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北京烤鸭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绅士特工
北京烤鸭初始皮肤.jpg

画师:

北京烤鸭满星皮肤.jpg

画师:

北京烤鸭换装.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北京烤鸭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北京烤鸭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北京烤鸭头像.jpg 北京烤鸭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UR.png
CV(日配/中配) 日野聪 / 夏磊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赤灯鬼.png
赤灯鬼
头像-蛇君.png
蛇君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紫薯花馒头.png紫薯花馒头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2165 /
Att icon.png 攻击力 60 /
Def icon.png 防御力 32 /
Hp icon.png 生命值 571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65 / 301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507 / 2201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999 / 13149
背景故事
文质彬彬的青年。脸上总挂着一副笑脸,烟杆从不离身,平日里喜爱与鸭群待在一起。对待谁都是一样的态度,温和,谦让,巧妙的把握与人相处之间的距离,没有人了解他的真正面目。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过眼云烟 北京烤鸭将烟杆的烟雾吹向敌方全体,降低敌方全体攻击速度20点,持续3秒。并使敌方全体沉默,持续3秒。
能量技
焰击流沙 北京烤鸭旋转手里的烟杆,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311点额外伤害。
连携技
连携对象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超级焰击流沙 北京烤鸭旋转手里的烟杆,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89点额外伤害。

