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咸豆花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疯狂马戏团
咸豆花初始皮肤.jpg

画师:

咸豆花满星皮肤.jpg

画师: 打个彼慌

咸豆花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咸豆花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咸豆花头像.jpg 咸豆花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木村良平 / 沈达威
获取途径 协力作战
专属堕神 头像-绿团子.png
绿团子
头像-土蜘蛛.png
土蜘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什锦培根炒饭.png什锦培根炒饭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325 /
Att icon.png 攻击力 60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Hp icon.png 生命值 22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452 / 726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623 / 385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21 / 3581
背景故事
豆腐脑双子中的弟弟,思维跳脱,常常让人跟不上他的节奏。桀骜不驯,热爱摇滚,经常熬夜导致有着很严重的黑眼圈。和自己的哥哥关系有些微妙。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戏谑之爱 咸豆花召出调味料,洒在友方全体身上,增加友方全体3点攻击力,持续3秒。
能量技
癫狂绝味 咸豆花召唤出一块豆腐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253点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甜豆花头像.jpg 甜豆花
超级癫狂绝味 咸豆花召唤出一块豆腐袭向敌方,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01点伤害。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看到我很高兴吗?我也很高兴,这样,就有新的玩具了。
登录 回来的太晚了吧!我可是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
冰场 你这样毫不在意的来找我,真是了不起呢。
技能 哀叹自己力薄无能吧!
升星 再给我更多,更多的爱吧~
疲劳中 我要睡觉,不要打扰我。
恢复中 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我还不需要你来担心。
出击编队 我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所以速战速决。
落败 呃啊...哥...哥...
通知 喂~饭好了呢嘻嘻。
放置台词1 能让我再愉快一点吗?
放置台词2 戴上耳机然后将音量开到最大,耳朵里充斥着音乐的感觉最棒了!
触碰台词1 嘻嘻嘻,甜的,咸的,你喜欢哪一个?
触碰台词2 每晚上都兴奋的睡不着觉呢,你问我为什么?嘻嘻……秘~密~
触碰台词3 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的立场吧?你只是一个玩具而已,所以不要对我指手画脚。
誓约台词 噢?你要做我永远的玩具吗?......额你表情为什么那么难看?......该死,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把你称为玩具了!......所以,笑一个。
亲密台词1 今天你想做什么?......不用考虑那么多,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你去。今天做不完,我们还有明天。
亲密台词2 睡吧,今夜想拥你入眠。
亲密台词3 我正在听的这首歌很棒,靠过来一点,我把右边的耳机给你戴上。
换装独白
疯狂马戏团 期待接下来的表演吗?别担心哦~就算看起来有点疼,你和哥哥也一定会喜欢的~

资料

食物 咸豆花
类型 小吃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不详
性格 偏执
身高 177cm
关系 讨厌: 甜豆花头像.jpg 甜豆花
信条
能让我再愉快一点吗?
简介
咸豆花是被人们所热议的话题美食之一,与甜豆花一样,虽然从名字到味道都充满争议,但其令人回味无穷的美味才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关键。

故事

差别


  我有一个兄长。

  我们不是一起被召唤出来的。

  我们是一样的双生子,但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只能看见哥哥呢。

  他脸上温柔的笑容,和看上去柔和的脾气,都是他装出来的。

  你们这些白痴,难道都看不出来吗。



  餐厅里给客人们乖乖上菜的甜豆花的笑容虚伪得令人愤怒。

  这个人,不就是会装了一点吗?
  老头子在郊外遇到了堕神的时候,打败堕神救了他的人明明是我。
  但是为什么他赞许地看着的,却是那个只不过是放出了几包自制药剂的甜豆花。

  原本老头子就比较喜欢那个只会装乖孩子的家伙。
  自从那次他用药物放倒堕神之后,我更加不在他们的眼里了。

  看着那两个站在一起认真地讨论着店里新菜色的人,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不,我才不是多余的那个,绝对不是,这些事情,我也是可以做到的。



