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冬荫功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冬荫功初始皮肤.jpg

画师:

冬荫功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冬荫功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冬荫功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冬荫功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冬荫功头像.jpg 冬荫功
类系 稀有度
防御系.png 防御系 稀有度R.png
CV(日配/中配) 山下大辉 / 柯暮卿
获取途径 召唤空运帕雷西玉泉郊外学院外围大祭之里堕神遗骸
专属堕神 头像-酒团子.png
酒团子
头像-酒童子.png
酒童子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烤牛肉.png烤牛肉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77 /
Att icon.png 攻击力 16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5 /
Hp icon.png 生命值 400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241 / 771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253 / 828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632 / 1962
背景故事
热血的青春少年,对一切事物都很有热情。正义感爆棚。在他看来保护弱小是他的使命。因头肠单纯有时候会被人利用,但运气极好,很多时候都逢凶化吉。实力非常强大,是个喜欢硬碰硬的家伙。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音速拳 冬荫功使出迅猛的拳头袭向最近的敌方单位,对其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带20点额外伤害。并恢复自身20点生命值
能量技
回旋踢 冬荫功回旋踢对最近的敌方单位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带170点额外伤害。并每秒恢复50点生命值,持续5秒。

神器

  • 拳套
  • 神器线路
冬荫功神器.png
冬荫功神器线路.jpg
普通节点属性加成
Att icon.png 攻击力 127
Def icon.png 防御力 132
Hp icon.png 生命值 2842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5278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456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490
详细节点属性(点击展开)
节点 增加属性
普通节点1 生命值+299
生命值+598
普通节点2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普通节点3 攻击力+64
攻击力+127
普通节点4 暴击值+1056
暴击值+2111
普通节点5 暴伤值+2280
暴伤值+4560
普通节点6 攻速值+1098
攻速值+2196
攻速值+3294
普通节点7 左:生命值+299
右:防御力+15
左:生命值+598
右:防御力+29
左:生命值+897
右:防御力+44
普通节点8 左:基础技效果+2%
右:能量技效果+2%
左:基础技效果+5%
右:能量技效果+5%
左:基础技效果+10%
右:能量技效果+10%
普通节点9 暴击值+792
暴击值+1583
暴击值+2375
暴击值+3167
普通节点10 防御力+22
防御力+44
防御力+66
防御力+88
普通节点11 生命值+337
生命值+673
生命值+1010
生命值+1347
塔可节点Ⅰ(红·生命值)
技能1 战斗中,增加自身防御力1%1.9% 3% 4% 5.2% 6.4% 7.9% 9.8% 12.1% 15%),攻击后治疗自身2%的已损失生命值
技能2 战斗中,增加自身防御力1%1.9% 3% 4% 5.2% 6.4% 7.9% 9.8% 12.1% 15%),普通攻击后5%概率获得50点能量
技能3 战斗中,增加自身防御力1%1.9% 3% 4% 5.2% 6.4% 7.9% 9.8% 12.1% 15%),攻击后有30%概率驱散自身身上的减益效果
塔可节点Ⅱ(绿·攻速值)
技能1 生命值低于30%时,释放技能后30%概率恢复已损失血量2.9%4% 5.3% 6.6% 8% 9.5% 11.4% 13.7% 16.5% 20%
技能2 生命值低于30%时,释放技能后30%概率在5秒内每秒恢复总血量的0.7%0.9% 1.2% 1.4% 1.7% 2% 2.4% 2.8% 3.3% 4%
技能3 生命值低于30%时,释放技能后25%概率回复总血量的2.9%4% 5.3% 6.6% 8% 9.5% 11.4% 13.7% 16.5% 20%
塔可节点Ⅲ(黄·暴击率)
技能1 生命值高于40%时,受到普通攻击伤害减少8%11.6% 15.1% 18.7% 22.2% 25.8% 29.3% 32.9% 36.4% 40%
技能2 生命值高于40%时,受到技能伤害减少6%8.7% 11.3% 14% 16.7% 19.3% 22% 24.7% 27.3% 30%
技能3 生命值高于40%时,受到所有伤害减少2.5%4.4% 6.4% 8.3% 10.3% 12.2% 14.2% 16.1% 18.1% 20%
塔可节点IV(蓝·防御力)
技能1 战斗中,受到普通攻击伤害减少4%5.8% 7.55% 9.35% 11.1% 12.9% 14.65% 16.45% 18.2% 20%
技能2 战斗中,受到技能攻击伤害减少3%4.35% 5.65% 7% 8.35% 9.65% 11% 12.35% 13.65% 15%
技能3 战斗中,受到伤害减少少1.25%2.2% 3.2% 4.15% 5.15% 6.1% 7.1% 8.05% 9.05% 10%
塔可节点Ⅴ(红·生命值)
技能1 生命值高于30%时,施放技能后40%概率使最近一名敌方造成的伤害减少26.6%28.2% 29.9% 31.7% 33.6% 35.7% 38.2% 41.4% 45.2% 50%),持续5秒
技能2 生命值高于30%时,施放技能后40%概率使最近一名友方的伤害增加26.6%28.2% 29.9% 31.7% 33.6% 35.7% 38.2% 41.4% 45.2% 50%),持续5秒
技能3 生命值高于30%时,施放技能后40%概率使最近一名敌方造成自身攻击力106%113% 120% 127% 134% 143% 153% 166% 181% 200%)的伤害并附加291312 335 358 384 411 444 486 537 600)点额外伤害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就是我的御侍大人吗?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
登录 御侍大人,下回出去要带上我啊!
冰场 御侍大人,我刚学会了一套拳法,你帮我看看厉不厉害,下回战斗会带我去吧~
技能 让热血与斗志都燃烧起来吧!
升星 强大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要更加努力才行。
疲劳中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浑身酸痛…
恢复中 果然,酸酸的滋味会让人胃口大开!
出击编队 哈,要大干一场了!
落败 竟然还有比我强大的人~
通知 好香啊,御侍大人的大作要出锅喽~期待期待~
放置台词1 我要变得更强才能不让御侍大人受伤。
放置台词2 拳头才是男人的世界,最厌烦啰啰嗦嗦的讲道理了。
触碰台词1 哎呀,偷吃柠檬被发现了~哈哈哈……
触碰台词2 拳头有些寂寞了,突然好想找人打一架呢!
触碰台词3 御侍大人,这点小事,就交给我来做吧!
誓约台词 保护御侍的责任就全权交给我了,我会很努力的!
亲密台词1 我今天可没有吃柠檬了,御侍大人,我去打扫,您好好歇着。
亲密台词2 能让御侍大人开心,是比打拳更重要的事情。
亲密台词3 呐呐,给御侍大人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不要嫌丑哦。