餐厅技能

重要的事物 贵宾孕妇的预约概率提高16%

神器

  • 烟杆
  • 神器线路
北京烤鸭神器.png
北京烤鸭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292
Def icon.png 防御力 61
Hp icon.png 生命值 2149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105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35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3792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攻击力+31
攻击力+61
普通节点2 生命值+358
生命值+716
普通节点3 攻速值+1896
攻速值+3792
普通节点4 防御力+30
防御力+61
普通节点5 生命值+716
生命值+1433
普通节点6 攻击力+31
攻击力+61
攻击力+92
普通节点7 上:暴击值+567
下:暴伤值+817
上:暴击值+1134
下:暴伤值+1633
上:暴击值+1702
下:暴伤值+2450
普通节点8 上:基础技效果+2%
下:能量技效果+2%
上:基础技效果+5%
下:能量技效果+5%
上:基础技效果+10%
下: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攻击力+35
攻击力+69
攻击力+104
攻击力+139
普通节点10 爆伤值+1225
爆伤值+2450
爆伤值+3675
爆伤值+4900
普通节点11 暴击值+851
暴击值+1701
暴击值+2552
暴击值+3403
塔可节点Ⅰ(青·攻击力)
技能1 普通攻击后,40%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攻击力5.3%6.7% 8.1% 9.6% 11.2% 13% 15.1% 17.8% 21% 25%),持续4秒
技能2 普通攻击后,40%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攻速值6.3%8.6% 11.1% 13.6% 16.4% 19.4% 23% 27.6% 33.1% 40%),持续4秒
技能3 普通攻击后,40%概率降低受到攻击的敌方角色的暴击伤害值6.3%8.6% 11.1% 13.6% 16.4% 19.4% 23% 27.6% 33.1% 40%),持续4秒
塔可节点Ⅱ(红·生命值)
技能1 暴击后,增加自身攻击力3.6%4.7% 6% 7.2% 8.5% 10% 11.8% 14% 16.7% 20%),持续7秒;并有4.4%6.8% 9.5% 12.2% 15.1% 18.2% 22.1% 26.9% 32.7% 40%)概率眩晕最近一名敌人,持续3秒
技能2 暴击后,增加自身普通攻击伤害5.6%7.2% 9.1% 10.9% 12.9% 15% 17.7% 21% 25% 30%),持续7秒;并有4.4%6.8% 9.5% 12.2% 15.1% 18.2% 22.1% 26.9% 32.7% 40%)概率眩晕最近一名敌人,持续3秒
技能3 暴击后,增加自身技能伤害5.6%7.2% 9.1% 10.9% 12.9% 15% 17.7% 21% 25% 30%),持续7秒;并有4.4%6.8% 9.5% 12.2% 15.1% 18.2% 22.1% 26.9% 32.7% 40%)概率眩晕最近一名敌人,持续3秒
塔可节点Ⅲ(紫·暴伤值)
技能1 生命值高于90%(lv.6~lv.10:80%)时,暴击值增加9%12% 15% 18% 21% 25% 29% 35% 42% 50%
技能2 生命值高于90%(lv.6~lv.10:80%)时,每次普通攻击后,暴击值增加14%19% 24% 29% 34% 40% 47% 56% 67% 80%),持续6秒
技能3 生命值高于90%(lv.6~lv.10:80%)时,每次释放技能后,暴击值增加14%19% 24% 29% 34% 40% 47% 56% 67% 80%),持续6秒
塔可节点IV(黄·暴击率)
技能1 释放技能后,对敌方所有角色施加每秒自身攻击力5.3%+466.5%+53 7.9%+60 9.4%+67 10.9%+74 12.5%+83 14.6%+93 17.1%+106 20.2%+121 24%+140)的持续伤害,持续6秒
技能2 释放技能后,对最近两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33.6%+13842.2%+176 51.7%+218 61.1%+261 71.4%+306 82.6%+356 96.4%+417 113.6%+494 134.2%+585 160%+700)的额外伤害
技能3 释放技能后,对敌方所有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20.4%+7228.8%+95 31.8%+119 37.7%+144 44.2%+170 51.3%+199 59.9%+235 70.8%+280 83.8%+333 100%+400)的额外伤害
塔可节点Ⅴ(青·攻击力)
技能1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0.6%1.3% 2% 2.7% 3.4% 4.3% 5.3% 6.6% 8.1% 10%);暴击后,7.2%9.5% 11.9% 14.4% 17% 19.9% 23.5% 28% 33.3% 40%)概率增加自身能量4040 60 60 60 80 80 80 80 80)点
技能2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0.6%1.3% 2% 2.7% 3.4% 4.3% 5.3% 6.6% 8.1% 10%);暴击后,25.1%30.2% 35.8% 41.4% 47.5% 54.1% 62.3% 72.5% 84.7% 100%)概率增加自身的基础技发动概率40%,持续8秒
技能3 战斗中攻击力增加0.6%1.3% 2% 2.7% 3.4% 4.3% 5.3% 6.6% 8.1% 10%);暴击后,对最近一名敌方角色造成自身攻击力11.1%+6617.1%+82 23.8%+99 30.4%+117 37.7%+136 45.5%+157 55.2%+182 67.3%+214 81.8%+252 100%+300)的额外伤害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真是打扰了,除了我之外,孩子们也麻烦御侍大人多多照顾了。
登录 您终于回来了,在您不在的时间里孩子们总是安静不下来,弄得就连我,都有些心神不宁了。
冰场 你好御侍大人,你是来看孩子们的吗?
技能 可以安静点吗,别吓着孩子们。
升星 感谢御侍大人一直为我费的心思,希望没有让您失望。
疲劳中 今天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孩子们显得非常没精神。
恢复中 御侍大人您在我外出的时候有帮忙照看孩子们吧,它们现在都非常亲近您呢。
出击编队 可以帮上您的忙,我感到非常荣幸。
落败 是我能力不足吗……
通知 御侍大人,饭好了,请尽快去拿出来吧。
放置台词1 孩子们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
放置台词2 御侍大人如果要出门的话,请注意安全。
触碰台词1 我喜欢安静,有水,阳光充足的地方,这样能让孩子们生活的舒服一点。
触碰台词2 其实堕神与我们飨灵本是同样的东西,唔,不如我也做个堕神试试好了?呵呵别紧张,我开玩笑的。
触碰台词3 这只烟杆与烟袋,是我的一位友人赠送的,说是非常的适合我,御侍大人您觉得呢?
誓约台词 在我看到真面目后还没有逃走的人,你是第一个,你喜欢我什么呢?呵呵,你一定会回答,就只是喜欢我这个人吧。
亲密台词1 我想和您更加亲近一点,所以,不要离我那么远,过来一点。
亲密台词2 问我会不会对您感到厌倦?呵呵,说什么傻话。
亲密台词3 在我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就可以了,不需要掩饰,不需要害怕。
换装独白
绅士特工 潜入危机四伏的敌方时,总需要一身轻便的战衣,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一个绅士的风度。

