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味噌汤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浮梦海棠
味噌汤初始皮肤.jpg

画师:

味噌汤满星皮肤.jpg

画师:

味噌汤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味噌汤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味噌汤头像.jpg 味噌汤
类系 稀有度
辅助系.png 辅助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佐藤拓也 / 郭鸿博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空运通宝商店
专属堕神 头像-山雀.png
山雀
头像-迦楼罗.png
迦楼罗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和风烧肉.png和风烧肉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38 /
Att icon.png 攻击力 22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8 /
Hp icon.png 生命值 33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394 / 1499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24 / 2114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907 / 2986
背景故事
身为僧侣,自觉自己性子和外见有点不符。决心改过,不过每次难得积攒起来的状态都会被自己已经习惯了的行为方式给破坏掉,即便如此,也依然是在自责之中倍加开心地破戒。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空中无色 味增汤对敌方随机目标进行禁锢,每秒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带10点伤害,持续4.5秒。并有概率眩晕目标,持续4.5秒
能量技
一心向佛 味增汤在半空坐禅,每秒恢复友方全体44点生命值,持续2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超级一心向佛 味增汤在半空坐禅,每秒恢复友方全体57点生命值,持续4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噗噗噗,哈哈哈哈,哦罪过罪过,贫僧,味增汤,是个正经僧人来着!
登录 南无南无南无南无……噢哦御侍,你来了啊!呼——还好偷吃没被发现,太好了~
冰场 什么嘛这个,超好玩啊哈哈哈哈……诶!御侍?啊,哎哟哟哟……稍等稍等,感觉伤口还在痛呢……
技能 给我站好别动啊!
升星 不要小看僧人喔!
疲劳中 啊啊!!伤口还在疼呢……对不起,这次是真的……!
恢复中 呼——极乐极乐~这要是再来个小姐姐那就……对不起,我说着玩的!
出击编队 哎哎哎,稍,稍,稍等啊,我还没准备好……!
落败 我应该会往生极乐的……吧?
通知 御侍,饭做好了,你一定家了我爱吃的东西对吧?对吧?
放置台词1 所以说我真的想改过自新啊!
放置台词2 一颗念珠...两颗念珠...三颗念珠...啊,就算这么无聊也还是睡不着……
触碰台词1 明明就讨厌自甘堕落,但每每想起那些日子过得如同极乐,就不想约束自己了啊……
触碰台词2 今天天气那么好,得专心念经了……嗯?御侍你在做什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嘛!
触碰台词3 诶!?今天又荒废功课了?罪过罪过……不过既然玩得那么开心,应该也不算是浪费吧!
誓约台词 诶?!骗人的吧!?你要和我……!?呜……呜呜呜!抱歉,虽然不想这样的,但……居然连这样的我也会接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亲密台词1 嚯?你的手不老实啊?僧人犯起戒来,会让你受不了哟?
亲密台词2 喂,你这样不会脸红的吗?不、不会?!那就没意思了……
亲密台词3 等等你在摸哪里!?
换装独白
浮梦海棠 有美人与佳肴,无肌肉笨蛋在身侧,此等生活真是惬意啊。

资料

食物 味噌汤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2~14世纪
性格 放荡
身高 185cm
关系 喜欢: 秋刀鱼头像.jpg 秋刀鱼 天妇罗头像.jpg 天妇罗
信条
明明就讨厌自甘堕落,但每每想起那些日子过得如同极乐,就不想约束自己了啊……
简介
味增本身能够运用在许多方面,这使得味增汤虽然作为汤品,却可以感受到那种不守规则的约束,超然于外的特点。

故事

不堪回首


  不知不觉,御侍大人离开我已经快有一年了。

  本以为会有什么变化的生活,到头来却还是这个样子。

  整日酒肉,偶尔诵经念佛,下山调戏小姑娘。

  嗯,是再普通单调不过的正经僧侣日常。

  「轻松,愉快,美好。」本堂里,我半倚在佛像旁,小口地啜着清酒,回味日常,下意识轻叹。

  假如......

