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卡萨塔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卡萨塔初始皮肤.jpg

画师:

卡萨塔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卡萨塔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卡萨塔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卡萨塔头像.jpg 卡萨塔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前野智昭 / 张沛
获取途径 【安夏宁夜,蝉鸣回忆】
专属堕神 头像-鬼厨.png
鬼厨
头像-碎叉.png
碎叉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红酒烩羊肉.png红酒烩羊肉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500 /
Att icon.png 攻击力 68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1 /
Hp icon.png 生命值 326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64 / 237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895 / 3996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1365 / 5160
背景故事
披萨的护卫,说话轻佻,但是富有行动力,武力值很高。虽然基本上什么都会,但是却因为麻烦而很少去做。在遇到披萨之前却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其实是个心思缜密的飨灵,擅长观察别人的心思。因为自己的过去而常常会隐藏真心,不善长接受别人的好意。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疾风之影 卡萨塔甩动手中的长枪,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7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5点伤害,持续3秒。
能量技
青炎圣枪 卡萨塔甩动手中的长枪,对敌方攻击力最高的单位造成自身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400点伤害,同时每秒造成60点伤害,持续5秒,当目标生命值小于等于10%时,触发斩杀效果,目标直接死亡。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哟!御侍,你在这等我么?需要我来护送你回去吗?
登录 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呼唤我的名字吧!
冰场 对于我来说,可能没有比这里更适合我的地方了吧......
技能 现在,我不会再让你靠近那家伙一步!
升星 请让我保护你吧,御侍大人。
疲劳中 如果我说......不想离开的话呢?
恢复中 我回来了......笑一下吧!
出击编队 出发了,搭档~!
落败 幸好......你没受伤......
通知 御侍大人,料理已经完成了,不先尝一下吗?
放置台词1 我和披萨是怎么认识的?......很早就认识了吧,早到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
放置台词2 真正富有魅力的人,总有人会因为被他所吸引而行动起来,所以,我只要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触碰台词1 很在意我的眼睛吗?这可是我的勋章,以后慢慢告诉你吧~
触碰台词2 唉~看来你不知道啊,自己是一个多么罪孽深重的人啊...
触碰台词3 我的年龄?......比你想的要小就是了......
誓约台词 本来是因为觉得看着你很有趣,我才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没想到反而是我被你牵制住了啊……这下……留在一个麻烦的地方了呢……
亲密台词1 我决定在你身边的原因?嗯——因为和披萨一样都让我放心不下吧?……都这么傻乎乎的……
亲密台词2 你这是什么表情?有这么高兴么?呵呵……可我的心意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沉重啊……
亲密台词3 别那么发自内心的露出悲伤的表情,多笑一笑吧~我喜欢你傻笑的样子……
放置台词3 要和我试试看逃亡的感觉么?……开玩笑的。
胜利台词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呢!
失败台词 唉……失算了呢……
喂食台词 我和披萨不一样,你不必为我如此费心……

资料

食物 卡萨塔
类型 甜品
发源地 意大利
诞生年代 10世纪
性格 轻佻
身高 184cm
关系 喜欢: 披萨头像.jpg 披萨 奶酪头像.jpg 奶酪

讨厌: 威士忌头像.jpg 威士忌

信条
想要被保护的话,就亲口说给我听啊?
简介
卡萨塔是以绿色与白色为基调,由海绵蛋糕、利口酒、蜜饯等原料,裹上杏仁蛋白膏为冰霜外壳,并以蜜渍水果点缀而成。因而其味道可以说是甜蜜到灵魂也随之颤抖的地步。它是西西里岛被改变烹饪技巧时的产物,也是众多流传千古的美味之一。

故事

我的价值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出于意科的是一个奢华的地方。
  偌大的房间,却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那是个衣着华丽却早已步入中年的男人。

  「看上去倒还有点用。」
  这大概是他用这几秒的时间对我做出的评价。
  他是我的御侍,从他的言语中,我知道他是这个国家的贵族,也是国王的弟弟。

  虽然他看着我,却不像是在对我说话。
  从他「尊贵」的眼神中,我无法看到我的身影。
  没想到,会被这样的人类召唤出来。

  那个人缓缓地向我走近,脸上却出现了令人生厌的笑容。

  「飨灵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很多我们无法做到事吧?」
  那个男人拍着我肩膀,仿佛我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

  我并不喜欢他这样的动作,但却无法反抗。
  毕竟,他是我的御侍。
  对于飨灵来说,是绝对的存在。

  但下一秒,我却又开始怀疑,他真的是御侍么?
  不然,此刻那把捅入我腹腔的黑色匕首,为何会紧紧握在他的手上?