  无理的客人被请进了我从来没能进去过的包厢,而甜豆花正在前厅招待那个每次看见他都会傻笑脸红的傻女人。

  我看准了机会将老头子在厨房准备好的餐点端了进去,然而还没有进门,从未如此动怒过的老头子竟然对着我大声地喝斥。

  「谁允许你动这些了!出去!!!给我出去!!!!」



  我从来没有见过老头子的表情能够扭曲到这个程度,我低头看了看手里没有撒也没有打翻的食盘。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老头子生气地抓着我的手把我推出了这间屋子,而甜豆花则是连忙拿过了我手中的餐盘送进了包厢。

  进包厢之前,他对着我又露出了那熟悉的笑容。

  他,一定是在嘲笑我。


  曾经,我很天真的以为。

  只要有一天我能做的比甜豆花还好的话,那我就可以取代甜豆花在老头子心里的位置。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这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

  那几天老头子非常的烦躁,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以往他这样的情况,没过几天就会恢复。

  恰巧我还从和甜豆花闲聊的那个傻女人那里听说了,在不远的某个小镇里出现了一种新发现的调料。

  我觉得那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所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前往那个,永远都不可能找得到的小镇。

  兴冲冲出发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最近村子里出现的那些陌生人。
  也没有注意到,那个名为甜豆花,以兄长自居的恶魔,他欲言又止之中,潜藏着的威胁。



  边境小镇路边的风光是和王城截然不同的,但是也独有它的特色,虽然脚下坑坑洼洼的泥沼地时常弄脏我的鞋子,但是这种远郊的好空气却是王城比不上的。

  我走了很远很远,从阳光明媚的早晨一直走到灼热的午后,甚至到夕阳西下将整个天空染得血红,我都没有找到一个小镇,甚至,越来越荒无人烟。

  终于,在天上亮起第一颗明亮的星星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可能被骗了。

  意识到被骗了的我,匆匆赶回了家里。



  虽然我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那个小的有些简陋的餐厅,竟然不知不觉被我当做家了。

  当我打开那扇并不牢靠的木门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切甚至让我不想再次回忆。

  餐厅里来了很多人,穿着盔甲,拿着利刃的陌生的人。

  而那个老头子,却静静地躺在地上。



  他为什么没有接待客人呢?为什么不起来呢?

  浓郁的铁锈味弥漫在原本只会飘出饭菜香味的餐厅里。

  以往那个和蔼的老厨师,双眼怒睁瞳孔扩散失去了聚焦,张开的嘴仿佛是想要让人能听见他的呼喊。

  「发生了什么?」
  我看像那个坐在座位里笑的一如往常的兄长,想要得到他的解释。

  然而他,只是告诉我。

  「哎呀,没想到你那么早就回来啦,我还以为能等到我处理完这个老家伙的尸体再回来呢。」
  一边说着这些话的家伙,一边满脸笑意地将老厨师身上的短刀拔了下来。
  「一刀毙命,正中红心,真不愧是我啊~」

  听到这句话之后的我,完全顾及不了旁边的那些人。
  现在的我,只想把那张在我面前的笑脸狠狠地撕碎。

阋墙


  手中的攻击不曾停歇,而眼前那个虽然并不如我善战的家伙却是带着欠揍的表情,丝毫不还手。

  一道道的攻击在他的脸上、身上不断地带出血痕,然而他依旧没有还手,甚至没有解释。

  而他脸上的笑容则是让我的怒意越发上扬。



  我原以为。

  原以为,他和我是一样的。

  那个每天只知道做菜的老头子,虽不算是多疼惜我们,但他给我们了一个安身之所。
  还在他所能的范围下,给我们购置了我们喜欢的乐器,还会培着我们听着那些对于他来说过于嘈杂的摇滚。

  对于无父无母的飨灵而言,他这样的,应该就可以算是我们的父亲了吧。



  可是,为什么,他能那么轻易地下手。

  半跪在面前不断地从口中喷吐出鲜血的他,还是带着那种令人生气的笑容,却一点都没有解释的打算。

  忽然之间,他略显得意的眼神却让我感觉到不妙。

  然而下一刻,身体突如其来的僵硬就逐渐蔓延到全身,眼皮也越来越沉,视线的最后便是那双我们两人买了一黑一白两双,各换了一只穿的靴子。



  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为何我已经身楚百里之外的医院,而亡国的通缉令中也多了一个穷凶恶极的凶徒。