资料

食物 冬荫功
类型 汤品
发源地 泰国
诞生年代 18世纪
性格 热情
身高 154cm
关系 喜欢: 天妇罗头像.jpg 天妇罗
信条
拳头才是男人的世界,最厌烦啰啰嗦嗦的讲道理了。
简介
冬荫功向来以鲜美开胃的酸辣给人爽快的感觉,色泽红润的外表富有活力,同时也饱含着对生活的热情。

故事

偶然相遇


  烈日灼烧着土地,那些略显繁华的小城镇就更是如此。
  由建筑围起来的牢笼仿佛蒸笼一般,甚至让人有一种看得到蒸腾而上的热气的幻觉。

  小镇的街上几乎没有多少人,只能在某些庇荫处看到有拿着扇子在纳凉的人。
  然而这样的纳凉似乎并没有起效,即使是整日都神采奕奕的我,这时也被炼狱一般的温度给压榨得有些萎靡不振。

  沿着街道建筑投下的阴影,我正凭着自己顽强的毅力,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走着。
  忽然,听到了有人在争执的声音。
  「你想通过这里,难道不知道规矩的么? 」
  「杂碎,想死么? 」

  「光天化日,还有人在欺凌弱小!不行!我一定要去救人才行! 」
  这么想着,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循声冲了过去。

  本以为拐过这个转角就能进入战场,内心止不住地兴奋了起来。
  然而转角之后,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却是一道漂亮的弧线。

  随后那条下落的弧线就这么直直地朝我砸了下来。

  砰————
  十分沉重的声音,让我有了眩晕感。

  当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被一个早已昏迷不酸的人压在了身下一时无法动弹。
  我努力地抬眼向上看去,虽然那人面对着刺目的阳光,无法看清面容。
  但在纤长的背影,凛冽的银白色长发下,绯红的衣摆真的如同火焰在燃烧般摆动着。