  「卡萨塔,为我贡献自己的所有吧!」

  这句话仿佛就像诅咒,将我的意识拉入黑暗。
  我不敢看这个男人的表情,因为我似乎意识到了从见面的那刻起,他的笑容里满是贪婪的欲望。


  这是什么意思?判断我的忠诚度吗?

  他将匕首拔出,我感受到了比预料之外更为致命的疼痛。
  我不禁捂住了自己的伤口,倒退了几步。
  虚弱的感觉席卷了全身,原本只是力量被抽离的感觉逐渐转变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我需要一个听话的卧底,潜伏到国王身边。正好,我的这位兄长每周都会为了他心爱的女儿去教堂做礼拜,你就装作是个不幸路过的无主飨灵吧~」
  他这么说着,像是在为我叙述着美好的童话。
  「不过,你是我的飨灵这件事可不能被发现呢~」


  我紧紧咬着下唇,令人作呕的铁锈味涌入嘴中。
  随后我便感觉到,除了力量之外,那种隐隐让我听从御侍指示的契约,也一点一点被剥除。

  「我不需要没用的东西,你明白的吧?」

  没用的东西吗?
  我的价值从一开始,也就是个被你随意丢弃的存在而已。
  然而,伤口愈合缓慢,我只是恍惚间看到了那把匕首上刻着的双蛇缠绕的纹路,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我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这个身为我御侍的男人并没有对我存有任何期侍。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没有其他牵绊,绝对服从于他的工具而已。
  难道,这就是飨灵存在的意义吗?



  第二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到了一个荒芜的城郊。

  那时的我尚未从被剥离的契约中恢复过来,就连那被他狠狠刺伤的伤口都还没有消失。
  我吃力地看着周围,如他所说的那样,不远处就是一座白色的教堂。
  阳光将那神圣而又美好的样子映射入我眼中,却只会让我觉得凄凉。


  那时的我无法想象,我以后会感激这个曾经作为我御侍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这个决定,我便不会与他们相遇了吧。

难逃的命运


  人烟稀少的城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适合堕神藏匿的地点。

  我看来也难逃一劫。
  看见我的堕神毫不留情地向我发起了进攻,我艰难的躲闪也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加狼狈不堪。

  如果我只是人类争权夺利的工具,那么我在此时终结会比较好吧。
  我苦笑着,看着那渐渐向我靠近的堕神,闭上了眼睛。


  「这种时候闭上眼睛可不行哦!」

  带着笑意的声音自上方落到了我的身边。
  那个穿着蓝色华服的金发少年挥舞着旗帜将那个堕神击退。

  「虽然我也没资格这么说啦,嘿嘿~」
  他回过头,对着明明只是第一次遇到的我露出了甚至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的笑脸。

  啊~真是个笨蛋啊~
  看着他,我的脑海中只能想到这样的形容词。

  「你没事吧!」
  说着这句话的他依旧保持着那毫无阴霾的笑容,对我这陌生人没有丝毫的戒备。
  「呜哇!你的伤怎么那么严重!快跟我回去!……」

  意外的,是个吵闹的家伙啊……

  明明是这样的呼唤,我却不知为何放松了下来,随之而来的疲惫渐渐吞噬了我仅剩的意识。

  不过那又怎么样,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吧……




  飨灵的体质果然还是没能实现我的期望。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松软的床垫上了。
  我将视线从那雕琢繁复的天花板移到了床侧,刚才的那个笨蛋正趴在我的床边。
  金色的头发漾着阳光的余晖,熟睡的侧脸如同孩童般天真。
  当然如果要是没有嘴角流下的口水就好了。

  这样的家伙和我一样都是飨灵吗?
  真的是难以想象,他是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
  这么想着,我便用手指轻轻戳了他的脸颊,那个睡得正香的家伙并没有醒过来,甚至还用手打开了我的手指。

  「唔……奶酪我吃不下了……」

  「披萨你这家伙,人家伤员都醒了,你还在做梦吗!?」
  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用手狠狠捏着披萨的脸。