  传闻中的连环杀人犯,迷晕了当时所有人后,他便逃走了,从此再无踪迹可寻。

  没有人能抓得住他,也不可以有除了我以外的人抓住他。

  他是我的玩具,一个会刺伤主人的危险玩具,但是就算他做了错事,那也只有我可以惩罚我的玩具。

  日复一日的寻找过后,我无意中找到了一个曾经来过我们餐厅里吃过饭还尽过包厢,但是因为拉肚子而逃过一劫的幸存者。

  他颤颤巍巍的样子着实可笑,口中的话却令人生疑。

  「甜、甜豆花!你放我走吧!我不会再出现你们老板面前的!」

  「甜豆花?」

  「你......你不是甜豆花吗?」

  「说!怎么回事!」

  通过这个可能是唯一一个幸存者的嘴中,我知道了一个和传闻之中不一样的故事。

  杀害那些人类的,并不是我的那个哥哥,而是,那个老头子......

  那他为何替他顶罪,又为何要杀了他......


  又是一年,到了那个日子。

  距离我知道他没有杀了那些人类已经很久,只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了老头子。

  但是,虽然不愿亦承认,作为双生子的我,能够感觉到。

  他,并不想我知道这件事。

  甚至,他连杀人的不是他这件事,都不想让我知道。



  啊~说起来也是。
  无论是老头子也好,还是他也好,他们谁都没有在意过我。

  不过没关系,他终有一天会明白的,除了我,没有人更了解他,除了他,没人更了解我。

  即使知道了他没有杀死人类的事情,却也无法阻止我每一次见到他与他大打出手的行为。

  因为我虽然还是不知道原因,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此,感到开心。

  可能有些兄弟是相亲相爱的模式,那可能对我们来说,这样才是更适合我们的吧。

  终有一天,我一定会知道,他杀了老头子的理由。

  我们比普通的兄弟更少见面,但是这件事情,让我们以一种血色的锁链更深的羁绊在了一起。

  我们双方都知道。

  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一如既往的对话,一如既往的相处方式。

  既然他不愿意说出真相,我也不愿告诉他白费了这番「苦心」,那就注定了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我的玩具。

  眼里只有我的玩具。

咸豆花


  虽然咸豆花从来都不曾承认。

  但是所有人能看得出来,这兄弟两个的感情,虽然表面无比恶劣,却有着比起一般的双生子更深的羁绊。

  就像没有人能让他们和好一般,也没有人可以让他们的眼里装下其他人。

  比起较为收敛自己的甜豆花来说,咸豆花是更好懂得一个人。



  明明知道麻辣小龙虾适合甜豆花相识且关系不错的两人,还是非要假装一副不知道的模样频频得来他们的地盘附近游荡。

  从一开始的相看生厌,到现在已经成为两个打完之后能够把酒言欢的朋有。

  两人都是一身的伤痕却是一人一壶酒坐在了小溪边,麻辣小龙虾向来不是个多话的人,但这是对着外人。

  而这些日子陪他打架打得格外痛快的咸豆花已经被他划进了好兄弟的领地里。
  于是,认为自己身为这两个小弟的大哥的麻辣小龙虾觉得自己应该帮助这兄弟俩解开误会,他皱紧了眉头思索了一下该如何开口。

  反而是正在喝酒的咸豆花有些不耐的踹了他一脚。

  「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别婆婆妈妈的。」

  难得好心的麻辣小龙虾被他不识好人心的行为气得额角一跳,差点就将手里的酒坛子冲着眼前的人砸了过去。

  随后转念一想,咧开了嘴角露出了略显邪气的笑容,回过头对着坐在小溪对岸的辣条喊道。

  「辣条!去把甜豆花叫来!就说他弟弟被我抓住当人质了!让他带幻晶石来赎人!」

  然而靠坐在石边的辣条则是连身都没起,忍不住摇了摇头看着连话都没说转身就跑远了的咸豆花叹了口气。

  「幼稚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