资料

食物 北京烤鸭
类型 菜品
发源地 中国
诞生年代 19世纪
性格 霸道内敛
身高 180cm
关系 喜欢: 鱼香肉丝头像.jpg 鱼香肉丝

讨厌: 麻辣小龙虾头像.jpg 麻辣小龙虾

信条
我喜欢安静,有水,阳光充足的地方,这样能让孩子们生活的舒适一点。
简介
北京烤鸭有着数百年的历史,起始于金陵,发扬于京城,在传统之中千锤百炼之后的烤鸭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风貌,食用他也需要完成一道复杂的手工程序,也大大提高了饮食的乐趣。

故事

往昔


  茶盏轻掩,茶香满溢的茶楼,应和着小二挑高了的音调,老爷少爷们笑闹着,就着茶桌上的瓜子点心,听着说书人口中的评弹。

  时不时二楼雅间里的娇小姐们以手帕掩唇,红着脸看着茶楼楼下悠闲走过的文人雅客。

  官府门口却是不像别的镇子那般阴冷。
  大热的天气里,一个个溜赤着上身,卷着裤腿的衙役坐在大开的衙门门口,吭哧吭哧地吃着井水里镇过的西瓜。

  走过的路人们倒也不指指点点,按他们时不时打个招乎的模样来看,怕是和这些衙役们十分熟稔。

  大堂的书桌上摇摇晃晃地叠着一堆堆家长里短的诉状,诉状边上便是一盘颜色漂亮的红西瓜。

  而那个坐在书桌前,穿着官袍却热得卷高了袖子的家伙,就是我的御侍。

  他一手拿着毛笔写文书,一手捧着西瓜,傻呵呵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官老爷该有的威严。

  不过,这样的人大概是最适合这样的一个小镇的吧。



  依山傍水的镇子,山清水秀倒也适合那些孩子们居住,如同琴楼中琴娘手中叮叮当当的小曲。
  比起之前呆过的那个都城,我应当也是更喜欢这里的吧。

  在这里,不用再去在意那些达官贵人的看法,原本只能官在小小的宅邸里的孩子们,也能跟着我一起上街溜达溜达。

  在大街上,遇到那些个相熟的商贩,有时还会被顺带塞上点瓜果,拉着聊聊家长里短。



  「哎呀!你说说你说说!那孩子这大热天的,还忙着呢!那官袍子多热啊不得捂出一身痱子啊,来,你拿着,给他带回去,让他注意着点儿别中暑了啊!」

  「对对对!这天儿热着呢!对了,我们隔壁家那闺女,到出嫁的年头儿了,要不哪天问问他得空?约出来见一面儿?」

  我花了不少功夫,把那些大婶大爷打发走,手里拿着那个大妈塞的蜜梨溜达回了府衙。
  那个满头大汗的人守边的文书总算是全部写完了,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瘫在自己的椅子上。

  我将手中的梨子精准地砸到了他的头上,拍了拍自己的手。

  「东街张大妈给的,然后李大妈问你啥时候有空和她隔壁家二丫头相个亲。」

  那个被梨子杂了头的人还是一副死相,也就再听见二丫头后才稍稍有了点儿反应。

  「唉......别介......那二丫头得有两个我那么大,而且她不是早和屠夫家那个私定终身了吗。」



  我伸出手将他手边的东西拿了过来,翻看了两眼。
  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我不禁摇了摇头,将诉状放了回去。