  「啊!真是爽快的天气! 」
  我只听到了这句话,便感觉头部受到了重击,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什么啊! 原来根本就不需要我出场啊,这个世界上的强者果然很多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凉爽的夜间就连自己现在身在何处都有些分辨不清。
  但是此刻我的内心比起这些,更多是落败感。

  我离开了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从遥远的国度来到了这世界的另一端。
  只是为了寻找到可以使自己变得更强的真谛。

  可是,过了这么久,我却毫无头绪。
  即便和这么多人战斗过,我也还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你醒了? 」
  房门被缓缓地推开。
  一袭黑衣的男人就这么走了进来。

  「你是? 」
  「我是龟苓膏。」
  「咦? 我刚刚明明还在大街上。
  「这里是客栈,我和老板有些交情,你就先在这休息一会儿吧。」
  「是你救了我? 」
  「也不是,只是把你捡到了这里而已。」
  「既然是这样,那你便是我的恩人了! 」
  我抱拳对着龟苓膏这么说道。
  「恩人,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 」

  「呃...」
  龟苓膏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原本就严肃的脸因为那紧皱的眉头变得有些可怕。
  「没有。」

向往之意


  「我刚刚摘了些柠檬,你也吃一点吧!」
  我将刚刚从树上采下的柠檬捧到了那个人面前,他却并没有接受。

  「可以别再跟着我了么?」
  龟苓膏冷漠地说道,即便在这样的炎夏都能感受到的言语上的寒意。

  「我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人,所以,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报恩为止。」
  我兴致勃勃地吃着手里的柠檬,对龟苓膏这么说道,却只引来了他的一声叹息。

  山上绿树成荫,阳光的照射甚至让山路都染上了绿意。

  然而崎岖的山路耗费着远比我想象中还要多的体力,夏天的酷暑也加剧着精神力的消耗。

  呼吸渐渐变得有些困难,而我眼前的那个身影却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远。

  本来只是我单纯的直觉,但是经过短暂的相处,现在的我越来越确定这个名为龟苓膏的飨灵真的很强。

  我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识,眼中的黑暗却渐渐侵蚀了我的神志。
  只觉得身子一轻,等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躺在一块巨大的黑石上了。

  「不行,还不能结束,我还没有变得更强...」
  我这样模模糊糊地鼓励自己。

  「唉——一个两个,我碰上的怎么都是这么麻烦的家伙。」
  依旧是那熟悉的叹息声,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我是不是就这么被抛下了呢?
  可恶,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做,就结束了啊!
  我明明是为了御侍大人才想变得更强的啊!
  现在这样的我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改变。
  快醒过来啊!快给我醒过来啊!

  「啊————」
  我呐喊一般地从梦中醒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
  还是丝毫没有任何关心的冰冷语气,此刻却让我莫名地安心。

  「你在傻笑些什么?」
  「啊!不是,只是你没有扔下我,真是太好...」
  「这么一说,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龟苓膏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不过,总之,今晚好好休息之后,明天就离开这里吧。」

  「不行,男子汉就应该言出必行,我一定要报恩才行。」
  我拍着胸脯坚定地说道。
  「这点事情都做不到的话,我就更不可能变强了!」

  「变强?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保护御侍大人!」
  「是么,你的御侍还在,那就更应该回去了。」
  龟苓膏这么说着,就准备离开。

  「龟苓膏,你当我的师傅吧!」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地说了出来。
  但这句话并不是玩笑话,我是真的觉得龟苓膏身上有着我所没有的那种强大。

  「我拒绝。」
  龟苓膏语气里满是对我的无奈,就这么合上了门,扬长而去。

约定比试


  然而对此我并不气馁。
  只要留下来,那就还有拜师的机会。

  强大不是一蹴而就的,想要变得强大就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

  这里似乎被叫做忘忧舍,处于高山之上,几乎很少会有人到这里来。
  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里的主人。

  我每日都会跟着龟苓膏在这座大宅院里修行。
  他的作息很规律,每天都会清扫院里的落叶,修剪花卉和杂草,打扫每个房间,即使是地板也会保持一尘不染。
  除此之外,他还会去山林间采拾药草,将草药晒干后制成的药卖给人类。