  「味噌汤在不在~我来看你了!」熟悉的声音自门外响起,握着酒杯的手下意识颤抖。

  没有这个笨蛋的话......

  "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了那个家伙的身影。

  连带着一些糟糕的东西一起......



  犹记晴空下,我与一位女子发生了争执,那位可爱的女孩子,不相信我对她的喜欢。

  僵持许久,站在一旁的天妇罗终是按奈不住内心的焦急,走上前来试图帮忙。

  「真的!请小姐姐你一定要相信,味噌汤是真的喜欢你啊!」他一脸认真地注视着女孩,语气诚恳。

  「诶?是这样的吗?」女孩怔然。

  「是啊!我可以确认,因为那份炽热的情感,就如同我对他的一样啊!」

  「......」



  曾几何时深夜里,我与一位女子对酒当歌,互诉衷肠。

  樱花飘舞的树林间,望着彼此眼眸中的炽热,我们就快拥吻在了一起。

  下一秒,如瀑般的花瓣从天而降,掩埋了我们。

  「呜呜呜......味噌汤......味噌汤啊!我最重要的伙伴!你终于,你终于找到真爱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树枝不停地来回晃动。

  花雨不曾止歇。




  打住,这该死的回忆。

  如是叹着,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潸然泪下,同时把那失败的三十八次恋爱深埋心间。

  「哦哦!味噌汤你怎么哭了?!是因为我的到来吗!」笨蛋热切地靠了上来。

  「快走开!」

  「不要害羞,友情应当更加直白才男人啊!」

  「......」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讨厌笨蛋。

损友?挚友!


  「所以,你是来找我干什么的。」大殿中,我与天妇罗面对面地盘膝而坐,举起酒杯,没好气地朝他发问。

  「那自然是获取了相当重要的情报。」天妇罗掷地有声。

  「哦?」我眉头轻挑。

  「我在山中发现人了!」他十分激动道。

  「......」我差点没一口酒喷他脸上。「这里又不是与世隔绝的原始森林,有人很奇怪吗?!」

  「啊......这样吗。」天妇罗露出了失落的表情「原来你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吗?」

  「嗯?!」我猛地抬起头,如发现了猎物的饿狼,死死地盯着他。「什么女孩子!」

  「就......就是可爱的女孩子啊。」天妇罗仿佛被我吓到了一般,愣了一下,讷讷地补充道。
  「你不是说你喜欢可爱的小姐姐吗?」

  「这可是来自于挚友的愿望啊!我怎么可能不去留心呢?!」

  沉默良久,我遵循着身体的本能,还有快要从内心中喷薄出来的感动,郑重地举起了酒杯。「这一杯,敬挚友。」

  「哦哦!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妇罗热烈地回应。「敬挚友。」

  唔,笨蛋偶尔还是不错的。

天真的信任


  山道两旁的丛林间,我与天妇罗做贼似地蹲在这儿,紧张地等待着什么。

  大约过了盏茶的功夫,一位容貌昳丽,身材曼妙的女子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哦哦哦!是可爱的女孩子。」激动的我疯狂地摇晃着天妇罗的肩膀。