  而横在椅子上的那人也是陡然间反应过来,一副期待得不行的样子,死死地看着我。



  「话说回来啊,您啥时候有空,帮我一起批一批呗。」

  「您就可劲儿做梦吧。好好干活儿,啊对了,西街那家的那小姐托我给带的手信,给你放你屋里了。」

  「哎嘛,你早说!啊,对了,我给你买了杆儿烟杆儿,还有个袋子,在我桌肚子里自己拿啊,可贵。我先去回信啦!」



  眼见着,那原本颓在了椅子里的人立马连滚带爬地坐起身来。
  一路飞奔,差点被自己的前摆给绊得脸着地,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我原以为,我会这样看着他一直走下去,娶妻,生子,子孙满堂。

  就如同这个小镇一般,平和无澜地走下去。

变化


  屋檐薄雪尚存,星星点点的绿已经从雪层下露出点儿苗。
  然而往日这些最容易招来一批闲人围坐着融雪煮茶赏雪作诗的日子,却有些死气沉沉。

  覆盖了所有田地连绵不绝的大雪,断绝了外出的道路。
  原本踏青常去的那座山头,也连连引起了雪崩埋葬了不少生灵。



  伴随而来的饥荒、疾病、瘟疫,让这座原本悠然自得的小镇迅速地走向了破败。

  鳞次栉比的商铺纷纷关门,以往为了晚归之人户户挂于门口的小小灯笼,也有不少换成了白底黑字的"奠"字灯笼。

  中气十足的妇人们不再和气,再也没了以前那些一家出点事儿,一条街都能来帮忙的景象。



  对此,御侍急得焦头烂额,还不停地从自己家里人的口粮里克扣出部分给快要饿死的人吃。
  眼瞅着,他原本合身的官袍逐渐变得宽大起来。

  家里还年幼的孩子饿得直哭,我无数次劝过他,让他至少留下足够孩子吃饱的东西。
  然而,他只能心疼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将自己的手攥得发白。

  绝望之下最容易滋生的,便是扭曲的希望。



  一种诡异的信仰逐渐在镇子里蔓延开来。

  不知何时,原本和善的镇民们脸上开始带上了一种恍惚却又狂热的笑容。

  逐渐,这种狂热已经变成一种疯狂。
  原本萧瑟的大街上甚至会出现一群群向着不知何时建起的邪神寺跪拜的人们。

  御侍他去探查过,去询问过。

  然而被洗脑了的人们除了告诉他,他们的神是多么的伟大之外,只剩下了让他无法理解的信仰。



  最初的时候是钱财,后来是家中容貌上家的孩子,最后,甚至举家自杀作为活祭献给他们的神。

  就连他的衙役们,也大多都被蛊惑。
  只剩我一个,还在他身边。
  可又能做什么呢?

  正当他焦躁地想着办法的时候,一个穿着长袍,身上印刻着诡异纹样的人带着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的食物、以及大量奢华的钱财珠宝,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要您将这里的事情作为雪灾的后遗症上报上去,对我们的发展能够稍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这些东西,都会是您的。」
  「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们不过求财而已。」
  「献祭自己的孩子?也只是求财罢了?还有你们在神殿里用的那些药!都只是求财而已吗!你们这是在害命!」
  「付出的代价越重,他们才会对他们的信仰越发虔诚,因为他们负担不起,失去信仰醒过来的代价。」
  「我一定会毁了你们的。」
  「......希望您不要后悔。我的邀请一直有效。您如果后悔了,可以让您身边的人来神殿找我。」

  作为一个飨灵,我能做到的不过是,站在他的面前替他挡住所有会伤害他的攻击,替他前往那些危险的地方,在他崩溃的时候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人罢了。

  我来到那座所谓的神殿,此时的神殿并没有燃着平时他们使用的熏香,却因为长久的使用而让这个庙宇的一砖一石,都浸透了那股恶心的药草味道。

  这种会令人上瘾的药物气味,映衬着庙宇之中四处和堕神相关的图腾,使得那个躺在祭坛之上,紧闭着双眼的孩子的画面如此的触目惊心。

  曾经,这个帮我照顾过我的孩子们,笑得甜甜的女孩儿。
  怎会如我现在看到地这般?