  难道这就是强者的世界么?
  我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恬静而又忙碌的生活。

  山林间。
  龟苓膏正在采摘草药,我则是跟着一起过来的。
  「你是准备留在这里了么?」
  「不,我是来修行的。」
  「我这里没有什么可修行的。」
  「那干脆我们比试一下吧!用拳头交流最直接了!」
  我说着,又提起了满满的干劲。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飨灵,完全无法理解你在想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啊,我认为你很强,然后我想变强,就是这样。」
  我理所当然地说着。

  龟苓膏摇了摇头,叹了如一年份的气之后,便又低下头开始采草药。
  见龟苓膏对我的提议无动于衷,我便和龟苓膏闲聊了起来。
  「龟苓膏,你为什么会在这呢?」
  「没什么,只是想要过这样的生活而已。」
  「你的御侍大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一个普通的人类吧。」

  普通的人类啊...我的御侍大人算是普通的人类吗?
  要是没有遭受到剁神的袭击的话,御侍大人还是会像以前那么幸福地生活下去。
  啊!不行不行!
  我就是为了让御侍大人重新回到以前幸福的生活才努力变强的啊!

  「嗯!我要和更多强大的人对决,打败他们变得更强才行!」
  习惯性地将自我激励的话说出了口。

  「你一直都在说要变强呢,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变强这件事?」
  「我想要保护御侍大人。」
  「那你所认为的强大是什么呢?」
  「当然是可以拥有打败所有人的力量啊!」
  「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和你比试。」
  「真的么!太好了!」
  「不过...你必须在我之前赶回忘忧舍才行。」
  「嗯?!」
  这下,可把我给搞糊涂了。

真正的强大


  「事先告诉你,我知道从这里回去的捷径。」
  扔下这句话的龟苓膏便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眼前。
  论速度,我果然还是没办法追上他。
  再加上龟苓膏走了捷径的话,我就更不可能赢。
  但是,在这几日的忘忧舍的生活中,我发现忘忧舍的后面是一条直直的断崖。
  论捷径,这无疑是最适合我的方式。

  男子汉就应该勇于挑战。
  我仰望着那山崖,从低处看去显得更为陡峭。
  没有任何迟疑,我便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

  烈日当头,风也丝毫没有带着凉意经过。
  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我才明显地发觉这山石的排布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危险。
  一时之间,我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是,在这陡崖之壁上,我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即便停止也只是徒然消耗自己的体力而已。

  汗水已经慢慢沁出,流淌了下来。
  身体也开始变得沉重。
  我擦着汗,看着那依旧遥远的山顶。
  这时我才看到了一朵鱼型的白色云朵一直飘在上空,仿佛在看着我一般。

  不,那与其说是云,倒不如说真的是鱼。
  摆动的尾巴,圆圆的头上有着黑色的长眉。
  那模样分明是在看着我。
  是我太累了,所以看到幻觉了么?

  我拼尽全力地将手伸向高处突出的那块石头。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那块好不容易抓住的石头居然是松动的。
  本以为会就这样跌入山底,但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黑色巨石却将我轻托着,到了山顶。

  「幸好有拜托饨魂看着你。」
  我所知道的这个声音发出了难得的类似关怀的语气。
  「我又一次被你救了啊。」
  说着这句话的我看着眼前的龟苓膏,大概被汗水迷了眼睛的缘故,眼睛和内心都变得无比酸涩。

  到头来,我还是没办法让自己便得更强啊。

  「你还不明白么?」
  「咦?」
  「每一次你都在冒险做着你以为强大的事情,可最后都只会伤害自己而已。」
  龟苓膏的语气又一次变成了没有温度的冰冷语调。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怎么可能去保护别人。」

  顿时,我无言以对。
  一直以来,我以为的强大就是打败所有人。
  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御侍大人和她生活的地方。

  「如果你只是想保护御侍的话,不是更应该陪在她的身边么?」
  熟悉的话语不断唤起我的回忆。

  阳光很好,正如我离开御侍那天一般。
  我的御侍是一个王国的公主,虽然是个很小的国家,但是却很和平。
  我无法阻止堕神毁去这一切,因此我才想变强。
  我以为,只要便得比任何人都强就能重新夺回失去的一切。
  是我想错了么?
  并不是变强就可以了么?

