愣了愣,旋即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双眼稍显迷离,仿佛陷入了回忆。

  「说了她以前和我说过的一句话。」

  「不论身处何种境况,你所拥有的,远比你想象得多。」

  「别放弃。」

  我苦笑了一下。

  「就这样?」

  「现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不是吗?」

  「倒也是……」

  短短三言两语间,我和年糕汤已经冲到了堕神的面前。

  面对这个庞然大物……

  果然……没有石锅拌饭的话……

  抱着尽人事的想法,我们迎了上去。

  就在我闭着眼睛等待死亡降临的时候。

  一束光芒照耀在了我们的身上。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熟悉而又陌生的温婉话语。

  「不是你们说的吗?不要放弃。」

大酱汤


  大酱汤是作为代替品被召唤出来的。

  她的御侍大人身患重病,想让大酱汤来代替自己,陪伴着上一个召唤出来的飨灵——石锅拌饭。

  因为御侍大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但石锅拌饭没有放弃自己的御侍大人,她选择将照顾御侍的责担交给大酱汤,自己孤身一人前往耀之州学习医术。

  有感于石锅拌饭的举动,大酱汤决定全力支持她的想法。

  而她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御侍大人。

  但这段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好过。

  病痛的折磨从来不是某一刻,而是每分每秒,极为漫长的。

  最重要的是,病痛带来的痛苦,不只是一个人的,也不只是生理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就像最开始说的那样。

  焦虑、紧张、愤怒、沮丧、悲伤、痛苦、忐忑不安。

  诸多负面情绪充斥着二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无法逃脱,无法抵抗。

  在深渊中唯一一抹可期的光亮,就是不知何时归家的石锅拌饭。

  等待和陪伴,已经成了大酱汤认知中抹不去的习惯。

  终于,她们等到了石锅拌饭的归来。

  而石锅拌饭也如预计的那样,带着一身医术归来。

  然而,世事无常,命运又一次地戏弄了她们。

  留给石锅拌饭医治的时间,已然不够。

  差的,就那么些天。

  后悔和自责压垮了石锅拌饭。

  或许我在路上走得快一点?

  假如我在道观学习时勤奋点?

  ……

  诸如此类的情绪不断地纠缠着石锅拌饭。

  而大酱汤对此无能为力,她只能如同往常样,尽可能地陪伴和照顾着石锅拌饭。

  即使这段难熬的日子看不到尽头。

  「我在的。」

  这位温柔的女性飨灵,把这一声 最平常不过的话语,生生地演绎成了最难忘的深情。

  陪伴和等待,很多时候往往比努力去做些什么,来的更加难能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