  「哈!是吧是吧!」



  「所以要用哪种搭讪方法比较合适呢......」一边跟随女孩,我一边摸着下巴呢喃自语。

  「嗯?」像是听到了我的疑问,天妇罗转过头来,凝视着我。「你是在纠结什么吗?」

  「啊,我只是在考虑妥善的搭讪方法。」我下意识地答道。

  「啊?这个啊!简单,」天妇罗的反应爽快得令人意外,还没等我再说些什么,他就一个箭步地窜了出去。「你瞧好了。」

  「前方那位美丽的人呐!请停下你的脚步!」山道上,笨蛋扯开胸前的衣物,露出了强壮的肌肉,对着明显吓了一跳的女孩热情道。「我想与你做一番深入的交流。」

  「......我的天。」捂住眼睛,我实在是不忍再看接下来的场景。

  「咿呀!有流氓!」果不其然,清脆的巴掌声蓦地响起,回荡在山林间,经久不息。



  「这是为什么呢?」天妇罗红着左脸蹲在我身前,一本正经地托腮沉思。

  「你为什么能问出为什么呢?」望着他的我也一度陷入了沉思。

  「展露肌肉不是最能表达一个人诚恳心意的动作吗?」笨蛋挠着脑袋疑问道。

  「我觉得是最能表达你是个流氓的动作。」我如是回答。

  「是因为我的肌肉太过耀眼的缘故吗?」笨蛋好像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我觉得恰恰相反。」我在很努力地把对话内容引导向正常逻辑。

  「恰恰相反?哦哦哦!你是说她的肌肉更为耀眼吗?」天妇罗一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
  「确实如此呢!」

  ......我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微妙地不对?

  「既然这样,那我就用更为低调的方式搭讪吧!」

  「不不不!你还是等一下比较好。」总感觉这个家伙根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于是赶忙拉住他。「别乱来啊!」

  「哈!?」天妇罗蹙起了眉头。「那你有什么主意吗?」

  「呃......」我一时语塞。

  「是吧,我上了。」不由分说地,天妇罗再一次窜出,朝着远处,已经明显有些紧张的女孩冲了过去。

  「美丽的小姐啊!我无意冒犯于你,我只是想把最诚恳的心意传达过去,然后与你探讨肌肉的真意!」

  山道上,天妇罗那洪亮的嗓音再次响起。

  哦,还有巴掌声也一起......

  前言回收,笨蛋是无药可医的。

阴差阳错


  「这种做法是真的让人很为难啊。」看着加快脚步,不停地张望着四周,分外警惕防备的女孩,我无力地吐槽着天妇罗。

  「是啊,这个女孩子的反应真的让人很为难啊。」笨蛋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我说的是你。」我翻起了白眼。

  「啊?这样的吗?」可惜笨蛋根本没有自觉。

  「所以要用哪种搭讪方法比较合适呢......」问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我觉得......」天妇罗刚开口说了三个字,就被我死死地捂住了嘴巴。

  「你闭嘴。」我没好气地喝道。

  「哦......」笨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算了,用最老套的吧。」又斟酌了好一会,实在是有些不耐烦的我实在是有点头疼了,于是转过头去看向天妇罗,干脆道。

  「我们来英雄救美吧!」

  「哦哦!要怎么做呢?」

  「你配合我假装欺负她,然后我跳出来跟你打一架,再把她救下,怎么样?简单明了吧?」

  「哦哦!没问题!」天妇罗豪气干云。



  剧本完美,然而现实却太过骨感。

  到前半段为止,一切都还是顺利的,直至我与天妇罗对上拳头。

  按照计划,他应该装作不敌就撤才对。

  然而......

  "砰——"地一声重响,我张大嘴巴,发出着意义不明的嗬嗬声,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女子焦急担心的呼唤中,重重倒地。

  为什么要相信那个笨蛋的脑回路呢?他压根不懂什么叫演戏吧。

  失去意识前,我这般审问着自己。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女孩担忧的脸。

  好美的人,尚未完全清醒的我下意识想道。

  「啊!师父,你醒了。」女孩见我醒来,十分地高兴。

  「啊......」我捂着脑袋艰难坐起。「发生了什么?」

  「师父你赶跑了坏人呢。」小姐姐捂着嘴,很文静地笑道。「多亏你的帮忙,谢谢啦。」

  赶跑?天妇罗离开了吗?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实没有发现那个笨蛋的身影。

  「师父你还好吗?」女孩关切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看着她柔美的脸,我的内心洋溢起了欢喜的情绪。

  虽说有点歪打正着,不过反正结果好就可以了吧?