  「人类的一生是很有限的,你若是想保护御侍,那便回去吧。」
  龟苓膏背过了身。
  「毫无意义的打架只会徒增伤害,并不能保护你的御侍。毕竟,真正的强大并不是你伤害了什么,而是你保护了什么。」



  这段话,至今想起,都会让我不由得感叹。

冬荫功


  这里是一个弱小的王国,寥寥数千人组成的国度。
  冬荫功的御侍大人则是这个国度中的公主,从小就被人宠溺着,因此刁蛮任性。

  冬荫功则是在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大人的期待下诞生的。

  「你就是飨灵?」
  这是公主第一次看到飨灵这样的存在。

  「是的,御侍大人!我就是冬荫功。」
  冬荫功高兴地对那位公主大人说道。

  「冬荫功?什么嘛!和普通的人没什么差别啊?」
  公主眯着眼,有些怀疑地看着冬荫功。
  「果然没什么差别啊!真是让人失望。」

  「那你会飞吗?」
  「呃...不会,不过我可以保护御侍大人。」

  公主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不屑地看了冬荫功一眼说道:
  「保护?可以保护我的人有很多呢~」
  「御侍...大人?」
  冬荫功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不知为何被刚才御侍的那个眼神伤害到了。

  「啊!对了,不要叫我什么御侍大人,我可是这个王国的公主,要叫我公主殿下才对!」
  「是,公主殿下。」
  这便是冬荫功与公主殿下初次的相遇。



  初次见面并不是很友好,平日里公主对冬荫功也是爱答不理的。
  只是也不知是为何,平日喜爱收礼的公主,突然变了性子,对各种礼物都挑三拣四。
  嘴里嚷嚷着「本公主才不要这些呢!」,最后却全都命人送给了冬荫功。

  这个国家非常的和平,大家都过着幸福的日子。
  直到那在王国楼顶的大钟敲响的那一刻,人们都没有注意到那名为堕神的恶魔已经侵入了这个和平的王国。

  堕神的到来染红了原本蔚蓝的天空。
  一瞬间,原本安静的王国变成了人间炼狱,充斥着人们的悲鸣,哭泣和呼喊。
  冬荫功站在王城之上,看着人们惊慌失措地在四处逃窜着。

  那堕神没有神智,只是不断破坏着建筑,很快,就来到了王城之前。
  城墙之下,满是手握剑戟的士兵。
  虽然那是只还未完全成长的堕神,但在那狂暴的力量面前,人类的存在还是如此渺小。

  冬荫功很清楚,现在即使只能守住御侍所在的王城也好,他绝不能逃避。
  陷入慌乱的人们连夜逃出城去。
  士兵们也很快弃甲投降,跑出了城外。

  一夜之间,原本弱小的王国,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满是废墟的空城。
  只有公主和国王所在的王城幸免于难。

  但是没有了臣民的王国,已经没有了名为王的存在。
  尊贵的公主也因此失去了原本幸福的生活。

  「怎么还没有人来给我送我最爱喝的汤啊!」
  公主还是和以前一样任性地发脾气,就连那一不高兴就会扔东西的习惯也没有改变。

  她一定还完全不知道,这个为她而建的「乐园」已经只剩下这残败的空壳。
  冬荫功看着自己手上戴着的红色拳套,不由得想着。
  这是他在公主所送的礼物中他自己最喜欢的。

  尽管第一次戴上的时候,公主看着他说道:
  「这种东西本公主才不稀罕呢。」
  但冬荫功一直记得公主说完那句话转过身时忍不住笑了出来的样子。
  这么回想着,他的手不禁紧握了。

  「御侍...大人...」
  冬荫功有些担心地走过去,问道。

  「无礼之徒!谁允许你擅自走到我跟前的!」
  公主固执地推开了靠近自己的冬荫功。

  「对不起,公主殿下,我没能守住您的国家。」
  冬荫功乖乖地退了回去,低下了头。

  「我知道啊!这个国家已经不在了,大家都不在了,可我还是公主啊!我...还是公主啊!」
  任性的公主第一次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那一次,冬荫功第一次在内心起誓。
  他一定要变强,下一次他要守护住的不只是王城,他要成长到足以守护御侍大人的国家那般的强大。