  「烤鸭哥哥,你为什么一直要带着那么多小鸭子呀。」
  「烤鸭哥哥,你的烟杆子是哪里来的呀。」
  「烤鸭哥哥......」

  我轻轻地将她扶起,整了整她凌乱的头发,把那已经有些褪色的发绳重新绑好。

  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



  回到那个破败的府邸,看着已经将自己的家人送到其他地方安置好的御侍。
  我知道,他已经选择了一条不归之路。



  那天,我和他踏上了前往王城的道路。
  然而,比起他身上破败的官服,那些穿着鲜亮如同新衣的官袍的人的背后,却是连光鲜的外表都无法掩盖的腐臭味。

  我看着站在那个官吏身后的"贵客",不由地攥紧了手中的烟杆。



  但是此时,那个向来不知道冷静为何物的人此时却格外的谨慎。
  他上前一步站在了我的身前。

  「大人您这是何意。」
  「神使大人说想要见见您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不知,大人您,是不是改了想法。」

  那人好似炫耀一般地向我们展示着他拥有的一切。



  原来,那不曾来到的救济,那些足以果腹的食物,都在这里。

谎言


  回到暂住的客栈之后,我曾问过他,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但他却只对我说道。

  「这是属于我们人类之间的斗争,我不想把你这个朋有拉进这个泥潭,我只求你帮我护好我的妻儿。」



  我看着他眸中坚定的神色,决定尊重他的决定。
  一如当时我尊重他选择了那个小小的镇子,而并非王城中盘根交错的势力那般。
  我相信,他总有他的道理。

  然而我的退让,却没有得到一个我想要的结果。

  来自帝王的问责,冲入我们住所的士兵甚至没有给他辩解的时间。
  没等我出手,他就已经被士兵压制着,无法动弹。

  可即使如此,他的眼神也依旧在告诉我,他不会逃避。



  毋庸置疑,这场不需要武力的斗争,他输了。



  我站在阴冷潮湿的地牢外,看着一身血痕的他,蹲下身,将从公榜上摘下的公示递给了他。

  唯一一个坚持着自己真心的人,即将被扣以罪人之名,受万人唾弃,背负不属于他的骂名,走上绞刑架。

  「值得么,我带你走吧,你的妻子和孩子都在等你。」

  「让他们离开,已经是我的底线,家为家,我生为人父,生为人夫,无法尽家主之责,但,国为国,君命不可违,若我不尽臣民之责,则法度何在。」

  「值得么,就为了这种,玩弄权术无视人性的法度?我带你走吧,你的妻子和孩子都在等你。」

  「值得,我相信,虽然现在是这样,但昭昭天理,总有还我清白之日,而此事,也终将成为后人之镜。」

  「......」

  「除了妻儿,我还有一事想要拜托你。」

  「何事。」

  「待天理重昭之日,烦请你,把史书对于这件事的记载,烧给我看看吧。」

  「......好......」



  那个坚强的女人和孩子被我安顿在一个偏远却如同桃源的村庄中,再次赶回王城的我,只来得及,将他那被人草草抛弃的尸骨收殓。

记载


  错误的历史需要修改。
  若是没有人来纠正错误的话,那便由我来。

  不过讽刺的是,还好御侍被抓时我并没有动手,这让我进入他们的组织之中时降低了不少难度。

  伴随着地位的上升,我知道的黑暗越来越多。
  而其中的斑驳罪行,也不再只是靠言语可以描述的存在。

  终于,我拥有了站在这个堆砌在无数人的骨血之上的"帝国"的资格。

  我知道了还原事实的所有信息,但却还没有获得能够让这件事情暴露在所有人眼前的突破口。



  我站在这片富饶却罪恶的土地上,看着这一切。
  路上步履蹒跚的老叟、和朋友们嬉笑怒骂的少女,乃至帝国的主人,没有一个可以原谅。

  而就在此时,那个偷偷进入书库的家伙的出现,令我欣喜。

  这片以血灌溉的国土,不该存在。



  我观察了那个飨灵很久。
  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个国家掩盖了它是会吞噬血肉的怪物般的存在,也并没有察觉到我的目的。