  「呜哇!!痛痛痛痛!奶酪你怎么舍得掐我这么帅气的脸呢!」
  披萨捂着自己吃痛的脸,还未清醒的双眸氤氲着。

  「看来你的梦还没醒呢?」
  奶酪头上的耳朵微微扇动了两下,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她身后的长尾微微甩动划出漂亮的弧度,她将一个冒着淡淡白烟的袋子倏地贴在披萨的后颈。
  「好冰啊!!奶酪你在做什么啊?!」
  「嘿嘿,刚拿出来的冰块哦~这下清醒了吧~」

  披萨似乎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突然他的视线又看向了我这边。
  「嗯?你醒了啊?!太好了!你睡了好久,我差点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嘶——!」
  那个家伙,居然这么用力地拍着我的伤口。

  「啊!你的伤口还在疼吗?对,对不起。」
  这个人真的是什么情绪都会表现在脸上啊。

  「披萨,你这个笨蛋,他的伤口很深啊。」
  奶酪将手中的冰袋交给了我,继续说道。
  「喏,这个用来冰敷一下伤口吧~虽然不知道对飨灵有没有用。」

  「奶酪,你说,他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你闭嘴!」
  奶酪说着,用手肘抵了一下披萨的肚子。

  「这里是?」
  虽然没有打算和他们相处多久,但自己所处的环境还是要先搞清楚的。

  「你终于说话了啊!对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
  披萨看着我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这里是王宫哦,披萨和国王陛下出去祈祷的时候发现了你。」
  「是我救了你哦,嘻嘻,我很厉害吧~以后跟着我一起出去冒险吧!痛痛痛痛——奶酪松开我啦……」
  「你不用在意他,他只是习惯和其他人开玩笑而已。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好好休息吧!」
  「奶酪————松开我啦!!好痛啊……」
  「不要打扰别人休息啦!」

  看着打打闹闹路出去的两人,我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冰袋。
  命运终究是无法斩断的。
  我还是和那个人所期望的那样,进入了这个王国。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门再次被推开,穿着华贵的长者带着慈祥的笑容走进来,他站到了我的身边。
  「你见过披萨和奶酪了吧,披萨是我的飨灵,奶酪是我女儿的飨灵。虽然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但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住下吧,也是跟他们俩做个伴儿。」

  「……你不担心我是有所图谋么?」
  「披萨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他很少向我提出什么请求。这是他提出的第一个请求,我一定会满足他的。」
  「……请求?」
  「他希望我能收留你。」
  「…………」

  「无论你有何居心,会伤成这样想来也是过得很苦。更何况,披萨他也很担心没有了御侍的契约,你独自一人在外流浪,会很辛苦吧。」
  老人看着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啊,不担心你有所图谋,但是,别伤害我的孩子们,好么?」

  「…………我答应你,绝不会伤害他们。」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只要留在这里,我就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因为那个男人的命令而做出什么事情。
  他的话语如同诅咒,对我来说,那比诅咒更可怕。

  我不能一直侍在这里的吧。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我打算偷偷溜出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准备翻墙逃出王国的我,就在那个墙角下,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从墙的另一边飞跃而起。
  如同鸟儿一般自由的模样,带着阳光的笑容。

  然后就那么直直地摔在了我身上。

  「啊————!!!」
  这个人大概是我命里难逃的劫数吧。
  伤口又一次受到了重创,我不由地闷哼出声。

  「对不起啊~」
  这个人真的是很奇怪,明明受伤的是我,流血的也是我,可是,他的脸上却留下了泪水。   啪嗒、啪嗒,滴落在我的脸上。

  「你…为什么哭啊」
  我不明白这个家伙的想法。

  「因为你都不哭啊,明明伤口那么疼,就连快被堕神杀死的时候…你,都在笑……」
  披萨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是在哭泣,只是静静地落着眼泪。

  啊~是么?这个人,在为了我哭吗?
  为了毫无存在价值的我而哭泣么?