  在之后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了女子此行的目的——来我的寺庙祈福。

  「因为从乡亲们那儿听说,这里有个寺庙祈福特别灵验,所以想来试试。」小姐姐轻笑着告诉了我的目的。

  啊!多么美好的笑容。

  诶?等下,我的寺庙祈福很灵验?

  意识到了什么的我挠了挠脑袋,回忆起曾经的某些画面。

  说起来好像是有过,闹饥荒的村民前来参拜佛祖,祈求赐食,这么一回事。

  当时的我正好处在一个很闲很想动的状态,于是就顺手帮他们狩猎了野兽。

  是指的这个吗?

  想到这一层的我,如获至宝,激动地握住了小姐姐的双手,盯着她茫然无措的脸,真挚道。

  「施主所说的寺庙,就是小僧待的地方,小僧是寺庙坊主。」

  看着女子好像明白了什么。逐渐褪去迷茫的表情,我高兴地继续道。

  「所以,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就直接与我说吧!我一定能解决的。」

  「诶?」女子的表情从明了变成了困扰。

  「可......可是,我是去祈求,我与丈夫新婚美满,未来过的幸福的。」

  她的声音逐渐变低,小声道。

  「那个......师父......您......还管这个?」

  「......」

  低头看了一眼小姐姐的衣饰,和服前身下摆两端印着的图案仿佛在嘲笑我的眼力。

  ......好吧这个小姐姐是已婚人士。

  该死,笨蛋是注定单身的。

味噌汤


  樱之岛南岛是一个山林茂密,寺庙众多的岛屿。

  这里的僧人与耀之州的比起来,清规戒律要少很多,行事风格也更加地开放,诸如酒肉不禁,婚娶皆允。

  这些在常人看来与僧侣完全不搭的事情,在樱之岛上却十分地正常。

  除了那间寺庙。

  它严格地遵照着耀之州的佛教旧律,僧人二百五十戒。

  记作八类五篇七聚

  即波罗夷、僧伽婆师沙、不定、舍堕、单堕、波罗提提舍尼、众学、灭诤。

  除去这些谨苛的规矩,就连作息,在这里也有被严格规定。

  好事者将其讽为假清高。

  姑且不论这座寺庙这么做,是为了凸显与众不同,还是真的是为了修行。

  但这样的行事风格在周边的普通人看来,无疑是很了不起的。

  俗点讲,就是有佛性。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来此参拜祈福的人络绎不绝。

  直至这里最后一任坊主圆寂。

  是的,这间寺庙一直都只有一个人。

  还有一位飨灵。

  飨灵接手了寺庙,原本就天性随意的他,尽管经受了多年老方主的熏陶,寺庙里清规的束缚,然而还是没能成为一个老实的僧人。

  往日就多有犯戒的他,在老和尚离去后,就更加地放飞自我,如同一个压抑了许久的弹簧。

  整日酒肉,偶尔念佛,虽时有忏悔,然而只需一瞬的光景,就能抛到脑后。

  至于悔改就更无稽了。

  总的来说是个相当让人头疼的家伙。

  不过虽然他行事放荡,但倒还没夸张到完全把寺庙弃之不管的程度。

  日子很是平淡地过着。

  跟一个损友一起。

  不过就像日常是用来打破的一样,平静也不会总这么安稳。

  这名飨灵的众多欢愉中,有一个爱好很微妙。

  调戏小姐姐,并且百分百没有结果。

  他把一切问题归给了世界,还有损友。
  最后终在某天按捺不住,决定离开身处的地方。

  「佛理是要交流的,一人苦修,怎能开悟?」

  于信封上写下了这么一句,留在本堂里,飨灵背上了行囊,决意前往北岛。

  而他的损友,在翻看了信封的背面以后,不出意料地追了上去。



  「你来干什么?」

  「来帮你啊!我看到信了。」

  「......你要跟我一起钻研佛礼?」

  「不啊,你信背面不是这么写的阿。」

  「......背面?喔!我好像喝醉了写了什么。」

  「是吧?」

  「我写了啥?」

  「我是世界的,世上的小姐姐是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