  当我准备好一切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正抱着书库中那本记载着无数人的血泪的黑色的历史。

  「我需要你记录下一切,当做历史永留于世。」



  黑夜是埋葬罪恶的最好棺木,这群人不配活在白天。

  早已准备好的炸药接连炸响,伴随如同烟花一般的剧烈声响,这片黑色的天空被火光映成了红色。

  漫天的大火将这个"国家"织进了一个永远不会清醒的噩梦之中。



  月朗星稀,本该是他最喜欢的赏月天气。
  硝烟之中,火焰燃烧着这个国家的每一处。

  凄厉的哭嚎如同悲歌。

  总算......要结束了......



  火焰吞噬着这个国家的一切。
  将所有的罪恶全部卷进滚烫的火舌之中,以烈火洗礼,火光中的茶楼、琴馆,甚至是那些秦楼楚馆伴随着火焰而扭曲,逐渐和回忆中的故地重合。



  大火整整燃烧了一夜。
  月落日升之时,太阳并没有将入骨的凉意散去。
  身体里的灵力被消耗殆尽,即使是有着火药的辅助,戮尽所有的人,也还是,太勉强了。



  我将最后一丝灵力任性地将那个唯一的目击者,也是最后的目击者强留于这个世上。

  「我记得,你在地下室的时候曾经亲口答应过,会记录下发生的这一切的吧?」

北京烤鸭


  历史,总是写满了血腥和黑暗的。

  而这个国家的历史,则可以作为其中最为黑暗的一段。

  原本,只是一个贫穷的连耕地都没有几亩的小小村庄,一点点的壮大起来。
  他们以邪神之名,招摇撞骗。

  不知从何得来的一块石头,配合着一些小小的骗术和村外野地里生长着的能让人上瘾的致幻药物,足以在人绝望的时候创造出神迹。



  在邪神庙宇之中燃烧致人上瘾的药物传教;将不相信神迹的人作为祸源处死后,再制造出小小的神迹;还有给那些不够虔诚的信徒的家人强行服用特制的药物。

  很简单而又直接的行为,却足以令在崩溃中的人们找到信仰。

  只要人们相信,便会开始收取供奉,从一开始最简单的食物,钱财,甚至到最后的活祭。

  而他们收敛的财富中的一大半,都拿来贿赂那些能够影响到他们的官员们。



  有了遮掩的手段,再加上信徒付出的代价让他们越陷越深,就这样,原本一个小小的村庄短短时间内收敛到的钱财,可以称得上富可敌国。

  而他们的领头人,在享受这些掠夺来的荣华富贵后,在一片无主的土地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帝国。



  只有犯下了足够大的罪孽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这片原本贫脊的连井水都是苦涩的土地。

  每一个进入这个国家的人如果想要定居,都必须要在那本子里,写下自己犯下的罪恶,并且留下证据作为不会背叛这个国家的把柄。



  拥有着足够的钱才,并不计过往的罪孽之城,更能简单地招来无数犯下死罪的亡命之徒。

  在这个小小的还不如一个城大的国家里,那些罪孽深重的人,才是权力的掌控者。

  这样的一个国家,一夕之间毁于一旦。
  而其中掩藏的丑恶,这才被那场大火暴露。



  北京烤鸭站在王城城郊那座无名的坟墓之前,将手中的文字一页页的于火中燃尽。
  他站起转过身,看向那因为洗去身上的罪名而得以重回王城的女人和孩子,他轻轻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现在,他就算刻下名字,也不会遭人唾弃了。」



  离开站在墓前哭泣的两人,北京烤鸭看着在不远处的桃树下等待着他的鱼香肉丝,他从怀里取出那个"国王"临死前,向他求饶时交出的所谓的神物。

  「他说,这是有人给他的,我在上面感觉到了飨灵的力量。」
  「根据记载,这个邪教之前曾经有过向邪神献祭飨灵的记录,献祭过后的飨灵,不知所踪。」
  「所以,虽然,你嘱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但是,你的仇,我还是会给你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