  「不疼,已经好了。」
  虽然是骗他的,不过好像很有用的样子。
  「真的吗?」
  「嗯,真的。说起来,你要去国王陛下那里吧?」
  「不,我是去找公主殿下的哦!」
  「你要一起去吗?嗯——呃……」

  「卡萨塔,我叫卡萨塔。」

  这么想来,大概就是那时候吧,我开始想要保护这个家伙的念头就这么埋在了我的心底。

加害者


  很快,我成了披萨的护卫,就这么名正言顺地在王宫住下。

  国王陛下,是披萨的御侍。
  他并不像我的御侍那般,将披萨视若自己的工具。
  很多时候,他看向披萨的眼神,更像是父亲在看自己的孩子。
  而作为奶酪御侍的公主殿下,更是将奶酪视为自己亲妹妹那般疼爱有加。

  国王陛下并没有为难我这个心思叵测的家伙。
  他给了我温暖的房间,美味的食物,甚至是量身定做的新衣服。

  我站在他们身边,看着玩闹中的披萨和奶酪有些失神。

  原来,所谓的御侍,是会如此关心爱护着自己的飨灵。
  原来,飨灵并不是作为人类的工具而存在的。

  披萨、奶酪和公主他们发现了我不经意露出的笑容。

  「卡萨塔!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我不是会笑的吗?」
  「不不不,这次的笑容不一样,你这样笑好看多了!」
  「你是在说卡萨塔之前笑得不好看了喽?」
  「我…我没这么说啊~」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别吵啦,卡萨塔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吧……咳……咳咳……」

  开心的事?
  我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我能被称为回忆的东西,都是从遇见了他们开始的。
  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忘记了那些令人烦躁不安的事情,能够肆意地欢笑交谈。

  国王陛下和公主殿下也并没有因为我的来历不明而对我有任何偏见,他们将我视作自己的孩子和朋友,我度过了自诞生以来最为开心的一段日子。


  然而,公主,却在不久之后病倒了。

  公主殿下自出生便体弱多病,纵使有国王陛下的悉心调养,都没能将她自母亲腹中带出的病症根治。

  不知从哪一天起,她原本的咳嗽越发严重了起来。

  我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极力想要隐藏起来的手帕抢了过来。
  洁白、带着淡淡花香的手帕上,有着一抹极为刺目的鲜红。

  原本笑闹着的披萨和奶酪都愣住了神,而公主却是苦笑着看向了我。
  「我瞒住了他们,也没能瞒住你啊。卡萨塔。」

  公主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我自然非常清楚。
  他们对公主也同样意义非凡,不然公主也不会拜托我,让我照顾好他们。
  当然,即便公主没有嘱托我,我也会这么做。


  后来,公主的病越发地严重。
  国王看着公主和亡妻极为相似的虚弱脸庞,陷入了绝望。

  不过好在,没过多久,就有一名据说是游历四方的商人,带着他从神秘的国度学杰的技术而来。
  他自称维特。
  据说这种技术,可以根治公主的病症,甚至改善她的身体。

  公主的病也在他的照料下有了明显的好转。
  但好景不长,公主的病症再次加重。
  而国王陛下也因此陷入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境地。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正在所有人为公主的病四处奔波的时候,披萨忽然不见了。

  我想要离开王宫外出寻找他,却在门口发现了许久未见的那个男人。
  

  「卡萨塔,很久不见了。」
  我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但是,我不能离开这里。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保护好他,即便死去。

  于是,我按照御侍的意思在深夜来到了他的王府。

  我的御侍是国王最为信任的弟弟。
  但他却在暗中,想从给予他信任的兄长手中,夺取于他而言重过一切的王座。

  「卡萨塔,这位是维特先生,当时让你切断契约混入王宫中,便有他的帮助。这次,他也会去王宫中,来帮助我,这个王位,早该是我的了!」

  眼前的男人有着不同于常人的风度,礼貌地向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可当我看到他手中的箱子出现了那个双蛇缠绕的标志时,忍不住紧紧握住了拳头。
  那和雕刻在那把曾经刺伤我的匕首上一模一样的纹路,让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传说中游历四方的商人,怎么会变成王族的幕僚,维特先生,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我冷冷地看着这个戴着眼镜,泰然自若的家伙。
  「根据你的回答,我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

  正端着红茶杯轻抿的维特抬起头,略显惊讶地挑起了一边的眉角。
  「代价?呵呵…」
  他仿佛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轻轻笑出了声。
  「我可不记得我犯了什么值得让你生气的事呢?」
  「倒是你,是不是已经忘自己的立场?王宫里那群人不过是你达到目的的踏脚石罢了,不是么?」
  「我……」
  「怎么?生活得太过安逸,都忘记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被召唤出来的么?」

  如同恶魔的低语,他那带着笑意的温柔话语却在我脑中反复轰鸣。

  没错,我竟然忘了了,我来到他们身边的这些日子,也不过是一个巨大谎言的表象罢了。

  「马上就要到剧本的高潮阶段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看着潇洒离去的威士忌,我甚至没有办法像之前那般理直气壮地指责他。

  我没有告诉过披萨真相。
  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那天我会在教堂旁出现,也没有告诉他有关于那个男人对这个王国的企图。
  从一开始,我就是站在加害者的那一方。

  但是,不一样,现在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
  我是披萨的护卫,我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的。

  「那卡萨塔,我们就按照计划……」
  「我拒绝。」
  「卡萨塔,你说什么?」
  那个本来满面笑容的男人脸色突然变得非常可怕。
  「我可是你的御……」

  「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御侍,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说着,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为你存在于此


  正当我准备离开这座府邸的时候,仆从手中一件带着血的外衣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件让我无比眼熟的蓝色外套上,带着斑驳的鲜血。
  下一刻我便不受控制地冲到了那个仆从的面前,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衣领质问。

  「这件外套是哪里来的!」

  惧怕着我的仆从很快告诉了我地点。
  按他所说的方向,我来到了一扇铁门前。
  被铁门牢牢锁住的是一间昏暗的密室。
  几经寻找我才在它的隔壁发现了一扇小小的窗户。

  我透过这扇被灰尘所覆盖的窗户,发现了一个我们已经找寻许久的人。

  披萨脸色苍白地躺在了一张巨大的石台上,双眼紧闭,从来都是笑着的他蹙紧了自己的眉心。

  我听到自己的牙根发出“嘎吱”声响,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浓烈刺鼻味道的空气,我定下心神小心翼翼地向其他的方向看去。

  那个叫维特的家伙,就这么站在静静沉睡着的披萨身边。
  他轻轻捋开了披萨额头凌乱的头发,仿佛是在确认着什么似的捏起他的下巴,仿佛就像在观察着实验的动物一般。
  左右反复查看确认后,他便又随意地将披萨扔在一边。
  后脑撞击石台发出了的闷响让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他怎么敢?!他竟然敢!!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破墙而入了。
  谁都不能动他一分一毫,就算是神也不可原谅。


  然而,那个维特果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可已经没有让我犹豫的时间,我一边躲避着他的攻击,一边来到了披萨身边。
  那时的我,一心想要将束缚着披萨的锁链解开。
  虽然尽力躲避,但是那么一瞬间,我的左眼就染上了血色的疼痛,无法睁开。
  但是,我无法放弃……
  我怎么可能会放弃那个笨蛋呢?

  好不容易,我才让披萨离开了那令人厌恶的石台。
  可是,维特那个家伙却并没有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
  他向我们诉说了他所做的一切,包括,他真正的名字——威士忌。

  然后,我看到了令我无法想像的那一幕。
  披萨那张几近哭泣的脸,无神的双眸充满了绝望的仇恨。
  他手中的旗帜缠绕着黑色的火焰,变成了一把巨型的镰刀。
  我甚至来不及阻止,他就这么向威士忌砍去。

  在他离开我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任凭我怎样思考,我都无法得出答案。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切都和威士忌脱不了关系。
  同时,我也深刻地意识到,他是个多么危险的男人。

  此时的我们无法战胜他。
  于是,我带着好不容易从失控中冷静下来的披萨离开了那个地方。


  好不容易,我们才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得以喘息。
  「披萨,你没事吧?」

  披萨很少会有如此失魂落魄的表情,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狼藉的模样,轻轻地笑出了声。
  「啊!我现在这样,简直就和当初捡到你的时候一样呢。」
  看上去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笑脸,在我眼里却无比的刺痛。


  曾经的我,总是被他拯救。
  所以,我才会想去保护他,即便牺牲一切,我也想要保护好他。
  我并没有问披萨他和威士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披萨,你一定不知道,我也有很多瞒着你的事情吧。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我所隐瞒的一切都告诉你的……


  「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欸?」

  「毕竟我是你的护卫啊~」

  「恩,谢谢你,卡萨塔。」

  一如往常的笑容将所有的阴霾驱散。

  而我依旧因为你,而存在于此。

卡萨塔


  对卡萨塔而言,他有过两次生命。

  第一次,是被他的御侍召唤出来的那天。
  短暂的契约在他明白那个穿着华丽的人是自己御侍的同时,便结束了。
  那时,他便明白了,自己对于那个人来说,只是这样廉价。

  第二次,对于卡萨塔而言,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诞生。
  当他面对那个堕神,心想着干脆就此结束一切的时候,一道并不那么猛烈的光,温柔地将他从噩梦中唤醒。

  披萨的笑容,是卡萨塔在他黑暗的世界里,寻找到的唯一的光。
  纵使面对堕神这般狂暴凶恶的生物,披萨都能露出如同稚童般真挚的笑脸。

  只有真正爱着这个世界的披萨,才会露出如此令人动容的笑容。
  也许这对于其他人而言,最多只能感觉到披萨有多么没心没肺。
  但对卡萨塔来说,却是莫大的冲击。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卡萨塔不再拒绝。
  他想要尝试重新相信这个世界。

  于他而言,那一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生。


  披萨拥有着足以感染其他人的力量,他的笑容可以让人在痛苦中,得到温暖。
  他的一举一动对于最初的卡萨塔而言,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救赎。

  卡萨塔强迫性地将自己所有的过往封印在过去中,不愿想起。
  而最初的日子,生活也就如同披萨的笑容那般,令人每每想起都能露出会心的笑容。

  去果园偷苹果,上屋顶看星星,到花园吃点心……
  简单而又美好的生活仿佛在告诉卡萨塔,他的过去,只不过是一段醒来后就会不复存在的噩梦。

  然而漫天的烟尘,纷杂的人声。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要将他狠狠地从美梦中扯出。

  就在他即将遗忘自己曾经的过往的时候,公主的病重成为了一切的引子。

  因公主病重而来的游历商人,日渐疯狂的国王陛下,杳无音讯的披萨。
  当这一切串联起来,便成为了悲剧的连锁。

  与那个贪婪的贵族为伍,只是为了达成自己目的的商人,带走了国王身边最后一道也是最为忠诚的防线。

  但是卡萨塔却不敢将真相告诉曾经将自己从黑暗中救出的披萨。
  因为,哪怕是他自己,也是以伤害他们为目的,才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他是一个妄想着自己能够轻易摆脱过去,过上美好生活的骗子。

  他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连披萨都用那种厌恶乃至憎恨的眼神看向他的样子。

  他带着披萨想要回到王宫的时候,却听闻了国王已经去世的消息,甚至没有给他们辩解的机会,他们就成为了国王去世的“罪魁祸首”,并受到了通缉。

  在他艰难地带着披萨打开一条只有他们知道的隐秘小道想要回到王宫的时候,发现了坐在密道中哭红了双眼的奶酪。

  「公主……公主让我来找你们。」



  离开了王国之后,他们经过了很多很多地方。
  连日期都无法记住的普通日子,披萨和奶酪每天都会看着街上新奇的玩意,卡萨塔站在树荫下,静静地看着他们。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脸上已经结疤的伤痕,每当这时,他都会回想起那日在贵族府邸发生的一切。

  「你想起了什么呢?」
  一个冰冷而又温和的声音,漾着笑意,从树的另一侧传来。

  卡萨塔明白那是威士忌,威士忌自然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
  威士忌没有出现在卡萨塔面前,他勾起了嘴角,说道。

  「要是有一天,他们发现了你真正的模样,他们会怎么看你呢?」

  卡萨塔的内心猛然震动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胆怯还是愤怒,他立刻追到了树的另一侧。
  然而,此时威士忌早已离开,就连刚才的对话都仿佛像是错觉。

  「卡萨塔,你很热么?」
  披萨抱着一大堆食物,来到了卡萨塔面前。
  卡萨塔这才发现他的额头沁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这些都是刚刚的姐姐送给我的哦~她也送给奶酪很多呢……咦?奶酪你的东西呢?」
  「吃了啊~拿着多累啊~」
  「你怎么又吃……唔唔唔……」
  「披萨,你还想好好活着的话,还是闭嘴比较好呢~」

  公主和国王都早就死去,他已经失去了坦白最好的时刻。
  卡萨塔一直都很明白,无论他如何解释都无法抹去,他那段短暂却又真实存在着的曾经。



  「卡萨塔,我刚刚听说卡尔亲王去世了。」
  「不知道王国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卡萨塔在听到了披萨的声音后才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扯出了一抹令披萨感觉到微妙寒意的笑容。

  「和阴险的蛇共谋的贪婪家伙,迟早会被那条蛇所反噬。」
  「卡萨塔?」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